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全家死绝!来了一个大盟友(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3892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绿茵风暴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沈浪道:“你让几位大人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是。”金忠又出去拦住祝文华等人。

    沈浪道:“冰儿,你去把我的工具箱拿过来。”

    “嗯。”

    小冰跑去拿。

    不过你这丫头跑就跑,干嘛还捂着啊?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小冰背着一个大箱子出来了。

    不过这丫头连裙子都换了,这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而且你一个小丫头,竟然那么多裙子,木兰真是把你宠坏了。

    “姑爷,工具箱来了。”小冰小心翼翼将箱子放在桌子上。

    她可知道,这里面可都是姑爷祸害人的东西。

    沈浪打开他的百宝箱,里面有上百个瓷瓶了,几十种毒药,几十种特殊药物等等,应有尽有。

    沈浪拿出了其中一瓶打开之后,用棉签沾了一些药物,小心翼翼涂抹在自己的手臂和脖子上。

    涂抹得非常细致,甚至涂抹的形状都仔仔细细的。

    片刻之后!

    小冰一声惊呼。

    因为沈浪脖子上,手臂上出现了许多的红疹,如同花瓣一样鲜艳。

    “姑爷,你……”

    沈浪道:“冰儿,你怕不怕?”

    沈浪此时身上的红疹,看上去很像是一种可怕的烈性传染病,天花!

    当然这当然不是天花,只是一种红疹,看起来和天花极其相似,沈浪完按照天花红疹的形状涂抹出来的。

    而沈浪涂的这种药液,是一种毛毛虫分泌出来的液体,有轻微毒性。

    “不怕,而且姑爷你这个混蛋,还在我屁股上涂过一次,吓死我了……”小冰搂着沈浪的脖子撒娇,接着她心疼道:“姑爷,这很疼的,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啊。”

    沈浪道:“关键时刻,人家在试探我们,我必须表现得足够惨啊。而且要害人之前,先受一点点罪也是应当的。”

    “可是人家心疼死了……”然后,这个小丫头伸出小舌尖,舔着沈浪脖子上的红疹,腻声道:“现在好了一点没有?”

    “不好!”沈浪道:“你把我弄起来了。”

    小冰羞涩道:“那人家再把它弄下去。”

    不行了,不行了,这个小丫头越来越不要脸了。

    沈浪每一次调戏,都被她调戏回来。

    而且她的勾引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连浪爷这种渣男都有点吃不消。

    ……

    沈浪再一次出现在会客厅的时候,已经完换了一套衣衫。

    当然,脖子和手臂都遮挡住了。

    但是脸有些红,仿佛发烧的样子。

    祝文华道:“沈浪,我父亲祝兰亭被杀的那一天,你在哪里?”

    沈浪道:“应该是在南华郡内。”

    大理寺丞王启泽道:“那巧了,祝兰亭伯爵也是死在南华郡境内。”

    祝文华寒声道:“沈浪,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沈浪道:“祝兰亭的死和我无关。”

    祝文华道:“拿出证据,证明你和我父亲的死无关。再说你一个玄武伯爵府的姑爷,去南华郡做什么?”

    沈浪冷笑道:“我沈北玄做事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沈北玄?

    你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一个名字啊?你的字叫北玄吗?

    祝文华道:“既然如此,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先在玄武城牢房呆一夜,然后押解进国都,在大理寺大牢之内,严刑拷打之下,不信你不招供。”

    沈浪道:“既然如此,我就跟你你们走一趟,我就不信这天下就没有清白了。”

    清白?可笑啊!

    你沈浪三岁小孩吗?竟然相信这世界上还有清白?

    或许是有,但也绝对不会降落在你沈浪身上。

    然后,沈浪要束手就擒。

    而此时,金木兰冲了出来,猛地拔剑,寒声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谁敢碰我夫君一下,我斩下他的双手。”

    那个大理寺丞寒声道:“金小姐,这是大理寺办案,你玄武伯爵府难道也要阻止吗?”

    大理寺,代表着越国的最高刑狱机构,确实不是一个伯爵府阻止的。

    祝文华寒声道:“金木兰小姐,我们没有带一兵一卒进来,已经是对你玄武伯爵府的最大尊重了,希望你不要不知进退。”

    沈浪柔声道:“娘子,没事的,我跟他们走一趟。谁都知道我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杀祝兰亭子爵,大理寺定能还我一个清白。”

    然后,他举起双手道:“走吧,把我带走,进玄武城监狱也好,大理寺监狱也好,我都跟你们去。”

    祝文华一愕。

    沈浪又这么乖巧?

    这里面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啊?

    不过再有阴谋又如何?

    玄武伯爵府已经覆灭在即了,沈浪这么一个弱鸡,一旦进入玄武城大牢,还不是任由他折磨?

    可以说,一旦进入牢房之内,就足够让沈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牢房里面可是有很多变态的,而沈浪又长得这么俊美。

    那个画面,想象都让人不寒而栗。

    然后,祝文华上前一把抓住沈浪的手臂。

    那位大理寺丞拿出了纸枷锁。

    这也算是优待了,没有给你戴真枷锁,而只是纸枷锁。

    沈浪乖乖举起双手,任由对方给自己戴上纸枷锁。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浪袖子滑落,露出了手臂上的个性鲜明的红疹子。

    这种疹子的形状,完让人触目惊心啊。

    好眼熟啊。

    那个大理寺丞脸色剧变。

    这……这是天花!

    他见过天花的,几年前他还亲自率兵封锁了一个村子。

    因为,那个村子里面有人感染了天花。

    这可是烈性传染病啊。

    当时那些感染天花患者身上的疹子和沈浪几乎一模一样。

    难怪沈浪面孔通红,一副发烧的样子。

    这也天花的症状啊。

    沈浪凄凉道:“你们不是问我去南华郡做什么吗?我去求医了,听说风华谷的张神医曾经治愈过天花。”

    这话一出,祝文华,柳无岩,还有那个大理寺丞如果见了鬼一般,飞快地后退。

    这……这可是会传染的啊。

    而且传染性极强,任何人一旦得了天花,就一定要彻底隔离,不能接触任何人。

    尤其那个大理寺丞王启烈,他几乎要疯了。

    他只是得到了某个大人物的授意来抓沈浪,并且试探玄武伯爵府的底线。

    他是立功心切,但是没有要送命的意思啊。

    天花这玩意,死亡率四分之一啊。

    他们退避三舍,沈浪反而追了上去。

    “带我走啊!”

    “快来抓我啊,抓我进玄武城大牢,抓我进大理寺监狱啊!”

    “快啊……快啊……”

    靠,监狱这种地方密不透风,而且那么多犯人,最容易传染了。

    谁他妈敢抓你啊?

    到时候整个监狱的人部被传染死绝,那事情就大了。

    这位大理寺丞转身就跑了。

    接着,柳无岩,总督府,太守府的官员也纷纷逃跑。

    祝文华心中最了解沈浪了,此人最是奸诈无比,他真不相信沈浪得了什么天花。

    祸害活千年。

    像沈浪这样的大祸害哪有这么容易就得了天花啊?

    但是心中怎么想是一回事,害怕又是一回事了。

    其他人都跑了,我祝文华不跑,岂不是要被沈浪害死?

    林灼是怎么死的?完让人不寒而栗啊。

    尽管心有不甘,但祝文华也只能跟着跑。

    大理寺丞都跑了,靠他一个区区玄武城主簿,还抓不了沈浪。

    沈浪一把抓住祝文华的手道:“别走啊,你们别走啊,快抓我啊,抓我啊……”

    祝文华肝颤了,拼命地甩开沈浪。

    “你别碰我,别碰我……”

    祝文华尖叫着,逃之夭夭。

    “别走啊,别走啊,抓我啊,抓我啊……”沈浪高呼。

    忽然,木兰从背后搂着沈浪道腰,将脸蛋贴在他的后背。

    很快,沈浪觉得后背湿了。

    因为木兰在哭。

    尽管沈浪惊退了祝文华,王启烈等人,但是木兰却非常心疼。

    夫君平时养尊处优,一点点痛都受不了的,如今身上火烧火燎的,该会是何等疼痛啊。

    沈浪柔声道:“为了夺取怒潮城,为了我们家族的永远平安,我们我们金氏家族百年基业更上一层楼,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岳父大人现在都还躺在床上了,每天靠吃我配的药,足足瘦了十几斤,比起他老人家我又算得了什么啊?”

    柳无岩,祝文华,甚至王启烈,在沈浪眼中都算不得什么。

    尤其是祝文华,沈浪随时都可以弄死他。

    但是为了夺取怒潮城,就先让他多活几日。

    “今天也算是一个铺垫了,他日那个大理寺的王启烈若是得了天花死掉,大家也不必太过于惊讶。”

    “一旦我们成功夺取怒潮城,我保证将祝文华家杀光,今天来我们家找麻烦的人,统统都要死,哪怕一句话没有说,也要死!”

    一切,都为了夺取怒潮城!

    怒潮城,雷洲群岛!整整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啊,一旦拿下来,金氏家族彻底转危为安,而且势力直接攀到家族历史的巅峰。

    徐芊芊啊,你那边究竟进展如何了啊?

    棋局一旦运转起来,就停不下来的。

    徐芊芊那边若是卡壳了,整个计划就会出现致命缺陷。

    仇妖儿这个女魔头,就那么难搞定吗?

    可惜她不喜欢男人,否则浪爷出马,保证分分钟X尽人亡。

    ……

    林默家中!

    逃亡了两个多月,这几十亩的大宅子竟然长草了。

    几十名奴仆和丫鬟,也逃得干干净净。

    整个家中就剩下林默,两个儿子,还有他的妻子,以及织造府的林大人。

    之前林氏家族是何等繁华热闹啊

    林灼成为了靖安伯爵府的姑爷,而且做上了盐山千户所的千户。

    眼看着林家就要发达,成为权贵之家啊。

    可惜,功亏一篑。

    这一切都是沈浪害的,都是这个畜生害的。

    林灼的死讯刚刚传来,谨小慎微的林默就带着家人逃亡了。

    这两个多月担惊受怕,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现在总算好了!

    林家缓过来了,在靖安伯爵府的帮助下,锦绣阁成为了王商,成功和织造府合作。

    兴旺发达,指日可待。

    而玄武伯爵府,却要完蛋了。

    沈浪,也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真是上天有眼啊。

    这两个多月,林默一家四口,不知道诅咒了沈浪多少次。

    画沈浪的人像,然后每天践踏,泼污血。

    扎沈浪的小人。

    每天诅咒沈浪几百次。

    现在沈浪终于要完蛋了啊。

    家中没有侍女,林默的妻子就自己下厨做饭,招待丈夫和织造府的林大人。

    美酒佳肴,数量虽然不多,但是味道甚好。

    “今天过瘾,实在过瘾啊……”喝酒之后的林默少了几分谨小慎微,张扬道:“之前的沈浪是何等嚣张跋扈,如今却比一条狗还要乖巧,我明明是指鹿为马,讹诈他的钱,结果他竟然啐面自干,竟然真的还了我一千三百金币。”

    “不仅如此,我空口白牙捏造的三千多金币的债务,他竟然也认了。”

    “这一切,都是托了林大人的威严,我们家敬林大人一杯!”

    林家四口,向织造府的林大人敬酒。

    双方都姓林,所以林默才借机巴结上去。

    林大人颇有几分矜持,淡笑道:“这沈浪毕竟出身卑贱,哪怕成为了伯爵府的赘婿,也不能改变他草根蝼蚁的性格。之前得意张狂,如今玄武伯爵府末日降临,他之前草根的性格就显露无遗了,毕竟是无用之人啊。”

    林默妻子道:“听说玄武伯已经病入膏肓,很快就要死了。”

    林大人道:“御医确实是这样讲的。”

    林默妻子道:“我看着沈浪就是一个灾星,玄武伯爵府招了他做赘婿之后,才会灭亡的,这个人就是天大的灾星。”

    林默两个儿子道:“对,他就是灾星。之前是个蠢笨如猪的废物,现在成为了灾星。”

    林默道:“大人,这玄武伯爵府大概什么时候会彻底倒下?”

    织造府林大人道:“一个月后!隐元会已经正式向金氏家族索取债务,整整七十万金币啊,金卓伯爵上哪里筹这笔钱?不要说七十万金币,现在就算七万金币,他也借不到。”

    林默道:“可不是嘛,刚才沈浪给了我一千三百金币后,后面那笔三千多金币就拿不出来了谋害打了借条。”

    织造府林大人道:“金氏家族还不出这七十万金币,国君就会出面做主,把望崖岛判给隐元会。而那个时候,就是玄武伯爵府彻底灭亡之时,很快很快的。”

    林默醉意满满道:“眼看他楼起了,眼看他楼塌了,真是好痛快,好痛快啊……”

    林默儿子道:“林大人,那到时候金木兰会怎么样?会被送入教坊司吗?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算花再多的钱,我也要去睡她一次。”

    “做梦。”织造府林大人道:“金木兰绝色美人,早已经有天大的人物盯上了。一旦玄武伯爵府倒下,金木兰为了救母救弟,就只能乖乖献身了。到那个时候,沈浪会死得多惨,就只有天知道。”

    “痛快,痛快……”林默大笑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看好戏,看金氏灭族的好戏,看沈浪粉身碎骨的好戏。”、

    而就在此时,林默忽然觉得肚子一痛。

    然后,林大人也一皱眉,捂住了肚子。

    “夫人,你今天的肉是不是没有洗干净啊。”林默道。

    林默妻子道:“不会吧。”

    接着,她也一捂住肚子道:“只怕是真有些不干净,太久没有做饭了。”

    林默两个儿子本来还好,现在听到他们的话后,不由得也觉得肚子痛。

    这泻药劲头猛。

    便意要来到时候,止都止不住的。

    一开始还好,后来简直要喷薄而出。

    于是,几人纷纷捂住肚子去找马桶。

    结果发现房间里面的那些净桶简直不成模样了,根本坐不下去。

    几个人有拼命提着裤子,去找茅房。

    林家原本有几十名奴仆,所以茅房很大,足足有七八个坑,而且还分男女。

    一行五个人冲进了茅房后。

    味道真是太冲了啊。

    足足两个月没有人清理了,那里面发酵的气味简直了。

    但也顾不上许多了。

    林默找到一个坑位,脱下裤子,蹲了上去。

    “咔嚓……”

    踏板断裂。

    “啊……”

    林默一声尖叫。

    整个人掉进了茅坑里面。

    那里面的东西,足足存了一年多了。

    顿时,将他整个人都埋了啊。

    他拼命尖叫,但是……嘴巴被堵住了。

    织造府的林大人没事,因为他身体轻。

    林夫人和林默的两个儿子也没事,因为因为他们也不重。

    只不过这里面的气味太难闻了,简直要让人窒息,一阵阵昏眩。

    能不窒息吗?

    这里面的甲烷浓度,氢气浓度已经非常高了。

    “救命……”

    “救命……”

    林默拼命在粪坑里面挣扎。

    片刻后。

    忽然,一支火把从窗户外面扔了进来。

    “轰……”

    整个茅房,猛烈爆炸!

    “啊……啊……”

    茅坑的踏板轻而易举被炸碎了。

    林默妻子,两个儿子,还有织造府林大人,部坠入茅坑。

    无数的火焰,将他们吞噬。

    身严重烧伤烧焦。

    然后,整个人**X淹没。

    ………………

    而就在这个时候。

    玄武伯爵府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竟然是盟友!

    而且,还是来头非常巨大的盟友。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一万六,拜求兄弟们支援,我继续码字去了。

    努力,奋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