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沈浪恶毒反击!去捅破天!(1更为新盟臭美的流夜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4962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恭喜臭美的流夜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涕零,顺便弱弱求下月票)

    镇远侯爵府内。

    苏难侯爵此时已经睡下了,他是非常注重养生的,每天睡眠时间都要确保三个时辰以上。

    不仅如此,他的被窝要时时刻刻都温暖。

    一天十二个时辰内,他的被窝里面都躺着一个皮肤光滑如玉的美人,而且要处子。

    所以这等小事就交给苏剑亭了。

    苏庸,镇远侯的心腹。

    “世子,一切都已经妥当,金木聪已经抓进了万年县令狱之中。”

    “五王子宁政已经去过万年县衙,让王启科放人,结果被拒绝了,还被羞辱了一番。”

    苏剑亭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个宁政,简直就是一个不祥之物啊。

    你本来刚生出来就要被溺毙的,是苏佩佩多事救了你一命。

    不仅国君不喜欢你,苏妃也不喜欢,我们苏氏也不喜欢你。

    既然大家都不喜欢你,你就安安心心躲在你的小院子里面不要出来见人好了,为何要多事呢?为何要找事呢?

    如今玄武伯爵府,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你宁政这个不祥之物偏偏还要凑上去。

    苏剑亭道:“那些御史的奏章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苏庸道:“已经打过招呼了,部打点好了,明日一早弹劾金氏家族的奏章就会雪片一般飞入皇宫,保证让金卓封侯的旨意不了了之。”

    苏剑亭道:“沈浪那边呢?”

    苏庸道:“他已经去过宁政那边了。”

    苏剑亭道:“也依旧说,他动起来了。”

    苏庸道:“对,动起来了。”

    苏剑亭道:“他在玄武城那边能够兴风作浪,但这里是国都,他孤身一人,无依无靠,而我们树大根深,这不是靠什么智力就可以弥补的差距。他不动还好,这一动起来,就是自己找死了。”

    苏庸道:“针对他的阴谋也已经启动,只要他一动,保证立刻背上一个杀人的罪名。这样一来,金氏家族的儿子和女婿都犯罪了,一个强爆无辜女子,一个杀人。就看这金氏家族还怎么封侯。”

    苏剑亭道:“围攻金氏别院的人马已经准备好了吗?”

    苏庸道:“部妥当。”

    苏剑亭冷笑,就是要杀沈浪一个措手不及。

    双拳难敌四手。

    你区区一个沈浪,再加上一个废物般的宁政,如何敌得过我苏氏这个庞然大物,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苏剑亭看来,这根本就是无解的。

    沈浪就算是神仙也逆转了不了这个局面,更加救不了金木聪。

    毕竟金木聪是当场被人从床上抓住的,当时他和那女人还是负距离呢。

    想要证明金木聪清白?

    别说跳进怒江了,就算用神仙水也洗不白了。

    苏剑亭道:“那几个御史弹劾父亲的奏折,写好了吗?”

    苏庸道:“写好了,这是样本。”

    苏剑亭打开一看。

    这份弹劾父亲的奏章果然凶狠,几乎要刀刀见血的意思。

    什么苏剑亭不忿被沈浪抢走金木兰,所以派遣五百名武士杀入玄武伯爵府,屠杀金氏家族私军和无辜奴仆达到千人之多。

    不仅如此,苏难还派人去刺杀自己亲妹妹苏佩佩,简直是大逆不道,天理不容。

    总之,这奏章无比的夸张,跟天书一样。

    就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觉得特别特别假的文。

    “行了,明天这几分弹劾奏章也一起上,务必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些弹劾父亲的奏章是金氏家族授意的。”苏剑亭道。

    如此一来,就更有意思了。

    这边无数的御史疯狂弹劾金氏家族,但却有真凭实据,你金木聪就是强爆无辜女子了。

    而那边出现了几份弹劾苏难的奏章,而且还极尽夸张,一看就知道不是真的,你金氏家族为了引人耳目,为了报复也太下作了,竟然如此无中生有。

    如此,便是一箭双雕啊。

    既打击了金氏家族,又让苏氏渡过了这次小小的危机。

    这等政治手段,也绝对是高明的了。

    甚至,看上去也是无解的。

    …………

    沈浪来到了万年县衙。

    “拜见王大人,恭祝王大人高升。”

    沈浪再一次见到了这个老仇人王启科。

    王启科穿着官服,坐在公堂书案的后面,饮着茶淡淡道:“堂下何人啊?”

    装你娘啊。

    沈浪道:“在下玄武伯爵府沈浪。”

    “沈浪?”王启科眯起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仿佛记起来了,道:“是你啊?怎么你的天花好了?”

    沈浪道:“时好时不好的,偶尔还会发作。”

    发作你大爷。

    天花只发作一次,要么痊愈成麻子,要么死。

    你还经常性发作,你怎么不说你经常死呢?

    “大胆!”王启科寒声道:“你区区一个赘婿,在本官面前竟然还敢站着,跪下!”

    从某种程度上,一个赘婿见官肯定是要跪的,哪怕是玄武伯爵府的赘婿。

    赘婿身份也就比奴仆好一些,又没有任何爵位。

    只不过在玄武城的时候谁又敢让他跪啊?

    说到玄武城,沈浪想起柳无岩城主了,不知道他如何了啊?

    王启科寒声道:“沈浪,你没有听到本官的话吗?你是赘婿,本官是五品高官,见官不跪?来人,教他如何行跪礼。”

    沈浪淡淡道:“大人,我是太学监生,功名勉强算是一个候补举人,可以见官不跪的。”

    这还是当时国君下旨羞辱玄武伯爵府来着。

    因为当时沈浪和玄武伯爵府揭发了矜君要毒杀宁萝公主的阴谋,所以国君册封他为太学监生。

    而太学里面,基本上都是商人家的子弟,交钱就能上的学渣。

    人家金木聪进的都是国子监呢。

    没成想到,这个太学监生的功名此时倒是有了那么一点用处。

    “太学监生?”王启科心中一阵不屑。

    他是堂堂进士二甲进士,处于鄙夷链的次顶层。

    一甲鄙夷二甲,二甲鄙夷同进士,同进士鄙夷举人,举人鄙夷国子监,国子监鄙夷秀才,秀才鄙夷太学。

    可见太学监生有多么渣。

    比名牌大学里面的成教还不如。

    曾经的太学是何等牛啊,最高学府啊。科举制度出来后,太学就成为权贵镀金之所。大商人花钱把自己孩子送进太学之后,那些权贵子弟都不能忍了,就另外成立了一个国子监。

    “沈监生,你找本官何事啊?”王启科道。

    沈浪:“王大人,冤家宜解不宜结啊!我们也算见过面,算是半个熟人。在金木聪的事情上,还请您高抬贵手,高抬贵手,我金氏家族一定不会忘记朋友的情意。”

    万年县令王启科大笑道:“沈监生,你这是在贿赂我吗?”

    沈浪道:“王大人,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王启科道:“本官受陛下信重,执掌这首善之地的县衙大令,要的就是匡扶正义。你放心本官一定秉公断案,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沈浪道:“请王大人不妨说得再直接一些。”

    王启科道:“说得再直接一些就是,沈监生不必瞎耽误功夫了,你找谁来说情都没有用的。别说是五王子,就算是玄武伯亲临求情,本官还是那句话,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恶人。金木聪罪大恶极,按越国律法当处于腐刑。我王启科若是畏惧权贵,就不会去大理寺,更不会坐在这个位置上。”

    沈浪深深看了王启科一眼,然后躬身道:“学生先行告退!”

    然后,沈浪退了出去。

    万年县令不屑。

    你沈浪在玄武城在厉害,但只要进了国都啥用都没有。

    就算是一条龙,你也给我变成一条虫。

    除了宁政那个废物之外,你完孤立无援,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

    别以为在玄武城覆雨翻云,来到国都还可以兴风作浪,找死啊!

    如今怎样?

    在本官面前你还是一口大气都不敢出,还想要求情,还想要贿赂本官,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

    如今还不是乖乖退出去?当然给金木聪上腐刑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折磨却是可以。

    此时,旁边的一个师爷走了过来道:“大人,这事……会不会闹得太大,国君知道会不会不高兴。”

    王启科道:“国君知道了,也只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能够上这个位置,苏少保是最大的恩主,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准确说,他是无法拒绝苏氏的要求。

    因为他是苏系的官员。

    如今朝堂之上分为两大派系,太子一系,三王子一系。

    但这是夺嫡啊,很多人真不敢搀和。

    赢了当然好,输了可是会死的啊。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你想不站队就不站队?

    哪有这样的好事啊,你不站队就不要想升官。

    在官/场上混,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当然是靠山了。

    于是,朝堂内就出现了一个中立派系。

    当然,这个派系名字不是这么叫的,公开称之为忠君派系。

    我们只支持国君,谁当国君支持谁。

    而苏难,就是这中立派系的几大巨头之一。

    当然,原本中立派系最大的巨头应该是卞逍公爵,但是人家太了,太傲了,根本不屑加入任何派系,连中立派都不愿意。

    中立派系的诞生,可给了越国一大批官员生路了。

    于是,大批不敢参与夺嫡的官员纷纷加入。

    这位王启科今年四十几岁了,在大理寺丞这个位置上做了八年了。

    而且完看不到晋升的希望啊。

    没有想到刚刚加入中立派系,就立刻晋升了,而且还是万年县令。

    于是,王启科能不回报苏难侯爵吗?

    当然了,苏难侯爵永远都不承认自己是中立派系的巨头,他每次都说我们忠的是国君,国君才是我们唯一的意志。

    那意思很清楚,中立派系只有一个天,只有一个巨头,那就是国君陛下。

    所以,苏氏让他害金木聪,他就去做。

    哪怕他对沈浪是有一点点畏惧的。

    怒潮城之战的底细,大部分都无权知道,但大概也能知道沈浪在里面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然而没有想到,此时这沈浪竟然这般无用。

    “都说这沈浪智近乎妖,我看也是窝囊一个。”幕僚冷笑道:“没什么本事。”

    王启科道:“他就算是一条龙,在国都也变成虫盘着。在国都苏氏什么势力,遮天蔽日,他沈浪孤掌难鸣,随便一掌就拍死了,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金木聪在牢内如何?”

    幕僚道:“还算安静,不过命根子有点受伤,痛得哼哼。”

    王启科道:“有意思,有意思,你去跟余放说,听说他娘子做饭不错,送到我家来做两顿让我尝尝。”

    幕僚顿时露出猥琐的笑容,道:“卑职懂得,懂得。陈氏这鲍鱼做得不错,大人一定要好好尝尝。”

    而就在此时。

    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激烈的鼓声。

    这可是大半夜啊,谁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敲鼓鸣冤?

    要告状,也明天再来。

    王启科怒道:“看看是谁,给我打十个板子,然后扔出去。”

    “是!”

    两个衙役杀气腾腾走了出去。

    片刻后,外面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然后,这两个衙役走了进来,一个鼻子被打断了,一个牙齿被打飞了四颗。

    万年县令王启科见之大怒,吼道:“这是谁,想要造反了吗?竟然公然殴打我万年衙役?”

    那个衙役道:“是,是沈浪让人打的!”

    “找死,这个孽畜在找死!”王启科寒声道:“公然殴打官差,来人啊,立刻出去把沈浪这个赘婿抓入大牢。”

    接着,王启科亲自带着几十名武士,杀气腾腾走出去。

    沈浪,你真是昏了头啊。

    竟然敢在国都闹事,这不是找死吗?

    我们还正愁找不到你的把柄呢。

    现在,现在你却主动落入我的手里,不把你打得死去回来,如何能够一雪我在玄武伯爵府受到的耻辱。

    …………

    万年县令王启科带着几十名武士走出来的时候,沈浪依旧在敲着大鼓。

    “大胆沈浪,国君脚下,竟敢公然殴打官差,把这里当成是你的玄武城了吗?真不知道玄武伯是如何管教的,简直是大逆不道,来人给我拿下!”

    说罢,他身后的几十名武士冲了上来。

    此时,一个身影站了出来。

    红艳艳的,哪怕在黑夜的灯火下,也显得如此夺目。

    关键是那两条大腿,还有腰下有些夸张的曲线。

    大公主?

    怎么这个祸害也在啊?

    她怎么和沈浪厮混在一起了啊?

    宁焱公主道:“万年县令,你的人是我打的,你有意见吗?你要抓我吗?”

    王启科头皮一麻。

    谁敢抓你,活得耐烦了吗?

    你连丈夫都敢杀,更何况是别人。

    王启科躬身道:“拜见公主殿下,但这件事情关系到国家律法,关系到国君颜面,还请公主殿下三思。”

    说实在话,王启科对这位公主殿下也没有那么敬畏。

    毕竟,她只是跋扈,手中没有权力。

    她若只是打人,祸害市面,国君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若她干扰政堂,那国君也饶不了她。

    宁焱公主道:“我也没有要你徇私枉法,只是沈浪要告状,你就要审案。虽然是大半夜,但人命关天,就辛苦你连夜开堂了。”

    王启科冷冷看了沈浪一眼。

    原本金木聪强爆陈氏一案,他打算明天一早审理,毕竟哪有半夜升堂的道理。

    但你竟然等不及,想要提前找死,那也就满足你了。

    这件案子铁证如山,就算你沈浪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过来。

    你想提前让金木聪完蛋?

    还行,那好,我成你!

    “来人啊,升堂!”

    “带犯人金木聪,带原告余放,带苦主陈氏。”

    什么叫犯人金木聪,应该是被告,或许嫌犯。

    你直接就是犯人,岂不是预设立场吗?

    然后,王启科去换官服,戴官帽。

    几十名压抑拿起水火棍,主官刑狱的主簿到场,负责记录的书吏到场。

    大场面啊!

    整整几十上百人,将整个万年县衙大堂填满。

    威风凛凛!

    杀气逼人!

    就要正式开堂。

    沈浪和宁焱公主告别。

    “沈浪,公堂之上就要靠你自己了,我去办你的另外一件事了。”宁焱道。

    沈浪道:“去吧。”

    宁焱道:“这件案子铁证如山,你翻不过来的,你洗不掉金木聪身上罪责的,神仙也洗不掉,他被当场抓住,而且鸟还在别人巢里面。”

    沈浪无语,这三寡妇就是牛逼啊,荤话说得比他还溜。

    “无妨,一切交给我。”沈浪道:“功夫在于诗外,公堂不重要,外面的两场大戏才重要,这就要辛苦你了。”

    母老虎公主拍着自己的胸膛道:“没问题,我这人最讲义气了,你治好了我,我说过只要有事情你开口,整个国都就没有我办不成的事情。”

    接着,母老虎公主道:“我这个人虽然喜欢刺激,虽然喜欢把事情闹大。但这件事也太大了,会捅破天,你……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要啊,就是要捅破天啊,我保证你不会有事,国君反而还会夸你做得好。”

    “你宁焱公主平常胆大包天,这件事情该不会不敢做了吧。”

    宁焱大怒,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胡说,在国都就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

    她每拍一下,沈浪就感觉到峰峦叠嶂,仿佛整个视野都在颤动。

    难怪小冰会妒忌死。

    沈浪道:“那你就去做,把天捅破,让所有人看看,你宁焱公主是何等侠气凛然,何等之厉害。”

    宁焱公主热血沸腾,之前她只是随便祸害一下,还没做过这种大事呢,肯定特别爽。

    “你去公堂斗赃官,外面交给我。”母老虎又拍自己胸口。

    终于沈浪忍不住了,也在她胸口拍了一下,大义凛然道:“好兄弟。”

    “好兄弟!”宁焱公主胸口被拍了,也没有恍惚过来,毕竟沈浪脸上太正义了,没有丝毫色意啊,她也一拳捶在沈浪胸口,表示兄弟拳拳在心。

    “噗……”沈浪几乎一口血喷出。

    宁焱公主走了,去办大事了。

    明天一早,他要让所有人都震惊,我宁焱绝对不是只会闯小祸的女人。

    不过走了好远之后,她才响起沈浪刚才不是用拳头捶她胸口,而是用手掌拍。

    他这是啥意思?

    占我便宜?

    我把他当兄弟,他该不是想要睡我吧?

    那可不行,要真那样的话,我得弄死他。

    ………………

    万年县衙公堂之上!

    “威!”

    “武!”

    几十名压抑喊道。

    水火棍猛烈敲击地面。

    甚至衙门外面,几十名副武装的武士,手中时刻我在刀柄上。

    显得威风肃杀,让人几乎无法喘气。

    县令王启科惊堂木一拍,大声道:“堂下何人,有何冤屈?”

    余放脸上悲戚万分,直接就要跪下大呼冤枉,就要状告沈浪强爆他妻子陈氏。

    但是还有一个人更快。

    沈浪直接道:“学生沈浪,状告陈氏强爆我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此女放荡恶毒,见到我弟弟金木聪英俊可爱,而且酒醉不省人事,竟然扒下他的衣衫,趁机将他强污,活生生夺走了他十八年的清白之躯,使我弟弟金木聪痛不欲生,奇耻大辱。”

    “如此丑事,触目惊心,骇人听闻。如此毒妇,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请大人做主,请大人为我弟弟金木聪讨回一个公道!”

    顿时,所有人惊了。

    我……我日,还可以这样?

    …………

    注:第一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二更,昨天写到早上六七点,越来越晚了呜呜呜!拼这么狠,都是为了月票啊,恩公们帮帮我呀!

    谢谢兔子hi萝卜,魇天焱,arvns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