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沈浪毒招!凄惨退婚女!出兵(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5591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报复薛黎这样的女人,应该怎样把握度?

    首先日掉是不可能的,后果太严重了。

    杀掉就更加不可能了。

    让她染上脏病?

    也不行!

    太穷凶极恶了。

    别看她气势汹汹的地来退婚,但至少她本人和玄武伯爵府还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这个女孩,罪不至死。

    关键她毕竟是种妃的义女,若是让她死了,玄武伯爵府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需要这么一种报复。

    让她非常悲惨,甚至有一段时间生不如死。

    但是却有完没有性命之危。

    而且,还充满了难言之隐,根本不敢对外公开,甚至不敢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很快,沈浪就有了主意。

    他不由得扪心自问,会不会太毒啊?

    这个时候薛黎走进院子,瞥了一眼沈浪。

    就这一眼,让沈浪非常生气。

    因为,她真的如同看蚂蚁,看空气一样的眼神。

    靠!

    我沈浪长得这么帅,你竟然用这种眼神看我?

    其他贵族女人,哪怕瞧不上我赘婿的身份,但是见到我也异彩连连,心跳如兔,面红耳赤。

    从中可见,这个女人真是有心上人,而且是那种爱到极点的心上人。

    这种爱恋让她对沈浪这样的美男子也熟视无睹。

    “你就是沈浪?”薛黎道。

    沈浪躬身道:“拜见薛小姐。”

    “别这样。”薛黎道:“你只是一个小赘婿,地位也就比奴仆高一些,没有资格向我这样行礼的。”

    接着,薛黎拿起丝帕挡住自己的一半面孔。

    “垂下你的眼睛,你这样身份的人,是没有资格看我的。”

    这下子沈浪真是有些错愕了。

    这么嚣张跋扈的女人?

    真是难得一见啊。

    “多次听过你的名字,还以为多么了不起,如今一见真是大失所望。”薛黎不屑道:“就是一个不中看也不中用的小白脸,看这气色,听着呼吸,只怕是个废物,金木兰真是堕落了啊。就算她找不到种郎这样的天下奇男儿,也不至于挑中你这样的废物啊。”

    靠,这娘们嘴巴真毒啊,比沈浪都毒了啊。

    看来,她在玄武伯爵府已经算是很有礼貌了。

    沈浪是见过宁萝公主的,也算得上是落落大方,彬彬有礼了。

    这薛黎只是一个伯爵之女,嚣张成这样,种氏家族和种妃得把她娇惯成什么样了啊。

    “出去,出去……”薛黎挥挥手,如同赶苍蝇一样道:“带着你的狗,一起出去。”

    剑王李千秋一抬头。

    你嘴里的狗,是我吗?

    他的目光中飞快闪过一丝杀意。

    不是因为被骂作狗。

    而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孩有些眼熟,和薛雪有点像。

    当然像了,因为这是堂姐妹啊。

    剑王李千秋如今是大宗师,其实并不太在意别人的羞辱。

    但是薛雪给妻子下毒的仇恨,他永远都无法释怀。

    那个无情女孩践踏他和妻子的感情,他永远无法原谅。

    他们完是将那个女孩当成亲生女儿,视若珍宝啊。

    结果她竟如此狠毒,不但偷走剑谱,而且毒害妻子。

    这个坎,李千秋永远过不去。

    沈浪道:“马夫,我们走。”

    “是。”剑王非常配合,弯着腰跟在沈浪背后走了,就仿佛是一个真正的马夫一样。

    那态度要多谦卑有多么谦卑。

    临走的时候,沈浪用X光飞快瞥了薛黎腰下一眼。

    不是耍流氓啊。

    他的是X光,不是透视眼,啥也看不到的。

    他只是确定一下贴身裤儿的款式。

    进入院子之后,薛黎捂住鼻子,仿佛沈浪呼吸过的空气都有毒一样。

    “那个卑贱的赘婿住的是那一间?给我封起来。”

    “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给我换掉,被子,床单,蚊帐部换掉。”

    “换上新地毯,我只习惯踩种郎家的驼毛地毯。”

    “所有的椅子,部铺上丝绸,再铺上驼绒垫子。”

    “所有的浴桶,脸盆统统换掉,原有的都扔掉。”

    原本这个官驿的官吏还想要拍马屁,这毕竟是种妃的义女啊。

    但是听到这个,他又赶紧退了出去。

    算了!

    这样眼高于项的女人,你要拍她马屁她反而不高兴,因为觉得你太卑贱,没有资格拍她马屁。

    甚至,你和她呼吸同一个院子的空气都是错的。

    这样豪奢的做派,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就连总督大人,也没有这么奢侈啊。

    ……………………

    沈浪灰溜溜找了一家客栈住。

    不过剑王李千秋反而舒坦了,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在床上睡一觉了。

    还是这种艰苦朴素的房间,才能让人安稳的。

    此时另外一个房间的沈浪从包裹里面拿出了几十个瓶子。

    拿起一个,放了下去。

    拿起一个,又放了下去。

    浪爷每一次出门都准备得非常齐的,金币,衣衫,面膜,香皂等等都是必要的。

    但最最重要的,还是他的那几十瓶宝贝。

    里面有最强的致/幻剂,硫酸,病毒等等等。

    没有办法啊,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无啊。所以沈浪每一次出门,这些东西都要带起,万一哪一天就用上了呢?人生这辈子说不定就遇到什么敌人的。

    不过这瓶子里面的东西都太恶毒了。

    薛黎这个妹子,罪不至死的。

    挑选了好久,沈浪终于挑出了一瓶东西。

    这东西好,这东西好!

    这是沈浪从一种不知名的植物里面提炼出来的。

    这种植物的根茎和叶子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疙瘩,如同蟾蜍一样。

    而且这叶子是有毒的,哪怕触碰一点点就很可怕的。

    触碰到的地方会长出无数的小水泡,一茬接着一茬长。

    奇痒无比。

    恨不得将那一层肉都揭开。

    而且也几乎不好用药,一定要等到这毒的周期结束。

    整整十天。

    而它的结束也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

    那一层皮都会结痂,最后一整层皮肤揭下来,里面是新长好的嫩皮。

    不会留下任何疤痕,也不会有任何性命之危。

    但是那个过程,真是痛苦无比。

    沈浪不知道这植物叫什么名字。

    好吧,其实是我不知道这种植物叫啥名,我知道他的土话叫什么,不知道学名。

    但是它的威力是真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小时候我染过两次。

    接着,沈浪拿出笔,根据刚才的记忆,将一条丝绸亵/裤的样式画了出来。

    和薛黎的款式一模一样。

    连丝绸上的鸳鸯图案,也画的丝毫不差。

    什么是亵/裤,就是古代的底裤,贴身穿的。

    然后,沈浪就出门去了,来到了最大的丝绸铺。

    找到了同样的丝绸,然后给了一大笔钱,让丝绸铺里大人赶制了一条丝绸亵/裤儿。

    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后就做完了,和薛黎的那条几乎一模一样。

    回到客栈之后,沈浪将那种未知的植物之毒涂抹在这丝绸亵/裤的裆部位置。

    整个过程他都是带着手套的。

    万一被沾上可就麻烦了,满手长毒疹水泡,起码要十天才能褪去。

    涂抹完了之后,沈浪再用清水洗掉。

    当然,只是表面洗掉了,这种植物汁液的毒只需要一点点就很厉害的。

    接着来沈浪用扇子将这亵/裤儿吹干了。

    最后拿出了玫瑰香精,均匀洒在这丝绸亵/裤上。

    这一切做完后,沈浪敲开了剑王李千秋的门。

    “剑王前辈,您说欠我一个人情是吗?要不然,您现在就还了吧!”

    ……

    听到沈浪的要求后,剑王李千秋不由得呆了。

    我剑王的人情就那么不值钱吗?

    这是千金一诺啊。

    你哪怕让我远赴万里杀人,救人,我都会答应啊。

    我的承诺关键时刻甚至能够救你一命啊。

    而你现在,竟然要用我的人情去换一条女人的丝绸亵/裤儿?

    而且我堂堂剑王啊,竟然去做这种事情?

    沈浪道:“真是对不起啊,我实在是不会武功啊,要不然我就自己去了。关键这薛黎身边高手如云,足足一百多名武士啊,想要做到这件大事而神不知鬼不觉,一定要您这位大宗师亲自出马才能完成?”

    李千秋惊愕,难道大宗师就这么不值钱吗?

    竟然要去将一个女人的亵/裤偷换掉?

    沈浪道:“当然您不答应也没事,我随着您千里南下完是心甘情愿的,您不必觉得亏欠我人情啊。以后您的夫人,我也一定会尽力相救,您千万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李千秋更加无语。

    你都这么说了,我能够没有心理负担吗?

    人家沈浪为了帮你,二话不说千里迢迢南下。

    而且还答应未来帮忙娘子解毒。

    原本李千秋对沈浪解毒一事是不抱希望的,但是现在他觉得很有希望。

    因为那么毒的毒,大概只有沈浪这么毒的人才有希望解吧。

    沈浪道:“剑王前辈,这薛黎是薛雪的妹妹,她应该是刚刚从我家出来,向我小舅子退婚的,他羞辱我并不要紧,但关键他将我岳父家的尊严都踩在地上了。”

    剑王李千秋依旧没有说话。

    沈浪道:“我知道,您堂堂大宗师,做这种事情确实会降低格调,但……毕竟也没人知道不是?”

    剑王李千秋道:“像我这样出身卑贱的人,哪有什么格调。”

    沈浪道:“薛氏家族的女人都非常狠毒,需要受到教训。”

    剑王李千秋是亲眼见到沈浪往祝兰亭子爵嘴里灌入硫酸的,不由得问道:“薛黎这个女孩,罪不至死的。”

    “不会死,甚至不会有性命之危。”沈浪道:“只是让她受到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让她从今往后不敢这么目中无人。”

    剑王李千秋依旧没有答应。

    沈浪一声叹息道:“算了,我也不强人所难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然后,沈浪朝着外面走去。

    你自己去?

    还没有走进门,就被人打死了。

    剑王李千秋一声叹息。

    一把拿过沈浪的手套戴上,然后拿着这条丝绸亵/裤儿,脚下一点,整个人如同燕子一样飘飞了出去,片刻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沈浪见之,好生羡慕啊!

    唉?

    练武还是有好处的啊,有这样的轻功,还有什么女人我窗户我进不去啊?

    还有什么女人我偷不了啊?

    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剑王李千秋就回来了。

    这件事情他完成得轻而易举。

    因为薛黎刚刚沐浴完毕,正好衣服在外面晾晒,自然包括那条丝绸亵/裤。

    剑王无声无息替换成了植物之毒的亵/裤。

    回来之后,剑王直接将一条的丝绸裤儿塞到沈浪手里,这当然是薛黎刚换洗的。

    剑王二话不说回到他自己房间去了。

    他已经决定了。

    明日将沈浪送到玄武伯爵府后就立刻离开,一刻钟也不停留。

    以后还是少打交道吧。

    否则日后,他李千秋会每天睡不着的。

    事实上,当天晚上剑王李千秋就没有睡着。

    因为他的脑子不断浮现一个画面,被噩梦惊醒。

    他梦到娘子狠狠一个耳光扇过来。

    “李千秋,你这个下贱胚子,这样的丑事都做得出来,我要与你和离!”

    在梦中,剑王前辈吓得魂飞魄散。

    沈浪用火烘干了这条洗后湿漉漉的丝绸裤儿,然后小心翼翼叠好。

    他打算送给金木聪做礼物。

    …………

    当天晚上!

    一支舰队离开了怒潮城码头,朝着金山岛而去。

    海盗王仇天危亲自率领五千大军,夺金山岛!

    沈浪战略的第二步棋,关键落子结束。

    …………

    次日一早!

    徐芊芊被早早叫醒了。

    然后集体洗漱,吃完早饭后,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打扫院子!

    当一片落叶掉落的时候。

    顿时有十个美貌的女人冲上去,拿着扫把抢夺。

    徐芊芊腰酸背痛,他还没有睡过大通铺啊,还没有盖过这么硬的被子。

    我来怒潮城是做女间谍的啊,是要潜伏在仇妖儿身边成为心腹的啊。

    又不是来扫地的。

    甚至连扫地都扫不上。

    可是,她完找不到机会啊。

    自从发配来扫地之后,她更是连仇妖儿的面都见不到了。

    她距离仇妖儿,足足有三个等级。

    负责这个院子的侍女首领,负责城堡的侍女首领,仇妖儿的贴身侍女。

    平时她连仇妖儿贴身侍女面都巴结不上,更别说仇妖儿本人了。

    阶级差距太大了。

    如果让沈浪知道了,他岂不是要笑死啊。

    ……………

    次日一早!

    剑王李千秋驾车送沈浪离开了怒江郡城,返回玄武城。

    走在官道之上。

    忽然,背后传来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一百多名精锐骑士驰骋而来,气势惊人,整个地面都在微微颤抖。

    依旧是护送薛黎的那支骑士。

    “好狗不挡道,滚开!”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不是薛黎自己,而是她身边的女侍卫。

    沈浪一愕,这条路是去玄武城的啊。

    薛黎不是应该已经去过了吗?

    而且这条官道也挺宽的啊,我一辆马车也挡不了道啊。

    还没有等到沈浪说话,剑王李千秋立刻将马车赶到官道边上,微微躬身。

    薛黎骑着一匹千里马,带着上百名骑士趾高气扬,绝尘而去。

    让沈浪吃了一鼻子的灰。

    呸,呸,呸!

    他心中好奇,这薛黎难道真的去玄武城?

    剑王李千秋又驾车上路了。

    但是没过一会儿,薛黎的那支骑士队伍又迎面冲来。

    “好狗不当道,滚开!”

    薛黎的贴身女卫再一次厉喝。

    你他妈有病吧。

    刚刚过去了,现在又回来?

    沈浪明白了!

    这薛黎确实早就去过玄武伯爵府了,而且她回国都根本不走这条道。

    她之所以来回跑两趟,就是专门来折辱沈浪的。

    就是为了说那两句好狗不挡道,就是为了让沈浪的马车卑微地让在路边。

    叹为观止啊!

    这么跋扈的女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剑王李千秋这样的人都有些忍不了了,对昨天晚上的行为也释怀了好多。

    恶人还需恶人磨。

    他再一次将马车让到路边上。

    薛黎再一次率领一百多骑兵扬长而去。

    “下贱的赘婿,还算你有点眼色,就暂且饶过你了。”

    这次薛黎是真的走了,率领骑兵从岔道上赶赴国都。

    …………

    沈浪回到玄武伯爵府,剑王李千秋果然一杯茶都没有喝,立刻离开南下。

    而且,脚步显得非常急迫。

    这让沈浪好愧疚啊。

    回到伯爵府的沈浪,立刻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海盗王仇天危出兵五千,前往金山岛。

    沈浪大喜!

    关键的一步棋,终于落下了!

    “岳父大人,您赶紧率领两千士兵前往金山岛。”

    “记住,要装出一副夺岛的样子,但是千万不要真打。”

    接下来,望崖岛战略应该启动了!

    不知道徐芊芊那边进度如何啊?

    如今战略局面有了关键性的进展,徐芊芊那边应该抓紧了啊。

    她的作用相当关键啊。

    彻底了解了仇妖儿之后,沈浪断定若不能拿下仇妖儿,怒潮城战略就很难成功。

    徐芊芊,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若是你失败了,那或许就要我亲自上场了啊,千万不要啊,我还没有活够,还不想冒险啊。

    ………………

    薛黎赶路返回国都。

    每天晚上,都要住官驿最好的房间,而且把院子里面其他人部赶出去。

    她的衣服很多,所以沈浪给他准备的那条特殊亵/裤始终没有穿上。

    一直到了第三天!

    她沐浴之后,终于换上了这条。

    然后,美美地地上床睡觉了!

    晚上!

    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羞人的梦。

    “种郎你讨厌,不要啊,不要啊……”

    然后,她就醒了。

    发现不是做梦,真是奇痒难忍。

    不由得掀开被子一看。

    顿时,他发出一阵凄呼。

    因为,她最脆弱的地方,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水泡毒疹。

    …………

    注:第三更送上,过了十二点了呜呜!今天更新一万六,狂求支持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