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公主膜拜浪爷!金木聪失身(2更为新盟主混口饭吃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8369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恭喜混口饭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涕零,顺便求月票呀)

    国都,镇远侯爵府。

    金氏家族在国都只有一个别院,瞧瞧人家苏氏,在镇远城有一个侯爵府,国都还有一个。

    而且这个侯爵府是国君赐的,足足有上百亩大小。

    从中可见这个老狐狸在国君心中的分量。

    苏难的侯爵名声非常不好,甚至臭名昭著。

    很多人将他视为老牌贵族之耻,就只会毫无原则地跪舔国君。

    要不是你这厮投降,老牌贵族联盟怎么会如同一盘散沙?

    大家怎么会被国君折腾得那么惨?

    现在好了,站出来了一个玄武伯爵府。

    竟然活生生顶住了张翀的攻击,在新政的屠刀之下非但没有倒下,反而拿下了怒潮城,局势直接就稳了,甚至还趁势崛起,为我们老牌贵族争了一口气。

    而且听说玄武伯马上就要封侯了啊。

    那么大家是不是有主心骨了啊,老牌贵族们赶紧行动起来啊,组建贵族联盟抵抗国君啊。

    金氏家族就是我们的新领袖啊。

    这不是笑话,很多老牌贵族还真的打算暗中窜连,把金氏家族推向贵族新领袖的位置上去。

    苏难侯爵听到这话,顿时笑道:“推吧,赶紧推吧!越是出头,死得越快。”

    他坐在一面大镜子面前,一个绝色美人正在给他染头发。

    这面大镜子,他花了巨额金币购买来的。

    天道会的拍卖已经开始几个月了,每一个顶级权贵家里都有一面大镜子。

    谁家要是没有的话,简直就不配做顶级贵族了。

    苏难为何要染发?

    别人染发,都是把白头发染黑,而他恰恰相反,要把黑发染成白色。

    这样一来就显得苍老几分。

    久而久之大家就会觉得这苏难侯爵已经垂垂老朽,提防之心就弱了些许。

    其实,他今年才六十而已,对于他这种级别的武道高手来说,正当壮年。

    不过他武功太高,身体太好,头发也长得快,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发根染白。

    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有了一个外号。

    苏白头。

    苏剑亭道:“今天晚上,国君召见沈浪,这个孽畜公然说要弄死我们苏氏。”

    苏氏是庞然大物,苏妃在宫中又受宠,所以沈浪说的话当然很快就传出来了。

    苏白头呵呵一笑,道:“他那是为了自保,本来太子和三王子都容不下他,但是沈浪这么一宣战,这两位殿下反而暂停下来,等着坐山观虎斗。”

    苏剑亭道:“毕竟,这两位殿下都想要得到我们的支持。”

    苏白头道:“我苏氏家族已经富贵到了极致,不屑投机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个经验教训要永远记住。”

    他说的当然是苏翦侯爵打算在最后关头支持大王子宁元武,结果因为卞逍的原因,当年太子宁元宪直接夺嫡成功,差点给苏氏家族带来大祸。

    “每每想到此事,我就心有馀悸,说来还真是要感谢金氏家族,若非他迟迟不应,我苏氏家族已经大祸临头了。”苏难侯爵道:“所以从今以后,我们苏氏家族不站队!我们只坚决支持国君陛下,谁在王座支持谁。”

    “是!”苏剑亭道。

    苏难侯爵一拍下面的凳子。

    “啪!”

    这凳子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啥?

    为什么这凳子还会动呢?

    因为这是肉凳,是由一个美貌女子跪在地上组成的凳子。

    苏难就坐在她的腰上,翘起的满月就是扶手。

    没错,就是这么奢靡到近乎变态的地步。

    所有人都知道苏难喜欢女/色,也纷纷拿此取笑他。

    御史台几乎每个月都有人弹劾他,说苏难生活奢靡无度,腐朽不堪。

    国君也经常叱责他。

    但是他丝毫不改,依旧维持自己奢靡好色的本性。

    所以又有很多人取笑,苏南侯爵你老得这么快,是不是女人搞多了。

    苏难侯爵就会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要懂得及时行乐。

    见到美丽的女人就想睡,男人通病而已,又有什么好奇的。

    然而,这位苏南侯爵不知道多懂得养生。

    坚持一五一十的原则,五天睡一次女人,绝不贪欢。

    为了扮老,他不但染白头发,还要佝偻走路,甚至皱纹都要做出来。

    人生如戏,都靠演技。

    这位苏难侯爵,就是一个演技派高手啊。

    苏剑亭道:“父亲,沈浪今日在国君面前提起了我率人突袭玄武伯爵府一事。”

    苏难道:“国君可有细问吗?”

    苏剑亭道:“没有,没有理会他。”

    苏难摇头道:“这不妙,国君不细问,反而会心中怀疑。你确定那封密信烧了?”

    苏剑亭道:“孩儿确定,亲自烧的,当日苏佩佩走投无路才拿出来的。”

    苏难道:“必须想办法,把国君的这个心结解掉。”

    接着,苏难下意识地拍打身下的美人凳。

    他是练武之人,武功极高,哪怕是弱不经意拍打,稍稍不控制力道,就会很疼。

    当他凳子的这个美人,痛得咬紧牙关,不敢出声,也不敢流泪。

    “拿着金币去找那几个御史,让他们上奏折弹劾我。”苏难道。

    苏剑亭道:“弹劾您什么罪名,还是奢靡无度吗?”

    苏难道:“不,这次罪名大一些。就说我目无王法,派遣高手突袭玄武伯爵府,杀死金氏家族几百名无辜奴仆。丧心病狂,意图谋刺亲妹苏佩佩。”

    苏剑亭大惊道:“为何啊?”

    苏难侯爵道:“这种事情,与其让别人引爆,不如自己引爆,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而且能够引导舆论。如何才能让一件事情从真的变成假的,那就是放大,放大,夸张到荒谬的地步,反而没有人相信了。”

    苏剑亭道:“是!”

    苏难侯爵道:“金木聪那边,你又准备好了吗?”

    苏剑亭道:“早已准备,他刚刚进入国都就盯上了。”

    苏难侯爵道:“国君准备册封金卓为怒潮侯,稍稍破坏一下吧。”

    苏剑亭道:“是!但是宁政那边……”

    苏难侯爵道:“不要搭理这个结巴。”

    ………………

    金氏别院内!

    宁焱公主敞开着雪白的蛮腰。

    沈浪这句话说得对,她的腰确实够野。

    很细,但是充满了力量感。

    腰力肯定特别强,一扭起来,保证杀得男人丢盔卸甲,魂飞魄散。

    所以上了年纪的司机,第一眼看的就是腰。

    沈浪此时就盯着宁焱公主的腰一动不动。

    当然,不是耍流氓,而是用光扫描后腰,查看这些肾结石的位置。

    现代人喜欢喝碳酸饮料,所以的结石的概率很高。

    “三公主,你喜欢吃肉?”

    宁焱道:“嗯,无肉不欢。”

    吃肉太多,结石的概率也会提升。

    不过也正是吃肉多,这宁焱的身上的肉才这么瓷实,充满了弹力。

    沈浪又道:“还喜欢喝浓茶。”

    宁焱道:“浓茶提神。”

    沈浪一愕,就你这脑子,还有什么需要提神的吗?

    沈浪道:“晚上提神做什么?”

    宁焱道:“看书。”

    沈浪一愕,他对宁焱公主的资料查得比较详尽。

    知道这位女汉子确实喜欢看书,而且喜欢看打打杀杀的书。

    最最喜欢的就是《东离传》,已经看了不下二十遍了。

    现在,这又迷上了《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了。

    沈浪一边说话,一边用笔在宁焱公主后腰上做标记,每一个位置,代表着一颗大结石的位置。

    “沈浪,《金梅之风月无边》是你写的?”宁焱道。

    “嗯。”沈浪。

    宁焱道:“写的什么玩意啊?太垃圾了。”

    这话一出,旁边的宁洁长公主垂下美眸。

    宁焱公主问道:“师傅,我介绍给你的《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你看过了吗?”

    宁洁长公主道:“不要叫我师傅。”

    “姑姑,那本书你看了吗?”宁焱公主道。

    “嗯!”

    宁焱道:“好看吧,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书了,比《东离传》还要好看。”

    宁洁:“还好。”

    宁焱公主道:“还好?那就是一般,那就是不喜欢了?你们这些人就是没眼光,这么好的书不知道欣赏。”

    接着,宁焱公主道:“沈浪,这本斗破苍穹是金木聪写的?”

    沈浪道:“嗯。”

    宁焱道:“你去告诉他,赶紧写第二部,一个月内我再看不到第二部,我弄死他。第一部我都快会背了。”

    “我尽量。”沈浪不由得冷汗滴下,这几乎是他见过最暴力的催更了。

    “三公主,您为何自己不派人去催金木聪呢?”沈浪问道。

    宁焱道:“他长得太挫了,配不上这本书的作者,我见到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弄死他。”

    我日!

    幸亏我长得帅,遇到这样暴力读者也不要紧。

    “师傅,宁寒姐姐还没有回来吗?”宁焱道。

    “不要叫我师傅。”

    “姑姑,宁寒姐姐还没有回来吗?”

    “嗯。”

    宁焱道:“她真是的,有必要躲得远远的吗?不就是未婚夫死了吗,有什么要紧的,而且这个未婚夫她连见都没见过,死的时候只怕还没生出来。做这种寡妇,也挺别致的。不像我,想做寡妇都做不了。”

    沈浪无语。

    这个母老虎公主不但胸大无脑,还嘴毒。

    宁洁长公主依旧不想理她。

    “啊……啊……”

    忽然,宁焱公主一声惨叫。

    来了,来了……

    剧痛的感觉又来了。

    瞬间,她整个人猛地绷直,身青筋暴起。

    黄豆大的冷汗,瞬间爆出。

    眼睛直接充血。

    这……这该疼成什么样了?

    沈浪光看都忍不住抽抽啊。

    “啊……啊……啊……”

    宁焱公主瞬间浑身就湿透了。

    牙齿因为咬得太狠,直接冒出血沫子。

    她的拳头拼命捶打墙壁。

    但是这里不是她家。

    她家的墙壁是专门用软被包裹过的,这里的墙壁可是硬邦邦的木板。

    “砰砰砰砰……”

    转眼之间,这厚厚的木板墙壁,被她砸穿了几个大孔。

    她又开始捶打床沿。

    仅仅两拳头,就把这结实无比的大木床砸塌了,整个人也摔在了地上。

    真的是很疼了。

    “沈浪,快,快救我,救我……”

    宁焱颤抖道,血沫子流出嘴角。

    但是没有办法,发作的时候不能动,因为她动弹得太厉害了。

    宁洁长公主无比心疼,就只能紧紧握住宁焱的手,仿佛这样能够给她力量。

    整整发作了十分钟。

    宁焱公主就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眼,脸色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仿佛劫后余生的鱼,大口地喘息着。

    “看到了吗?我每天都有受到这样的折磨,所以根本不敢喝水了,因为每次一尿必定会痛。”宁焱公主道:“你若治好了我,就是我大恩人,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沈浪道:“放心!”

    然后,给宁焱公主换了一张床。

    很快,他将宁焱肾上的七个结石,还有膀胱内的三颗结石也标了出来。

    然后,他指点宁洁,这颗结石在后腰肌肤下多深的位置。

    取出极其细长的钢针,交给宁洁。

    “第一颗结石,在这个位置,腰下两寸半,从这个角度刺下去,不会伤害肾的关键位置。”

    宁洁钢针猛地刺下,在她的真气下,直接刺穿了那颗结石,然后内力猛地一抖。

    瞬间,那颗结石直接粉碎。

    就这样。

    第一颗,第二颗,第三颗……

    仅仅不到一刻钟后。

    宁焱体内的十颗结石部被粉碎了。

    然后,沈浪端过来一壶水,足足有两三斤。

    “喝下去,然后排出来。”

    宁焱公主心有馀悸,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喝水了,哪怕再口渴也只吃水果。

    这个不学无术的女人觉得吃水果就不会尿多。

    稍稍犹豫了片刻。

    宁焱公主接过水壶,一口气将三斤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仅仅一刻钟后。

    小腹就有涨意。

    沈浪道:“黄凤,带公主殿下去马桶。”

    “我来。”小冰跑出来道。

    沈浪一愕,你这sa丫头还没有回自己院子?

    什么都有你啊。

    然后,小冰牵着宁焱公主的手去净房。

    房间内就剩下宁洁长公主和沈浪。

    浪爷目光避开,不敢看她。

    这当然不是因为她的美丽。

    这位宁洁长公主是很美,但比不上宁焱母老虎。

    母老虎虽然是女汉子,但实际上是真的很艳丽。

    那种极其张扬的艳丽,就仿佛一朵玫瑰花开成牡丹的艳丽,很夺目的。

    只不过这种纯爷们的性格,毁了这种极度的艳丽。

    而这位宁洁长公主,沈浪之所以不敢看她,是因为而是她太圣洁了。

    这种圣洁不是说圣女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是什么江湖门派仙子的超尘脱俗。

    而是一个真正的独身主义者,那种毫无男女的气质。

    沈浪是渣男,面对这种气质当然不适。

    就仿佛一个大贪官见到海瑞这样的人,也会有强烈不适感的。

    讲得再直接一些,见到宁洁这样的美人,沈浪石不起来。

    对于石不起来的女人,沈浪是吝啬开口的,反正没打算睡,就不要浪费口舌了。

    而宁洁长公主也没有任何要开口的意思。

    她已经很少说话了,长期处于隐居的状态,基本上不和任何人打交道了。

    也就是宁焱这样没心没肺的母老虎经常闯进去看她,因为她完没有眼色的,根本就看不出来宁洁不欢迎她,当然就算看出来她也不在意的。

    这位三寡妇就是彻底的目中无人。

    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爽就行了。

    母老虎宁焱小心翼翼地坐在马桶上,心惊胆战。

    之前每一次小解都是地狱一般的疼痛,噩梦一场。

    她实在是害怕了。

    虽然沈浪说治好了她,但她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所有大夫都治不好,沈浪这个小白脸凭什么能治好?

    她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开始。

    不痛!

    真的不痛啊。

    那噩梦一般的剧痛,竟然没有来。

    虽然还是有一点点小疼痛,但是一点都不苦,反而还很舒服啊。

    然后……

    如同水库决堤。

    宁焱公主喜极而泣,无比狂喜。

    “我好了,我被治好了。”

    “太爽了,太爽了……”

    好几年了啊,终于可以畅快了。

    几年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大笑之后,宁焱公主又大哭。

    果然是一个女神经。

    旁边小冰脸上笑嘻嘻,心中p。

    因为她在妒忌。

    果然是一个大尻公主啊,这一坐下来,把整个马桶口都盖住了。

    …………

    接下来,母老虎宁焱很不见外,直接在金氏别院洗了一个澡。

    小冰的义父不适合她穿,刚好黄凤的衣服适合。

    不过,高头大马黄凤的衣衫穿在宁焱身上还是显得太紧绷,尤其是腰下,仿佛要涨裂了一般。

    “沈浪,厉害,厉害……”

    “师傅,我治好了,我治好了……”

    宁洁:“不要叫我师傅。”

    宁焱:“姑姑,我治好了,我治好了……”

    宁洁道:“那我回去了。”

    然后,她就走了。

    沈浪松了一口气,这个让人不适的女人终于走了。

    她这一走。

    沈浪看了一眼母老虎。

    顿时,磊了。

    母老虎上前,拍打沈浪的肩膀道:“沈浪,你太厉害了,你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大夫。从今以后你不要写你的垃圾书了,专门治病吧。”

    沈浪拱手道:“过奖,过奖,我都已经说过了,我是妇科圣手。”

    宁焱道:“所有的大夫都治不好我的病,你们家的安再世也看不出我得了什么病,只有你一眼就看穿了,而且不到一个时辰就治好了,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宁焱一边说,一边拍打沈浪的肩膀。

    沈浪越来越矮,右肩几乎要被拍塌了。

    这个母老虎武功那么高,又没轻没重的,刚才她可是一巴掌把坚固的大木床给拍塌了。

    “疼,疼,公主殿下轻点。”沈浪道。

    宁焱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道:“你也太没用了吧,我这么拍别人,他们都没事?”

    他们有事,但不敢喊出来而已。

    宁焱公主认真道:“沈浪,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了。在国都我罩着你,有谁敢欺负你的话,报出我的名字,我立刻弄死他。”

    “行!”沈浪道。

    宁焱公主道:“你以后不管有什么要求,我都能给办到,在这越国,还没有我宁焱办不成的事。”

    这你就吹牛逼了。

    一个女人,把男人吹牛的臭毛病也学了去。

    难怪明明是绝色,却一点都没有绝色美人的气质。

    “嗯,我不会客气的。”沈浪道:“我现在就有个要求。”

    呃!

    宁焱母老虎一愕。

    你沈浪这么现实,这么直接?

    我刚才的话,可是有吹牛成分的啊。

    我虽然是国都一霸,但是我祸害别人可以,坏事有余,成事不足的啊。

    沈浪道:“我要做官,七品八品都无所谓的,就是那种手中有权力,却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每天还不用去点卯上职。总之就是有权力,没义务的那种。”

    母老虎咧嘴,红唇娇艳欲滴。

    还有这样的官职吗?

    我怎么不知道?

    母老虎道:“我对官场也不熟悉,我去问问,看有没有这样的职位,如果有的话,我一定给你弄上,老娘说话绝对算话。”

    沈浪道:“好,谢谢公主殿下。”

    母老虎道:“兄弟之间,不必客气。”

    然后,母老虎走了。

    沈浪迫不及待拉着冰儿进了房间。

    “冰儿,听说你身怀绝技?”

    冰儿娇声道:“是呀,人家看着书学的,人家什么都会,就是没试过。”

    沈浪道:“来,那就试试。”

    就在冰儿要施展绝技的时候。

    忽然,黄凤冲了进来。

    然后,痛苦地闭上眼睛。

    我为什么要摊上这样的主人啊。

    我的眼睛还想留着,不想瞎掉啊。

    “什么事?”沈浪怒道。

    黄凤道:“五王子府上的宦官求见。”

    沈浪一惊。

    这半夜了,宁政的心腹竟然来找,肯定是出事了。

    于是,沈浪重新穿好衣衫,去会客厅见客。

    “沈公子,金木聪世子被万年县衙抓了。”

    国都有两个县,平安和万年。

    当然,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的,就如同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南京路一样。

    其他地方都称之为城,只有国都这两个行政区域称之为县。

    从此也看出新政绝不仅仅只是针对老牌贵族,接下来还有文武分治,日后会把郡改为州府,把城改为县。

    当然,言归正传。

    沈浪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眉头一缩。

    金木聪被抓了?

    “他犯了什么事?万年县令为何要抓他?”沈浪道。

    五王子的宦官道:“强污良家女子。”

    沈浪不敢置信。

    肥宅?强污良家女子?

    怎么可能?

    你说公鸡生蛋我还信,你说肥宅会强爆女子?

    这怎么可能?

    他那么乖,那么老实,那么怂的孩子。

    顿时间,沈浪杀气腾腾道:“这是有人在污蔑他吗?”

    宦官道:“他确实被人在床上抓到的,而且……当时正在做那事!被抓的时候,身上光溜溜。”

    啊?!

    沈浪彻底震惊。

    这,怎么可能?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不过会很晚大家明天早上看吧,否则我太愧疚了!大家早点睡,但是月票要给我啊,这是支撑我拼命的动力。

    谢谢没钱大大,书友0824085242209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