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国君震骇!天下雷霆!(1更谢超神小蝌蚪)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750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谢谢盟主超神小蝌蚪的十万币打赏,眼泪汪汪求月票)

    玄武伯金卓镇守怒潮城,他这样保守坚毅的性格最适合守城了。

    沈浪和金呈率领一千人攻打金山岛。

    金山岛上本就有玄武伯爵府的近两千俘虏,里应外合之下,大约半天时间,击败岛上的一千海盗彻底拿下金山岛。(此处省略五千字)

    金呈率领一千军队留守金山岛,其中一半从原来玄武伯爵府俘虏中整编出来。

    沈浪率军五百,返回玄武伯爵府。

    ……

    这次离开家足足一个多月,真正的归心似箭啊。

    木兰宝贝,我好想你啊。

    这一个多月我可没有沾花惹草哦,对仇妖儿我连正眼都没有看过。

    在怒潮城这种纸金迷醉的地方,我也没有找过一个女人。

    这年头像我这样洁身自好的男人,真是不多了。

    这就是爱啊!

    徐芊芊妖娆地走了过来,来到沈浪的背后,为他按摩双肩。

    而且还装着不小心用胸口磨蹭沈浪的脑袋。

    别,别这样?

    我是正经人。

    我们已经离婚了啊。

    我不能对不起木兰。

    我不是这样的人。

    唉!

    真软啊!

    沈浪脑袋靠了上去,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目光迷醉。

    黄凤做出了一个吞咽的工作。

    她不是流口水啊,而且压制内心的杀气。

    然后,转过身去。

    徐芊芊娇滴滴道:“沈浪,你看我们关系都已经这样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日在染料配方上下的什么毒?你是怎么害我们家,怎么让那些西域商人忽然中毒发病的?”

    靠!

    就知道你这娘们没安好心。

    沈浪坐直身体,把脑袋离开了徐芊芊的胸脯。

    我沈浪是正经人,就算娘子不在,我也绝不偷腥。

    然后,他义正言辞道:“徐小姐莫要冤枉人啊,我根本就没有在配方上动手脚,我也从来没有害过你们家,那些西域商人船上你们新丝绸衣衫忽然中毒发病我是完不知情的。”

    徐芊芊咬牙切齿,然后娇声道:“那换一个说法,通常新配方出现问题是在所难免的,关于紫色和彩虹色染料配方,沈公子能否做一些改进呢?”

    沈浪点头道:“嗯,这个可以有,不过要付出代价。”

    徐芊芊再一次将胸脯贴上去。

    沈浪又舒舒服服地枕了上去道:“采用我们染料配方的丝绸,以后每卖出一匹,我们抽成百分之五。”

    徐芊芊一颤道:“沈公子,我们关系都这样亲密了,谈钱多伤感情啊。”

    沈浪稍稍用力磨蹭道:“唉,亲兄弟明算账,更何况我们只是前夫前妻而已!”

    “滚!”徐芊芊一把将他推开!

    ………………

    回到玄武伯爵府之后。

    甚至还来不及和木兰亲热,就看到了一地的尸体。

    整整二十几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这些都是玄武伯爵的忠仆,沈浪虽然不见得能够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但是却认识每一张面孔。

    另外还有上百具尸体,部都是战死的武士,有新兵有老兵。

    甚至岳母苏佩佩背后都有一个大伤口,足足半尺多长,半寸多深,几乎能够见到骨头了。

    安再世道:“姑爷,我手下的女医士为夫人止血,并且敷药。伤口缝合您已经教过我了,但我还是不敢动手,怕留下太大的伤疤。”

    沈浪道:“我来,羊肠线准备好了吗?”

    沈浪来到这个世界后不久,就把缝合手艺教给安再世大夫,而且制作了大量的羊肠线,不过用得到的地方却很少。

    羊肠线缝合的优点是容易被身体吸收,但缺点是容易造成炎症反应。

    不过沈浪用现代工艺处理过这些羊肠线,每一根都经过几个月时间,经过十几道工艺的处理,确保炎症反应降到最低。

    岳母苏佩佩虽然已经懒散,但武功毕竟高,身体素质好,加上用大量的消炎中药,问题应该不大。

    苏佩佩躺在床上,身上穿着衣衫,在背后衣衫剪开一个大口子,露出伤口。

    就算是后背,她也不想被其他男性大夫触碰。

    但是沈浪就是儿子,又有什么要紧的。

    沈浪仔仔细细为苏佩佩缝合伤口,一层又一层地缝合。

    仔细到了极点。

    而且采用的是美容针缝合。

    可惜啊,这个世界没有美容线,否则未来的伤疤还要更小。

    “都这个岁数了,留下一点伤疤又有什么要紧的?”苏佩佩道:“难道你爹还能嫌弃我吗?”

    沈浪道:“在我手艺下,保证伤疤微乎其微。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掩饰伤疤。”

    “什么?”苏佩佩道。

    沈浪道:“在后背上刺一个漂亮的纹身,让岳父大人现在就开始学纹身图案。”

    苏佩佩道:“为娘这个年纪,还要刺纹身,是不是不太妥当啊。”

    她嘴上说不好,但其实已经心动了。

    沈浪道:“又没有别人看到,专门给岳父大人看,又有什么不好。”

    苏佩佩道:“再说,再说。”

    …………

    沈浪回到自己的院子,面孔顿时冰冷了下来。

    他还从来都没有这么仇恨过一个人,还从来没有这么仇恨过一个家族。

    镇远侯苏氏。

    苏难,苏剑亭!

    木兰趴在床上,上半身没有穿衣衫。

    粉嫩滑脂的后背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青紫。

    这是那天晚上为了保护封地子民和假冒匪徒作战,被苏氏家族的高手用锤子砸中的。

    虽然没有留下伤疤,但是却受了一些内伤。

    沈浪心疼得直抽抽。

    用配置好的药油,一点一点揉进木兰背后的青紫之内。

    “夫君,你不怪我吗?”木兰柔声道。

    木兰躺在沈浪的怀里,抓着沈浪的手放在自己美好无限的胸口上。

    沈浪道:“怪你什么?怪你明明知道是调虎离山之计,依旧率兵冲出去拯救封地子民吗?你就是这样的木兰啊。”

    木兰一翻身,趴在沈浪的身上,轻轻吻着沈浪的嘴唇。

    没有再说话。

    怒潮城已经夺下来了。

    仇妖儿走了。

    望崖岛之战大胜,仇天危军覆灭。

    这些消息沈浪统统都没有说,当然也不需要他说,早已经派人回报家里了。

    现在就剩下心疼了。

    “苏翦侯爵给我们家的那封密信不是已经烧了吗?苏难也相信了啊,为何苏剑亭还会来夺?”沈浪道:“那而且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抢夺?”

    木兰摇头,表示不解。

    这中间肯定又出现什么阴谋。

    也好,也好。

    原本沈浪还没有决定,到底是先报复薛氏还是先报复苏氏。

    现在有答案了啊。

    灭苏氏!

    沈浪脑子飞快地运转。

    苏氏家族。

    抛开威武公爵,镇西侯爵之外,镇远侯爵府就是最大的老牌贵族了。

    封地最大,私军最多。

    而且苏难还是太子少保,镇军大将军。

    真正的超级巨头。

    想要扳倒他,很难的!

    张翀智近乎妖,但是根基太浅。

    而苏氏家族根基底蕴比玄武伯爵府还要厚。

    看上去想要扳倒苏氏,难如登天。

    但是……

    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整个地球。

    同样给我一个支点,我能够灭掉苏氏族。

    沈浪扳着手指计算。

    木兰本来一直调皮地吻他,如同玩游戏一样。

    先吻眼睛,然后停下来,让沈浪猜接下来要吻哪里。

    接着下一口,就吻在耳后。

    当然这完是不开口说话的,完是亲昵的心灵游戏。

    此时见到他神棍一样地掰着手指头算,不由得噗刺一笑。

    “你在干嘛呢?”木兰娇滴滴道。

    沈浪道:“我在算,大概要几天才能灭掉苏氏。”

    木兰道:“那你算出来了吗?”

    沈浪道:“大概需要一百五十天左右。”

    木兰不解,这还能精确到天吗?

    不过,我不想动脑子,只想拍手鼓掌,然后高呼夫君好厉害。

    当然现在木兰不用嘴巴欢呼了。

    用眼神就可以。

    对,大致需要小半年的时间。

    关键是需要支点。

    那么这个支点是什么呢?

    五殿下宁政!

    沈浪看着木兰的眼睛,很美丽,但是充满了血丝。

    这个女人不知道多久没有睡过好觉了。

    “宝贝,睡吧。”沈浪道。

    “嗯,夫君你陪我睡。”木兰撒娇腻声道。

    “好。”沈浪。

    木兰顺便将自己下半身的裙子也脱去了。

    然后她将沈浪身上衣衫也褪去,然后舒舒服服地抱着沈浪睡去。

    被窝里面,芳香怡人,滑嫩如玉。

    短短几秒钟后,木兰就甜甜睡着了。

    过去这一个月内,她每天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三个小时。

    沈浪抱着如玉一般的木兰,一边内心如狼,一边又心疼无比。

    两分钟后,也睡着过去。

    过去一个月,别看他牛逼哄哄,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的样子,其实他也没有睡好。

    ………………

    晋海伯爵府内!

    世子唐允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不,不……”

    “父亲,一定要这样吗?局面未必就会如此啊。”

    “金氏家族夺了怒潮城,这就等于是打了国君的脸,国君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们未必要走这条绝路啊。”

    “再等等看啊,等等看啊……”

    唐仑伯爵痛苦一笑道:“再等家就都死绝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我们这位国君,聪明绝顶却刻薄寡恩,他的怒火一定要倾泻出去的,但倾泻到谁的头上就不好说了。”

    唐允世子道:“可是破坏新政的是玄武伯爵府啊?借势扩张的也是玄武伯爵府啊,我们唐氏家族一直站在国君一边啊,凭什么把怒火倾泻在我们头上啊?这样岂不是让人寒心吗?”

    唐仑伯爵道:“当年南殴国主还不够忠诚吗?结果又如何呢?活生生被我们这位国君坑死,然后又把矜君养在国都,派遣大量官员进入南殴国夺权。要说寒心,谁能比矜君寒心啊。”

    唐允道:“那他应该把怒火倾泻在金氏家族头上啊,为何是我们?”

    唐仑伯爵道:“金氏家族已经拿下怒潮城了,而且得到了仇天危的八成舰队。怒潮城孤悬海外,没有水军怎么打?国君就算想要攻打怒潮城,起码要造船一年半载,然后准备三万大军,而到那个时候金氏家族难道会坐以待毙吗?北边不远就是吴国了,当年卞逍率领十万大军,三郡之地背叛吴国,南投越国,使得吴国大败,至今都没有缓过来。难道国君想要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在越国吗?”

    唐允世子沉默了,接着更加嚎啕大哭。

    唐仑伯爵道:“我们是在和时间赛跑,张翀的密奏已经送到国都了,你现在去总督府检举揭发我还来得及,否则等到黑水台的骑兵冲进我们家,一切都晚了。国君的怒火,是会让我们彻底灭族的。”

    唐允世子道:“那,那其他兄弟呢?”

    唐仑伯爵沉默了好一会儿。

    是啊,其他儿子呢?

    如果让他们提前逃走去别的国家,还是能够活下来的。

    但是要这样做吗?

    如果让这些儿子逃走去别的国家,那唐氏家族就白白牺牲了。

    国君这次被打脸,怒火要彻底倾泻出来,要大量杀人。

    如果整个唐氏家族被杀干净,就留下唐允一人。

    国君未来想起来后,或许还有愧疚之心,能够弥补一二。

    若唐仑让几个儿子部逃到吴国,那就是真正的叛国啊。

    那样为国君背的这个黑锅就白背了。

    唐仑伯爵道:“不要告诉你的任何兄弟,你一个人偷偷走吧,去总督府揭发我们。”

    唐允一颤,再一次泪流满面。

    父亲这是要牺牲族之人,成他唐允一人。

    唐允世子肝胆欲裂。

    唐仑伯爵道:“检举揭发我之后,你立刻进京,选择一位王子投靠。”

    唐允世子道:“我应该投靠谁?”

    唐仑伯爵陷入了为难之中。

    是投靠太子,还是投靠三王子?

    “你自己决定吧,为父实在是看不清楚了。”唐仑伯爵道:“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不要再和沈浪为敌,不要再和玄武伯爵府为敌。”

    唐允世子道:“为什么?就是因为沈浪,我们家族才会遭遇如此绝境啊,儿子发誓以后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一定要彻底毁灭金氏家族。”

    唐仑伯爵一个耳光扇过去,直接将唐允打飞出去。

    “蠢货。”唐仑伯爵怒吼道:“若不是沈浪提醒,连你也活不了。”

    唐允道:“难道,我就该咽下这股仇恨吗?”

    唐仑伯爵道:“就算要报仇,也要看清楚自己的仇人是谁?”

    唐允世子一愕。

    然后再一次大哭出声。

    …………

    当天夜里。

    晋海伯爵府世子唐允离开家,日夜兼程赶往天南行省总督府。

    此时已经半夜时分。

    祝戎大都督依旧没有睡。

    他哪里睡得着?

    手中这封张冲到密信,他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遍体冰凉。

    金氏家族竟然夺了怒潮城。

    从此之后,一飞冲天了。

    再也压不住了。

    至少新政的屠刀,再也宰不到人家的头上了。

    张翀这个最锋利的刀子,虽然没有断折,但是却蹦了一个大口子。

    这个他最最看好的心腹,竟然折在了怒江郡。

    折在了玄武伯爵府。

    他不够强吗?

    不,已经强到了极致。

    只不过,玄武伯爵府的那个赘婿,太妖了。

    虽然祝戎没有参与整个过程,但是却看得清清楚楚。

    简直就是两个顶尖高手的对弈。

    最后,张翀棋差半招。

    这不仅仅是张翀的失利,也是他祝戎大都督的失利。

    如果说张翀是新政的大将,那他祝戎就是主导新政的元帅。

    东江伯爵府成功之后,一旦玄武伯爵府再次成功。

    那么接下来,新政就会如同大火一般,烧往整个越国境。

    如同刀切猪油。

    又如同开水化雪,毫无抵抗之力。

    东江最跋扈,玄武最坚忍。

    这两个老牌贵族先拿下来之后,剩下的就没有多少抵抗之力了。

    而现在新政在玄武伯爵府面前撞了个头破血流。

    怎么办?

    继续下去?

    找谁开刀?

    让谁去抄刀?

    碰到一个硬骨头输了,就先放在一边,挑选一个软骨头搞?

    如果是意气之争,当然没有问题。

    但这是政斗,需要讲究的是一个势。

    一旦势停了,需要的是重新酝酿力量,然后再卷土重来。

    就如同一辆车子,猛地撞停在一个障碍物上,那就需要后退几十米,重新积攒速度,而不是继续横冲直撞,那样是没有力量的。

    所以!

    新政暂时要停了。

    或许表面上会烧得更加猛烈,但实际暗里是要暂停了。

    张翀要背责任,他祝戎也要背。

    当然,祝戎不担心自己。

    但是他担心张翀啊。

    这把最锋利的刀子,就这么折了?

    国君什么性子?祝戎最清楚了。

    其实这一战,张翀无过,反而有功。

    但是在国君眼中,张翀就是输了,就是让他失去了颜面。

    “怎么办?如何保住张翀?”

    祝戎头痛欲裂。

    幕僚言无忌道:“国君一定会非常震怒,而他的怒火是一定要倾泻出来的,光一个唐仑可不够,他最恼怒的就是张翀,竟然败在沈浪手中,让他这位国君颜面尽失。”

    “我们这位国君,聪明绝顶,但是心胸狭隘,刻薄寡恩……”言无忌道:“所以想要救张翀,或许就要发生另外一件大事,引起他更加滔天的怒火,这样……张翀的仕途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言无忌家族就是因为国君这种莫名其妙的怒火,而族皆灭。

    所以,他在祝戎面前从来都不掩饰对国君的态度。

    哪怕国君灭了言氏之后,又有些愧疚,让言氏的子弟出仕了几人。

    而就在此时。

    外面的仆人道:“主人,晋海伯爵府世子唐允求见,说有重大密报。”

    祝戎总督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

    片刻后,唐允世子冲进来,跪在祝戎面前道:“大都督,我要检举揭发,我父亲为了报复金氏家族,竟然和海盗仇天危勾结,私自将金山岛赠于海盗,而且派出家族私军假扮海盗,冒天下之大不韪进攻玄武伯爵府的望崖岛,我唐允乃国君钦点的探花,自古忠孝难两,学生愿意为国舍家,大义灭亲。”

    说罢,唐允世子一头磕下去,贴地不动,双手将这份检举他父亲的血书高高奉上。

    祝戎大都督接过血书,稍稍看了一眼。

    “你父亲让你来的?”祝戎问道。

    唐允世子跪在地上,没有出声。

    “不容易。”祝戎道:“你来得还算及时,再晚半个时辰,本督就要进国都面见国君请罪了。”

    顿时,唐允后背冷汗爆出。

    果然差一点点,唐氏家族就要彻底族灭。

    祝戎道:“行了,你起来随我一同进入国都吧。”

    半个时辰后。

    几百名骑兵,护送着祝戎大都督离开天南行省,进入国都。

    这是一场天大的政治危机。

    那么接下来是如同雷霆霹雳,彻底引爆整个越国,无数人头落地。

    还是风轻云淡,粉饰太平?

    就要看大家的努力了,就要看国君的意志了。

    希望是后者吧!

    南殴国的战局,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疯狂的矜君,已经引入大量的沙蛮族大军,整个战场已经杀得血流成河了。

    越国实在经不起太大的动荡了。

    …………

    越国国都。

    金碧辉煌的王宫内。

    国君宁元宪手中拿着张翀的密奏。

    这位至高无上的君主,狭长的面孔一阵阵抽搐。

    刚刚看了两页,他就将这份密奏撕成碎片。

    “砰!”

    然后,猛地将前面的台子踢飞出去。

    顿时,殿内所有的宦官,黑水台官员部跪伏在地,不敢大声喘气。

    将密奏撕碎之后。

    国君看了一眼满地的碎片,寒声道:“拿下去拼起来,若是少了一块,拿你们是问。”

    “是!”

    几名太监上前,仔仔细细将每一个碎片捡起来。

    然后,小心翼翼拼接起来。

    完成装裱。

    顿时,一副完整的密奏,又出现在国君面前。

    国君又面色铁青地看完了张翀的整个密奏。

    然后,再一次撕得粉碎。

    接着,这位至高无上的君主发出一阵阵怒吼。

    “造反啦!”

    “金氏造反啦!那只乌龟钻出头来,造反啦!”

    “张翀无能,张翀无能!”

    “来人,去把张翀押解进京,打入黑水台大狱!”

    “让祝戎来,让南宫敖来,集结大军,准备平叛!”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榜距离前十仅仅只有六百多票。弟兄们拉我一把啊,真的拜求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