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十八层地狱!镇压仇妖儿(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9482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都市绝品仙医

    晋海伯唐仑才不管仇嚎去干嘛。

    反正现在金山岛已经没有任何危险了。

    金氏家族几乎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他的舰船行驶在这片海域的时候,唐仑尤其意气奋发,就仿佛巡视自己的内海一般。

    很快,望崖岛就在眼前了。

    在海面上看,这座岛屿真是小啊。

    望崖岛面积只有一百多平方公里,狭长地形。

    东西宽三四公里左右,南北长二三十公里。

    绝大部分都是悬崖峭壁,唯有南部有一个码头,还有一片沙滩。

    而金氏家族的煮盐场就在那边沙滩上。

    远远眺望着这个望崖岛,唐仑心生豪迈。

    就这么一个小岛啊,谁能想到上面竟然有上古金脉啊。

    我家虽然只能分到百分之十,但也绝对是天文数字,甚至会远超整个金山岛的收益。

    大晋王朝可以凭借一个上古金脉而疯狂崛起,从一个侯国变成王国。我唐氏家族为何不可以从一个伯爵府变成一个侯爵府,甚至公爵府呢?

    我唐氏家族的崛起,就从此而起啊!

    金纣伯爵啊,你当年威风凛凛,霸气冲天的时候可有想过今日,我是踩着你金氏家族的尸骨崛起的。

    很快,唐仑的三艘战舰靠近望崖岛海域的时候,就被包围拦住了。

    当然是海盗王仇天危的战舰。

    这些战舰忠心耿耿,依旧在这片海域巡逻,驱逐任何一切可能靠近的船只。

    海盗王总共来了一百多艘战舰,其中一大半都停泊了。

    剩下几十艘昼夜不停地巡逻。

    “自己人,自己人。”

    几十个海盗上了仇天危的战船。

    唐仑贵为伯爵是不会理会他们的,招呼这些海盗的是他的第九子。

    几个海盗首领躬身行礼。

    “拜见唐九公子,您过年好啊。”

    唐九公子一个人扔过去两个金币,骂道:“痞赖货。”

    那个几个海盗头目笑道:“唐九公子,您还有酒吗?这几天几夜我们都在海面上巡逻,大王也没有新的命令过来,所有酒都喝光了,熬不下去了啊。”

    唐九公子又搬过来一箱酒给他们。

    “多谢唐九公子,唐氏家族公侯万代,公侯万代。”

    然后,这些海盗就要下船,放行唐氏家族的三艘舰船。

    而这个时候,晋海伯唐仑走了出来。

    那几个海盗小首领赶紧跪下道:“晋海伯,给您老拜年了。”

    唐仑又让人打赏了几个金币。

    “岛上的战况如何了?”唐仑问道。

    “小的不知道啊。”那个海盗首领道:“奉大王的命令,我们时时刻刻都要在这片海域上巡视,不许让任何舰船靠近。不过应该早就结束了吧,几天前刚刚登陆那一战,玄武伯爵府的军队一触即溃,两天前更是连厮杀战斗的声音都没有,您看……大王的营寨和旗帜还在那里呢。”

    晋海伯唐仑很努力地眺望,终于在岛上四五里的地方,看到了一片营寨。

    上面飘扬着巨大的“仇”字旗,勉强可以看到。

    那不就是金氏家族露天大矿坑的位置嘛。

    唐仑挥了挥手,让这几个海盗首领下船。

    那几个海盗首领道:“晋海伯,您和我们大王是至交好友,您到岛上给咱求个情呗,让我们上岸一次呗。这天天在海上漂可不太舒服。”

    唐仑道:“你明明是想要去分金子吧。”

    “嘿嘿,嘿嘿……”海盗小头目。

    唐仑道:“行,我去给你说说。”

    然后,唐仑的三艘舰船朝着望崖岛码头行驶而去。

    这些巡逻的海盗大声吼道:“都让开,都让开,这是晋海伯他老人家的船。”

    然后,周围海盗战船上纷纷挥舞旗帜,向晋海伯致敬。

    唐仑非常受用。

    唐九公子道:“父亲,没有想到您在这些海盗面前也这么受到尊敬啊。”

    唐仑笑而不语,这群巡逻的海盗想要让自己给仇天危求情,才会这么殷勤的。

    很快,仇天危的三艘舰船停靠在码头上。

    他率领着二百人登陆望崖岛,高举着晋海伯爵的旗帜,踏着豪迈的步伐,朝着大矿坑的地方走去。

    队伍整齐,阵容醒目。

    这就是晋海伯爵府的排场,一定要在海盗面前把牌面撑起来。

    走在宽阔的路上。

    “这金氏家族别的本事没有,修路本事真是够强的。”唐九公子讽刺道:“这望崖岛鸟不拉屎的地方,都能修出这么平整的大路,足足有一丈多宽了吧,两边还有排水沟。”

    晋海伯唐仑道:“而如今这些路也归了我们了,你要记住,一个家族一旦没落了,便是如此下场。你知道金氏家族没落的根本原因吗?”

    唐九公子道:“太蠢。”

    晋海伯唐仑道:“对,太蠢。金卓只娶一个妻子,金宇也只娶一个妻子,金矛也只娶一个。这都是什么臭毛病啊,这么大的家族,硬生生弄得剩下金木聪这样废物做继承人,弄到三代单传。百年贵族还玩专一痴情,蠢不可及。”

    唐九公子点头道:“父亲说得对,所以儿子已经有五个女人,生了四个孩子了。”

    唐九公子今年才十七。

    唐仑道:“对,要多日/女人,多生孩子,家族才会兴旺发达。”

    唐九公子道:“父亲,听说您打算把十三妹嫁给金木聪?”

    “嗯。”唐仑。

    唐九公子道:“可是,十三妹是叔叔的女儿啊,叔叔没了,这才养在我们家的。”

    唐仑道:“这样不好吗?”

    唐九公子稍稍犹豫,道:“父亲……这个,这个,我已经睡过十三妹了。”

    这话说出来,唐九公子是很担心的。

    唐仑道:“没事,继续睡。最好在嫁给金木聪后,再免费送给他一个儿子。”

    唐九公子大喜道:“好咧!那以后,金氏家族就是我们唐氏的了。”

    走了差不多两刻钟。

    唐仑一行人终于到了露天大矿坑处。

    密密麻麻的营寨,环绕着整个大矿坑。

    上面到处飘扬着各式各样海盗的旗帜。

    隔着好远,唐仑便大吼道:“怒潮侯,我来了啊!”

    “怎么大白天的,都在营寨里面睡觉了啊,也没有人守寨门啊。”

    “哎呀,我也是糊涂了,金氏家族的士兵部被斩尽杀绝了,还守什么寨门啊。”

    “金卓死了没有啊?沈浪死了没有啊?”

    “怒潮侯,万万给他们留一口气啊。我和金氏家族有百年大仇,金卓那致命一刀,交给我来杀行不行?要么砍下他脑袋的那一刀交给我,也是可以的啊。”

    “沈浪这个小畜生肯定是要凌迟处死的,想要杀他的人太多了,关键一刀轮不到我,但是阉割他的那一刀能不能留给我啊。”

    唐仑故意这样大声寒暄,算是缓和气氛。

    毕竟他是不请自来,而且是来分上古金脉的。

    就这样,他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海盗王的营寨之内。

    然后!

    无数人涌了出来。

    金氏家族的四千多士兵,将晋海伯唐仑的两百人团团包围。

    当然,这里面只有四百多名老兵。剩下一千多名新兵,两千名民兵。

    但是他们穿着正规的盔甲,看上去完是金氏家族的主力。

    唐仑见到这一幕。

    顿时一阵踉跄,眼前一阵阵发黑。

    用力拍了拍脑袋。

    这……这是幻觉了吗?

    我这是在做梦了吗?

    为何看到的是金氏家族的士兵吗?他们不是应该死绝了吗?

    海盗王仇天危的三万大军呢?

    仇天危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啊,你让手下海盗穿着金氏家族的盔甲?会吓死人的知道吗?

    我的儿子唐纵呢?

    我唐氏家族的三千私军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无比熟悉的人排众而出。

    玄武伯金卓。

    “晋海伯,别来无恙啊!”

    这,这不是梦境啊。

    这也不是仇天危开玩笑。

    晋海伯唐仑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僵硬了,整个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整个人都无法呼吸。

    出,出,出……了什么事情啊。

    为什么会这样啊?

    金卓为什么还活着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玄武伯金卓道:“唐兄的到来还真是意外之喜啊,接下来两件大麻烦都可以解决了。”

    晋海伯唐仑嘶吼道:“为什么会这样?仇天危呢?他的三万大军呢?我的儿子唐纵呢?我的三千私军呢?”

    玄武伯唐仑指着大矿坑道:“喏,在这里。”

    “仇天危的三万海盗,还有你唐氏家族的三千私军,都在水底下漂着呢。”

    “晋海伯是来为他们收尸的吗?那不好意思了,现在已经封冻了,大概要等到春天才会化冻。”

    唐仑颤抖着走到大坑边上,往下探望。

    然后,他见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幕。

    整个大坑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尸体。

    不计其数。

    而且整个大矿坑里面的积水表面结了一层冰。

    透过冰层,看着这密密麻麻的尸体,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我的三千私军呢?我的三千私军呢?”唐仑大吼道。

    玄武伯唐仑道:“你家私军穿着铁甲,所以最早就淹死了,现在还沉在水底,漂不上来。”

    唐仑想要大吼。

    却发不出声音。

    想要大哭,但流不出眼泪。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明明有三万多人啊,为什么会输,为什么会死光啊?”

    玄武伯没有说话。

    唐仑转过身来道:“这一切都是沈浪的阴谋,对不对?”

    玄武伯金卓道:“对,而且压根没有什么上古金脉,就是为了坑死海盗王仇天危。但没有想到,晋海伯你也迫不及待冲进来送死。”

    “我……我……我……”

    唐仑的眼泪终于流出来了,狂涌而出。

    而且眼泪鼻涕一起涌出。

    痛苦,悲伤,后悔。

    “啊……啊……啊!”

    如果是之前,他会充满无限的不甘和愤怒。

    但是现在,他只有冰冷和绝望,无边无际的凄凉。

    他已经经历过两次致命打击了。

    金山岛之争是第一次。

    玄武伯爵府还钱隐元会是第二次。

    经过了这么两次巨大的打击,唐仑依旧撑过来了,依旧用尽力,出兵三千私军来望崖岛攻打金氏家族。

    他用尽所有力量,也要灭掉玄武伯爵府,我唐仑就是一个不倒的男人。

    但是这一次!

    他直接从天堂跌入了十八层地狱。

    再也起不来了。

    我唐仑彻底完了。

    我唐氏家族彻底完了。

    “列祖列宗啊,子孙不孝,子孙不孝。”

    然后唐仑眼前一黑,直接后仰倒下,他愿意立刻就这么死去。

    ………………

    怒潮城!

    徐芊芊本来被软禁中,但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被仇妖儿的女武士带过来了。

    “快带着我去救你家主人,否则就来不及了!”

    此时!

    她猛地冲到仇妖儿的面前,张开双臂,朝着城堡下哭喊道:“沈浪,求求你别动手,别杀仇妖儿!”

    “她肚子里面真的有你的孩子了,已经一个多月了,她月事还没有来啊。”

    “仇妖儿不该死,不该死的!”

    沈浪俊美的面孔猛地一颤。

    他身后的金晦,沈十三,金士英等人面孔也一抖。

    天哪!

    姑爷你……你也太牛逼了啊。

    连仇妖儿这样的女人,你也能睡到?

    不过,你……你这是出轨吧。

    沈浪盯着满脸泪水的徐芊芊,嘶吼道:“仇妖儿不该死,难道我沈浪就该死吗?我身后的两千弟兄就该死吗?”

    徐芊芊大哭。

    沈浪吼道:“你可知道,我背后不远处就是张晋,还有他的几千大军,随时可以冲过来,将我的两千武士斩尽杀绝。”

    “我若夺不到怒潮城,我金氏家族就完了。”

    “我的妻子,我的父母弟弟,我的岳父岳母,我的家人都完了。”

    “仇妖儿不该死,难道我们就该死吗?”

    “徐芊芊,我就知道你被仇妖儿折服了,你果然站在她的那一边。”

    “不过,都无所谓了,都无所谓了!你我本来就有深仇大恨!”

    “预备!”

    沈浪大吼!

    徐芊芊猛地跪下来,抱住了仇妖儿的双腿,哭泣哀求道:“将军,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女人,我真的不想你死,我不想你死!你说你不爱孩子,但是你会爱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渐渐爱上他,最终他会成为你的所有。”

    “沈浪真的会杀你的,他真的可以杀你的。”

    “他说要杀的人,部杀光了,您的义父仇天危应该已经死了,他的三万海盗也应该已经死了。”

    “你不要死,沈浪也不要死!”

    “你们谈一谈好吗?谈一谈好吗?”

    仇妖儿的面孔如同寒霜。

    如果换成其他人,肯定会呲之以鼻。

    肯定会觉得我仇妖儿天下无敌,凭你沈浪也想要杀我?

    但是,她不会。

    她能够感觉到沈浪的杀意和决心,还有能力。

    她用难得柔和的目光望向徐芊芊道:“谢谢你真挚的关心,但是……我不怕死的!”

    徐芊芊绝美面孔露出绝望。

    “那……那好吧!”

    “我两个最重要的人要自相残杀,我报仇也没有指望了,就让我死在你们的前头吧!”

    然后,她猛地往前一跃。

    就直接要从二十几米高的地方跳下来。

    她要用一死,震撼仇妖儿的心灵。

    “不要……”

    仇妖儿出手如同闪电,猛地抓住了徐芊芊。

    她不在乎别人死去,甚至是女人。

    但是,她受不了别人为她而死。

    徐芊芊身体悬挂在空中,头发被仇妖儿抓住。

    “将军,谈一谈好吗?”

    “求求你了,我不想你死。”

    “万一,万一沈浪能够说服你呢?”

    “给你自己一次机会,给他一次机会,也给我……一次机会。”

    接着,徐芊芊朝下面的沈浪大吼道:“沈浪,你是男人,你上过仇妖儿,谈一谈都不行吗?”

    沈浪怒吼道:“是她上过我,我谈你个姹,我日死你个婊/子。”

    徐芊芊道:“行啊,谈完之后我给你日啊,被你日死啊!”

    “艹,艹,艹!”

    沈浪破口大骂,然后举起右手道:“仇婊/子,老子进来和一谈,老子就一个人,要杀要剐随你便。谈不成,再打,再杀!”

    仇妖儿望着沈浪,然后点了点头。

    接着,一个篮子垂了下来。

    沈浪直接进入篮子里面。

    金晦和沈十三冲上来。

    “姑爷!”

    “主人。”

    “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样吗?”

    沈浪点了点头道:“一定要这样,否则无路了。”

    沈浪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直接被仇妖儿一手提了上去。

    接着,沈浪如同小鸡一样,被仇妖儿提到了城头上。

    沈浪瞥了一眼徐芊芊,寒声道:“婊/子。”

    徐芊芊道:“人渣。”

    然后,沈浪目光朝着仇妖儿的肚子望去,这么近用x光眼已经能看到了。

    还……还真他娘的怀孕了。

    你……你仇妖儿还是人类吗?

    你现在血液里面还都是重金属啊。

    你放血几次了啊。

    就这样,你还能一发入魂,还能怀孕。

    关键,这肚子里面的胎儿还非常健康有力。

    如今一个多月了,胎儿才两厘米左右,胎心竟然已经很显著了。

    我日!

    你仇妖儿是什么身体啊?

    血液重金属浓度那么高,五脏六腑都没事。

    如今胎儿也没事?

    你的血脉就这么牛吗?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道:“仇妖儿,我能杀你,之前给你治病的时候,我在你体内动手脚了。”

    仇妖儿点了点头道:“我相信!”

    何止做了手脚,沈浪借着治病的时候,往她体内植入了几个非常微小的颗粒。

    这个颗粒里面是什么?

    剧毒氰化物。

    从大量杏仁里面提取出来的,大几百斤的杏仁,就提取了一丁点儿。

    用非常薄的金属壁包裹,然后埋入仇妖儿的体内。

    而他投石机上是陨石磁铁,部碾碎成为粉末,然后再用天然胶凝成一个球。

    一旦朝着仇妖儿砸过来。

    仇妖儿一定会鬼头刀狂舞,将这些磁铁球重新击碎成为粉末。

    到那个时候,这些磁铁粉末部会吸附在仇妖儿身体表面。

    仇妖儿肯定要挣脱,到那个时候,身每一处都会真气迸发、

    而当她身真气炸出的时候,整个身体都会收缩。

    所有的血管,肌肉,都会猛地收缩,产生巨大的挤压力

    而那个时候,薄薄的金属球就会被挤裂,里面的氰化物就会进入血液。

    最多几秒钟。

    仇妖儿就会毙命!

    沈浪在她体内整整埋了五个。

    只要有一个挤裂,仇妖儿就必死无疑。

    没错!

    沈浪在来给她救治的时候,就想着要杀她。

    关键时刻,能够对他一击必杀。

    仇妖儿一死,城堡之内群龙无首。

    炼金道士安再天虽然在城主府城堡地位不高,但好歹也是仇天危身边的老人,是有资历和威信的。群龙无首之下,他就能够站出来了。

    然后,他和沈浪里应外合。

    或者他直接在井水中下毒,把城堡里的守军部毒倒。

    这样,沈浪就拿下城主府了。

    不过现在局势更加复杂,张晋的六千精锐就在身后,随时可以杀出。

    所以……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出现在沈浪面前。

    不过他被仇妖儿睡,仇妖儿怀孕,真的都在计划之外。

    鬼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啊。

    …………

    “沈浪,我相信你能杀啊!”仇妖儿道:“但是你也知道,我不惧死亡的,生有何欢,死又何惧?”

    沈浪用手捏自己的额头山根。

    真他妈的。

    仇妖儿道:“我,我真怀孕了?”

    “是啊!”沈浪道:“这能怪谁啊?这事我没有责任啊,我是受害者。”

    仇妖儿道:“那你就当它不存在吧,反正才一个多月,还没有成人形。”

    “住嘴吧,都是你干的好事,那天我没事好好的,你睡我干什么?”沈浪道:“不但让我遍体凌伤,还让我娘子伤心,你竟然还怀孕了。”

    仇妖儿道:“我送你下去,你动手吧。”

    徐芊芊道:“将军,这件事情没得谈吗?仇天危无恶不作,您为什么要为他效命啊?”

    仇妖儿摇头道:“我漂在海面上,是义父救活了我,是他把我养大的。”

    徐芊芊道:“这些年你为他南征北战,这笔债早就还了啊,他能够有今天的基业,部都是你的功劳啊,仇枭那个人渣……那个禽兽除了会糟蹋女人,还会什么?”

    人渣是沈浪的专称,徐芊芊不想用在别人头上。

    仇妖儿道:“我欠义父一条命,还没有还。如果这次我能活,能够为他守住怒潮城,我就会远走高飞,差不多就算还了。”

    沈浪道:“你不用还了,仇天危已经死了。”

    仇妖儿身躯一颤,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她也信了。

    当沈浪严肃的时候,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绝对的权威。

    仇妖儿道:“就算他死了,我也不能背叛他,我欠他一条命。我要为他守住怒潮城。大不了我以后交给仇嚎,然后再远走高飞。沈浪你下去,我们继续开战吧,生死由天!”

    沈浪大怒道:“你这个脑子进水的蠢货,你早就不欠仇天危一条命了。”

    “蠢女人,你可知道那个用毒盐害你的人是谁吗?你可知道那个厨娘舒淑给你下毒盐,是谁指使吗?”沈浪大笑道:“就是你那个好义父,就是仇天危!”

    “仇天危本来是想要睡你的,想要收你做他女人的。但是他不敢,你太强了!”

    “你已经强大到让他都害怕了,周围这篇海域所有人,畏惧你仇妖儿,远超过仇天危。”

    “你已经把所有不听话的海盗部杀光了,已经无人可以违逆仇氏家族了。”

    “所以,你就可以死了!而且你的威信太高了,显得仇天危暗淡无光,更是把仇枭衬托成为一个只会糟蹋女人的废物,所以你就该死了!”

    听到沈浪的话,仇妖儿脸色剧变。

    义父想要睡她?

    这一点她很粗枝大叶,但有些时候仇天危望向她的目光确实有点怪。

    但是义父仇天危想要杀她?

    仇妖儿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她毕竟是仇天危养大的啊。

    这,这也太惊人了。

    “你,你有证据吗?”仇妖儿颤抖道。

    沈浪道:“那个厨娘舒淑,现在就在城主府的地下密室内,你把她带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你把安再天放出来,她知道舒淑在那里。”

    仇妖儿道:“义父为何不杀人灭口,一个女人对她看说,分文不值。“

    沈浪道:“因为这个舒淑怀孕了,仇天危以为是他的种,但实际上不是!”

    仇天危最近很高兴,因为他睡过的女人怀孕了,所以哪里舍得杀掉厨娘舒淑啊。

    但是……这孩子其实是安再天的。

    片刻后!

    厨娘舒淑跪在仇妖儿的面前。

    今年三十六岁的她,果然风韵犹存。

    其实,谈不上绝美。

    但是,她身上那股温婉和书卷气息真是很浓郁,和周围女子都不一样。

    不愧是出身于书香门第。

    难怪仇天危会看中她。

    她的肚子,已经隆起得有些明显了。

    仇妖儿望着自己的这个厨娘,道:“是……义父让你用毒盐谋杀我?”

    舒淑点头道:“是!是仇天危指使我谋杀你,两年前就开始用毒盐给你做饭。”

    一切,真相大白!

    ………………

    注:第二更送上,我揉几下眼睛然后写第三更,眼睛痛!月票榜再次被赶下第一!我努力爆更战斗到最后!拜求大家的支持,万分需要!

    谢谢土里有个洞,杀戮金币,独風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