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沈浪神女情迷!最后时刻!爆发(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1587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沈浪也不矫情了,直接进入浴桶里面。

    顿时间香气更加浓烈了。

    沈浪就好像一只老鼠,掉进了酒桶里面,

    一定要大醉三天三夜了。

    不过,他找了一个袍子将神女雪隐的身包裹起来。

    神仙姑姑的身体,可不能被别的人看到。

    不过这浴桶那么小,沈浪这一进来,难免和她挤在一起。

    原来软玉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啊。

    比玉还要光滑。

    比雪花还要柔软。

    轻轻触碰一下,就仿佛吃了人参果一样,回味无穷。

    所以说人完是精神动物。

    在强烈的精神气场下,任何感觉都能无限放大。

    “砰砰砰砰……”

    瞬间,那十几个雪山神庙的僧人冲了进来。

    而且是直接将房间墙壁撞碎了。

    面对着雪隐,包围得严严实实。

    “哟,都说神女雪隐冰清玉洁,看来完是假的。”

    “神女阁下,你竟然包养了这个小白脸?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他长得是真不错,但绝对是一个银样镴枪头,能够满足的了你吗?你看着二十来岁,但完是如狼似虎,坐地吸土的年纪吧,他区区一个小白脸能够满足你吗?”

    “是啊,是啊,这个小白脸满足不了你的,不如让佛爷们来满足你,我们每一个都凶猛无比,修炼欢/喜/禅高手啊,绝对能够满足神女的,哈哈哈哈。”

    “既然都公开养小白脸了,还害臊什么啊,竟然还用袍子裹住身体。佛爷们好不容易下山一趟,你总不能让咱们白来吧,就算不能在你身上打哆嗦,也得让佛爷们看看你的身体吧。”

    “神女,您的洗澡水是不是有些凉了,我给您加两泡?”

    对于雪山神庙的这些僧人,沈浪早有耳闻,凶残好色。

    但真见到了还是叹为观止,还真是下流到极致。

    为首一个和尚发现雪隐双手完无法动弹,不由得大喜道:“神女已经毒发了,她已经动弹不得了,便宜佛爷们了。”

    而此时,院子外面几十名武士就要冲过来。

    越国使团武士完是装死当作什么都听不见,但金氏家族和天道会的武士却勇敢冲出。

    哪怕他们面对雪山神庙的高手是以卵击石,也要冲上来一战。

    “退下。”沈浪大声下令道。

    这些雪山神庙的僧人,武功是相当之高的。

    金氏家族和天道会的这几十名武士冲上来也是白白送死。

    这十几恶僧发现神女雪隐已经无法动弹了,顿时狂喜。

    此时的雪隐可不仅仅是双手无法动弹,而且还是毒发。

    上一次毒发的时候,沈浪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简直你宁焱肾结石发作的时候还要痛苦出多倍,简直是凡人无法承受的。

    “抱紧我,中间不要有空隙,用我的手捂住你的耳朵。”

    神女雪隐道。

    沈浪一颤,为什么要这样啊。

    不过他完照办。

    举起雪隐的双手,两根玉指堵住他的耳朵。

    然后,沈浪出双手搂住神女的雪腰抱紧,让两个人的身体之间没有一点点空袭。

    刹那间,仿佛拥抱了整座美妙的雪山。

    沈浪发现了,她的身体一半是滚烫的,远超常人的温度。

    而一般是彻底冰凉,仿佛冻住了一般。

    整个仙子躯都在激烈的颤抖,频率非常高的颤抖。

    “这娘们两双手都动弹不得了,便宜咱们了,爽个痛快吧。”

    十几双恶手抓过来,要扯掉神女雪隐身上的袍子。

    另外几只手更无耻,直接就要朝她水下的娇躯要害抓来。

    还有两人,直接就要掏出家伙,对着浴桶撒尿。

    神女雪隐腰部以上几乎都无法动弹了,更加无法施展武功。

    她的身体颤抖到了极致。

    十几个恶僧的手,就要扯掉她身上的袍子。

    就要仙躯乍泄!

    十万火急!

    忽然……

    “啊!”

    神女雪隐猛地发出了无比可怕的高频嘶吼。

    这声音其实不大,但是却非常高。

    瞬间,一股无比强大的声波,猛地迸发而出。

    用内力制造的超声波。

    金庸大师里面有狮子吼。

    那她是什么吼呢?

    海豚啸?

    瞬间……

    那十几个恶僧猛地发出一阵惨呼。

    部耳孔出血。

    直接就聋了。

    而且超声波攻击可不仅仅是对耳朵,还有整个大脑。

    超高的声波会让脑子功能陷入短暂的瘫痪,造成强烈的脑损伤,只觉得头痛欲裂,根本就站不住。

    所以这十几个恶僧痛苦地蹲下来,抱住脑袋,拼命惨叫。

    幸亏这些恶僧都是面对雪隐,所以都在她的怒啸声波杀伤范围之内。

    而沈浪则在雪隐后面,否则哪怕堵住耳朵,也一定会受伤。

    以他的小体格,根本扛不住雪隐的声波攻击,直接就嗝屁毙命了。

    然而……

    发出声波攻击之后,神女雪隐也到了极致,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她想要跟沈浪说一句话,但是却半句都讲不出。

    她想要告诉沈浪,立刻抓紧机会,去将这禽兽部杀死。

    但沈浪根本不需要她吩咐,直接拔出匕首跳了出去。

    “噗刺,噗刺,噗刺……”

    趁着这些恶僧人脑子处于瘫痪的时候,直接对准他们的后心一人一匕首,几乎杀得干干净净。

    但是……

    在杀最后一个僧人首领的时候。

    他忽然猛地睁开眼睛,砂锅一般大的拳头,猛地朝沈浪砸过来。

    他武功最高,所以最快恢复过来了。

    这要是被砸中了,沈浪绝对毙命,而且以他的渣渣武功,根本就挡不住。

    “砰!”

    一声巨响!

    下一秒钟。

    一块尖尖的木屑,瞬间刺穿了这个僧人头领的脑袋,直接毙命。

    浴桶炸了。

    尽管双手不能动,但雪隐还是用腿救了沈浪的性命,玉足猛地踢碎了浴桶,让木屑变成无数的子弹,将那个僧人头领刺得千疮百孔。

    然后下一秒钟,她直接瘫倒在地。

    整个身体痛苦地抽搐,嘴里鲜血不断涌出。

    毒发的时候,她是不能进行任何攻击的。

    但是刚才,她又是超声波攻击,又是炸裂了浴桶杀死那个僧人首领救了沈浪。

    沈浪赶紧抱起雪隐的仙躯,飞快回到床上。

    将她身上湿漉漉的袍子解下来,柔软的干毛巾,擦干她的身体。

    然后,盖上柔软的鹅绒被子。

    擦拭她嘴角的鲜血。

    空气中的香气越来越浓烈,让沈浪真的要醉倒了。

    这里不是形容词,而是真的要喝酒醉倒的那种。

    她每一次毒发的时候,香气就会尤为浓烈。

    她的身体发出高频率的激颤,完抑制不住。

    这种痛苦,完超过了人类忍受极限。

    “主人。”外面十三喊道。

    沈浪道:“去收拾一下里面,把所有的尸体部剁碎了,喂秃鹫。”

    “是。”十三道。

    沈浪道:“再烧一桶水,放在那里。”

    然后几十名武士进去,把雪山圣庙的十几个恶僧尸体拖了出去。

    沈浪见到痛苦极致的雪隐,再也忍不住,直接进入被窝里面,抱住她的仙躯。

    虽然不能减轻她的痛苦,但起码能够让她感受到一丝温暖。

    整整半个多时辰后。

    一切结束了。

    雪隐长长呼了一口香气。

    “谢谢你。”

    沈浪摇头。

    雪隐道:“又要麻烦你了。”

    沈浪道:“没事。”

    然后,他抱起雪隐,再一次将她放在浴桶之内。

    每一次发作后,她都要沐浴的。

    沐浴完毕,穿上了干净的衣衫,

    沈浪给她梳理头发。

    “姑姑,你武功也太高了,完超乎我的想象。”

    确实太牛了啊。

    双手无法动弹,直接用超声波啸声瞬间击倒十几名高手。

    “你不应该叫雪隐,应该叫海豚公主。”沈浪笑道。

    然后,又摇了摇头。

    不行,不能叫这个外号,因为已经有人被称这个外号。

    但两人颜值气质差别有点大。

    雪隐道:“武功这东西,每人精通一门,没有高低之分。要说厉害,大傻和仇妖儿才厉害,一力降十会,那才是王道,我们这些都是歪门邪道。”

    沈浪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女子称自己歪门邪道的。

    仇妖儿那么厉害吗?

    剑王李千秋这么夸她,现在神女雪隐也这么夸她。

    这样厉害的女人,竟然睡过我,真是与有荣焉。

    而且还怀了我的孩子。

    不过,仿佛一切都和沈浪无关。

    仇妖儿的世界不需要男人,也不需要沈浪,她大概就差自我繁殖这个功能了。

    “好了,睡吧!”雪隐道。

    之前雪隐沐浴的房间,不是单独的沐浴间,而是沈浪的卧房。

    现在那里一塌糊涂,没法睡了。

    沈浪就要去外面找房间睡。

    雪隐道:“就在床上睡好了,要什么紧?”

    沈浪摇头道:“不行,我有邪念。”

    雪隐道:“那也无妨,我都是要死的人了,最后时光由你陪伴也是缘分。”

    沈浪想想也是,就在床上躺了下来,两人盖着不同的被子。

    尽管在同一张床上,但沈浪没有去碰神女一根手指头。

    但是……

    一刻钟后,沈浪还是下床了。

    在地上打了地铺。

    不行,邪念太重,完压制不住。

    唉!

    我是人渣,我是人渣。

    一只人渣,两只人渣,三只人渣。

    沈浪数到一百只了,还是睡不着。

    之前不会这样的,之前他睡眠很好的。不管有再重的心思,闭上眼睛不超过五分钟就能睡着。

    而现在,竟然辗转难眠,仿佛打昏自己都睡不着。

    雪隐道:“睡不着吗?”

    沈浪道:“嗯。”

    雪隐道:“那你把耳朵凑过来。”

    沈浪把耳朵凑了过去。

    不小心还蹭了神女的雪唇,芳香荡漾。

    然后,雪隐在他耳边念了一道经文。

    顿时,沈浪感觉到一股疲倦袭来,直接睡着过去。

    睡着之前,他说了一句。

    “姑姑,你又发烧了啊!”

    最近几天,她频频发烧,难道这种剧毒还会引来发烧吗?

    …………

    次日!

    沈浪醒来的时候,神女雪隐已经走了。

    当然,不是那种走了。

    而是再出去拯救万民了。

    神仙姑姑,你实在太拼了啊。

    但是用她自己的说法。

    她是在恕罪。

    也是在积德,为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积德。

    她双手都无法动弹,是自己刷牙洗脸的。

    而且她不仅仅自己刷牙洗脸,还给沈浪挤好了牙膏。

    没错,牙膏,又是浪爷的发明。

    雪隐超级爱。

    ………………

    今天,沈浪新建的圣庙就要开门接客了。

    可以说是万众瞩目。

    因为这关系到他能不能成为羌国万民的救世主。

    如果沈浪成功了,就能够帮助羌国万民永久抵御天花。

    从此之后,羌国就不再受这个死神威胁。

    第一批试验者,就是从越国抓来的上千名奴隶。

    沈浪的几十名武士把守圣庙,每一批进来十个人,而且部蒙住眼睛。

    沈浪挨个为他们种上牛痘。

    往手臂种入牛痘,几乎是唯一防御天花的办法。

    整个地球几乎就是靠这个办法,彻底灭绝天花疫情的。

    你们问牛痘疫苗哪里来?

    简直不要太多啊,羌国别的或许缺,但永远不缺牛,更不缺感染了天花出痘的牛。

    种植完牛痘之后。

    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牛痘天花病毒在人体内爆发。

    当然这次爆发会非常轻微。

    因为牛痘病毒对人的致病力非常弱,接下来几天后,仅仅会有一点点发烧,然后大腿上出现一写丘疹,十来天后就会脱落彻底痊愈。

    从此以后,这个人体内就获得了永远的天花抗体,再也不会感染天花了。

    中国古代在宋真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种痘术,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还是有一定危险系数。

    而此时沈浪经过了几次改造,使得牛痘病毒已经非常微弱了。

    上千个越国难民种了牛痘疫苗后,就静静在大庙里面等待。

    五六百平方米的大庙里面,挤了上千人,那真是不堪啊,臭气轰轰的。

    但是这一千人又要管理,绝对不能乱排泄,还要分水分食物。

    而且在恐惧之下,特别容易出乱子,仿佛一个火药桶,点火就要炸。

    沈浪是一点都不耐烦做这种事情的。

    但是雪隐把所有的事情都接管了过去。

    她每天都呆在这臭烘烘的大庙里面,管理这一千多个奴隶。

    也真是神了。

    仅仅她一个人,就把所有人管理得井井有条。

    她在一千个奴隶中挑选出了一百个小队长,十个大队长,一个首领。

    本来处于恐惧中的试验者,见到她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会立刻安静下来。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圣旨一样。

    整个大庙内非常臭,但是她身上的香味,却仿佛能够盖住所有的臭味,让整个大庙内时时刻刻都有一缕芳香。

    神女不管在哪里,都是神女。

    白莲花开在雪山之巅是美丽圣洁的,但是开在黑暗沼泽中,也同样是美丽圣洁的。

    甚至一看到她的身影,闻到她的香气,就会立刻安静下来,心中充满希望。

    这几天时间,大庙之内的这一千个试验者无所事事。

    那就交给他们一个差事。

    制作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圣庙。

    然后,再用木头雕出几个雕像。

    比如孔丘啊,比如周公啊。

    总之,把几个圣人雕像部雕出来。

    上千人一起干活。

    仅仅三天时间,就把圣庙牌匾,还有圣人雕像开凿出来了。

    你说雕得好不好?

    像不像?

    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比不上越国圣庙里面的那么气宇轩昂,但这里毕竟是羌国。

    条件简陋,有就不错了,稍稍克服一下吧。

    ………………

    晚上雪隐依旧回去沐浴更衣。

    但,已经不睡觉了。

    几天几夜不睡觉。

    她说反正就剩下四天性命了,就不要浪费在睡觉上了。

    而剩下这最后的四天,沈浪每一天都在绞尽脑汁。

    甚至把所有事情都抛在一边。

    专心攻克雪隐体内的奇毒。

    但是依旧毫无所获,甚至连她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

    钟楚客大宗师依旧没有回来,沈浪害怕他再也回不来了。

    最后一天来了!

    按照神雪隐的计算,今日就是她的最后时光了。

    她要死了!

    最后一次毒发之后,她身都会被冻住一般,完无法动弹。

    然后,渐渐彻底死去。

    听上去有些像是渐冻人。

    但实际上是不一样的。

    神女雪隐不会肌肉萎缩,就是整个娇躯仿佛被冻住一般。

    仿佛成为玉石雕像。

    而且每一次毒发的时候,香气逼人。

    在这最后的时光,沈浪几乎要疯魔了。

    不行,我一定要救雪隐。

    一定要救!

    她是人世间的精灵。

    她是圣洁无暇的神女。

    哪怕她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赎罪,为了积德。

    但是沈浪却不知道,她哪里有罪?

    如果无法将她救回来,那会成为沈浪的一辈子的心魔。

    这样的人间精灵如果都救不回来。

    那他所谓的神医,还有什么意义?

    神女姑姑,我一定要救你,一定要救你。

    但是,他依旧毫无头绪。

    最后的时光都要来了,他依旧毫无头绪。

    根本不知道雪隐中的是什么毒?

    我怎么如此没用?

    沈浪,你就是一个废物,废物,废物。

    神女雪隐躺在床上,等着最后时光的到来,等待最后一次剧毒发作。

    然后,死去!

    与此同时!

    圣庙之内!

    上千越国奴隶才哭泣。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今日圣女没有来。

    这就是最坏的消息。

    他们也知道,圣女腰部以上是无法动弹的。

    她已经时日不多了。

    忽然,有一个越国难民道:“我们还在等什么,我们一定要为圣女做些什么?”

    然后,几百个人抬出了一根最好的木头。

    这块木头质地雪白,而且没有疤痕。

    几百个难民一边流泪,一边飞快雕琢。

    他们不知道孔圣人是谁?

    他们也不知道周公是谁?

    所以,雕琢这些人像的时候,他们很认真,却无法投入灵魂,也无法投入满腔的爱意和仰慕。

    但是给神女雪隐雕琢的时候,却投入了自己所有的情感。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

    神女雪隐的雕像完成了。

    真的很好!

    尤其那双眼睛,纯洁,温柔,充满了无限的怜悯。

    这幅雕像,她的面孔是朦胧的,甚至身材也是朦胧的。

    但是……

    却无比神似。

    充满了灵魂和圣洁。

    就仿佛随时要飞天而去。

    这才是最好的艺术品。

    “立起来,立起来,把圣女的雕像立起来。”

    然后,上千个越国难民,把所有雕好的人像部立起来,神女雪隐的雕像在中间。

    “牌匾挂起来,挂起来!”

    然后,几十个人动手,把圣庙的牌匾挂了上去。

    在有些人眼中,这圣庙是孔丘等人的圣庙。

    而在无数难民,无数恐惧的羌民眼中,这圣庙是圣女庙。

    还没有等到沈浪的命令。

    圣庙的雕像就被树立起来了,圣庙的牌匾就被挂起来了。

    顿时羌王震惊。

    整个羌国王族震惊。

    无数人震惊。

    羌国只能有一个信仰,那就是天神。

    羌国只能有一个雪山神庙,怎么可有有第二个圣庙?

    ………………

    房间内。

    神女雪隐在等待剧毒最后一次发作。

    沈浪依旧在绞尽脑汁,想办法救治。

    但,依旧没有头绪。

    他再也忍不住了,用力头脑袋砸墙壁。

    “啊……啊……啊……”

    “沈浪,你这个废物,你这个废物。”

    “你连姑姑都治不好,你就是彻底的废物,要你何用?”

    他不仅开始撞头,而且开始扇自己耳光。

    “停下来。”雪隐柔声道:“好孩子,你过来。”

    她的声音,时时刻刻都有让人安静下来的力量。

    沈浪走了过去,忍不住投入她的怀中。

    “姑姑,我应该能够治好你的。”

    “我沈浪本应该无所不能的,为何治不好你啊?”

    而神女雪隐却没有什么恐惧,她无法用手抚慰沈浪,只能用目光安抚。

    “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又是这句话。

    “好孩子,我真的不怕死。”

    “不管是钟楚客师弟,还是我都本是该死之人,就是为了一个可能不存在的执念才活到今天,已经苟且偷生的二十年,死了没什么不好。”

    “正好可以和陛下团聚,也正好可以问问他,陛下你那么厉害,怎么忽然就死了。”

    “陛下死了,我们这群人就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

    “一颗大树倒下了,这棵树上的藤蔓,树上筑巢的鸟儿,还有属下的小草小花,都纷纷失去了遮蔽,部都死了。”

    “你或许不知,陛下的死去,不仅仅代表一个国家的覆灭,还代表着一个时代,一个希望的彻底破灭。”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女雪隐的眼泪涌了出来,第一次有了哭泣。

    原来,神仙姑姑也会哭的吗?

    泪水一颗颗滑落,流在沈浪的头发上。

    “沈浪你可知道吗?姑姑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一个男人,他长得和你一点都不像,但是性格有点像的,都是那种看起来很坏,实际上却很好的人。”

    “你说你有邪念,姑姑听了很高兴的。你也是一个精灵般的男子,你这样的小男孩对我有邪念,我心理是得意的,至少我还显得年轻。”

    “姑姑就快要死了,没有想到最后时刻陪伴我的人竟然是你。”

    “孩子,你不管想要做什么事情?不管有什么邪念,都可以的。”

    “这不是什么奖赏,而是留下一个念想,免得姑姑走得太无声无息。”

    “你这样一个好孩子,我看着也很喜欢。”

    “在临死之前,你对我邪念,反而对我是一种奖赏,不是吗?”

    “吻我吧,孩子,奖赏我吧!”

    神女雪隐无比温柔道。

    她身上的香味,变得无比浓烈,仿佛成为了最美的酒。

    沈浪捧着她精致绝伦的脸蛋,真的仿佛粉妆玉琢的一般,天下再也没有这么精致的面孔了吧?

    虽然已经定格在某个瞬间。

    仿佛冻住了,无比冰凉。

    但,却依旧柔软。

    沈浪小心翼翼地吻了上去。

    然后!

    空气中的香味,猛地变得更加浓烈。

    让沈浪几乎要昏眩过去。

    神女雪隐,最后的剧毒发作了!

    最后时刻来临了。

    与此同时!

    周围的空气,仿佛猛地变得压抑肃杀。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羌国第一高手。

    顶级强者。

    羌国信仰领袖。

    雪山神庙大祭师,苦海头陀,缓缓走进院子。

    黄凤的老师雪山老妖都败在他的手下。

    他脚步所走之处,地面碎裂。

    他身边所过之处,道路两边小草和树叶,纷纷折断碎裂。

    而此时,沈浪和雪隐神女拥吻。

    她的最后剧毒彻底发作,从头到脚,彻底成为冻人。完失去了任何动弹能力,包括眼神和说话。

    “神女雪隐,你杀我十几僧人,苦海前来讨回公道!”

    此话一处,杀气冲天!

    ………………

    注:第一更送上,颈椎又疼痛难忍,我去推拿一个小时,然后立刻回来写第二更。兄弟们求月票求支持,糕点的喉咙都要喊哑了呀,呜呜!

    谢谢醉夕阳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