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血杀冲天!暴雨梨花!苏剑亭败(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02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真武世界大唐之最强帝王

    玄武伯爵府城堡!

    随着一声令下,苏氏家族的上百名西域高手纷纷利用钩爪开始爬墙,如同壁虎一般往上攀爬。

    速度极快。

    此时伯爵府内,仅仅只有七八百名武士而已。

    而且新兵超过五百,仅仅只有二三百老兵。

    这支守军的首领名叫金侠,同样是在玄武伯爵府长大,当年的战争孤儿。

    此人沉默寡言,在伯爵府声名不显,远不如金士英,甚至还不如金呈。

    如今二十九岁了,担任新兵百户。

    “诸位敌人来了!”

    “大不了一死而已。”

    “但是若让敌人进入城堡,惊吓了夫人,那我们大家直接自杀抹脖子吧。”

    “所有弓弩手准备!”

    老兵们的箭术还不错,但是新兵还来不及练箭,所以用的弓弩。

    听到命令之后。

    所有老兵弯弓搭箭。

    所有新兵举起弓弩,开始瞄准。

    “射!”

    一声令下。

    七百名守军纷纷射箭。

    “嗖嗖嗖嗖嗖……”

    命中率不错!

    七八名苏氏家族的西域高手坠落。

    老兵们继续弯弓搭箭。

    旁边的奴仆们,赶紧将张开的弩递给新兵。

    玄武伯爵府别的缺,但武器绝对不缺。

    每一个新兵配三支强弩。

    伯爵府所有的奴仆小厮部上了城墙,别的做不了,但可以给新兵们踩着张开强弩。

    “嗖嗖嗖嗖嗖嗖……”

    这七百人,就是不断地射箭,射箭,射箭。

    城墙上无数的火把,将整个黑夜照得亮如白昼。

    事实证明,武道高手用来攻城也不大好用。

    这些西域高手武功虽然强,但却活生生被七百守军用弓弩压制,始终无法突破。

    城堡的正面战场,很快就陷入了焦灼。

    ………………

    苏剑亭和十几名心腹高手,并没有出现在玄武伯爵府城堡的正面城墙。

    他对玄武伯爵府实在太熟了,小时候他曾经在这里玩过几个月。

    对整个城堡的每一处都很熟。

    所以,所以他直接出现在伯爵后面的一处山坡上。

    根据小时候的记忆,在一堆杂草中,果然找到了一个秘密入口。

    这不是密道,而是废弃的下水道,已经废弃一百多年了,很少人知道的。

    小时候苏剑亭来玄武伯爵府玩的时候,还在这里捉迷藏过。

    他带着十几名心腹高手,悄悄沿着这个废弃的下水道,轻而易举地潜入玄武伯爵府之内。

    这也是一种声东击西战术,一百多名西域高手强攻城墙正面,他带着十几名真正高手秘密潜入。

    此时,整个玄武伯爵府所有人都集中在两处地方。

    一个是城堡正面城墙,所有武士都集中在这里。

    还有一个就是城堡的大厅,所有的老幼妇孺都在这里,包括沈浪的父母。

    所以,苏剑亭轻而易举就来到了玄武伯爵府藏书库院子之外。

    “你们守在外面,不管见到任何人,都格杀勿论。”苏剑亭命令道。

    “是!”

    十几名心腹高手守在这个院子之外。

    苏剑亭进入藏书库内!

    玄武伯爵府的藏书库非常非常大,整整有三层,地上两层,地下一层。

    这里足足有上万册藏书,还有几百份各式各样的秘籍,原版玉块秘籍,也有几百份之多。

    不过现在这里无人守卫。

    因为在苏佩佩眼中,人最重要,其他不管是藏书还是秘籍,都是身外之物。

    所有的人力,都要用来保护人。

    苏剑亭飞快地翻找。

    他一不找书,二不找秘籍。

    寻找的速度无比飞快。

    但是这个藏书库实在太大了。

    “进来十个人,帮我一起找。”

    “找一个木头盒子,上面什么纹理都没有。”

    “是!”

    顿时进来了十个人,开始拼命地翻找。

    一刻钟后,他们就翻遍了第一层藏书库。

    接着又翻遍了第二层藏书库。

    那么肯定在地下第一层了。

    苏剑亭轻而易举找到了藏书库地下一层的入口。

    这里有一道铁门,上面没有锁,而是从里面锁住了。

    这……里面有人。

    苏剑亭顿时警觉起来。

    然后运起真气,朝着这道铁门猛地踢去。

    顿时,里面铁门栓直接被他踢脱了。

    苏剑亭带着十名高手飞快冲了进去。

    地下的这一层藏书库显然就小了很多,里面放的都是原版秘籍。

    部都是玉块。

    一目望去,并没有苏剑亭要找的木头盒子。

    苏剑亭挥了挥手,顿时十名高手退了出去。

    他闭上眼睛,开始听声音,闻气味。

    很快!

    他听到声音了。

    呼吸和心跳声。

    还有一股香味,非常好闻,但是非常陌生的香味。

    这里面有一个女人。

    就在墙壁后面!

    这藏书库的地下有一个密室。

    从这个女人的心跳和呼吸声可以看出来,她的武功不高,几乎没什么武功。

    苏剑亭又挥了挥手。

    顿时,顿时来了四名高手。

    苏剑亭指了指前面的那个墙壁。

    四名高手上前,用尽所有力量,猛地冲了过去。

    凶猛一撞!

    顿时,密室之门活生生被撞开了。

    “啊……”

    然后,里面传来了一声尖叫。

    紧接着,无数密密麻麻的针飞射而来。

    如同暴雨梨花。

    苏剑亭一惊。

    他的速度无比飞快,立刻抓住两人挡在自己的面前。

    “噗噗噗噗……”

    几十根细针,猛地射入这两个高手的体内。

    瞬间毙命!

    苏剑亭不由得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毒针的?

    竟然如此剧毒?

    关键一射出来就是几百根毒针,完防不胜防啊。

    这个藏在密室后的女人是谁?

    当然是骚丫头小冰。

    她如今可是沈浪的大内总管,为沈浪保管一切秘密武器。

    今天有敌人来袭,她本来和夫人一起呆在大厅内,但是想到自己的职责,所以就来到这密室了。

    姑爷的密室很多,秘密武器也很多。

    但是藏书库下面这个密室的东西非常重要。里面有很多极其重要的文字记录,都是沈浪的实验记录。

    沈浪吩咐过她,十万火急的时候,赶紧将这些东西部烧了。

    于是小冰赶紧过来,将姑爷的那些实验记录部烧得干干净净。

    这些实验记录并不是给沈浪自己看的,而是给他手下心腹工匠当作教材的。

    烧完这些记录后,小冰就要回到大厅内。

    但是没有想到敌人来了,于是她赶紧躲回到密室之内。

    没有想到还是被苏剑亭发现了。

    而她刚刚射出的无数毒针,就是暗器暴雨梨花,当然也是沈浪发明的,专门给她防身用的。

    …………

    见到小冰,苏剑亭眼睛一亮。

    他当然是认识小冰的,只不过当时她还小,没有想到如今竟然长得这么美丽可人。

    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却又尤其丰腴成熟的躯体,而且还如此胸猛。

    真是一个小尤物啊。

    如果当时没有撕毁婚约,眼前这个小丫头是会作为陪嫁的。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眼前这个小丫头也算是自己女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苏剑亭变声道。

    小冰皱眉不语。

    苏剑亭走进密室,看到地上有一个火盆,上面有烧焦灰烬。

    “你刚才在烧什么东西?”苏剑亭寒声道。

    小冰依旧不说话。

    “我不能做叛徒,我不能做叛徒。”她心理不断念道。

    苏剑亭的利剑直接横在她的脖子上,寒声道:“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说的话,我就会切开你的脖子,你会看着自己的鲜血如同泉水一样喷出来,很快就彻底冰凉死去。”

    小冰吓得一阵哆嗦,夹紧了双腿,因为快要吓尿了。

    “一!”

    “二!”

    “三!”

    苏剑亭利剑一划。

    嫣红的鲜血流出。

    小冰心中一颤:“我死了,我死了!”

    “我好后悔啊,当天洞房花烛的时候,我为什么要作妖啊。”

    “不然,我早就和姑爷睡了一百次了!”

    “我死了,我死了……”

    小冰丫头疯狂地进行心理活动。

    然而好一会儿后,她发现自己没有死。

    苏剑亭的剑只是在他脖子上割开了一个口子,没有切开动脉。

    他没有想到,这个胆小的丫头,竟然如此忠诚。

    不过现在她在烧什么苏剑亭并不关心。

    关键就是找到那件东西,关系到苏氏家族命运的东西。

    父亲说过了,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将它找到夺回。

    “找!”

    剩下的两名高手,翻遍了整个密室。

    将沈浪的瓶瓶罐罐打碎了很多,但是没有发现那个木盒子。

    苏剑亭皱眉。

    那件东西,玄武伯究竟会藏在哪里呢?

    藏书库里面没有,其他地方也就不好找了啊。

    诺大的玄武伯爵府,找起来如同大海捞针啊。

    很快苏剑亭就有了主意。

    他的剑继续横在小冰道脖子道:“走,出去,去大厅!”

    …………

    苏剑亭和十几名高手,部穿着黑衣,带着黑面罩,押着小冰进入了伯爵府大厅之内。

    顿时,里面所有人一阵惊呼。

    整个大厅内,可都是老弱妇孺啊。

    伯爵夫人苏佩佩见之,顿时惊骇。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啊?

    整个伯爵府四周城墙都有人防守啊,暂时还没有被攻破啊。

    很快,他就认出了这个身形。

    哪怕他蒙着面孔,苏佩佩还是认了出来。

    苏剑亭,她的亲侄子,

    难怪啊,他对玄武伯爵府这么熟悉,当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来。

    苏氏家族,自己的娘家啊,完让人不敢置信啊!

    玄武伯爵府遭难的时候,你们非但不出手相助,反而落井下石。

    之前就借高手给晋海伯唐仑,让金山岛之争的军战打成平局,差点毁了沈浪的计划。

    如今,竟然又派人来偷袭玄武伯爵府。

    这还是姻亲吗?

    这比仇人唐氏家族还要毒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苏佩佩便要立刻喊破苏剑亭的名字。

    “住嘴,你一旦喊破,我就只能将所有人杀死!”苏剑亭寒声道。

    苏佩佩闭上嘴巴,嘶声道:“你想要什么?你们想要什么?”

    苏剑亭冷笑道:“我想要什么,你们会不清楚吗?二十几年前,我爷爷给你家的那份密信。”

    苏佩佩一愕。

    然后,她明白了!

    这份密信他知道。

    二十几年前,越国的局面空前复杂。

    外面,吴越两国大战。

    国内,两位王子夺嫡。

    宁元宪当时还是太子,受到文官的支持,尤其是祝氏家族的鼎力相助,他的妻子更是祝氏家族的嫡女。

    宁元武是长子,受到许多武将的支持,战功赫赫,势头惊人。

    甚至当时宁元宪在夺嫡之战中是属于弱势的,毕竟当年吴越大战,宁元武掌握了大量的军队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许多武将都唯他马首是瞻。

    玄武伯爵府当时绝对中立,绝不掺乎夺嫡之战。

    镇远侯也中立,没有掺乎。

    但是,宁元武眼看就要胜了。

    镇远侯爵府苏氏家族急了,想要临时抱佛脚,要向当年的王长子宁元武效忠。

    或许觉得一家投靠不够分量,所以苏氏家族想要拉着金氏家族一起投靠宁元武。

    所以,当年的镇远侯苏翦写了一份密信给当时的玄武伯金宇,邀请他去共商大事。

    密信上并没有具体说什么事,说得非常隐晦,但是却也能够看出投效宁元武的意图。

    这种事情本来应该见面密谈的,但是当年镇远侯苏翦在吴越两国大战的前线,这份亲笔信是由苏难亲自送来的。

    金宇伯爵拒绝了,他坚决不会搀和夺嫡之争。

    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场夺嫡大战宁元武要大获胜的时候。

    卞逍率领十万大军,携三郡之地背叛吴国,投靠了越国。

    这一剧变,直接让吴越两国大战提前结束。

    越国大获胜。

    而卞逍当时的立场非常明确,支持太子宁元宪。

    顿时,太子宁元宪绝地反杀,彻底赢了夺嫡之争。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卞逍成为了他最大的政治盟友。

    所以这二十几来,卞逍完目中无人,除了国君之外,他谁都不放在眼里。

    宁元宪夺嫡大胜,最最庆幸的就是苏氏家族了。

    幸好啊,差一点点,差一点苏是家族就要效忠宁元武啊,那苏氏家族就要大祸临头了。

    说来还是金氏家族挽救了苏氏家族的命运,苏翦侯爵当时之所以没有提前表态,就是等待金宇伯爵的回应。

    宁元宪登基国君之后,便开始了大清洗。

    之前夺嫡站在宁元武一方的大将,死的死,贬的贬。

    苏氏家族真是吓得魂飞魄散。

    从此之后,苏难侯爵就显得特别乖巧,不管国君说什么他都拥护。

    这也是一种做贼心虚了。

    而且,苏氏家族更是拼命交好金氏家族,唯恐金氏将这封密信交给国君。

    而且苏剑亭和金木兰刚生下来就定了婚约。

    七八年前,要正式为两人举办订婚礼的时候,苏难侯爵忽然提出,请金卓伯爵交出那封密信。

    金卓伯爵表示,这份密信已经烧了啊,他当着妻子苏佩佩的面烧掉的。

    苏难侯爵当然不信,硬是逼金卓伯爵交出密信。

    金卓又如何交得出来,并且对天发誓已经烧了。

    当晚两家闹得很不愉快,几乎撕破了脸。

    但是金卓伯爵的为人还是绝对值得信任的,而且苏佩佩也用祖先发誓,那封密信绝对烧掉了。

    接下来,国内政局又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

    国君传出风声,新政的屠刀会落在金氏家族头上。

    于是,苏氏家族赶紧和金氏家族划清了界限。

    苏剑亭和金木兰的婚约,也彻底撕毁了。

    两家本也无事。

    但是就在不久之前,苏氏家族仿佛得到了确切的情报,这份密信金卓伯爵没有烧。

    于是,才有了今天晚上这一出偷袭。

    苏剑亭寒声道:“夫人,赶紧将那东西交出来,否则我就要将这个小丫头杀了,也要将场所有人部杀了!”

    伯爵夫人苏佩佩冷冷盯着苏剑亭,寒声道:“好,我交给你!交给你!”

    于是,她离开了大厅,前往丈夫的书房。

    过了一会儿,她拿出了一个木盒子,朝着苏剑亭道:“一手交人,一手交物!”

    苏剑亭毛骨悚然。

    就是这个盒子,没错就是这个盒子。

    这份密信金氏家族果然没有烧掉啊,太危险了啊。

    那么这份密信烧掉了吗?

    真的烧掉了,金卓伯爵当着妻子的面烧的。

    这里面的密信是假的,是沈浪用了几天时间伪造出来的。

    而且伪造了不止一份,只不过这一份是绝对“真”的。沈浪没有预料苏剑亭会来攻,因为玄武伯确实将密信烧了,他伪造这密信是为了以后陷害苏氏家族用的。

    苏佩佩道:“把人放了!”

    “东西拿过来。”苏剑亭。

    苏佩佩把盒子递过去。

    苏剑亭身边的高手接过盒子,然后小心翼翼打开。

    苏剑亭戴上银手套,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密信,飞快看了一眼。

    这个时候只能飞快看一眼。

    因为里面的内容太危险,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瞟中一眼。

    他没有看过信的原件,当年他还小,所以只能辨别爷爷苏翦的字迹,还有他的私章。

    没错,确实是爷爷的字迹,绝对绝对不会假。

    内容也绝对是当年的那份密信,印章也绝对是真的。

    那么字迹和印章都是真的吗?

    对,都是真的!

    这些字本就是苏翦亲自写的,只不过沈浪每一个裁剪下来,然后拼成一副密信内容,最后有高明的装裱工艺,制成了完整的密信。

    这个手法是不是很眼熟,就是当时王涟栽赃沈浪剽窃诗词的手法。

    “哈哈,人心险恶啊!”苏剑亭大笑道:“你们还说烧了,果然没有烧啊,金氏家族,尽是小人啊!”

    然后苏剑亭直接点火,将这封“密信”烧掉。

    现在,这个隐患终于彻底消除了。

    苏佩佩道:“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现在可以走了,金氏家族永远不欢迎你。”

    苏剑亭目光一寒道:“此时玄武伯绝对已经死了,沈浪也会死,金木兰会成为行尸走肉,那么唯一的知情人就只剩下你了,苏佩佩,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杀了她!”

    苏剑亭一声令下,顿时他麾下的十几名高手朝着苏佩佩杀去。

    “保护夫人!”

    安再世一声令下!

    大厅内的所有人,不管有没有武功,部冲上来。

    “唰唰唰……”

    苏剑亭带来的高手太强大了。

    转眼之间,就将大厅内的十几人杀死。

    安再世的武功很高,但是最多以一敌二。

    苏佩佩内心无比悲愤。

    这就是他的娘家吗?

    这就是他的侄子吗?

    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等浪儿回来之后,一定将你们苏氏族斩尽杀绝!

    苏佩佩猛地拔剑。

    “苏佩佩,最危险的时刻到了,你还记得你的剑法吗?”

    二话不说,她的剑猛地朝苏剑亭刺去。

    仅仅三剑,那种感觉就来了。

    苏佩佩的武功有多高?

    当年她号称要成为天下宗师,这话是真的。

    如果不是成婚后懒散了,她真的会成为武道宗师之一。

    哪怕是现在,她的武功也比木兰更高。

    只不过她太慵懒了,所以给人一种错觉,她没什么武功。

    转眼之间,苏佩佩和苏剑亭大战在一起。

    一开始还有些生涩,之后竟然渐渐熟练起来,杀得难解难分。

    而此时,苏佩佩发现小冰还不跑,还在周围游离。

    “丫头,跑啊!”苏佩佩喊道。

    小冰瞧准机会,竟然凑上前去,找到一个绝佳位置。

    又拿出一个暴雨梨花针暗器,猛地按下机括。

    “唰唰唰唰……”

    无数毒针,再一次疾射而出。

    瞬间,苏剑亭带来的三名高手,再一次死在沈浪的毒针之下。

    “杀了那个丫头。”苏剑亭下令道。

    顿时,苏氏家族的一名高手闪电一般朝着小冰冲过来,手中利剑猛地朝着她脖子斩杀而来。

    “不要,不要……”苏佩佩一声凄呼。

    甚至直接抛开了苏剑亭,直接朝着小冰冲过来。

    这个丫头,她当作女儿一样的。

    “唰!”顿时后背一痛。

    狠毒的苏剑亭,借机刺中了苏佩佩一剑。

    苏佩佩躲得飞快,但背后还是被切开了一个口子,鲜血涌出。

    苏氏的高手利剑猛地斩去。

    眼看小冰就要香消玉损。

    但是下一秒钟,他的剑定格在空中,脖子和脸上密密麻麻插满了毒针。

    彻底毙命。

    带着惯性的利剑直接切过小冰的头顶,斩去了一片头发。

    这次,小冰真的吓尿了一丁点。

    这个苏氏的高手死不瞑目。

    妈的,你这个毒丫头,究竟藏有多少暗器啊。

    苏剑亭见之大怒道:“杀,杀,杀,将大厅内所有人斩尽杀绝,不管男女老少!”

    他麾下的高手状似疯狂,拼命杀人。

    然而下一秒钟。

    一个人影飞快瞬间闪现到面前。

    “苏剑亭,我……我好像记得你。”

    “沈浪在哪里啊?”

    武痴唐炎走了进来。

    “杀老人和小孩,不对啊!”

    然后,唐炎出剑。

    妈蛋!

    熟悉的一幕出现了。

    一剑一个,一剑一个!

    连招式都没有。

    转眼之间,苏剑亭带来的高手,死了四五个。

    苏剑亭头皮发麻。

    老实讲,单纯内力和真气上,唐炎不如他。

    他也不畏惧唐炎。

    但是这个武痴对剑法有一种非常逆天的天赋。

    就算没有天外流星剑法,他杀人依旧如此利索。

    这个武痴来了。

    战局瞬间改变了。

    他不可能再杀得了苏佩佩了。

    “走,走!”

    苏剑亭果断下令撤退。

    反正想要的东西已经烧了。

    又付出了三条性命,苏剑亭带着剩余的五人,闪电一般退走,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苏佩佩望着一地的尸体,足足有二十几具。

    都是最忠诚的仆人啊,当她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些人毫不畏死冲上来。

    “苏剑亭,苏难,镇远侯爵府你给我等着!”

    “等浪儿回来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们,一定让你们族,彻底死绝!”

    “彻底死绝!”

    …………

    注:书友们不想双线剧情并列,我就将玄武伯爵府的重要剧情写完。下一章写完怒潮城大决战!我吃几片面包接着写第三更!兄弟们继续支持我啊,还有一小时本月结束!

    谢谢直入青霄上玉楼,你拦不住我,杀戮金币,没钱大大,那年追着你跑,无泪懒虫,烟眼燕等兄弟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