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浪爷征服剑王!女魔鬼大逆转(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6798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别说天下第一,就单单越国第一高手是谁?都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

    因为顶尖高手通常都不轻易出手,更不会像奥运会一样非要争出一个冠亚军来。

    而且天下武道,相生相克。

    谁输输赢很难讲的。

    如果硬要找一个天下第一强者,那就是前代大乾帝主吧。

    但是在越国,不管怎么排名,南海剑王都是武道金字塔尖的存在。

    钟楚客,燕难飞,李千秋,卞逍都是大宗师。

    钟楚客和李千秋战斗过,想要破解他的天外流星剑法,但是失败了。

    燕难飞是南海剑派掌门,李千秋是南海剑岛之主称之为南海剑王。

    这两个人的名头犯冲啊,一山不容二虎!

    所以这两人是打过的。

    但却是偷偷摸摸地打,没有人知道结果。

    赢的人没有跑出来说我赢啦。

    输的人也装糊涂,没有跑出来说妈蛋,老子输了。

    但所有人都猜测,应该是燕难飞输了。

    因为燕难飞是跋扈张扬之人,一旦赢了巴不得立刻宣告天下。

    而李千秋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个深不可测之人。

    这个人连老婆都能杀,实在太狠了啊。

    要知道他出身贫寒,若不是他岳父将他捡走培养,他哪里有机会成为一代宗师啊,早就成为路边的小乞丐了。

    而他的妻子可是当时名扬天下的大美人,不知道是多少青年俊杰的梦中情人。

    李千秋的牛叉之处还不止于此。

    之前每一代剑王都只靠那一招天外流星。

    而南海剑王竟然在十年前就抛弃这招剑法不用了,又练了一招星辰陨落。

    至于这一招是不是牛逼就不知道的。

    因为谁也不敢上门去挑战,并且试一试这招星辰陨落的成色啊。

    所以越国宗师中,钟楚客可以惹,甚至燕难飞也可以惹,唯独南海剑王李千秋不能惹。

    而现在沈浪就惹了这个超级ss。

    “是你破解了我的天外流星剑法?”李千秋再一次道。

    他的言语仿佛没有一点点烟火气息,甚至听不到一点点愤怒。

    沈浪道:“是!”

    李千秋道:“那走吧。”

    走吧?

    去哪里?

    带到南海剑岛,然后杀掉?

    应该不至于吧。

    这个世界上虽然有武道宗师的存在,但他们还是世俗王权的束缚的。

    你若是杀一个普通人,那还行。

    想要公然杀一个伯爵府的女婿,那就是对整个越国王权的挑衅。

    金晦和沈十三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李千秋的对手,但还是硬着头皮站到了沈浪的面前。

    “走吧,我已经跟玄武伯说过了。”李千秋道。

    这下沈浪不由得一愕。

    李千秋这样的超级ss是根本不可能在这种小事上撒谎的,他说自己和岳父大人说过,他肯定就是说过了。

    然后,他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金晦飞快狂奔向伯爵府求证。

    沈十三道:“主人。”

    沈浪道:“无妨,那我就去一趟。”

    接下来,沈浪上了一辆马车。

    李千秋登上马车之后,将一身粗布袍子穿在身上,顿时天下宗师的气质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化成了一个普通的车夫,甚至连面孔都仿佛变了。

    一张俊美的面孔,竟然变得饱经风霜。

    然后这位南海剑王亲自驾车,带着沈浪南下。

    ………………

    彻底昏厥之后,被救醒过来的祝兰亭,陷入了一种疯魔的状态!

    眼窝深陷,面孔狰狞。

    两只眼球完是血红色。

    百年基业,整整百年基业啊。

    部都毁了啊!

    一定是沈浪做的!

    但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祝文华在边上吼道:“父亲,去告他,去总督府告他,一定是沈浪做的,让他杀头,杀头!”

    去总督府告沈浪?

    有证据吗?

    而且当时堤坝决口的时候,沈浪可还在几百里之外的怒江猎场啊。

    祝兰亭子爵嘶声道:“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沈浪你竟然将我逼到了绝境,那就不要怪我踏破底线了,去找秋风楼,不计一切代价,刺杀沈浪!”

    “来人,时时刻刻盯着玄武伯爵的动静,一旦沈浪落单,立刻告诉我!”

    秋风楼,越国最强的杀手组织。它的背后,就是南海剑派燕难飞。

    …………………

    上一次沈浪跟着木兰南下,那时光是何等的美妙幸福。

    甚至是瑰丽的。

    而这一次南下,简直枯燥到爆啊。

    李千秋大宗师根本不像是一个人类。

    他时时刻刻都在冥想。

    赶车的时候在冥想,走路的时候在冥想,做饭的时候也在冥想。

    关键做完饭后,他自己是不吃的。

    他就更要成仙一样,两三天不吃一顿,而根本不睡觉。

    和沈浪更是一句话都没有。

    面对其他人,沈浪可以从言语中的蛛丝马迹中分析出他的最终目的。

    但是面对这位剑王。

    沈浪真的如同看到了一个机器一样。

    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秒钟会做出什么来。

    两天一夜后。

    走到了陆地的尽头,两个人乘船出海。

    又乘船了一天一夜。

    终于来到了一个岛屿。

    这就是名扬天下的南海剑岛?

    这么寒酸?

    岛上就区区几栋房屋,有石头的,有木头的。

    不远处的悬崖上,有一个傻子握着一支剑在发呆。

    仔细一看,这个傻子是唐炎。

    他就这么一直站着发呆,发呆。

    就在沈浪觉得他或许要使出逆天的剑法来的时候,他猛地一头扎了下来,直接沉入到海水之中。

    这是什么鬼?

    但是剑王李千秋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继续带着沈浪往前走。

    穿过了无数的乱石,来到了一个山洞。

    “进来。”李千秋道。

    沈浪心中更加好奇了,剑王这是为什么啊?

    带他来这个山洞做什么?

    真是完捉摸不透啊。

    但是这个男人太牛逼了,沈浪只能跟着他往里面走。

    这个洞穴太深了。

    走到后面,已经不见了任何光线。

    很快走到了山洞的尽头。

    沈浪闻到了一股恶臭,还有一股粗重的呼吸声。

    “娘子……”

    这……这是李千秋的声音?

    沈浪身上顿时一阵阵鸡皮疙瘩冒起来。

    太肉麻了吧?

    这声娘子简直比沈得还要肉麻啊,充满了无限深情,无限宠溺。

    和之前李千秋冷酷无双,完截然相反啊。

    “娘子,为夫来了。”李千秋温柔无限道:“我还带来了一个人。”

    “滚,滚,滚……”

    里面传来了无比沙哑的声音,如同癞蛤蟆一样,如同被火烧过喉咙一样。

    “娘子,你不必闭关了,跟我出去过日子好吗?”李千秋颤声道。

    那个沙哑的声音道:“滚!我一定会记起来,我一定会把《天外流星》剑谱完整写出来的,正面反面都要写出来,这是我家族唯一的宝贝,不能在我手中断绝了。”

    李千秋激动道:“我们的宝贝不是《天外流星》剑法,我的宝贝是你。十年前我就抛弃天外流星剑法了,我不练了,没有了这套剑法,我们根本就不稀罕。”

    那个沙哑声音充满了无限恨意道:“那个贱人,那个贱人不但偷走我的剑法,还给我下毒,让我脑子坏掉,她好狠毒的人心啊,她这是要断绝我南海剑岛丘氏家族的百年传承。你滚,你给我滚出去,那个贱人是你救回来的,一切都是你的错。”

    李千秋哀求道:“是,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瞎了眼睛,总有一日我会亲手将她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娘子,你不用闭关,不用折磨自己了,我带来了一个人,他已经完解毒了《天外流星》剑法,正面反面都解读了,他的娘子刚刚破解了天外流星剑法,我们家的剑法不会断绝了。”

    而边上沈浪顿时完惊呆了。

    说好杀妻证道呢?

    说好的阴险狂魔呢?

    这完是一个宠妻狂魔啊。

    沈浪听明白了。

    这个女人就是李千秋的娘子,上一代南海剑王的女儿。

    原本两人过得和和睦睦,结果李千秋救来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拥有超强的演技,骗取了李千秋夫妇的信任。结果她盗走了《天外流星》剑谱,而且还给李千秋的妻子下毒,毁了身体和大脑。

    李千秋的妻子几乎疯魔,为了不让家族剑法断绝,她把自己关在最深的山洞里面,试图将《天外流星》剑谱回忆起来,然后完整记录了下来。

    李千秋为了安慰妻子,就抛弃了天外流星剑法,练起了另外一套超级强悍的剑法,星辰陨落。

    表示就算没有天外流星,他依旧能够支撑起南海剑王的威名。

    但是他妻子还是不能释怀,依旧躲避在山洞之内出来,每天都在折磨自己,拼命想要将剑谱默写出来。

    那有人或许会问。

    李千秋自己明明会《天外流星》剑法,为何自己不默写出来。

    南海剑岛有一个规矩,每一代都是招赘婿。

    丈夫学习《天外流星》剑法的阳面,女人学习阴面。

    阴专门克阳。

    而且,部都是女教男。

    男人是不可以接触剑谱的。

    不仅如此,修炼这套剑法,还需要服用特殊金属,让它们进入血脉之中,这样才能让真气带有特殊磁力,释放出离心力风暴的剑招。

    而这种特殊金属也是一种绝密配方,只有女子掌握。

    男人只负责往下喝就是了。

    所以真正的《天外流星》剑法秘籍,只有女子掌握的。

    李千秋对于《天外流星》剑谱的正面内容或许能够掌握,但对于背面秘籍就完不知了。

    那么,那个盗走剑谱并且给李千秋妻子下毒的女人又是谁呢?

    当时,剑王李千秋和妻子已经生不出孩子了。

    阴差阳错之下,李千秋捡来了一个女孩,两人非常喜爱,就收为女儿。

    偏偏这个女孩天赋非常高,所以两人打算让她继承衣钵,并且把她嫁给唐炎为妻。

    当然,这个女孩比唐炎大了五岁。

    不过,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五,猛如虎。

    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就这样,那个女孩在李千秋夫妇身边呆了十年。

    完如同亲生女儿一般,视为己出。

    然而这个女孩却是一条毒蛇,获得了李千秋夫妻的信任,成功得到了秘籍之后,趁着李千秋带唐炎出去游历天下,竟然给义母下毒。

    李千秋回来的时候,妻子身体和容貌已经毁了,脑子也坏了。

    那个义女不知所踪。

    顿时李千秋几乎要炸了,寻遍了天下,要将这个女孩碎尸万段。

    但始终没有找到!

    而这个妻子,每天都在疯狂自责,都在责怪丈夫李千秋不该捡一条毒蛇回来。

    听到李千秋的话后,那个女人顿时猛地扑了上来,嘶吼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天下人没有人能够破解《天外流星》剑法,你敢撒谎我就杀了你,杀了你……”

    这个山洞内没有任何光芒,只有洞壁上镶嵌着几颗夜明珠。

    此时,沈浪看到了这个女人的长相和身体。

    真是让人作呕。

    知道蟾蜍吗?

    这个女人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就如同蟾蜍一样,看上去像是一个丑陋之极的魔鬼一般。

    那个义女竟然如此狠毒,给养母下这样的剧毒。

    李千秋道:“娘子,若是这个少年能够将《天外流星》剑法部默写出来,你就跟着我出去好吗?”

    “我不信,我不信……”

    李千秋朝着沈浪道:“沈公子,拜托你了。”

    沈浪朝着他躬身拜下,道:“义不容辞!”

    接下来,沈浪离开了山洞,开始奋笔疾书,将脑子里面《天外流星》剑谱一页一页还原到纸面上。

    整整二百多页啊。

    沈浪足足用了两天两夜时间,才将整套剑法部还原。

    李千秋那过去之后,竟然没有多少欣喜。

    沈浪可以理解,正是这套剑法让他生不出孩子,也是这套剑法让妻子遭到了厄运,所以李千秋对这套剑法非常厌弃,甚至在十年前就抛弃不用。

    李千秋拿着新抄写出来的秘籍,飞快朝着山洞冲去。

    在夜明珠微弱的光芒下,他妻子竟然能够看得清楚。

    她飞快翻阅,尤其翻阅到最后几夜。

    《天外流星》剑法的背面,也就是相克的那一招剑法秘籍。

    这个蟾蜍一般的女人激动得浑身发抖,泣不成声道:“我的剑谱,我的剑谱又回来了,又回来了,祖宗的剑法没有在我手中个断绝。”

    她仿佛彻底解脱了一般的激动,狂喜!

    剑王李千秋道:“娘子,那……那我们出去吧。不要在这山洞里面住了,对身体不好。”

    “不,我不出去。”剑王妻子嘶吼道:“我这么丑的样子,我自己见到了都会害怕,别人看了还不如同见到鬼一样啊,我不出去,我不出去……”

    李千秋哄道:“我们剑岛上没人啊,除了我就炎儿和瞎子,炎儿是一个傻子又懂得什么啊?”

    “都怪那个贱人,把虾叔的眼睛给毒瞎了,你一定要找到她,将她扒皮抽筋,扒皮抽筋!”

    李千秋哄慰道:“好,好我一定找到她,杀了她!娘子,求求你跟着我出去好不好?你要是不走,我就跟着你一起住在这山洞里面。”

    “不要,这山洞阴气那么重,你血脉本来就已经受伤了,不能住在里面。”

    李千秋道:“那你跟我出去。”

    剑王妻子道:“不,我绝不出去,我不能见光。”

    李千秋道:“那我们晚上出去,好吗?娘子你已经住在这里十几年了,我们也分居了十几年,你于心何忍啊?”

    剑王妻子道:“以后再说,以后再说,我不出去。我不耐烦了,你滚吧,滚吧……”

    李千秋道:“好,好,我滚,但是一会儿虾叔送来的东西,你一定要吃啊。”

    “知道了,啰嗦!赶紧走,赶紧走,不许看我的丑样子!”

    ……………………

    秋风楼,越国的一个神秘杀手组织。

    一旦他们接下单子,就没有杀不掉的目标。

    而这个秋风楼的背后就是南海剑派,也就是薛氏家族,甚至是……越国三王子!

    祝兰亭子爵见到了秋风楼的一个掌柜。

    “杀沈浪,多少钱?”

    秋风楼的那个掌柜想了一会儿,摇头道:“不接!”

    祝兰亭嘶声道:“他仅仅只是伯爵府的一个赘婿而已,玄武伯爵府都覆灭在即了,他一个小赘婿有什么不能杀的?”

    秋风楼的那个掌柜道:“不是因为他杀不得,而是因为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伯爵府中。身边同时有一队武士,三个高手在保护,出手代价太高,失败概率太大。”

    祝兰亭子爵道:“不,沈浪此时不在玄武伯爵府内,而是远在几百里之外,孤身一人没有任何高手保护,身边就只有一个老头车夫。”

    秋风楼掌柜道:“果真?”

    祝兰亭子爵道:“当然,我的人看得清清楚楚,而且沿路一直派人盯着,他是我的生死大敌,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你们秋风楼,该不会是不敢杀这个人吧?”

    秋风楼掌柜道:“我们确实有不敢杀的人,但区区一个沈浪小赘婿,还不在名单之内。”

    祝兰亭子爵拿出一张地图道:“这是沈浪南下的路径,北上应该也是这个路径,你们可以在中途伏杀,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定要派出足够多的高手。”

    秋风楼掌柜道:“这就不劳费心了,我们秋风楼一旦出手,还没有杀不掉的人。”

    祝兰亭子爵道:“多少钱?”

    秋风楼掌柜道:“一万金币。”

    祝兰亭子爵惊呼:“这么贵?你们疯了吗?”

    秋风楼掌柜道:“你可以不给的。”

    祝兰亭咬牙切齿道:“给,一万金币我给!但是你们要把他的尸体给我,我一定要将他罢皮抽筋,挫骨扬灰,然后将他的肉喂狗,方才能够解我心头之恨。”

    秋风楼掌柜道:“如你所愿。”

    ……………………

    李千秋送沈浪北上回家。

    他依旧那么冷酷,一句话都不说,每天都在冥想。

    这个超级美男子,依旧不怎么吃饭,不用洗澡,但是一点汗都没有。

    但是沈浪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畏惧了。

    只有深深的敬佩。

    江湖传言害人啊。

    都说他杀妻证道,都说他是最狠毒之人。

    结果,竟然是一个宠妻狂魔,深情至极的男人。

    不错!

    没有给我们赘婿丢脸。

    沈浪道:“剑王前辈,您当年收养的那个义女,找到了吗?”

    剑王李千秋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沈浪惊讶,李千秋那么高的武功,为何不直接杀了她报仇?

    “只有她有解药,我娘子每隔一年都要服用解药一次,否则会死。”

    沈浪默然。

    沈浪道:“那她是谁?”

    剑王李千秋道:“燕难飞的女儿,薛雪!”

    一切都明白了。

    一山容不下二虎。

    一个是南海剑派掌门,一个是南海剑王。

    燕南飞曾经找过李千秋比武,但是他败了。

    于是,他处心积虑,让自己一个从未露面的女儿扮成一个孤儿,潜伏到剑王夫妇身边,成为了他们的养女。

    得到秘籍之后,立刻给剑王妻子下毒,然后远走高飞。

    于是,燕南飞就破解了天外流星剑法。

    也正是如此,李千秋放弃了这套剑法,重新修炼了另外一套剑法,星辰陨落。

    薛氏家族这等行径,真是心如蛇蝎啊!

    李千秋又道:“这个女人,马上就要成为三王子的二夫人了。”

    沈浪更一愕。

    这薛氏家族竟然这么牛?

    这个玄武伯爵府的百年盟友,竟然在权势之路上走得这么远了,难怪看不上玄武伯爵府,彻底划清界限啊。

    剑王李千秋道:“沈公子,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助,一封书信送到南海剑岛,不管多难我都会为你办到。”

    这是一个天大的承诺。

    价值连城!

    “沈公子,我们被人盯上了!”

    ……………………

    前方几十里之处!

    祝氏家族武士狂奔而来道:“主人,看到沈浪了,看到沈浪了就在后面几十里处,我们的人还在盯着!”

    祝兰亭子爵狂喜道:“他身边可有高手?”

    武士道:“没有什么高手,依旧只有那个驾车的糟老头,随时都会死的样子。”

    旁边的秋风楼杀手道:“我确定看清楚了,那个驾车的车夫长相不符合任何高手的面孔。”

    祝兰亭子爵狂喜道:“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闯进来。沈浪我这一次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剁碎了喂狗,让你就算下地狱也后悔曾经得罪过我。”

    然后,他望向秋风楼的那个掌柜道:“你们可准备好了?”

    那个掌柜淡淡道:“还没有我们秋风楼杀不掉的人,一个时辰之后,将尸体给你。”

    他当然知道,沈浪背后是金氏家族,而且还是主人薛氏家族的百年盟友。

    但是现在……玄武伯爵府算个屁啊。

    这荒郊野外,就如同杀一条狗,谁会知道。

    这位杀手组织的掌柜一挥手。

    顿时,几十名杀手朝着沈浪的方向狂奔而去。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啊!诸位兄弟,拜求支持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