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国君和沈浪!相谈甚欢(2更为新盟主余大律师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442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恭祝余大律师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涕零,顺便弱弱求个票)

    “此子一路上表现如何?”国君宁元宪问道。

    大宦官道:“招摇过市,肆无忌惮。”

    国君没有说话,旁边的六王子宁景道:“怎么个肆无忌惮?”

    大宦官道:“他只是一个小小赘婿而已,但排场却堪比封疆大吏,身边足足有一百多骑兵随从护卫,而且住各郡官驿的时候,一定要把最好的院子部包下来。若那个院子内住着太守以下的官员,他都要派兵驱逐。”

    这确实嚣张了。

    哪怕是真正的贵族世子,也不敢这样做的。

    尤其是老牌贵族的世子,一个比一个低调。

    大官宦道:“进入国都的时候,奴婢专门看了一下他的表情,是不是被这天下坚城所震撼,结果他扁了扁嘴,仿佛瞧不起的样子。”

    旁边的六王子宁景道:“我越都物华天宝,宏伟壮丽,寻常贵族来了都要受到震慑,他区区一个乡下小子竟然还瞧不起,真是有意思了,只怕是有心胸壮志啊。”

    国君宁元宪没有说话。

    大宦官继续道:“奴婢故意带他走了玄武门,结果他抬头看了一眼说。哎哟,我这是回家了啊。陛下,此子张狂可见一般,竟然敢把玄武门说成是他家的大门,这是有不臣之心啊。”

    国君面孔微微一阵抽搐。

    心中对祖宗有些腹诽,玄武是能够随便乱封的吗?

    看看其他国家,哪有以玄武做爵位封号的?

    你怎么不叫青龙伯呢?但是第一代国君是个武人,没怎么念过书,而且还霸道得很,听不得反对的意见,但是却和第一代的玄武伯意气相投,又有什么办法?

    后面几代国君想要把这封号改了都没法子。

    大宦官道:“更气人的还在后头了,在玄武大道上我们遇到了三公主殿下。”

    大公主宁萝,今年二十八岁,嫁给南殴国主矜君为妻。

    二公主宁寒,今年二十六岁,几乎在十年前就被誉为越国第一美人。但已经完消失在所有人视野中,不知道去向。

    当然前文中有提到,她跟随天海海阁之主左辞去了海外。

    这位公主殿下未婚夫发生剧变,至今未嫁。这也是国君心中之痛,这位宁寒是他最疼爱的掌上明珠了。

    三公主宁焱,今年二十四岁,已经嫁为人妇。

    但她性情暴烈,已经和夫家闹翻,常年住在越都,骄纵跋扈,无人敢惹。

    “她又怎么了?”国君道。

    大宦官道:“三公主正在赛马呢。”

    在玄武大道上公然赛马,听上去问题很严重,说不定会撞伤了无辜百姓。

    实际上不会的。

    越国的玄武大道虽然比不上大炎帝国那一条,但也足足有九十米宽。

    你没有看错,九十米宽的玄武大道,相当于现代公路的30车道。

    大炎帝国的玄武和朱雀大道更是足足一百五十米宽。

    当然中国古代的大唐帝国朱雀大道也是一百五十米宽。

    简直有些颠覆三观哈,那么宽的马路修来干嘛啊。

    而这九十米宽的玄武大道,中间六十米绝大部分都是空的,原来规定只有王族才能走。

    不过后来这个规矩也渐渐变了,许多权贵也开始走了。

    而普通老百姓,小官员就只能走大道的两边了。

    所以三公主宁焱就算赛马得再疯狂,也不会撞到普通百姓的。

    “胡闹!”国君骂了一句,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对于这个女儿他是有愧疚的,所以也就放纵了一些。

    大宦官道:“见到三公主殿下的马队,我们赶紧退到两边跪伏在地了。但是沈浪这个小赘婿非但没有下马车,反而大刺刺坐在上面,打开窗户观看三公主的身体,还评点了一句。”

    国君道:“他评点了什么?”

    大宦官道:“奴婢不敢复述,实在太逾越了。”

    “说。”国君道。

    大宦官道:“他说这娘们屁股是够大够翘,腰也够野,就是大腿太粗了。”

    顿时,国君脸色都变了。

    旁边的宁景怒道:“找死,他竟敢如此冒犯三姐,完是找死。”

    大宦官颤声道:“他还说了一句,奴婢不知道什么意思?”

    宁景道:“说。”

    大宦官道:“他说最近看来是憋太久了,看到这种级别的娘们竟然都石了。”

    虽然石了这句话有些不太好懂,但是根据上下的语境,国君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国君面色铁青,寒声道:“这个竖子真当是不怕死的吗?”

    宁景道:“父君,可见此獠完没有把我宁氏放在眼里,目无君上,狂妄之极。”

    国君道:“此子在哪里?”

    大宦官道:“正在仁慈阁等候。”

    国君道:“可还恭敬?”

    大宦官道:“寻常人,哪怕是封疆大吏等候陛下召见的时候,都是跪着的,而他竟然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还问有没有茶水,放肆无礼之极,简直让人侧目。”

    国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那就让他等着吧。”

    …………

    越国王宫仁慈阁内。

    小宦官恨得咬牙切齿。

    因为寻常官员来了之后,都会递上来一个金币,让他指点应该跪在哪里。

    这仁慈阁内的金砖大部分都是实心的,只有三块是空心的。

    实心的金砖你就算把脑袋砸裂了声音也不响,空心的金砖你稍稍磕一下,就咚咚响,岂不是显得你对陛下敬重万分。

    当然了,这里的金砖不是真的金块,只是黄颜色的地砖而已。

    当然你或许会说,那么多官员都来这里觐见过国君,那一块金砖是空心的不是早传出去了吗?

    这话是没错。

    但太监为了敛财,经常把空心金砖变幻位置的。国君也知道,但这种小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都是家奴,帮他敲打一下下面的官员,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个小太监听说今日来的是贵族的一个小赘婿,便打算大敲诈一笔。

    没想到人家来了之后根本就不跪,见到椅子就坐。

    小太监怒叱他好大的胆子,在这里哪有你小小赘婿的位置,赶紧跪下来。

    结果沈浪说国君不在就让我下跪,你让我跪你吗?你这是享受和国君同等待遇呀?

    顿时,小太监哑火了。

    妈蛋,你自己找死,我可不想找不痛快。

    这话怎么接都是错了。

    于是,沈浪就坐在这仁慈阁一直等,一直等。

    从天亮等到天黑,等得他昏昏欲睡,饥寒交迫。

    这是国君给他的下马威啊。

    刚才他要茶水,没人理会他。

    他要糕点,也没人理会他。

    就在沈浪觉得自己要在这仁慈阁中过夜的时候。

    外面所有的太监部跪下。

    “恭迎陛下!”

    沈浪赶紧起身跪下。

    都说穿越者的腰杆硬,膝盖硬,不愿意下跪。

    沈浪当然也不愿意。

    但是他膝盖没有那么金贵的,关键时刻他连娘子都能跪,何况国君呢。

    入乡随俗呀。

    不跪会死,我就不信你们这群穿越者腰杆那么硬。

    “学生沈浪,恭请陛下圣安。”

    沈浪额头贴地,没有磕头。

    国君宁元宪走了进来,坐在位置上。

    “抬起头来。”

    沈浪抬头。

    然后不由而一愕。

    靠!

    这国君竟然这么一副好面相?

    顶级美男子啊!

    而且看上去一点都不刻薄寡恩啊,天生华贵的同时,还有几分风流倜傥。

    身上也不是穿着龙袍。(越国王的龙袍是四爪金龙,大炎皇帝是五爪金龙)

    他身上穿着的是黑色绸服,但一细看发现上面是有四爪金龙的,但是非常淡,甚至有点钞票的水印感觉。

    牛逼啊!

    这才是低调的奢华啊。

    像浪爷这种恨不得把袍子绣满金丝,就显得有些张扬恶俗了。

    沈浪心中估算了一下。

    国君身上的这件袍子,最少也要上千金币。

    因为,上面的每一根丝都是精挑细选的。

    上面四爪金龙的眼睛,是用最好的红宝石碾碎了,然后绣上去的。

    龙鳞也是宝石碎片,一点点绣上去的。

    这些宝石都非常坚硬,怎么绣上去的啊?沈浪都有些不敢想象。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谁能想到喜怒无常,刻薄寡恩的宁元宪竟然是这么一副好相貌呢?

    这像是谁呢?做诗万首的十老人?

    而且他比玄武伯小不了几岁的,却显得非常年轻,看上去仿佛三十几岁而已。

    妈蛋!

    这么会保养,还不会是吃了女人某处泡枣吧。

    一路上沈浪都在想,这位越国的至尊究竟会问他什么问题。

    会如何试探他有无谋反之意。

    这一路上,他都被监视着。

    一言一行,当然都被宦官汇报给了国君。

    按说这位国君应该会震怒。

    毕竟沈浪可是对着他的女儿宁焱石了,还嫌弃她大腿粗。

    “沈浪,你家拿下了怒潮城,接下来有何打算啊?”国君问道。

    这么直接了当的吗?

    沈浪道:“陛下,说真话吗?”

    国君眉头一皱。

    当然是说真话,难道你还敢欺君吗?

    沈浪道:“说真话可以,请陛下屏蔽左右。”

    这话一出,国君宁元宪目光一缩。

    好你个沈浪,小小赘婿一路上嚣张跋扈也就算了,如今来到寡人的面前,竟然还如此狂悖。

    “说不说随你。”

    周围依旧站着黑水台的高手,还有几位宦官。

    沈浪道:“那我可说了啊。”

    国君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沈浪道:“接下来我要报仇,我要弄死镇远侯苏难。”

    “放肆!”国君宁元宪怒斥:“镇远侯乃太子少保,岂是你能够直呼其名的,玄武伯难道没有教你规矩吗?在寡人的面前你还敢如此放肆,果然是目无君上吗?”

    沈浪道:“苏氏和我家有血海深仇,当日岳父大人在望崖岛迎战仇天危,我在攻打怒潮城。苏剑亭竟然率领一百多名西域高手侵入我玄武伯爵府大开杀戒,杀了我家一百多人,伤了我娘子和岳母,请陛下彻查,还我家一个公道。”

    国君面色一寒道:“此獠无状,叉出去,叉出去!”

    然后,沈浪就被四个黑水台高手扔出了王宫。

    他和国君的第一次见面就结束了。

    ……………………

    回到金氏别院时,小冰迫不及待地冲上来,充满担心道:“怎么样?怎么样?国君有打你吗?”

    沈浪道:“没有啊,我和国君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小冰道:“真的?”

    沈浪道:“这还能有假,饭做好了吗?饿死了。”

    饭早就做好了。

    木兰的厨艺一般,但冰儿丫头的厨艺可是一级棒的。

    这次她随姑爷进国都,心中充满了忐忑不安,但更多的是快活。

    我终于可以和姑爷双宿双/飞了,再也不用吃小姐剩下的残羹冷炙了。

    姑爷体力一般,每一次和小姐好完之后,都无力再和她好了。

    而现在,姑爷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小冰要三天一次。

    对不起啊小姐,我一个小丫头有这样的想法不对,但我实在忍不住啊。

    所以吃晚饭的时候,冰儿美眸就水汪汪地盯着沈浪,眼睛内充满了期待。

    “冰儿别这样,我虽然离开了娘子,但是却不能对不起她。”沈浪道。

    冰儿几乎要哭出来道:“可是小姐答应过了啊,而且还让我侍候好姑爷,免得被外面的狐狸精勾了去,说要让你没有力气。”

    就凭你?

    沈浪道:“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要独守空房,为娘子守贞。明天晚上,你再钻进我的被窝。”

    冰儿望着姑爷?

    这……这有什么区别吗?

    沈浪叹息,如今像我这样洁身自好的男人,真是不多了。

    但是调侃归调侃。

    他此时真是想念木兰,整个人都空落落。

    这两月夫妻如同连体婴一样,可不仅仅是木兰离不开沈浪,沈浪也离不开木兰。

    “胖子呢?”沈浪道。

    冰儿道:“对啊,少爷呢?”

    沈浪道:“你没有派人去通知肥宅,我来了吗?”

    冰儿道:“姑爷没有吩咐,我就忘了啊。”

    呃!

    沈浪道:“算了,我明天去见他吧。这一提起来,我还真有些想他,不知道他在国子监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

    冰儿道:“我一点都不想她,我眼睛里面只有姑爷。”

    沈浪道:“你这样讨好我也没用,今天晚上我就是要独守空房。”

    …………

    王宫内!

    一身囚衣的张翀跪在地上,身上戴着重重的枷锁。

    张晋死了,怒潮城丢了,他的头发只白了几分之一。

    而此时,他的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了。

    整个人已经完像是一个糟老头,再也不复之前锋芒毕露的样子。

    “罪臣张翀,拜见陛下!”

    张翀艰难地磕头,因为戴着枷锁,所以就算再努力,头也磕不到地上。

    这还是他被捕下狱后,第一次见到国君。

    入狱之后,没有任何审判,也没有任何人询问他贪腐之事。

    而且在大理寺监狱内,他也没有任何优待,住的就是最普通的牢房,吃的也是最普通的囚餐。

    在国都为官的二儿子,每日白天去衙门上职,晚上就来到大理寺外跪着。

    没有国君的旨意,他不能去监狱中见父亲,所以只能在外面跪着,表示和父亲同甘共苦。

    这样已经坚持了近两个月了。

    他已经练习到可以跪着睡觉,膝盖都比常人肿大了一块。

    国君宁元宪没有说话,旁边的宦官把今天沈浪的表现复述了一遍。

    包括他一路上的放肆,进入玄武门说的话,还有见到宁焱三公主说的那些无礼之语。

    大宦官道:“国君问你,沈浪这等表现是发自内心,还是在演戏?”

    张翀道:“启禀陛下,沈浪此举是发自内心,但也是在演戏。”

    大宦官道:“此话怎讲?”

    张翀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本可以不说出来,他明明知道有人监视,却依旧说出来,这就是在演戏,想要让国君觉得他乃是性情中人。”

    大官宦道:“在仁慈阁觐见的时候,国君问他夺了怒潮城之后,下一步打算怎么办?他说要弄死苏难侯爵,这话是真的是假。”

    张翀道:“真的。”

    大宦官道:“国君问你,沈浪此人可有野心?可会谋反?”

    张翀道:“若不逼他,绝不会反。若逼他,必反无疑!”

    顿时,国君俊美的面孔一冷。

    他就听不得反这个字。

    大宦官道:“国君问你,沈浪此人理想是什么?”

    张翀想了一会儿道:“享受荣华富贵,不受任何委屈。”

    大宦官道:“什么叫不受任何委屈?”

    张翀道:“就是有人得罪他,他就要部弄死。”

    国君终于开口了,道:“那他怎么没有弄死你?”

    张翀道:“因为臣从未得罪过他。”

    确实如此!

    张翀和沈浪从头到尾都只有政治矛盾,没有私仇。

    所以当分出输赢之后,两人可以说是一笑泯恩仇。

    国君把玩着手中的瓷器。

    这瓷器极其珍贵,巧夺天工不说,关键是近乎透明。

    明明是瓷器,却如同玉石一般。

    就这么一个杯子,价值数百金币。

    但这样的瓷器也只是好看,轻轻一磕碰就碎了。

    沈浪倒像是这件瓷器。

    精致绝伦。

    人人都说他粗鄙不堪。

    但国君却能从他身上看到一种气质,一种精致的气质。

    这个世界上最难得的就是精致人。

    把玩了一会儿,国君问道:“张翀,你说我该不该杀沈浪?”

    说完后,国君目光仿佛漫不经心落在手中的杯子上。

    这个时候张翀一定要脱口而出,绝不能深思熟虑。

    君上和想法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他根本不需要你给的正确答案,也不需要你最好的答案。

    他要的是……真心话。

    张翀道:“不杀。”

    国君道:“为何?”

    张翀道:“此子用好了,是一把利刃,比罪臣还要锋利的利刃。”

    …………

    注:第二更送上,我去吃点饭,然后写第三更!胆怯地问一声,还有月票吗?

    谢谢小城市居民,盧嗣來,上官名剑等人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