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仇枭屈辱惨死!海盗王您节哀(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9038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其实,仇枭一点都不痛。

    而且他此时的感知是比较麻木的,之所以惨嚎完是因为本能。

    这是他真正的命根子啊。

    这是他的第二生命啊。

    这东西给他带来了无限的快活,也征服祸害了无数的女人。

    此时竟然连根被割掉了。

    那股惶恐和空虚,根本无法抑制,所以这才惨叫出声。

    不过沈浪低头看了一眼后,眉头猛地一皱。

    靠,真是一个驴货啊。

    就凭这个,你就活该被阉掉。你想要做什么,拉高男人平均值吗?

    仇枭的这一声惨叫仿佛一个信号一般。

    外面他带来的一百多个海盗精锐猛地拔剑,然后疯狂地就要冲进来。

    玄武伯不用沈浪吩咐,立刻将剑横在仇枭的脖子上。

    沈浪飞快扯下旁边女子的衣衫,然后包括在仇枭的腰下,挡住他被阉割的伤痕。

    “砰砰砰砰……”

    片刻之后,房门被猛地撞开。

    仇枭麾下的海盗高手猛地涌了进来。

    与此同时,玄武伯爵府的高手也涌进来。

    玄武伯道:“你们少主在我手中,若是敢上前半步,他的脑袋落地。”

    沈浪在仇枭耳边道:“让你的人退下。”

    仇枭体内的迷幻剂已经完发作了,整个人仿佛在九霄云外一般,连沈浪的话都听不出清楚。

    沈浪在他耳边道:“退下。”

    仇枭也大喊道:“退下!”

    沈浪道:“退出去。”

    仇枭也跟着道:“退出去。”

    这些海盗高手互相对视了几眼,然后缓缓退出房子,但依旧紧紧相逼。

    少主武功这么高,怎么会变成人质啊?

    不过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如果少主死在金氏家族的手中,他们这些海盗也必死无疑,海盗王不会放过他们的。

    “你们立刻放了少主,否则等大王的海盗大军一到,将你们斩尽杀绝。”

    其中一个海盗发现仇枭的腿上在流血,顿时惊呼道:“你们对少主做了什么?”

    等到所有海盗高手退出房子后。

    “砰砰砰砰……”

    房子大门再一次关闭。

    但是金士英已经率领一众高手,部涌入了大厅之内,将沈浪和金卓伯爵部挡在身后保护起来。

    “射!”

    一声令下。

    外面黑暗中。

    几千名弓箭手狂射。

    “嗖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

    三千人对着一百多个人射箭。

    而且不需要瞄准,也不必当心射到自己人。

    因为玄武伯爵府的高手头已经退到屋内了。

    “啊……啊……啊……”

    这一百多名海盗高手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其中一部分人拼命地砸门,要冲进来。

    另外一部分,疯狂地要突围,朝着黑暗中杀过去。

    但他们毕竟只是精锐高手,不是武道的绝顶高手。

    一百多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三千人多人。

    短短片刻功夫,这一百多人被杀得干干净净。

    ………………

    山下的军营之中。

    两千多名海盗依旧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疯狂嘲笑沈浪。

    “你们说现在沈浪有没有把自己屁股卖出去啊?”

    “少主说不定正在享用呢。”

    “你们听,山上有厮杀声。”

    众多海盗冲出房子一看。

    果然山上传来了厮杀声。

    “不好,少主在山上的房子赴宴。”

    “玄武伯疯了吗?他们敢对少主动武?”

    “他们不怕大王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吗?”

    于是,两千多名海盗纷纷抄出兵器,朝着山上杀去。

    “拯救少主,拯救少主!”

    “杀,杀,将玄武伯爵府的走狗斩尽杀绝!”

    这群海盗喝得醉醺醺的,没有任何章法,也没有任何畏惧,就这么朝着山上冲去,群龙无首。

    沈浪请仇枭赴宴的房子在半山腰上,而且山势还比较陡峭。

    从山脚上去就只有一条路,虽然比较宽阔但也容不下两千人,顿时这些海盗完拥挤在一起。

    “列阵,列阵!”

    海盗首领们大声喊道。

    这两千名海盗开始列阵。

    “轰轰轰轰……”

    此时,从山上滚下来了无数的滚木和巨石。

    一时间,众多海盗人仰马翻。

    “散开,散开……”

    “各自分散,爬上上去,在山腰汇合。”

    海盗首领们立刻改变了策略。

    不得不说,这些首领还是非常老练的。

    而且这些海盗也非常骁勇,被滚石和滚木砸死了几十上百人后,竟然也毫不畏惧。

    听到命令之后,两千多人直接散开,不走大路,就沿着山体往上攀爬。

    虽然他们没有纪律性,自由散漫,但是单个海盗的战斗力还是非常强。

    这毕竟是仇枭的嫡系,主人什么样,手下就什么样。仇枭跋扈无状,不讲任何规矩,他麾下的海盗也是如此。如果换成仇天危的麾下精锐,就和正规军没有任何区别了,甚至还要更加勇敢一些。

    但是这群海盗真是强啊,这么陡峭的山崖,他们攀爬起来都如此飞快,如履平地一般。

    见到这些海盗抹黑爬上来。

    金士英率领三千军队作战。

    “滚石,滚石。”

    “滚木!”

    “射箭!”

    “不能让这些海盗冲上来,不能惊扰了伯爵大人。”

    玄武伯爵府的武士立刻构建防线。

    夜晚中看不清楚,就漫天射箭。

    “嗖嗖嗖嗖……”

    箭雨一阵阵落下。

    无数滚石,滚木疯狂砸下。

    黑暗之中,无数海盗惨死。

    不见其人,光听其声。

    这大晚上战斗,真不是人干的。

    沈浪本以为这一战可以轻而易举拿下的。

    毕竟这些海盗群龙无首,而且喝得大醉。

    玄武伯爵府的军队以逸待劳,而且居高临下。

    但是没有想到这群海盗竟然如此彪悍,竟然被他们一群一群地冲上来,而且是沿着山崖爬上来的,然后冲入军阵中战斗杀戮。

    他们的战斗力,也真是惊人了。

    片刻后,玄武伯爵府的军队竟然出现了伤亡。

    伯爵大人的脸色铁青,自己家的军队局面不好看啊。平时演武的时候明明很精锐的啊,为何真正战斗起来,却出现了如此状况呢?

    近千名海盗和三千名金氏家族的军队厮杀在一起,如火如荼。

    “哎哟!肚子疼,肚子疼!”

    “啊,要拉屎,要拉屎……”

    忽然,这群海盗纷纷惨叫,捂住肚子蹲了下来。

    很显然是沈浪派人在酒水中下了泻药。

    沈浪是很小心的,大部分的酒水中都没有泻药。因为这群人抢走的粮食和酒水,都要派人先试吃试喝的。

    如果下毒,反而会提前露馅,坏了计划。

    沈浪控制着这群海盗抢走的酒水数量,今天晚上他们喝得实在太嗨了,所有抢来的酒都喝完了再向玄武伯爵府讨要。

    这个时候,金晦等人才把有泻药的酒送过去。

    为了证明酒水无毒,金晦和十几名手下还喝了这些酒,现在正在茅坑里面蹲着呢。

    这群海盗喝了有泻药的酒后,足足过了一刻钟多才发作。

    不过一旦泻药发作,这群海盗的战斗力就彻底完了。

    那肚子的绞痛根本是无法忍受的,打着打着就蹲了下来,要么就直接喷了出来。

    一时间,整个战场臭气冲天。

    然后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半个时辰后!

    几乎所有的海盗,部被杀得干干净净,每一颗脑袋都被砍了下来!

    房子内,沈浪用沾了香水的丝绸手帕捂住鼻子,皱眉道:“岳父大人,这群海盗非常骁勇啊。”

    玄武伯点了点头。

    不是家族的私军不精锐,而是他们战法太规矩,太教条主义了。

    但是这群海盗的战斗力,真是远超他的想象。

    这还只是仇枭的嫡系,仇妖儿和仇天危的嫡系就更加彪悍精锐了。

    “幸好,我们不需要和他们真正作战,否则战局堪忧。”沈浪道。

    不过,仇天危的海盗大军越精锐,杀起来就越爽啊。

    届时天翻地覆,任由你再精锐,也敌不过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仇枭清醒了过来,头痛欲裂。

    他拼命地摇了摇头,但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又仿佛有一点点印象。

    “来人,美人痰盂侍候。”

    “我要洗漱,我要穿衣。”

    仇枭大喝道。

    然后,本能地双手一撑,就要坐起来。

    但是他惊骇地发现,自己感觉不到双手了。

    准确说,脖子一下无知觉了。

    他内心无比惊骇,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好像去参加沈浪的宴会,然后喝多了?

    紧接着,他看到了自己双腿之间空空如也,只留下的缝合的线头。

    他先是一呆。

    然后,再一次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命根子啊,他的命根子没有了啊。

    男人如果没有了这玩意,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

    昨天晚上的惨叫还不是那么真切,这次是真真切切了。

    凄厉得无以复加。

    而此时沈浪走了进来。

    “仇木少主,你好啊,醒来了?你肚子饿不饿,我让人做饭给你吃?”

    仇木?

    我又不叫仇木。(感谢某个书友的脑洞)

    不过很快他明白过来了,自己没有了鸟,枭不就成为木了吗。

    “沈浪,你对我做了什么?”仇枭尖叫道。

    然后,他猛地举起手掌要将沈浪劈死。

    但是……

    他的手已经不是他的手了,根本就举不起来了。

    “来人啊,来人啊!”

    “将沈浪这个小白脸给我杀了,扒皮抽筋,扒皮抽筋!”

    仇枭拼命大叫。

    沈浪道:“小侯爷,你是在喊他们吗?”

    随着沈浪的手一指,房门打开了。

    仇枭见到了一堆人头。

    整整两千多颗,堆成了京观。

    每一颗人头他都认识,部都是他的嫡系海盗。

    仇枭顿时头皮发麻,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

    沈浪疯了吗?

    玄武伯疯了吗?

    竟然敢大开杀戒?把他带来的两千多名海盗部杀光了。

    他,他就不怕父亲的疯狂报复吗?

    “沈浪,你疯了,你疯了。”仇枭尖叫道:“我怒潮城有三万海盗,我父亲会疯狂报复的,会杀光金氏家族的每一个人。我们会把你们的每一个男人扒皮抽筋,把你们的每一个女人蹂躏致死。”

    “沈浪你完了,金氏家族完了,玄武伯爵府完了,金木兰完了。天上地下,再也无人可以救你了。”

    “沈浪你等着吧,等着我父亲率领大军,将你们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沈浪蹲了下来,道:“吼完了吗?发泄完了吗?舒服了吗?安静下来了吗?”

    仇枭双眸无比怨毒,但总算安静了下来。

    “小侯爷啊,我要和你说的事情太多了,我需要理一理啊,掌握好节奏,这样才能对你的心灵造成致命打击,才足够震撼。”沈浪道:“首先呢,望崖岛上压根没有金矿,所有的金子都是天道会给的。”

    仇枭完惊呆了。

    沈浪说的第一句话果然就很震撼啊。

    “不,不可能,我亲眼见到那些金矿的,我亲眼见到那些提炼的金子,足足有几万斤。”仇枭尖叫道。

    沈浪道:“那是我用几十万金币融化掉,重新弄成金沙混在泥土里面的,处心积虑吧。”

    仇枭拼命摇头道:“不可能,你哪来这么多金币,天道会怎么会给你这么多钱,整整一百多万金币,不可能,不可能……”

    沈浪没有说话,直接拿过来一面镜子,一尺见方的玻璃镜子,放在仇枭的面前。

    “这么一面镜子,成本不到一个银币,你说值不值一百万金币?”沈郎道。

    仇枭顿时呆了。

    他是嚣张跋扈,但是他不傻,相反他非常精明。

    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前所未有的清晰明亮,远超所有的铜镜银镜和水晶镜。

    他轻而易举就能推断出,这面镜子的价值远超一百万金币。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天道会难怪愿意拿出一百多万金币出来。

    沈浪道:“第二件事,你不好奇我身上这些牙印是谁咬的吗?你不好奇我的鸟为什么这么红肿吗?你知道我被谁蹂躏了一晚上吗?”

    “是你的姐姐仇妖儿!她足足日了我两个时辰,真的让我痛不欲生,但是也让我爽翻天了。”

    “另外,那个治好仇妖儿的绝色美女大夫,就是本人。”

    这个消息更加震撼,让仇枭完不敢置信。

    整个人仿佛被雷击了一般。

    “我优不优秀?你快夸我啊,快夸我啊!”沈浪道。

    “仇枭,你对仇妖儿垂涎了十几年,但是连半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而我刚刚和她见了一面就睡了十次,整整十次啊,孽缘啊!”

    “另外仇枭你是否知道,那天晚上仇妖儿已经中了情毒了,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了,只要你稍稍勇敢那么一点点,你就能够睡到她了,而且还能睡到徐芊芊,可惜啊,你不够勇敢!”

    “可惜不是你,日她到最后。”

    仇枭真的要崩溃了,要疯了!

    “沈浪,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仇妖儿啊,他朝思暮想的仇妖儿啊。

    竟然被沈浪这个人渣给睡了。

    啊……啊……啊!

    沈浪接着道:“第三件事,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何要去救治仇妖儿,我为何要制造这么一场天大的骗局?最关键的是我为何留着你一直不杀吗?”

    “天下间正面得罪过我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

    “而得罪我的人就属你仇枭最没有人性。结果我一直没有杀你,甚至没有找过你一次麻烦,更可怕的是我竟然去讨好你。”

    “仇枭少主啊,你心真大啊,像我这样的毒蛇去讨好一个人,他应该整晚睡不着觉的,这么明显的不正常,你怎么就发现不了呢。”

    仇枭顿时惊声道:“沈浪,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沈浪道:“我要在望崖岛上制造一个惊天的陷阱,一个天罗地网,把你父亲吸引过来,让他带着几万海盗杀过来,然后……部死绝。”

    “我要杀光你仇氏满门。”

    “我要将怒潮城所有的海盗斩尽杀绝。”

    “我要为二十年前的金氏家族复仇。”

    “我要夺走怒潮城!”

    这话一出。

    仇枭毛骨悚然,哪怕脖子一下毫无知觉了,哪怕已经被阉割了,但鸟毛还是猛地竖起。

    这么大的手笔?

    这么天大的阴谋?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我父亲麾下有几万海盗,你怎么可能打得过,必死无疑的是你们。”仇枭叫嚣道。

    但是他却一阵阵心虚。

    眼前这个沈浪太可怕了,他能够布置这么天大的陷阱。

    那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

    仇枭脑子开始运转。

    沈浪从金山岛的时候就开始布局了?

    不,不是!

    在他写《风月无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天下间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人吗?

    顿时仇枭尖叫道:“沈浪,你是人是鬼啊!”

    沈浪道:“仇枭兄,你的对白能不能有点深度?谢谢!”

    “唉!”沈浪又发出一声叹息道:“装逼完了,顿时觉得好空虚啊。”

    然后,他的手就要举起。

    仇枭见之,知道这是信号,这是沈浪要杀人的信号啊。

    不,我不能死。

    哪怕被阉割了,活着也比死了好啊。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沈浪,你别杀我,别杀我……”

    “浪爷,求求你别杀我啊。”

    “我有用的,我非常有用的。浪爷,我不知道你怎么灭掉我怒潮城的几万海盗,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夺走我的怒潮城,但是当你大功告成的人,难道不需要有一个见证者吗?”

    “让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难道不爽吗?我是你的敌人啊,你应该让我活下去,这才是对我最大的惩罚啊。”

    “而且我知道我们家的藏宝库在哪里啊,你别杀我,别杀我啊!”

    沈浪惊愕。

    他服了!

    人的求生欲竟然强到这个地步吗?

    被阉割了还想活?而且脖子地下都瘫痪了,还想活下去?

    沈浪道:“仇枭兄,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这样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要把握住,好吗?”

    仇枭拼命点头道:“我一定把握住,谢谢浪爷,从今以后,我给你做猪做狗,做牛做马。”

    沈浪点燃了一炷香,插在地上。

    然后,他朝着外面指着道:“你看这一扇门的外面。”

    左边的门打开了。

    门外一百米的地方,站着一个女人,一个英姿飒爽的美人。

    沈浪道:“仇枭兄,你看到那个美人了吗?”

    仇枭点了点头道:“浪爷,我看到了,看到了。”

    沈浪道:“告诉我,她是谁?”

    仇枭道:“金剑娘。”

    沈浪道:“对,金剑娘,就是你朝思暮想的金剑娘。昨天晚上你还跟我说,你要睡/她对不对?现在我就把她给你找来了,你说我对你好不好呀?”

    “好,好。”仇枭道:“谢谢浪爷,谢谢恩公。”

    沈浪道:“你爬到她的面前,亲吻她的鞋底,只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成功了,我就不杀你。”

    仇枭拼命点头道:“谢谢恩公,谢谢恩公。”

    接着,他本能就要朝着金剑娘爬去。

    区区一百米,一炷香时间,不要太轻松啊。

    但是紧接着他猛然发现,自己双手双腿都不能动了,怎么爬啊。

    “恩公,我手脚都不能动了,爬不了啊。”仇枭道。

    沈浪道:“你不还有牙齿吗?用牙齿爬也是可以的。”

    仇枭顿时要炸了。

    用牙齿爬?

    你爬给我看看啊?

    但是,他不敢发作啊。

    他的小命完掌握在沈浪手中啊。

    沈浪,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接下来。

    颠覆沈浪三观的一幕出现了。

    仇枭竟然真的做到了。

    太不可思议了。

    奇迹啊!

    他竟然真的用牙齿往前爬。

    先用牙齿咬住一个石块目标,然后把身体往前拖。

    沈浪看得头皮麻烦,敬佩万分。

    人的求生欲强得到这个地步吗?

    仇枭,你太牛了。

    太厉害了啊!

    就这样,仇枭用牙齿一步一步往前拖。

    他距离金剑娘只有一百米而已。

    但每一米,都流了无数的血泪。

    每一米都如同地狱一般艰难。

    每一米都无限的屈辱。

    仇枭完凭借着意志在战斗,哪怕牙齿掉了几颗,哪怕满脸鲜血,他依旧拼命往前爬。

    沈浪你给我等着。

    这次你让我活下来,我一定杀你家,杀你家!

    一炷香还剩下十分之一的时候。

    仇枭完成了这个伟业。

    他用牙齿爬完了一百米,爬到了金剑娘的脚下。

    “恩公,我完成了,我完成了,我可以活下来了。”仇枭痛哭流涕。

    他觉得自己刚刚完成了一项最了不起的事业。

    沈浪热烈的鼓掌,惊叹道:“了不起,仇枭兄你太了不起了,你创造了一个奇迹啊。”

    仇枭哭泣道:“谢谢恩公,谢谢恩公。”

    沈浪道:“不用谢,这个奇迹是你完成的,你会成为历史第一人的,我不杀你,我说到做到。”

    仇枭大哭道:“谢谢恩公饶命之恩。”

    沈浪道:“不客气,我说我不杀你,但是我无法阻止别人杀你啊,真真是抱歉了!”

    这话一出。

    金剑娘拔剑,猛地刺穿了仇枭的心脏。

    然后,第二剑切下了仇枭的脑袋。

    小海盗王,死不瞑目。

    沈浪上前,拿起仇枭的脑袋,递给边上的一个黑衣人。

    此人,就是海盗王仇枭派过来的使者。他本来是让仇枭改变谈判方案,改为八二分成的那个高手。

    刚才,他目睹了仇枭爬过来的一切,如同狗一样。

    见到了仇枭最屈辱之死。

    沈浪将仇枭的人头放在海盗王使者的手上,郑重道:“兄台,请节哀!”

    “另外,麻烦你把仇枭兄的人头亲自送到海盗王手上,也请他老人家节哀顺变。”

    “顺便也把这两千多颗脑袋一起送去。”

    “对了,不要忘记告诉海盗王,他的爱子死得很不安详!”

    “珍重,一路顺风!”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竟然更了近两万一,我……我真是疯了!

    兄弟们,给我支持,给我鼓励,给我力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