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仇妖儿诀别!徐芊芊归属!(2更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026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末日赘婿

    “张翀太守牛逼!”

    “张翀太守厉害!”

    沈浪一直重复这句话,然后一阵阵叹息。

    金晦和沈十三不懂。

    我们已经大获胜了啊,姑爷为何还要说这样的话呢?而且还一副无限遗憾的样子。

    不过沈浪很快释然了,开始享受胜利带来的快乐。

    …………

    怒潮城的商户真是心大。

    战争刚刚结束,就迫不及待开门做生意了。

    而且沈浪直接收到了几十份拜帖。

    部是来送礼的。

    所有礼物沈浪都来者不拒,然后彻底大开眼界。

    奇珍异宝真是数不胜数啊。

    不过有点可惜,竟然没有人送美女。

    你觉得我沈浪像是这么洁身自好的人吗?

    舒淑给沈浪倒了一杯茶。

    她满脸幸福,到了这个年纪竟然还怀孕,真是意外之喜啊。

    当然在沈浪看来,三十六七岁一点都不大,正是女人最好的岁月,根本谈不上老蚌含珠啊。

    沈浪借机用光看了一下她肚子里面的胎儿,非常健康。

    真是为安再天高兴。

    他太不容易了,为了一个飘忽不定的使命,足足在仇人身边埋伏了十几年。

    而且这十几年,安再天其实对报仇雪恨不敢抱有希望的。

    但没有想到真的成功了。

    卧底在这个城堡整整十几年,没有想到此时这个城堡竟然成为自己的家。

    所以这位炼金道士安再天真是泪流满面,竟然说着说着就笑,然后说着说着又哭了。

    老主人啊,你在天之灵看到了吗?

    姑爷为您报仇了。

    父亲啊,您在天之灵看到了吗?

    我们为您报仇了。

    沈浪笑道:“安叔,您的脸毁容了,比黄凤还要难看,怎么就能找到舒淑小姐这样的大美人啊?”

    黄凤就站在外面,毫无表情。

    练武之人就要古井无波,否则她早就把沈浪打死十遍了。

    沈浪叹息道:“太不公平了啊,我认识一个朋友也毁容了,结果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

    安再天道:“那是因为你那个朋友没有遇到绝境,只有在绝境之中,才会显得人心可贵。”

    有道理,或许我那个朋友心境也不对吧。

    舒淑道:“仇天危是个变态,在我怀孕之前经常折磨我,每一次都是道士为我疗伤,我觉得他这个人很不错。”

    沈浪听出了话外之音。

    这……这是舒淑把道士给睡了。

    牛逼!

    沈浪道:“仇天危没有怀疑吗?”

    舒淑道:“他是一个非常自负的人,觉得自己魅力无穷,道士有那么丑,那么邋遢,城主府的女人都嫌弃他,仇天危大概觉得我看不上他吧。”

    沈浪看了一眼安再天。

    一点都不邋遢啊,每一根胡须都梳理得油光发亮啊。

    头发也一丝不苟。

    身上的道袍虽然是麻布的,但是也浆洗得干干净净。

    唉!

    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当然我沈浪更不一样,我身边有几十个美女照顾。如果不是为了形象,大概上完马桶后屁股都有妹子帮忙洗。

    沈浪道:“婶,舒氏家族也是名门望族,您想要回家看看吗?”

    舒淑摇头道:“不回了,我早已经成为家族之耻了。在这种书香门第,女人应该在被玷污之前就自杀保住名节,我这种女人算是不要脸的。”

    沈浪没有出言安慰。

    这个女人受尽磨难,已经强大到不需要安慰了。

    但是沈浪知道,当时她还有一对儿女,怎么自杀?再说凭什么要自杀?

    沈浪拿着小茶壶,在安再天的陪同下,漫步在这座巨大的城堡之内。

    为了建造这座城堡,仇天危整整用了十几年,动用的人力达到十几万人次。

    真是固若金汤啊。

    比玄武伯爵府的城堡还要高,还要厚。

    仇天危是打算将这座城堡当成仇氏家族的百年基业的,现在却便宜了沈浪和金氏家族。

    “姑爷,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城堡竟然会属于我们家,现在依旧如同梦幻一般。”安再天走路的时候,都感觉是飘的。

    之前,他厌恶城堡内的每一寸地方,而现在就连每一个台阶都觉得那么可爱。

    沈浪道:“这座城堡坚固是坚固了,但是仇天危的审美观点不是一般的差,住起来没有玄武伯爵府那么舒服。”

    安再天道:“他毕竟是海盗出身,一心想着的都是防御功能。不像我们家是百年豪门,能够将军事和艺术达到完美平衡。”

    接着,他有些欲言又止。

    拿下怒潮城后,沈浪直接把城市的防御交给了金士英,把所有商业事务交给了黄同。

    不管是政治,经济,军事他一点都不管。

    对于金士英,安再天是放心的,毕竟是伯爵义子,虽然对沈浪还有心结,但对伯爵大人是绝对忠诚的。

    可是那个黄同,毕竟是外人啊。

    然而只有沈浪清楚,怒潮城和其他地方完不一样。

    这是一座贸易之城。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管理。

    金氏家族在怒潮城抓住几点就可以了。

    土地,赋税,造船厂,军事防御,航线。

    商业的事情,就交给天道会。

    金氏家族和天道会是战略结盟,钱财什么的都不重要。

    而且黄同这个人很聪明,关键他知道沈浪更聪明。

    所以合作起来是很愉快的。

    至少在打败隐元会之前,两家都会亲密无间。

    ……………

    黄同更兴奋,甚至和安再天一样兴奋。

    此时他的内心无比庆幸,在关键时刻抓住了沈浪这个机会。

    然后,他就一飞冲天了。

    如今在整个东方世界,天道会几乎在每一个地方都被隐元会打压,已经岌岌可危了。

    玻璃镜子的生意,能够让天道会获得一次战略机会,得到喘息之机。

    至少不会被灭。

    而怒潮城之战的胜利,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这意味着整个越国东部的航线贸易,大半都落在了天道会手中。

    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这次胜利也不为过。

    所以这次沈浪出战,天道会派出了几百名高手跟随。

    结果……没有用上。

    仇妖儿一个人就搞定了。

    真是女人征服世界,沈浪征服女人。

    长得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可惜啊,黄同老兄还是高看浪爷了。

    拿下怒潮城后几个时辰内,黄同不断接见城内的各路使者,各个商会负责人。

    听着这些人忐忑不安的马屁。

    黄同一再安慰。

    有些事情会变,有些规矩也会变,但是……大家赚钱的数量绝对不会变。

    只会多,不会少!

    和这些商界大佬开会几个时辰。

    黄同依旧处于亢奋之中。

    会议结束后,他赶紧拿着所有的会议记录来向沈浪汇报。

    沈浪接过看了几眼。

    这些会议章程非常重要的,甚至完关系到怒潮城的商业秩序和规矩。

    但是他只稍稍看了一眼,就扔在一边。

    因为这些协议现在统统不算数的。

    怒潮城是打下来了,但是现在还不完属于金氏家族。

    军事斗争结束。

    接下来就是政治斗争,政治协议了。

    只有当国君的旨意下达,将怒潮城和雷洲岛册封给金氏家族,这才完算是尘埃落定。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两天之内,张翀就会来谈判了。

    甚至谈什么,都已经成为定局。

    沈浪拿起一大堆礼单,看得非常仔细。

    什么重要协议我不关心,但是这些商人送给我什么礼物,我可是要记得清清楚楚。

    送得多的,一眼略过。

    送的少的?那我要记住你了,以后给你穿小鞋。

    整整翻了几十页的礼单。

    毫无疑问,沈浪发财了,发大财了。

    “怎么没有人送美女啊?”沈浪道:“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我看起来像是那么洁身自好的人吗?”

    黄同是聪明人,沈浪说话也不用遮遮掩掩了。

    黄凤扭过头去。

    她甚至觉得,给沈浪做保镖是不是可以刺聋自己的耳朵啊。

    黄同道:“大概……大概是因为仇妖儿大小姐吧。”

    哦,明白了!

    所有人商人都觉得沈浪把仇妖儿搞定了,所以哪里敢送女人啊,不怕女魔头醋性大发上去灭门。

    “唉!”沈浪道:“你们都抬举我了,这个女魔头我哪里搞的定啊。”

    黄同一愕,孩子都怀了,还说没搞定?

    沈浪道:“打个比方,你去过青楼没?”

    黄同尴尬,我妹妹在这里,咱们真的要聊这个话题吗?

    沈浪道:“那就是去过了,我和仇妖儿的情况和上青楼是一模一样的。”

    黄同一愕道:“您,您的意思就是您漂了她?”

    “不。”沈浪道:“是她嫖了我。”

    好悲伤的故事啊。

    沈浪道:“不过,她这样的无敌猛将能够嫖我,我也应该骄傲,你说对吗?”

    黄同头皮发麻,不知道该不该点头。

    我黄同也算是八面玲珑之人,非常会聊天的,但就算这样还是把天聊死了。

    “那啥,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告辞了。”黄同道。

    这样走当然不礼貌。

    但是,万一接下来沈浪说出更加丢脸的话让他听到了,日后想起来后悔了,岂不是对我黄同有芥蒂?

    黄同走出门口,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

    “可惜啊,这个妹妹太丑了,否则这个沈公子真的很容易拿下啊,他这个人太渣了,美人计轻而易举就能得逞。”黄同一声叹息。

    黄凤眼睛一瞪,寒声道:“嫌我丑,你找爹娘问去。”

    果然兄妹连心,光一个表情就知道什么意思。

    …………

    整个城堡最好的书房内。

    安再天在刷墙,把一面墙壁刷得雪白雪白的。

    这面墙面积就大得多了,能够写下好多仇人的名字。

    大约明后天,张翀就会来谈判。

    从某种程度上,金氏家族和张翀太守的斗争结束了。

    接下来的谈判算是一个收尾,也是彻底明确一个输赢结局。

    然后,就是和国君的政治博弈。

    甚至如果和张翀谈得足够成功,张翀足够聪明的话,金氏家族和国君的博弈就会简单很多。

    浪爷望着这面空白的墙壁。

    发现,自己的仇人竟然已经死了好多了。

    来这个世界才半年时间,竟然就结了那么多的仇人?

    唉!

    没有办法,人太优秀了就是容易树敌啊。

    但是更没有想到。

    仅仅半年时间,自己就干死了那么多仇人。

    田横,徐光允,王涟,林默,林灼,祝兰亭,张晋等等等等。

    但是,为啥又冒出了这么多新仇人啊?

    而且这些仇人的名字都不好写上墙!

    国君,太子,三王子,四王子。

    这些人,不能写!

    想了一会儿,沈浪在墙壁上写下了四个字。

    苏氏,薛氏。

    镇远侯爵府苏氏,武安伯爵府薛氏。

    这两大家族,就是接下来要报复的目标。

    薛氏家族,一百多年前受了金纣伯爵天高地厚之恩,结果二十年前出卖金宇伯爵,导致一万多联军军覆灭,给金氏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而且不久之前,薛黎前来退婚,薛氏世子前来逼债,试图联合隐元会彻底绝杀玄武伯爵府。

    而苏氏家族的罪行更是让人发指。

    苏剑亭竟然和木兰有过婚约,凭借这一点,他就该死。

    作为姻亲,金山岛之争苏氏家族竟然暗助唐仑屠杀金氏武士,差点让比武三战翻盘。

    此时沈浪还不知道苏剑亭偷袭玄武伯爵府一事。

    他不是神!

    根本无法预料到这场突袭的发生。

    因为岳父大人非常明确地说过,他将那封密信烧了,苏难侯爵也相信了。

    正是因为确定这封密信烧了,所以苏氏家族才肆无忌惮和金氏家族割裂。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苏氏家族都没有理由偷袭玄武伯爵府。

    苏氏家族为何会得到金氏家族没有烧掉那封密信的情报?而且还那么确定。

    这是一个谜团。

    所以到现在为止,沈浪还在犹豫,究竟先报复哪一家呢?

    是薛氏还是苏氏?

    就在此时,金晦飞奔而来道:“姑爷,仇妖儿大小姐要走了。”

    ………………

    女魔头仇妖儿漫步在怒潮城。

    所过之处,都空无一人。

    不管街道上再拥挤,再热闹,只要她走过去的时候,所有男人都会在第一时间逃走。

    不敢靠近她十米之内。

    完畏之如同鬼神。

    她也没有在意,手中也没有拿鬼头刀,身边没有跟任何人。

    八岁的时候,她漂在海面之上,在那之前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了。

    唯一的记忆就是有一个充满雌性的声音在脑子内回想。

    具体说什么都不记得了。

    隐隐只记得是她要睡觉的时候,那个男人在边上给他讲故事。

    虽然仅仅只是一段不可捉摸的声音,但这个声音的主人已经是仇妖儿这辈子最最重要的人。

    这一生。

    没有一个人走进过她的心里。

    她也几乎不在意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她的老师。

    唯独这个模糊的声音,在她人生占据最重的分量。

    坠入大海之前,她脑袋受过重击。

    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

    只是隐隐有点印象,要等一个人。

    这个人是男是女,是死是活,完不知道,完记不起来。

    就是因为这个模糊的记忆,也因为仇天危的救命之恩,她被束缚在这怒潮城整整二十年了。

    不等了,不等了!

    至少不在怒潮城等了。

    若是这个人回来,那不管她在哪里等都是一样的。

    若是这个人不来,那她就算在怒潮城等死也没用。

    她的舰队已经集结完毕了。

    整整两千名嫡系武士,部都是女人。

    还有白色城堡内的那些可怜女子,整整几百人,也都要跟她走。

    唉!

    又要去过十几个美女争先扫一片落叶的日子吗?

    她没有去向沈浪告别。

    后会无期的人,告什么别啊。

    但是这座城市,毕竟她住了二十年。

    所以,最后再走一圈,算是告别。

    从今以后,我仇妖儿就要浪迹天涯了。

    我就要去追寻我的梦想了。

    我要去探索未知的世界了。

    至于她怀孕了。

    谁又规定孕妇不能航海啊?

    她这逆天的血脉,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她已经决定了,最好在八个月之后,找到新陆地,暂时停下来把孩子生出来。

    然后,接着探索世界。

    怒潮城很大,但是她腿更长,所以很快就走完了,回到了码头之上。

    二十艘舰船上,无数女子依恋地望着这片城市。

    她们舍不得走。

    但是,只有仇妖儿的地方才是她们的家。

    “走了!”

    “慢着,慢着……”

    沈浪追了上来。

    “真要走得那么急吗?”沈浪道。

    仇妖儿没有回答。

    沈浪道:“万一张翀和仇嚎来打我怎么办?没有你这个女魔头在,我有些不安心吧,要不然我们去天风岛,把仇嚎给灭了?”

    仇妖儿咬牙。

    她和张翀无冤无仇,之所以灭张晋。

    一是为了发泄当时内心之愤怒,二是张晋自己撞上来了,三是为了徐芊芊报仇。

    关你沈浪什么事情?

    仇妖儿和仇嚎关系还可以的,毕竟他喜欢的是男人,所以仇妖儿不讨厌他。

    “真的走了?”沈浪叹息道。

    “嗯。”仇妖儿道:“你要有话,就赶紧说,别耽误我时间。”

    “临走之前,要不要来一场友谊跑啊?”

    当然,这话沈浪只敢在心里说啊。

    他要是敢说出口,就算不被打死,也会被打断骨头。

    沈浪拿出了一本《西游记》,一本《斗破苍穹》,递给仇妖儿道:“你就算讨厌我,但是也别虐待了自己,好看的书该看还是要看。”

    仇妖儿接过两本厚厚的书。

    “斗破苍穹,讲什么的?”仇妖儿问道。

    沈浪道:“一个天才被未婚妻退婚,然后逆天崛起,秒天秒地秒空气,灭了未婚妻,睡了她师傅的故事。”

    徐芊芊在边上一个白眼。

    “不错,有意思。”仇妖儿收起了两本书。

    然而她不知道,这两本书都没有结尾的。

    《西游记》就剩一万字,《斗破苍穹》更是只有不到一百万字。

    总之就是要让仇妖儿看到关键时刻,没了!

    那个时候,这个女魔头肯定会咬牙切齿吧!

    这个画面想起来,都觉得过瘾啊!

    浪爷太没出息了,只能这样小小报复一下仇妖儿。

    唉!

    你这个女魔头走得这么决绝,简直是抽身绝情啊。

    我还是要给你留一个念想的。

    让你仇妖儿一想起我沈浪,就想……打死我。

    仇妖儿拿起两本书就走。

    沈浪本想说,小心养胎。

    但是……这话说出来也是废话,仇妖儿不会听的。

    最关键的是,仇妖儿的表现让人觉得肚子里面的孩子和沈浪没有半点关系。

    上船之前,仇妖儿朝着芊芊望去道:“芊芊,跟我走吧。”

    徐芊芊本能朝着沈浪望过来。

    她整个人陷入了无比焦灼的挣扎。

    这种挣扎,从昨天就开始了。

    张晋死了,她也不想报仇了。

    那接下来何去何从?

    仇妖儿是她的绝对偶像,是她心灵的救星,是她人生的导师,是她的指路明灯。

    所以,她本能想要追随仇妖儿而去。

    但是……

    看看仇妖儿身边的那些女人。

    就仿佛是依附在战舰上的牡蛎贝壳一样,完没有自我。

    仇妖儿太光芒万丈了。

    任何女人到了她的身边,都会失去自我的。

    我崇拜你,仰慕你,那么我就远远地眺望你吧。

    她目光望向沈浪,还是这个人比较真实一些。

    见到徐芊芊目光落在沈浪脸上,仇妖儿眉头一皱。

    她可不愿意徐芊芊所托非人,芊芊好不容易从男人的魔障出来,难道有陷入另外一个男人的魔障。

    徐芊芊就这么大胆地望着沈浪,想要听他的表态。

    仇妖儿想要带我走?你沈浪挽留我吗?

    沈浪躲避着徐芊芊的目光道:“要不然,你留下来吧。”

    徐芊芊道:“留下来,给你做小妾吗?”

    “做小妾?”沈浪道:“那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如此委屈你?”

    沈浪温柔道:“芊芊,不知道有一句话你听过没有,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所谓的男女婚姻,只不过是一种庸俗的束缚而已,我们都不是凡夫俗子,就不要讲究这些繁文缛节了。”

    徐芊芊道:“你的意思是你害怕金木兰,不敢纳我为妾,所以想要将我养在外面做小三?”

    小三这个词,也是沈浪教她的。

    呃!

    也可以这么解释。

    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显得我沈浪太人渣了。

    妹子,难得糊涂啊,做人不要看得太透。

    聪明人容易不幸福啊,你就不幸福啊。

    仇妖儿在边上道:“芊芊,只要你一句话,我就打死他。”

    徐芊芊噗哧一笑道:“他这么人渣,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仇妖儿道:“你真不跟我走吗?”

    徐芊芊摇头道:“你挽救了我的心灵,给了我新生,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应该过好自己的人生。徐绣已经毁掉了,因为我父亲的野心毁掉了。我决定回家,重新把徐绣商会做起来,重振家业,我徐家还没有死绝,还有奶奶和弟弟,还需要我保护。”

    沈浪当然知道,刚才徐芊芊是在调戏他。

    她是不会想要给沈浪做小妾,更不可能做情人。

    她要蜕变,要成为一个独立的女强人。

    虽然做不到仇妖儿那样。

    但是,至少要向她看齐。

    从今以后我徐芊芊不再依靠任何男人,张晋靠不住。

    沈浪这个人渣虽然很迷人,但是……也靠不住。

    我徐芊芊,只能靠自己!

    仇妖儿俯下身子,主动拥抱了徐芊芊一下,然后转身离去。

    片刻后!

    徐芊芊的舰队离去。

    夕阳西下。

    整支舰队消失在海平面上。

    这个女魔头走了!

    这个传奇走了!

    她探索她的世界,去完成自己的梦想了。

    徐芊芊站在码头上泣不成声。

    ………………

    天风岛城堡的最高层。

    张春华跪在父亲的面前。

    张翀仿佛老了十岁,永远笔直的腰杆也弯了下来。

    整个人勾在那里,一动不动。

    此时天黑了。

    这里也没有点蜡烛。

    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外面灯塔的光芒偶尔照射进来。

    屋内很安静,只有外面的海浪声,还有张春华的恸哭声。

    “父亲,怒潮城丢了!”

    “兄长他,或许……不活了。”

    张春华抱着父亲的双腿,嚎啕大哭。

    “知道了,知道了……”

    张翀伸手抚摸着女儿的头顶,他的声音如同炭火烧过一般嘶哑。

    张春华咬牙切齿道:“女儿发誓,答应要为兄长报仇,一定要将沈浪碎尸万段。”

    “不,不要想着报仇。”张翀道:“政治场上有敌人,没有仇人。”

    “明天,我就去怒潮城和沈浪谈,做一个了结!”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今夜依旧奋战到底!兄弟们保底月票莫要留了,赏给糕点吧,给您谄个媚呀!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超神制卡师》,脑洞很大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