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浪爷扭转乾坤!大杀四方(2更为新盟主没钱大大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69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恭喜没钱大大成为本书新盟主!浪哩个浪狼盟主下章提名感激!)

    哪怕是作为嫌犯和被告,但金木聪是伯爵府世子,不需要跪的。

    见到沈浪的第一眼,他就眼泪汪汪,脸上充满了内疚,如同做错事的哈士奇一样。

    不,不是哈奇士。

    是非常肥的金毛。

    哈士奇太傻,就算把你家拆了也不会觉得内疚。

    另外,他的眼睛中充满了狂喜,激动,无限的亲近。

    就仿佛一条被遗弃的小狗,再一次被主人领回家一样。

    今天对于金木聪来说,完是一个成长,一次折磨。

    首先,他被玷污了,失去了十几年的清白之身。

    当然,这点他完不在意,甚至还觉得很舒爽。

    这个见鬼的处/男,他早就想告别了,但一直这找不到机会啊。

    家规那么严,不能祸害家里的侍女。

    不怕所有人笑话,金木聪暗恋过小冰。

    当然也谈不上暗恋,只是一种非常朦胧的好感。

    结果不说也罢,小冰成为了沈浪的女人之后就彻底变浪了,完破坏了在心目中的纯洁形象。

    不能祸害侍女,未婚妻也退婚了,家里有忙大事,根本就来不及给他找媳妇啊。

    肥宅甚至有想过自己偷偷去青/楼,把这事解决了。

    但是……他不敢。

    来到国都之后,他本来是可以放飞自我的。

    但姐夫说过,不能去青楼,所以他就不去了。

    没曾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用这种方式告别的。

    虽然有些痛,但也没什么不好,至少非常特殊啊。

    但是,余放舟对他的陷害却让金木聪痛彻心扉。

    这个世界那么黑暗,那么险恶吗?

    我把你当成唯一的朋友啊,当成知己啊。

    你竟然这样害我?而且牺牲你妻子的清白,这和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当时金木聪还只是愤慨,并不怎么害怕。

    但是,当他被抓到大牢里面的时候,真正感觉到害怕起来。

    他从小到大都还没有离开过家里呢,一直在父母的保护之下。

    当然,在姐夫进入他家之前,他几乎每天都挨打。

    但是,打是亲,骂是爱啊。

    爹娘好一阵不打他,他还觉得好不习惯呢。

    这段时间在国都,他还经常做梦爹娘打他,而且还是美梦,不是噩梦。

    如今,他被人陷害,关在牢房里面。

    整个人就仿佛要被再杀的小肥狗一样,充满了不安和惶恐,然而只能呜咽流泪,还不能哭出声来,因为他是玄武伯爵府的世子。

    我很怂,但是不能软弱。

    被抓进牢房的时候,他还不知道沈浪已经来了。

    而且,下面命根子受伤了,好痛啊。

    当时的他,不断在心理祈祷。

    “姐夫,你快来救我啊,救我啊……”

    “不行,我不能哭,我是玄武伯爵府世子,我要和他们斗争到底。”

    然后,他就被押上了公堂,听到衙役们大喊威武,水火棍拼命敲击地面的时候,他又吓得一阵哆嗦。

    他知道,等下要是挨打的话,可就不是爹娘的那种打了。

    这些都是敌人,是真正的毒打。

    所以,金木聪更加惶恐不安。

    然而没有想到,姐夫竟然真的来了,仿佛从天而降,看来祈祷还是有用的。

    当抬头看到姐夫熟悉的身影。

    金木聪整个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一时间仿佛被一个强大的力场保护起来。

    所有的恐惧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

    沈浪继续义愤填膺道:“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弟弟金木聪不能被白白睡掉,这个陈氏一定要得到严惩。

    听到沈浪的话,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天风书坊的东主余放舟也一脸震惊。((有个书友名字就叫余放他感觉不适,所以天风书坊东主余放改名为余方舟)

    这个世界不都是男人强爆女人吗?

    哪有女子强爆男人的?

    再说金木聪英俊可爱?你沈浪的眼睛有问题吧。

    足足好一会儿,天风书坊东主余放舟道:“沈公子,你不要胡搅蛮缠。”

    然后,他猛地跪在地上,凄声道:“大人啊,我为金木聪出书呕心沥血。我老母亲生日的时候,谁也没有请,就请了他一人,因为我娘子长得美丽,他在宴席上就多看了几眼,我当时并没有当一回事,觉得他这是少年天真,结果仅仅只喝两杯酒他就说醉倒了,要在我房间中休息。我扶着他上床休息,中途让娘子给他准备了醒酒汤送去,没有想到这个禽兽竟然是装醉,强行玷污了我的妻子,而且整整蹂躏了一个多时辰。”

    一个多时辰?

    肥宅厉害,姐夫为你骄傲。

    呸!

    肯定是假的,肥宅不可能有这个战斗力。

    所有超过三十分钟,都是假的。

    因为我浪爷才……算了,算了,这件事扯远了,而且一点都不重要。

    沈浪冷笑道:“整整蹂躏了一个时辰,都没有人去阻止?”

    余放舟道:“当时我喝多了,也睡着了过去,家里就只有耳聋的老母,还有两个孩子。金木聪这个畜生威胁我娘子,如果她胆敢反抗,胆敢大叫的话,就杀了我两个孩子。”

    金木聪顿时怒了。

    他去余放舟家里,就特别喜欢他的两个孩子,不但送了礼物,还给了红包。

    而且还约定了,下次送两条小狗给这对姐妹。

    陈氏跪在地上,泣血道:“大人,民女一直都洁身自爱,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被别的男人触碰过,如今身子被这禽兽玷污,民女再也无颜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求大人给我一个公道,惩治这个恶人。”

    沈浪道:“金木聪,你告诉王大人,你告诉所有人,是不是这个陈氏趁着你酒醉,玷污了你。”

    金木聪一颤道:“对,我喝了两杯酒后就人事不省了,再一次睁眼的时候,就和这个女人睡在一起了。”

    天风书坊东主余放舟道:“真是可笑,你竟然说我娘子玷污了你,那我们发现的时候,你就压在我娘子的身上。”

    沈浪道:“金木聪,你醒来的时候是什么姿势,你果然压在她的身上吗?”

    金木聪回忆,仿佛是这样的吧。

    当然是这样的,因为这个姿势就是别人摆出来的。

    沈浪道:“这个女人有没有身体的哪个部位也压在你的身上呢?腿,手臂也可以的。”

    金木聪道:“这个女人的腿压在我的腿上。”

    沈浪道:“听到了吗?这个女人也压在我弟弟身上。”

    余放舟道:“沈浪,你不要信口雌黄,明明是金木聪压在我娘子身上。”

    沈浪道:“金木聪的身体是身体,你妻子的腿就不是身体吗?这怎么能说我弟弟压你妻子呢?完书互相压啊。”

    余放舟道:“那你看我妻子,身上伤痕累累,部是挣扎的痕迹,难道还不能证明她是被强行玷污的吗?”

    沈浪道:“金木聪,你身上有伤痕吗?”

    金木聪道:“有,不过,不过在那里。”

    沈浪高呼道:“触目惊心啊,骇人听闻啊,陈氏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将我弟弟的命根子弄伤了,弄出血了,你……你是怎么弄的啊,难不成你还用牙齿?医官呢?赶紧去检查我弟弟的命根,看是不是受伤了?这铁证如山啊,那一个男人去强污女子,会把自己命根弄伤的呢?”

    医官无奈过来检查,果然受伤了。

    陈氏听到这话,羞愤欲死,指着沈浪嘶声道:“这个禽兽竟然如此羞辱我,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然后,她再猛地朝着地面上撞去。

    “娘子,不要,不要……”余放舟冲上去要拦住。

    沈浪更快,直接挡住了余放舟。

    “你撞,你撞啊,你撞死就痛快了啊……”

    我日你大爷,你这个狠毒的小畜生。

    余放舟这一没拦住,陈氏也没有刹住,脑袋直接撞在地面上,直接肿起了一个包。

    痛得她几乎要昏厥过去。

    沈浪道:“继续撞啊,用力撞,不是要寻死吗?干脆果断一点啊,扭扭捏捏算什么?就撞出这么大一个包,蚊子咬的都比你厉害。”

    妈蛋,这口气真是恶毒了。

    万年县令王启科顿时大怒,道:“沈浪,你如此胡搅蛮缠,咆哮公堂,简直有辱斯文,来人给我叉出去,叉出去。”

    “慢!”五王子宁政走了进来,道:“如今沈浪就是金木聪世子的状师,他当然有权力申辩。”

    私底下,王启科敢羞辱宁政。

    但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绝对不能这样做。

    因为宁政再怎么说也是国君的儿子,你羞辱宁政,就是羞辱国君啊。

    “拜见五殿下!”

    万年县令王启科躬身行礼。

    然后,宁政在公堂的右边,找了一个椅子上坐下来,为沈浪压阵。

    当然,这件事情本身就很耻辱。

    堂堂一个王子,想要保一个人都保不住,还要亲自来镇场。

    其他王子随便派来一个随从打个招呼就行,都不用派高级的狗腿。

    余放舟道:“沈浪,你口口声声说我娘子强污了金木聪,凭什么啊?为什么啊?这金木聪长得痴肥,没有半分英俊,凭什么啊?没有道理!”

    沈浪道:“因为你要……借/种!”

    接着,沈浪仿佛揭露天大秘密的口气道:“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啊,这个余放舟身体有病,不能让人怀孕的。我弟弟金木聪是百年贵族血脉,玄武伯爵府世子,何等高贵?所以他灌醉我弟弟,而且给他服下了情药,然后让妻子陈氏趁机玷污了金木聪,就是为了借/种生儿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叹为观止。

    你,你牛逼。

    余放舟仿佛受到了巨大的羞辱,目光仿佛要喷火一般,怒吼道:“沈浪,你这个畜生,竟然如此玷污我的名誉,我如果身体不行,我如果不能让女人怀孕,我那两个女儿哪里来的啊?”

    沈浪猛地一拍,道:“说得好,说得好。”

    他朝着县令王启科和宁政拱手道:“五殿下,王大人,你们有所不知啊,余放舟这两个女儿根本就不是他亲生的,都是他找来别的男人借/种才生下来的。否则余放舟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为了两个女儿一个才三岁,一个才两岁?因为之前借/种生的都是两个女儿,所以这次他想要一个儿子,而且还要血脉高贵,所以才找了金木聪。”

    这话一出,所有人竟然本能地点头,觉得好有道理啊。

    余放舟大怒,吼道:“沈浪,你血口喷人,血口喷人。我们之所以孩子生得晚,完是因为娘子之前身体不好,经过了好几年的调养这才成功怀孕。”

    “呸!”沈浪怒斥道:“明明就是你不行,明明就是你的种不行,所以才要借/种。你要证明你的种可以,你现在就把一个女人给我弄怀孕了啊。”

    我艹你大爷,怀孕这种事情起码也要一个多月才能确定吧。

    你沈浪有本事,你现场给我弄怀孕一个试试看。

    万年县令王启科道:“沈浪,你这话毫无依据,完就是自我揣测而已。”

    沈浪道:“想要证明这一点很简单,找来余放舟的两个女儿,滴血认亲!”

    当然我们现代的人都知道,滴血认亲是不靠谱的。

    但是在古代,这确实确定血缘关系的不二法门。

    这话一出,余放舟心中大喜,赶紧道:“好,我们这就进行滴血认亲。”

    因为他之前常年在外面奔波生意,妻子长得又美,他也是有点不放心的。

    两个孩子生出来不久,他就进行滴血认亲了,结果完相融在一起。

    所以他肯定这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万年县令王启科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怎么就发展到滴血认亲上了。

    明明是审理金木聪强爆陈氏一案,怎么就扯到滴血认亲了呢?

    而余放舟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戴绿帽子,竟然满口答应,信心满满。

    王启科犹豫了片刻。

    余放舟道:“请大人去传我的两个女儿过来,和我进行滴血认亲,我要彻底粉碎这个谣言,我要证明我娘子的清白。”

    王启科道:“余放舟,你果然要如此?”

    余放舟道:“我要证明我娘子的清白,我要用事实证明沈浪完是信口雌黄,无中生有。”

    于是,县令王启科派人去接余放舟的两个女儿。

    五殿下宁政也拍了四名武士过去,双方互相监视,保证谁也动不了手脚。

    “你们去的时候,动作轻一些,孩子在睡觉,不要吵醒了……”宁政吩咐道。

    …………

    不到半个时辰,两个小女孩就被抱过来了。

    她们正在酣睡,小模样很可爱,难怪金木聪会喜欢。

    沈浪心中一软。

    余放舟夫妻,甚至他的老母亲都必死无疑。

    这两个孩子就送去怒潮城养大吧,好在年龄还小,还没什么记忆,长大后也不会痛苦。

    以后依旧可以做两个幸福欢乐的小公主。

    真是作孽。

    余放舟夫妻作恶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两个孩子吗?

    滴血认亲开始了!

    那个医官拿出了一把小刀。

    沈浪寒声道:“这么小的孩子,你用刀做什么,切开口子会留疤的,用针刺就可以了。”

    顿时,那个医馆拿出了一根细细的银针。

    沈浪上前要握住两个小女孩的小手。

    “沈浪,不要触碰这两个人证。”王启科寒声道。

    沈浪道:“十指连心,虽然两三岁的孩子还没什么痛觉,但还是会痛。我先把他们的手指揉麻了,再用针刺出一个小孔流血,就不会疼。”

    王启科觉得沈浪非常多事。

    这么一点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沈浪寒声道:“王大人,作为父母官,你对孩子难道就不能有一点怜惜之心吗?”

    靠,你又拿大义压我?

    王启科道:“你居心叵测,绝对不能让你触碰这两个证人。”

    五王子宁政道:“沈浪不可以,那我总可以吧。”

    王启科也不愿意。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难道说五王子你也不能吗?

    我宁政作为国君的儿子,表示一下爱民如子有错吗?

    没错!

    你王启科若是阻止啊,你什么意思?

    是要显得我宁氏刻薄寡恩吗?

    你猜猜国君对哪个词最敏感?

    没错,就是刻薄寡恩。

    于是,宁政上前张开自己的双手,让所有人看清楚。

    然后,握住两个小女孩的小手指,轻轻地揉捏。

    直接将那片神经揉得麻痹了。

    “可以了。”医官道。

    滴血认亲正式开始!

    余放舟内心自信满满,他和两个女儿已经做过不止一次的滴血认亲了。

    每一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血液相融,百分之百的亲生骨肉啊。

    有人拿上来一只碗,里面有半碗清水。

    他用针猛地刺破自己的手指,让两滴鲜血落入碗里。

    紧接着,那个医官轻轻刺破了余放舟两个女儿的手指。

    片刻后,才滴出一滴鲜血,落入碗里面。

    两个小丫头甚至都没有醒来,这个年纪的孩子痛觉很不明显的。

    很多宝宝去打疫苗的时候甚至不会哭,家长觉得宝宝好厉害,好勇敢,其实是他们不知道痛。当然也有宝宝哭得厉害,有的是痛感已经有了,而有的纯粹就是害怕。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碗里清水的三滴鲜血。

    这里最有把握的就是余放舟。

    他已经试过多少次了,完没有问题的。

    沈浪这个蠢货,竟然凭借自己生孩子太晚而妄自揣测,说什么自己借/种。

    还提出什么滴血认亲。

    简直是可笑。

    这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提供武器证据吗?

    人人都说沈浪有多么聪明,也不过如此而已啊。

    然后……

    余放舟渐渐呆了!

    他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三滴血都没有相融啊。

    他仿佛被雷击了一般。

    父女三个人的血液滴入清水之后,不但没有相融,反而充满了排斥,互相挤开,紧接着就彻底散掉,化作一团通红血水。

    这……这怎么可能?

    之前他余放舟试过好几次滴血认亲啊,都没有问题的啊。

    之前都是相融的啊,之前试过三次啊。

    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道理啊!

    当然不会相融,浪爷早就做了三道手脚了,其中一道手脚,宁政王子手上有白矾。

    宁政王子心疼地看着两个孩子道:“滴血认亲已经结束了,赶紧把孩子抱回去睡觉吧。”

    “是!”

    然后,宦官带着两个武士,将两个小女孩抱出去了。

    从头到尾,这个两个小丫头都在酣睡没有醒来。

    …………

    一直等到两个小女孩抱远了,听不到之后。

    沈浪忽然猛地一声大笑,把所有人吓得一阵激灵。

    “大家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三滴血互相不相融啊!”

    “余放舟,你和两个女儿不相融也没什么,关键你两个女儿之间的血也不相融啊。”

    “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你余放舟不但生不出孩子出去借/种,而且还找不同的男人借/种,所以这两个女儿的父亲也不是同一个人。”

    “羞耻啊,不堪入目啊。孩子是无辜的,但你们大人是有罪的,你余家真是肮脏透顶啊。”

    “陈氏,你这个毒妇,简直人尽可夫啊。”

    “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你还有什么话说?”

    “明明就是你看中我金木聪的高贵血脉,想要向他借/种生出儿子,明明是你将他灌醉下药,然后趁机玷污他,结果却反咬一口,说金木聪强污了你!”

    “如此卑鄙无耻,如此人尽可夫,你这个女人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去死啊,你可以去死了!如果你还有半分廉耻之心,你就当场撞死在这大堂之上。”

    沈浪大声高呼,仿佛彻底掌握了真相,掌握了真理。

    万年县令王启科头皮一阵阵发麻。

    日啊!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啊?

    明明是审金木聪强辱一案,怎么扯到滴血认亲,然后莫名其妙就被沈浪夺走主动权了呢?

    真是日了狗啊!

    ………………

    沈浪在公堂之上,凭借一人之力大杀四方。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因为这一战的重心根本就不在万年县衙。

    而是在明日的朝堂。

    无数的御史言官,都已经写好了弹劾金氏家族,弹劾金木聪的奏折。

    无数的口水会瞬间淹没金氏家族。

    没有人关心真相。

    甚至连沈浪自己都不关心。

    这一战,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如何扭转明日朝堂局面。

    如何逼迫文武百官,乖乖把写好的奏折藏起来。

    如何逼迫所有官员,只能写一种奏折,只能弹劾一个人。

    这件事情才是最关键的。

    如何做到这件事?

    如何赢得这一战?

    关键有几点。

    第一点,这件事情一定要捅破天,引发山呼海啸一般的效应。

    一定要引起天下文武百官的极度震怒,谁都要发声,所有事情都要为之让路,就只能弹劾这一件事,否则你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忘本,就是政治不正确。

    第二点,这件事情可以触怒天下文官,但不能触怒国君,反而要让他觉得暗爽。

    第三点,这件事情要让宁焱公主非常愿意去做,自己就觉得超级过瘾。

    第四点,这件事情要让苏氏家族引火烧身。

    如何做出一件大事,同时满足以上四点?

    很难吧!

    确实非常难。

    简直难如登天,仿佛完不可能做到。

    距离天亮,仅仅只有不到一个半时辰了。

    这些言官很快就要洗漱,要出发上朝了。

    然而对于沈浪而言!

    一点都不难。

    他的谋划的这件惊天大事,会如同手术刀一样精准。

    彻底引爆整个国都!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会很晚的,兄弟们千万不要等了。你们不要陪着我熬夜,我会不安的,但是月票一定要给我啊,千万千万!

    谢谢叶月神的万币打赏,推荐好友一本嫩草书《绝色御姐爱上我》,这书名哈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