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祝兰亭喷血!我欲巅峰!(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282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盛华降落远古

    怒江郡太守张翀并没有马上返回郡城,而是在怒江边上找了一个院子住了下来。

    然后他就站在窗口盯着这滔滔江水,一动不动。

    他在官场蹉跎多年了,因为没有靠山,加上性格刚硬,不善阿谀奉承,所以在官场前十几年可以称之为落魄的。

    他当年也是二甲进士,可谓是春风得意。

    但是先在御史台打磨几年,又在中书省打杂好几年。

    听单位好像很牛逼是啊,又是御史台,又是中书省。

    但是狗屁权力都没有的,每天就是写写抄抄,谁都可以呼来喝去的那种。

    对于豪门子弟来说,这些位子都是镀金的,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则完是打磨棱角用的。

    中书省啊,宰相机构啊。

    结果张翀进去第三年,中书省和下书省部裁撤了,三省合并为尚书台。

    大规模打杂的官员被清理了出来,张翀离开了国都,开始在一个偏僻小城担任城主。

    几任城主一做就是十几年。

    一直到几年前,灭掉东江伯爵那一役,使得他进入国君和祝戎总督眼中。

    顿时一飞冲天,在国都短暂镀金后,立刻晋升为太守。

    这已经是封疆大吏了,差不多是地方官员的巅峰了。

    上面当然还有行省大都督,却不见得是常设的。

    这次若成功灭掉玄武伯爵府,他升任艳州下都督已成定局。

    这才是他跃如龙门的机会。

    艳州下都督这一职位,不是去推行新政,也不是当酷吏的。

    而是考验张翀在军事,政治,外交上等充满大局观的能力。

    因为艳州本属于吴国,威武公卞逍南投越国,将这片领土也带来了。

    二十几年过去了,这片区域的民心仍旧没有彻归附。

    吴国,楚国,甚至大炎帝国的商人,间谍,掮客都在这里活动,鱼龙混杂。

    在这个地方担任下都督,对能力是极大的考验。

    但一旦做好了,那就意味着下一步直接进入国都权力核心担任六部侍郎,接着是六部尚书,最后位列尚书台几位宰相之一。

    那才是人生的巅峰。

    国君是把他张翀当成酷吏,当成一把刀子。

    但是却没有让他把这个酷吏当到底,是想要真正培养他成为国之栋梁的。

    之前因为蹉跎于官场,壮志难酬的时候,张翀就经常在怒江边上住下来,看着奔腾的江水。

    他的心很快就会再一次燃烧起来。

    再一次雄姿英发,斗志昂扬。

    政潮再汹涌,又能比得过眼前这滔滔江水吗?

    况且!

    我张翀才是这怒江之潮,玄武伯爵府仅仅只是这江水中的一块顽石而已。

    就算在坚硬的顽石,也挡不住惊天潮水,终有一日会迸裂瓦解,化作砂砾,滚滚而去。

    张春华端着药汤过来,柔声道“父亲,江边风大,您的身体还没有痊愈。”

    张翀一把端过药碗,一饮而尽。

    “春华,为父对不住你了,让你要活生生扼杀自己的情感。”

    张春华摇头道“男欢女爱就只是闲暇的消遣,比起命运它有算得了什么?再说什么是感情,只不过是一种繁殖冲动而已,终归是为了那一瞬间的哆嗦。”

    这天又聊不下去了。

    张春华道“父亲,沈浪赢了金山岛之争,对于我们的局面很恶劣吗?”

    张翀道“是激烈!原本我可以优雅地上演一处十面埋伏,用相对温和的手段终结玄武伯爵府的命运。不需要用太过于激烈的手段,更不用大规模流血战斗。这样才是一个成功的政治家,如果杀得人头滚滚,让金卓伯爵家破人亡,那就显得我能力落入下乘了。”

    “如有选择,我是真的不想和仇天危这样的禽兽合作,那会是我将来一个政/治污点。”

    “但是现在金氏家族赢得了金山岛之争,局面瞬间就从政治斗争变成了军事斗争,接下来就有流不尽的血了。而我张翀的名声,又要更坏了。”

    张春华道“虽然赢得了金山岛之争,但玄武伯爵府面临的困境并没有改变,反而更加凶险激烈了对吗?”

    张翀道“只要国君新政决心不变,金氏家族的危机就永远不能解除。当你一个庞然大物斗争的时候,小输其实是最好的结局,结果赢了,那后果会更加惨烈。”

    这话是道尽了真理。

    就如同地球上,某个超级大国因为领土摩擦去教训某个小国。

    如果大国赢了,那皆大欢喜。

    如果大国输了,那为了挽回颜面,为了巩固自己的国际地位,他就会恼羞成怒,将战争升级成为灭国之战。

    张春华道“那等玄武伯爵府彻底覆灭的那一刻,我再去招惹沈浪,再去睡他也不晚。”

    张翀恨不得捂住耳朵,但叹息一声道“没有这个可能了,之前不管输赢都还能保持一丝体面。但接下来是你死我活,横尸遍野了。”

    ……………………

    一个时辰后,张翀拖着病躯,乘坐马车前往晋海伯爵府。

    此时,整个晋海伯爵府内一片狼藉。

    唐仑正在疯狂地发泄心中的怒火。

    美轮美奂的假山,直接被他用重剑砸碎了。

    昂贵的名窑瓷器,被他砸成了碎片。

    墙上的书画,也被付之一炬。

    府里的下人因为躲避不及,被唐仑杀了四五个,横尸当场,无人敢去收尸。

    张翀走进书房的时候。

    晋海伯唐仑挥舞着大剑就冲了过来,厉声吼道“找死吗?我不是说任何人都不得进来吗?”

    下一秒钟。

    他发现是张翀,顿时悻悻将大剑放下。

    “是张太守啊,有何事吗?”

    张翀道“我来问问晋海伯,您接下来有何打算?”

    唐仑冷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拖着不给了,契约我是签了,但是想要我交出金山岛,完是痴人说梦。”

    张翀道“就算这样,你又能拖多久。当国君旨意下来的时候,难道你也不交岛吗?”

    唐仑冷笑道“等国君旨意下来?猴年马月吧,国君恨不得玄武伯爵府去死呢。”

    张翀道“晋海伯可否听我一言?”

    唐仑道“讲。”

    张翀道“立刻交出金山岛,马上进行交接,不要破坏里面的炼铁作坊,也不要破坏矿坑,完完整整交给玄武伯爵府。”

    这话一出,晋海伯唐仑厉声道“张太守,你疯了吗?”

    张翀道“这样玄武伯爵府就会欣喜若狂,派遣大量的人马去金山岛。望崖岛的铁矿品位太低了,金氏家族欠了举债,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恢复金山岛的生产,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军力在金山岛上。”

    唐仑道“我将金山岛完整交给他,岂不是顺了他的意思?张太守,你可真会为金卓打算啊。”

    张翀道“晋海伯,海盗王仇天危麾下军队所有的钢铁武器,都是你金山岛提供的吧?”

    晋海伯唐仑道“张太守,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讲,没有的事。”

    真是有意思,到现在这个时刻,竟然还玩掩耳盗铃?

    谁不知道晋海伯爵府和仇人危好得穿一条裤子,甚至唐仑都算是仇天危在越国的白/手套之一了。

    张翀道“你将金山岛交给金卓伯爵之后,再和海盗王仇天危签下秘密契约,将金山岛七成送给他。但需要他派兵来夺金山岛,你说仇天危会不会来?”

    “当然会?”唐仑道“仇天危就是一条凶残贪婪的大鲨鱼,我若是将金山岛送给他,他岂会放弃这块大肥肉?”

    其实,唐仑有一个秘密没有讲。

    金山岛每年三成的铁都归仇天危所有,这算是一种保护费。

    张翀道“仇天危就会率领大军,杀向金山岛和玄武伯爵府大战。届时国君会下旨出兵,帮助金卓伯爵剿灭海盗吗?”

    唐仑道“当然不会,国君恨不得金卓去死。仇天危的兵力是金卓的几倍,所以他必胜。”

    张翀道“而那时候,玄武伯爵府已经将大量人力,军力,财力投入在金山岛上。一旦和仇天危大战,会死多少人?会损失多少财力?金山岛对于金卓伯爵来说,非但不是一块肥肉,反而是一个绞肉场,会让金氏家族流尽最后一滴血。”

    唐仑道“紧接着,隐元会再向金氏家族索取巨额债务,索要抵押的望崖岛,金氏家族就完了。这么一说,金氏家族夺回了金山岛,非但没有用处,反而加速了死亡?”

    话是这样说。

    但付出的代价就是引来了仇天危这条贪婪的大鲨鱼入局。

    而且这个海盗王,是不可控因素。

    可以说若非万不得已,张翀真是不想走到这一步。

    张翀道“所以晋海伯,请你将金山岛彻底交出,完完整整交给金氏家族。”

    晋海伯唐仑皱眉,寒声道“我为什么要交出去?灭掉金氏家族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我拖着不交,拖上个一两年,金氏家族就灭亡了,金山岛仍旧在我手中。”

    这就是要拆台了。

    灭玄武伯爵府我没有意见,但是想要让我付出金山岛的代价,那就免谈了。

    反正新政也不关我事,灭玄武伯爵府是你张翀的义务。

    张翀皱眉。

    这位晋海伯和玄武伯,人品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一个正直刚毅,品行高洁。

    一个狠毒善变,贪婪自私。

    张翀淡淡道“晋海伯,你必须完整无缺地交出金山岛,而且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交接。”

    晋海伯闻之大笑道“哦?我倒是想要知道,我为何要听从您的命令呢?您这个怒江太守可管不到我晋海伯爵府吧?”

    张翀道“因为我会上奏国君,逼迫你交出。你若不交,那我也不用打玄武伯爵府了,我新政的拳头,直接打你好了,先灭你唐氏好了,反正你也是老牌贵族。”

    这话一出,晋海伯脸色剧变,厉声道“张翀,你敢?”

    张翀道“奏折我已经送进国都了,国君的旨意很快就下来了。你若有胆抗旨可以不交岛试试看。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金卓伯爵的硬骨头?”

    唐仑的骨头当然没有金卓那么硬,否则也不会迫不及待背叛老牌贵族阵营,投入国君阵营了。

    “张翀,你好狠毒啊……”唐仑指着张翀颤声道。

    张翀道“先小人后君子,还是把话说明白比较好。唐仑伯爵,我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不会等到国君旨意下来,一定会提前把金山岛交出去,这样才显得忠诚配合。”

    晋海伯唐仑疯狂怒吼道“我交,我交,我交……”

    张翀,我艹你娘!

    …………………………………

    兰山子爵府祝兰亭策马狂奔。

    短短一百多里距离,他足足换了几匹马。

    越是接近家里,他的心脏跳得越快,甚至整个胸腔都痛。

    不仅如此,距离家越近,祝兰亭感觉到一阵窒息,喘息都很困难。

    因为他太担心了。

    金氏家族还有封地,有望崖岛,有庄园,有城堡。

    而他祝兰亭就只有一个家族庄园了啊!

    那可是几万亩田地和种植园,那美轮美奂的园林,不计其数的作坊。

    这可是他祝氏家族唯一的产业了啊。

    积攒了几百年的家业啊。

    如果出事,他家就完了啊。

    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

    我只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绕过前面这座山,就是祝氏庄园所在的山谷了。

    但祝兰亭已经等不及了,直接抛弃了战马,用轻功武力登山。

    他的武功已经好些年没有用过,现在竟然用来爬山。

    快,快,快……

    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就算在战场上,祝兰亭子爵也没有这么辛苦拼命过。

    终于,爬上了这座高山。

    猛地往下一看。

    山谷之内,一片汪洋。

    他祝氏家族的庄园,城堡,作坊,田地,种植园部大水吞噬了。

    家族城堡中最高的塔楼,如今只有一个尖尖露在水面上。

    洪水此时已经平息了,处于浸泡阶段。水面之上,漂浮着各式各样的废墟。

    完了!

    一切都完了!

    祝氏家族仅有的产业,部毁了。

    百年家业啊。

    我祝氏一族的荣华富贵啊,部完了!

    部毁了啊!

    “啊……啊……啊……”

    祝兰亭子爵发出一阵阵惨嚎。

    如同受伤的……野狗一样。

    前所未有的悲惨,前所未有的凄厉。

    “沈浪,我艹你娘!”

    “沈浪,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顿时,祝兰亭子爵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打击,加上这一声嘶吼用尽了真气,拼命撕扯了胸腔。

    一阵剧痛。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祝兰亭子爵的身体,狠狠栽倒下去,沿着山坡滚下。

    ……………………

    整整一天之后!

    沈浪一行人这才返回了玄武伯爵府。

    岳母大人早就翘首以待了,带着一群人等在城堡的大门口。

    刚刚见到沈浪一行人的身影,她就立刻冲了出来。

    金卓伯爵内心激动喜悦,难得打破了内心的矜持,想要将好消息告诉给最亲密的爱人。

    金木聪也加快脚步冲上去,他要骄傲地告诉母亲,这一次是他力挽狂澜,赢得了金山岛之争,而且他还彻底碾压了唐允。

    娘,我要让您知道,儿子不是废物,儿子为家族做出贡献了。

    然而……

    金卓伯爵扑了个空。

    金木聪更是尴尬地张开双臂,拥抱空气。

    岳母大人直接冲到沈浪面前,搂住他的肩膀道“哎哟!娘的好儿子啊,娘的好浪儿啊!”

    “我儿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儿真是太厉害了。”

    “这次金山岛之争,我们家之所以大获胜,部都是我儿沈浪的功劳。”

    “幸亏有我儿,否则凭着你的岳父和金木聪,只怕不知道输成什么样子了。”

    “让娘好好看看。”岳母盯着沈浪的脸看,发现了一个牙印,正要惊呼关心,但立刻吞了回去,心疼道“这才两天时间,我儿都熬瘦了。”

    这个牙印说不定是小两口的情趣呢?

    或许木兰身上也有,只不过外面看不到而已。

    这种事情,我作为岳母的就不要捅破了。

    旁边的金卓伯爵无语。

    金木聪真的要哭了。

    明明我也有功劳啊。

    明明我才是最需要夸奖的那人啊?

    姐夫他缺夸奖吗?她缺关注吗?

    他就差在怒江猎场和别的女人勾搭成奸了。

    过去一个多月我拼命抄书背书,我容易吗我?

    见到肥宅这么惨,连金卓伯爵这样的铁石心肠也放下了矜持,上前拍了拍金木聪的后背道“你也辛苦了。”

    顿时,肥宅的泪水汹涌而出。

    “爹,在十年前就说我有个媳妇的,现在我媳妇呢?在哪里啊?”

    …………………………

    金晦和沈十三都已经回来了。

    静静跪在地上。

    “姑爷,幸不辱命,我和十三都已经完成任务。”

    沈浪点了点头。

    眼前有些事情不对啊!

    因为金晦身边多了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这个女人遍体凌伤,容颜秀丽,一双眼睛倔强无比,毫不示弱地和沈浪对视。

    关键她双手双脚还被捆着,嘴巴也帮着布条。

    沈浪道“金晦,你娶不到媳妇,所以借机去抢了一个回来?”

    ……………………

    注今天睡了四个多小事就起床出门办事,回家之后立刻埋头码字,终于赶出第二更,我接着写第三更!

    兄弟们,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强心剂,拜求了啊!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