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天谴!大傻的媳妇!(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9535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有人或许奇怪,为何之前国君就下旨杀余放舟家,却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杀?

    因为当时是凌晨,而此时才中午。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仅仅才过去几个时辰而已。

    这种小事又不需要黑水台去做,直接一道口谕去给大理寺抓人,然后明正典刑杀了便是了。

    而如今大理寺还在走流程呢。

    …………

    余放舟死了,他的妻子陈氏也死了。

    死状极度之惨烈。

    当然,就算被灌下蚂蟥也不会死得这么快的。

    是沈浪派人提前去了解了两人的性命。

    因为这凄厉的惨叫声实在太渗人了。

    实在是太惨了。

    而万年县令王启科直接瘫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此时,他对沈浪的狠毒完有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大概永远也忘记不了。

    沈浪在他面前蹲了下来,缓缓道:“王大人,您不但自己抗旨,而且还带了上千士兵来抗旨?什么意思?”

    王启科瘫坐在地,指着沈浪颤抖道:“你,你阴我!”

    “你那么愚蠢,我不动手阴你都觉得很不好意思啊。”沈浪拍着他的面孔道:“好好想想如何度过这一关吧!”

    沈浪巴掌拍打着王启科的脸,一下比一下重。

    “啪啪啪啪……”

    而此时这个万年县令,完不敢抵抗。

    甚至整个人的脑子都已经魂飞天外,战战兢兢。

    是啊,我该怎么度过这一关?

    如何度过这一关啊?

    …………

    沈浪,金木聪,黎隼公公来到余放舟家里。

    此时,两个可爱的小丫头在吃饭。

    大的丫头在喝粥,小嘴嘟囔道:“吃肉肉,吃肉肉……”

    小的丫头还在那里吃米糊糊。

    一个中年妇人手忙脚乱地给两个小丫头喂饭。

    余放舟的老母慢条斯理地吃饭,望向两个孙女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和嫌弃。

    赔钱货!

    都是赔钱货!

    这次儿子余放舟坑害了金木聪之后,就能够做官了。

    到时候,让儿子纳妾。

    甚至索性将陈氏给休了,再娶一个妻子,生下两个大胖小子传宗接代。

    陈氏已经不干净了,哪里配给老余家做儿媳啊?

    当然,当日让陈氏去坑害金木聪也是余放舟老母答应的。

    为了儿子的前途,牺牲一个儿媳算得了什么啊?

    那个叫金木聪的胖子也真是蠢,就连这样的痴肥蠢货还能做大贵族?

    那我儿子余放舟凭什么不能做大官?

    此时,沈浪和金木聪走了进来。

    黎隼公公站在外面。

    两个小丫头见到了金木聪之后,顿时兴奋得哇哇直叫。

    其中两岁的那个丫头还张开双臂,要让金木聪抱抱。

    有些人天生就招小孩子喜欢,比如肥宅,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

    “抱抱……”

    “蜀黍抱抱……”

    余放舟的老母见到沈浪和金木聪,不由得脸色一变。

    “你不是在大牢里面吗?怎么出来了?你越狱了?”

    “赶紧去报官,赶紧去报官,将他抓起来!”

    果然有其母,才有其子啊,这老妇也如此狠毒。

    金木聪上前,一手一个将两个小丫头抱在怀里。

    然后下一秒钟,他胖乎乎的脸被左右两只小手揪住了,用力往外扯。

    咯咯咯咯!

    两个小丫头高兴得咯咯叫。

    她们和金木聪已经不止一日的交情了。

    之前余放舟为了讨好金木聪,经常带着两个小丫头去国子监找他。

    胖子和这两个小丫头已经很亲了。

    肥宅看都没有看余放舟老母一样,直接抱着两个丫头出去了。

    沈浪望了一眼余放舟老母,淡淡道:“你儿子死了,儿媳也死了,你也上路吧。”

    老妇脸色剧变,嘶声道:“不可能,不可能,你在撒谎!我儿子马上就要做官了,我们上面有人,我们上面有人……”

    沈十三上前,掏出一条绳子,勒住老妇的脖子。

    余放舟母亲挣扎。

    “我们上面有人……”

    “我们上面有人……”

    片刻后,她死去!

    ………………

    金氏别院内!

    小冰拼命地奉承讨好公主宁焱,不断试探她的喜好。

    音乐感觉到她渴望孩子。

    于是,就拼命说孩子的事情。

    她肚子里面的宝宝明明才两个月,硬是被她说得活灵活现。

    母老虎公主好一阵羡慕。

    而大傻在客厅内坐了一会儿,觉得好不自在,于是索性跑到外面院子,蹲在地上看蚂蚁。

    沈浪还没有进门,大傻就听到了,兴奋地迎了出去。

    “二傻,我来了,我来了!”

    “二傻,我好想你啊。”

    “师傅去做事了,把我放在国都门口,我就来找你。”

    “师傅说给我找了一个媳妇,让我去相亲?啥是相亲啊?”

    他又把这段话重复了一遍。

    沈浪听到这声音,顿时狂喜,然后猛地冲了进来。

    下一分钟,他就被大傻抱住了。

    “放开,放开,要憋死啊……”

    “你给我放开,骨头要断了啊……”

    沈浪顿时一阵阵惨叫。

    这大傻的力气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但他还以为自己和以前差不多,所以抱住沈浪的时候,几乎要将他身骨头捏碎了。

    大傻放开之后,望着沈浪傻笑。

    沈浪仰起头,又踮起脚。

    是我错觉?还是大傻你又长高了?

    没错,这个傻大个又长高了。

    原来只有两米一,现在绝对超过姚明了。

    这都快要有两米三了吧!

    而且比之前还要更壮,站在哪里就仿佛一个铁塔一样。

    沈浪后退几步。

    我不能跟这个傻大个站在一起,不然会显得我像小孩子,会影响我在小冰和宁焱心目中的伟岸形象。

    沈浪道:“你说你师傅去办事了,办什么事了?”

    大傻道:“去打架了,还有去给我说媳妇。”

    沈浪道:“去跟谁打架了?”

    大傻道:“叫啥雪山老妖的。”

    本来黄凤事不关己的,此时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一愕。

    你师傅为什么要跟我师傅打架?

    沈浪道:“凤,你师傅叫雪山老妖?”

    黄凤点头道:“这傻大个师傅是谁?”

    沈浪道:“大宗师钟楚客。”

    黄凤道:“那,那难怪。”

    沈浪道:“你师傅竟然给你找媳妇了?你知道她是谁吗?”

    大傻道:“不知道,老师说是雪隐的关门弟子。难道她也天天给师傅关门吗?”

    雪隐大宗师!

    这个名字连沈浪也知道啊!

    六个大宗师之一啊,和钟楚客,李千秋,燕难飞齐名的啊。

    至于雪山老妖。

    一个无限接近于大宗师顶级强者。

    但见鬼的是,在天空阁的评选中,就给越国六个大宗师的指标。

    这个世界武道可没有什么级别划分啊。

    什么武士,大武士,武师一品统统没有的!

    整个越国就六个大宗师名额。

    你想要晋升大宗师?

    行啊!很简单,你去打败其中一个,然后你就取而代之了。

    所以雪山老妖疯狂地挑战六个大宗师。

    到现在为止,已经挑战了七八年了。

    部都输了。

    柿子挑软的捏,她觉得钟楚客武功最弱,所以已经挑战他三次了。

    钟楚客也超级不爽啊。

    靠你们大爷。

    天天说我在六大宗师中垫底。

    我还要不要脸啊?

    你们给我等着,等着我徒弟大傻牛逼起来之后,一个个都将你们灭了。

    不过大傻年纪不小了啊,得给他找媳妇了。

    我大傻这么牛逼,以后注定天下第一高手啊。

    所以这媳妇可不能随随便便找。

    要讲究门当户对啊。

    所以也要在六个大宗师的徒弟里面找。

    雪山老妖?

    不行不行,你不是大宗师,咱们身份不匹配,而且你徒弟太丑了。(黄凤:我干死你们)

    剑王李千秋,他就一个徒弟,而且还是个男的。

    刀王燕难飞?他有女儿,也有女徒弟。

    但这个人太狠,野心太大,还给国君卖命,不能找。

    挑来挑去,就只有雪隐大宗师有一个女弟子,年纪和大傻差不多,就大了五岁而已。

    所以钟楚客大宗师就去大雪山了。

    大雪山很大,一部分在越国,一部分在楚国,一部分在羌国。

    他一边去和雪山老妖比武,一边去给大傻说媳妇。

    而此时,金木聪才弱弱道:“小冰,我回来了,大傻,见到你好高兴啊。”

    我刚刚从大牢里面出来啊,你们就不能关注一下我吗?

    小冰道:“世子,你出来了啊!哇,好漂亮的小丫头啊!”

    然后小冰冲上前去,将两个小丫头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宁焱公主也朝着金木聪望去,道:“哦,你就是那个肥宅啊?就是你强爆那个书商的老婆?没出息!”

    金木聪摇头道:“我没有,我没有!我是被陈氏害的,我才是受害者啊。”

    怒老虎公主瞥了一眼道:“那更加没出息。”

    此时,大傻问道:“三傻,啥是强爆啊?”

    金木聪看了大傻一眼道:“我本来很想你,见到你也很激动的,但是我现在不想说话了。”

    沈浪道:“十三,你带着世子去沐浴更衣。”

    “是”

    沈浪又朝大傻道:“大傻,你武功练得怎么样了?厉害吗?”

    大傻沮丧道:“练得不好,一点都不厉害。师傅天天都骂我笨,还说猪都比我厉害。”

    沈浪道:“别灰心啊,你才练了半年呢。”

    是啊,练武前半年都是在启蒙的,几乎光扎马步了。

    沈浪道:“那你老师有教你什么剑法吗?”

    大傻道:“没有,说一年后再教。”

    沈浪道:“那你老师有教你内功吗?”

    大傻道:“啥是内功啊?”

    沈浪一愕,顿时破口大骂。

    钟楚客你算什么大宗师啊?

    你这也不教,那也不教。

    这都半年过去了,大傻还什么都没学到?

    那样他啥时候才能变成高手啊。

    我都等不及了啊。

    你这个大宗师完是误人子弟啊。

    悄悄人家李千秋,教得多好。

    你在六大宗师中垫底,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家木兰宝贝武功不厉害,看来也是你教得不行。

    哪天我得托托关系,找找人,让剑王李千秋教木兰宝贝。

    沈浪顿时有些嫌弃了。

    “大傻,你这半年剑法也没学,内功也没学,那你都会些什么啊?”

    大傻沮丧道:“我啥也不会。”

    沈浪道:“你啥也不会,你老师也敢放心将你扔在国都门口,不怕你被人卖了,被人欺负了?”

    大傻仿佛记起来了,道:“对了,师傅还跟我说,让我去找宁洁,和她徒弟打一架,这样我在国都就没人欺负我了,宁洁是谁啊?”

    这话一出。

    母老虎公主本来正抱着一个小丫头亲昵玩耍。

    此时听到大傻的话,顿时猛地跳起来。

    啥?!

    大傻,你竟然还要和我打架比武?

    你才练了半年的武功,剑法也不会,内功也不会,还想要和我比武。

    你虽然天生神力,但是啥武功都不会。

    竟然还想要和我比武?

    你知道我有多厉害吗?

    顿时母老虎公主忍不了了,直接道:“走,走,去我老师那里!”

    “我宁焱一只手和你打,保证秒杀你!”

    然后,怒老虎公主就牵着沈浪的手往外走去,朝着宁洁长公主的静庐走去。

    小冰皱起眉头。

    宁焱你要和大傻比武,干嘛牵我男人的手?

    不要脸的女人,

    抢男人啊?

    你腚大一屁股能坐塌半间房,很了不起吗?

    宁焱公主犹不自觉,一边拉着沈浪的手往外走一边叫喊道:“走,大傻,去静庐,我一只手跟你打!”

    ………………

    羌国!

    大概一个月前,这个国家就仿佛被厄运笼罩了。

    天花疫情在这里爆发了。

    每天都有大批人感染。

    羌王是一个绝对残暴之人,一旦发现有人感染了天花,立刻烧死掩埋。

    绝不救治。

    一定要用最残忍的办法,彻底扼杀这股疫情。

    但就算如此,还是控制不住。

    因为羌国没有城市,无法封锁百姓的流动。

    对于天花疫情,整个羌国都视之如鬼。

    太可怕了。

    而且每隔几年,就要爆发一次。

    每次爆发,都要杀死无数人。

    对于羌人来说,天花根本不是疾病,而是天谴。

    根本就是来收割生命的地狱之神。

    每隔四五年,一定会爆发一次。

    今年天气尤其热一些,所以今年的天花疫情尤其严重。

    羌王已经陆陆续续杀了几万人了。

    但还是控制不住,而且愈演愈烈,感染的人越来越多。

    有些时候,羌王杀得他自己心都颤抖了。

    “天神啊,我们羌人究竟做错了什么啊?竟然要这样惩罚我?”

    “究竟还要死多少人才能结束这一场地狱厄运?”

    “再死下去,我们羌国就要完了啊!”

    ………………

    羌国公主阿鲁娜娜,骑着一匹白牛下了雪山。

    她极度强壮有力,身高超过两米。

    今年她已经二十五岁了。

    曾经,她是整个羌国最强大的女武士。

    八岁的时候,她就已经一米七了。

    从那时起,她就跟着父王杀人。

    十三岁的时候,她就名扬整个羌国,被称之为地狱公主。

    因为十三岁的她,就已经一米九,几乎比任何男人都高出一个头。

    而且杀人如麻。

    人人都说,她是被诅咒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被诅咒突变的女人,不会活过三十岁。

    十年前,有一个绝世美人出现在羌王宫,说要收阿鲁公主做徒弟。

    因为她杀气太重了,若不好好调教,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娜鲁公主不信,直接抄起弯刀朝着那个女人杀去。

    十几个羌族武士前仆后继上前,冲杀上去。

    然而,那个绝色美人就只用一根芊芊玉指,轻而易举打败了阿鲁公主和十几名武士。

    于是,阿鲁娜娜公主成为了这个女人的弟子。

    如今已经在雪山上整整十年了。

    阿鲁公主已经跟着这个女人练武十年了。

    她实在要憋疯了,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杀人了。

    本来她还能在雪山呆下去的,还能在师傅身边呆下去的。

    可是昨天晚上师傅告诉她一个消息,说给她找了一个未婚夫,很快就要来相亲了。

    顿时,阿鲁娜娜都要炸了。

    男人?

    我阿鲁娜娜不需要男人。

    我阿鲁娜娜英雄绝顶,天下有哪个男人能够征服我?

    瞧瞧这些男人?

    一个个矮小不堪,站在我面前都跟小孩一样。

    我阿鲁娜娜站起来,已经如同山一样高了。

    但是师傅让她相亲,她不敢违抗啊。

    师傅太厉害了。

    我阿鲁娜娜虽然已经极度厉害,但还是打不过师傅的。

    于是她就悄悄给师傅下了迷药,药倒了师傅后,她一个人骑牛下山,跑回羌王宫了。

    …………

    雪山之巅!

    一个绝世佳人,轻飘飘矗立在雪地上。

    这脆弱的雪地,竟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她目光望着弟子骑牛下山的背影,露出一丝宠爱。

    她就是天下顶级武道宗师,雪隐!

    她才是真正的绝世佳人。

    配得上那首诗。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她年龄成谜。

    但她的面孔和身材,看上去仿佛二十许人。

    而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飞快而至。

    仿佛从雪地上飘过来一般,同样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雪隐师姐,二十年不见,你竟然毫无改变,甚至更年轻了。”

    “钟师弟,二十年不见,你变老了。”

    “帝国覆灭,主人暴毙,心力憔悴,我何能不老?”

    接着,钟楚客道:“你那弟子不是要和大傻相亲的吗?怎么就让她走了?”

    雪隐宗师道:“缘分到了,自然就到了,用不着刻意撮合。”

    接着,雪隐绝世无双的面孔无喜无悲道:“再说我马上就要死了,我不想让这孩子看到我死去。”

    钟楚客大宗师目光含泪道:“师姐,真……真的救不了吗?”

    绝世佳人雪隐宗师道:“绝世之症,救不了了,也就是这十几天内的事情了!”

    钟楚客道:“我认识一个非常厉害的年轻人,天马行空,他或许能救你。”

    雪隐摇头道:“不必了,就这么离去也很好。”

    就这么死了吧,就这么死了吧。

    死了到地下之后,或许能够找到陛下暴毙的真相。

    ………………

    静庐!

    宁洁长公主的隐居之地。

    沈浪真是不想进来。

    宁洁才不像女人了,每次沈浪见到她都觉得不适,就好像有欲念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

    这不,刚刚走进这静庐,他觉得自己就硬不起来了。

    “师傅,师傅……”

    宁焱公主横冲直撞进来,大声喊道:“有一个傻大个,才练了半年的武功,剑法也不会,内功也没学过,竟然要和我比武,你说可笑不可笑?”

    大傻走了进来,望着宁洁长公主道:“你是宁洁啊。”

    宁洁长公主对任何人都面无表情的,见到大傻却温柔一笑,道:“对啊,我是宁洁,你是谁呀?”

    大傻道:“我是大傻。”

    宁洁长公主笑道:“原来你就是大傻啊。”

    钟楚客收了这么一个绝顶天才徒弟后,写信跟每一个顶尖高手都显摆过了,宁洁长公主也不例外。

    不仅如此,钟楚客将大傻先留在越国都也是不放心的,所以委托宁洁长公主保护他。

    宁焱公主好妒忌。

    因为姑姑还从来没有用这么亲近的口气和她说过话。

    宁洁长公主柔声道:“大傻,你老师还让你带了什么话吗?”

    大傻道:“师傅让我找到宁洁,然后和你徒弟打一架。”

    宁焱公主道:“师傅,你听到了吗?他要和我打架。”

    宁洁长公主声音变得平淡起来道:“不要喊我师傅。”

    “姑姑。”宁焱无奈。

    宁洁声音又变得温柔道:“大傻,你跟师傅学武多久了?”

    “半年。”大傻道。

    宁洁又道:“那你都学会什么了?”

    大傻道:“啥也不会。”

    宁洁道:“剑法和内力,都不会吗?”

    大傻摇头道:“都不会的。”

    宁洁道:“那你就和宁焱试试看吧。”

    接着,她转头朝宁焱公主道:“你不要伤了他知道吗?”

    “知道。”宁焱公主兴致勃勃。

    哈哈哈哈!

    我宁焱天赋又高,内力又高,练武十八年了。

    你大傻脑子又蠢,才练武半年,啥武功都不会,还想要和我打架?

    真是开玩笑!

    “来来来,我让你一只手!”

    宁焱公主猛地拔剑,遥指大傻。

    大傻拿下背后的那根铁棍一般的重剑,不由得朝沈浪望来,充满不安道:“二傻,我该怎么打啊?师傅没教过啊!”

    沈浪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反正都是被秒杀的。”

    “别废话,接招!”宁焱公主厉声喝道。

    然后,她猛地化作一团火红的光影,朝着大傻冲去。

    整个人就如同猛虎出笼。

    这个丫头说要手下留情,但还是要显摆,几乎把自己所有力量都爆发而出。

    “唰!”

    她用尽所有的力量,猛地朝着大傻斩去。

    “啊……”

    大傻一呆,笨拙地举起大剑,猛地一挡。

    “砰!”

    一声巨响。

    火星四溅。

    宁焱公主的娇躯直接飞了出去。

    ………………

    注:第一更送上,外面下雪了,好想去看看啊,我吃点饭,然后写第二更!

    兄弟们,给我月票,给我支持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