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糟糕!沈渣男清白不保了(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846

人气小说: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灵域兵魂末日轮盘乾龙战天

    怒潮城的大小姐仇妖儿。

    这也是越国东边海面上的大人物了。

    海盗王仇天危如今自封怒潮城主,已经安享富贵了。

    海面上的事情都交给了自己的一对儿女。

    仇枭和仇妖儿。

    这对海盗姐弟纵横千里海面,让人闻风散胆。

    一般女人宁愿死都不愿意落在仇枭手中,因为他折磨女人的手段经常让人生不如死。

    一般男人宁愿死也不愿意落在仇妖儿手中,因为她折磨男人的手段,让人恨不得下十八层地狱,恨不得从来就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实在是太痛苦了。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杀神。

    看到帅哥,不顺眼,杀了。

    看到丑男,不顺眼,杀了。

    看到普通男人,还是不顺眼,杀了。

    没错,她从骨子里面仇恨男人。

    只有两种男人例外。

    一个是她爹,一个是她的手下们。

    她手下有男有女,但她都一视同仁,将属下当成手足。

    所以她尽管是女人,但是武功高手段狠,在怒潮城中有很高的名望,完和少主仇枭不相上下,两个人的斗争也如火如荼,都想要成为怒潮城的继承人。

    陆地上国家,女子是不能继承家业的。

    但是海盗,却没有那么大的规矩,谁牛逼就谁做首领。

    这位仇妖儿是女杀神,男人的噩梦,但是她有一个优点。

    那就是对女人很好,特别好。

    尤其是美丽柔弱的女子,都能够得到她的保护。

    所以很多人都怀疑她的取向有问题,否则也不至于到了二十九岁还没有嫁人。

    “你又想做什么?”徐芊芊道“你想要让我成为一个女间?”

    沈浪道“你这么想也可以。”

    他此举当然也是无心插柳,并不期待一定会有收获。

    徐芊芊道“你就不怕我到时候会背叛你吗?”

    沈浪道“无所谓的,你又没有效忠我,谈何背叛?我们只是合作者而已!”

    徐芊芊想了一会儿道“我不去。”

    沈浪道“你不是说为了复仇什么都样子做吗?”

    徐芊芊道“但想要复仇,也要先留着性命在。我可以卖身给你,但不能卖命。”

    沈浪道“你觉得你去怒潮城会死?”

    徐芊芊道“这次围攻玄武伯爵府中,怒潮城也是一方势力,仇天危和张翀之间是有勾结的。我若是去了怒潮城,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她这样想也是有道理。

    徐芊芊反客为主道“沈浪,你想要听听我的意见吗?”

    沈浪道“请说。”

    徐芊芊道“为了消灭玄武伯爵府,张翀已经结成了一张大网,镇北侯府,晋海伯爵府,新政派,怒潮城,靖安伯爵府,兰山子爵府等等都参与其中,天下围攻。你虽然很聪明,但是有些时候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你救不了玄武伯爵府的,这次金氏家族的覆灭已经成为定局。”

    沈浪摸了摸鼻子道“你继续说。”

    徐芊芊看着他的动作,心中不由得暗骂,装什么帅。

    曾经有一个话本《东离记》,风靡整个世界,销量达到惊人的百万本,影响力超过沈浪的《金x梅风月无边》无数倍。

    那里面的男主角就是大乾王国前代帝主姜离,他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而他的一个经典动作就是喜欢摸鼻子。

    这本《东离记》风靡世界后,有无数男人都喜欢学习这个动作。

    当然,这本书现在已经成为了,至高无上的大炎帝国皇帝亲自封禁的。

    徐芊芊继续道“沈浪你智慧绝顶,不应该困在玄武伯爵府这么一个小地方,你应该去辅佐权力更大的人。”

    沈浪目光激赏,徐芊芊果然蜕变了,竟然反过来要说服沈浪,不过忍不住又摸了摸鼻子。

    徐芊芊最讨厌这个动作,微微皱了皱眉,继续道“祝戎和张翀是太子一系的人,我们就去投靠三王子。你若舍得,我就去出卖我的色相成为他的姬妾,你说我不舍得,我就出卖色相成为你的姬妾。”

    呃!

    这话莫名耳熟,仿佛某一部电影里面的女角色说,我在外面是被别人强x,回到家里被你强x,又有什么区别?

    “沈浪,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够帮助我们消灭张翀,那就是三王子。”徐芊芊道“玄武伯爵府的覆灭已经成为定局,因为真正要灭金氏家族的是国君,张翀只是刀子,你就算在聪明,也只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沈浪你这么聪明,一定会成为三王子的智囊,而我最擅长的是赚钱,我可以作为三王子的钱袋子。”徐芊芊道“我们两个人联手,一定能够成为三王子的心腹,日后荣华富贵,权势逼人。”

    三王子,唯一能够和太子相抗衡的少君,国君最宠爱的儿子,手中权势最大的王子。

    “沈浪,你能不能不要摸鼻子了?你知道东施效颦这个成语吗?世界上只有一个绝世美男,那就是姜离帝主,你不要学他。”徐芊芊忍无可忍了。

    沈浪无辜道“芊芊,你能不能船上衣衫并合拢双腿说话,味道实在有点冲,像是死鱼后的腥味,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又不能捂鼻子,那样不礼貌,所以就忍不住要摸鼻子,稍稍赶走一些气味。”

    顿时……

    徐芊芊要炸了。

    她赶紧合拢双腿,穿上衣衫。

    她发誓,她徐芊芊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嫌弃。

    这就是一个应该被杀千刀的男人。

    这就是一个应该被扒皮抽筋的男人。

    徐芊芊重新穿好衣衫后,脑子里面想的已经部是沐浴洗澡了,她一定要将身上的一层皮洗下来,免得再这样被人嫌弃。

    “你考虑得怎么样?”徐芊芊道“玄武伯爵府马上就要覆灭了,我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等玄武伯爵府灭亡再跑,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沈浪摇了摇头。

    徐芊芊道“是因为金木兰吗?她虽然长得美,但只要有了权势,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就算没有她那么美,也不是差很多吧,我们一起去投靠三王子,我给你做女人,而且还不阻止你娶妻纳妾,难道不好吗?”

    沈浪认真道“我很爱我的娘子,我也很爱岳父,岳母,还有金木聪那个肥宅,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护他们,保护我的父母和弟弟。”

    徐芊芊不可思议地望着沈浪道“像你这样的人,还会有感情。”

    “废话。”沈浪道“就不说别人了,就单单我和你,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对你还有感情呢。”

    徐芊芊忍无可忍,怒道“沈浪你再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句话,我就杀了你。你要是对我有一丁点的感情,你会把我害得这么惨?你会让我家破人亡?”

    见到爆炸的徐芊芊,沈浪幽幽道“女人就是喜欢翻旧账,所以我从来不和女人吵架。”

    徐芊芊直接起身道“话不投机半句多,你沈浪既然要留在玄武伯爵府等死,那我们就大道朝天各走半边吧,明年清明我会给你上香的,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

    靠,你不许我说这句话,你自己又要说。

    然后,徐芊芊就要离开,去京中投靠三王子。

    她唯一有的就是美貌,还有赚钱的本领,她就不信无法在三王子那里立足。

    “芊芊……”沈浪在背后喊道。

    徐芊芊道“怎么,你要扣留我吗?别忘记了,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否则你家领地会发生可怕瘟疫,死伤无数了。”

    沈浪道“你一个弱女子去三王子那里是羊入虎口,我不舍得的。”

    “呸!”徐芊芊“你会在意我死活?大家都是无情之人,就不要装着恋恋不舍了。”

    沈浪道“你觉得金山岛之争,我们必败无疑?”

    徐芊芊道“当然,你们三战都必败,神仙也无法挽回。”

    这还真是天下共识,金木兰打不过唐炎,金木聪比不过唐允,玄武伯爵府的兵器铠甲比不过晋海伯爵府。

    三战败,毫无希望的。

    沈浪道“那你就再等几天,如果金山岛之争我们赢了,你就听我,去怒潮城勾引仇妖儿。如果我们输了,我就听你的,投靠三王子去。”

    徐芊芊不说话。

    沈浪道“徐芊芊,大家夫妻一场,你不是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吧。”

    对于这个男人的人品,徐芊芊连一根毛都不信任。

    他身上的每一根毛都是阴的,都是有毒的。

    但是对这个男人的本事,徐芊芊是信任的。

    看看她自己有多惨?就是最好的例证。

    ……

    木兰回来了,先去沐浴,香喷喷后再来见沈浪。

    沈浪道“娘子,都解决了吗?”

    木兰点头道“所有的海盗都杀了,所有的毒尸都烧了,所有被污染的井水都用石灰烧滚,然后封掉了。”

    接着,木兰道“你那个娇滴滴的前妻呢?”

    沈浪道“走了。”

    木兰道“走了?你对人家做了什么?”

    沈浪怒道“金木兰,你对我还能有点信任吗?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她两天半没有洗澡了,馊成那样,我还能下得去吗?”

    木兰盯着沈浪面孔好一会儿,敷衍性地亲吻了一口道“好,算你乖。”

    沈浪这就不高兴了。

    在我这样的美男子面前,你竟然心不在焉的,你金木兰想要干什么?

    “夫君,我想杀了仇枭。”木兰道“此人毫无人性,如果这次被他得逞,我们封地上的子民不知道会死多少人。而且不知道有多少可怜女子被他糟蹋而死不瞑目。”

    沈浪抱着木兰的小蛮腰柔声道“快了,快了。这个人是个宝贝,现在还不能杀的。但是我发誓,很快我们就宰了他,而且让他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忽然觉得鼻子有点痒,

    沈浪不由得伸手朝鼻子而去。

    木兰道“不要摸鼻子,不要学姜离帝主,夫君就是夫君,你就是天下最出色的男人,不许学别人。”

    沈浪无奈道“我,我只是想挖鼻孔,有点痒而已。”

    木兰伸出小指头,轻轻在沈浪鼻子外面挠了一下。

    接着,她又伸出小舌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一下。

    “夫君,现在还痒吗?”

    沈浪站起身道“不知道为何,觉得蛋有点痒。”

    下一秒钟!

    沈渣男被木兰用擒拿手扭着胳膊按在椅子上。

    他用另外一只手拍打椅子,哀声道“痛痛痛,求饶,求饶。娘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

    傍晚时分!

    怒江太守张翀送来一份请柬,邀请沈浪去城主府参加迎接四王子的宴会。

    而且,只邀请沈浪一人,没有邀请木兰。

    沈浪拍打着手中的请柬,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然后,他又一身锦服金冠,乘坐着华丽的马车,前往城主府赴宴。

    新衣服啊。

    这套一副花了二百三十金币。

    上一套花了一百九十金币,但是已经穿过了啊。

    浪爷这次就更阔绰了,一下子做了五套衣衫,从簪子到鞋子到腰带,不是宝玉就是黄金,连白银都不屑用的。

    他一个人的衣衫,比岳父,岳母,娘子,小舅子四个人加起来还要贵。

    从他身上,是根本看不出来玄武伯爵府有什么财政危机的。

    ……

    张家老宅内!

    张翀道“今天晚上宴会,池家小姐也会来,你可以借机看看。”

    池家小姐,就是舒亭玉的表妹,她家是越国的香料大王,富可敌国。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池小姐会成为张晋的新未婚妻。

    “是。”张晋道“父亲,为何要邀请沈浪?”

    张翀道“试探一下虚实。”

    张晋道“还有必要试探吗?这次金山岛之争,玄武伯爵府必败无疑,神仙难救了。三战皆输,没有一点点赢的可能性。”

    张翀寒声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万无一失的事情,你给我记住,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哪怕是一个将死的敌人,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是!”张晋道。

    张翀道“你让春华进来。”

    片刻后,张春华袅袅走了进来。

    今晚的她,真是艳绝人寰,夺人心魄。

    张翀道“今天晚上就拿下沈浪,能做到吗?”

    张春华二话不说,直接撩起裙子,伸出修长迷人的右腿一把踩在凳子上。

    这个姿势,霸气而又无比火爆。

    张翀赶紧闭上眼睛,这么辣眼睛的一幕,他实在是看不下去。

    ……

    一辆华丽的大马车上。

    前来赴宴的是沈浪的另外一个仇人,兰山子爵祝兰亭,还有他的日子祝文华。

    曾经祝文华被沈浪逼得烧掉了自己的《鸳鸯梦》,视为奇耻大辱。

    “今天晚上,我们就向张翀太守提亲,把你和张春华的婚事定下来。”祝兰亭子爵道。

    祝文华心中狂喜,但是又充满忐忑,道“多谢父亲,只怕张太守有别的意思。”

    祝兰亭道“不会的,因为今晚有人会替我们做媒,一个张翀太守无法拒绝的人。”

    祝文华道“谁?”

    祝兰亭道“祝戎总督。”

    祝文华大喜。

    祝戎大都督是张翀的恩主,由他做媒,张翀太守一定不敢拒绝的。

    祝兰亭子爵道“注意,千万不要泄露马脚,祝戎总督做媒一事是秘密,连张太守也不知道。一定要给他一个措手不及,将生米煮成熟饭。”

    祝文华激动得不能自已。

    祝兰亭道“还有,你眼中不要只有美人。让你和张春华成婚,完是为了家族利益。这次玄武伯爵府注定覆灭,金氏家族的尸体有很多人抢的。张翀太守是主持者,一旦我们和他联姻,就能够从金氏家族尸体上咬下一块大肉。”

    “是。”祝文华颤抖道“那到时候沈浪,能不能交给我来处置,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扒皮抽筋。”

    祝兰亭摇头道“想要将他扒皮抽筋的人太多了,大概还轮不到我们家,但是让你割上几刀,应该还是可以的。”

    祝文华狰狞道“那我就阉了他。”

    祝兰亭摇头道“那一刀,估计也还轮不到你。”

    祝文华一愕,沈浪这畜生该有多招人恨啊。

    ……

    沈浪乘坐的大马车,很快就进了玄武城内,距离城主府已经很近了。

    沈浪告诫自己。

    今天晚上一定要小心,万万不可露出马脚,让张翀探出虚实。

    那只老狐狸,实在太狡诈了。

    而就在此时。

    忽然鼻子一阵芳香。

    然后,一个绝美迷人的身影钻入了他的马车里面。

    一个女人直接骑在了他的腿上,如蛇一般的玉臂搂住了沈浪的脖子,

    是张春华这只狐狸精。

    “沈浪,你救救我,救救我!”

    “今天晚上有人要毁了我的终身幸福,你带着我私奔吧,我们把生米煮成熟饭吧。”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

    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啊啊啊!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