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战略结盟!惊天大戏开场(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421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修罗帝尊乾龙战天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玄医枭后

    这真的是金币的海洋啊。

    哪怕沈浪也没有见过这个画面,就只有在电影中见过。

    “沈公子您看这些金币。”

    沈浪拿过这些金币,对着灯火一照,立刻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这是没有任何图案的金币,而且蹭亮,非常新,刚刚铸造出来不久。

    天道会使者黄同道:“尽管我们不知道您有什么计划,但是我觉得您大概需要一批新铸造出来的金币,为了避免画蛇添足,我们没有在上面添加任何文字和图案。”

    沈浪再一次叹为观止。

    这天道会洞察人心的本事,还真是强啊。

    这批新铸造,没有任何标识的金币,才能让沈浪的计划毫无破绽。

    这个世界的拥有铸币权的组织很多的,就如同中国古代很长一段时间,许多人都能铸造钱币,一直到中后期铸币权才由国家中枢收走。

    那么在越国,谁能铸币呢?

    铜币管得最严,只有越国户部能够铸币,绝对不能私自铸造,地方官府打击铜币最为严厉。

    因为铜币最容易掺假,而且分量不足。

    最关键是他面对的是普通大众,他们根本没有抵御劣质铜币的能力。一旦铜币起了乱子,那整个国家的财政都会起大乱子。

    所以目前能够在越国流通的铜币只有两种,大炎铜币,大越铜币。

    凡是仿造者,部斩立决。而仿造大炎铜币的,直接诛灭九族。

    而银币在市面上流通得已经不算太多了,所以越国能够铸造银币的,大约有五家。

    越国户部,威武公爵府,镇西侯爵府,隐元会,天道会。

    但是隐元会和天道会是委托铸币方,威武公爵府和镇西侯爵府铸币,用来当作军费。

    国的银币要格式统一,只不过威武公爵府的银币上会多一个小小的卞字,镇西大都督府的银币上会多一个种字,这是莫大之荣耀。

    至于金币!

    除了一些销金窟之外,市面上根本就见不到流通的金币了,它完用于大额交易。

    而且能够互相用金币的,非富即贵,对金币的辨别真假的能力已经很强。

    所以能够铸造金币的组织就很多很多了。

    国君可以,户部可以,隐元会可以,天道会可以,甚至所有老牌贵族也都可以。

    只要你有金矿,甚至你没有金矿也不要紧,把旧的金币融掉,自己铸造打上你家的家徽都可以。

    所谓的金币,其实就是等同分量的黄金,方便计算而已。

    黄金本身就是货币。

    目前一个金币大约七两黄金左右,大约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纯度。

    双方用金币进行交易的时候,先要进行称重,然后抽查金币的纯度,抽出几十个金币切开看里面,甚至用排水法测量黄金密度,进而得到纯度。

    总之,金币是豪富和权贵组织之间的交易,基本上是很难作假的。

    但是为了避免检验的麻烦,众人还是更喜欢用四种金币,大炎帝国金币,越国金币,隐元会金币,天道会金币。

    所有的金币都已经清点承重完毕。

    一个都没有少,而且纯度非常高,比规定的百分之九十五还要高。

    接下来,金晦,金忠等人会亲自率领一支军队,将两万斤的金疙瘩运到望崖岛去。

    天道会使者黄同欲言又止。

    沈浪道:“贵会想要对玻璃的事情进行谈判对吗?”

    黄同道:“沈公子果然料事如神。”

    沈浪道:“黄先生这就跟我来,去我的秘密作坊。”

    ……

    在木兰的保护下,沈浪带着黄同来到了玄武伯爵府山中的一个秘密作坊。

    让他亲自看制造镜子的工艺。

    然后,黄同彻底惊诧了。

    竟然……这么简单?

    就是在玻璃上镀一层薄薄的银而已啊。

    但是仔细一看,有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这对白银的纯度要求极度之高,若有杂质的话,镜子就会坑坑洼洼没有那么清晰明亮了。

    而且镀银的过程中,也极度讲究。

    黄同舀起一勺融化的银液体,仔仔细细看一下。

    纯度极度惊人啊,看上去竟然有一种水的感觉。

    这个工艺很难啊!

    沈浪将一本厚厚的册子递过去道:“这便是制造玻璃镜子的所有工艺,每一个过程都写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有操作图册。银子如何提亮,提高纯度,也部写得清清楚楚。”

    黄同接过这本册子,整整二百多页,光图解就有上百页,真是详尽之至。

    就这么一本二百多页的册子,就能赚一百万金币。

    黄同不由得感慨,知识就是财富。

    “叹为观止,我对沈公子真是惊为天人。”黄同道。

    换成其他人心中或许会不忿,你就是在玻璃上镀一层银而已,竟然敢要一百万金币。

    就如同一台非常紧密机器坏了,很多人都修不好,一个老师傅来了,拿着锤子在机器某个地方敲了一下,机器立马就好了,于是他索取五千报酬,很多人不忿,你就敲那么一下就要五千块,讹钱嘛。

    敲那一下确实不值钱,知道在哪里敲才值钱。

    黄同道:“另外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沈公子,黄某沾了你的光,下一届便能进入候补长老会了。”

    沈浪道:“恭喜恭喜。”

    黄同后退一步,躬身拜下,正色道:“从今以后,我愿意与沈公子缔结战略同盟。”

    这是一个重大的承诺啊。

    代表着在很多层面上,黄同都会代表天道会共同进退。

    这是一个真正的大盟友。

    沈浪道:“求之不得。”

    然后,两个人又伸出手臂相握,这代表这一个契约。

    接下来,黄同欲言又止。

    沈浪道:“是关于玻璃的供应权对吗?”

    黄同道:“聪明不过沈公子。”

    沈浪道:“五年,天道会向我家采购玻璃五年。五年之后我将玻璃制造工艺,甚至所有作坊都转让给天道会。但是接下来生产销售的每一件玻璃制品,我要抽成售价的百分之三。”

    这一幕很熟悉啊。

    高通公司给手机产商提供so方案,除了卖pu的钱,还要收一笔专利费,具体为手机价格的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

    当然地球有专利法,这个世界可没有,完讲究契约精神的。

    而所谓的契约精神,关键看你够不够强。

    你沈浪若足够强,那和我们天道会当然就是战略伙伴关系,我们绝对守契约。

    黄同直接点头道:“成交!”

    ……

    距离偿还隐元会债务,还有三天!

    天下的舆论反而安静了下来。

    无数的御史再也没有上奏折攻击玄武伯爵府了。

    这就像是黎明之前的黑暗。

    不对,应该像是炸弹引爆之前的寂静。

    所有的舆论攻击,情绪铺垫都已经到位了。

    现在天下所有人的胃口都已经吊起来了,都翘首以待那一幕。

    玄武伯爵府轰然倒塌的那一幕。

    眼看他楼起了,眼看他宴宾朋,眼看他楼塌了。

    一个百年家族的覆灭啊。

    真正是大戏。

    几十上百年都看不到一回的。

    上一次是东江伯爵府,但是那太突然了,直接一场武装冲突就结束了。

    而这一次玄武伯爵府的覆灭才是大戏,足足铺垫了半年多了。

    那该有多么精彩啊!

    玄武伯爵府就像是一只垂死的大象,正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倒下。

    而天上盘旋着几十只秃鹫。

    只等着这大象一死,立刻俯冲下来,疯狂撕扯大象的尸体,抢夺肉吃。

    这几天时间,玄武城内来了很多豪门贵族。

    而且越来越多!

    靖安侯爵府,镇北侯爵府,镇远侯爵府,晋海伯爵府,武安伯爵府,新政派,香料大王池家的公子,怒潮城少主等等等,不计其数。

    一时间,整个玄武城所有的客栈都被包了。

    肉价,菜价,肉价纷纷上涨。

    这里没有写错啊,两个肉价都上涨。

    这些豺狼纷纷守在最近的地方,确保自己能够最快冲过去,撕咬肥肉。

    ……

    距离还债还有两天!

    玄武伯爵府迎来了一个客人,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

    比起薛黎的嚣张跋扈,完是彷若两人。

    这位薛磐显得非常沉稳,近乎面无表情,仿佛天生不会笑,面孔好像石头铸成的一样。

    到不是故作冷酷,就是没表情。

    “舍妹忽然身染秘疾,不知道何时才能痊愈,为了不耽误金木聪世子终身,所以之前婚约,就此作罢!”

    终于正式退婚了。

    什么秘疾?不就是那烂了吗,而且最多十天就会痊愈的,到时脱了一层皮,长出新的嫩皮,用起来还不是美滋滋。

    不知道为什么,沈浪觉得这位薛磐说秘疾的时候,朝着沈浪望来一眼。

    看什么看?不管我事啊。

    夫人苏佩佩拿出婚书,当着薛磐的面,点火烧了。

    薛磐也轻轻撕掉了手中的婚书。

    苏佩佩忍不住道:“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苏家不要后悔。”

    “呵呵。”薛磐道:“夫人说笑了,听说玄武伯身体不安,我想代替父亲探望。”

    “还死不了。”苏佩佩道:“探望就不必了,免得犯恶心。”

    听到这话,薛磐依旧面无表情。

    沈浪在边上道:“岳母,当时金纣先祖真是多管闲事啊,就应该让薛氏家死绝的,免得养出了一群白眼狼,今日反而过来咬我们。”

    薛磐依旧置若罔闻,躬身退出。

    ……

    武安伯爵府世子刚刚离开,很快又有人来访!

    竟然是张晋的新未婚妻,北方香料大王,富可敌国的池山刃之女池予。

    她一丝不苟地向沈浪和金木兰行礼,脸上看不出任何幸灾乐祸之色。

    “林默死了……”

    沈浪道:“我不关我事啊。”

    怎么今天尽说这句话了啊。

    池予道:“他本是顶替徐光允的王商,如今徐家和林家都覆灭了。如此一来半个天南行省的蚕农都遭殃了,玄武城的农民有一半靠养蚕为生。若是再无人收蚕茧,那真真是灭顶之灾。”

    沈浪道:“再过不到一个月就过年了,距离春蚕还有好几个月,不急。”

    池予道:“我池家不忍目睹数十万蚕农惨状,所以愿意接受徐绣和锦绣阁的作坊,所有店铺,以及整个丝绸产业。”

    哇!

    好大的手笔啊。

    还真的是徐家和林家跌倒,池家吃饱啊。

    你本是北方的香料大王,如今又直接霸占了南方的丝绸市场,这是南北通吃啊。

    沈浪道:“这丝绸生意你家接来救接了,不必来告诉我们什么,我们玄武伯爵府如今百事缠身,还顾不上你那边,你这番来通知我,莫不是想要让我送几个花篮过去吗?”

    池予道:“玄武伯爵府有几万亩上好的桑田,如果贵家愿意出手,我池氏愿意出最高的价钱,因为届时您家可能会非常需要钱。”

    这又是来吃肉的啊。

    原来是看上我家的几万亩桑田了啊。

    我家还没有倒下了,就这么迫不及待?

    不过成为张晋的未婚妻就是牛啊,这么大块的肥肉竟然都有权力来分。

    本来这场盛宴根本不关池氏家族什么事情的。

    如今这场联姻之后,竟然让池家拿下了南方的丝绸市场,如今又要夺走几万亩桑田。

    这一场联姻,池家真是大赚啊。

    ……

    刚刚送走了池予。

    很快又迎来了一个客人,这次来的客人来头更大。

    国君的六王子,宁景。

    他也是苏妃的儿子,宁政同父同母的胞弟。

    他如今才十七岁,长得是惊人的英俊,但也是最轻佻的一个。

    那双眼睛竟是桃花眼,神采飞扬。

    他身上的衣衫,简直比沈浪还要奢华。

    “拜见六殿下!”苏佩佩带着金木聪,金木兰和沈浪,恭恭敬敬向六王子宁景行礼。

    “拜见姨母。”

    六王子宁景随意拱手,但眼睛却朝着边上的金木兰瞟去。

    果然很美啊,关键身材太火爆了。

    可惜啊,她被太子王兄盯上了,否则我怎么都要弄到手。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表姐也不错啊。

    “得知姨夫病重,所以宁景特来探望。”这位六王子一边说话,眼睛一边到处看。

    他目光落在沈浪身上,不由得目光一冷。

    你只是一个小小赘婿,如此下贱人物,竟然敢穿得这么奢华?

    看来传言果然不假啊。

    你出身卑贱,就该好好地吃糠咽菜,竟然心安理得享起富贵来了。

    苏佩佩道:“六殿下,可有事吗?”

    宁景道:“听说玄武伯爵府最近财政紧张,欠下隐元会天文数字的债务,后天就要归还了,我实在心急如焚,所以专门来给姨母送钱。”

    这话一出,苏佩佩不由得一愕。

    对于这个六王子他是听说过的,因为年纪小,所以受到国君宠爱,镇远侯爵苏难更是将这个外孙视作珍宝,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巴结给他。

    所以,这位六王子从小就跋扈自私,跳脱张扬,从来都是只进不出的啊。

    如今他竟然这么好心,专门送钱过来?太奇怪了啊。

    “来人,把钱抬进来。”

    接着,几十个武士抬着几十只箱子进来。

    苏佩佩更是惊呆了。

    几十只箱子的钱,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啊。

    但是打开以后。

    沈浪和苏佩佩几乎都要气炸了。

    这几十箱子,除了有两箱子是银币,剩下都是铜币。

    也就是说这几十箱子钱,就几千银币,几十万铜币而已。

    加起来不到几百金币,这是打发乞丐吗?

    六王子宁景道:“这笔钱我已经倾其所有的,还请姨母笑纳。”

    真是开玩笑,谁不知道你六王子贪婪无比,而且毫无夺嫡的意思,所以大家都宠你。这些年你在外面捞钱无数,家底不知道多厚。

    如今,你抬来这几十箱子的银币,铜币不是恶心人是什么?

    苏佩佩道:“无功不受禄。”

    六王子宁景道:“我和玄武伯爵府是亲戚,您是我的姨母,玄武城距离海边不远,风景又好,这个地方我很喜欢啊。而且金氏家族这城堡建得好,位处山顶之上,俯瞰众生,我更加喜欢。我成年之后就要封出去了,这个城堡我很喜欢,我要让父王封给我。姨母放心,我们是亲戚,我一定会为你好好照顾这座百年城堡的。”

    这话一出,苏佩佩几乎要气炸了。

    你六王子虽然是国君的儿子,当也不该如此嚣张跋扈。

    我玄武伯爵府还没有倒下呢,你竟然就盯上了我家的城堡了?

    隐元会起码还打算用几十万金币买走这个城堡,而你仅仅用了几十箱子的银币和铜币就想夺走我家这百年城堡。

    这等嚣张跋扈,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沈浪望着这个跋扈之极的少年,心中开始盘算。

    此人未来是一个好东西啊,如果利用的当的话,会坑死很多人的。

    父母有一个熊孩子当然头疼。

    但作为敌人,就怕你孩子不熊啊,越熊越坑爹坑妈。

    “姨母,我这就告辞了啊,后天我再来。”

    后天就是玄武伯爵府最后还债之日了,那肯定有一场好戏看的,他宁景怎么会错过呢?

    ……

    距离还债之日,还有一天!

    今天的玄武伯爵府,尤其的安静!

    再也没有人来骚扰了。

    玄武城已经人满为患了。

    所有贪婪的秃鹫,都在静静等待。

    贪婪血腥的目光,紧紧盯着玄武伯爵府。

    许多没有权力分割盛宴的人,也纷涌而至。

    他们来看戏啊。

    这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好戏,如果错过就太可惜了。

    无数双眼睛盯着金氏家族的城堡,等待着明日的到来。

    明日,有大戏啊!

    ……

    距离玄武伯爵府还债的最后期限,终于来了!

    今天的天气阴沉,没有太阳,也没有下雨。

    乌云压顶。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入了玄武伯爵府城堡。

    隐元会的一名长老舒伯焘为首,整整几十名隐元会成员。

    天南行省总督祝戎。

    越国户部尚书,越国御史台御史大夫。

    这些巨头,分量一个比一个重。

    最后,主持这一场大局的依旧是王叔宁启。

    玄武伯爵府的城堡大门缓缓打开!

    大戏,正式上演!

    …………

    注:第二更送上,我马不停蹄写第三更,一定把这次的打脸写完整写爽。

    拜求大家支持啊,我埋头狂写。谢谢sliveroonlz,au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