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与神女雪隐同居!绝世美妙!颠覆(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144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神仙姑姑你怎么了?是得天花了吗?”沈浪焦急问道。

    这呼吸,这身体的高温,有点像是天花啊。

    神女雪隐对他可是有救命之恩的。

    从刚刚开始进入羌国,她就开始保护沈浪和大傻。

    之后她又和羌王见面,确保羌王不会杀沈浪。

    最关键是,沈浪仅仅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无比亲近。

    “不是天花。”雪隐道:“你等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好。”沈浪乖乖答应。

    因为对方的声音,仿佛有一种让人不舍得抗拒的温柔力量。

    然后,他坐在黑暗之中。

    片刻后。

    空气中的香气更加浓烈了。

    真的像是美酒一般,让人迷醉。

    但是神女雪隐传来的声音,越来越痛苦。

    尽管她拼命压抑住,但还是痛苦得无法抑制。

    她仿佛在承受一种苦楚。

    这种苦楚,甚至超过大尻公主肾结石发作的时候。

    算了!

    在神女雪隐的面前,沈浪几乎都不忍用大尻这种词语,还是会越国之后再用吧。

    神仙姑姑,不容亵渎。

    总之,此时雪隐在承受着比肾结石还要可怕的苦楚。

    沈浪甚至觉得,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她不挣扎,不喊叫,整个身体在颤抖,身的真气在颤抖。

    所以,导致地面颤抖。

    沈浪终于忍不住了,冲上前去握住雪隐的手。

    顿时,仿佛摸到了一块冰。

    又仿佛摸到了一块玉。

    柔软,却无比的冰凉。

    滑腻,又无比的芳香。

    真是奇怪,她明明发高烧,手却如此冰冷。

    “不要,会伤到你。”雪隐道。

    然后,她飞快地松开了沈浪的手,抓住了旁边的一块石头。

    “砰!”

    一声脆响。

    坚硬的石头,活生生被捏碎。

    这可是整个越国排名前列的大宗师啊。

    难怪她松开沈浪的手,这股力量若是捏在沈浪受伤,只怕瞬间就成泥了。

    竟然将石头捏碎,可见她承受的痛苦是何等惊人。

    “快好了,快好了。”

    “沈公子你不要怕,快好了。”

    都这个时候了,神女雪隐还在温柔地安慰沈浪。

    而沈浪心脏微颤,仿佛和她感同身受。这个女人,他甚至没有真正见过面,却如此亲近。

    ………………

    整整半个小时后!

    一切痛苦结束了。

    神女雪隐长长呼了一口气。

    而这一口气,如同刚刚打开的绝妙香水瓶子,酝酿很久的香味飘散开来了。

    让人仿佛永远不舍离去。

    “好了,你点灯吧。”

    沈浪点燃了烛火。

    然后,看到了一个无比曼妙的身影,如同神仙中人。

    但是她却蒙着面纱,沈浪不由得一愕。

    “我的脸冻住了,没有表情,怕吓住人,才蒙住的。”雪隐道。

    稍稍犹豫片刻,她解开面纱让沈浪看了一眼。

    顿时……

    周围仿佛鲜花盛开!

    明明是黑夜,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亮了起来。

    这是一张绝世的面孔。

    但……确实冻住了。

    就仿佛艺术大师的雕像一般。

    能够雕琢出真人无法企及的美丽,而且也充满了灵动。

    但是,她就仿佛一个被冻起来的冰美人,永远并定格在某个绝美的瞬间。

    “免得你被吓住,我蒙起来了。”雪隐道。

    她说话的时候,嘴唇都是不动的。

    真的像是寒冰雕琢的玉人。

    但是她的声音和气质,又无比温暖柔和。

    沈浪道:“您这是……”

    神女雪隐道:“中毒,几年前中的毒,最近发作了,无解!”

    沈浪道:“我能看看吗?”

    “好。”雪隐伸出了玉手。

    如冰如玉,如雪如葱。

    沈浪先把脉。

    然后用光透视眼。

    “我等切开您一个手指,滴出几滴血吗?”沈浪问道。

    “好。”

    雪隐伸出芊芊玉指。

    然后一道伤口,无声无息出现,流出嫣红之血。

    好厉害。

    然而从这个血液中,沈浪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扫描她的身,没有重金属,没有任何赘生物。

    扫描她的大脑,没有任何异物。

    检查他的血液,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也没有发现任何毒。

    沈浪几乎第一次被难住了。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是一个神医。

    宁萝公主被下了铅毒,别人识别不出,他一眼就断定了。

    仇妖儿重金属之毒,别人也识不出,他同样一眼看出。

    宁焱公主的肾结石,别人根本不知道什么病,沈浪不仅判断正确,而且直接治愈。

    然而现在,他被难住了。

    他看不出来雪隐得了什么病,也看不出来她中了什么毒。

    根本就找不到一点点线索。

    但是,他不会放弃的。

    “谁给您下的毒?”沈浪问道。

    “浮屠山。”神女雪隐道。

    浮屠山?

    这又是什么鬼组织啊?

    神女雪隐道:“它和天涯海阁齐名,在大炎帝国西部。”

    这么一说,沈浪了然了。

    那么这个浮屠山,也是天下武道圣地之一了。

    沈浪道:“天涯海阁很超然的,我进去过,里面每一个人都很有才,说话也很好听,很友善的。浮屠山和天涯海阁齐名,为何会给您下毒?”

    神女雪隐道:“气质不一样。”

    沈浪懂了。

    金庸大师小说中,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王重阳,这五大宗师虽然齐名,但气质也不一样的。

    南帝一灯,很高尚。

    而西毒欧阳锋,就偏向邪恶了。

    沈浪道:“他们为何要给您下毒?”

    神女雪隐道:“我杀过他们的人。”

    呃!

    浮屠山那么牛逼,神仙姑姑你都能杀掉他们的人,你也好厉害,或者说你太厉害了。

    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钟楚客大宗师。

    “沈公子,你出来一下。”

    沈浪走了出去,来到院子外。

    而神女雪隐去沐浴更衣。

    她最爱干净了,每天都要沐浴。

    ………………

    “师姐的时间不多了,只有不到十天了。”钟楚客道。

    声音很平静,但是绝对哀伤,前所未有的哀伤。

    沈浪心脏一抖。

    木兰是沈浪一人的天使,而雪隐大概就是很多人的天使,圣女一般的天使。

    好吧,其实圣女在沈浪心中是贬义词。

    但现在,瞬间变成最美好的褒义词。

    “我要去浮屠山,争取最后的希望。”钟楚客大宗师道:“他们给师姐下毒,总要有解药吧。”

    沈浪看了一眼钟楚客,想要劝一句。

    大宗师,您能不能不要口口声声师姐啊。

    神仙姑姑比您年轻多了,看上去像是您女儿啊。

    不过这句话他不敢说出来,怕被钟楚客大宗师打死。

    钟楚客道:“我本来想要把师姐交给鲁鲁照顾,但是她得了天花。”

    鲁鲁就是羌国阿鲁娜娜公主,只有很亲近的人才这么喊她。

    钟楚客大宗师道:“所以,我就把世界托付给你了,这十天是她活在这个人世界上的最后时光了。让她开心一些,不要沉湎于过去的悲痛之中,更不要把过去的罪过揽在她的身上,那一场天大的悲剧和她没有关系。”

    这话,沈浪就听不懂了。

    “我去浮屠山要解药,但……不敢抱希望,我有可能回不来。”钟楚客道:“若我真回不来,你就把大傻带到剑岛去找李千秋,让他多收一个徒弟。”

    说到这里,钟楚客无比不甘道:“唉,铁定的天下第一啊,真不甘心便宜了那个蠢货。”

    在钟楚客大宗师眼中,李千秋就是一个蠢货。

    接着,钟楚客递过来一个本子,道:“该如何教大傻练武,里面写得清清楚楚,如果我回不来,你就交给李千秋。”

    这是……托孤吗?不要啊!

    沈浪道:“我会竭尽力,想办法救雪隐大宗师。”

    钟楚客和蔼一笑,却充满绝望。

    浮屠山的毒,是解不了的,除非对方给解药。

    沈浪很厉害,但是也治不好雪隐的毒。

    “她的脖子以上仿佛已经冻住了,无法动弹。接下来的时间,接下来这种症状会不断蔓延,一直到脚底,最后整个人都仿佛冻住。”钟楚客道:“所以到时候的她,生活就不能自理,可是她又很爱干净,麻烦你找一个姑娘一起照顾她的生活。”

    “是。”沈浪道。

    钟楚客道:“过去的时间内,她一直都在疏散隔离感染天花的羌国人,一直都在拯救万民,每天都在呕心沥血,最后这几天,让她好好休息,不要再忙碌,不要再奉献了。”

    “是!”沈浪道。

    钟楚客道:“如果她死的时候,我还没有回来,让她死得尊严一些,美丽一些。”

    “是。”沈浪道。

    “多谢。”

    钟楚客飘然离去,朝着西北方向狂奔,朝着浮屠山狂奔。

    尽管希望渺茫,但是他还是会竭尽力。

    “师姐,不必等我回来,但还是要心存希望,万一能活下去呢?”

    而此时,神女雪隐已经沐浴更衣完毕。

    空气中的香气,更加清新淡雅。

    她走到隔壁房间的床上躺了下来,闭目休息。

    此时她双手双腿还能动作,生活还可以自理。

    “沈浪,我有一些困倦,就先睡觉了。”

    沈浪不由得一愕,他这算是和神仙姑姑同居了?

    您,您这么相信我的人品吗?

    “神仙姑姑,阿鲁娜娜公主得了天花,但是她得的是温和型的天花,凭借她的体质,一定会活下来的。”

    ………………

    次日沈浪再一次进入王宫,见到了大傻。

    他足足瘦了十几斤了。

    “二傻,我媳妇打过你,求求你救救他。”

    大傻就要跪下来。

    沈浪赶紧拦住。

    但是根本拦不住,直接被他强大的力量带得摔倒在地。

    日你大爷,跪什么跪?

    幸好昨天晚上闻着神女雪隐的香气我睡得美妙,否则缺觉的我,早就暴怒了。

    沈浪爬起来,揉了揉受痛的膝盖。

    和神仙谷谷住在一个房子内,他觉得整个心境都美好宁静了,也不爱生气了。

    大傻一直坚信,二傻肯定会救他媳妇的。

    结果好几天过去了,二傻还没有来救,于是他急了,所以来拦住沈浪,求他救自己的媳妇。

    沈浪道:“大傻,你相信我吗?”

    大傻拼命点头,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的就是二傻。

    沈浪道:“你媳妇他会好的。”

    大傻道:“可是她现在很不好,身体很烫,还乱说话。”

    那是天花病毒发作到了巅峰,发高烧,神智都有些不清了。

    不过凭借你大傻的智商,是怎么判断她说的是清醒话,还是胡话呢?

    大傻道:“媳妇竟然说她喜欢我,这不是胡话又是什么?”

    呃!

    沈浪无言以对,觉得大傻说得好有道理,又非常没有道理。

    女人的情情爱爱,又哪里说得清楚了。

    女人越独特,爱情观越奇怪。

    沈浪道:“大傻,你想要救你媳妇对吗?”

    大傻拼命点头道:“媳妇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这么痴情?

    沈浪道:“大傻,那你就去把她的衣服扒光。”

    大傻点头,也没觉得沈浪说的有什么不对,反正二傻又聪明,对我又好,他说的肯定都是对的。

    沈浪继续道:“然后,你用烧滚开后,又凉下来的温水清洗她的身,每一寸都要干干净净明白吗?”

    大傻拼命点头,他脑子就算再笨,也会一字一句记得清清楚楚,然后如同戒律圣规一般执行。

    沈浪道:“洗干净后,给她换上绝对干净的衣衫,每天一次。我在给你几包药,你让黄凤熬煮,一天三次给她喝下,保证几天后还给你一个活奔乱跳的媳妇。”

    大傻狂点头道:“好,好。”

    沈浪忽然问道:“大傻,万一你媳妇以后脸上有麻子,你会嫌弃她吗?”

    “啊……”大傻惊愕。

    嫌弃?

    还有这个词吗?什么是嫌弃啊?

    曾经大傻的“父亲”和后母,还有弟弟都嫌弃他。

    或者说,除了沈浪之外,所有人都嫌弃她。

    但是在大傻的字典里面,没有嫌弃这个词。

    媳妇不是一辈子就一个的吗?

    怎么还会有嫌弃呢?

    沈浪顿时觉得大傻好牛逼,觉得自己好人渣。

    “去吧。”沈浪道。

    大傻拿着中药包,兴冲冲回到隔离房去。

    ………………

    阿鲁娜娜一会儿见不到大傻顿时怒了,叱责道:“你到哪里去了,消失了这么久?”

    仅仅一刻钟好不好?

    现在娜娜公主处于最痛苦,最惶恐的时候,一定要大傻时时刻刻在边上,她才有一点点安感。

    大傻进来之后,直接开始扒阿鲁娜娜公主的衣衫。

    黄凤一愕?

    大傻,你跟主人说了一会儿话,回来就扒鲁鲁公主的衣衫?

    你这学坏也太快了吧。

    主人真是一个毒人啊,连大傻这样的纯洁人都被污染了,那十三怎么办?

    阿鲁娜娜公主一惊,一愕道:“大傻?你干什么?现在?在这里?”

    大傻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他更牛逼,二话不说就把她媳妇给扒光了。

    然后,找来最柔软的毛巾,用煮开过的温水,一点一点擦拭媳妇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此时,应该是阿鲁娜娜最丑的时候。

    因为身上占满了天花水痘。

    而且因为发烧,浑身通红。

    但是在大傻眼中,她的身体却仿佛珍宝一般,每一寸他都小心翼翼。

    黄凤好感动,见到这一幕她的爱意泛滥。

    “沈郎,我好想你啊。”

    紧接着,她赶紧摇头。

    不能叫沈郎,否则别人还以为她喊的是人渣沈浪呢?

    十三郎,我好想你啊。

    而阿鲁娜娜眼泪滚滚而出,一直望着大傻的脸。

    擦拭完娜娜公主的身后,大傻又给她换上了完赶紧的衣衫。

    接着,换了一条湿毛巾,放在媳妇的额头上。

    接着开始熬煮中药。

    “媳妇,二傻说了,几天之后你就好。”

    “二傻很厉害的,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大傻一边熬煮药汁,一边兴奋道。

    他现在是心里有底了。

    二傻说媳妇没事,就一定没事。

    而阿鲁娜娜公主盯着大傻的身影:“这个世界,我只相信你,还有师傅。”

    这话是真的。

    娜娜知道,师傅现在肯定是去救助万民去了。

    每一次不管羌国,还是越国,还是沙蛮族有大灾大难的时候,师傅一定会赶到场,救助万民。

    关键每次还要带阿鲁娜娜一起去,让她好不耐烦啊。

    现在她终于懂得师傅的苦心,也懂得生命可贵了。

    娜娜公主得了天花之后,父亲没有来看过他,母亲也没有,所有兄弟都没有来看过他。

    部避之如同蛇蝎。

    她就仿佛被人彻底遗忘了一般。

    只有大傻,时时刻刻陪伴在她的身边,保护他。

    哦,还有黄凤。

    当然,她不太重要。

    此时,神女雪隐就站在外面,但是没有进来。

    她的目光充满了祝福。

    然后,她飘然而去,继续拯救万民。

    ………………

    羌王痊愈的速度飞快,比沈浪想象中的还要快。

    这身体素质,真是牛。

    不过,羌王完将功劳放在沈浪的头上。

    神医啊,太了不起了啊。

    少年可畏啊。

    羌王痊愈得是很快,但是外面无数的羌国民众,却一天天死去。

    每天死去的人越来越多。

    天花疫情愈演愈烈。

    终于羌王答应,帮忙沈浪盖一座大庙。

    这个庙不能立招牌,也不能放孔子等圣人的雕像,就只能作为沈浪给羌民种天花疫苗之用。

    沈浪答应了!

    于是羌王派出了五千人,用两天的时间,就把一个大庙盖好了。

    足足五六百平方米大小。

    有人或许会说,什么庙啊?建这么快?难道羌国也是一个隐藏的基建狂魔吗?

    啥基建狂魔啊?

    这个所谓的大庙,就是一个大型帐篷。

    用大量的木头盖了一个骨架,然后在外面蒙上一层厚厚的油布。

    所谓的圣庙,就算是盖完了第一步。

    接下来,沈浪就要想办法挂上招牌,并且把孔子的雕像请进来了。

    次日,天道会大批的马车来了。

    运来了上千面镜子,送给羌王。

    羌王大喜,这上千面镜子简直就是一笔天大的财富啊,不过他可舍不得卖,部放在藏宝库里面了,等着给人显摆。

    顺便天道会还运来了一根巨大的铁棒,还有无数的铜丝,铁丝。

    夜里,沈浪让金氏武士动手连夜赶工,改造这个所谓的圣庙。

    ………………

    接下来几天。

    神女雪隐,依旧每天都出去救助万民。

    她不会治疗天花。

    但是,她可以把没有感染的民众和已经被感染的民众彻底分割开来。

    这样就尽量减少传染概率。

    羌太子阿鲁太本来是要对感染天花的民众大开杀戒,她依旧用她的身份和名望阻止了。

    羌王狂热地迷恋她,所以对她的很多要求,都无法拒绝。

    神女雪隐,在羌国无数民众的眼中。

    已经就是一个圣女,

    当然,不仅仅是羌国,还有雪山周围所有区域,包括越国,楚国。

    只要有大灾大难,她一定会赶到场。

    还有那个完不耐烦的阿鲁娜娜公主,雪隐想要借机洗去娜娜公主内心的杀戮,让她知道生命可贵。

    而这一次的天花危机,神女雪隐虽然不能救治,但是却从屠刀之下救下了无数人的性命。

    而且每一天都有无数人因她活命。

    而且,她只救最低贱可怜的老百姓。

    不是她歧视贵族,武士,权贵,而是这些最低贱的老百姓更需要她。

    如今的她,在无数羌国民众中,可谓是万家生佛。

    死神降临的时候。

    天神在哪里?雪山神庙在哪里?

    都没有!

    只有神女雪隐,和我们在一起。

    奔波整整一天之后,每天晚上很晚,她都会回到沈浪的房间。

    然后,沐浴更衣。

    她太喜欢干净了,但是每天又很最肮脏的羌国百姓呆在一起。

    沐浴之后,她睡在隔壁房间内,也不必关门,还和沈浪交谈。

    言语温柔,仿佛春风细水。

    ……………………

    大庙建成了!

    很快沈浪就会将他变成圣庙。

    接下来,就是沈浪上演拯救万民的奇迹了。

    他沈浪就要成为整个羌国的救世主。

    明日,他的救世主行动就要开始了。

    不过,他也快要离开羌国了。

    这里的任务,很快就要完成。

    上演一场奇迹。

    一场神迹。

    一场大杀戮之后。

    沈浪就要回到越国的国都,向国君交差。

    最多十几天,他就要走了。

    ………………

    此时,神女雪隐在内间沐浴。

    沈浪在外面看书。

    但是,钟楚客离开的时候说过,神女雪隐就剩下十天的生命了。

    如今,已经是第六天,还剩下四天了。

    沈浪已经想尽了所有的法子,也检查过无数次。

    找不到雪隐的病因。

    找不到是她中了什么毒。

    甚至,沈浪完看不出她中毒。

    所以,自然也没法子救她。

    他心急如焚。

    距离她的死期,只有四天了?

    难道任由这样天使一般的女子死去?

    不,绝对不!

    沈浪绞尽脑汁,在智脑里面翻阅所有的资料。

    他一定要想办法拯救雪隐。

    而且最近神女雪隐,有些发烧。

    沈浪依旧找不到原因。

    里面传来水声,是神女在沐浴。

    这是她一天最幸福的时光了。

    “神仙姑姑,你为何每一日都在奔波,每一日都在救助万民,是因为心中慈悲吗?”沈浪忍不住问道。

    其实,沈浪不大相信天生的圣人。

    雪隐道:“不是。”

    沈浪道:“那是为什么?”

    雪隐道:“为了恕罪,为了积德。”

    沈浪道:“钟楚客大宗师临走的时候说过,那不是你的罪过。”

    雪隐道:“心魔无解的,陛下的灾难,就是我的罪过。”

    这话,就让人有些听不大懂了。

    沈浪道:“那姑姑是为谁积德?”

    雪隐道:“我不知道,我希望那个人存在,但是我心中却知道,他可能不存在。”

    这话好复杂,更加让人听不懂。

    沈浪沉默了一会儿道:“神仙姑姑,钟楚客大宗师说,您只有四天性命了。”

    神女雪隐道:“应该是的。”

    顿时,沈浪陷入了沉静。

    忽然!

    空气中的香味,瞬间浓烈了许多。

    比上次还要浓烈。

    就仿佛最醇的酒一般。

    然后,里面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声音。

    沈浪猛地站起道:“姑姑,是你又发作了吗?”

    神女雪隐道:“嗯。”

    沈浪颤抖道:“这次发作,两双手都会被冻住对吗?”

    神女雪隐道:“嗯,这样就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了。”

    沈浪道:“我去叫那个姑娘过来。”

    因为现在神女雪隐在沐浴,仙女一般的躯体上什么都没有穿。

    而且她已经发作了,双手失去了动弹的能力。

    已经没有办法自己穿衣衫了。

    她浑身不着寸缕,只有女人才可以进去为她穿衣,将她抱出。

    里面的神女雪隐道:“不用了,沈浪你进来,帮我身体擦拭干净,然后穿好衣衫,将我抱到床上,挨过这一劫。”

    沈浪道:“可是,您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啊,男女有别。”

    神女雪隐道:“不要紧,你是一个好孩子。”

    沈浪道:“可是,我心中有邪念。”

    雪隐道:“有邪念,你也是一个好孩子,进来吧,我的身体你看到也就看到了,不要紧的。”

    空气中的芳香,更加浓烈。

    沈浪拿起干净的毛巾和丝绸衣衫,走进了浴室。

    神女雪隐,在浴桶里面。

    香气已经如同烈酒。

    水下香躯,若隐若现。

    然后,雪隐强忍着痛楚,站起身躯,颤抖道:“好孩子,为我擦拭身体,换上衣服,然后抱我回床上吧。”

    顿时,一具仙女一般的躯体,展现在沈浪面前。

    而就在此时!

    “砰砰砰砰……”

    十几个超级武道强者,猛地撞破了墙壁,冲进房子内。

    他们部是光头。

    雪山神庙的超级僧人高手。

    来人哈哈大笑,疯狂厉声道。

    “整个羌国,就只能有一个神庙,那就是雪山神庙。”

    “来自越国的沈浪,你竟然想要在羌国建立圣庙,竟敢和我们争抢羌国万民的信仰,那就是找死。”

    “苦海大祭师让我们过来,将你碎尸万段!”

    “雪隐神女,你又毒发了是吗?又无法动弹了是吗?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诸位佛兄,冲进去将沈浪碎尸万段,然后大饱眼福,仔细看神女雪隐的仙躯,那可是不着寸缕啊。”

    “这是倾国倾城的天下仙子,看一眼这辈子就值了,甚至下辈子也值了。”

    “看完之后,将她送到雪山神庙,让苦海大师享用,这样的仙子美人,只有苦海大祭师才配享用啊,哈哈哈哈哈!”

    十几个武功极强的僧人,疯狂地朝着雪隐沐浴的房间冲来!

    为了看神女雪隐的躯体,他们都疯魔了。

    神女雪隐重新坐回到白雾蒙蒙水中,将脖子一下的娇躯部隐藏起来隐藏,朝沈浪柔声道:“好孩子,那袍子盖上,然后来到浴桶内和我呆在一起。”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近两万字。这个月才十天,我总共写了十九万字。整个网站大概没什么人比我多了!兄弟们,我真的太需要你们的支持了,但是却无法用言语表达,感恩涕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