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巅峰!娘子,我出轨了!(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918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徐芊芊当然没有自杀成功。

    这次仇妖儿甚至没有出手抵挡,只是隔空轻轻一挥。

    顿时徐芊芊就仿佛撞在了空气墙上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将军,这沈浪是我的前夫,张晋是为的未婚夫。但就是这两个男人害得我家家破人亡,徐绣这个三代产业彻底毁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我才选择和沈浪合作,就是为了复仇倒地!”

    “但我对沈浪的仇恨,仅次于张晋。”

    “之前张春华来见将军您,肯定是张翀有所企图。”

    仇妖儿依旧一言不发。

    徐芊芊跪下道:“如今沈浪就在我的面前,他已经不能帮我复仇了,不若就此……将他除了。”

    仇妖儿道:“来人!”

    几个女武士进来。

    “将他打扮一下,他喜欢扮成女人,就再一次扮成女人吧,然后将他送离怒潮城,离开雷洲岛。”仇妖儿下令道:“从今以后他不许再登岛一步。”

    “是!”

    几个女武士进来,抓住沈浪的手臂。

    “慢!”沈浪道:“起码,让我先洗个澡。”

    紧接着,沈浪道:“仇妖儿大小姐,你为何不走吗?你为何不跟随着你的师傅去浪迹天涯,去海的另外一边,去陌生的世界呢?”

    仇妖儿没有回答。

    可见沈浪在她心目中还是一个彻底的外人。

    这些话他和祝红雪还深入交谈过,甚至和徐芊芊也聊过一句。

    但是对沈浪,半句都不愿意谈。

    有话说,通往女人心最短的距离是XX。

    但这也分人。

    比如对仇妖儿,就完没用。

    你睡她一次,还是一百次都没用的。

    她虽然冰清玉洁,连手指头都没有被男人碰过。

    但她并不是故意要坚守这种贞节,更不是为了未来的丈夫而守护,完就是不喜欢男人的触碰而已。

    所以,昨夜她彻底放纵了一次,而且是告别处子之旅。

    但对她来说也谈不上什么仪式感,她完不在意的。

    就仿佛是不小心喝醉酒了而已,享受的是那种微醺的感觉。

    但你要说她对酒瓶子产生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下次再也不会喝酒了。

    “你若想要我对你多说几句,那就多说几句。”仇妖儿道:“你出手诊治了我,非常感激。所以就算你男扮女装,对我有所图谋,我也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当然,她说的图谋不轨,并不是昨夜发生的那些事情啊。

    “昨天夜里,我把你睡了,而且非常疯狂,给你带来的伤害,我非常抱歉。”仇妖儿继续道。

    不用抱歉,虽然很痛,但是……更爽,甚至超过了上千次自己玩耍的总和。

    “这箱金币只是补偿你的身体伤害,你救治了我,那个人情我依旧欠你,什么时候你需要我还了,派人来说一下便是。”

    “至于其他你有什么企图,就不要妄想了。二十年前我漂在海面上几天几夜,若不是义父救我,我早就死了,早就葬身鱼腹了,所以我永远不可能背叛义父了。”

    “你走吧,不要再踏上怒潮城半步!”

    然后,仇妖儿直接走了,徐芊芊也赶紧跟了上去。

    ………………

    沈浪龇牙咧嘴地进入浴桶里面洗澡。

    那种感觉真是……酸爽无比啊。

    痛得直抽抽啊。

    他闭目躺在浴桶里面,回味自己的得失。

    这次来怒潮城的计划成功了没有?

    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切发生的变化太快了。

    该死的焚香,该死的仇枭。

    若没有昨夜的疯狂,沈浪的身份也不会被揭发。

    如今计划出现了巨大的岔子。

    但是计划失败了吗?

    也没有!

    至少徐芊芊留了下来。

    这个小贱人,果然成熟厉害了。

    但是……她的话九分真一分假。

    可是究竟哪一分是假的?

    接下来徐芊芊可以指望吗?

    沈浪不敢确定。

    她的内心应该也很焦灼。

    首先仇妖儿是无情无心之人,不会专门为了她报仇的。

    但是沈浪可以。

    其次,通过了昨夜之事,徐芊芊对沈浪感情有些诡异。

    但是……她对仇妖儿的感情也很诡异,她对仇妖儿的关心和崇拜是真的。

    仇妖儿就如同光芒万丈的女神照亮了徐芊芊内心的阴霾,让她知道一个女人竟然可以活成这个样子。

    那么有朝一日,当她必须在沈浪和仇妖儿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

    她应该会很难抉择的,她会选择站在沈浪这一边吗?

    很不好讲!

    但是幸好……

    沈浪这一次来,布置了一个杀手锏,而且还无意中发现了另外一个杀手锏。

    关键时刻拿出来,应该能够一击必杀。

    所以……

    这一次他来怒潮城,大体上是成功的。

    对于未来夺取怒潮城,沈浪反而更有信心,更加志在必得了。

    这一趟有意外,但更有收获!

    当然所谓的收获,并不是……睡了仇妖儿。

    仇妖儿很好!

    是天下顶尖的尤物。

    这种类型,可能天下独一份了。

    哪怕在现代地球想她这种性感绝伦的女人也很难找了。

    但是……

    娘子木兰更好。

    论身材曲线,木兰是唯一能够和仇妖儿匹敌的。

    论面孔长相,木兰更加娇艳无双,甚至含有人能比,否则那个禽兽太子也不会念念不忘。

    论皮肤,木兰又白又雪腻,而且充满了弹力。

    论双腿,论力量,木兰也可以将沈浪夹死绰绰有余。

    仇妖儿太独特了。

    但木兰才是最美的。

    沈浪是渣男不假,而且走到哪里撩拨到哪里,去了天涯海阁都忍不住要摸别人女导师的腿。

    但……他真的是想要把完整自己的第一次交给木兰的。

    在这段时间,哪怕是绝色美人送到面前,他也不会碰,不会吃的。

    因为木兰已经约定了,要找一个时候,活生生把他沈浪吃了。

    那么接下来沈浪这几天就要沐浴焚香,把自己洗白白,然后送到娘子的床上。

    渣男也是第一次,美娘子也是第一次。

    多完美啊!

    不但木兰很珍视,沈浪内心也很重视的。

    而现在,好像被破坏了。

    而且是不可抗力,浪爷的第一次被别人夺走了。

    不过他也没有那么矫情,尽管自己是被谁的一方。

    但……我是男的啊。

    我就算再被动,我也是凸。

    你仇妖儿再强也是凹,你在我体内留不下什么东西。

    而我却能够将DNA铭刻在你体内,哪怕你洗得再彻底。

    哈哈哈哈哈!

    不过想到木兰天真无暇的美眸,沈浪笑不出来了。

    木兰很天真。

    但是……也很认真。

    她……她该不会真的打死我吧!

    如果被她知道了,或许真的会打死我的。

    千万不能被她知道。

    ………………

    沈浪离开了怒潮城。

    在五个女武士的监视下,登上了一条离岛的海船。

    当然依旧是女装。

    这不过这一次沈浪就没有之前那么美了,身伤痕累累,步履蹒跚。

    就好像被一百个大汉蹂躏过。

    “主人说了,从今以后你不能再登岛半步。”

    后面没有说否则就怎么样怎样。

    但是有些话不说出来,更有震慑力。

    回到舱房内,沈浪躺回到床上。

    “哎哟,哎哟……”

    沈浪痛苦地躺下,此时身都已经抹了药膏了。

    但还是火烧火燎的痛。

    黄凤依旧板着面孔,但是两只眼睛充满了幸灾乐祸。

    “再笑,我强了你。”沈浪恶狠狠道。

    都怪你,都怪你,还是不够丑!关键时刻不顶用,也不能让我软下。

    黄凤置若罔闻。

    放在之前,她早就炸了。

    但是现在,沈浪被别人强了,就算再出言不逊,她也不在意了。

    不过她要是听到沈浪的心理活动,大概还是要炸的。

    沈浪不由得想起仇妖儿身边的几个女武士。

    长得都很不好看啊,这样才能专心练武。尤其那个女武士首领,身材雄壮结实,别有一番风味,但是面孔,大约是0.8个黄凤。

    ………………

    又等了一天,两天!

    木兰实在等不了了。

    尽管这两天她都在家中,但是怎么都睡不着。

    一躺下就做噩梦。

    噩梦有两种类型。

    其中一种类型,沈浪满脸鲜血,凄呼道:娘子,我死得好惨啊,我死得好惨啊。

    第二种类型,沈渣男满脸得意,抱着另外一个女子乐不思蜀,对着她说:木兰,我以后再也不回家了啊,你另外找一个赘婿吧,我们和离吧。

    到后面噩梦的内容就很一致,清一色都是沈浪满脸鲜血,死得好惨。

    木兰越想越不安。

    尽管家中还有军务,但她忍不住了,稍作乔装打扮后,直接骑马朝着阳武郡码头而来。

    她要去怒潮城。

    尽管这样非常不智,而且可能会破坏夫君的计划。

    但是,她真的忍不住了。

    整个人都陷入了无比的焦躁,脑子里面部是各种可怕的画面。

    要么沈浪被吊起来打。

    要么沈浪被各种刑法,又或者是沈浪被扔到大海里面喂鱼。

    “夫君千万不要有事。”

    “夫君,你千万不能有事。”

    不眠不休的木兰,连着换了好几匹骏马,连夜赶到了阳武郡码头。

    然后等待海船出海。

    …………

    玄武伯金卓非常忙碌。

    每天都要调派大量的军队前往望崖岛,还有更多的民夫。

    不计其数的木料,石材,粮食,布匹,药材,一船一船朝着望崖岛运去。

    不但动用了金氏家族所有的海船,还雇佣了十几艘大船。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了天道会这个盟友的强大之处了。

    甚至玄武伯没有主动开口要求,黄同就竭尽力,准备了一切物资,然后神不知鬼不觉送到了玄武伯爵府。

    所有的材料都是天文数字。

    此时不要说别人了,就连玄武伯爵金卓都觉得自己是真正在建设望崖岛。

    宁可失去封地,也不失去望崖岛。

    这场戏已经逼真到逆天的地步。

    既然进不了望崖岛,但是可以在码头上,海面上刺探。

    有人数过了。

    这几天金氏家族前往望崖岛的军队已经超过了三千多人,民夫超过了五千多。

    各种物资更是超过了上百船之多。

    天大的手笔啊,这需要花费多少金币啊?

    天文数字。

    望崖岛肯定是发生金矿了,而且还是那种品味最高的,储量最惊人的金矿。

    否则,金氏家族怎么会动用这么大的力量去保卫望崖岛。

    否则,金氏怎么又这么多钱,动用这么多的人力物力?

    如今最后一支军队要开拔了,由金卓伯爵亲自率领一千精锐武士,前往望崖岛。

    接下来的时间,金卓伯爵本人就要一直镇守望崖岛了,将黄金之岛的大戏演绎到巅峰。

    “夫君,你不等浪儿和木兰回来再走吗?”苏佩佩道。

    沈浪不在,木兰去招她了,金卓伯爵又一走。

    整个玄武伯爵府就剩下苏佩佩和金木聪了。

    苏佩佩虽然泼辣厉害,但丈夫还是顶梁柱,这一走了,她实在有些担心。

    见到妻子眼中的迷恋,金卓伯爵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

    成婚二十几年了,但是在金卓眼中,妻子还是而刚刚成亲时候一样,美丽纯真。

    “你放心,不会打仗的,我也不会有危险。”金卓道:“浪儿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只要敌人一来,立刻陷入天罗地网,死无葬身之地。”

    苏佩佩将脸蛋贴在丈夫胸膛上,还是那么的结实有力。

    “浪儿都走了好几天了,真是让人心焦,他不会出什么事吧,他那么嫩的人儿,还没有单独一人离开家这么远,就算伤到那里也让人心疼啊。”苏佩佩道。

    金卓道:“放心吧,他聪明得很,从来只有他害别人,能够害他的人大概还没有出生。”

    苏佩佩捶了丈夫一下道:“讨厌,不许你这样说浪儿,他是最乖最好的孩子。他根本不想害人,都是别人先招惹他的,他是被迫的。”

    金卓顿时闭嘴。

    行行行,你说得都对,你漂亮你有理。

    在妻子依依不舍的目光中,金卓伯爵一身戎装,骑上了一匹高头大马。

    率领着最后的一千精锐,三千民夫,浩浩荡荡朝着海边码头行军,乘船前往望崖岛。

    顿时,黄金之岛大戏到了巅峰。

    沈浪的天罗地网,正式张开完毕。

    接下来,就等着无数贪婪之徒纷纷坠入这张大网之中,死无葬身之地。

    ………………

    玄武伯爵府就剩下了苏佩佩和金木聪。

    苏佩佩去换了一身衣衫,将姑娘时候的劲装换上。

    她年轻时候武功很高的。

    木兰继承就是她的武道天赋。

    但是……女人一幸福,武功就荒废了。

    嫁过来之后,先是生儿育女。

    好不容易女儿儿子都长大了,沈浪又来了。

    苏佩佩又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整个心思都在美容,保养,面膜,香水之上了。

    哪有功夫练武啊。

    而且想起年轻时的志向,苏佩佩就觉得好笑。

    她年轻的时候曾经发过一个非常幼稚的誓言,我绝对不会被男女之情所困扰,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代武道宗师。

    嫁给金卓之后,她还义正言辞地说起这个誓言。

    并且告诉金卓,我虽然嫁给你了,但我是独立的,我有我的理想。

    从今以后,我依旧会专注武道,你休要对我纠缠太多,你休想我对这个家庭投入太多。

    我苏佩佩是要成为一代宗师的,绝对不能被儿女之情牵绊,不会被家庭琐事牵绊。

    金卓伯爵认真点头同意,而且发誓说一定不会阻拦苏佩佩的理想。一旦她成就一代宗师,甚至可以每年离开家里三个月,去追求她的武道。

    新婚三个月后。

    金卓伯爵小心翼翼道:“娘子,时间到了,你该起来练剑了。”

    苏佩佩:“昨天晚上太累了,今天多睡一刻钟。”

    先是赖床一刻钟,然后两刻钟,然后半个时辰。

    接下来两天练剑一次,五天练剑一次,半个月练一次。

    最后有一天,苏佩佩惊呼,夫君我的剑不见了,找不到了。

    金卓伯爵赶紧满世界地找,终于在一棵树下找到了娘子的剑,欢天喜地地交给娘子。

    本以为娘子会很高兴。

    谁知道娘子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三天不让他进被窝。

    从今以后,金卓伯爵再也不提一代宗师的梦想了。

    苏佩佩也顺水推舟不练剑了。

    练剑有什么意思?练武有什么意思?

    武功再高也没用,一辈子都难得打一架。

    世界上所有的女宗师,都是因为婚姻不幸才会拼命习武。

    她们练的不是武功,是寂寞。

    就如同好些女人寂寞得受不了了,就把一堆钱洒在地上,然后一个一个捡回来串成一串,然后自己玩。

    我这么幸福,就不要练武了。

    苏佩佩觉得自己想得很有道理。

    而现在!

    苏佩佩终于再一次船上了劲装,然后从某个犄角旮旯挖出了自己的剑,整整洗了好几遍。

    曾几何时,这支剑是她的第二生命啊。

    而现在,她的第二生命是孩子,丈夫,还有浪儿。

    苏佩佩望着手中的利剑,自语道:“接下来,就要由我来保护家族了!”

    而此时金木聪依旧在奋笔疾书。

    他现在可牛逼了。

    姐夫走了好几天,西游记的故事也不往下讲了。

    肥宅实在等不了了,就开始自己往下写。

    开始自己往下编。

    这还是第一次啊。

    他抄了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自己开始写。

    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且这一写就上瘾了,完停不下来。

    而就在此时!

    一支黑色骑兵朝着玄武伯爵府飞奔而来。

    然后一个大宦官下了马车。

    这是一个品级很高的宦官,几乎算是国君的心腹。

    “国君有旨,玄武伯爵府,跪迎!”

    ……………

    大海船终于在阳武郡码头靠岸了。

    沈浪大睡了几个时辰。

    脸色终于好了很多,也稍稍舒服了很多。

    至少!

    感觉两颗肾又回到自己身体上了。

    但是腰真的是很酸很痛啊。

    整整四个小时啊。

    浪爷哪有这个本事啊,完是靠药力疯狂地透支啊。

    马上就要回家了。

    马上就要见到木兰了。

    我一定要表现得正常,我一定不能让木兰看出破绽,

    还好仇妖儿没有咬我的脸,否则就遮挡不住了。

    沈浪拉扯衣衫。

    然后深呼吸几口。

    此时,他就如同一个出轨的男人,要回家面对自己的妻子。

    一定不能被看出破绽。

    否则,我会被打死的,木兰一定会打死我的。

    她此时正处于对沈浪爱恋的巅峰,而且正在酝酿两个人的第一次。

    充满仪式感的第一次,给两人的感情画上一个完美的括号。

    这个时候如果让木兰知道,浪爷的第一次已经没了。

    他和别的女人睡过了。

    木兰会怎么反应?

    沈浪想想就不寒而栗。

    深呼吸,深呼吸。

    别紧张,一定要自然。

    身体不能僵硬。

    表情要深情,带着一点点疲惫和思念。

    一定要流露出那种我好累,但是我好想你啊。

    接着,沈浪对着一面银镜在哪里练表情。

    有人说这不是欺骗媳妇吗?

    这……这怎么能说骗呢?

    我只是不忍心让娘子伤心而已。

    “黄凤,你看我脸上的表情正常吗?”

    “你从我的眼中有看到做贼心虚吗?”

    “从我表情上,你能看出我出轨吗?”

    沈浪问黄凤。

    黄凤仔细地看沈浪,然后心中佩服万分。

    这是渣男天生的本事吗?

    演技竟然这么高明?

    真的一点点破绽都看不出来啊。

    此时沈浪的演技是完美的。

    疲惫,受伤,还有无尽的思念。

    但就是没有愧疚,也没有心虚。

    在他脸上,你根本就看不到一点点破绽,根本看不出他刚刚和别的女人睡过。

    黄凤头皮一阵阵发麻。

    我这辈子再也不嫁人了,我这辈子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完美!”沈浪自得道。

    然后,保持住这个表情不要崩。

    一定不能露出任何破绽,绝对不会让木兰看出来的。

    然后借机修养几天,等到身上的咬痕消失了,就继续可以和娘子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至于怒潮城发生的事情,就让它抛到九霄云外去吧。

    沈浪影帝上身,离开舱房,朝着码头上走去。

    我是影帝,我是影帝!

    我绝对不会让木兰看出任何破绽。

    我这不是欺骗。

    善意的欺骗也是欺骗。

    沈浪一抬头。

    顿时在码头上看到了一双充满焦灼惶恐的眼神。

    是娘子!

    是木兰。

    是他的宝贝。

    她那双眼睛,充满了担心和害怕,充满了不安。

    沈浪从来没有见过木兰这样的眼神。

    下一秒钟。

    木兰的目光就落在沈浪身上。

    先是一人。

    夫君怎么变成女人了?

    但是无所谓了。

    他平安就好,他没有受伤就好。

    木兰飞奔过来,紧紧将沈浪抱在怀里。

    而顿时!

    沈浪所有的表演部瓦解,整个内心彻底融化。

    所有的演技部崩塌。

    泪水忍不住涌出。

    “宝贝,对不起,对不起。”

    “我……我和别的女人睡了。”

    ………………

    注:第二更送上,我吃碗面,然后写第三更啊。继续拜求兄弟们的支持,糕点奋战到底。

    谢谢席卷天下灬丿啊新,西边晴天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