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唐允崩溃!张翀病倒!又要灭门(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9296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傲娇的唐允参加完文战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一刻钟过去了,他还在看这一页。

    半个时辰过去了,他还在看这一页。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他依旧在看这一页。

    他在做什么?

    在回味和幻想。

    回味自己写的策论和诗,用了半个时辰。

    接下来幻想宁启王叔和索玄侯爵阅读自己的策论诗词时,如何之惊艳,用了半个时辰。

    最后幻想公布成绩,所有人争先吹捧他的时候,阅读到他诗词文章惊叹不已,又用了半个时辰。

    一边幻想,一边等待。

    等待着好消息的到来。

    虽然他对战胜金木聪这种肥宅毫无兴趣,但胜利这种东西谁又会嫌多呢?

    最关键是他扭转乾坤,挽救了家族的命运啊。

    唐炎几乎输掉了家族的未来,是他唐允力挽狂澜的啊。

    等着等着,他不由得有些心焦了。

    怎么消息还不来啊?

    虽然我赢是不会有任何悬念的,虽然我没有去现场,但我还是在乎结果的啊。

    你们怎么可以不第一时间来通知我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奴仆飞奔而入。

    “世子,世子……”

    唐允端起手中的书,终于翻了一页,淡淡道:“叫什么?区区一个文战,战胜金木聪这等废物又有什么好欢喜的?”

    那个奴仆冲进来之后,颤抖道:“世子,您……您输了。”

    唐允一愕,眼睛微微眯起来。

    你疯了吗?跟我开这种玩笑?

    那个奴仆道:“世子,这是真的,您输了。”

    唐允道:“我输给金木聪?荒谬,荒天下之大谬。”

    奴仆道:“是真的啊世子,现场都炸了,您快过去看看吧。”

    唐允猛地站起,朝着外面走去。

    此时,外面依旧暴雨倾盆。

    …………………

    等唐允赶到怒江猎场的学堂外时,已经空无一人了。

    因为刚才宁启王叔直接发飙,威武公爵仅眉头一皱,便几乎让人魂飞魄散。

    这些人纷纷鸟兽散,去找他们的主心骨张翀大人。

    眼下宁启王叔已经当众宣布玄武伯爵府获胜,想要改变这个结果几乎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就看张翀大人有什么法子,能不能力挽狂澜。

    唐允静静一人,站在墙壁之下。

    虽然已经是夜晚了,但墙壁下还吊着气死风灯。

    雨尽管下得很大,但是学堂外的围墙有很宽的屋檐,张贴在外面的文章虽然有些湿了,但依旧能够看得清楚。

    唐允第一时间冲到自己的答卷面前。

    充满阴谋论的他立刻想到,会不会是有人给自己的考卷掉包了,又或者是故意破坏?

    他想多了。

    他的文章和诗词,完完整整,一字不漏地贴在上面。

    接着他赶紧看金木聪的策论和诗。

    先草草地看了一遍。

    然后,他的心脏猛地一抽。

    他毕竟是探花郎,是有真才实学的。

    抛开偏见,他一眼就看出,金木聪的这篇策论很高明。

    立意要深远得多。

    不像他唐允的策论,看似张扬锋利,实则有些无力。

    某些地方甚至牵强附会。

    一方面他喜欢用华丽的辞藻,二来他想要借机拍国君的马屁。

    所以就单纯策论上,两篇文章整整差了不止一个级别。

    他唐允的策论单独列出来还好,但两篇摆在一起,就被衬托得庸俗黯淡。

    再看金木聪考卷上的诗。

    短短几十个字,片刻就看完了。

    但是,振聋发聩。

    这首《龟虽寿》,哪怕在心中默念的时候,仿佛耳边也有回想。

    写得实在太好了!

    比起他唐允华丽辞藻的堆砌,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秒杀!

    真正的秒杀!

    输了!

    真的输了。

    不是幻觉,他真的输了文战。

    还不仅如此,整个唐氏家族都输掉了金山岛之争。

    但是对于金山岛之争的失败,唐允一下子还难以感同身受。

    他现在唯一在意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他竟然输给了金木聪这个废物。

    接下来,这件事会传遍整个越国。

    他会沦为笑柄的。

    之前他是探花郎,有多么的辉煌,那以后就会有多么的可笑。

    金木聪诶!

    肥宅啊!

    废物诶!

    你堂堂探花郎竟然输给了他?

    该是何等耻辱啊?

    唐允遍体冰寒,手中的雨伞早已经飘落。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不,这不是金木聪写的,一定不是金木聪。

    肯定是沈浪!

    对,一定是沈浪!

    “啊……啊……啊……”

    “沈浪,我和你势不两立,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唐允疯狂大吼,充满无限的不甘和痛苦。

    ……………………

    沈浪也没有去等结果,他也在看书。

    《阴阳十三经》

    而且还有图画,尽管没有他画得好,但是聊胜于无啊。

    只不过他也在装逼。

    一刻钟过去了,他盯着这一页没有翻过去。

    半个时辰过去了,他这一页依旧没有翻过去。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他这一夜还是没有翻过去。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疯狂的脚步声,就仿佛一头猪在奔跑。

    用放出去的屁想,也知道这是金木聪。

    “姐夫,我赢了,我赢了!”

    “我碾压了唐允,哈哈哈哈哈!”

    金木聪疯狂冲了进来。

    沈浪淡淡道:“急什么?赢就赢了,有什么激动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仿佛有点眼熟啊。

    金木聪道:“姐夫,你又耍我啊。今天文战考的两道题,根本不是你昨天晚上给我的那两道。策论题是刑赏忠厚之至论,诗词题是玄武。我当时看到这两道题,几乎都要吓尿了啊。”

    “什么?”沈浪猛地一阵哆嗦,手中的书几乎要掉下来。

    金木聪道:“怎么了姐夫?”

    沈浪道:“你说今天的题目是什么?”

    金木聪道:“策论题是刑赏忠厚之至论,诗词题是玄武啊。”

    这下子,沈浪几乎要吓尿了。

    怎么会这样啊?

    我昨天明明用X光透视眼看得清清楚楚,是另外两道题啊。

    怎么临场又变了啊?

    沈浪脑子飞快地转动。

    然后,他立刻明白了。

    昨天,他又露出破绽了。

    在军战中木兰打得小心翼翼,根本就没有拼命,这点很不正常。

    如果关系到家族命运,木兰肯定会舍命去战斗,甚至同归于尽。

    她为何没有那样做?

    因为对文战的胜利胸有成竹。

    这个破绽肯定被张翀抓到了,然后他想办法让宁启王叔换了题目。

    不管是科举考试,还是这种文战大比,都会有备用题的。

    沈浪不由得一阵阵毛骨悚然。

    张翀,你是人是鬼啊?

    竟然这么牛逼?

    在第二场军战中,玄武伯爵府本是必胜无疑的,是张翀觉察到不对劲,当机立断让晋海伯去向几个家族借了高手,这才有了平局。

    第三场文战,张翀竟然去让宁启换了考题。

    差一点点啊,就让张翀翻盘了。

    玄武伯爵府差一点点就要输了啊。

    这最后一战沈浪能赢,真是三分靠实力,七分靠运气啊。

    老天爷都在帮他啊。

    当然,沈浪之所以能够押中题目,这也是他准备得足够充分。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万万不可小窥了天下英雄啊。

    金木聪见到沈浪发呆,不由得道:“姐夫,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沈浪哈哈笑道:“我当然是耍你的啦,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金木聪觉得姐夫笑得有点尬。

    沈浪脸上在笑,但是心弦却又再一次提起来。

    绝对不能掉以轻心,金山岛之争的胜利,仅仅只是开始。

    接下来才是高潮,才是重头戏啊。

    “胖子,你不是要打脸唐允的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沈浪道。

    金木聪道:“我想要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你啊。”

    沈浪又道:“你已经告诉我了,现在可以去打脸唐允了,狠狠地打脸,去吧!”

    金木聪弱弱道:“我,我不敢,我怕打不过他。”

    怂货!

    …………………………

    张翀一直都跪在山顶城堡的院子里面。

    大雨倾盆,下了整整几个时辰了。

    他枯瘦的身体,就笔直跪着,一动不动。

    暴雨砸在他的身体上,就仿佛砸在岩石上一般。

    张晋和张春华劝不动父亲,就陪着一起跪在边上。

    张翀道:“张晋可以跪,春华你回去。”

    张春华道:“不,我跟着父亲一起跪,我也是张家的人,父亲在受罪,我怎可安享?”

    张翀道:“你一个女儿家,穿得也不厚,被雨一淋,成何体统?”

    对啊!

    裙子贴在身上,身材曲线可都显露无遗啊,而且丝绸很透的。

    张春华走了。

    片刻后,她又回来了,身上穿着蓑衣,然后跪在父亲的右边。

    张氏一家三口,跪在这里,请求王叔宁启的原谅。

    张翀心中颇感欣慰。

    他的这对儿女,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起码是孝顺的,心也齐。

    一个家族,心齐最重要。

    天黑后不久,王叔宁启,威武共卞逍,索玄侯爵都来了。

    见到张氏一家三口,整整齐齐跪在院子中,王叔宁启的眼神微微一颤。

    尤其是张春华一个女儿家,也跪在这里。

    这可是秋末,雨水很冰凉的,还是这样暴雨砸在身上,跪几个时辰可真不好受。

    王叔宁启上前道:“张怒江,起来回去吧,我不生气了。”

    张翀道:“翀跪在这里,不是为了让您消气,而是犯了错就应该惩罚。”

    王叔宁启道:“张翀,你的猜测是对的。沈浪可能……真的提前知道了考题,你确实算无余策。”

    张翀心中一松。

    王叔宁启道:“但……人算不如天算,我们的备用题还是被他押中了,金木聪赢了,玄武伯爵府三战两胜,赢了!”

    张翀如同雷击。

    枯瘦的面孔猛地一阵抽搐。

    张嘴想要说出什么,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眼前一黑,猛地一头砸在地面上。

    “父亲,父亲……”

    张晋和张春华上前,将父亲扶起来。

    王叔宁启心中不忍道:“赶紧将你们父亲扶进城堡之内,喝一口热姜汤啊,快,快……”

    但是很快张翀自己醒过来了,嘴唇发紫。

    推开张晋和张春华,朝着王叔宁启拜下道:“多谢王叔告知,翀知道了。”

    仅仅片刻时间,他就恢复了安静。

    然后,他继续直挺挺跪在那里不动。

    王叔宁启,威武公爵卞逍完色变。

    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坚毅之人?

    受到这样的打击,仅仅瞬间就恢复过来,而且重新充满斗志?

    王叔宁启大声道:“张翀大人,我求你不要跪了。错的人不是你,是我!”

    “来人,将张大人抬回去休息,找最好的大夫给他看病。”

    “是!”

    几个武士上前,强行将张翀抬走,回到他的房间之中。

    …………

    哪怕大雨倾盆,整个玄武伯爵府驻地依旧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没有当值的武士,拿起了美酒,畅饮。

    没有想到啊,竟然大获胜啊。

    从此之后,金山岛就是属于玄武伯爵府了啊。

    谁都觉得必败的啊。

    没有想到不但胜了,而且竟然是金木聪世子力挽狂澜。

    这个世界真是太……有意思了。

    而玄武伯的书房内,正在召开秘密会议。

    只有四个人参加。

    玄武伯,金木兰,沈浪,金木聪。

    你说为啥让金木聪参加?

    他毕竟是世子啊。

    而且他有一个巨大的优点,那就是守口如瓶,不该说的话绝对不会说。

    当时他连许文昭这样的人渣都不肯出卖,可见肥宅的人品值有多高了。

    所以根本不怕他会将会议中讨论的机密泄露出去。

    但是,肥宅没有一点点参加核心会议的兴奋,反而昏昏欲睡,魂飞天外。

    沈浪道:“胖子,你干嘛呢?”

    肥宅一激灵,摇头道:“姐夫,我实在听得没意思,我……我能不能这里抄书啊?”

    妈蛋,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你都是秒杀探花郎唐允的人了,竟然还时时刻刻想着码字。

    码字有什么好的?

    你就不能有点高追求吗?

    “去吧,去吧。”沈浪挥手道:“爱干嘛干嘛去。”

    “诶!”肥宅欢天喜地出去了。

    玄武伯内心一声无奈叹息。

    “唉!”

    紧接着,媳妇木兰也忍不住叹息一声。

    ……

    金木聪走了之后,室内的气氛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三人组决策层也不错啊。

    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最高三人组,比如XXX,XX,XX。

    沈浪面孔一肃,郑重道。

    “岳父大人,娘子!比武三战结束了,我们大获胜。”

    “但是,好戏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高潮,才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但是,我们终究获得了第一步的胜利,已经化被动为主动,变防守为攻击。”

    “第二步,望崖岛战略要正式开启!”

    “金山岛之争我们赢了,或许有很多人都希望我们会对这个岛屿投入源源不断的战略资源。”

    “但是,绝不!”

    “拿回拥有权之后,我们一不开发,二不驻军。”

    “我要把金山岛变成一个绞肉场,希望能够榨干敌人的血。”

    “当然,当务之急我们要做的是报复!”

    “之前跳得厉害的小丑,这次要拍死!”

    “尤其是祝兰亭,祝文华父子!上一次在宴会上竟敢阴我,为了金山岛之争大局我忍了,让他们多蹦跶了好几天。”

    “这次,我一定要让他家毁人亡!”

    沈浪走到窗户外,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从中午一直下到现在都没有停过。

    暴雨本应该是在夏天才有,秋末下这种暴雨,真是要命的。

    怒江的水位肯定暴涨了吧,蓄水湖肯定都快满了吧。

    沈浪道:“岳父大人,如果我是金氏家族的敌人,就会想出一个毒计。掘开我们封地上游的堤坝,让蓄水湖的滔天洪水灌入,让我们家族封地变成汪洋,将无数的房屋,子民彻底淹没,给予我们毁灭性打击。”

    这话一出,玄武伯立刻脸色一变,猛地站起。

    沈浪的担心一旦成为事实的话,那后果完不堪设想。

    到时候会死多少人?

    整个玄武伯爵府所有的资源都会投入救灾安民。

    会消耗天文数字的金钱,人力,物力,而且整个节奏都会被打乱。

    沈浪道:“我们这次出来,带走了八百士兵。留守家中的只有两千私军,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金晦,金忠,金士英,金呈,木兰等所有首领都来了,家中就剩下夫人,林老夫子,金剑娘,诸军无首。”

    玄武伯道:“立刻让木兰和金晦,金士英回去。”

    沈浪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明日就要宣布金山岛之争的结果,而且两家要正式签订契约,将金山岛拥有权转移到我们金氏家族,木兰不能回去。”

    而且最关键的是,被动防守是不行的,要主动进攻。

    沈浪摊开了地图,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怒江就在玄武城北边,奔流入海。

    为了蓄水灌溉,在几百年前就在怒江南边修建了几个堤坝,构成了一个天然蓄水湖。

    整个大坝分为很多段,都修建在山谷之间,然后利用天然山脉将江水蓄存。

    天旱的时候,就放水灌溉农田。

    整个蓄水湖横跨怒江郡,阳武郡。

    在怒江郡就有五段堤坝,在阳武郡有三段堤坝。

    其中玄武伯爵府封地的上方,就有三段堤坝,可以说防不胜防。

    如今玄武伯爵府私军的精锐主力部在怒江猎场,回援是来不及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

    沈浪目光落在地图上的一个角落。

    “岳父大人,这里应该是兰山子爵府吧。”沈浪道。

    玄武伯点了点头。

    整个兰山子爵府位处一个山谷之中,虽然他家的封地没有了,但是几万亩庄园还在。

    之前祝氏家族为了自己的私利,就专门在庄园北边修建了堤坝,然后将怒江蓄水湖的水引来。

    所以哪怕干旱的季节,祝氏家族的庄园都有大丰收。

    沈浪道:“这片山谷内都是兰山子爵府的庄园吗?”

    玄武伯点头道:“都是。”

    沈浪道:“有其他平民的田地和房子吗?”

    玄武伯道:“原来有几个村子,但是祝兰亭把封地和兵权都交出去之后,国君就将这篇山谷所有的田地,山地都赐给了祝兰亭,算是对他的补偿,所以此时祝兰亭的庄园比我们还要大。有几万亩田地和种植园,没有其他平民的村镇。”

    沈浪道:“金晦你进来!”

    片刻后,金晦进来了。

    沈浪指着地图道:“你用最快的时间赶回家中,叫上田十三。你去毁掉兰山子爵府庄园上方的堤坝,让洪水灌入他家的城堡和庄园,淹没一切!”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毛骨悚然。

    这位姑爷,还真是心狠手辣啊。

    沈浪道:“让田十三去东边的苦水地,把那里的堤坝开一个大口子,将大部分洪水都引流到苦水地去,哪里已经是一片盐碱地,没有人生活。”

    “只有这样,我们玄武伯爵府封地才会彻底安,不会有水淹之祸。”

    洪水从另外一个地方泄出去了,水位就下降了,玄武伯爵的封地也就不会危如垒卵。

    “记住,不要彻底毁掉这个苦水地的堤坝,开一个大口子泄洪就可以了。”

    “兰山子爵府庄园北边的堤坝,口子也不要开得太大,确保毁掉祝兰亭的庄园,淹没他家的城堡,但是水势不要太凶猛,要让山谷内的人有足够的时间逃命。”

    “我要杀的是祝兰亭家,尽量不要殃及其他无辜人群。”

    金晦道:“姑爷,这些堤坝都是有条石筑成,想要开一个口子很难的,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我们率军赶过去只怕来不及了,挖掘起来需要很长时间。而祝兰亭庄园北边的堤坝肯定有人防守,所以很难成功。”

    沈浪道:“还记得我的三号地下密室吗?”

    金晦知道,沈浪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放在城堡外的地下密室中。

    “去找小冰要钥匙,然后去三号地下密室,把里面的箱子拿出来,只要在堤坝内开一个小口子,将箱子塞进去,点燃引线,然后你们立刻离开。”

    “接下来,堤坝就会被炸开一个口子。”

    “记住,箱子里面的东西你不要打开看,更不要让别人看到。”

    “炸开堤坝的时候,也要造成是自然崩塌的假象。箱子里面的东西现在是不能现世的,否则会有灭门之祸。”

    “另外,扣押田十三的父母,不要离开城堡一步。”

    “去办事吧!”

    金晦躬身道:“是!”

    然后,他冒雨离开了怒江猎场,飞快骑马返回玄武伯爵府,去履行沈浪道命令。

    ………………

    张翀病倒了。

    晋海伯一行人去求见,结果被张晋挡了回来。

    “张翀大人,文战肯定是沈浪舞弊啊,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挽回局面啊,明天一早宁启王叔可就要宣布金山岛之争的最终结果了。”

    “一旦宣布玄武伯爵府获胜,就要当众签订金山岛拥有权转让契约了啊。”

    “到那个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片刻后,张翀让张春华出来传一句话。

    “这一局输了,不要恋战,立刻进入下一局。千万不要有任何轻举妄动,等我思虑成熟,再部署下一步行动。”

    张春华重复了两遍,让晋海伯等人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会给沈浪可趁之机。

    然后,张晋将晋海伯一行人强行赶出,要让父亲张翀安心养病。

    ………………

    回到驻地之后。

    晋海伯唐仑等人怒气冲冲。

    “哼,这张翀也只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

    “之前挺厉害,关键时刻就不顶用了。”

    “还说什么千万不要轻举妄动,难道等着沈浪将刀子架在我们的脖子上吗?他只是一个太守,有什么权力使唤我们这群贵族?”

    “对,对!不能等,一定要行动,一定要报复!”

    而就在此时,兰山子爵祝兰亭幽幽道:“我有一个毒计,可以毁掉整个玄武伯爵府封地。”

    众人一惊道:“什么毒计?”

    祝兰亭道:“如今这大雨倾盆,堤坝崩塌也是正常的事情。玄武伯爵府北边的堤坝若是塌陷,那滔天的洪水就涌入金氏家族的庄园,还有他的封地。”

    “届时金氏家族的无数良田,村镇,城堡都会被洪水淹没,死伤无数。”

    “那对玄武伯爵府,将是何等之毁灭性打击啊?”

    …………

    注:半夜枯坐到凌晨五点才开始码字,一直写到八九点。痛定思痛写出了这一章,剧情应该足够丰富了呢。拜求大家支持鼓励!

    谢谢默待幻听和盧嗣來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