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震骇欲绝!肥宅也要逆天(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732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末日赘婿

    天!

    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不是做梦了?

    这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共同反应。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啊,让人猝不及防啊!

    我猜中了开头,猜中了过程,但就是没有猜中结局啊。

    秒杀是不假。

    但,被秒杀的竟然是……唐炎。

    这,这是见鬼了吗?

    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本能认知。

    唐炎在年青一代中无敌,天外流星剑法无解。

    现在金木兰,竟然一剑秒杀了唐炎。

    而且,还是用一支木剑。

    这,这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吗?

    …………………………

    唐炎被木兰一剑刺中胸口,直接击飞出去几米。

    落地后,接连吐出了几口鲜血。

    此时木兰本可以直接冲上前去,将他杀之。

    但是……

    见到唐炎的眼神后,木兰放弃了。

    因为他的眼神真是有些熟悉,比如像大傻,又比如像魂飞天外时候的金木聪。

    这样的人,木兰下不了手,他以后未必会是敌人。

    而且赢了之后,她自己心中也充满了震惊。

    因为一切都是沈浪安排的。

    解读《天外流星》剑法,找到破解之法,并且教给木兰。

    一切不是她自己领悟的!

    说真的,一直以来木兰心中都没底。

    因为她从来没有和唐炎对战过,也从来没有真正面对过天外流星这一招剑法。

    她听到的唯有唐炎不败神话。

    论武功修为,论内力,超过唐炎的年轻高手有不少。

    但是没有一人能够破解天外流星剑法。

    此时,竟然被自己轻而易举破解了。

    这种感觉就仿佛夏雨老师18岁第一次拍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不小心就拿了世界三大电影节之一的威尼斯影帝。

    当时他心中大概浮现一句话:我日,这是啥情况?

    木兰甚至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有那支木剑,心中诧异道:“我,我有那么厉害吗?”

    然后,她不由得朝夫君望去。

    因为,他才是这个奇迹的缔造者。

    现在木兰深深觉得,或许自己和夫君完是一体的。

    夫君是大脑,木兰是身体。

    大脑指挥身体!

    不过这样一来,会不会显得我金木兰很脑残啊?我本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啊?

    不过那样也没有什么,很幸福甜蜜啊。

    两个人就好像一个人,这大概是爱情的最美境界吧。

    不过,当木兰见到沈浪的时候,见到了一个让人气炸的场景。

    自己的夫君,竟然和张春华这个浪货在眉来眼去。

    你,你在这个关键时刻,还在勾引女人?还在偷腥?

    亏得我还说和你结为一体,好得仿佛一个人呢。

    人渣,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人渣。

    ……

    沈浪真不是故意的。

    他就算是渣男,也不至于渣到这个地步。

    现在是娘子和唐炎决斗的关键时刻,他当然是无比关心的。

    但是谁曾想到,他正盯着娘子看,忽然发现有美人的目光紧紧盯着他。

    之前说过的啊,美男子的直觉都很敏锐的。

    今天整个大厅中,虽然有很多美女都盯着沈浪看,而且看着看着她们还忽然脸红了。

    对于这点,沈浪是毫不在意,也没给任何回应。

    这么多女人盯着他看,他要是各个都回应岂不是要累死?

    比武钟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盯着木兰和唐炎了。

    毕竟,这场比武才是最关键的。

    但是,依旧有一双眼睛盯着沈浪看。

    沈浪不由得回看了一眼,发现是张春华,这个小浪蹄子竟然撅起花瓣一样的嘴唇,隔空吻了他一下。

    这个动作非常隐晦,但还是被沈浪捕捉到了。

    这女人这么浪,大庭广众之下勾搭我?这让沈浪不由得一阵分神。

    而就这么一分神。

    娘子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秒杀了唐炎。

    所以当木兰朝他望来时候,沈渣男还在和张春华眉来眼去。

    感受到了娘子充满杀气的目光。

    沈浪脖子汗毛一竖,遍体生寒。

    我,我完了!

    为了补救,沈浪赶紧站起来鼓掌,大声喊道:“好!娘子厉害!”

    ……

    而沈浪这么一声大喝鼓掌,仿佛把所有人都激活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最最不敢置信的人当然是晋海伯唐仑,世子唐允了。

    他们是亲自见证过唐炎的无敌的。

    这些年前来挑战唐炎的人没有二百五也有二百。

    这些人部被唐炎秒杀啊,看得唐仑和唐允都麻木了啊。

    这其中有些人的武功超过金木兰啊。

    现在唐炎竟然败了?而且被金木兰秒杀。

    这,这怎么可能?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晋海伯唐仑只觉得脑袋一阵阵轰鸣,仿佛被雷击了一般。

    他首先感觉到是荒谬和不真实。

    足足好一会儿后,他才真正感觉到这一战输掉的后果。

    这是金山岛之争啊,必胜的第一战竟然输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他的目光朝着儿子唐炎望去?

    难道是儿子见色起意?所以对金木兰手下留情?

    不可能啊,在唐炎眼中,几乎是没有女人这个名词的啊。

    难道是儿子发挥失常?

    这一招剑法,唐炎已经使出了几百万次以上了啊。

    而且,唐仑刚才也看出来了,唐炎使出的《天外流星》没有问题,依旧是巅峰状态。

    “父亲,三战两胜,我们还有必胜的把握。”唐允在边上道:“输了这第一战,并算不了什么。”

    晋海伯点头道:“对,对,我们还有必胜的把握,但是……这为什么啊?”

    ……

    第二个感觉到遍体冰寒,头皮发麻的人是张翀。

    要说谁最关心金山岛之争的结果,毫无疑问是当事人三方。

    玄武伯,晋海伯,张翀。

    因为完关系到三人的命运。

    事实上,张翀一开始就觉得不妙了,心中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

    首先是四天之前,迎接四王子宁禛的宴会上,沈浪露出的破绽,让张翀发现了些许端倪。

    然后是今天,沈浪竟然和女儿张春华眉来眼去,他看上去没有丝毫悲观绝望的样子。

    张翀心中不详的预感就更加浓烈了。

    现在,事实证明了他的不详预感是正确的。

    “这,这怎么可能啊?”张晋颤抖道:“金木兰的剑法远不如苏剑亭啊,怎么可能获胜?怎么可能能够破解天外流星剑法啊,这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边上的张春华也惊呆了,一下子顾不得和沈浪眉来眼去了,绝美的面孔立刻冷静了下来,朝着金木兰望去。

    因为,这关系到她父亲的命运,关系到张家的命运。

    比起父亲和家族,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又算得了什么?

    足足好一会儿,张翀道:“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

    在场还有一个人,他是看客中最惊诧的。

    那就是镇远侯之子苏剑亭。

    因为,他几乎是唯一和唐炎金木兰都比武过的人。

    老实讲,他的内力和武功修为超过唐炎,但还是败了。

    而他和木兰比武的时候,完轻而易举获胜。

    现在竟然出现了这样颠覆性的结局,他完接受不了。

    尽管他是金木兰的表哥,玄武伯爵府的姻亲,但他最最不希望金木兰赢啊。

    尽管他和木兰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但是在他心中,凡是和我有联系的美女,都不应该喜欢别人,都应该喜欢我。

    你金木兰怎么可以嫁给别人?而且还是沈浪这样卑贱的平民?

    别怪苏剑亭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沈浪也是这么想的。

    凡是和我有关联的美女,最好都不要被任何男人得手。

    天下渣男是一家!

    在苏剑亭心中,你金木兰如果不跌入尘埃之中,我还怎么搭救你啊?

    你玄武伯爵府不覆灭,我还怎么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在你金木兰面前啊?

    金木兰竟然赢了?这怎么可以?

    接下来,玄武伯爵府无论如何也不能赢!

    ……

    面对这个结果,最应该狂喜的人是玄武伯。

    他是很高兴。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没有特别激动和兴奋。

    就好像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因为他被女婿洗脑了。

    这个女婿从来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金山岛之争必胜这样的话,沈浪起码说了五百遍。

    秒杀唐炎这样的话,也起码说了三百遍。

    所以,当这些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玄武伯的反应竟然是:哦,果然这样啊!

    而金木聪?

    抱歉,他真没有看清楚。

    他甚至还闭着眼睛,不断地背诵策论,背诵诗词。

    尽管沈浪说过对他完不抱希望的。

    但是金木聪觉得自己还可以拯救一下。

    万一真的走狗屎运,文战的题目真的被沈浪押中了呢?

    那我岂不是赢了吗?

    那我胖爷岂不是也逆天了吗?

    所以,金木聪时时刻刻都在背诵,一点都不敢分心啊,唯恐眼睛一眨,背过的东西忘了。

    这是他没有带纸笔啊,否则他恨不得现在就码字。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我金木聪就这抄书这点天赋,可不能埋没了啊。

    ……

    唐炎落地之后好一会儿。

    才缓过神来,朝着金木兰问道:“我,我输了吗?”

    众人惊愕。

    到现在你还不知道你已经输了?

    只怕是个傻子吧!

    这一输掉,众人望向唐炎的目光顿时失去了敬畏。

    觉得他也不过如此,之前无敌的名声完是吹嘘出来的。

    木兰却认真地点头道:“对,你输了。”

    唐炎道:“我竟然输了?”

    他伸出手望向自己的手,望向玄铁重剑。

    整整十四年了,练习天外流星剑法整整十四年了。

    这些年他从来都没有输过,永远都在秒杀对手。

    现在竟然输了。

    好不真实啊。

    不,或许这才是真实的。

    之前的胜利才是不真实的,才是虚妄。

    唐炎曾经问过老师,他练习天外流星剑法已经十四年了,什么时候可以练习别的剑法啊。

    老师李千秋说,等你败了之后,再考虑学习别的剑法吧。

    现在,他终于败了吗?

    “哈哈哈……”唐炎忽然大笑。

    “我败了,我竟然败了。”

    “败了好,败了好啊……”

    然后,唐炎起身,捡起玄铁重剑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师傅,我败了,我败了……”

    “哈哈,师傅,我败了啊!”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开始声音还有几分凄凉,到后面竟然变得兴高采烈起来。

    然后,唐炎就这样走了。

    把所有人都扔在大厅,走了。

    或许,从头到尾他眼中就没有过这些人。

    他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连对手都没有认真看过,更何况是观众呢?

    在场众人纷纷议论。

    “这就是一个傻子啊。”

    “这就是一个疯子啊,之前无敌的名声肯定是吹嘘出来的,肯定是那些人吹捧出来的。”

    “被他打败的人,或许都是托儿吧。”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无敌?”

    听着这些人的讽刺,沈浪却认真看着唐炎离开的背影。

    他分明看到了,一代宗师的崛起。

    今天这一败之后,唐炎才会真正变得强大起来。

    之前只是天外流星这招剑法的强大,而不是他本人之无敌。

    而今天之后,或许无敌的就是他本人了。

    木兰望向唐炎消失的背影,心中甚至有些羡慕。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武道天才啊。

    比如唐炎,比如大傻。

    唐炎的眼中只有武道。

    而大傻眼中,几乎什么都没有,他甚至完没有发现自己是天才。

    这才是真正无敌的!

    她金木兰不是这种天才。

    不过,她依旧可以成为绝顶高手。

    因为,她站在一个巨人的肩膀上。

    呸!

    是因为她骑在一个渣男的肩膀上。

    ……

    接下来,是三个至高无上裁决者的陈词了。

    王叔宁启道:“叹为观止,叹为观止,索玄大人你觉得如何?”

    索玄道:“我不懂武功,我看到的是一首诗。”

    王叔宁启道:“威武公你是大宗师,武道顶尖高手,你觉得如何?”

    “真话?”卞逍问道。

    宁启道:“当然是真话,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让你威武公爵说假话呢?”

    威武公卞逍道:“我从来就看不上什么《天外流星》剑法,装神弄鬼,华而不实。”

    此人还真是傲啊。

    镇北侯南宫敖的眼睛长在头顶上,这位威武公眼睛长到天上去了。

    “但是!”卞逍道:“未来天下武道大宗师,必有唐炎一席。”

    王叔宁启点了点头。

    然后,他严肃道:“金山岛之争,第一战结束,玄武伯爵府获胜!”

    “玄武伯爵府,晋海伯爵府做好准备,明日进行第二战,第三战!”

    ……………………

    “娘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别拧我的手啊,我一会儿还要写文章呀。”

    “要不然别在这里打啊,回家再打好不好?”

    回到住处之后,沈浪当机立断先求饶。

    今天犯的错误实在太大了啊。

    娘子正在和唐炎生死决斗呢,他竟然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

    木兰盯着沈浪良久。

    “我不打你,金氏家训,女子不得打自己的丈夫。”

    沈浪松了一口气,终于又活下来一次。

    但是接下来。

    木兰张开了香喷喷的小嘴,露出白生生的玉齿,在沈浪的脸颊上狠狠咬了下去。

    “啊……”沈浪痛呼。

    木兰咬得非常精准。

    就是那种咬出深深印痕,但是却有不会留下疤痕的那种,也不出血的那种。

    这大概就是相当于盖章了。

    告诉所有女人,这个男人有主了,而且他妻子还很凶,你们这些骚狐狸千万不要乱打什么主意。

    我今天能够咬渣男夫君,明天我就能够打死你们这些不要脸的小三。

    “啊……啊……啊……”

    沈浪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接着,木兰吻上了他的嘴唇,直接将小舌头钻了进来。

    无比猛烈。

    直接吻得沈浪嘴内都出血了。

    “人渣夫君,你要乖,知道吗?”

    沈浪拼命点头。

    ……………………

    接下来,沈渣男搜索智脑,根据他用X光透视看到的题目,在众多文豪中挑选了一篇策论抄袭。

    振聋发聩,大师水准,绝对惊艳无比。

    然后又根据题目,抄了一首诗。

    千古名篇,绝对传世之作。

    写完之后,沈浪赶紧拿去给金木聪,让他连夜抄写,连夜背下来。

    路过大厅的时候。

    岳父大人正在训话,准备明日下午的军战。

    玄武伯爵府第一高手金士英正单膝跪地,向玄武伯立誓,明日之战一定会力以赴,哪怕付出生命。

    而就在此时,沈浪招摇而过。

    金晦,岳父大人,金士英都看到了沈浪脸上的这个鲜红牙印。

    很明显是女人咬出来的。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沈浪漫不在乎,反而侧过脸让在场三人看清楚。

    伯爵大人本来想要问怎么回事的,但非常明智地闭嘴了。

    小两口的事情,他就不要掺乎了。

    不过沈浪你被女人咬了很光荣吗?还这样毫不遮挡地招摇过市,摇头摆尾?

    ……

    沈浪来到金木聪的房间。

    肥宅还在奋笔疾书。

    他的前面,已经写秃了一支毛笔了。

    沈浪此时真心觉得,这个小舅子有成为一代文豪的潜质。

    每天都码字过万啊。

    沈浪道:“胖子,别抄原来的了,抄新文章和新诗词吧。”

    沈浪将他刚刚写出的策论和诗放在金木聪的面前,道:“这就是明天要考的。”

    “真的?”金木聪惊诧。

    然后,他抬起头看到了沈浪脸上的牙印,不由得一愕,指着沈浪的脸道:“姐夫,你的脸……”

    沈浪与有荣焉道:“被你姐咬的,怎么了?”

    金木聪弱弱道:“这事情,应该骄傲吗?”

    沈浪道:“当然,女人为什么咬你?因为她爱你。爱得越深,就咬得越深,但又偏偏不舍得真咬伤了,更不舍得留下疤痕,所以我现在脸上这个牙印是完美的,代表了爱情的最高境界,将你姐姐对我的爱恋诠释到了极致。”

    金木聪一呆。

    我明明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但为什么却觉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沈浪拍了拍肥宅的肩膀道;“唉,这种事情你是不会懂的。你这样的肥宅,除了小狗够会咬,是没有女人会咬你的。”

    顿时,金木聪目光含泪,无比悲愤地坐下来。

    沈浪,你竟然如此诛心。

    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我金木聪以后,再……也不喊你姐夫了。

    然后,肥宅奋笔疾书,拼命地抄写着沈浪的新策论,新诗词。

    我要化悲愤为力量。

    我要抄作业,我要背作业。

    唐允,你给我等着,你不就是探花郎吗?不就是殿试第三吗?

    明天文战,我一定要击败你。

    我一定会让你们知道,肥宅也不是好欺负的。

    肥宅也会逆天。

    难道你们美男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或许有些人是可以,但绝对不包括你唐允!

    我金木聪惹不起姐夫,难道我还惹不起你吗?

    呸!

    说过不喊姐夫的,这次不算!

    总之,明日我金木聪要一鸣惊天!

    …………

    注:第一更送上,又通宵写到早上七点半。为啥越来越晚啊,睡觉去了呜呜!

    谢谢糕点爆更吧万币打赏,这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