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邪火燃烧!惊天一战!(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016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你治好了我,你要什么?”仇妖儿问道。

    我要怒潮城!

    当然这话沈浪只能在心中说说而已,他笑着摇摇头。

    这简直是最标准的答案了。

    当一个不无耻的牛逼人物问你要什么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要就是最好的答案。

    当一个无耻的牛逼人物问你要什么的时候,你就在他承受范围内提出最高要求。

    见到沈浪什么都不要,仇妖儿目光露出欣赏。

    “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后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够做到,都会答应你。”

    这句话好耳熟啊。

    对了,剑王李千秋也是这么说的。

    不过很快沈浪就让他还了这个人情,让剑王去做调换亵/裤的事情。

    从此以后,剑王前辈就不想再见到他了,不过在分别的时候剑王前辈说了一句,之前那个不算。

    他说得不清不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不算。

    大概是说他调换/亵裤那件事情不算还人情。

    唉!

    人品高洁的人真是好欺负啊,哪怕是绝顶高手。

    接着,仇妖儿就走进房间之内,开始剥下身上的睡裙。

    竟然不关门。

    而且不避讳沈浪和徐芊芊。

    这个女魔头不许男人触碰她一下,但是在女人面前真是毫不避讳啊,难怪所有人都觉得她喜欢女人。

    只看了一眼,沈浪心脏顿时受到暴击。

    一米九的大高个啊,这两条长腿真的无敌了。

    这身材曲线,简直让所有女人都自卑不已啊。

    沈浪一抖,赶紧移开目光。

    不是他不想看啊,而是不敢看啊。

    万一裙子下的狰狞起来,被仇妖儿识破了男儿身,只怕立刻被她折断了。

    不过见鬼了啊,她就算没看,他竟然还是控制不住。

    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坐下。

    黄凤睡我,黄凤睡我。

    沈浪不断默念。

    竟然还是没用,还是消不下去。

    这……这怎么回事啊?

    仿佛有一股火焰从体内深处涌出来。

    虽然非常细微,但超级绵长啊。

    接着,沈浪脑补不穿衣衫的黄凤朝着他搔首弄姿。

    结果非但没有消下去,反而愈演愈烈。

    天哪?

    我这是要完啊,我的口味竟然变得这么重了吗?

    就这一会儿功夫,仇妖儿走了出来。

    此时,她已经换上了一套海盗战装。

    刚才不穿衣服还好,这一穿上衣服,身材的曲线更加爆炸。

    沈浪更加不敢站起来了。

    这个时候他别说脑补黄凤了,就算脑补凤姐也没用了。

    根本就压不下去了。

    “你留在这里别走。”仇妖儿道“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当然也有可能回不来。”

    她还真要去决斗啊。

    这就是一个疯子啊。

    你可是刚做完手术啊,伤口都没有包扎啊。

    而且,你刚刚放完一千多的血啊。

    你脑子里面的血肿虽然引流出来了,但是之前对脑域神经的压迫惯性还在的,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彻底消除。

    也就是说此时仇妖儿的脑袋还是昏眩的,双腿还是虚浮的。

    这个时候的她武功肯定大打折扣啊。

    这个时候去决斗,不是找死吗?

    你这何止是轻伤不下火线啊,你这简直是从棺材里跳出来战斗啊。

    徐芊芊哀声求道“将军,这场决斗难道就不可以推迟吗?”

    沈浪不由得朝她望去。

    徐芊芊这个声音很骚啊,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啊,难道你真的对这个女魔头沦陷了?

    那可不太妙啊。

    “幼稚。”仇妖儿道。

    然后,她抄起了两支鬼头刀,朝着外面走去。

    沈浪看得头皮发麻。

    因为这两支鬼头刀一米多长了,每一支大概超过一百斤吧,她抓在手中却如同无物啊。

    真是太牛逼了。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无敌猛将啊。

    关键还是女的,难怪无数女人会对她沦陷。

    沈浪膜拜不已。

    但是仇妖儿自己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因为双腿双手有点软,而且内心深处仿佛涌出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陌生了,就仿佛有一团小火焰在燃烧。

    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关键是她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女人,所以对这种感觉太陌生了,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叫作欲念。

    她还以为是放血后遗症呢。

    “唉,今天晚上决斗大概要输,甚至要死。”

    仇妖儿心中暗道。

    但是她也没有太当一回事,生又何欢,死又何惧啊?

    然后,她随意将两百斤的鬼头刀扛在肩膀上,直接就走出去了。

    去海边,和祝红雪决斗!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不过今天晚上真是见鬼了,她越朝海边走去,身体竟然越来越发热。

    而且内心的旖旎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怪异。

    内心深处的那团小火苗,越烧越烈。

    …………

    房间之内!

    沈浪长长松了一口气,仇妖儿终于走了。

    他顿时瘫了下来了。

    顿时某个地方特别不雅,裙中仿佛藏了一物。

    徐芊芊瞥了一眼,顿时浑身燥热。

    “不要脸,变态……”徐芊芊低声骂道。

    她虽然骂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觉得无比空虚。

    那团烈焰越烧越猛,简直无法抑制。

    身上的皮肤越来越红,越来越燥热。

    而且,脑子里面不断浮现出一些诡异的画面。

    就是《风月无边》里面的文字和画面。

    而且是她代入进去了正在上演不堪画面,而且那个男人竟然是沈浪的面孔。

    徐芊芊拼命地摇头。

    我,我这是怎么了啊?

    我这是见鬼了吗?

    不过睁开眼睛见到穿着裙子的沈浪,心中这股火焰顿时又消了下去。

    眼前这个沈浪好讨厌,哪有之前穿着男装的时候迷人啊?

    呸!呸!呸!

    我为什么要用迷人这个词语?

    徐芊芊觉得不能再呆下去了,否则会有危险,而且莫名其妙太热了。

    “我去冲个凉!”

    徐芊芊道,然后朝着后面的房间走去。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软到在地。

    “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偷看,我就将你眼睛挖出来,我说到做到,我武功虽然很烂,但收拾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徐芊芊走到隔壁房间内,直接将房门关闭,开始洗澡。

    这大冷天的,冲什么凉啊。

    沈浪觉得有些不妙了。

    因为这个时候,火焰愈演愈烈啊,完消不下去啊。

    这不正常啊,仇妖儿也走了啊,徐芊芊也从眼前消失了。

    他觉得燥热,不由得倒起桌上的茶水,不断地喝。

    ………………

    怒潮城主城堡内!

    仇天危迎来了一个客人,晋海伯唐仑。

    仇天危目光闪烁着贪婪的光芒,道“你确认望崖岛上有金矿?”

    唐仑本能地移开目光,哪怕他见仇天危已经很多次了,但是面对他这张面孔还是非常不适。

    鼻子实在太长了,太弯了。

    真的不知道他的女人是怎么承受得了的。

    “九成九。”唐仑道“否则,玄武伯爵府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拿出八十万金币?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我家豪富,但却连这个数字的一半都拿不出。”

    仇天危道“有没有可能是借来的?又或者是做了一笔交易?”

    唐仑没有回答。

    天下间能有什么交易能够一下子赚到八十万金币?

    就算金卓伯爵把城堡和几万亩良田部卖了,也赚不到这笔钱。

    至于借来的?

    那就更加荒谬了。

    金卓伯爵若是能够借来八十万金币,之前也就不会那么凄惨了。

    海盗王仇天危道“这有些不对劲啊,这些金矿早不现世,晚不现世,偏偏在这个时候现世。”

    晋海伯唐仑道“或许金矿早就发现了,而且已经挖掘很久了,只不过一直到还债的最后期限,沈浪才把所有金币砸出来,狠狠打所有人的脸。”

    “有这个必要吗?”仇天危道“沈浪或许是这种轻浮之人,但玄武伯金卓不是,他就是一只倔强的老乌龟,这种打脸只会带来灾祸而已。”

    仇枭道“父亲,还有一种可能性。金氏家族一直想要隐瞒望崖岛金矿之事,但是时间太紧迫了,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也不能从别的地方筹钱。而且就算有金矿,他们想要一下子提炼出八十万金币的黄金也很不容易,所以一直等到了最后一天。”

    唐仑道“有道理,金氏家族最后还出的那笔黄金中,有刚刚铸造好的粗糙金币,还有一些来不及铸造的黄金,可见时间真是非常紧迫,他家竭尽力才终于在最后时刻才提炼出这笔金币。”

    仇枭道“很多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金氏家族还钱的前几天,有几百辆马车的粮食运入玄武伯爵府,现在看来这批黄金就是藏在这些马车里面。而且这些马车是从金氏家族的码头登陆的,只不过故意先运到西边,然后再运回玄武伯爵府,给人感觉就好像从西边运来一般。”

    如此一来,倒是解释得通了。

    晋海伯唐仑道“怒海侯,我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望崖岛抢了,将岛上的人杀得干干净净,依旧用海盗的名义。”

    仇天危道“国君不会震怒?不会出兵?万一等我出兵夺了望崖岛,国君派遣大军攻打我,将望崖岛夺了回去,我岂不是白忙碌一场,为别人做了嫁衣。”

    晋海伯爵唐仑道“怒潮侯请放心,我去谈,将他们也拖下水就是了。”

    仇天危道“你打算找谁谈?”

    唐仑道“太子殿下,然后每年将望崖岛黄金分他一部分便是。”

    仇天危道“分多少?”

    唐仑道“四分之一,换取国君不出兵夺回望崖岛。”

    仇天危目光闪烁道“如今望崖岛有多少守军?”

    唐仑道“三千,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增兵。金卓简直疯了,无数的金币水一样泼出去,拼命地扩军,区区一个玄武伯爵府竟然扩军五千,而且还征召了三千民军,部发放了盔甲和武器。”

    “金卓伯爵这是疯了啊,他就不怕触怒国君吗?”仇天危不敢置信“一个伯爵府,竟然拥有八千武装。”

    晋海伯唐仑道“这就更证明了望崖岛有金矿啊,而且是天文数字的储量,让金卓这样保守大人都疯狂扩军,不惜得罪国君。怒潮侯,我们速度必须要快啊,在黄金的威力下金氏家族的力量每一天都在暴涨。时间拖延一天,我们攻打望崖岛的难度就增加一分啊。而且金卓伯爵发动了上万民夫在望崖岛筑城了,一旦城堡筑成,那我们想要打下望崖岛就难了。”

    仇枭道“晋海伯,你觉得需要出兵多少才能攻下望崖岛?”

    晋海伯唐仑道“如今金卓伯爵每一天都在增兵,一个月后望崖岛上的驻军可能超过四千,再加上两三千民军,上万民夫,我们至少要出动两三倍的兵马,才能拿下。”

    仇枭道“我现在终于知道,玄武伯爵府为何会突然购买几百车的粮食了。”

    唐仑道“没错,这批粮食部运往望崖岛了,足足上百万斤。现在玄武伯爵的态度非常清楚,宁可失去封地,也绝不失去望崖岛,孤注一掷将所有力量都投入其中”

    仇天危道“也就是说,我们至少要出兵两万,才能顺利夺下望崖岛?”

    晋海伯唐仑道“对,我家愿意出兵三千。未来夺下望崖岛,我不多要,只要一成半。”

    仇天危冷笑道“一成半,也是天文数字了。”

    唐仑伯爵道“怒潮侯,下决心吧,迟则生变啊。且不说望崖岛的防御一天比一天强,最关键的是越来越多的目光盯住这块肥肉啊。现在动手分食的只有你,我,太子三家,未来就不一定了,或许有越来越多的大鳄游进来,那就大大不妙了。”

    仇天危双眼一缩。

    出兵两万?

    这实在是太多了,他麾下的军队几乎要抽调一空了。

    风险太大了啊。

    万一望崖岛上没有金矿呢?万一这一切只是沈浪的阴谋呢?

    “不行。”仇天危道“一定要确定望崖岛上有没有金矿,万一没有的话,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晋海伯唐仑道“可是现在整个望崖岛严防死守,任何靠近者都格杀勿论啊。我家派去了几十个探子部被杀光了。”

    仇枭道“我去,我去望崖岛一探虚实。我背后是父亲,是怒潮城,是几万海盗,玄武伯绝对不敢杀我,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伤我一根汗毛。”

    仇天危不语。

    仇枭道“沈浪睚眦必报,凡是得罪过他的人都被弄死了。唯独我例外!我羞辱他妻子金木兰的时候,他不敢作何反应。我派人去井水下毒尸,打算制造瘟疫杀他们上万人的时候,沈浪依旧不敢做何反应。我和祝兰亭去挖掘宁序大坝,打算水淹整个玄武伯爵府封地,打算毁掉金氏家族基业,淹死上万人。祝兰亭死了,我依旧安然无恙。沈浪甚至连一点点报复都不敢,这证明了什么?”

    晋海伯唐仑道“证明了沈浪这个小畜生欺软怕硬,面对真正的强者他只能唾面自干,根本不敢伤害仇枭少主的一个汗毛。”

    仇天危闭上眼睛好一会儿。

    儿子仇枭说得很有道理,他对玄武伯爵府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灭绝人性的,但是沈浪依旧不敢有任何报复。

    这已经证明了一切啊。

    海盗王睁开眼睛道“行,那你明日就去一趟。”

    仇枭道“是,父亲!我一定不会堕了仇氏家族的威风,金氏家族谁敢挡我上岛,格杀勿论。”

    “二十年前我们还很弱小的时候,金宇伯爵出动一万多大军来攻打我们都军覆灭,更何况是今日?我们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海盗王仇天危笑笑,没有说话。

    二十年前的那一场大胜,完奠定了他怒潮城的基业。

    而那一场大胜仇天危要感谢两个人,隐元会的舒伯焘,还有就是现今的武安伯。

    当时金宇伯爵最重要的两个盟友,一个是隐元会,一个是薛氏家族。

    但这两个势力都将他出卖了,否则金宇怎么会败得如此之惨啊。

    仇枭道“父亲若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告辞了,我要去做一下准备,明日一早就出发前往望崖岛。”

    仇天危皱了皱眉。

    知子莫若父,他这个儿子肯定又要去祸害那个女人了。

    顿时,他挥了挥手。

    仇枭狂喜,飞快离开,直接朝着仇妖儿的城堡飞奔而去。

    仇妖儿好姐姐,我来了!

    三个美人儿,我来了!

    你们就等着欲生欲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

    仇枭准备的这药太厉害了。

    一开始润物细无声还不能发觉,一旦进入身体彻底和血液发生反应后。

    涌起的欲念越来越强烈。

    这火焰一旦烧起来,完压制不住。

    仇妖儿一开始还不懂得是怎么回事,后来觉得身体越来越热,甚至越来越迷离,心跳越来越快。

    关键是听着海浪的声音,身体潮意甚浓。

    而且脑海之内竟然不断浮现一些诡异的画面,前所未有的旖旎画面。

    这个时候,他哪怕对男女这方面再无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有人给他下药了。

    她脑子飞快地转动。

    是那个女大夫吗?

    不,绝对不是她。

    对了!

    是那焚香!

    仇妖儿武功很高,所以神识也非常敏锐。

    那焚香的味道和之前几乎一模一样,但还是有一点点区别。

    只不过仇妖儿就算发现了也没有当一回事。

    之后她出门的时候,觉得身体发热发软,她还以为是放血的缘故。

    如今看来,也是因为这焚香啊,里面被人放了情/药。

    仇妖儿顿时怒了。

    有人要谋杀她,她并不是很生气。

    但……有人要玷污她的清白,要睡她,这就很严重了。

    这个时候,她恨不得立刻杀回去。

    但那样的话,她就失约了啊。

    和祝红雪约定的决斗时间,马上就到了啊。

    这可不仅仅是他和祝红雪的约定,更是双方师傅的约定。

    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是她仇妖儿怕死怯战呢。

    不,她宁死也会失约。

    “来人!”

    仇妖儿一声令下。

    顿时,四名女武士出现在她的身边。

    “你们率领十几名武士去我的房间,保护徐芊芊还有那个大夫,但是守在门外不要进去,如果有任何男人胆敢闯入,格杀勿论。”仇妖儿下令道。

    “是!”

    四名女武士朝着城堡飞奔而去。

    仇妖儿继续朝着海边走去,赴约决斗。

    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她体内的火焰越烧越旺。

    双腿走路都有些艰难了。

    那股火焰是从内心烧出来的,根本无法抑制啊。

    关键是她的心神,都已经开始渐渐迷离了。

    不行,这样还怎么决斗啊?

    仇妖儿运气一股真气,活生生将这个欲念压制下去。

    感觉还是不行。

    她抽出刀子,猛地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划。

    顿时鲜血从血脉中涌出。

    靠,现在她都学会给自己放血了。

    这一招果然有效。

    体内的旖旎火焰,顿时被她压制了下去。

    她赶紧朝着海边狂奔而去。

    一定要速战速决。

    …………

    一刻钟后!

    仇妖儿赶到了雷洲岛东边的沙滩。

    这里的沙子很细,很白,在月光之下,如同白银一般。

    真是美到了极致。

    祝红雪已经来了,正盘坐在沙滩之上。

    月光之下的祝红雪。

    如同玉石雕琢一般。

    说一句良心话啊,这位祝红雪比沈浪还要稍稍帅一点。

    沈浪太漂亮了,天下男人都难以匹敌。

    而祝红雪则是英姿勃勃,浑身上下充满了强烈的男子魅力。

    他就如同一支剑,瞬间刺破女人的心防。

    几乎任何女人见到他,都会心跳加速。

    仇妖儿刚刚靠近沙滩,祝红雪便睁开双眼,站起身来。

    真是好高啊。

    竟然和仇妖儿不相上下,足足一米九左右。

    沈浪一米八就已经算不矮了,这祝红雪比他还要高小半头。

    在这个世界的审美观点中,女人长到一米九多很怪异,没有男人敢要。

    但是男人长到一米九多,那就会收到所有的溢美之词。

    什么长身玉立,什么渊渟岳峙等等。

    总之祝红雪这幅模样,一走出去就夺目逼人,在任何地方都鹤立鸡群一般。

    “来了?”

    “来了!”

    “你老师让我问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怒潮城,随着她去海的另外一头冒险。”

    仇妖儿道“我不知道。”

    祝红雪道“你等的那个人还没来吗?”

    “嗯。”仇妖儿道“我甚至还不知道他是谁,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从这口气中可以听得出,仇妖儿和祝红雪很熟悉。

    “宁寒呢?”仇妖儿道“她是你师姐,为何不来?”

    宁寒,越国公主。

    大约在十年前,就被誉为第一美人。

    但也就是在十年前,她几乎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了。

    祝红雪道“公主殿下在左老师身边,正在海外的某个岛屿挖掘上古碑文。”

    仇妖儿道“她为何不与我决斗,偏要让你来?”

    祝红雪道“宁寒公主武功比我强,我与你决斗若是赢了,她自然也赢了。我若输了,她再出手也不迟。不过,公主殿下大概不喜欢打架。”

    仇妖儿道“武功高到这个地步,若不能打打杀杀,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此时,仇妖儿觉得体内的那股火焰又猛地窜了起来。

    哪怕放血也有些压不住了,神智渐渐又开始迷离。

    那药效不断汹涌而出,如同潮水一般拼命拍打她的身心。

    “好了,废话少说,动手吧!”

    祝红雪道“你心跳很快,呼吸急促,而且在流血。”

    “不关你事,动手吧。”仇妖儿猛地拔出两支鬼头刀。

    祝红雪眉头一皱,然后拔出剑。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既分高下,也诀生死!”

    仇妖儿凝聚所有的内力,所有的真气。

    这一招,她倾尽了毕生所学。

    顿时整个身体瞬间化作一道光影,飞射而出,快到肉眼根本无法看轻。

    而祝红雪的身体,几乎在原地消失,瞬移一般,朝着仇妖儿飞去。

    这是巅峰一战!

    比起金木兰和唐炎那一战,要惊人得多。

    哪怕在几十年内,这一战也能排入历史。

    那一瞬间,空位仿佛被撕裂,发出一阵爆裂之响。

    仇妖儿和祝红雪两人,如同两颗星辰相撞。

    “砰!”

    一声巨响。

    两股强大的真气力量,无比凶猛的撞击。

    火光迸现。

    整个沙滩受不了这么大的真气撞击,直接炸开了一个大坑。

    无数的沙子,如同子弹一般,嗖嗖嗖朝着四方溅射。

    如果有人观战,此时已经千疮百孔。

    百米之外的椰子树上,所有的椰子纷纷坠落。

    不远处的叶子,瞬间断折飞出。

    大坑之内,仇妖儿和祝红雪静静站立,相隔三尺。

    祝红雪虎口位置流血。

    仇妖儿嘴角流血,鼻子流血,手腕流血。

    “我输了。”

    “我输了。”

    双方几乎异口同声道。

    仇妖儿怒道“闭嘴,我输了,你走吧!”

    “不,是我输了。”祝红雪道“你身体真的没事?我心跳和呼吸已经快到惊人的地步了。”

    “走。”仇妖儿道。

    祝红雪又深深看了她一眼。

    “保重!”

    他脚下一弹,瞬间跃出了这个大坑,片刻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

    此时,仇妖儿颤抖低呼一声。

    整个人几乎瘫倒在地。

    刚才和祝红雪那一战,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量。

    如今,她真的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那股邪火了。

    这股火焰疯狂地反噬,疯狂地燃烧着她的身心。

    仇妖儿感觉到自己的神智飞快地被燃烧殆尽。

    这股邪火仿佛要将她的身体和灵魂烧成灰烬。

    快,快回去。

    她用尽力爬出了这个大坑,然后凭借本能朝着家里奔跑而去。

    那个女大夫这么高明,她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

    注再一次通宵写到早上九点,知道兄弟们想看什么,这下子不就水到渠成了吗?若是没有这一战,浪爷被推的火候就不够。我去睡几个小时,醒来后去医院开助眠药。然后立刻回家码字写第二章,绝对让兄弟们爽。

    一定要支持我啊,靠一股信念撑着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