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国君沈浪联手!对苏氏开刀放血(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9982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圣庙被烧,羌人作孽,然罪魁祸首苏氏家族,大家上朝一定要记得弹劾苏难啊!”

    “我沈浪也是读书人,五脏俱焚……”

    你快别说了,你也算读书人?就在寒水镇学堂念了几年启蒙,太学一天都没有来上过。

    沈浪这还在王宫之外传销呢。

    一个大宦官上前道:“拿下!”

    然后,沈浪就被拿下了,被四个武士用绳子捆绑起来抓了进去。

    五王子宁政也赶紧跟了进去。

    大宦官走到苏难侯爵面前道:“苏少保,这天冷地硬,您还是起来吧,进入大殿暖和一下,马上就要朝会了。”

    苏难心中一声叹息。

    “多谢公公。”

    然后,在苏剑亭的搀扶下,苏难颤颤巍巍起来。

    整个身体就仿佛生锈了一般,站起来得非常艰难,还有些站不住,摇摇欲坠。

    足足好一会儿站稳了,苏难侯爵道:“苏某过失,导致黎公公也受了连累,于心不忍。”

    黎公公道:“那里的话,是奴婢年老智昏,把陛下最喜爱的一盘兰花也养死了,陛下没有打死咱已经是天恩浩荡。苏少保,我们这就进宫吧。”

    然后,大宦官黎公公过来搀扶苏难。

    苏难坚决不允,但他毕竟“年迈体衰”挣扎不过。

    于是,他就只能让大宦官搀扶进入王宫之内。

    进入王宫之后,他明显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有些扑所迷离。

    尤其是太子宁翼,三王子宁岐,望向苏难的目光尤其的亲热啊。

    亲热得不正常。

    接下来整个朝堂的炮火会不会朝着他苏南而来?

    就要看这两个殿下的意思。

    “两位殿下,老朽年迈,精神不济,这就闭目养神一会儿了。”

    顿时,太子和三王子拱手退下。

    然后苏难侯爵闭上眼睛,开始构思接下来朝会该当如何,挡住炮火。

    太子和三王子对视一眼。

    双方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干!

    毕竟这是国君的意志。

    虽然大家都想要拉拢苏难,但是讨国君的欢心才是关键。

    陛下想要对苏氏开刀放血,那就放吧!

    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来齐了。

    大家伙就等待陛下的大驾光临。

    而此时,大宦官黎隼走了进来,朗声道:“玄武伯爵府女婿沈浪,在王宫面前肆意妄为,目无法度,陛下责令鞭笞三十!玄武伯管教无方,罚俸三年,下旨斥责。”

    “打!”

    在大殿面前的广场上,沈浪站在中央,鞭子狠狠地抽在身上。

    整整打了三十鞭。

    然后,几个武士上前将他拖走。

    ………………

    国君的书房内。

    刚刚见到宁政,国君变皱眉,挥了挥手道:“你出去。”

    宁政面色黯然,退了出去。

    对于这个儿子的不喜欢,国君丝毫不加掩饰。

    沈浪被抬了进来。

    一身昂贵的袍子,部被打碎了,身上一道道血迹。

    “沈浪,你可知罪。”国君冷道。

    沈浪道:“学生知罪。”

    国君道:“学生?什么学生?你有功名吗?”

    有啊,太学监生。

    沈浪道:“草民知罪。”

    国君道:“圣庙被烧,是你阴谋策划?”

    “是。”沈浪道。

    这么直接了当,这么光棍?国君也不由得一愕。

    而后,国君寒声道:“为何?”

    沈浪道:“为救金木聪,为灭苏氏。”

    妈蛋,你可真光棍啊。

    问你什么说什么啊。

    国君目光一缩道:“那你可知道你罪在何处?”

    沈浪道:“不该利用宁焱公主。”

    国君道:“你还知道这一点啊?你真以为有玄武伯爵府做靠山,有怒潮城做靠山,寡人就杀不得你了?你的脖子实在是有些不耐烦啊?”

    沈浪道:“草民知罪,千错万错都是草民的错。”

    此时,外面大宦官黎隼道:“陛下,时辰到了!”

    国君点点头,在大宦官的侍候下戴上冕旒,朝着宁德殿走去,准备上朝。

    “跪在这里,朝会之后,等待发落!”

    国君走了之后。

    那个小宦官走了进来,监视沈浪一举一动。

    小宦官心中得意。

    沈浪小孽畜,你可活不了多久了。

    朝会结束后,就是你的死期。

    让你那天在仁慈殿不贿赂我,而且还敢对我目中无人?还敢顶嘴我?

    真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比沈浪心眼还小的人。

    国君一走,沈浪就站了起来。

    小宦官寒声道:“放肆,谁让你站起来的?给我跪下!”

    沈浪看了他一眼,道:“傻逼!”

    顿时这个小宦官惊呆了,这……这可是陛下的王宫啊,这可是陛下的书店啊,陛下刚刚走,你竟然就口出这种脏言?

    “放肆,来人啊,给我掌嘴三十!”

    顿时,四个小太监涌了进来,就要抓住沈浪掌嘴。

    宁焱公主一拳,直接把一个小太监打飞出去十几米。

    顿时,剩下三个太监赶紧跪伏在地,然后退了出去。

    “疼不疼?”

    宁焱公主问道。

    沈浪将身上的衣衫脱下,拿出了里面的软甲。

    当然不疼。

    刚才三十鞭子,部抽在这软甲上了。

    “好宝贝啊,而且还能打出血。”沈浪惊讶。

    宁焱公主道:“当然了,这软甲最外面一层是棉花,都是泡过血的,一鞭子抽下去,血印子就出来了,你刚才惨叫了吗?”

    “惨叫了三声,觉得太假就停了。”沈浪道。

    宁焱道:“但是最后那一声杀猪的惨叫我都听到了啊,凄厉之极。”

    沈浪怒道:“那个混蛋,最后一鞭子刮过我的脖子了,你看你看,这给我刮的血引子。”

    宁焱上前掀开,果然有一道血印子,整整三寸。

    “他妈的疼死我了,那个混蛋就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靠,你沈浪连惨叫的都懒得装了,别人当然不爽了。

    我打得那么卖力,演得那么精彩,结果你一点都不配合,什么意思啊?

    光我一人演猴戏啊。

    所以,最后一鞭子小小惩戒了沈浪一下。

    就相当于十分之一鞭,浪爷就鬼哭狼嚎,如同杀猪一样。

    如果这三十鞭真打下去,或许早就嗝屁了。

    旁边的小宦官完惊呆了。

    这,这沈浪是作死吗?

    国君下旨鞭笞,他都敢作假?

    而且,宁焱公主配合作假。

    哼!

    沈浪你的罪名又多了一条,等下看你怎么死,怎么死!

    宁焱公主道:“沈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要和你说清楚。”

    沈浪道:“你说。”

    宁焱公主道:“昨夜在万年县衙你拍了一下我胸口,我时候感觉不对劲啊,你那是占我便宜吗?”

    沈浪惊呼道:“怎么可能?公主殿下,昨夜我为你治病的时候,你裤子已经褪到腹部之下了吧,我占便宜那个时候不是最方便吗?我的手可以逾越半分啊?”

    宁焱公主回忆了一下,还真没有。

    当时不管是背面还是正面,沈浪的手往下一两寸,那就是占大便宜了啊。

    沈浪道:“我拍你胸口一下,那完是兄弟之间的礼仪啊。你这个女人,脑子怎能够那么不纯洁了?怎么可以亵渎兄弟之间的情义呢?”

    接着,沈浪又伸手拍了宁焱胸口一下。

    顿时,再一次峰峦叠嶂,怒涛阵阵。

    “你能说我是在占你便宜吗?”沈浪义正言辞道。

    宁焱公主仔细盯着沈浪的脸,然后点头道:“不能。”

    沈浪道:“这就是了吗?我们早已经超脱了男女性别,你啊视野还是太狭隘了。不怕对你说,面对你这样的女人,我已经石不起来了。”

    沈浪一边说这话,一边用力夹着。

    宁焱公主愧疚道:“对不起,是我多心了。”

    沈浪道:“公主殿下,该不会是你有了邪心吧?那可千万不行啊,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万万不行啊!”

    母老虎公主道:“那怎么可能?我如果想要睡你,天打五雷轰。”

    “轰隆隆……”

    天上一阵雷鸣。

    第一道春雷啊。

    顿时宁焱公主好尴尬,好愤怒。

    老天爷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明明说的是真心话。

    沈浪在边上稍稍有点心惊。

    因为,他也正准备说这话来着,结果老天爷就响雷了。

    这是老天爷在警告我不要乱发誓,乱说话吗?

    而边上的小宦官完惊呆了。

    这,这沈浪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不但言语调戏公主殿下,而且还出手轻薄?

    自寻死路,自寻死路啊。

    待会儿,我原原本本向陛下告状,向王后告状。

    你沈浪必死无疑,必死无疑!

    ………………

    “轰隆隆隆…………”

    一阵阵春雷震响。

    越国朝会开始!

    百官开始酝酿,眼圈开始通红,眼泪就要飙出。

    胸腔的怒火,就要喷薄而发。

    就要哭天抢地!

    叩拜大礼之后。

    国君也眼圈通红,表示对圣庙被烧的愤慨之心。

    甚至,他的双手也在微微颤抖。

    整个人仿佛压抑着冲天的怒气,仿佛要喷发而出的火山。

    人生如戏,靠演技。

    “诸卿都已经知道了,昨夜发生骇然听闻之事。”

    “这是要倾覆我越国神器。”

    “这是玷污我万民信仰。”

    “这是对我整个大炎王朝,整个东方文明之羞辱。”

    “我大炎煌煌盛世,华美壮丽,圣人吐哺,天下归心。”

    “之所以有今日之璀璨文明,完始于诸圣典籍!”

    “圣人,乃我东方神祇。”

    “而今,羌人焚我圣庙,如掘我文明根基。”

    “寡人之悲,寡人之怒……”

    轰隆隆!

    仿佛为了映衬国君的话,天上一阵阵雷鸣。

    国君继续道:“仿若这天上惊雷,五脏俱焚,欲撕天而泣!”

    这话一出。

    大殿上的群臣,纷纷泪奔。

    部嚎啕大哭。

    有些演技过分的,更是直接哭得瘫倒在地,捶胸捶肺。

    “呜呼哀哉,羌人烧我圣庙,如同掘我祖坟,此仇不共戴天。”

    “羌人烧我神庙,如同杀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整个大殿,仿佛变成了灵堂一般。

    所有朝臣都在大哭,都在喊打喊杀。

    但是好多大臣也在腹诽。

    陛下啊,您刚才把最壮丽的话都讲完了啊。

    那接下来我们的奏章,就不好写了啊。

    整整哭了一个时辰,骂了一个时辰。

    所有的朝臣,都把昨夜赶出来的奏章念了一遍。

    从三百六十度方位表示自己的痛彻肺腑,七百二十度表示对强忍的愤怒。

    最后站在东方文明的高度上,彻底鄙夷了羌人的野蛮。

    有些演技过火的,已经开始吐血。

    开始昏厥了!

    旁边的人都看不过去了。

    你现在就开始演昏厥,演吐血?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圣庙被烧,接下来起码还要愤慨十几天呢。

    还要演十几天呢。

    你现在就把绝招拿出来,那最后几天莫非你一头撞死,为圣人鸣不平?

    好了,好了。

    火候差不多了。

    接下来该干正事了。

    太子和三王子双方的官员开始酝酿。

    他们决定顺从君意,表面喷羌国,实际直指苏氏。

    陛下要对苏氏放血,那我们就做陛下的刀。

    国君淡淡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诸卿议一议,接下来怎么办?”

    然后,他往后微微一躺,发出了信号。

    你们可以开始了!

    懂得寡人心意的人,你们可以开始开刀了。

    谁先开始呢?

    太子一系先来?还是三王子一系先来?

    不行,要一起来!

    然后,两个派系的官员仿佛商量好了一般,直接就要走出来,弹劾苏氏。

    然而还有人比他们更快。

    镇远侯,枢密院副使苏难。

    他老迈的身躯此时尤其快,直接扑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臣有罪,臣有罪!”

    “陛下,羌人使团在国都横冲直撞,我苏氏派人陪同监视,却未能阻止他们焚烧圣庙。”

    “所有之罪过,都在于臣。”

    “请陛下降罪!”

    “臣,愿乞骸骨,辞去所有官职,告老还乡!”

    这话一出!

    国君身体微微一颤。

    娘了个屁!

    老家伙,奸诈如鬼的老家伙。

    果然滑不留手啊。

    没等你们攻击,我苏难把所有罪名都认下来了,而且还直接辞官。

    你这是什么意思?

    要挟我吗?

    国君是要开刀放你的血,不是要你辞官。

    南殴国之战没有结束,羌国那边就不能乱动,你苏难怎么能辞官?

    现在,我反而还要来安慰挽留你!

    国君起身,亲自走了下来,将苏难搀扶起来,亲热道:“爱卿言重了,你乃国之栋梁,寡人身边可离不开你。”

    这搀扶得不简单,

    苏难浑身颤抖得厉害,仿佛随时都要倒下去。

    这个世界真是见了鬼了。

    国君拼命扮年轻,苏难拼命扮老。

    两人明明只相差十来岁,结果却仿佛爷爷和孙子辈。

    你俩都过份了啊。

    顿时间,太子和三王子两方人马,偃旗息鼓。

    还弹劾个屁啊。

    人家都部认罪,连辞官都说出来了。

    你再弹劾,是要逼死老臣吗?

    国君心中无奈道:“苏卿,一直以来,你都在抵御羌国的最前方,论治羌,朝野无人能及!此事该如何办,寡人想要听听你的意见。”

    国君又将皮球提到苏难脚下。

    你主动认罪,还上演辞官,确实挡住了所有人的攻击。

    但想要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苏难侯爵道:“所有焚烧圣庙的羌国使团,必须杀,不杀不足于平民愤。”

    这话一出,所有人一颤。

    别看他们刚才喊打喊杀的。

    又是臣愿意提着三尺剑,杀向羌国。

    又是臣愿意一头撞死在雪山神庙之前。

    但是真正落到实处的话,他们是半句都不会说的。

    比如说,杀羌国使者。

    羌国就是一个神经病,怼天怼地怼空气的。

    你若杀了他们的使者,羌王一定不死不休,一定会疯狂报复。

    到那个时候,引起战端,谁承担得起责任啊?

    这个世界,喊打喊杀越大声就越是打不起来。

    真正要打的,都是无声无息,猛地一刀扎进去。

    日本偷袭珍珠港。

    德国突袭波兰。

    鬼子杀入东三省。

    那一次不是突然而又凶猛。

    圣庙被烧,越国君臣为何要上演几天大戏,拼命喊打喊杀。

    那就是为了让天下人看到,我们不是无动于衷啊。

    喊杀,就是为了不杀。

    国君听到苏难的话,不由得一愕。

    没想到你苏难说出的第一句,就是干货啊。

    国君道:“杀了羌国使团,会不会引起战端?”

    苏难侯爵道:“我苏氏家族愿意为陛下守住边疆,愿意抵挡羌国兵锋。”

    国君眼睛一眯。

    这话要听其骨,不能听其皮。

    苏难出兵,挡住羌国兵锋?

    别开玩笑了,你们两家好得都穿一条裤子了。

    国君道:“苏氏的兵马,挡得住羌国?”

    苏难道:“精忠报国,死而后已。”

    靠,你可别辱没了这个词,你可别辱没了我们大英雄岳王爷啊。

    苏难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苏氏家族愿意出血,平息羌王的愤怒。

    至于出多少血?付出多大代价?

    那就是我们苏氏的事情了。

    陛下您尽管放心杀这十几个使臣,给天下一个交代。

    剩下的就由我们苏氏兜着。

    关键时刻,苏难还是很光棍的。

    没有讨价还价,直接在关键处止损,不让国君开刀放血。

    但是,国君不想就这么算了啊。

    国君淡淡道:“羌人毁我圣庙,那就是毁我信仰,意图颠覆祖宗神器,仅仅杀几个使臣是不够的吧。”

    苏难侯爵道:“国君可派遣一使,带着羌国使团的人头出使羌国,斥责羌王,命令其上国书向陛下请罪。”

    “不仅如此,还要羌国派出人手,出资修复国都圣庙,并在羌国也修建一座圣庙。让圣人光辉,恩泽蛮域。如此一来,方不失我越国威严。圣人在天,也能平息怒焰。”

    这话一出,众人赞叹。

    但心中却是觉得荒谬。

    你杀了羌国的使团,羌王一定怒火冲天,直接就率兵杀过来,疯狂骚扰袭击你的边境。

    你还向让羌王认罪,还想让他在羌国境内修建圣庙?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就算在梦里,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

    羌国蛮横,谁都敢揍。

    那简直就是,谁敢骂我我揍谁。

    这百年来,它跟邻国每一家都干过仗。

    你想要派使者去羌国斥责羌王,还带着使团的脑袋,还要人建圣庙?

    你这使者刚刚踏入羌国领地,就直接被大卸八块,煮了吃掉。

    国君立刻感觉到了苏难的杀意。

    果然,苏难再一次跪下道:“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怨!金氏家族乃我姻亲,沈浪此子才华横溢,在怒潮城一战中充分表现出其覆雨翻云之能力。老臣举荐沈浪为越国使者,代表国君出使羌国,斥责羌王,修建圣庙,还我越国尊严。”

    这话一出。

    所有人内心惊呼。

    姜还是老大辣啊!

    苏难侯爵,杀人于无形啊。

    昨天沈浪刚刚得罪了苏氏,今日苏难侯爵就要名正言顺,置你于死地。

    你金氏和苏氏家族,竟然是如此不共戴天了吗?双反都要弄死对方?

    而国君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场巅峰对决。

    在棋盘上。

    沈浪和苏难已经你来我往,不死不休。

    真正的巅峰对决。

    真是好快啊!

    说要灭苏氏族,刚进国都就动手。

    一开战,就要你死我活。

    苏难也快,反手就是致命一杀!

    苏难这一开头后。

    顿时,所有中立派系的官员,部出列。

    御史大夫王承惆出列道:“臣附议,举荐沈浪出使羌国。”

    户部尚书出列:“臣附议,举荐沈浪出使羌国!”

    “臣附议!”

    “臣附议!”

    几十名官员,纷纷出列。

    太子眼睛一眯。

    沈浪此子,他视如眼中钉,肉中刺。

    能够借机除掉他,何乐不为?

    于是,太子一系官员也纷纷出列。

    “臣附议!”

    “臣附议!”

    最后,三王子一系官员也部出列。

    “臣附议,举荐沈浪出使羌国,斥责羌王,修建圣庙,挽回我国之尊严。”

    这画面,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所有人佩服。

    苏南侯爵,这才是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国君很愤怒!

    这就是苏难,依旧那么难搞。

    老狐狸,老毒蛇。

    一时间,他竟然和沈浪颇有同仇敌忾之心。

    “寡人知道了,此事寡人会有定夺!”

    “诸卿可还有事,有事上本,无事退朝!“

    退朝!

    …………

    回到书房后!

    国君宁元宪觉得有些疲惫和愤怒。

    今日朝会,局面并没有完在他掌握之中。

    这种感觉很不好。

    进入书房后,沈浪没有跪,反而和宁焱在说说笑笑,亲密无间。

    国君面色一寒,厉声道:“男女授受不亲,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沈浪,你这一出玩砸了,苏难侯爵在朝堂致命反击,排山倒海一般要置你于死地。

    而就在此时,旁边小宦官跪下道:“陛下,陛下!这沈浪刚才不断调戏宁焱公主,而且还出手轻薄,毫无廉耻之心啊!”

    此时,国君再也忍不住。

    他直接厉声喝道:“拉下去,打杀了。”

    小宦官大喜道:“听到了没有,来人啊,把沈浪拉下去打杀了。”

    老宦官心中默念一声:蠢货,马上要死了还这么蠢!

    国君厉声指向这个小宦官道:“把这个孽畜拉出去,活生生杖毙!”

    ………………

    注:第一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二更,争取在十点多完成啊,呜呜!兄弟们,月票一定给我啊,拜托了!

    谢谢微笑的迪妮莎sey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