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扩军!木兰彻底沦陷!(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50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真武世界大唐之最强帝王

    张晋道:“父亲,您完洞悉了沈浪的阴谋,为何不戳破他,阻止他?”

    张翀道:“我为何要阻止他?相反我还要配合他,一举将几个家族彻底灭亡葬送,为新政彻底扫除所有的障碍,建立前所未有功勋。”

    “他不是要杀光仇天危海盗集团吗?不是要杀光晋海伯爵府族吗?配合他!”

    “沈浪的大网要葬送海盗王和唐氏家族。而我的大网,则是要葬送所有人!”

    接着张翀道:“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徐芊芊没有死。”

    这话一出,张晋脸色彻底剧变,嘶声道:“她在哪里?”

    张翀道:“春华刚刚传来的情报,徐芊芊已经成功潜伏到仇妖儿身边,并且成为她身边最亲密之人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她应该已经和沈浪勾结在一起了。”

    张晋道:“怎么会这样?当天晚上我听得清清楚楚,她已经被烧死了啊。”

    张翀道:“我已经派人去张家废墟的探查过了,徐芊芊的绣楼下面有一个密室,里面还有几个水桶,大火的时候她大概就是躲在地下密室逃生的。”

    张晋道:“那儿子现在就想办法杀了她。”

    张翀道:“她此时在仇妖儿身边你怎么杀?谁又打得过仇妖儿,你是去请钟楚客动手,还是李千秋,又或者燕难飞呢?”

    张晋道:“沈浪让徐芊芊潜伏在仇妖儿身边肯定是有阴谋的,我们一定要破坏掉,不能让他得逞。”

    张翀道:“就是要让他得逞,否则有仇妖儿镇守,怒潮城谁能拿得下来啊?”

    ………………

    玄武伯爵府还钱八十万金币。

    黄金暴雨倾泻而下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天下。

    整个天下权贵先是彻底失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国都那边也没有对此发出任何声音。

    有几个御史上奏折弹劾沈浪跋扈无状,请国君降罪责罚,但这些奏折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紧接着,礼部侍郎涉嫌科举舞弊案爆发了出来。

    顿时整个国都人声鼎沸,无数人喊打喊杀,所有视线都转移了过去。

    但是对于天下万民而言,一个礼部侍郎的科举舞弊案哪有沈浪这边的事情刺激啊。

    经过了短暂的寂静后,舆论彻底爆发了。

    无数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无数人都在描述着八十万金币倾泻而下的画面。

    所有人极尽夸张地描述这个场面,就仿佛他们亲眼看到了一般。

    黄金暴雨,黄金狂潮等等名词响彻整个越国。

    沈浪的名声也瞬间逆转。

    之前只是一个只会败家的废物小赘婿,而如今却成为了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神人。

    成为天下无数年轻人的偶像。

    点石成金啊,牛逼吧。

    之前他成为玄武伯爵府的赘婿,万人唾弃。而现在,他上演了这场黄金奇迹,又万人崇拜。

    仅仅不到一个月就赚了七八十万金币,可怕吧。

    接着无数人就开始讨论,玄武伯爵府究竟是如何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赚到这七八十万金币的呢?

    这也太难了啊。

    天下任何生意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

    徐光允垄断了大半个天南行省的丝绸,一年所赚的净利润也就是几万金币而已。

    玄武伯爵府有十万子民,又有矿场和盐场,一年下来也只不过赚几万金币啊。

    一个月赚七八十万金币?

    难道是天降金币吗?

    有人就神秘兮兮道,不是天降金币,而是地涌金币了。

    你们知道吗?

    玄武伯爵府的七十万金币都是急匆匆铸造出来的,黄金新得很,就只是一个金币的模子而已,上面连字和图案都来不及印上。

    甚至里面还混杂了很多金疙瘩,甚至带着沙子的狗头金都有。

    这证明了什么?

    这些金子刚刚从地理淘出来不久啊。

    玄武伯爵府发现一个金矿。

    望崖岛发现金矿啦!

    而且还是一个品级非常高的金矿,里面不仅仅有金沙,还有许多狗头金,有几两一块的,甚至还有一斤多一块的,直接捡来就可以用。

    这些舆论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风暴,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甚至沈浪那一场装逼引起的舆论都被压制了下去。

    所有人都在谈论望崖岛可能存在的金矿。

    黄金动人心啊。

    天下间还有什么比开采金矿来钱更快的呢。

    难怪玄武伯爵府能够一下子还掉七八十万金币啊。

    难怪金氏家族宁可不要金山岛,也要保住望崖岛啊。

    于是,无数人纷纷乘船前往望崖岛。

    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靠近,因为周围海域部被玄武伯爵府封锁了。

    任何人等胆敢靠近望崖岛,格杀勿论!

    ………………

    彻底装逼之后,玄武伯爵府陷入了最最忙碌的时刻。

    隐元会众人一离开,玄武伯也不装病了,立刻精神奕奕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精神状态好得很啊,只不过确实瘦了很多啊,就当时减肥了,伯爵夫人对此很高兴。

    甚至,她还主动去问沈浪,那些药她能不能吃,她也想减肥啊。

    顿时沈浪露出无比惊骇的表情道:“岳母大人,你……你竟然也想要减肥?我的天那,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好的身材吗?完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啊,每一寸都仿佛是上天雕琢出来了啊,你这样的身材还减肥,天下女人还活不活了?”

    顿时岳母大人大喜,再也不提减肥之事了。

    然后,两个人又谈起了美容,谈起了沈浪发明的眼霜,深海面霜等等。

    聊得不亦乐乎。

    最终玄武伯终于忍不住了咳嗽了一声道:“偏题了,偏题了。”

    然后,这才言归正传。

    苏佩佩真是有些意犹未尽啊。

    女人最爱聊的不就是漂亮衣服,美容,胭脂之类的吗?

    本来她是能够和女儿聊的,但是金木兰对此毫无兴趣,让她好生失望啊。

    但是现在好了,女婿完填补了这个空缺啊,话遇知己千句少啊。

    关键这个女婿在忙大事的时候,让人心动的小发明一个接着一个。

    什么香皂啊,洗发水啊,香水啊,口红啊,面膜啊,深海蛤蜊油等等等。

    用了就回不去了啊。

    苏佩佩越来越觉得,这不仅仅是自己的女婿了,完是好姐妹啊。

    …………

    沈浪继续谈大事。

    “岳父大人,大战将临了,接下来我们要大肆招兵,扩编两千。”

    玄武伯道:“外面招,还是里面招?”

    外面招的话,那些流浪武士的武功要高得多,但是忠诚度不行。

    沈浪道:“就在封地上招,我们封地不是也有民军组织吗?就把里面的精锐挑选出来。”

    玄武伯道:“那样战斗力可能不强。”

    沈浪道:“不要紧的,虽然说是大战,虽然会死很多人。但我们的军队只是摆摆样子的,真正短兵相接的机会不多的,更多的是阴谋杀,毒杀,坑杀!”

    玄武伯道:“扩军到五千会不会声势太大,触怒国君啊?”

    接着,玄武伯又道:“当我没说。”

    玄武伯爵府私军最多的时候也有五千,而且这个数字是不违背祖制的。

    至于会不会触怒国君?那是一定会的。

    但是屠刀都架在你脖子上了,你还担心会不会触怒对方?

    沈浪道:“扩军要快,直接在三天内完成,反正盔甲和武士都是现成的。”

    玄武伯道:“木兰,三天内扩军两千,有问题吗?”

    金木兰道:“时间虽然很赶,但是没有问题。”

    沈浪道:“接下来,肯定会有无数人前往望崖岛进行刺探,所以我们的戏一定要演得逼真,望崖岛这个黄金之岛,一定要名副其实,一定要让天下人垂涎三尺,我打算用四十万金币装点这座黄金之岛。”

    四十万金币?

    归还了隐元会七十万金币后,玄武伯爵府就剩下三十二万金币不到了。

    但是就在昨天,黄同又运来了十万两黄金。

    这批黄金就更原始了,完是一副刚刚从金矿刚掏出来,有一部分是含着沙子的金疙瘩。

    而更多的就索性是金沙了。

    这笔钱沈浪可从来没有索要过,完是天道会主动送过来的。

    而且黄同说了,这是无息借款,归还日期不限,可以从未来玻璃款项中扣除。

    很显然,天道会长老也已经看出了沈浪的惊人战略。

    所以立刻面配合支援,务必让这场戏演得更加逼真。

    黄同和大长老都推断出来,沈浪的目标在怒潮城。

    这可是越国东部海面的贸易中心啊,一旦拿下来,意义非凡。

    到时候作为沈浪的战略盟友,天道会当然可以立刻在怒潮城扎根,在海上贸易中占据绝对主动的地位。

    这也是用金钱买不来的。

    黄同告诉沈浪,天道会在越国所能动用的金币,几乎已经部抽调了,但如果沈浪需要,天道会可以从别的国家,甚至可以从总部筹集。

    依旧是无息借款,依旧是不限归还日期,甚至借条和契约都没有。

    如此巨大的手笔,让沈浪都为之震撼啊。

    真不愧是统治过东方世界商界几百年的组织啊,这样的决心和魄力,完让人心折。

    这也真正符合了那句话。

    顶级的商业组织,根本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权力。

    这种权力虽然和政/治/权力不大一样,但也相差不远。

    望崖岛当然没有金矿,但沈浪要四十万金币活生生堆成一座金矿。

    所有的铁矿场都已经暂停了,部改为了淘金场。

    那里面不仅有刚刚铸造好的金币,还有金疙瘩,还有金沙。

    甚至,还有刚刚挖出来的矿土。

    绝对不会有任何破绽。

    “岳父大人,扩军完毕后,就需要您亲自出马了。”沈浪道:“您率军四千进驻望崖岛,并且动用一万民夫,修建城堡。”

    这个时候修建城堡,肯定是来不及了。

    一切都是演戏。

    “务必要让天下人看清楚,我们家族所有战略重心都放在望崖岛了,封地只留一千士兵,望崖岛却驻军四千。”

    “我们要表露出意志,宁可丢掉封地和城堡,也不可丢掉望崖岛。”

    “我们要让天下人感觉到,望崖岛的黄金储量是天文数字,可能会达到几十万斤之巨。”

    玄武伯点头道:“好!三日后扩军完毕,我立刻率领四千大军进驻望崖岛,并且开始在上面筑城。”

    接着,玄武伯道:“浪儿,接下来肯定会有人疯狂刺探望崖岛的虚实,那我们是严防死守,还是故意漏出一道缝隙。”

    沈浪道:“严防死守,格杀勿论,任何闯入望崖岛的敌人,不管背后是谁,不管来头有多大,部杀掉,要表现出我们无以伦比的决心。这一场大戏,绝对不能有一点点破绽。岳父大人放心,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望崖岛金矿的大场面一定会泄露出去的。”

    战略欺骗是很难的。

    不能有一点点破绽,否则敌人就会发现。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比真的还要真的。

    就是要用天文数字的金子,就是要用几千大军,就是要用上万民夫去演这一场戏。

    玄武伯道:“若非我是局内人,我也一定会被欺骗。坚信望崖岛发现了大金矿。以我对仇天危和唐仑的了解,他们一定会入瓮的,这场天大的骗局手笔太大了,天下所有人都会陷进去。”

    沈浪道:“不,有一个人不会,或许他已经看穿了。”

    玄武伯道:“谁?”

    沈浪道:“张翀,他已经几个月没有出现了,号称在家养病,这就是最大的反常。”

    玄武伯道:“我们这场战略讹诈没有一点破绽,他如何能够识破?”

    沈浪道:“真正高明的棋手,根本不用去理会你的障眼法,他直接抓住你的本心,看穿你的最终目的,那样再高明的障眼法都无处遁形了。我们这位太守大人的手笔更大更惊人啊,他这是要借机铲除三股大势力啊,他这是要建下百年不朽的功业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是要做这个笑到最后的渔翁。”

    对于别人来说,这一场棋局扑所迷离。

    但对于张翀和沈浪而言,几乎是在下明棋。

    木兰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城堡,她还惦记着和沈浪的那个赌约呢。

    但是这种事情太美妙了,而且还是她和沈浪第一次,她实在不想这么仓促。

    玄武伯爵府还钱之后,她连在家里过夜的机会都没有了,接下来的几天都会无比忙碌。

    这几天实在没有时间去完成这美妙的第一次。

    于是莫名其妙地,她又在沈浪胸前咬了一口,然后穿上铠甲去招兵了。

    “小白脸,等我回来好好收拾你,我要活生生将你吃了。”

    这话顿时让沈浪彻底惊呆了。

    这……这是从木兰嘴里说出来的?

    确定不是小冰那个骚/丫头附身?

    木兰可是矜持女神,冰冷女神啊。

    她竟然也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沈浪这次创造的奇迹实在太大了,连木兰这样的女神也被震撼了。

    加上他的战略部署一个比一个惊人,手笔天大。

    此时这个大局已经成型了,就等着敌人落网了。

    女人都是感性的,木兰也不例外。

    她们本能地会崇拜强者,男人越强,她们越沦陷。

    上一次金山岛之争,木兰就沦陷了一半。

    而这一次黄金之岛战略眼看就要成功了,就要让金氏家族建立百年伟业。

    这样的大局,真是让人心神迷醉。

    加上无数黄金的刺激,所以木兰女神就彻底沦陷了。

    一个女人的最深爱意,一定是崇拜并混合着强烈的繁衍冲动。

    什么精神共鸣?

    不能说没有,但绝大部分都是假的。

    人类没有那么纯粹和高端。

    唉!

    真是没有办法,我浪爷的魅力实在太大了,让一个冰霜女神都成为了狼女。

    不过木兰的这一句话,让沈浪心神摇曳,石了几个时辰。

    甚至小冰过来挑逗他的时候,沈浪害怕得连连后躲,他实在怕自己忍不住。

    “冰儿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啊!我真把持不住了,万一真发生了什么你是舒服了,我可是要被娘子打死的。”

    木兰现在是彻底动情的母兽,这个关键时刻沈浪是真不敢犯错。

    “讨厌,那你们快点啊。”小冰一跺脚,兔子一阵摇晃,让沈浪几乎蹲了下去。

    受不鸟啊。

    “小姐真是讨厌,占着茅坑不拉屎,也不管别人会憋死。”

    这一句话,让沈浪心中火焰熄了一半。我日你这个骚冰,会不会说话啊?

    什么叫茅坑啊?谁是茅坑啊?

    再说那么美的事情你形容成拉屎?果然没文化。

    …………

    接下来几日,木兰马不停蹄,日夜不眠,前往自家封地的每一个镇子和村庄。

    每到一个地方就立刻把所有民军召集起来,挑选其中最精锐的一个,编入私军之中。

    当场发放铠甲和武器,当场发放安家钱,预支半年的军饷。

    顿时间,整个玄武伯爵府封地士气冲天。

    无数壮丁纷纷争抢入伍。

    这一幕传了出去,更是让周围权贵心惊不已。

    玄武伯爵府竟然扩军了?

    这完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啊,这是对国君的挑衅啊。

    在这个节骨眼上扩军?

    他们想要做什么?

    接着许多人发现,玄武伯爵府的船队陆续不停前往望崖岛。

    一支又一支军队登陆望崖岛。

    几千几千的民夫,不断登陆望崖岛。

    随着玄武伯爵府大动作。

    局势立刻变得无比激烈而又火热。

    所有人心中都判断。

    要出事,要出大事了!

    ……

    所有人都在忙碌。

    但始作俑者沈浪反而再一次悠闲下来。

    布局者劳心。

    最高明的布局者甚至连劳心都不必。

    计划已经定型了。

    天罗地网已经铺下去了,接下来就等着敌人入网便是。

    沈浪和金木聪又进入疯狂码字的节奏。

    如今对于沈浪来说,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这一场东风,就是女魔头仇妖儿。

    她成为了沈浪是否夺取怒潮城的最关键人物。

    金木聪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短短十几天时间,他竟然已经抄完了半本西游记了。

    而且完不知道疲倦。

    因为对于他而言,抄书只是一个过程,他自己听故事,自己爽才是结果啊。

    这几天空闲的时间,沈浪一边等着敌人撞入他的天罗地网。

    一边用尽力间接去讨好女魔头仇妖儿。

    整本书都为一个人而写啊,浪爷还没有这样讨好过一个女人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沈浪派往怒潮城的那个卧底回来了,带来了徐芊芊的信。

    沈浪打开信一看,上面没有任何内容。

    用火一烤!

    上面徐芊芊的字迹显现出来。

    仇妖儿病危,有性命之危,速来相救,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顿时沈浪大惊!

    仇妖儿病危?有性命之危?

    这是之前的慢性之毒发作了吗?

    但光凭徐芊芊的文字,沈浪根本不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啊?

    接下来沈浪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

    要不要去怒潮城?

    去的话,是不是有些冒险?

    不去的话?

    任由仇妖儿死掉?

    她现在可千万不能死。

    这是一次冒险,但也是一次良机。

    …………

    注:第二更送上,我快速吃饭,然后继续写第三更,兄弟们支持不要停啊,糕点会竭尽力的。

    谢谢万圣节小黑,厄运逆袭,一只爱吃蛋的蛋壳,上官名剑等几人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