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疯狂打脸!金山金雨埋葬你!(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46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玄武伯金卓,带领家族成员前来迎接。

    这还是几个月来他的第一次露面,和之前相比简直换了一个人。

    足足瘦了二三十斤不止啊。

    脸色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走路的时候都在颤颤巍巍。

    原本光洁的额头,一下子多出了许多条皱纹出来。

    原本乌黑的头发,竟然白了三分之一。

    不容易啊,就岳父大人这幅姿态,花费沈浪好长的时间呢。

    但是效果超级赞啊,和之前玄武伯比起来,只怕老了十岁都不止了。

    这幅惨状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咳,咳,咳……”

    寒风稍稍一吹,玄武伯便激烈地咳嗽。

    夫人苏佩佩无比心疼,又给他加了一件大氅。不过此时他枯瘦的身体,仿佛连一件衣衫都要将他压倒了。

    之前还有人怀疑玄武伯金卓是装病,如今看来完不是装的啊。

    这幅凄凉的模样,又哪里是装得出来的。

    不过想想也正常啊,刚刚赢了金山岛之争,金氏家族本还意气奋发,还觉得家族的危机瞬间解了。

    却没有想到晋海伯唐仑卑鄙无耻,竟然将金山岛交给了海盗王仇天危。

    金卓伯爵非但没有得到金山岛,反而损兵折将,丢盔弃甲。

    金山岛之争赢了非但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还加速了灭亡。

    关键举国上下,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之前玄武伯几次上奏折请国君出兵剿灭海盗,结果一无所获。

    反而是一种人纷纷扑咬上来。

    祝文华欺压上门,六王子欺压上门,池氏家族欺压上门。

    百年盟友薛氏家族关键时刻又来退婚,狠狠捅上一刀。

    甚至连林默一个小小商人,都能扑上来咬一口。

    受到这样巨大的打击,任何人都承受不了啊。

    在这种绝望之下,玄武伯金卓能够城主没有死去,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卓,拜见王叔,拜见六殿下,拜见诸位大人!”

    玄武伯带领家人,弯腰行礼,那颤颤巍巍的样子真是让人心酸啊。

    接着,又是一阵激烈的咳嗽。

    宁启王叔望向金卓伯爵的目光有些复杂,叹息道:“玄武啊,几月不见,何以至此啊?”

    玄武伯凄然一笑。

    宁启王树道:“我当日明明和你说过,金山岛之争你家赢了不是好事,你应见好就收的,结果你偏不,否则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啊。”

    玄武伯金卓道:“宁为玉碎,不为瓦!”

    然后,他朝边上一站道:“诸位,请吧!今日不管有什么刀子要捅向我金氏家族,尽管来吧。”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色变。

    你玄武伯竟然说得如此,那一会儿就不要怪我们无情了。

    …………

    玄武伯爵府的大厅内,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桌子。

    左边坐着玄武伯金卓,夫人苏佩佩,沈浪,金木兰,金木聪。

    一家人真是整整齐齐了。

    呸!

    一家人真是完完整整了。

    这次沈浪难得没有穿他奢华之极的锦袍,而只是穿着一身黑色布袍,仿佛感受到了金氏家族的末日降临。

    长桌的右边,坐着隐元会长老舒伯焘,使者舒亭玉,还有一种隐元会成员。

    王叔宁启,六王子宁景,户部尚书,御史大夫,天南行省大都督祝戎,这五个大人物作为见证者和裁决者。

    隐元会舒亭玉道:“玄武伯,令尊金宇当年为了消灭海盗亡仇天危,向我隐元会借贷了一百万金币,雇佣了三千武士和一整支舰队,可有此事?”

    说完,舒亭玉拿出来当年的借贷契约。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有金宇伯爵的签名和印章。

    玄武伯金卓道:“没错!”

    舒亭玉道:“后来因为战术失误,令尊金宇伯爵率领的军队军覆灭,当然这略过不提,这份借贷契约时间为二十年,连本带息一百七十万金币,可有异议?”

    玄武伯金卓道:“没有异议。”

    舒亭玉接着又拿出了一堆账本,道:“这些都是金卓伯爵近二十年来所有的还款记录,一共归还了一百万金币,如今还欠七十万金币,可有异议?”

    玄武伯摇头道:“没有异议。”

    舒亭玉道:“如今二十年契约已经到了,金氏家族需要一次性还掉七十万金币。一个月前我曾经来过贵府,沈浪姑爷说家中已经无钱,无法归还,对吗?”

    沈浪点头道:“对!”

    舒亭玉道:“这话,需要玄武伯来回答。”

    玄武伯金卓道:“对。”

    然后,他再一次发出激烈的咳嗽。

    夫人苏佩佩赶紧上前,轻轻拍打丈夫的后背,眼泪直接涌了出来。

    玄武伯金卓用丝绸手帕捂住嘴咳嗽,足足好一会儿后,咳嗽方才平息下来,但是低头一看,那雪白的丝绸手帕上一片嫣红。

    吐血了!

    夫人苏佩佩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

    所有人见了都心中叹息,这玄武伯恐怕命不久矣啊,或许今天就会死在当场。

    他可是金氏家族的擎天玉柱,若他死了,那金氏家族毁灭崩塌的速度就更快了。

    舒亭玉道:“二十年前,金宇伯爵签订这份接待契约的时候,是用望崖岛作为抵押的。如今二十年期限已经到了,贵府还不出这笔钱,所以我们有权收回望崖岛。虽然我们也于心不忍,但是在商言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接着,舒亭玉朝着王叔宁启望去道:“国君也有旨意,对吗?”

    王叔宁启道:“国君口谕,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莫要辱没了我越国贵族名誉。”

    舒亭玉将抵押契约推到中间道:“这是二十年前签订的契约,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如果没有异议的话,玄武伯就请签字吧,然后我隐元会立刻派人去接受望崖岛。请务必在三日之内,将望崖岛上所有的士兵,工匠,盐户,矿工等等部撤出,不许毁坏岛上的任何矿场,冶炼厂,盐所!”

    “为了帮助我隐元会面接管望崖岛,总督大人会派遣军队一起登岛,维持交接秩序,免得到时候出现不必要的冲突!”

    真是可笑啊!

    之前晋海伯爵唐仑交接金山岛的时候,你怎么不派遣军队维持秩序,而是任由海盗仇天危将金山岛夺走,甚至事后玄武伯叩请国君出兵夺回也置之不理。

    如今,你怎么有军队帮忙隐元会夺回望崖岛了?

    你这算是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吗?

    “玄武伯,签字吧。”舒亭玉道:“我们抓紧时间,争取在三日之内就交接完毕。”

    一旦签字,就是将金氏家族经济命脉望崖岛拱手交出了。

    玄武伯浑身颤抖,又一阵激烈的咳嗽,然后眼前一黑,直接昏厥过去。

    隐元会舒亭玉寒声道:“就算玄武伯无力签字,但是契约在此,宁启王叔在此,尚书大人在此,也是可以强制执行的。”

    这就相当于现代地球你欠钱坚决不还,法院就有权力查封你的房产进行抵债。

    夫人苏佩佩抱着玄武伯用力摇晃道:“夫君,夫君……”

    然后,她满脸泪水,满脸仇恨,望着在场所有人,悲愤道:“你们这是要逼死人吗?”

    舒亭玉淡淡道:“夫人,我们也不想这样。但规矩就是如此。”

    苏佩佩道:“舒亭玉,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当时我公公借贷一百万金币,雇佣了三千武士,还有一整支舰队去攻打仇天危,但为何我们的军事部署部被仇天危知道?还不是你隐元会将情报泄露给仇天危,这才导致我们军覆灭。”

    隐元会长老舒伯焘淡淡道:“苏夫人,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讲,说出口是要负责的。”

    苏佩佩激烈道:“那你们杀了我啊,杀了我啊……”

    沈浪道:“岳母,您赶紧扶着岳父回去休息,这里的一切交给我了。”

    苏佩佩搀扶着玄武伯金卓离开大厅,返回到房间之内,并且将一个大盒子推到沈浪面前。

    这里就是近玄武伯爵府,金氏家族的大印。

    舒亭玉道:“金木聪世子,金木兰小姐,你们确定要把一切权力都交给沈浪?”

    金木兰点头道:“对。”

    金木聪魂飞天外,听到舒亭玉的话后,也点头道:“对,一切都由姐夫做主。”

    这话一出,所有人冷笑不屑。

    你金氏家族难怪要毁灭啊,竟然要依赖这么一个卑贱的小赘婿。

    …………

    沈浪往后面一躺,道:“隐元会,接下来就由我权和你们谈了。”

    舒亭玉道:“也没有什么可谈了,你签字吧。”

    沈浪道:“签什么字啊?”

    舒亭玉寒声道:“装傻是没有用的,你签字也好,不签字也好,今日我们是一定要收回望崖岛了,如果你签字了,那么还保留一份体面。如果你不签字,那就强制执行,祝戎总督的军队就会强行登岛,强行将金氏家族在望崖岛所有人等部驱逐。”

    沈浪道:“那,我还是签了吧,可别给脸不要脸啊。”

    沈浪拿过契约,拿起毛笔,就要在上面签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沈浪的笔尖,这一写下去,就等于敲响了金氏家族的丧钟了。

    但是,沈浪这笔就是落不下去。

    你他妈倒是签啊。

    沈浪忽然道:“对了,今日来要债的肯定不仅仅隐元会一家吧。你们要的也不仅仅是一个望崖岛吧,还有什么契约要我签的,要不一起拿出来?”

    场无声。

    沈浪道:“今天肯定不止这一笔债务的啊,还有其他债主呢?出来啊!”

    片刻后!

    第一个人走出来了。

    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他手中拿了一张借据,竟然是林默那一张。

    当天晚上林默讹诈了玄武伯爵府三千三百金币,说是几万张蚕种的钱,如今加上利息已经三千五百金币了。

    林默家死绝了,而且还死得极度之惨。

    没有想到这笔债务,还有人来讨要啊。

    靖安伯世子伍元化道:“这笔债务是锦绣阁林默家主的,但是他已经莫名其妙惨死了,人死债不消,我作为林氏家族的姻亲,有权利为他讨回这笔债务,请问沈浪姑爷,这笔债务你还认吗?”

    沈浪道:“当然认!不就是三千五百金币吗?认!”

    接着,沈浪道:“还有谁,还有谁来讨债?”

    片刻后,又进来了一个人。

    穿着皮甲,身都是纹身,邪异英俊的面孔上也布满了纹身。

    冤家路窄,正是海盗王之子仇枭。

    玄武伯爵府和他还真是仇深似海啊。

    二十年前,海盗王仇天危让金氏家族军覆灭。前段时间,仇天危又派军抢走了金山岛。

    不久之前,这仇枭又派人给玄武伯爵府封地的井水下毒尸,准备制造瘟疫,杀死万人。

    而且他还联手祝兰亭子爵,要毁掉金序大坝,打算水淹玄武伯爵府封地,打算淹死万人。

    这个海盗王之子,可谓是毫无人性。

    而眼前这个大厅内,有户部尚书,有王叔宁启,有六王子殿下。

    而这位海盗王之子,竟然堂而皇之进来?众人却如同视而不见。

    祝戎总督,仇天危派兵夺取了金山岛,你不是应该派兵剿灭的吗?为何却对眼前这个罪大恶极的海盗仇枭熟视无睹呢?

    仇枭进来,贪婪的目光先上上下下看了金木兰好一会儿,目光恨不得将木兰的衣衫撕开,好好看个清楚。

    真美啊,几乎没有一个女人比她更美了。

    可惜啊,这个女人被太子殿下盯上了,没有人敢抢了。

    不过,那个金剑娘却归我仇枭了,我搞她的时候闭着眼睛,就当作金木兰好了。

    仇枭猛地将一张契约拍在桌子上,寒声道:“二十年前,金宇率军攻打我仇氏,结果军覆灭,签订了怒潮城停战协定,答应每年赔我家九千金币,今年的钱还没给呢?”

    沈浪道:“距离过年不是还有半个多月吗?”

    仇枭寒声道:“但你家过不了年就要死绝了,所以还钱吧。这笔债,你认还是不认?”

    沈浪道:“九千金币对吗?认,当然认!”

    沈浪又道:“还有吗?还有谁要来讨债的吗?”

    片刻后,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走了进来。

    “二十年前,金序伯爵攻打仇天危军覆灭,要抚恤军队却没有钱,我薛氏家族主动送来了三万金币,这事没有契约,不知道沈浪姑爷是不是知道?”

    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但当时薛氏家族说得清清楚楚,这笔钱是给,而不是借的。

    而且这笔钱根本无法报答金氏家族对薛氏家族恩情之万一。

    如果要还的话,你武安伯爵府和南海剑派的一切,都是金纣先祖给的,你怎么还。

    现在,你又口口声声说是借,竟然要来讨债了。

    “二十年前三万金币,按照隐元会长期借贷的最低利息,如今连本带利一共需要归还五万一千金币。”

    这会儿功夫,玄武伯爵府就多了三笔债务。

    加起来,足足六万三千五百金币了。

    而就在此时,又有一个人站起来了。

    竟然是户部侍郎,尚书大人坐在哪里不动,侍郎开口说话。

    户部侍郎道:“已经年底了,你玄武伯爵府要上缴国库的赋税还没有交上,原本是九千金币,但加上过去十年的积欠,总共是两万七千金币。”

    金氏家族今年的赋税确实没有交,但是说过去十年的积欠,那完就是扯淡了。

    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

    比如今年越国要建什么大工程,那下面的老牌贵族都需要出劳役的,但又不可能几千里迢迢派人过去干活吧,于是折现。

    又比如越国某年要打某一场大战了,作为老牌贵族是有义父出动民夫运粮的,所以再一次折现吧。

    这就是所谓的积欠了。

    但是这几十年来,这些所谓的劳役,民夫等等根本就没有一个定数,绝大部分的老牌贵族选择视而不见,没有人交的。

    说实在话,能够每年按时上缴赋税都了不起了。

    你问问晋海伯爵府唐氏家族,他欠了多少年赋税了?至少有七八年没有缴清了吧。

    反而金卓伯爵性格耿直,每年的赋税都交得清清楚楚,众多老牌家族中我金氏家族缴税最积极了。

    这就是新添的第四笔债务了,几项加起来十万金币了。

    很显然,对方不仅仅是要夺回望崖岛。

    而且,是要逼迫玄武伯爵府把几万亩良田部卖掉啊。

    难怪池予前天专门过来说,如果要卖田的话,第一时间去找她,人家早就把这几万亩良田视为禁脔了。

    失去了望崖岛,失去了几万亩良田。

    玄武伯爵府还有什么?

    靠什么养活两三千私军?

    人家是要挖你的根呢!

    沈浪道:“行,这就是第五笔债务了,还有吗?”

    没有人回答。

    沈浪大声道:“还有债主吗?”

    依旧没有人回答。

    舒亭玉寒声道:“别跳了,赶紧签字,赶紧交接交接望崖岛。”

    仇枭道:“剩下十万金币你家也拿不出来了,赶紧卖田吧。几万亩田卖了还不够的话,就卖房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充满了残忍的同情。

    挣扎没用的!

    你金氏家族注定失去望崖岛,失去几万亩良田的。

    今日注定要一无所有的。

    这加起来就足足八十万金币了。

    你玄武伯爵府如今只怕八千金币都拿不出来了。

    八十万金币,几乎两个天南行省的赋税了,仅仅一个月时间,就算是神仙也拿不出来了。

    之前苏佩佩走了十几个家族,加起来只借了一千金币而已,如此绝境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更何况你沈浪只是一个区区跳梁小丑!

    “签字吧!”舒亭玉道:“我们没有时间陪你耽误。”

    仇枭寒声道:“卖田吧,然后你家那个金剑娘的女子,可以抵押五百金币,天价了啊!这都算是他哪里镶金的价格了。”

    沈浪望着这个海盗王之子。

    宝贝啊!让你再活十天,再活十天啊!

    ……

    “哈哈哈哈……”

    沈浪拿起桌子上的契约,猛地撕成了碎片。

    然后,他猛地撕掉了外面黑色的布袍。

    露出了里面最华丽的锦袍。

    这是前所未有的华服,几乎要亮瞎所有人眼睛,足足用五百金币制成的。

    舒亭玉脸色剧变,寒声道:“沈浪你疯了吗?你以为撕了契约就有用吗?还不了钱,就派遣军队强制执行!”

    沈浪笑道:“舒亭玉,签你娘的姹!”

    “仇枭,卖你娘的十三!”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一变。

    沈浪大笑道:“区区八十万金币而已,就想要将我金氏家族逼上绝路?就想要我们交出望崖岛,就想要我们卖掉祖宗留下来的田产?”

    “做你们的春秋大梦!”

    “不就是八十万金币吗?毛毛雨而已啊!”

    沈浪将手伸进裤子,拔下一根毛,扔在桌子上,道:“我沈浪拔一根毛,都比八十万金币更重!”

    “舒伯焘老傻叉,舒亭玉傻叉,薛磐傻叉,伍元化傻叉,仇枭傻叉,你们这些债主给我站好了啊,站好了啊,不要动,不要动!”

    “我还钱了,八十万金币是吗?”

    “还钱!”沈浪猛地一声大吼!

    “你们这些傻叉不要动啊,张开嘴,接住你们的钱,千万不要动啊!”

    “不就是要钱吗?我就用黄金活生生把你们给埋了!”

    “砰!”一声裂响。

    顿时!

    众人头顶上的天花板猛地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漫天的金币!

    如同暴雨一般砸下来!

    铺天盖地,暴雨倾盆。

    黄金之雨。

    前所未有的一幕。

    无以伦比震撼的一幕。

    颠覆人三观的一幕。

    整整七十万金币,还有十二万两的金疙瘩,金坨子。

    潮水一般狂涌而出。

    几乎瞬间将大厅中间淹没。

    将在场的几个债主,部淹没。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近一万八,写疯了啊!

    兄弟们,你们的支持也如同暴雨一般砸向我吧!我躺一会儿,继续疯狂码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