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惊天动地!仇天危末日!(2更为新盟主超神小蝌蚪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857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为新盟主超神小蝌蚪贺,糕点感恩莫名)

    海盗王仇天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

    但如果用三个词来形容他的话,就是贪婪,狠毒,多疑。

    看当时仇枭有多么小心多疑便知道一二。

    在望崖岛几天几夜,仇枭硬是没有吃过岛上的任何食物,没有喝岛上的一口水,甚至连岛上的任何器皿都不用。

    而仇天危比他儿子还要多疑。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一听到望崖岛上有上古金脉就想要来抢夺是他,让儿子来谈判的也是他。

    气势汹汹率领几万大军杀过来是他,但是眼看上古金脉就在眼前却又踌躇不前还是他。

    他是真的觉得大矿坑底下有陷阱吗?

    不,并不是。

    仅仅只是本能的多疑。

    就如同兵法上的逢林不入,逢谷不入的本能。

    就这样,三万海盗联军在大矿坑最上方安营扎寨,将玄武伯军队团团包围。

    一天,两天,三天。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心中焦躁不安的还是他。

    而更加不能忍受的是晋海伯爵府的长子唐纵,他意气奋发,实在受不了这种窝囊的打法。

    终于,他再一次来到仇天危的面前,无比恭敬道:“怒潮侯,您是兵法大家,请问您看出了什么端倪了吗?”

    仇天危饮酒不言。

    唐纵道:“我知道兵法有云,逢林不入,逢谷不入,因为担心遭遇到埋伏。不管是树林还是山谷,视野都不清晰。但是我们眼前这个大矿坑,完一览无遗,根本无法设下任何埋伏。”

    仇天危依旧不言。

    唐纵道:“玄武伯又能有多少军队?他扩军之后总共五千私军,还要留下一千多守卫封地,四千多人就都在这里了,我们每天甚至都能看到他们。而且居高临下的是我们,不是他们啊。”

    这话说得没错。

    甚至海盗王仇天危也无法想象这个大坑里面能够有任何陷阱。

    就算他三万大军下到坑底又会怎样?

    玄武伯区区四千人,根本伤害不得他们。

    唐纵道:“若怒潮侯不放心的话,小侄可以率领家族私军先杀下去,一探究竟。”

    这话一出,仇天危顿时怒了。

    你唐纵什么意思?

    你这是暗讽我胆小如鼠吗?

    再说这大矿坑底下谁知道有多少黄金?你这是想要一人下去独吞吗?

    唐纵道:“当然,大军围困,让玄武伯粮食和淡水耗尽最后不战而胜也是一种办法。但是这大雪纷纷,淡水是不用愁了。而玄武伯肯定将所有粮草都藏在大坑底下的房子里面,说不定比我们的粮草还要多。我们的粮草都是靠船运来的,反而耗不过他们。”

    仇天危皱眉。

    你唐纵算是什么东西?

    你父亲唐仑在我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你区区一个竖子,竟敢质疑我?

    仇天危淡淡道:“贤侄若不满意,可率军离去。”

    这话一出,唐纵脸色微微一变。

    这都马上要拿到上古金脉了,马上就要将玄武伯爵府斩尽杀绝了,你竟然让我走?

    那我回去岂不是要被我父亲打死?

    岂不是要错过唐氏家族崛起之机?

    顿时唐纵无奈道:“一切遵照怒潮侯指示。”

    …………

    回营之后,唐纵不由得破口大骂。

    “什么海盗王,胆小如鼠。”

    “真不知道他的怒潮城是怎么来的?”

    “二十年前,金宇伯爵该愚蠢到什么地步啊,竟然被这等人击败了,而且军覆灭。”

    “这么大一个矿坑,到处都光溜溜的,一个鬼都藏不住,哪里来的埋伏啊?”

    “这个人真是彻底落伍了。”

    唐氏家族的私军纷纷迎合,表示赞同。

    ………………

    不仅唐纵不满,连众多海盗头领心中也纷纷埋怨。

    “大王这是怎么了啊?下面就是金矿了,堆积如山的金沙,说不定十万斤黄金就在那房子里面,为什么不杀下去?”

    “可不是吗?这就仿佛一个娘们扒光了,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了,结果你却不上。”

    “还不止呢,这明明是已经到顶点了,结果硬是捏住你卵,不让你最后一哆嗦。”

    这话一出,众多海盗首领朝那人望去。

    还是你的比喻最形象,你最优秀。

    可不就是这样吗?

    大坑就是大洞,都到洞口了,还不进?

    这可是要把人活活憋死啊。

    忽然,那人又幽幽道:“大王不是有别的想法吧。”

    “什么想法?”

    “底下可是有无数金沙,无数黄金啊,大王硬不让人下去,是不是怕我们抢多了黄金啊。他就是想要将玄武伯的军队饿死,然后偷偷派自己的心腹高手下去,把所有黄金都拿了。最后等我们冲下去一看,什么黄金都没有了,他却说黄金早被玄武伯运走了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了。

    因为很有道理啊。

    “那可不行啊,咱们是干嘛来的?发财来的。”

    “对,对,对,大王虽然是我们的共主,但是也不能挡住大家财路啊。”

    “这么多黄金,他可不能一个人独吞啊,他仇氏一家霸占怒潮城已经让人眼红了,现在还要霸占所有黄金?”

    “你小声一点,被大王听到了,你死定了。”

    顿时又有人幽幽道:“女魔头又不在,怕什么啊?”

    所有人又朝他望去。

    兄弟,在场众人果然你最优秀啊,每每都能说中要害啊。

    众人回想起来了。

    大家为什么害怕仇氏家族?

    是因为仇妖儿这个无敌猛将啊。

    太可怕了啊。

    稍稍不听话,直接就带兵来灭你,一点海盗义气都不讲的。

    反而仇天危,多多少少还讲究一些香火情。

    这些年大家为什么俯首帖耳啊?

    都是被仇妖儿打出来的啊。

    这个女魔头出来打战,带一万人能打赢,带三千人能打赢,带一千人还能打赢。

    甚至有些时候,顺便带着几百人杀过来,还打赢了。

    那两支鬼头刀一刷,根本就是无敌的。

    凡是不听话的海盗,部被绞成肉泥了。

    “女魔头不在,要不咱们去找大王说说?”

    “是啊,玄武伯爵府就四千人,我们足足有三万人,这要是不敢打,不敢冲下去,实在太窝囊了啊。”

    顿时,那个人又幽幽道:“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大王你太小心了,应该说我们的粮草都快要耗尽了,坚持不了几日了,若再不攻打,恐怕要先退兵了。”

    众人在望向他。

    兄弟,你确实很优秀。

    于是,一众海盗头子推举这个优秀首领去和仇天危谈。

    “兄弟,在场众人你最优秀,你去谈,我们去给你壮声势啊!”

    …………

    几十个海盗首领来到仇天危的大帐。

    那个优秀海盗首领跪下,道:“大王,当日为了响应您的仇氏灭杀令,我们出兵都很急,所以粮草带得不大够。若再不进军灭掉玄武伯守军,恐怕再有几日,粮草就要耗尽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要退兵返回家里运粮草。”

    仇天危不语。

    那个优秀海盗首领道:“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玄武伯率领四千人大部分都是新兵,我瞧之如同土鸡瓦狗。而大王的军队士气冲天,人人视死如归,一心只为少主复仇。所以在我看来,大王有三胜,玄武伯有三败。”

    仇天危道:“哦,说说看。”

    优秀海盗首领道:“我大军十倍于玄武伯,这是一胜。大王英明神武,远超玄武伯这是二胜。我方士气如虹,玄武伯萎靡不堪这是三胜。”

    “所以我敢断定,只要大王一声令下,不用一个时辰,就可以将玄武伯那四千猪狗斩尽杀绝。”

    仇天危淡淡道:“之前没有发现,我军中还有你这等优秀人才。”

    优秀海盗道:“大王谬赞了,大王左手握着金山岛,右手握着上古金脉,霸业将成,天下良才无不纷纷来投,小人只是仰慕大王神威,算不得什么人才。”

    仇天危道:“我让大家围而不打是有私心,是想要独吞黄金。女魔头仇妖儿又不在,所以大家对我这个海盗王也不需要太过于畏惧,这话也是你说的吧。”

    这话一出,优秀海盗猛地一颤,猛地回头。

    我艹,是哪个出卖我的?

    海盗义气呢?

    “来人,此人乱我军心,推出去斩了!”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

    一声长长的惨呼。

    优秀兄身首分离,脑袋被斩下来了。

    众多海盗首领纷纷后退,表示和此人划清界限。

    “我早就说了,此人思想很危险啊。”

    “对,他竟敢质疑大王的英明决定,我都看不下去了,就算大王不杀他,我也几乎不忍不住要杀。”

    优秀兄被斩的时候,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

    原来,我不优秀啊,你们才优秀啊。

    仇天危将血淋淋的人头提在手中,寒声道:“今后谁敢质疑我的军令,他便是下场。”

    众多海盗头脖子一缩,噤若寒蝉。

    …………

    仇天危知道,虽然他暂时压下去这些海盗首领的意见,但是绝对压不下他们的贪念。

    黄金动人心。

    明明知道这大坑下面有无数的黄金,想要让这些海盗忍住,真是不可能的。

    士气可鼓不可泄。

    次日,仇天危下令海盗骂战。

    用激将法。

    于是,无数海盗指着大坑底下的玄武伯怒骂。

    这些可是海盗啊。

    什么恶毒语言骂不出来啊。

    什么污言秽语骂不出来啊。

    简直不堪入耳。

    玄武伯家被辱。

    沈浪家被辱。

    玄武伯的妻子苏佩佩,沈浪的妻子金木兰,更是成为了众多海盗口中羞辱得最多的两个人。

    三句不离下三路。

    这群海盗简直用言语羞辱了这两个女人身上的每一寸地方。

    如果言语如同屎尿,此时整个大矿坑已经被埋没了。

    大矿坑底下金氏家族的武士们几乎要气炸了。

    伯爵夫人大家接触得不多,但是金木兰可是家族私军的首领,大家完敬如女神啊。

    军中谈起女人来,都是口不遮言的,就连王后和公主都敢开玩笑,玄武伯爵府的私军也不例外。

    但是,家族私军中从来不会有人敢说金木兰半个字。

    如果有人敢,那就会被活活打死。

    在所有人金氏家族武士心中,金木兰是纯洁无瑕的女神,是绝对不能被亵渎的。

    虽然沈浪的表现已经征服了大家,但在所有武士心中,姑爷沈浪还是配不上木兰女神的。

    只不过……看在你那么狠毒,我们大家惹不起的份上,就勉勉强强觉得你配得上吧。

    而现在这些卑贱的海盗竟然如此羞辱女神。

    这些金氏家族的武士恨不得拔刀冲上去和这些海盗拼了。

    金忠道:“主人,让我冲上去杀一阵,我忍不了了。”

    玄武伯金卓也怒火冲天。

    他这一生,最爱的就是妻子。

    他的娘子多么纯真无暇啊,你们这些肮脏的海盗竟然如此亵渎她,恨不得将你们碎尸万段。

    但是,玄武伯忍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浪儿这个小狐狸……”金卓伯爵愤恨道。

    他觉得沈浪肯定是猜到会有这一幕,所以早早就走了。

    海盗们见到玄武伯不为所动,也不出战,顿时大失所望。

    不仅仅众多海盗首领心中不忿,就连所有海盗士兵心中也有不满。

    大王你什么意思啊?

    就这么一个大坑,把你吓住了?

    就这么一个大坑,难道还能坑住三万人?

    玄武伯就这么区区四千人不到,而且大半都是新兵,不计其数的黄金就在下面,你硬是不敢打?

    此时大雪已经停了,太阳出来了。

    下面无数矿土上的积雪也融化了许多。

    被太阳一照,满眼的金光灿灿啊。

    都是金子啊。

    堆成了一座又一座小山。

    就区区不到一里地,大王硬是不敢去打。

    太怂了啊。

    这样的人,还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共主吗?

    仇天危感受到了无数海盗心中的愤恨。

    于是,他决定将激将法更上升一步。

    就算不能激怒玄武伯,也能发泄海盗们心中的愤怒,还能提振士气。

    但总之,他就是不下坑。

    我不知道沈浪你有没有在大坑里设下陷阱,但我就是不下去。

    你休想害到我。

    妈蛋,这么大的一个坑,看着就不吉利。

    坑人坑人,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

    什么是海盗们最喜爱的,当然是下三路。

    下午的时候,太阳正激烈。

    海盗们的激战法彻底升级了。

    玄武伯见之,整个人几乎都要炸了。

    仇天危找来了几个长相俊俏的相公,穿上了女人的衣服。

    除了仇妖儿之外,海盗出战一般是不带女人的,觉得不吉利。但是茫茫大海无比寂寞,所以很多海盗首领会带一些俊俏的兔儿爷。

    此时,这些人就派上用场了。

    一个扮演金木兰,一个扮演伯爵夫人苏佩佩。

    还有一个人,直接扮演沈浪。

    然后,这三个人如同狗一般,脖子上套着绳子,在地上乱爬。

    “我是苏佩佩,我好寂寞啊,大家快来搞我啊!”

    “我是沈浪,我最爱男人,快来搞我啊!”

    这些俊俏的海盗跪在地上,如同狗一般搔首弄姿,极品丑态。

    接着一群海盗冲上去,撕开他们的衣衫,上演更加丑陋一幕。

    “玄武伯你看到了吗?”

    “你妻子苏佩佩,正在我们轮流搞啊。”

    “沈浪小白脸,我们大家弄得你爽不爽啊。”

    这丑陋一幕,让众多海盗看得如痴如醉。

    暂时将心中对海盗王仇天危的不满压制了下去。

    大矿坑地下,玄武伯抽出大剑,疯狂劈斩。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竟然如此羞辱我妻子,如此羞辱我女儿,如此羞辱我女婿?

    恨不得将你们碎尸万段。

    这就可以看出金卓伯爵的耿直,换成张翀保证一点都不生气,反而会不屑一笑。

    又一天时间过去了。

    仇天危决定明天还是不下坑。

    至于士气。

    海盗们不是喜欢看这些肮脏大戏吗?

    那就演得更过火一些好了。

    今天上演的是群盗蹂躏苏佩佩,沈浪,金木兰的大戏。

    那明日就上演将沈浪千刀万剐的大戏。

    真的千刀万剐。

    反正一个兔儿爷的命又不值钱。

    稍稍打扮一下,让他尽量像沈浪,然后扒光了跪在地上,一刀一刀切下来,凌迟处死。

    保证众多海盗看得过瘾,反正不要让他们无聊便是了。

    一旦无聊,就会心生埋怨。

    …………

    次日一早!

    那个长得最漂亮的兔儿爷被打扮好了,别说和沈浪还有几分相似。

    此时这个假扮沈浪的相公被扒光了,跪在空地上凄厉惨嚎。

    “玄武伯,岳父大人,我是沈浪啊,救命啊……救命啊……”

    “木兰娘子,救我啊,你的相公要被杀了啊。”

    “我是沈浪,我该死,我下贱,我活该千刀万剐啊……”

    这个兔儿爷还以为只是演戏呢。

    但是接下来,刀子真的割了下来。

    “啊……啊……”

    他吓得屎尿齐出,痛得发出凄厉惨嚎。

    周围海盗看得无比过瘾。

    这就仿佛真的割沈浪的肉一般。

    “你们等着吧,沈浪的下场只会比这个更惨。”

    “太子已经盯上金木兰了,沈浪这个人就多余了,他是真的会被凌迟处死的。”

    “现在看假沈浪被凌迟,以后看真沈浪被千刀万剐,爽啊!”

    “先阉掉,把这个沈浪阉了。”

    众多海盗纷纷鼓噪。

    “玄武伯,你快来看啊,你的女婿沈浪要被阉了,你还不来救他吗?”

    “金木兰,你的夫君要被阉了,快来救他啊。天哪,你的夫君那玩意真小啊,能够满足你吗?要不要我们帮忙啊?”

    众多海盗的污言秽语,再一次倾泻而出。

    然而,忽然有人喊道:“大家快看,大坑底下没人了。”

    众人一惊。

    仇天危猛地出来,朝着大坑底下望去。

    果然!

    大坑底下空空如也。

    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而且,所有临时搭建的房子都被拆了。

    这……这是见鬼了吗?

    玄武伯这四千多人昨天明明还在的,今天怎么就消失了呢?

    整个大坑完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啊。

    他们难道是插上翅膀飞走了吗?

    不仅如此,大坑底下一片狼藉。

    无数的矿土都敞露了出来,不计其数的金沙。

    这一看上去,仿佛金子海洋一样。

    所有海盗都敢拿人头担保,这绝对是上古金脉。

    天下没有一个金矿有这么高的含金量。

    底下有多少黄金?

    天知道?

    鬼知道啊。

    众多海盗再也忍不住了。

    什么凌迟大戏也不看了。

    大王真是太窝囊了,足足十倍于敌人,硬是不敢打,结果被人跑得干干净净。

    尽管他们不知道玄武伯带领的四千人是怎么跑的,但总之他就是跑了。

    而且肯定带走了不知道多少黄金。

    有海盗忍不住吼了出来。

    “下面连一个敌人都没有了,难道我们还不敢下去吗?”

    “下面到处都是黄金,难道我们还不敢去拿吗?”

    “我们还是海盗吗?完跟娘们一样啊!”

    玄武伯的四千人不翼而飞,海盗们失去了敌人,情绪瞬间激变了。

    “有种的,跟我冲下去抢黄金。”

    “抢黄金去!”

    几十人,几百人,几千人纷纷朝着大矿坑底下冲去。

    终于!

    局势彻底失控了。

    仇天危暴怒。

    “没有军令,不许下去,不许下去。”

    “否则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但是,已经压不住了。

    这群人是海盗,不是正规军。

    能够压制他们好几天,已经是千难万难了。

    仇天危感觉到一阵阵毛骨悚然。

    本能觉得无比危险。

    玄武伯的四千人竟然不翼而飞了?

    “传令下去,不得下坑,不得下坑。”

    他毕竟威名赫赫。

    随着他的命令,属于他的一万多嫡系硬生生不敢动,依旧坚守大坑之上的营寨。

    “将军,我们下去吗?”唐氏家族武士问道。

    晋海伯长子唐纵道:“稍等,等等看。”

    很快,冲到最前面的几百个海盗已经沿着大路冲到了大坑的底部。

    猛地脱下自己的衣衫,拼命地装矿土。

    这矿土里面可都是黄金啊,一眼看去都是金沙啊。

    其实这纯粹是视觉效果。

    尽管这矿土的含金量已经非常惊人了,但一百斤土里面,连半斤黄金都没有。

    只不过部都是细细的金沙,这一看上去仿佛都是黄金。

    “金币,金币……”

    “金砖,金砖……”

    有的海盗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奇迹。

    地面上整整一层都是黄金。

    没错,沈浪让人把黄金提炼之后,混入黄铜,融化成液体后,直接泼在地面上。

    其实也没有多少,就是几千斤黄金,两万斤黄铜而已。

    但是视觉效果就太惊人了。

    一地都是黄金啊。

    众多海盗纷纷拿出刀子切割金子。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

    没有一个敌人,什么陷阱都没有。

    越来越多海盗冲到大坑地下,拼命抢夺黄金。

    唐纵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冲下去,抢黄金。”

    于是,唐氏家族的三千私军疯狂地冲下去,开始抢夺黄金。

    这下子,海盗王仇天危的嫡系再也忍不住了。

    大王太窝囊了,太小心了。

    这大坑底下根本就没有什么陷阱,也没有什么埋伏。

    只有遍地的黄金啊。

    看上去根本不是十万斤,而是几十万斤吧?

    但是现在这些黄金都要被人抢光了啊,再不冲上去的话,连汤都喝不上了啊。

    大王啊,我们是你的嫡系啊。

    现在反而什么好处都没有?

    我们虽然是大王你的嫡系,但我们也是海盗啊。

    “大王,快下令吧,黄金要被抢完了啊。”

    “哪里有埋伏啊?哪里有陷阱啊!”

    终于,仇天危的嫡系也开始瓦解了。

    几百个人脱离队伍,几千人脱离队伍。

    最后,一万多嫡系海盗也冲下大坑,开始抢夺黄金。

    玄武伯的四千人已经不见了。

    没有敌人了。

    那么之前的战友就变成敌人了,你抢得多,我就抢得少了。

    越来越多人冲到大矿坑下。

    最后,三万多海盗联军,部冲了下去。

    整个大矿坑底部,面积超过十几万平方米,此时黑黑压压都是海盗。

    如同肮脏的潮水一般,覆盖了整个大矿坑底部,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确实没有任何陷阱,没有任何埋伏。

    但是,这些海盗已经开始互相残杀了。

    在黄金面前,还讲什么兄弟义气啊。

    海盗王仇天危知道,自己再不下去维持秩序,再不下去镇压,就要出大乱子了。

    回去之后,要大开杀戒了。

    仇天危心中愤怒。

    然后,他也猛地冲了下去,大吼道:“城主府卫队,站出来维持秩序。”

    “所有人抢到的黄金,部上缴,按照比例分配。”

    “若有私斗者,格杀勿论!”

    再仇天危亲自率领精锐卫队的镇压下,三万多海盗终于恢复了秩序。

    仇天危伸手抓了一把矿土。

    果然密密麻麻都是金沙。

    再看地面,果然浇了一层黄金,不过颜色有一点点发红。

    但是他也没有在意。

    他整个人处于无比振奋之中。

    上古金脉啊。

    真正的上古金脉啊。

    我仇氏家族要崛起了。

    我的宏图霸业要成了。

    果然没有什么陷阱,没有什么埋伏啊。

    沈浪!

    我高看你了啊。

    你也不过如此啊。

    玄武伯,我不管你是通过那条密道逃跑了。

    但是,你终归困在这个岛屿上,你出不了海。

    你依旧插翅难飞。

    我依旧可以将你金氏家族斩尽杀绝。

    沈浪,你敢杀我儿子。

    我一定将你阉割成十八段,然后活生生凌迟处死,凌迟处死!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轰轰轰轰……”

    一阵阵猛烈的爆炸。

    整个矿坑盘旋而上的道路,被炸塌了。

    出现了四五个缺口,每一个缺口几十米宽。

    退路被断了。

    于是,整个矿坑成为了巨大的天井。

    而且是九十度峭壁,足足五六十米深。

    一旦道路被绝,这些海盗就上不去了,彻底被困在矿坑底下。

    仇天危心中一阵战栗。

    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切。

    这是什么武器啊?

    威力竟然这么惊人,这可是石砌成的道路啊,竟然瞬间粉身碎骨。

    当然是火药。

    沈浪没有发现硝石矿,所以无法大规模制造火药,不够用来正规大战。

    但是用来炸路,用来炸坑洞,确实足够的。

    “准备作战!”

    仇天危拔出战刀。

    几万海盗受惊,猛地拔出战刀,准备作战。

    仇天危内心惊疑。

    就算把路断了又怎么样啊?就算把我们困在这大坑底下又能怎么样啊?

    你区区四千人,怎么可能打得过我们三万多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

    仇天危忽然头皮发麻,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险。

    “轰轰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

    比起之前的爆炸,威力大了好几倍。

    巨大矿坑的悬崖峭壁上,忽然被炸出了一个巨洞,足足好十几米宽的巨洞。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无数随时飞溅而出。

    但是,那又如何?

    威势惊人,却杀不了人啊。

    “轰隆隆隆……”

    紧接着,滔天的海水,从这个巨洞里面涌出,朝着大矿坑倾泻而下。

    这个大矿坑深入地下几十米,距离海边大约三百多米。

    沈浪用了大部分的火药,活生生炸开一条大通道,让整个矿坑和大海相连。

    留下最后一层石壁不炸。

    等到仇天危和所有海盗部到了大矿坑底下后,再炸开最后一层石壁。

    顿时,滔天的海水狂涌而出。

    海盗,被淹死在海水中,不是很有宿命感吗?

    与此同时!

    响起了惊天的战鼓。

    玄武伯的四千士兵,猛地出现在大矿坑的顶部,出现在那些海盗营寨中。

    惊天的海水倾注。

    疯狂淹没着巨大矿坑。

    无数海盗拼命四处逃窜,疯狂沿着悬崖峭壁往上爬。

    玄武伯大吼道:“仇天危,你完了,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

    注:第二更送上,我马不停蹄写第三更,兄弟们顶我,支援我!

    谢谢一切、看淡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