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宿命般相遇!百万金币啊!(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7503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拜,拜……拜见姨母!”

    一个青年朝着岳母苏佩佩拜下,他有些特殊。

    此人长相其实蛮英俊的,但是肤色特别黑,是那种不太正常得的黑,而且下巴还有一个明显的胎记,仿佛星辰一般。

    所以看上去这张面孔,稍稍有些怪异。

    他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多。

    而且,还有结巴。

    他的身份便是国君第五子,宁政。

    单纯身份上,也算是一个大人物了。

    他和玄武伯爵府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和岳母苏佩佩却是亲戚。

    他的母亲苏妃,出身于镇远侯爵府,苏难侯爵的嫡女。

    国君的这种联姻很正常。

    王后是祝氏家族嫡女,祝氏算是整个大炎王朝的名门望族,势力不仅仅在越国。

    除了王后之外,国君还有四个妃子。

    其中三个都来自于老牌大贵族,卞妃是威武公卞逍之妹,种妃出身于镇西侯爵府种氏,苏妃出身于镇远侯爵府苏氏。

    卞妃无子,所以无法参与夺嫡。

    太子宁翼,是王后嫡子,受到绝大部分文臣支持,其中祝氏家族更是太子最大靠山。

    二王子宁绍,其母已逝。

    三王子宁岐是种氏外甥,有强大的军方背景,唯一能够和太子分庭抗礼。

    四王子宁禛,宫女所生。虽然讨得国君喜欢,而且文武才,但母族毕竟卑微,没有夺嫡之力,所以投靠太子麾下,是太子一系中最得力的助手之一,视为左膀右臂。

    五王子宁政,苏妃所生。

    但刚刚出生之时,他就被视为怪胎,因为浑身发黄发黑,下巴带有星辰胎记。

    而恰巧当时一颗流星坠落,砸入国都西角,砸碎民房,引发火灾,死伤百人。

    御医说此子长相奇怪,在王族中前所未见。

    国师说此子空有不详。

    于是国君下令弃之,生母苏妃尽管痛哭却没有阻止。

    而当时苏佩佩在国都帮忙姐姐苏妃接生。

    她算是第一个抱住宁政之人,见他这等怪异模样,心中怜爱不忍。

    听到这个孩子要被弃之,她抱住宁政不放,跪请国君留情,言语说得很重。

    虎毒不食子。

    正是因为这句话,刚刚出生的宁政活了下来。

    而苏佩佩被国君厌恶,不久之后便离开了国都,从此之后王族不管有任何大事,都没有邀请过苏佩佩。

    而苏妃尽管是苏佩佩亲姐,但国君不喜苏佩佩,她便也和妹妹断绝了往来。

    宁政是活了下来,而且命非常硬。

    但是,在所有国君儿子中,他是最不讨喜的一个。

    国君厌之,甚至生母苏妃也厌之。

    之后苏妃又生了一个儿子,对这宁政更是嫌弃,索性连同母的亲弟弟都瞧不起他。

    如今宁政已经十九岁了,早已经成年,几位兄长都已经封了爵位,四王子宁禛是宫女所生都封了公爵,唯独他什么爵位都没有。

    出了王宫之后,国君也仅仅只是赐了他一个仅仅只有十几亩的宅子。

    其他王子娶妻,都是名门豪族之女,唯独宁政娶了一个商人之女。

    而他的结巴,有人说是少年时候被居心叵测宦官所引导,也有说是小时候受到强烈刺激导致。

    但他本就不受国君喜欢,加上有口吃,就更加被嫌弃。

    一年到头,国君都难得见这儿子一次。

    不仅如此,就连镇远侯爵府也对这个亲外甥不待见。

    但不管怎么样?

    他毕竟是国君的儿子,身份贵重。

    此时墙倒众人推,人人都上来要踩玄武伯爵府一脚。

    这位五王子,却来玄武伯爵府雪中送炭。

    不仅本人来了,还送了一万七千金币。

    隐元会向金氏家族索取债务已经天下皆知,谁都知道玄武伯爵府遭遇了巨大的财政危机。

    而这一万七千金币,是五王子宁政倾其所有了。

    一个人在关键时刻,愿意掏出所有的钱来救你,这是何等情义?

    其实,这位五王子除了出生之后被苏佩佩所救,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

    在国都中他更是如同隐形人一样。

    不说别人,就连玄武伯爵府都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一门亲戚。

    却没有想到在这个“绝望”的时刻,其他受过玄武伯爵府恩情的人都迫不及待划清界限,甚至落井下石。

    唯独这位五殿下雪中送炭,倾其所有。

    这事真是让沈浪和岳母颇为错愕,完意想不到。

    “五殿下,请坐!”苏佩佩道。

    五王子宁政朝着沈浪行了一礼。

    沈浪很失礼啊,对方毕竟是国君的儿子,竟然还要让对方主动给他行礼。

    沈浪赶紧还礼。

    宁政表情颇为不自然,他天生有点自卑,尤其见到沈浪这种挺拔的美男子。

    坐下之后,五王子宁政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气氛有些尴尬。

    岳母苏佩佩道:“五殿下,我夫君身体不好,怕将病气传给你,所以不能来见你,抱歉了。”

    宁政道:“一会……儿,我……我去拜见姨父。”

    岳母苏佩佩道:“五殿下,我们家是缺钱,但是也不能要你的钱,这些金币你还是带回去吧。”

    宁政脸色涨得通红,口吃得更严重了:“姨母……你,你对我有……有救命之恩,政不能不……报。”

    这一紧张,宁政的口吃变得越发严重。

    苏佩佩反而不忍心刺激他说话了。

    沈浪没有说话,就只是露出温和的笑容,这样能够让对方平静下来。

    稍稍平静后的宁政,说话稍微流利了一些,语速很慢:“我向父君求了旨意,让金木聪世子进国子监念书。”

    宁政这是好意。

    谁都知道玄武伯爵府大难临头,若是留在玄武城只怕有性命之危。

    表面上是进国子监读书,但实际上是进五王子府避祸,至少能够保住一条性命。

    这件事宁政说得简单,其实他在国君的宫殿之外跪了一天一夜才求来的。

    当年苏佩佩救他一命,如今他觉得有义务救金木聪一名,至少让金氏家族不要绝嗣。

    “不久之后,父君便会有旨意来。”

    沈浪和苏佩佩真是感动了。

    虽然玄武伯爵府的凄凉绝望是在演戏,但是这段时间金氏家族遭受到的十面埋伏是真的,家上下所有人真是受尽了世态炎凉,人间冷暖。

    却没有想到这位五王子竟然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相助金氏家族。

    这等深情厚谊,怎么能够让人不感动?

    接下来,五王子宁政去见了病榻之上的玄武伯金卓。

    他没有任何花言巧语,就只是拜下行了一礼,晚辈之礼。

    此人不善言辞,更不会说好听的。

    在玄武伯爵府吃了一顿饭,他便离去,返回国都。

    这一万七千金币,被他强烈的意志留了下来,硬是要送给玄武伯爵府渡过危机。

    临走的时候,宁政和沈浪说了一句话。

    “若事不可为,沈公子可带木兰表姐离开越国,太子兄长盯上了表姐,志在必得!”

    就这一句话,让沈浪内心充满了杀机。

    太子宁翼,竟然敢对我的妻子志在必得?从此之后,我们便是生死大仇,不死不休了。

    同时,他对这五殿下的好感真是到了极致。

    这个人有些孤僻,有些自卑的同时,自尊心又非常强,不善言辞。

    但是知恩图报,品行高洁,正直果敢,甚至还带着一些侠气天真。

    在所有人眼中,玄武伯爵府都必亡无疑了。

    此时出手相助,除了触怒国君,让宁政的境地雪上加霜之外,是得不到任何回报的。

    沈浪顿时对五王子宁政躬身拜下。

    宁政有些局促,拱手还礼,然后登车离去。

    ……………

    随着时间的流逝。

    玄武伯爵府欠款的风暴愈演愈烈。

    不仅仅是天下官员和贵族都知道,就连所有老百姓都一清二楚。

    金氏家族欠了七十万金币,而且打算赖债不还了。

    所有家族,所有官员,几乎纷纷发声。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玄武伯爵府赖债不还,有失百年贵族风范。

    接着,又有舆论传播天下。

    玄武伯爵府姑爷沈浪,生活极度奢靡,锦衣华服,堪比王侯。

    仅仅在金山岛之争那三天时间,就换了四套衣衫。

    每一套衣衫成本不下于二百金币。

    接着又传闻,赘婿沈浪吃一顿饭,要用掉一百条鱼,因为他只吃鱼唇。

    又说他喜欢吃驴肉,但每吃一顿驴肉,要杀掉十头驴。

    因为,他只吃驴吊最脆的那一部分。

    这下子天下百姓就不乐意了。

    妈蛋,你区区一个小赘婿,竟然过得如此奢侈?

    天下还有那么多人吃不饱饭呢,你竟然这般浪费奢华?

    该打,该杀啊!

    接着,又有传言说沈浪仗着玄武伯爵府的势力,四处讹诈。

    先逼死了民军千户田横,夺走他所有财产。

    接着又讹诈锦绣阁东主林默五千金币,赖账不还。

    甚至,他从徐光允家中讹诈了数万金币,将徐光允一家逼死。

    而这些钱,部被沈浪挥霍一空。

    如今欠下隐元会这笔巨债,玄武伯爵府非但没有还钱的意思,反而派兵将舒亭玉一顿乱棍逐出。

    在这些舆论中。

    玄武伯爵府简直是无耻嘴脸,和后世那些欠债不还却又花天酒地的老赖一模一样。

    而沈浪更是面目可憎。

    一时间,整个越国人人都喊打喊杀。

    无数御史纷纷上奏,恳请国君降罪惩罚。

    国君下旨,督促金卓伯爵还债,不可玷污越国贵族之名声。

    又有御史上奏,当年金宇伯爵向隐元会借贷百万金币,用望崖岛抵押。

    如今二十年期限已到,隐元会有权收回望崖岛。

    隐元会派出使者向越国尚书台发出公文,隐元会只收回望崖岛盐场和矿场经营之权,愿意把整个岛屿土地权无偿献给越国。

    最终国君下旨!

    若在最后期限内,玄武伯爵府仍旧不能还清七十万金币债务,便将抵押的望崖岛交于隐元会。

    终于!

    最后的那只靴子落地了。

    捅出了致命一刀。

    国君亲自出面,对金氏家族和隐元会的债务做出了裁决。

    此时距离还债的最后期限,仅仅只有十三天而已。

    就算是神仙也拿不出这七十万金币。

    金氏家族失去望崖岛已成定局。

    一旦失去望崖岛这根经济支柱,金氏家族只怕瞬间崩溃瓦解。

    十三天,七十万金币。

    想要筹集到这笔钱,真是白日做梦。

    玄武伯已经病倒了。

    夫人苏佩佩亲自去向各个家族商会借钱,说尽了好话,百般哀求。

    但是,部毫无所获。

    整整十几天,求了九个家族,部是老牌贵族。

    唇亡齿寒说了一百遍。

    但总共只借来了一千金币。

    没错,九个家族加起来,一千金币。

    真是让人心寒之极。

    这番借钱之举,反而让天下贵族都看了金氏家族的笑话。

    更加确定玄武伯爵府的绝境。

    尽管最后的期限还没有到来,但是在所有人眼中。

    金氏家族已经死了。

    只不过要再过十几天,才能正式宣布玄武伯爵府的灭亡!

    ……

    半个月,赚七十万金币!

    对于其他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毕竟整个天南行省的赋税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

    但是对于沈浪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几个月了。

    而且他要赚的根本就不是七十万金币。

    而是八十万,九十万,甚至更多!

    第三步的关键战略,就是将望崖岛打造成为黄金之岛。

    半个月后期限一到,金氏家族直接还清隐元会的七十万金币债务。

    那个时候,会瞬间引爆天下。

    天下所有贵族平民,都会被彻底震撼。

    如今天下舆论都在攻击沈浪和金氏家族,而且愈演愈烈。

    这当然是隐元会和新政派在炒作。

    但沈浪非常感激这股舆论啊,让金氏家族天下闻名,让这场欠债风波众人皆知。

    如今炒作得多么激烈,他日沈浪猛地将七十万金币砸出去的效果就有多么震撼。

    沈浪黄金之岛的战略,就会获得空前成功。

    而到那个时候!

    夺取怒潮城,隔海为王战略,就算成功了大半。

    这种大棋局的感觉,真是爽啊!

    这种操纵天下的感觉,真是爽啊!

    只不过,此时沈浪心中还是有几分心急如焚。

    因为怒潮城那边的徐芊芊,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时间非常紧迫了啊。

    仇妖儿的分量已经越来越关键了,成为夺取怒潮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黄金望崖岛的战略马上就要引爆了。

    若徐芊芊再拿不下仇妖儿,沈浪真的要亲自出马了。

    拿不下仇妖儿,整个战略的最后环节会功亏一篑。

    徐芊芊你之前不是挺牛的嘛?

    关键时刻,不要掉链子啊!

    就在此时,金晦进来,表情有些古怪道:“姑爷,红线求见。”

    沈浪一愕道:“你媳妇?”

    金晦脸蛋通红,一直到现在为止,他都仿佛在美梦中。

    那个漂亮骄傲的小姐,真的成为他媳妇了?

    哪怕已经睡了十几次,他仿佛依旧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半个多月前,那个傲娇女主动睡了金晦。

    玄武伯爵府哪怕处于“绝境”,但还是为金晦举办了一场简单而又隆重的拜堂仪式,把那个傲娇女娶进家门。

    玄武伯和夫人做了男方的家长,而沈浪的父母,竟然莫名其妙成为了女方的家长。

    如今这个傲娇女,竟然主动求见沈浪?

    一直以来,她都不喜欢沈浪这个小白脸,当时沈浪骂金晦,她还记恨在心呢。

    沈浪道:“你让她进来!”

    片刻后,那个傲娇女进来了。

    成婚之后,她的先天性心脏病当然依旧在,只不过脸色红润了许多,嘴唇也没有那么青紫了。

    进来之后,她直接坐在对面椅子上,不像金晦那么恭敬。

    一时间金晦不知所措。

    姑爷他得罪不起。

    媳妇,他……也得罪不起啊。

    姑爷的马屁要拍,但媳妇更需要跪舔啊。

    真是让人好生为难啊。

    “金晦,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和沈姑爷说。”傲娇女道。

    金晦巴巴望向沈浪。

    沈浪挥挥手,金晦如蒙大赦,赶紧退了出去。

    “我本来打算这辈子都不打算回家的,但是玄武伯爵府如今遭遇绝境,我……我愿意回家一趟,请求我父母相助,但是能有多大用处,我不敢保证。”

    此女名叫郑红线。

    父亲是越国军方第五巨头,平西大将军,西山伯爵郑陀。

    越国西军,部掌握于种氏家族手中。

    而这位郑陀大将军,便是西军的二把手,是国君派去制衡种氏家族之人。

    他是新式贵族,没有封地,但却掌有兵权,算是国君嫡系。

    前文中提到,祝兰亭子爵的嫡子祝文台中了武进士,打算投身军中。

    以祝氏家族的门楣,原本是高攀不上郑陀大将军的。

    但是,谁让郑红线天生心脏疾病呢?大夫说很难生育,所以一般贵族都不愿意迎娶这个女子。

    祝兰亭子爵就趁机巴结上了,也是为了给儿子朱文台铺路。

    郑陀大将军瞧不上祝兰亭子爵,但祝氏家族毕竟也是百年贵族,而且这祝文台中了武进士,也算出色,关键是不嫌弃他女儿有先天疾病,于是就答应了这场婚事。

    而郑红线因为有先天心脏病,所以性格尤为敏感偏激,总觉得父母嫌弃他,如今又要让他嫁给一个完陌生的男子。

    个性强烈的他,竟然离家出走,千里迢迢前往阳武郡,她就是为了亲自考察自己的未婚夫祝文台。

    然而……

    没有想到刚刚进入祝氏家族的势力范围,就立刻被祝氏家族的武士打晕,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厄运。

    她原本打算一死了之的,结果被金晦所救。

    但在最绝境的时候,遇到了金晦这样痴情的男子,将她敬为女神。

    换成其他贵族千金,根本看不上金晦的。

    但是郑红线从小有病,心性敏感,尤其懂得世态炎凉,所以反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对于金晦这样有强迫症,内向敏感,善良痴情的男子,反而特别喜欢。

    更何况在她身处地狱的时候,是金晦救了她。

    于是两人就玉成了好事。

    原本她打算一辈子都不再和家族联系的,但如今看到玄武伯爵府面临绝境,她觉得有义务出手相助。

    尽管,她觉得自己根本帮助不了。

    但是能不能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她主动向沈浪提出,愿意回西山伯爵府,向父亲求助。

    沈浪心中叹息。

    又是一个雪中送炭的。

    尽管是有心无力。

    但是,有心就比什么都强了!

    沈浪顿时起身,拱手道:“郑小姐,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姑娘,虽然有些莽撞偏激。但还是很了不起,金晦能够娶到你是他的福气。不过玄武伯爵府的事情你不必担心了,你就安安心心待在府里和金晦过日子吧。”

    郑红线盯着沈浪良久道:“真的不用我帮忙?”

    “不用。”沈浪道。

    郑红线出去了。

    金晦赶紧跟在后面,送媳妇回院子。

    “红线你渴不渴?”说完金晦就给倒了一杯茶,还试了试温度。

    温热的,是红线最喜欢的温度。

    “金晦,你有事情瞒着我。”傲娇女郑红线道。

    金晦脸色一颤,立正弯腰认错。

    “对不起红线,有些事情我实在不能说,对任何人都不能说。”

    郑红线看着丈夫良久,道:“算了,忠诚本就是一个最好的品质。”

    金晦大喜道:“多谢红线宽宏大量。”

    郑红线道:“我现在倒是好奇了,沈浪究竟如何力挽狂澜,怎么看我们家都是神仙难救啊。”

    金晦依旧闭嘴,一言不发。

    郑红线挥手道:“去吧,你主子正需要你呢。”

    “诶!”金晦道,然后忍不住给媳妇捏了几下脖子和肩膀,然后将最乖的那只黑猫放在媳妇边上,省得她无聊。

    然后,他才跑出去听候沈浪差遣。

    郑红线看到丈夫跑出去的背影都是轻飘飘的,心中不由觉得温柔幸福。

    在她看来,女子家人什么门第都是虚的。

    一个知冷暖,还有本事的男人,还是最好良配。

    就如同穿鞋子。

    有人觉得好看最重要,有人觉得舒服最重要。

    当然了,我们浪爷这只鞋子又好看,又舒服,又华丽,所以才有那么多女人争先恐后要来穿。

    可千万别把我沈美男穿成一双破鞋啊!

    ……

    真是绝境见人心啊!

    沈浪不由得感慨万分。

    在这一场绝境之中,让沈浪见到了两份赤诚之心。

    那么徐芊芊你呢?

    会让我失望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金晦和金忠同时飞奔而入。

    “姑爷,徐芊芊小姐来的密信。”

    “姑爷,天道会的人来了!”

    沈浪大喜。

    好事成双吗?

    这两个重要消息,竟然同时到达!

    天道会!

    一个能够和隐元会分庭抗礼的超级组织。

    能不能在瞬间赚到八九十万,甚至更多的金币,就看接下来沈浪的表演了!

    ……

    注:第一更六千字送上,构思很久,因为出了一个重要角色,通宵一直写到早上九点。

    我去睡觉了,在梦中拜求大家的支持和月票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