第130章:决战!命运一刻!(2更为新盟主闷騷尛神棍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330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国君有旨!”

    玄武伯,伯爵夫人,金木聪,金木兰再一次跪下。

    其实在场有人发现沈浪不在,但谁也不多嘴去提的。

    而且一个小赘婿从某种程度上是没有资格接这样旨意的,只不过国君曾经给过沈浪一道旨意,赐予他太学监生出身。

    所以按说沈浪这次依旧要在当场。

    这就仿佛某个大领导来下面视察,第一次接见了村里的吴老二。

    那么稍稍低一级的大领导再来视察的时候,吴老二一般都是要在现场的。

    但是沈浪这人自己装逼可以,却见不得别人装逼,他就不来了。

    家里也宠沈浪,你不想跪,不喜欢看别人装逼,那你就不用来了。

    “两位爱卿因为金山岛之争,多有摩擦,孤夜不能寐,特派四子宁禛前来调解,钦此!”

    这就是国君的旨意。

    当然,仅仅只是第一道旨意。

    这也是沈浪不愿意来的原因,你们这群人太爱演戏了。

    明明是想要拿刀痛死我啊,却偏偏还要营造出一副我渴望被捅死的舆论。

    真是敲你吗。

    四王子宁禛淡淡道:“父君派我前来,是想要进行最后的努力调节玄武伯和晋海伯的封地争端,毕竟还是要以和为贵,双方坐下来谈为好,你们说呢。”

    外面上千骑兵杀气腾腾,威压重逼,你还想装着什么和颜悦色。

    “是!”玄武伯道。

    四王子宁禛道:“让晋海伯过来吧,我做主了,就在玄武伯爵府谈,我亲自在边上看着。”

    ……

    一个时辰后!

    晋海伯和玄武伯就金山岛封地之争,进行了最后的谈判。

    一张长桌子,玄武伯爵一行人坐在左边,晋海伯一行人坐在右边。

    张翀太守坐在中间主持。

    谈判大厅的最上首,放着两把椅子,四王子宁禛和天南行省总督坐镇。

    气氛非常严肃庄重。

    就仿佛进行的是一场真正的谈判一般。

    宁禛笑道:“我和祝总督这次只带着耳朵,不带嘴巴,你们什么都可以讲。”

    说罢,他目光四处转动,想要寻找沈浪的身影。

    这位沈浪应该是玄武伯的智囊,为何这等谈判他都不在场。

    奴才都是主子肚子里面的蛔虫,见到四王子的表情,一个宦官立刻严厉道:“玄武伯,为何不见你家赘婿沈浪啊?”

    玄武伯金卓道:“沈浪他身体有些不舒服,怕病气冲撞了殿下,所以就不来了。”

    耿直的伯爵大人直接就给了一个软钉子。

    顿时,四王子宁禛的眼神微微一变,这就是完不给他面子啊。

    接下来所谓的谈判,更是没有出现什么唇枪舌剑。

    晋海伯一家还是表现得非常激烈的,慷慨激昂地歌颂了国君的功德,然后说起了唐氏家族统治金山岛的几百年历史。

    最后,交上了超过几百页的证据,厚厚的一大叠。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金山岛自古以来都属于我唐氏家族。”

    这几百页的证据,在场重要人物,几乎每人一份。

    四王子宁禛非常满意,这才是臣子的本分嘛。

    明明知道是演戏,也要演的逼真。就算要弄死玄武伯爵府,也要表现得合情合理合法,大义在我的样子啊。

    接下来,该轮到玄武伯了。

    “我们反对!”

    说完这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场惊诧。

    气氛凝重,尴尬。

    刚才晋海伯一家,慷慨激昂,洋洋洒洒上万字。

    而轮到你玄武伯陈述,就一句我们反对?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是心有怨怼吗?

    你这是公然打脸吗?

    你这是公然藐视国君权威吗?

    四王子宁禛和祝戎总督都在场,你玄武伯竟然如此不给脸面?

    这下子,宁禛的脸面实在有些挂不住了,微笑道:“大都督,看来我们的面子还不够啊。”

    金木兰寒声道:“屠户杀猪,还要猪临死之前好好表演,请恕我们办不到。”

    玄武伯道:“按照越国律法,作为封臣,我们家族是有独立防御权的。哪怕封君来了,也无权接管伯爵府防御的。但是几百年过去了,祖宗的律法也仿佛不管用了。”

    这话一出。

    四王子宁禛脸色铁青。

    玄武伯一家这是自寻死路吗?还是困兽犹斗?

    竟然如此公然撕脸。

    按照祖宗律法,还不该有新政呢。

    接着,玄武伯起身,朝着晋海伯躬身拜下道:“唐兄,能够进入书房一谈。”

    这意思很明白,要撇开在场所有人单独和晋海伯密谈。

    此时,四殿下宁禛反而晒然一笑,道:“晋海伯,玄武伯邀请你去,那你就去嘛。”

    ……

    玄武伯金卓进入书房之内。

    晋海伯带着世子唐允跟随进入书房之内。

    书房之内,沈浪已经等候在那里,站在一副地图的面前。

    晋海伯唐仑不由得微微一愕。

    玄武伯金卓竟然谁都不带,只让沈浪在身边。

    进入书房后,双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沈浪道:“晋海伯,一百多年前海寇登陆,横扫你家封地,你们连家族城堡都丢了,是我金氏先祖金纣大人率兵帮你们夺回封地,夺回基业的吧。”

    晋海伯眉头一皱。

    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这段耻辱的往事。

    沈浪道:“当年,晋海侯亲自来我们家,下跪哀求金纣先祖出兵为他夺回领地,并且答应事成之后,将金山岛赠与金氏家族,而且还签订了契约。金纣先祖率军大杀四方,帮你家夺回了所有封地,并且剿灭了所有的海寇,还越国千里海防以和平。当时在国君的见证下,你们家族亲手将金山岛转交给我金氏家族的。”

    “我们家族对你们的救命之恩且不谈了,为何当时答应过的事情,后来又要反悔?”

    沈浪说的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否则属于唐氏家族的金山岛又怎么会到金氏家族手中?

    但这事对于晋海伯爵府来说,是最最耻辱的事情,从来都不提的。

    “哈哈……”晋海伯爵府世子唐允道:“沈浪,你说的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你说一百多年前我家将金山岛转交给金氏家族,可有契约,可有凭证?”

    这就是恶心之处了。

    金纣先祖暴毙之后,这份契约凭证也不见了踪影。

    但是这份契约总共有三份,晋海伯爵府有一份,国君那里也有一份。

    那两份至今仍旧安然无恙。好好在他们手中。

    所以,唐允完是信口雌黄了。

    你这无耻的模样,不错!

    “好。”沈浪真挚道:“这些陈年往事就暂且不提了,如今新政如火如荼。你们唐氏家族和我们金氏一样,都是老牌贵族有封地有私军,本应该有共同利益。为了自保,此时我们两家应该团结一心,怎可互相厮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沈浪这话说的也是真理。

    晋海伯爵府,玄武伯爵府,都是越国排名前几位的老牌贵族。

    沈浪又道:“同为老牌贵族,你们唐氏竟然站在新政派一边,对我们金氏家族进行绞杀。这不是让亲者狠仇者快吗?”

    “再说,唇亡齿寒啊。等我们玄武伯爵府灭亡了,岂知新政下一把火会不会烧到你们头上呢?”

    沈浪句句真理。

    但是晋海伯府世子唐允心中不屑。

    这样的大道理谁都会讲,若大家都这么声明大义,一开始也就没什么新政了。

    你沈浪还真是幼稚无知啊,果然是草根贱民出生,见识就是这么肤浅。

    顿时,唐允淡淡道:“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个世界,也有这句话?

    不过这话再恶毒没有了。

    就算有什么事情,也等你玄武伯爵府死了再说。

    这和抗战时期,那些汉奸的心理是一模一样的。

    太君来了?那我们就给您当奴才,杀光那些胆敢反抗太君的刁民。

    那接下来,太君应该不会对我们下手了吧。

    我们晋海伯爵府就是要背叛自己的立场,就是要成为国君的一条恶犬,就是要咬你玄武伯爵府,就是要咬同类?你能如何?

    沈浪哀求道:“晋海伯,我们之间一定要如此自相残杀吗?”

    晋海伯淡淡道:“我唐仑一贯来是忠君爱国的,不耻和你们为伍。”

    唐允道:“沈浪,你玄武伯爵府想要求生,我很理解。”

    他还有下半句没有说出来,你们金氏家族不要挣扎了,也不要上窜下跳了,没有用的。

    沈浪悲声道:“不就是金山岛吗?我们可以谈啊,这样如何?每年金山岛生产的铁三分之二归你们,三分之一归我金氏家族?”

    “呵呵!”唐允不屑一笑。

    沈浪凄凉道:“你们四分之三,我家四分之一,也是可以的啊。”

    “呵呵……”唐允更加不屑。

    这次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是各方的意志。

    国君,新政派,官僚,周围贵族,甚至连海盗王仇天危都要上来撕咬一口。

    这些秃鹫早就在天空盘旋,早就等着吃你金氏家族的尸体了。

    你沈浪竟然还以为,我晋海伯爵府仅仅只要一个金山岛?

    实在是太天真幼稚了。

    我们是要你们死啊!而且也要在你们的尸体上咬下一大块肉,望崖岛的铁矿,事后也该归我们的。

    唐允道:“快要过年了,大家都要杀猪过一个好年。”

    他直接用眼神告诉沈浪,跳梁小丑别蹦了,你玄武伯爵府也别蹦了。

    反正挣扎也是一刀,安静也是一刀,反正死路一条。

    安静不要反抗,死得还更舒服一些。

    晋海伯躬身道:“告辞。”

    然后,他带着唐允出去了。

    玄武伯看着女婿,忍不住道:“还是你会演。”

    ……

    晋海伯出来后,不由得道:“不是说这沈浪智计无双吗?怎么如此不堪?”

    唐允道:“卑贱出身,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跳梁小丑而已!”

    他是很生气的。

    你沈浪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赘婿而已,下贱的草根。

    我唐允是殿试探花,伯爵府世子。

    我们两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沈浪凭什么人五人六和我谈判,你根本连和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凭你也配?

    不过对于将死之人,唐允觉得自己还是要包容一点。

    毕竟无知者无惧。

    ……

    晋海伯和唐允出来后。

    沈浪和玄武伯也出来了。

    张翀太守道:“双方密谈如何?”

    晋海伯道:“没有达成共识!”

    四王子宁禛看了沈浪一眼,记住了这张面孔。

    你不是生病了吗?你不是怕病气冲撞了我吗?

    宁禛笑道:“看来,我这一趟是白来了啊,调解失败了。”

    祝戎总督道:“玄武伯,我们的意见非常明确,将金山岛一分为二,北边归晋海伯爵府,南边归玄武伯爵府,你们真的不同意?”

    又来了。

    金山岛所有的铁矿都在北边,南边只有树林和沙子,有个屁用。

    “不同意。”玄武伯金卓道。

    四王子宁禛道:“那……就按照往年的惯例来?”

    玄武伯道:“好!”

    晋海伯道:“好!”

    四王子面色一寒,又拿出了一份黄绸卷轴,展开道:“国君有口谕,玄武伯,晋海伯跪听。”

    两个伯爵又一次跪下。

    四王子传达国君口谕的口气非常严厉。

    “你们两家为了一金山岛,年年争,日日争。你们不烦,孤也烦了。”

    这就是口谕了,不是文绉绉的。

    “既不接受调解,那就按照往年贵族惯例,比武三战定胜负!”

    “孤日理万机,没有功夫天天关注你们这点破事,此次一举定乾坤。赢者永远获得金山岛所有权,输者永远放弃,两位可有异议?”

    这就是口谕的好处了,国君也痛快了,也不用形成于文字。

    四王子厉声道:“父君在问你们呢?晋海伯,你可有异议啊?”

    晋海伯拜下道:“臣无异议。”

    四王子冷声道:“玄武伯,你呢?”

    玄武伯悲愤道:“无异议!”

    四王子宁禛道:“那就这么定了,按照百年惯例,三战定胜负。只不过这一次,一举定乾坤。输的一方,永远放弃金山岛拥有权。”

    ……

    接着,四王子拿出了一份契约,这是越国尚书台拟定的。

    尚书台,是国家最高的政令机构,相当于后世的内阁。

    这份契约上写得明明白白。

    金山岛之争,按照越国贵族的百年规矩,比武定胜负。

    分三战,文战,武战,军战。

    文战,采取科举考试方式,由国君亲自出题。

    武战,就是两人间的比武决斗。

    军战,就是双方军队作战,按照惯例,双方家族各自出一百人,互相厮杀,直接到一方彻底败亡或者投降为止,过程非常血腥。

    文战和武战,都要由双方家族子女亲自完成,其他任何人不得代替,女婿也不例外。

    也就是说,金木兰和唐炎比武。

    金木聪和唐允比文,沈浪是没有资格出场的。

    任何人用脚指头想想,玄武伯爵府都必输无疑啊。

    唐炎的天外流星剑法是无敌的,是无解的,所有年轻一代高手都被他秒杀。

    连镇远侯世子苏剑亭都输了,更何况是金木兰呢?她的剑术可是不如苏剑亭的啊。

    金木兰的剑术,起码差唐炎两个档次。

    至于金木聪和唐允比文?

    这确定这不是开玩笑吗?

    金木聪是什么?到现在每天都还在抄作业的大肥宅啊。

    而唐允去年就中了殿试探花了。

    这完是一个中学生和哈佛大学博士之间的对抗啊。

    如此三战,玄武伯爵府连一点点赢的可能性都没有。

    金山岛之争,玄武伯爵府死定了。

    百分之百死定了!

    ……

    “双方如果没有异议,就在这份契约上签字吧。”

    四王子宁禛道。

    晋海伯唐仑上前,签下自己的大名,盖下了晋海伯爵府的印章。

    玄武伯金卓上前,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盖下了印章。

    接下来作为见证者,张翀和祝戎大都督分别都在上面签字,并且盖上大印。

    顿时,这份契约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威力。

    所有人长长松了一口气。

    所有的过场终于走完了,太不容易了啊。

    在场所有人,几乎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玄武伯爵一众人。

    这种目光,就仿佛看到了一具具尸体一般。

    所有人都几乎能够看到,失去金山岛之后,金氏家族的局面就如同多诺骨牌的倒下。

    接下来失去望崖岛,然后失去军队,接下来失去封地,最后失去……一切!

    四王子宁禛道:“如此,两家做好准备!五日之后,你们两家,开战!”

    三战定胜负。

    赢者通吃,输者完蛋。

    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的决战号角!

    正是吹响!

    根本不会有时间准备。

    五日之后,决定玄武伯爵府命运的三战,正式开始!

    ……

    注:第二更送上,我用十几分钟吃饭,然后接着码字写第三更。兄弟们请支援我啊。

    谢谢牛回头,闷騷尛神棍,书友201704160226661等人的几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