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始乱终弃沈渣男!求婚!(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402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修罗帝尊乾龙战天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玄医枭后

    张春华一边放荡形骸,一边紧紧盯着沈浪的所有反应。

    如果这个时候的沈浪情绪高涨,浪得比他还要厉害,而且志得意满的话,就说明他对金山岛之争有信心。

    那么,父亲就不可不防。

    而如果沈浪这个时候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拒绝他的话,就说明他在掩饰伪装。

    那么,也不可不妨。

    这个狐狸精就是要杀沈浪一个措手不及。

    而沈浪的反应是。

    先微微一愕,两只眼睛望着张春华的面孔,从迷离渐渐变成疯狂火热。

    应对完美!

    微微一愕,代表他之前正魂不守舍,双眼迷离证明他心情灰暗。

    渐渐变成火热,代表着他被美色吸引。

    这是两只狐狸精的斗法,不能有一点差错的。

    此时最最尴尬的,就是金晦了。

    他的刀子横在张春华的脖子上,但是好像没有人在意他的刀。

    张春华冲进来的第一时间,他的刀子就架在对方脖子上了,因为保护姑爷是第一要务。

    但是现在他应该怎么办啊?是先闭上眼睛,还是先抽回刀子啊?

    “姑爷……”金晦问道。

    沈浪道:“继续赶车。”

    “是。”金晦道。

    沈浪道:“张小姐,你刚才在说什么?”

    张春华道:“沈浪,救救我,救救我。”

    沈浪道:“下一句。”

    张春华道:“有人要毁了我的终身幸福。”

    沈浪道:“再下一句。”

    张春华道:“生米煮成熟饭。”

    “好啊,来吧!”沈浪道。

    然后,他一头埋进张春华的胸口乱拱,双手直接要掀开她的裙子。

    “快,快点!”沈浪颤抖道:“距离城主府还没有二里地,我本事不大,时间也差不多够了。衣服是来不及脱了,就直接办事吧。麻烦你抬一下,我把裤子拽到腿弯上。”

    呃!

    张春华呆了。

    你,你沈浪这么渣?

    玄武伯的心腹金晦就在外面,你就当着他的面和别的女人苟且?

    你不怕被玄武伯和金木兰打死吗?

    紧接着,她发现沈浪这个渣男真的在拽她裤子。

    于是,她赶紧压住沈浪的双手。

    “沈浪,金晦还在外面。”张春华道。

    沈浪道:“不要紧,他口风很紧的。金晦你什么都没有看见,对吗?”

    金晦头皮发麻道:“是。”

    张春华道:“可是,这是在大马路上啊。”

    沈浪道:“大马路上不好吗?空气又好,听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流,很有感觉的啊。”

    然后,他直接就要吻上张春华的双唇。

    “别,别这样。”张春华赶紧捂住沈浪的嘴唇。

    沈浪道:“张小姐你不是一直暗恋我吗?上一次你还专门写了一首情诗给我,邀请我去廊桥约会。当时我想要出门被娘子拦住了,还打了我一顿。”

    张春华道:“金木兰对你竟是如此凶恶?”

    沈浪道:“是啊,对我动辄打骂,就刚才还差点扭断我的胳膊,仅仅只是我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而已。”

    张春华幽然欲泣道:“沈郎竟然过得如此凄惨?”

    沈浪道:“赘婿哪一个不是如此,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我出身卑微想要出人头地,只能忍受这胯下之辱。”

    张春华道:“沈郎,那你喜欢我吗?”

    沈浪道:“喜欢。”

    张春华道:“那你想要和我双宿双飞吗?”

    沈浪道:“我现在就想。”

    张春华道:“那你离开玄武伯爵府,成为我家女婿如何?不是赘婿,是女婿。而且我父亲会给你寻一个极好的前途,定不辜负你的才华。”

    沈浪摇头道:“不行。”

    张春华道:“为什么?”

    沈浪道:“我不能在最危险的时候立刻玄武伯爵府,那样我岂不是狼心狗肺,岂不是成为了一个渣男了吗?我不能对不起我娘子!”

    此时,张春华都忍不了了。

    你抱着其他女人,还口口声声说你不能对不起娘子?

    “我很爱我娘子的。”沈浪温柔道:“所以,我不能对不起她。”

    张春华道:“那你现在正在做什么?”

    沈浪道:“我爱娘子,但是我也喜欢你啊。要不然这样如何,万一未来有一天玄武伯爵府出现大的变故,我再来娶你?”

    张春华听明白了。

    沈浪的意思是现在玄武伯爵府还没有灭亡,所以他不想离开。但是万一有一天玄武伯爵府灭亡了,沈浪再来娶她张春华。

    厚颜无耻的男人我见得多了,但无耻到你这个地步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啊。

    沈浪柔声道:“春华,你可有听过一句话吗?”

    张春华道:“什么?”

    沈浪道:“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一切都是过往云烟,所以我们要及时行乐。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

    这些优美的诗句,总结起来都只有一个意思。

    别唧唧歪歪了,开炮吧。

    别管以后有什么事,先爽了再说。

    张春华头皮又一阵发麻,渣男见的多了,但是这么才华横溢的渣男,还是第一次见。

    这么优美的诗句,每一句都能流传四方,每一句都文香百年,结果你却用来骗炮。

    张春华哀怨道:“沈郎,难道你就只想得到我的身体吗?”

    沈浪伸手按住她的心脏位置,道:“我也想要得到你的心啊。春华只要我们有情,又何必在意一纸婚书呢?那都是庸俗之人寻求的仪式感而已,真正的爱情是没有任何束缚的。”

    张春华道:“若是我和金木兰之前,你只能选择一个呢?”

    沈浪痛苦道:“那,我们只能有缘无分了。”

    张春华道:“为什么啊?她天天都虐待你,对你不好。”

    沈浪道:“娘子虐我千百遍,我对她如同初恋。春华,我也喜欢你,但是非常对不起,她比你先来。但谁说爱情是唯一的呢,你见哪一个茶壶只有一个茶杯呢?”

    “啪!”张春华忍无可忍,一个耳光抽在沈浪的脸上。

    “沈浪,你真是薄情寡义,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男人,我真是瞎了眼睛。”

    接着张春华跃出马车。

    不能不走啊,再不走真的危险了,这个流氓真的把手钻进她裙子了。

    沈浪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

    真香!

    外面金晦赶紧道:“姑爷,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回家之后不会乱说的。”

    沈浪道:“你怎么能说没看见呢?刚才明明是张春华来勾引我,被我义正言辞拒绝了,为此我还挨了她的一个耳光,你看见了没。”

    金晦一愕,点头道:“看到了,看到了,姑爷义正言辞拒绝了她,还被他打了一个耳光。”

    沈浪叹息道:“人帅就没有办法,每天都要伤不同女人的心,我也好辛苦的。”

    ……

    张春华回到张翀书房的时候,有些狼狈。

    “如何?”张翀问道。

    “人渣,混蛋,变态,该千刀万剐的色鬼。”张春华气鼓鼓地坐在椅子上,直接拿着茶壶喝水。

    紧接着见到茶壶边上果然有四个茶杯。

    一怒之下,她将三个茶杯部摔了。

    双腿一盘坐在大椅子上,张春华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就是天下第一等的下流货色。”

    张翀道:“吃亏了?”

    张春华不语。

    张翀道:“可探出他的虚实了?”

    张春华仔细回忆沈浪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然后摇了摇头。

    张翀道:“你若不喜欢他,为父也不勉强。”

    “不,谁说我不喜欢他。”张春华道:“他是一个人渣,但……也是一个迷人的人渣。”

    然后,她从椅子上跳下来,走了。

    张翀道:“宴会马上开始了,你去哪里?”

    张春华道:“洗澡!”

    洗澡?

    不是刚刚才洗过不久吗?

    ……

    沈浪进入城主府的时候,又见到了张春华。

    她换了一身衣衫。

    之前的妩媚,烟视媚行部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完是一个教科书级的淑女,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可以作为榜样。

    绝对的才女风范,名门闺秀。

    “小女子拜见沈公子。”又是一丝不苟的行礼,而且还避开在路边,显得非常有礼貌。

    沈浪更加一丝不苟行礼道:“拜见张小姐。”

    完目不斜视。

    唉!

    天下的狗男女,真是一样一样的。

    但是沈浪经过的时候,忽然手中多了一张纸条,张春华递过来的。

    走到无人的地方打开一看。

    “沈公子救我,祝文华委托祝总督向我求婚,这次是认真的。”

    看完后,沈浪将纸条撕碎扔了。

    然后,走进了玄武城主府的大厅。

    此时里面就只有两个人。

    张晋和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

    张晋道:“介绍一下,这位是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这位是玄武伯爵府姑爷沈浪。”

    伍元化眉头一颤。

    之前林灼中脏病,传染了靖安伯爵府几十人,源头已经查清了。

    就是这个沈浪所为,这个小白脸的狠毒真是让人发指啊。

    从那之后,沈浪就是靖安伯爵府的死敌了。

    不死不休的敌人。

    伍元化朝着沈浪点了点头,再无任何表示。

    ……

    人到齐了,宴会正是开始。

    四王子宁禛见到沈浪,不由得微微一愕,然后将他忽视了。

    虽然他厌恶沈浪,但也不会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今天在场的人不多。

    祝戎总督,靖安伯父子,祝兰亭子爵父子,张翀太守父子,隐元会使者舒亭玉。

    晋海伯和唐允不在,因为要避嫌,不能让人觉得王族偏向于晋海伯爵府。

    就是这么掩耳盗铃。

    还有两个女子,一个是张春华,一个是沈浪不认识的女子。

    沈浪还是第一次见到书卷气息这么浓烈的女子。

    真的就如同林黛玉一般,温柔如水,活脱脱是从书中走出来的颜如玉一般。

    一介绍,竟然是香料大王池山刃的女儿,池予。

    整个过程,她都显得尤其安静,几乎从来不主动开口说话。

    但是在沈浪心中。

    不是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女子,却表现得比任何人都书卷气。

    那么百分之九十都是心机婊。

    ……

    宴会都是无聊乏味的。

    尤其是今天的宴会,大家清一色地拍四王子宁禛的马屁。

    口口声声国君怎样怎样伟大,怎么怎么伟岸光正。

    沈浪排在最后一个位置上,完无人理会,就如同一个路人甲。

    忽然,祝文华道:“沈浪,听说你们玄武伯爵府欠了隐元会很多钱啊,这辈子都还不完。”

    沈浪道:“是吗?我怎么不知?”

    祝文华道:“若是玄武伯爵府倒下了,沈浪兄你何去何从啊?”

    沈浪悲愤不甘道:“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祝兄这话说得未免太早了。”

    但是这话听着非常没有底气,仿佛还带着一丝恐惧。

    演技很高,而且完没有浮于表面。

    “哈哈哈哈……”祝文华道:“反正沈浪兄是赘婿,去哪里吃饭都是一样的。”

    祝兰亭子爵皱了皱眉头。

    他知道儿子祝文华痛恨沈浪,但是今天晚上他太迫不及待了,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

    沈浪一个将死之人你和他计较做什么?今天晚上的首要任务,就是向张翀太守求亲。

    玄武伯爵府眼看就要灭亡了。

    天上一群秃鹫在盘旋,等着分食金氏家族的尸体,兰山子爵府的力量弱小,很难抢到大块肉。

    可一旦和张翀联姻,不但祝文华走上权势快车道,而且能够在玄武伯爵府尸体分割上获得更多利益。

    所以,他非常隐晦瞪了祝文华一眼。

    必须赶紧将这场婚事尘埃落定,张翀的心思已经飘了,不大愿意和兰山子爵府结亲了。

    祝兰亭端起酒杯,向四王子和祝戎总督敬酒,并且使去一道哀求神情。

    那意思非常清楚,总督大人,您该做媒了。

    祝兰亭和祝戎都姓祝,算是非常远的族亲了。

    当然,祝戎总督之所以愿意做媒,不是看在远亲的份上。

    而是因为张春华这个女子太妖娆妩媚,过于红颜祸水了。

    四王子宁禛来了玄武城之后,就多看了她几眼。

    祝戎必须防范于未然。

    张翀虽然是他的得利助手,但张家最好不要和王族联姻,否则未来不太好驾驭。

    所以,赶紧将张春华嫁给祝文华了事。

    至于祝文华是不是出息,祝戎总督也不大在乎的。

    祝戎总督见了祝兰亭子爵的眼色后,了然于心,顿时笑道:“祝文华,听说你有才名,借此机会,不如为大家吟诗助兴?”

    祝文华一喜,起身道:“是,伯父。”

    不要脸,你们两家虽然都姓祝,但关系远得很,这个伯父你也叫得出口。

    祝文华端起酒杯,望着张春华,双目痴迷道:“我有诗一首,献予张小姐。”

    张春华一笑,心中焦急万分。

    她向沈浪求救的纸条是真的。

    一旦祝戎总督做媒,那这段婚事父亲张翀根本拒绝不了。

    祝文华念道:

    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

    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而争芬。

    这首诗极好。

    关键不轻浮,不放荡。

    哪怕在这个场合念出来有求爱之意,却也不跳脱。

    “好诗。”

    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林黛玉,哦不,是香料大王的女儿池予。

    她望着身边的张春华道:“春华姐姐,这诗真是极美,对吗?完在夸奖你的品德。”

    张翀硬着头皮道:“祝文华公子果然才华横溢!”

    张春华脸上露着笑容,心中却是着急出火了。

    沈浪你这个混蛋,还不出来救我?

    不说别的,就念在我刚才被你占便宜的份上,你也要救我啊。

    摸女人不用给钱吗?

    祝戎总督一笑,就要开口做媒了。

    在场中人,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止。

    连四王子也不可以,难道你作为王子之尊,要公然抢人妻子不成?

    但是沈浪可以。

    因为他是敌人。

    而且在所有人眼中,他是将死之人。

    谁会去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啊,反而会让金山岛之争节外生枝。

    看啊,他们迫不及待要打压沈浪,要害死沈浪,就是怕玄武伯爵府会赢啊。

    所以现在沈浪今天不管怎么放肆,都不会有事的。

    更何况,四王子心中大概也不愿意见到张春华嫁给祝文华。

    祝戎正要开口的时候,沈浪开口了,淡淡道:“祝文华,你这样吹捧张太守家的女儿,有意思吗?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而争芬,你难道不觉得太夸张了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色变。

    祝文华顿时怒了,寒声道:“沈浪,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浪道:“我就看不惯你这种夸张的作诗,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吹捧。”

    祝文华寒声道:“这有关你什么事情?”

    沈浪凑过去,低声道:“大家都是男人,你这样跪舔女人,把女人捧得忘乎所以。你这是哄抬x价啊,当所有男人都日不起女人的时候,没有一条舔狗是无辜的。”

    他的声音很小。

    但是在场武功高的人,都听见了。

    所有大人物,只能当作没有听见。

    而祝文华和张春华听到之后,整个人都要炸了。

    尤其是张春华。

    沈浪你这个人渣,恶棍,混蛋。

    我让你救我,你倒是救我了。

    但是,你这是先将我推入粪坑,然后再出手拉我。

    (舔狗那句话是剧情需要,我个人是不同意的,我就跪舔我老婆,汪汪汪)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又是三更一万五!诸位恩公,求支持,求包养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