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肥宅秒杀唐允!狂打脸啊!(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499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老实讲,唐允的文章是真的不错。

    尤其用词之华丽,确实让人惊艳。

    如果单独看这篇文章和诗词,真心让人舒畅,拍案叫绝。

    但是看了苏轼大神的策论和曹操大神的诗词之后。

    一切都变了,就觉得唐允的文章诗词不值一提。

    怎么形容呢?

    就仿佛你刚刚睡了一个奥黛丽赫本级别的国色大美人,正处于美妙无比的余韵之中。

    这个时候,会所里面某个浓妆艳抹的女郎过来挑逗你,你大概只会觉得腻歪恶心,根本石更不起了。

    寻常时候,你早就火焰冲天,直接冲上去将这个会所女郎扑倒了。

    但是现在你已经进入贤者时间了啊,处于精神的升华期啊。

    王叔宁启,就处于这种阶段。

    所以唐允的文章在他的眼中就变得庸俗不堪起来。

    而另外一边的前尚书令索玄大人,正在阅金木聪的考卷。

    他刚刚接受了高级会所女郎的侍候。

    哦不!

    是刚刚受过唐允华丽文章的洗礼。

    此时再看到金木聪的考卷,读了苏轼大神和曹操大神的策论诗词。

    他顿时陷入了一种怪异的状态。

    这又有一比。

    我,我刚才睡了一个整容后的嫩模?而且还把她当成了女神?

    现在真正的女神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确实还能硬,但……但是好羞愧啊。

    我的品味什么时候降低到这个地步了?

    我这样的品味,是不是没有资格再睡女神了啊。

    两份策论,高下立判啊。

    两份诗词,更是差距甚大。

    唐允彻底被秒杀,没有留下一点点余地,连一点点质疑的空间都没有。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那只是普通情况。

    当真正经典出现的时候,哪怕一个没有文化的人读了之后也会觉得哇,太牛逼了!

    比如!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这种级别的句子,哪怕你不知道它是千古名篇,哪怕你不知道他是曹操写的,看过之后也会觉得酣畅淋漓,心中一颤。

    这就是文字的力量,这就是经典的力量。

    通杀的!

    对人的精神通杀的。

    千古名篇之所以流传下来,绝不是因为炒作。

    大浪淘沙,能够流传千古的都是金子。

    …………………………

    “真正的千古名篇,不朽经典啊!”

    宁启王叔叹息道。

    唐允的文章他没有开完,草草扫了一眼,就放在一边了。

    因为他害怕破坏了自己的心境。

    索玄大人也点了点头。

    “哦?”威武公卞逍本来是不感兴趣的,此时听到两位大人这么夸奖,也不由得接过去一看。

    对于策论,他一目十行扫过,不感兴趣。

    但是看到《龟虽寿》这首诗,他仔仔细细地看。

    这不到一百字的诗,他足足看了好几遍。

    “真的写得好,极好。”

    连威武公爵这样的武人看了都知道好。

    所以当这两份考卷公示出去的时候,大家伙心中立刻就会有了答案。

    虽然还没有拆封,但宁启和索玄都知道,这份考卷是金木聪的。

    “这篇策论和诗词,不是金木聪本人写的。”索玄道。

    宁启王叔点了点头。

    索玄道“是沈浪写的?”

    宁启王叔道“只怕是。”

    索玄道“此人真是惊艳之才啊。”

    “可不是吗?”宁启王叔道“一本《金x梅之风月无边》就已经足够惊艳了,现在竟作出这样的策论和诗词,这样的人才放在玄武伯爵府,真真浪费了。”

    索玄道“沈浪,这是提前押题押中了?”

    宁启王叔点了点头。

    只有这个解释了,难怪金木聪看到题目之后,就立刻埋头写文章,一点构思的时间都没有,他这是狂喜之下害怕忘掉所背诵的内容啊。

    那么这算作弊吗?

    不算的!

    人家提前押题中了,准备好了文章再背下来算什么作弊啊?

    就算科举考试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录取的。

    又不是在考场上抄小抄,又不是沈浪在半途中把文章递进来。

    “冤枉张翀了。”宁启王叔道。

    索玄点头道“这张翀确实厉害,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

    索玄公爵道“怎么办?”

    是啊?

    怎么办?

    金木聪在文战赢了唐允,这大概会震撼整个越国吧。

    关键是这样一来,金山岛之争玄武伯爵府就赢了啊。

    这样会违背国君意志啊。

    那么,违背良心让金木聪输?让唐允赢?

    换成一个在位的高官,他们会这样做的,为了前途背点骂名算什么?

    但是宁启王叔七十八了,索玄也七十五了。

    两位还能活多少年啊?

    什么荣华富贵,什么荣辱,他们都经历过的。

    唯一在意的也就是身后之名,还有子孙的前程了。

    宁启是王叔,索性连子孙的前程也不用在意了。

    他的子孙荣华富贵是一定的,再高就不能了,没有野心还能活得久一些。

    这两份考卷是要公示的。

    这天下聪明人很多的,他们的心或许是黑的,但眼睛却是亮的。

    这两份文章诗词的高低,轻而易举便看出了。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啊,根本就不是昧着良心可以补平的。

    那么?

    宣布这场文战无效,重新出题再考一次?

    这也不可能。

    备用题都已经用掉了,可没有第二份备题了。

    总不能他宁启和索玄出题吧?

    更不可能前往国都,请国君再出题吧。

    那样可出了大丑了,对国君的威名是巨大的损害。

    得不偿失!

    况且,宁启王叔对新政不是那么热衷的。

    因为他也有封地啊,虽然一点都不大。

    而且他是王族成员,仿佛根本不在新政的裁剪范围之内。

    但是今日国君能够对老牌贵族下手,他日国库更加枯竭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裁剪王族的供奉呢?

    尚书令索玄侯爵道“一切由王叔做主。”

    “行,我做主就我做主。”宁启道“反正我也就是一个过气的闲人,一个活得久一些的老货而已,这次就倚老卖老一次,也不用怕得罪人了。”

    “拆封试卷吧。”

    拆开之后,发现这牛逼之极的考卷果然是金木聪的。

    再拿出原版试卷,一一对照,一字不差。

    宁启王叔惊讶地发现,这金木聪的字很好啊,甚至是非常非常好。

    他也不是传闻中那么一无是处啊。

    “这字不错,十几二十年后,甚至是一名书法大家。”宁启道。

    索玄接过去一看,道“确实火候已成了,虽然锋芒不够,灵气不足,但是大巧若拙,这一板一眼的字写到了极致,也成大家了。”

    宁启道“这金木聪虽然愚笨了一些,但是坚毅不拔的性子倒是和金卓有些像。”

    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么这文战的结果,就这么定了。”

    “定了!”

    …………………………

    外面大雨倾盆。

    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

    但是依旧熙熙攘攘,几十上百人围在这里,等待着结果。

    晋海伯爵府一家,玄武伯爵府一家。

    还有一众权贵,尤其是等着分食玄武伯爵府尸体的一众权贵。

    但沈浪不在,唐允也不在。

    沈浪觉得这样站在外面等结果很傻,很low。

    唐允觉得自己必胜,已经没有必要听结果了。

    甚至听到别人宣布自己战胜了金木聪都是一众耻辱。

    什么时候金木聪有资格和我比了?

    但是晋海伯唐仑却非常期待这个结果啊,甚至他已经一身戎装,连武器都配好了。

    因为只要第三战结果一出来,唐允赢了金木聪之后,会立刻加赛一战的。

    晋海伯与玄武伯,两个家族的主人比武,一局定胜负。

    见到玄武伯依旧是一身袍服,晋海伯唐仑笑道“金卓兄,怎么也不去换衣服啊?这大袖翩翩的不适合战斗吧。”

    玄武伯拱手,没有说话,他从来不喜欢逞口舌之利。

    晋海伯哈哈大笑道“金卓兄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啊,明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索性连衣衫也不换了,这几十年来,我们之间比武不止三次了吧,每一次你都败在我的剑下,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啊。”

    玄武伯继续拱手,没有说话。晋海伯就是这样跋扈之人,他也不意外。

    而且这是事实,他没有必要反驳。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旁边人纷纷劝说道“晋海伯您回去吧,文战的结果已经成为定局了,不必在这里等候了。”

    “是啊,唐允世子是探花郎,金木聪愚笨痴肥,就算是太阳西出,也不可能是唐世子的对手,这场文战早已经没有悬念了。”

    “其实压根不需要唐允世子出手,晋海伯爵府随便找出一个十岁小儿都能赢金木聪吧。这个世界上的读书人,想要输给金木聪,只怕是不易吧。”

    “哈哈哈哈……”

    众人轰然大笑。

    金木聪都要气炸了。

    但是,我忍着,我忍着的。

    一会儿结果出来的时候,我要将你们的脸都彻底打肿。

    我金木聪是不行。

    但是我姐夫厉害啊。

    我姐夫的就是我姐姐的,我姐姐的就是我爹的,我爹的就是我的。

    所以,我姐夫的东西,就是我金木聪的东西。

    我丝毫都不觉得羞愧。

    抄自己家人的文章,能算抄吗?

    听到众人的话后,晋海伯唐仑大喜,笑道“我也知道结果已定,但我在这里等着和金卓兄一战啊。天色不早了,又下大雨,早些打完,金山岛之争也早些结束,大家早些归家。”

    “是啊,都在这里耗了两天了,好戏也看够了。”

    “在这里先恭喜晋海伯永远获得金山岛之拥有权。”

    “从今以后,唐氏家族更加兴旺发达了。”

    忽然有人道“玄武伯你也不要气馁,就算永远失去了金山岛也没有什么,毕竟这几十年金山岛都不在你们手里。”

    这是安慰吗?这是幸灾乐祸啊。

    这人一看就不是贵族,太轻飘了。

    “失去金山岛,隐元会就会公开索还债务,玄武伯拿不出来,就只能用望崖岛抵债。望崖岛的盐铁收益占六七成,失去了望崖岛,玄武伯爵府就断了银根,银根一断,就要裁剪军队,没有了军队……”

    在有心人的宣传下,玄武伯爵府欠下天文数字的债务已经人尽皆知了,甚至还知道抵押物是望崖岛。

    都说墙倒众人推。

    这话从某种程度上也不对。

    应该墙欲倒,众人推。

    现在玄武伯爵府还没有灭亡,就有很多人迫不及待来踩上一脚了。

    “来了,来了……”

    人群顿时喧闹了起来。

    因为,宁启王叔,威武公爵,索玄侯爵走了出来。

    结果要公布了。

    场静寂,翘首以待。

    肥宅金木聪屏住呼吸,闭上眼睛,等待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

    晋海伯唐仑装作漫不经心,耳朵却竖起。

    玄武伯依旧静静站在那里,但是心脏却提起。

    宁启王叔没有吊胃口,直接了当道“金山岛之争第三战,文战获胜者,玄武伯爵府金木聪!”

    这话一出。

    场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哗哗的大雨声。

    众人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

    是不是我听错了啊?是我出现幻听了吗?

    我怎么好像听到是金木聪赢了?

    真的反应不过来啊。

    这个消息太惊悚突然了啊。

    而此时,忽然响起了金木聪的一声尖叫。

    “哈哈哈哈……”

    “我赢了,我赢了!”

    “唐允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早就说过,我要碾压你,我要秒杀你,现在我做到了,哈哈哈!”

    “唐允,你在哪里?你出来啊!我要打你的脸,我打你脸了。”

    “姐夫,姐姐,娘,我赢了,哈哈哈。”

    “我好高兴啊,我……我好害怕啊!”

    金木聪的这一番表演仿佛把所有人惊醒了。

    众人轰然!

    不是幻听,不是听错了。

    获胜者真的是金木聪。

    这,这怎么可能?

    晋海伯唐仑直接冲了出去,惊声道“宁启王叔,你是不是念错了啊。”

    情急之下,他甚至用的你,而不是您。

    那意思非常清楚,宁启王叔你老眼昏花,竟然把名字都念错了。

    现在你重新念一遍吧。

    对于这一幕,宁启王叔真是早有预料。

    所以,他没有发怒,而是翻开册子道“那我再公布一遍!”

    “第三场文战,金木聪获胜,唐允败!”

    “大家都听清楚了吗?”

    这下子,众人都要发疯了。

    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见鬼了吗?

    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可能啊。

    唐允和金木聪的文才水平,简直天差地别。

    你现在告诉我金木聪赢了?

    这……这简直比后世人听说中国男足得了世界杯冠军还要荒谬啊。

    宁启王叔真的是昏聩了吧。

    但是,他身边的索玄侯爵,威武公爵也没有任何反驳啊。

    威武公爵卞逍气场太大,没有人敢问。

    于是有人问道“索玄大人,这……这是真的吗?”

    索玄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以为我们都老眼昏花了吗?”

    晋海伯爵头脑一阵阵发昏,真是有些摇摇欲坠。

    但是很快,一股怒气冲上头顶。

    让他一下子失去了理智。

    不过这个时候又要什么理智啊,都已经性命攸关了,完关系到晋海伯爵府的命运了。

    唐氏家族之所以兴旺发达,完是因为金山岛的铁矿。

    一旦失去金山岛,靠着几百平方公里的封地能养活三千私军?做梦吧!

    失去金山岛,就失去一切。

    “文战不公,这里面有诈,这里面肯定有舞弊!”

    晋海伯直接冲上前去,大声吼道“宁启王叔,我儿唐允的文才谁都知道,越国殿试探花郎。而金木聪是什么货色?大家都清清楚楚,说他赢了我儿子唐允,这简直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这话一出,众多权贵纷纷声援。

    金山岛之争如今可不紧急你关系到金氏家族和唐氏家族了。

    还有一大群人等着玄武伯爵府灭亡,他们等着来分割金氏家族的尸体,大块吃肉呢。

    甚至现在都已经分配好了,就等着玄武伯爵府轰然倒地了。

    现在你却跟我说,金氏家族不死了。

    这就电影《大腕》里面,葛老师和英老师早已经把大导演泰勒追悼会的广告卖完了,订金都收了,你泰勒却忽然说不死了,这怎么行?

    “黑幕,黑幕!”

    “有舞弊,这里面有舞弊!”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众多权贵躲在人群中,大声呼喊。

    眼看着到手的利益竟然要失去了,这怎么可以?

    大家都盼着你玄武伯爵府死,你竟然不死了?

    “作死吗?”

    威武公卞逍一声怒斥。

    他声音明明不大,却如同雷霆一般,让人身体猛地一阵哆嗦。

    杀气凛然啊。

    然后,一股寒意从裤裆涌起。

    场静寂,不敢作声。

    宁启王叔道“来人,把金木聪和唐允两人的文章都贴上去,让所有人都看看,这场文战是否有任何不公?”

    所有人一拥而上,去看金木聪和唐允的文章。

    晋海伯依旧大吼道“这里面肯定有黑幕,肯定有舞弊,我等不服。”

    宁启王叔寒声道“不服?可以!”

    他猛地将袖子卷起来,眼睛一瞪,胡子翘起。

    “墙上的文章都贴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玄武伯爵府的文章,在立意上,规格上,品行上,远远超过了晋海伯爵府的唐允,世人一眼便能看出!”

    “对我判决有不服之人,可以进京向国君告状,可以去申述。”

    “但是现在,如果有人敢闹事,就不要怪我的刀子太过于锋利,我宁启虽然是一个过气的闲人,但也不是不懂得杀人的!”

    “来人,若有人敢喧哗闹事,立刻给我拿下!”

    …………

    注吃完饭后没有休息立刻码字,第三更总算早了一些,今天三更一万七千字。我去稍稍休息一会儿,敷一敷眼睛,继续码字,写明天第一更。

    急需月票,急需大家支持,拜求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