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救活雪隐!沈浪屠杀千人!神迹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59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阿鲁娜娜公主的天花已经痊愈了。

    不过脸上留下了痘印,看上去仿佛麻子一样。

    她自己对着镜子仔仔细细数过了,九十三颗。

    见鬼的九十三颗。

    但也幸好是93颗,而不是930颗,否则就更加可怕了。

    她没有住在王宫之内,而是单独住在外面的房子。

    而且痊愈之后,她也没有去看过她的父亲母亲。

    得天花的这段时间,她对家人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从今以后,只有大傻是她的家人了。

    这在羌国也是很正常的。

    女子嫁人之后,一切都随了男人,甚至和娘家也没有太大关系了。

    此时,大傻走了进来,甚至在外面听到他的脚步声,阿鲁娜娜心就安了。

    “媳妇,二傻让我过来和你告别,什么是告别啊?”

    “告别?”

    阿鲁娜娜公主猛地跳起来,道:“你要走?那不行,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你要留在我身边,一步也不能离开。”

    大傻摇头道:“不行不行,我先要跟着二傻,等师傅回来后,我还要跟着师傅呢?”

    阿鲁娜娜道:“那我呢?那我呢?”

    大傻道:“你是我媳妇啊?”

    阿鲁娜娜道:“对啊,我是你媳妇,你应该和我在一起啊。”

    “啊!”大傻不知所措。

    阿鲁娜娜道:“我和二傻之前,你选择哪个?”

    啊?

    还有这种选择的吗?大傻更不知所措。

    阿鲁娜娜捏着大傻的耳朵道:“说,我和二傻之间,你选择哪里?”

    大傻想了一会儿道:“现在吗?那我选择二傻。”

    阿鲁娜娜生气了,但完拿眼前这个傻子没有办法。

    大傻道:“媳妇,那我走了啊。”

    阿鲁娜娜公主道:“走?沈浪神经病啊,大晚上的,马上就要下大雨了,现在走?”

    大傻道:“今天晚上不走,今天晚上打仗。”

    阿鲁娜娜惊诧道:“打战,打什么战?”

    大傻道:“不知道打什么战,我走了!”

    然后他背起那根玄铁棍,朝着圣庙走去。

    阿鲁娜娜公主飞快冲入王宫之内。

    …………

    “砰!”

    一声巨响,阿鲁娜娜公主撞开了门。

    里面的几双眼睛顿时望过来。

    有她的父亲羌王阿鲁冈,还有他的兄长阿鲁太,还有羌国王后苏莫,还有一个她非常讨厌的男人,苏庸。

    从他们的脸色和目光都能看出,这群人在策划阴谋。

    苏莫,苏难的妹妹,准确说她算是副王后。

    羌王后名叫诺扎,也是一个羌国女人,是羌王的原配。同时她也是太子阿鲁太和阿鲁娜娜的亲生母亲。

    只不过在几年前她就已经离开羌王宫,出家隐居去了。

    所以,如今苏莫成为了王后。

    阿鲁娜娜道:“父王,谁要打圣庙?谁要打沈浪?”

    羌王阿鲁冈道:“不管你的事。”

    王后苏莫笑道:“是沈浪建造圣庙,冒犯了雪山神庙的信仰,所以苦海头陀要派僧兵摧毁圣庙。”

    羌国太子道:“阿妹,这种事情我们不好干涉的。”

    阿鲁娜娜公主道:“父王,沈浪对您有救命之恩。而且他拯救了无数的羌国人,让我们从此之后抵御天花死神的威胁,他对我们整个羌国都有大恩,您应该出兵帮助他。”

    羌王阿鲁冈寒声道:“鲁鲁,你给我记住,我们羌国人,只报仇,不报恩。”

    这一句话,道尽了羌国王族的心声。

    王后苏莫道:“鲁鲁,我们娘家那边也有一句话,叫作恩大成仇。如果一个人对你的恩情太大,你又无法报答,那他就只有去死了。”

    阿鲁娜娜悲愤道:“那我呢?我的丈夫大傻还在里面?”

    羌王寒声道:“谁说他是你的丈夫呢?”

    王后苏莫道:“鲁鲁,那是一个傻子,他根本配不上你的。我们已经为你找了一个丈夫,他是真正的英雄,你或许听过他的名字,三眼邪!”

    又是三眼邪。

    越国东西两个大盗,东边的苦头欢,西边的三眼邪。

    王后苏莫道:“这个三眼邪麾下几千大盗,武功绝顶,就连越国的天西都督也对他敬畏三分。他这样的大英雄,才能配得上我们鲁鲁公主。”

    阿鲁娜娜公主盯着这群人。

    他们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是冰冷的,每一个人的面孔都是残忍的。

    她仿佛看到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豺狼。

    二话不说,她直接转身离去。

    扛起肩上的青龙偃月刀,朝着圣庙走去。

    他要和丈夫并肩作战。

    ………………

    此时圣庙之内,已经没有来种痘的羌国平民了。

    只有沈浪麾下的一百名武士。

    圣庙之内,有三个雕像。

    周公,孔丘,圣女。

    这一百名武士,一半是越国武士,另外一半是金氏家族私军和天道会武士。

    此时,这一百名武士身上都穿着皮甲,弯弓搭箭。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轰隆隆隆……”

    外面的闷雷,一阵一阵响起。

    这雨就是下不来。

    天上的乌云越来越厚,越来越低,仿佛随时都要塌陷下来。

    圣庙的外面,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这是普通的羌民。

    过去几天内,已经有几万人来这里种痘过。

    也就是说有几万人受过恩惠,被沈浪挽救了性命。

    而且,他们也曾经跪在圣庙面前过。

    但是想要让他们为沈浪而战?

    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只会做一个旁观者!

    ………………

    越国王宫内!

    “轰轰轰……”

    天上的闷雷一个接着一个。

    空气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国君宁元宪望着天空。

    乌云压顶,层层叠叠。

    你这大雨,倒是下来啊。

    他穿着好几层绸衣,现在温度虽然不高,但实在有些闷热。

    沈浪出使羌国已经一个月了。

    还没有回来。

    南殴国那边的战局,越来越焦灼。

    沙蛮族大军源源不绝,这群野蛮人也太难打了。

    按照之前的估计,这一战应该可以轻而易举拿下的,毕竟南殴国的政局已经差不多完掌握在越国臣子手中了。

    但没有想到,这个战场竟然仿佛要成为一个泥潭,让越国的一只脚陷下去。

    距离圣庙被烧,已经过去一个半月多了。

    世人真是健忘的。

    不管这件事情当时闹得有多么大,不管当时有多少官员表现得当众呕血。

    但表演了十天之后。

    这场戏也差不多了,老百姓看够了热闹,也就渐渐淡忘了。

    焚烧圣庙的羌国武士杀光了,当时也痛快了。

    但杀完之后。

    越国的无数官员有担心了。

    羌国人会不会报复啊?

    会不会开启战端啊。

    果然,之后有两拨羌国使臣进入了越国国都,措辞一次比一次激烈。

    这件事情一定要给羌国一个交代。

    否则战场相见。

    不仅如此,最近的风声又变得诡异起来了。

    市面上开始传闻,其实羌人焚烧圣庙,背后主谋便是沈浪。

    目标就是为了打击苏氏家族。

    沈浪不是口口声声说要灭苏氏吗?

    不过,此人应该早就死了吧,早就被羌王碎尸万段喂狗了吧。

    连带着一百多人也一并被煮了吃了。

    一个多月都没有听到消息,肯定死透透。

    这个小白脸还真是异想天开啊。

    羌王是什么人?

    你竟然想要他认罪?

    而且,还想要在羌国地面上建圣庙?

    白日做梦啊!

    “轰……”

    忽然一声巨响。

    国君宁元宪都微微一颤。

    这闷雷,终于撕开了云层。

    变成惊天的响雷了。

    “那个女人怎样了?”国君道。

    他这问题没头没尾的,别人也听不懂。

    但是大宦官黎隼却明白国君说的是谁,何妧妧。

    这几年来,国君难得为一个女子动心。

    结果!

    这个女子仿佛和一个新科进士李文正有染,而且还可能了。

    最关键的是,李文正还牵涉进入太子和三王子之间的阴谋,牵涉进诅咒太子一案。

    为了避免爆发答案,避免剧烈党争爆发。国君当机立断拍黑水台去杀了李文正,将这个答案消弭于萌芽之中。

    至于这个案子背后有什么幕后黑手?暂时就不大重要了。

    而这个花魁何妧妧,国君没有杀,而是将她幽居在老家琅郡。

    国君不再碰她。

    但是,别的男人也不敢碰她。

    黎隼道:“她过得挺好的,每天就是写写字,做做画。”

    ……………………

    五王子府内。

    小冰的肚子已经有些明显地鼓起来了。

    五王子的妻子卓氏,正在和小冰说话。

    按说她作为王子之妻,身份贵重,是犯不着和小冰这样一个侍妾说话的。

    但她本身也是一个商人之女,小户人家的女儿。

    两个小丫头在翻着画本,她们便是余放舟的两个女儿,

    大丫头在看书,小丫头在吃点心。

    “哇……”大丫头张开嘴,指着妹妹手中点心,说要吃。

    小丫头很大方,把点心递到姐姐嘴边,让她咬一口。

    结果,结果姐姐一口部吃完了。

    小丫头看着空空如也的小手呆了一下。

    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娘,娘……”

    她胖乎乎的小身子大哭着朝卓氏怀里冲去。

    “姐姐坏,姐姐坏……”

    姐姐见到妹妹大哭,感觉自己可能要挨骂了。

    于是,她先声夺人,猛地扎进小冰怀里也跟着大哭,哭得还更大声。

    谁哭得厉害谁有理,不是吗?

    小冰将大丫头抱起来,看着她干嚎不流泪,不由得轻轻拧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狡猾的小东西。”

    这性格有些像姑爷。

    想到姑爷,小冰眼睛顿时湿润了。

    姑爷你怎么样了?

    你怎么还不回来?

    现在所有人都说你死了,被羌王煮了吃掉了,我好担心啊!

    而此时,五王子宁政再一次受到了羞辱,气得浑身发抖。

    大理寺丞王引来到他的家中,索要两个犯人。

    就是余放舟的两个女儿。

    “余放舟私售《东离艳史》,炎帝国震怒,国君下旨,余放舟家诛杀,却唯独少了她的两个女儿。”大理寺丞王引道:“下官听说这两个女孩在殿下您家中,烦请将她们交出归案。”

    宁政颤声结巴道:“她,她……们一个两岁,一个三岁,难道你们也要杀?”

    大理寺丞道:“杀倒不用,但作为犯人家眷,是要充公的。这两个女孩大理寺会将她们送到大恩庭中。”

    大恩庭,听上去名字很好。

    然而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地方。

    所有罪人,犯官的儿女,因为年纪太小不杀,所以部送到这个地方去养大。

    就相当于一个罪人孤儿院。

    这个地方的孩子,从小就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吃不饱穿不暖且不说,能够活下来都算是万幸了。

    而且就算能够长大,男人部做奴仆,要么阉割了做太监。

    而女的,大部分都被教坊司要去官妓。

    这两个小丫头已经在五王子家里养了一个多月,早已经充满感情了。

    如今大理寺堂而皇之来要人,而且是根据大越律法。

    一旦这两个小丫头送去那个地狱,会是何等悲惨?完可想而知。

    五王子宁政觉得无比屈辱,无比的悲哀。

    自己还是一个王子吗?

    收养两个犯人的小丫头,都有人找上门来。

    区区一个大理寺丞都能来欺负我了吗?

    他当然知道,这是苏氏的报复。

    比起苏系的庞然大物,他区区一个五王子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时候,宁政就尤其想念沈浪起来。

    “沈浪,你在羌国究竟怎样了?整个国都都在传言,你已经死了,但是我不信!”

    ………………

    羌国,圣庙!

    “轰隆隆隆……”

    一声炸裂巨响。

    这闷雷,终于撕开了云层。

    变成了炸雷。

    然后,无数闪电,疯狂劈打下来。

    “唰!唰,唰……”

    整个天空黑幕,被无数闪电撕裂。

    黑夜被猛地照亮。

    仿佛无数龙蛇游走。

    一个人影猛地冲了进来。

    阿鲁娜娜公主,举着青龙偃月刀。

    “大傻,沈浪,今夜我和你们并肩作战?”

    “可惜我找不到师傅了,不然她绝对……师傅!”

    阿鲁娜娜见到了神女雪隐。

    她猛地将大刀扔在一边,朝着雪隐冲了过来。

    “师傅,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

    “你不要吓我?你不要把我抛下啊……”

    见到雪隐一动不动,阿鲁娜娜公主直接就吓哭了。

    沈浪道:“娜娜公主,你来的正好,接下来我要救你师傅,需要你的帮忙。”

    阿鲁娜娜拼命点头道:“求你快救救我师傅,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千万不能死。”

    沈浪道:“你抱着雪隐,跟我进来进入小帐篷内!”

    阿鲁娜娜公主抱着神女雪隐,进入了小帐篷之内。

    哪里有一个架子,还有钩子。

    沈浪道:“你把雪隐勾在架子上,让他的身体自然垂落。”

    阿鲁娜娜一愕,但依旧照办。

    顿时,神女雪隐女神整个人都挂在架子上,双手张开,悬空挂着。

    沈浪拿出了一个几个玻璃瓶,一支锋利的刀子。

    最后拿出了一个试管,里面是黄金血脉的精华。

    沈浪放了大傻一斤血,才提炼出来这么一毫升左右。

    金黄色的,真的就如同液体黄金一般。

    雪隐体内有多少蛊虫?

    不知道,但绝对是天文数字,已经占据了她身体的每一处血管,释放出的神经毒素麻痹了她的每一根神经。

    所以,她完无法动弹,比植物人还植物人。

    而这血脉精华对浮屠山的蛊虫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沈浪做过实验。

    这些蛊虫感受到血脉精华的时候,真的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疯狂地冲来。

    对于它们而言,血脉精华就仿佛是世界最美妙的力量。

    但是,它能不能拯救雪隐?

    现在依旧是未知数。

    沈浪递给阿鲁娜娜一根针道:“一会儿,我会飞快用手指点住你师傅身上的某个地方,你用这根针飞快刺下去,明白吗?”

    阿鲁娜娜点了点头。

    沈浪开始动手救雪隐。

    他拿出一根针管,刺入雪隐脚上的血脉。

    顿时鲜血涌出,注入到一个玻璃瓶子里面。

    这血液中有无数的蛊虫。

    “能不能成功?就看此时了!”

    沈浪屏住呼吸,把金黄色的血液精华,滴入到玻璃瓶的鲜血里面。

    顿时……

    无比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玻璃瓶的血液,瞬间仿佛沸腾了起来。

    血液当然没有高温沸腾。

    只不过里面无数的蛊虫感受到了黄金血脉精华的力量,顿时无比兴奋,疯狂地要吞噬这股力量。

    雪隐的鲜血,源源不断从伤口沿着针管流入到玻璃瓶中。

    这些蛊虫之间肯定是有独特的信息传播。

    片刻之间!

    雪隐身的蛊虫仿佛都被唤醒了。

    所有的蛊虫都疯狂了。

    凭借本能一般,疯狂地朝着黄金血脉精华游来。

    几万,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几亿个蛊虫。

    真的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甚至比飞蛾扑火还要更加严重。

    几亿条蛊虫,朝着一个方向游动。

    沿着神女雪隐的血管,飞快游出了伤口,通过针管,部涌入了玻璃瓶内,疯狂地朝着黄金血脉精华冲入。

    这是肉眼可见的。

    空气中传来了一阵无比迷人浓烈的香味,几乎让人要醉倒一般。

    由此同时,雪隐身上出现了一种瑰丽的紫色。

    “唰唰唰唰……”

    这团紫色还会移动,就是无数的蛊虫。

    如同海洋中鲑鱼的迁徙一般,几百万,几亿条。

    短短几分钟内!

    所有的蛊虫部离开了雪隐的身体,进入了沈浪道玻璃瓶内。

    半瓶子的鲜血激烈地沸腾,颜色不再是红色,而是艳丽的紫色。

    这里面不知道有几亿条蛊虫。

    而雪隐身体表面的紫色褪得干干净净。

    此时!

    毒蛊的母虫出现了,从雪隐的心脏血管内钻了出来。

    之前沈浪无数次都没有发现,因为它在心脏血管之内,在光下仿佛和血管融为一体。

    一直到沈浪拿出黄金血脉精华的时候,它动了几下,沈浪这才发现它的存在。

    它太粗了,只能呆在心脏血管里面。

    它也受到了黄金血脉精华的召唤,它拼命地游出来。

    不过它有两三毫米粗,三四厘米长。

    很难从血管钻出来的。

    只会让雪隐的血管堵塞,造成血栓,危及生命。

    毒蛊母虫快速地游动,进入了某条比较粗的血管内,不是动脉,也不是静脉。

    沈浪掌握好提前量,指着雪隐的胸口道:“这里,动手!”

    阿鲁娜娜的动作快如闪电,手中的针猛地刺入。

    瞬间!

    那条毒蛊母虫被钉住了。

    沈浪飞快用小刀切开,将这跳毒蛊母虫完整取出,封在试管里面。

    ………………

    “轰轰轰……”

    外面的炸雷,一声比一声猛烈。

    天上的闪电,越来越粗,越来越惊人。

    刹那间的闪电,几乎将整个夜空照亮为白昼。

    然后是密集的脚步声!

    沈浪的圣庙,被包围了!

    两千五百名光头武士,骁勇彪悍,凶残狰狞。

    将区区只有六百平方米的圣庙包围得水泄不通。

    “轰轰……”

    又一阵电闪雷鸣,照亮了这些僧人武士的面孔。

    佛爷只吃肉,杀人,玩女人。

    沈浪这座所谓的圣庙,木头结构,外面包着一层厚厚的油布而已。

    没有任何防御措施,连墙壁都没有。

    轻轻一冲,就直接毁了。

    在两千五百名光头武士的面前,脆弱不堪。

    ………………

    然而沈浪为了等待这一天,已经谋划很久了。

    在建造这座圣庙的时候,就让天道会秘密运来了无数的铁丝。

    还有拇指粗的铁柱,足足十几根。

    如今十几根铁柱被连接在一起,矗立在圣庙的中央,直接通到空中,足足三十五米高。

    确保这根铁柱是方圆几千米内的最高点。

    正常时候,它就是一根避雷针,所有闪电都会被它引导到大地。

    而且圣庙之内,身旁已经铺满了干燥的牛皮。

    每一个人脚上,也穿着绝对绝缘的牛皮靴子。

    不仅如此!

    圣庙改造完后,沈浪还拍金氏家族的武士进行改造。

    把武士的铁丝缠绕在圣庙的木头上,然后蔓延到圣庙之外的地面上。

    所以整个圣庙的表面,密密麻麻几百根铁丝,铜丝缠绕,蔓延到地面。

    而此时圣庙之外的地面,无比潮湿。

    绝对足够导电。

    一旦将中间这根避雷针从中斩断,并且将铁丝网和钢丝网连接上高高耸立的铁柱。

    到那个时候,高高铁柱引来的闪电就不是导向大地。

    而是导向整个密密麻麻缠绕的铁丝网,导向周围所有的地面。

    庙外地面站立的所有人会怎么样?

    这些光头武士穿的什么鞋?湿漉漉的草鞋,足够导电的。

    而闪电的电压有多大?

    几千万,上亿伏。

    它能杀死多少人?

    天知道?

    ………………

    圣庙之内!

    一百武士瑟瑟发抖。

    外面足足有两千五百个残暴的光头武士啊。

    肯定死定了!

    太悬殊了,根本就没有得打。

    “十三,动手!”

    天空难得静了一会儿,沈浪下令道。

    沈十三猴子一般,爬到了圣庙的顶上。

    将铁丝网和铜丝网勾连到中间的铁柱上。

    “大傻,动手!”

    大傻猛地用玄铁棍一斩。

    轻而易举将插入地面的避雷针铁柱斩断。

    此时,这根铁柱不再将电流引导向大地,而是引导想铁丝网和铜丝网。

    一切都准备完毕了。

    就等着下一道闪电的迸发了。

    ………………

    “呼呼呼呼……”

    “杀,杀,杀……”

    外面雪山神庙的光头武士,开始狂暴呼喊。

    苦海头陀大声吼道:“整个羌国,就只能有一个信仰,那就是天神。”

    “我雪山神庙,就代表天神的意志。”

    “而如今这群越国人,竟然将他们的圣庙建在我们的土地上。”

    “这是对天神的亵渎,是要遭到天谴的。”

    “我代表天神的意志,将这个越国的敌庙踏为平地,将里面所有的越国人,斩尽杀绝!”

    “杀,杀,杀!”

    两千五百名光头武士狂暴怒吼。

    充满惊天杀气。

    然后,他们发出一阵阵狼嚎之声。

    杀气越来越重。

    在这股杀气中,沈浪脆弱的圣庙仿佛是惊涛骇浪中的小舟,随时都可能粉身碎骨。

    里面几十名越国的武士再也承受不住这股压力了,直接跪在地上哭喊道:“我们投降,他们投降!”

    而金氏家族和天道会的几十名武士,面色铁青,手握弓箭,瑟瑟发抖。

    今夜!

    就死在这里吧。

    必死无疑了!

    终于,外面的狼嚎结束了!

    两千五百人,形成一个圆形,迈着凶横的步伐,朝着圣庙前进。

    “杀,杀,将越国人斩尽杀绝!”

    “踏平越国圣庙。”

    “将沈浪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哭泣吧,嚎叫吧……”

    两千五百名光头武士越来越快。

    距离圣庙越来越近,挥舞着手中的弯刀,狰狞着可怕的面孔。

    开始疯狂地冲锋。

    如同黑色潮水一般,就要将脆弱的圣庙淹没。

    而就在此时!

    天上的乌云,仿佛被猛地撕开一道裂口。

    惊天的闪电,如同游龙迸现。

    几万米之长。

    惊天之威。

    轰轰轰轰!

    紧接着,又是密集的炸雷巨响。

    黑夜照亮如同白昼。

    惊人的闪电一道接着一道。

    如同战刀。

    又如同密网,疯狂劈下。

    这天力之威果然惊人。

    终于,一道万米闪电网,猛地击中了圣庙顶上三十五米高的铁柱。

    惊天的电流猛地窜下。

    “杀,杀,杀……”

    两千五百名光头武士冲到圣庙之外,挥舞着战刀,猛地就要斩下。

    然后……

    “啪!”

    惊声巨响!

    整个圣庙冒起了无数的电光火花。

    许多铁丝,直接被巨大的电流烧断。

    而与此同时!

    无数电流涌向地面,涌向庙宇之外的任何生命。

    这些狰狞凶恶的僧人武士,

    瞬间被巨大电流击打身。

    身上冒出火光,浓烟。

    所有的动作被定格。

    无数光头武士,瞬间被活生生闪电劈死。

    几十人直接被劈成焦炭。

    这一瞬间!

    简直就是神迹!

    简直就是大屠杀!

    而与此同时!

    圣庙之内的神女雪隐,睁开美眸,苏醒了过来。

    ………………

    注:第一更七千多字送上,昨夜果然连五个小时都睡不到,这一更靠狂灌浓茶提神写出来的。我去眯一会儿,然后写第二更。兄弟们太需要你们支持了,深深拜托了。

    谢谢朝阳区张瘦豪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