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太牛逼了!第三战奇迹!(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8404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第二战结束了!

    最终晋海伯依旧同意了平局。

    冷静下来之后,他也知道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他这方还剩下二十人,但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

    玄武伯那边还剩下七十几人,只有五个高手。

    双方的实力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如果真的要战斗到最后一刻,那结果真是难讲了。

    按说晋海伯爵府的胜算更大一些,这二十个高手的实力终究是要稍胜一筹。

    但论士气的话,肯定是玄武伯爵府那边更高。

    所以若是坚持战斗下去,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而且平局对于晋海伯爵府尤其有利。

    “玄武,晋海,你们二人可同意平局啊?”王叔宁启再一次问道。

    玄武伯出列躬身道:“同意。”

    晋海伯也出列,躬身道:“同意!”

    ………………

    晋海伯爵府驻地内。

    一众权贵已经在弹冠相庆,当然也颇有劫后余生的味道。

    这第二战尽管和预想中的落差很大。

    但至少没有输不是吗?

    一开始的时候,真是把所有人吓得魂飞魄散啊。

    谁又想到玄武伯爵府的新铠甲和兵器如此犀利,简直是摧枯拉朽地屠杀啊。

    幸好张翀太守有先见之明,早早让晋海伯付出巨大的利益向各家借高手。

    否则现在已经彻底输了,第三战文战也不用比了,直接打道回府。

    那样的话,损失的利益将无法计算啊。

    世子唐允心中甚至还有些许的庆幸,因为这样一来他才是拯救家族,力挽狂澜的那个人。

    尽管现在晋海伯爵府是一平一负,但在很多人眼中,胜利就在眼前。

    下午文战,唐允秒杀金木聪那个废物还有任何悬念吗?

    没有的!

    真的就算太阳西出,也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第三战唐允大胜之后,今天晚上直接加战,一举定胜负。

    玄武伯对战晋海伯。

    这一战同样是没有悬念的。

    玄武伯这个人怎么说呢?

    用好听的话说,就是正直,坚毅,包容。

    用难听的话说就是古板,平庸。

    各方面都平庸。

    不管是文才还是武功,都是中上之资。

    放在寻常人中当然是很不错的,但是在贵族圈中真的就有些泯然于众人了。

    所以很多人都笑称,玄武是乌龟,而金卓是最像乌龟的一代玄武伯了。

    甚至有人开玩笑得过火,说金木聪颇有金卓伯爵的神韵。

    这意思就是说,金木聪是低配版的玄武伯金卓。

    凭良心说,玄武伯武功是很高的。

    虽然他天赋一般,但是他足够勤奋和坚持啊。

    但可惜他没有郭靖大侠的奇遇,所以他的武功和晋海伯比起来差距真的就比较大了。

    晋海伯此人偏激,个性强硬,棱角分明,和玄武伯四平八稳截然相反。

    否则他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背叛自己的立场成为国君手中之刀。

    尽管唐仑喜欢咬文嚼字,但他文才其实非常一般,武道天赋反而很高。

    一旦发展到玄武伯和晋海伯比武决定胜负,那唐氏家族确实必胜无疑。

    所以,这群等着分食金氏家族尸体的权贵们才会弹冠相庆。

    虽然第二战是平局,但终究不会改变胜利的结果。

    晋海伯唐仑来到张翀太守面前,躬身拜下道:“唐仑拜谢太守大恩。”

    他确实后怕啊。

    要不是有张翀,现在晋海伯爵府已经完了啊。

    于是众人纷纷称赞张翀,说他真不愧是国之良才,目光如炬。

    这位太守大人,真是大家伙的救星啊。

    然而张翀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

    他心中不详的预感非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强烈了。

    见到这群盟友已经提前庆祝胜利了,他本想劝诫两句,但想想还是作罢。

    举世皆醉我独醒的事情还是少做,会彻底没有朋友的。

    “诸君,翀先告退!”

    张翀离去。

    ……………………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张翀太守一遍又一遍地倒茶,但是却又不喝。

    他在脑子里面整理每一个细节。

    看自己到底疏漏了什么东西?

    张晋进来,见到父亲眉头紧锁,不由得道:“父亲,这第二战平局虽然不是最好,但依旧是好结果,如今大局已定啊。”

    张翀道:“你为何这样说?你觉得沈浪计尽于此?”

    张晋道:“按照沈浪的计划三战两胜,武战和军战胜,文战败。他确实是一个鬼才,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若不是父亲敏锐,沈浪此时已经赢了。谁都无法想到他竟然可以找到破解天外流星剑招之法,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造出如此惊人的铠甲和兵器。”

    “但沈浪的奇迹也到此为止了,他黔驴技穷了。”

    张晋这话非常有道理。

    这也是那些权贵提前庆祝胜利的原因。

    张晋道:“人人都说朽木不可雕,难道父亲觉得像金木聪那种废物还有调教的可能性吗?就算他再勤奋,就算再有名师,金木聪这一生最大的成就大概也就是考上一个秀才了。”

    这话还真是半点不假的。

    “而唐允仿佛天上文曲星,去年殿试的探花郎,实打实的文才卓绝,就算山川倾覆,海水倒流,也不可能改变金木聪被唐允碾压的结局。”

    “而且,这次文战的试题只有国君一人知道,彻底封在箱子里面,沈浪就算想要帮金木聪作弊也不可能。”

    张翀忽然眉头一颤,脑子里面仿佛有了头绪。

    “你曾经说过,沈浪在田横的赌馆里面大杀四方,连赢十三局?”

    张晋一愕道:“确实有这回事?”

    张翀脑子里面顿时有了一种非常荒谬的想法。

    但是很快他就摇头将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因为实在是太荒唐了,这郎朗乾坤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奇事,岂不是见了鬼神了吗?

    张翀问道:“你说沈浪有没有可能提前知道文战的题目,并且为金木聪写好的策论和诗词?”

    张晋惊骇道:“这,这怎么可能?完不可能啊。”

    张翀道:“料敌于宽,大胆设想,小心求证。”

    接着,他又道:“你去让春华进来。”

    片刻后,张春华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他相信女人的直觉更加敏锐,尤其他这个女儿一贯来天马行空,不为世俗拘束。

    更关键是她喜欢沈浪。

    “春华,上午军战结束的时候,你可有关注沈浪神情吗?”

    张春华当然关注了。

    她回忆道:“玄武伯提出平局停战的时候,沈浪仿佛松了一口气,但又眉头紧锁。”

    “不对!”张翀道:“有一个细节不对!”

    张春华道:“哪个细节?”

    张翀道:“金木兰是怕死之人吗?”

    张春华道:“那个蠢女人不怕死,勇敢得很,几个月前的兵事演练,他为了玄武伯爵府的名声都敢拼命。”

    “但是今天她却战斗得非常保守,一点都没有豁出性命相拼的意思”张翀道:“这一点非常不正常,按说这场军战关系到玄武伯爵府生死存亡,她应该会将生死置之度外,甚至会使出同归于尽的打法。但是她没有,反而战斗得小心翼翼。”

    这话一出,张晋和张春华立刻觉得这一点非常可疑。

    找到了!

    张翀终于找到哪里不对劲了。

    “如今金木兰最听谁的话,当然是沈浪。”张翀道:“她为何不拼命?因为沈浪让她不要拼命,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沈浪为何有这样的自信?因为他觉得文战必胜!”

    张晋道:“或许是因为沈浪特别疼爱金木兰,不舍得她受伤呢?”

    张翀道:“若不是沈浪胸有成竹,金木兰又怎么会听他的话而小心作战,身上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这可是关系到她家族的存亡。定然是沈浪吩咐过她,第三场文战必胜无疑,让她千万不要拼命,绝对不要受伤。”

    张春华却觉得父亲的话非常有道理。

    “沈浪为何对文战胸有成竹?金木聪是不可能赢唐允的。”张翀道:“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提前知道了考题,并且提前做好了文章和诗词让金木聪背下。”

    张晋惊道:“这怎么可能啊?这题目是国君亲自出的啊,而且直接封到了盒子里面,根本没有泄露的可能性啊。”

    “我也想不出沈浪如何提前知道考题。”张翀道:“但是,当你排除掉所有错误答案之后,最后剩下的那一个答案,哪怕再荒谬,也是真相!”

    张春华道:“父亲,我同意你的判断。”

    张翀道:“距离下午文战还有一个多时辰,时间很紧迫,但还来得及挽回局面。”

    说罢,张翀离去,求见王叔宁启。

    ………………

    山顶城堡内。

    国君叔父宁启听了张翀的话后,顿时觉得无比荒谬。

    “张翀,你这是不信任我们吗?”

    接着,他指着堂上的那只盒子道:“下午文战的考题好好地躺在盒子里面,谁也没有看过,包括我们三人在内,沈浪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提前知道。”

    张翀直接跪下道:“翀惶恐。”

    宁启道:“你好好看清楚,这盒子上的蜡印有没有动过?封条有没有动过?”

    张翀仔细看过了,都没有动过。

    宁启道:“张怒江,你是一个能臣,也是一个干臣,能够有你这样的臣子,是我们宁氏之幸。但有些时候,你或许太多疑了。”

    张翀再一次叩首道:“翀惶恐。”

    宁启道:“你去吧,这件事情太大,我们不可能因为你的猜测就临场换题。”

    张翀叩首道:“翀告退。”

    他是非常坚毅不拔的,绝不可能因为一点挫折而放弃。

    离开山顶城堡之后,张翀用最快速度去见祝戎总督。

    毕竟是自己的恩主,张翀说话就很直接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文战的考题一定要换,请总督大人出面。”

    对于张翀,祝戎总督是非常信赖倚重的。

    “你觉得真有这个必要?”祝戎总督道:“你敢肯定沈浪会提前知道考题,这很荒谬啊!”

    “我不敢肯定。”张翀道:“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我担心是真的,那玄武伯爵府就会赢得金山岛之争,届时我们将前功尽弃,之前所有的努力,所有消耗的资源,也部付之流水,有备才能无患。”

    为了营造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的棋局,张翀可谓是呕心沥血。

    镇北侯爵府,隐元会,晋海伯爵府的彻底站队,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祝戎总督道:“沈浪就算有几分文才,但比不过唐允吧。”

    张翀道:“就算有万一可能性,我们承担不起这个风险。”

    祝戎总督道:“宁启王叔资格老,我是很难说服他的。”

    张翀道:“大都督,这次文战,国君一定准备了备用的题目,而且也用一模一样的箱子封存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备用题目的箱子就由索玄和威武公爵保管。只不过没有向大家公开而已。”

    祝戎总督点了点头。

    事实确实如此。

    不管是科举考试,还是贵族之间的文战,一定都有备选题目的。

    万一题目泄露了,可以第一时间替换上。

    祝戎总督道:“就算如此,我也很难让宁启王叔换题。”

    张翀道:“不是让您说服他,而是以检查文战试题的名义,不小心损毁箱子上的蜡印和封条。如此一来就算是为了公平公正,宁启公爵也必须换题。”

    祝戎总督不由得再一次望向张翀。

    这个心腹手下做事实在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啊。

    这办法很泼辣,但确实是最好的法子。

    作为王后的兄长,天南行省的总督,他就算不小心破坏了试题盒子的蜡印,宁启公爵也只是呵斥两句而已,不可能怪罪的。

    国君就更不会怪罪于他了。

    封存考题的盒子一旦蜡印被破坏了,就算试题没有泄露也不能用了,这是规矩。

    因为谁能保证你没有打开看过啊?

    祝戎总督道:“张翀,你确定要如此?”

    张翀道:“是,要确保万无一失!”

    祝戎总督点头道:“好,依你!”

    ……………………

    两刻钟后!

    祝戎总督借着检查考题封条和蜡印的名义,一不小心将箱子坠落在地。

    宁启王叔见到摔在地上的盒子,上面的蜡印部震裂了,封条也扯断了。

    “祝戎,你做什么?”宁启公爵怒道。

    张翀赶紧鞠躬道:“王叔,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失手了。”

    然后他赶紧将地上盒子捡起来,惊呼道:“哎呀,这蜡印也毁了,封条也断了。”

    宁启王叔颤抖道:“祝戎,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一定是张翀指使你这样做的,他好大的胆子啊。”

    祝戎总督连连鞠躬道:“对不起王叔,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您就饶了我吧,要不然您打我一顿?”

    祝戎总督在其他人面前都是无比威严的,但在宁启王叔面前,却依旧如同几十年前一般痞赖。

    他是王后的兄长,也是宁启王叔的晚辈,几十年的交情了。

    “回国都之后,你自己向国君请罪吧。”宁启王叔气呼呼道。

    现在也没有法子了,主试题的封存盒子毁坏了,就只能启用备用试题了。

    “威武公,索玄侯爵,将备用的试题拿出来吧。”

    片刻后,索玄侯爵手中捧着一只盒子,和刚才掉在地上的这只一模一样。

    不管是颜色,纹理,甚至连上面的蜡印封条都一样。

    “这下你满意了?张翀也满意了?”宁启王叔怒道:“滚吧。”

    祝戎总督赶紧出去。

    ……

    来到院子外面,见到张翀直挺挺跪在那里。

    祝戎总督道:“我回国都将国君请罪便是了,你不必跪在这里,王叔也是一时之气。”

    张翀道:“多谢主上关心。”

    但是他没有起来。

    祝戎和宁启王叔是自己人,所以不会怪罪。

    而他张翀这一次算是把宁启王叔得罪惨了。

    虽然这位老王叔已经没有担任什么职位,甚至也未必会真的去惩罚张翀。

    但是礼多人不怪,老小孩老小孩,年纪越大就越需要哄。

    他跪在这里一天一夜,终究是没错的。

    片刻后,宁启王叔,威武公爵,索玄侯爵走了出来,手中捧着备用的考题箱子。

    见到张翀直挺挺跪在院子里,宁启王叔道:“张怒江,你好深的心机啊。”

    张翀一头磕下去道:“翀有罪。”

    他没有夸张地说自己罪该万死之类。

    “起来吧,我是过气的人了,坏不了你前途的。”宁启王叔道。

    张翀再一次磕头,这次将额头贴在地上,道:“翀有罪!”

    见到他态度这么诚恳,宁启王叔心中的怒气稍稍低了一些。

    “你愿意跪,就这么跪着吧,一会儿该下雨了。”宁启王叔道:“让人给你送一把雨伞。”

    张翀不敢回话,依旧额头贴地。

    “轰隆隆……”

    秋末了,竟然还打雷。

    乌云滚滚,开始堆积。

    果然是要下雨了,早上的朝霞果然是有预兆啊。

    几个武士赶紧张开了巨大的伞盖,举在宁启王叔的头顶上。

    宁启王叔离去,因为距离下午的文战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威武公爵卞逍经过张翀身边的时候停下脚步,道:“张翀,你不错!”

    张翀抬起头,然后拜下道:“翀惶恐。”

    威武公爵离去。

    此人极度傲慢,藐视天下群僚,目空一切,能够得到他一句不错的赞誉,真是破天荒了。

    在艳州下都督一职上,威武公爵的话语权是非常重的。

    得到他的赞誉,是天大的好消息。

    “轰隆隆……”

    天上的雷声一阵赛一阵的猛烈。

    终于,乌云堆积到了极限。

    大雨倾盆而下。

    张翀依旧跪在院子里面一动不动,雨幕将他枯瘦的身影彻底笼罩。

    片刻后,他身上部湿透了,地上一片泥泞,显得尤其狼狈。

    张晋和张春华跑过来,打一把伞在张翀的头顶。

    “拿开。”张翀道。

    张晋道:“父亲,您这样做也是为了新政,为了宁氏王族啊,甚至是为了宁启王叔的利益啊。为何要如此作贱自己?”

    “幼稚!”张翀道:“你若跟主君讲道理讲对错,那永远也无法出头。”

    张晋愤恨道:“金山岛之争,晋海伯爵府,靖安伯爵府,兰山子爵府他们才是得利者,为何他们在那里弹冠相庆,您却要在这里受罪?”

    “同伴不无能,怎么显得你厉害?”张翀道。

    “立刻走,别婆婆妈妈的,淋一天一夜的雨还死不了人。”

    ……………………

    外面,大雨倾盆!

    怒江猎场的书房之内。

    金山岛之争的第三战正在进行。

    不过这次就没有观众了,为了让唐允和金木聪发挥好,除了三个监考者,再无其他任何人了。

    宁启将封存考题的箱子放在桌子上。

    “玄武,晋海,你们二人检查一下,考题箱子的蜡印和封条可有损毁的痕迹?”

    如果是沈浪在的话,一定会发现考题已经换过了,但是他没有资格进入考场的。

    但玄武伯和晋海伯是看不出来的,因为两只箱子完一模一样。

    “没有任何损毁。”

    “没有任何损毁。”

    宁启王叔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撕掉封条,打开箱子了。”

    “是!”

    接下来,宁启王叔非常缓慢地撕掉了封条,烘烤融化掉蜡印,然后将箱子打开。

    取出里面的一张纸,然后展开,让唐允和金木聪看清楚。

    这便是今日文战的考题,国君的备用考题。

    第一题,策论题。

    题目为:刑赏忠厚之至论。

    这道题出自于《尚书.大禹谟》

    第二题就非常促狭了。

    请以玄武为题,做一首诗。

    ………………

    唐允见到这两道题,顿时一喜,充满了得意。

    这两道题他都非常擅长啊,就算参加殿试也足够再拿一次探花,甚至榜眼了。

    秒杀金木聪那种废物?

    简直太低级了,简直丢了他唐允的身份。

    他随便拔出一根毛,就足够将金木聪秒杀一百次了。

    金木聪一直都非常信赖沈浪的。

    昨夜沈浪告诉他今天要考什么题目,并且做了一篇策论和一首诗让他背。

    金木聪立刻就信了。

    然后,他用了整整几个时辰,抄写了几十遍。

    完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

    因为他太信任了,而且也不问为什么的。

    姐夫说会考什么,就一定会考什么的。

    所以他觉得,今天的考题一定会是昨天晚上沈浪告诉他的那两道。

    甚至进场的时候,他都一直在默默背诵。

    甚至一边背诵,一定咬牙切齿望着唐允的背影。

    我胖爷也要逆天了。

    唐允,你就等着我将你碾压成渣渣吧。

    现在他看到了这题目,顿时完惊呆了。

    不对啊!

    天,这不对啊!

    这不是昨天姐夫告诉我的那两道题啊。

    怎么回事啊?

    究竟哪里出了差池啊?

    姐夫是不可能会错的啊。

    他说会那两道题会考,就一定会考的啊。

    今天为什么就不考了啊?

    完了,完了!

    这下我还怎么逆天啊?我还怎么灭唐允啊?

    我肯定要被他碾压成渣渣了。

    论真实才华,唐允拔出一根毛都能秒杀我啊。

    金山岛之争要输了。

    家族的命运要毁在我金木聪手里了。

    肥宅金木聪几乎要哭了,浑身颤抖。

    紧接着,他仿佛觉得有什么不对?

    然后他赶紧回忆!

    这两道题目我怎么好像很有印象啊。

    紧接着,肥宅想起来了。

    没错,姐夫沈浪之前押题了。

    押了十九道策论题,一百五十道诗词题。

    听说是完根据国君的喜好习性,还有他最喜欢读的书而押的题目。

    眼前这两道题目,姐夫都押中了。

    而且根据这两道题,姐夫也准备了策论文章和诗词

    不仅如此,听姐夫说这篇策论是最牛逼的不世名篇,那首乌龟诗更是千年绝唱。

    当时金木聪拼命抄,拼命背,都背下来了。

    对,对!

    那篇策论和那首诗,瞬间浮现在肥宅的脑海之内。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

    肥宅觉得身衣服都湿透了。

    刚才真的差一点点,他就要吓尿了啊。

    姐夫你太可恶了,又来耍我,差点把我吓死啊。

    哈哈哈哈!

    我金木聪要逆天了。

    唐允你给我等着,胖爷要将你碾压成渣渣。

    哈哈哈哈哈!

    桀桀桀桀桀!

    ……………………

    注:第一更六千多字送上,竟写到早晨八点!但写得畅快过瘾,心中只想喊一句张翀大人牛逼。拜求大家支持,给我无穷力量。

    谢谢拖稿万岁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