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沈浪救张翀!奇迹!徐芊芊的男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8247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年终盛典助力卡有的话可以投给我呢,鞠躬了)

    张翀是国之干将,这一点国君宁元宪是非常清楚的。

    此人以后也是要大用的,所以当然不想他死去。

    “前几日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不行了呢?”国君怒道:“是有人害他吗?”

    大宦官黎隼道:“不是,他患了绝症,烈性肠痈。”

    顿时国君目光微微一缩。

    肠痈!

    在这个世界是无治的绝症。

    不管是慢性还是急性的,都基本上必死无疑。

    这个病不太常见,但也不是很罕见,王族内都有人得此病而死。

    不说别人。

    就宁元宪的上一任原配,也就是宁寒的母亲,得的也就是这个病而死。

    那是宁元宪最爱的一个女人。

    眼前卞妃,便有几分她的气质。

    可惜啊……

    就因为和姜离一个口头的婚约。

    为了王位,为了越国的江山,他就废掉了那个原配王后,立祝氏为后。从而导致这个原配夫人郁郁寡欢,自禁于冷宫之中,得了肠痈而死。

    他此时仍旧能够记住,那个女人得了肠痈的时候是何等的痛苦,何等的绝望。

    熬了几天几夜后,就死了。

    此时宁元宪真是有些后悔。

    自己不应该和张翀这样的忠诚臣子怄气的,早一两个月就该将他放出来。

    肠痈这个病要么是因为爆食,要么是因为忧虑痛苦淤积而成。

    张翀这几个月在大理寺监狱里面的心境,应该和当时他那个原配王后是一样的吧。

    一个是无缘无故被废后,幽禁于冷宫之中。

    一个是明明有功之臣,却被囚禁于大理寺,还背上了贪污国库的罪名。

    若是早早将他释放出来,料想不至于得此绝症。

    “下旨,将张翀释放归家,派御医前去治疗。”

    “是!”

    国君明明知道派遣御医去治疗已经无效了,但还是派去了。

    至少让张翀能够死得瞑目。

    黎隼走了之后,国君又重新躺回到卞妃的大腿上。

    “烟儿,你说寡人是不是特别刻薄寡恩呢?”国君问道。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

    你说不是,显然是在撒谎。

    你说是,国君心里又会不痛快。

    卞妃伸手抚摸宁元宪的眉毛,温柔道:“臣妾宁愿夫君刻薄寡恩一些,免得委屈了自己。”

    宁元宪动情,抱住卞妃的腰身,在她隆起的小腹上轻轻吻了一口。

    上天保佑,给烟儿一个孩子。

    …………………………

    张翀被抬回了家,已经彻底瘦脱了形状。

    这几个月他在大理寺监狱内虽然没有受到什么酷刑,但也受够了冷暴力。

    每日的饮食糟糕至极。

    而且他这个肠痈几天之前就发生了,但大理寺的牢头却讽刺他是在做戏。

    想要找大夫看病?可以啊,给钱就行。

    除了黑水台的监狱,天下任何监狱都一个德行。

    别管你再大的官员,只要进入了我这监牢里面,那就是孙子,不管干什么都要掏钱贿赂。

    当然,如果你要是会起复的话,这些牢头不敢虐待你,甚至还会来烧一烧冷灶。

    张翀刚进大理寺监狱的时候,那些牢卒和牢头纷纷过来巴结,想要结一个善缘,也算雪中送炭不是?

    结果几个月时间过去了。

    国君仍旧对张翀不闻不问,根本就没有机会翻身了啊

    那大家还客气什么啊。

    牢卒和牢头开始敲诈要钱。

    张翀怎么可能会给?

    于是,就受到这些小人的冷虐待。

    腹中剧痛好几天,直接痛得昏厥过去,高烧不退,牢头这才慌了,赶紧报了上来。

    大理寺的大夫过来检查之后,直接就判断是肠痈。

    “等死吧!”

    张翀之前毕竟是堂堂太守,几人赶紧将他病情上报给了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也犹豫了很久。

    要不要等张翀死了之后再上报国君,这样一了百了。但他终究还是没有那样做,耽搁了几个时辰后,报入宫内。

    就这么一耽搁,好几天过去了。

    张翀已经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

    几个御医轮流给张翀诊治。

    “确是烈性肠痈,已经快要烂完了。”

    “高烧得这么厉害,已经没有什么神智,而且不断寒战,还有黄疸。”

    “已经不治了。”

    几个御医共同判断。

    “二公子,准备后事吧。”

    御医朝着张洵道。

    而此时张洵,跪在床边上发呆,整个人仿佛已经失去了反应。

    “二公子,要不要我们开一些麻醉散,让令尊服下之后,没有痛苦中离去?”

    张洵摇摇头道:“不用了,父亲就算要去,也要清醒地去。”

    御医心中冷笑,张翀此时高烧得吓人,早已经不清醒了。

    “二公子节哀。”御医道。

    然后,几个御医纷纷离去回宫禀报。

    其实,他们来就表示一下国君的态度而已,所有人都知道肠痈无治,来了也是白来。

    等这些御医走了之后,张洵的泪水方才缓缓落下。

    这个时候他已经痛苦到麻木了,已经开始怀疑一切了。

    当时三弟张晋死去,已经然给他感觉到锥心之痛。

    如今父亲张翀又要离世,张洵的世界几乎都要崩塌了。

    无边无尽的绝望!

    这种绝望的清晰,几个月前就渐渐开始了。

    张翀刚刚入狱的时候,张洵还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国君只是一时之气。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来越不敢抱有希望了。

    父亲在国君心目中的分量或许太低了。

    而且他还不愿意认罪讨饶,国君怎么可能会为他妥协?

    现在,他终于绝望了。

    父亲,您这一辈子值吗?

    那些庸官贪官,安享荣华富贵。

    您为了国君呕心沥血,结果却遭此下场。

    当年国君要推行新政的时候,这些官员又有哪一个人愿意做出头鸟,又有哪一个愿意去得罪人?

    还不是您挺身而出。

    结果现在呢?

    庸碌无为的人反而高枕无忧,真正做事的人却遭遇横祸。

    这种忠君还值吗?

    但不管张洵如何悲愤,如何绝望,都已经没用了。

    张翀早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昏迷。

    已经高烧到一个吓人的温度,而且浑身发黄。

    枯瘦身体不断战栗。

    张洵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紧紧握住父亲枯瘦的手,跪在床边上一动不动。

    就只能这样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等着他世界的崩塌。

    而他的妻子,两个孩子都在房间无声的哭泣。

    他两个孩子还小,一个五岁,一个三岁。

    甚至太不懂得死亡是怎么回事。

    但是却能够感觉到凄凉,绝望,恐惧。

    张翀在怒江郡排场挺大,毕竟是封疆大吏。

    但是张洵只是一个六品御史,俸禄很低的,家中就只有一个老仆,两个老妈子。

    此时一家几口,望着垂死的张翀。

    无比凄凉!

    因为国君还没有为张翀平反,所以还没有一个官员登门。

    祝戎关心张翀,但他毕竟是天南行省大都督,绝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国都。

    所以张翀临死之时,都没有一个人上门相送。

    张洵停止了哭泣,就这么握着父亲的手,静静等待。

    妹妹张春华来不及赶回了。

    大哥在南殴国战场,也赶不回来了见最后一面了。

    就只有他一人,送别父亲最后一程。

    此时,老仆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道:“二公子,沈浪和宁政王子来访。”

    张洵一愕,稍稍有些不敢相信。

    父亲张翀临死之际,来相送的竟然是曾经最大的敌人吗?

    然后,他起身擦拭泪水,走了出去,躬身拜下道:“拜见五殿下,见过沈兄……”

    就算万分悲痛之下,张洵行礼依旧一丝不苟。

    沈浪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沈十三,黄凤等人,背着一个大箱子。

    “来不及解释了。”沈浪道:“张洵兄,我刚刚听说令尊得了肠痈,所以赶来治病。”

    张洵一颤,震惊望向沈浪道:“沈兄,肠痈是绝症,竟然能治吗?”

    沈浪点头道:“我先看看。”

    在现代社会,肠痈就是阑尾炎。

    烈性肠痈就是急性阑尾炎,如果不及时手术治疗,引发各种并发症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这个手术不算难做,甚至每个县城里面的二甲医院都能做。

    但这是一个不难的手术,却不是一个小手术。

    因为要切腹,要割掉发炎的阑尾。一旦引发了其他并发症,剧烈炎症,还要做相关治疗。

    而在这个世界,没有抗生素。这种手术可能随便一个感染就会要了性命。

    沈浪进入房间之后,再一次见到张翀几乎不敢相认。

    他本来就瘦,此时更是几乎皮包骨头了。

    原本头发只是白了几分之一,而此时几乎白。

    张翀虽然是一个文人,但武功还是很高的,腰杆永远是笔直的。

    而此时竟然蜷缩成一团,好像矮了一大截,

    沈浪心中嘘吁。

    国君这人,真正是刻薄寡恩。

    当时张晋之死,怒潮城之败甚至都没能让张翀腰杆弯下。

    而区区几个月的心理折磨,却让张翀蜷缩成一团,变成了这幅模样。

    接着,他赶紧用X光检查张翀的腹部。

    当然是急性阑尾炎,已经肿大得不成模样了。

    更严重的是各种并发症,都已经开始了。

    伸手摸了一下张翀的额头,好烫。

    超过四十度的高烧。

    一般来说急性阑尾炎是不会发高烧的,除非是并发症引起。

    “令尊被拖延了好几天,大理寺这群恶吏真是该杀,竟然隐瞒了好几天不报,如今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沈浪道。

    张洵本来已经干涸的泪水,再一次滚滚而下。

    沈浪道:“如今我也完没有把握治好令尊,大概只有三成吧,甚至三成都不到。”

    张洵一愕。

    竟然有三成?此时就算有一成的可能性,他都已经感恩涕零了,更何况是三成?

    如果换成其他人,断然是万万不信沈浪的话。

    但张洵相信。

    因为此人曾经是父亲最大的对手,看似荒诞不羁,实则从不虚言。

    他说过的话,部都实现了。

    顿时,张洵直接跪下叩首。

    “不管能否救活吾父,沈兄的天高地厚之恩,张洵没齿难忘,日后有任何差遣,我绝无二话,上刀山下油锅,绝不皱一下眉头。”

    沈浪道:“张兄不必如此,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接着沈浪道:“凤儿,煮开水。”

    “十三,点蜡烛,越多越好,布置镜子。”

    沈十三,黄凤,金氏家族的其他武士纷纷动作起来,开始搭建一个原始的手术台。

    没有橡胶手套,就用一种特殊的兽皮手套,非常薄,透明,而且有弹性。

    整个房间点燃了几十根大蜡烛,然后通过镜子反射,照亮张翀的腹部。

    黄凤那边,开始麻利地煮开水,熬各种药材。

    强力的麻醉散熬好了。

    稍稍凉了之后,沈十三直接将麻醉散灌入了张翀的嘴里。

    片刻之后,张翀渐渐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是各式各样的消炎中药。

    一切完毕之后。

    沈浪拿起锋利的手术刀,轻轻一划,切开张翀的腹部,开始动手术。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真正做手术。

    之前仇妖儿的不算,宁焱的也不算。

    做医生仿佛是上一辈子的事,但仅仅不到半分钟后,他就无比地娴熟。

    因为有X光眼,他可以直接找出发炎的阑尾。

    一切都无比纯熟。

    毕竟在上一辈子他是一个名医,阑尾炎这样的手术不知道动了多少次了。

    这样的手术对他来说真是轻而易举,甚至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能做。

    找到化脓红肿之极的阑尾,然后一刀切掉。

    这一刀切掉很容易,关键是检查并且治疗有没有其他并发症。

    有没有引起弥漫性腹膜炎,有没有败血症。

    一旦引发败血症,就算沈浪也救不了了。

    沈浪手术紧张而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外面的张洵跪伏在祖宗的牌位前,他的妻子,两个孩子,家中老仆部跪在那里。

    这上面甚至还有张晋的灵牌。

    “列祖列宗保佑,一定让父亲渡过这一劫。”

    “三弟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父亲。”

    “若能让父亲活转过来,洵愿短寿三十年,不!洵愿以身相代!”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

    国君宁元宪依旧睡不着,他在等待张翀咽气。

    旨意已经拟好了,不但会为他平反,而且还会追封。

    只要张翀咽气消息传来,这份恩旨立刻送过去,然后张洵立刻升官一级。

    “可有什么官员去探望张翀吗?”国君问道。

    黎隼道:“没有。”

    国君叹息道:“人性竟凉薄至此吗?”

    然后,他默默无言,拿起一本书读起。

    但是心情烦躁之下,什么都读不进去。

    片刻之后!

    大宦官黎隼道:“陛下,沈浪前去探望张翀了。”

    国君不由得一愕,然后叹息出声!

    沈浪确实是一个精致人,还是一个有温度的精致人。

    ………………

    差不多一个时辰后!

    沈浪将张翀腹部的切口一层一层缝合起来。

    手术完毕!

    他摘下手套,用温水清洗双手走了出去。

    跪在地上的张洵顿时一颤朝着沈浪望来。

    沈浪道:“我已经尽力,接下来就看令尊自己的命运了。”

    确实如此。

    阑尾是切掉了。

    但张翀能不能活下来,完是未知数。

    首先第一个指标,他要在短时间内醒过来,高烧要退下来。

    因为现在会要掉他性命的反而不是阑尾,而是其他并发炎症。

    尽管沈浪已经做好了消毒等措施,但是这么大的手术,这么大的伤口,很有可能引起细菌感染。

    一切,听天由命!

    沈浪只能不断地用药。

    把能够用的退烧中药,消炎药部用下去。

    毕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抗生素。

    ………………

    徐芊芊的宅邸内!

    这个女强人几乎要累瘫了。

    真是太不容易了,第一季春蚕终于结束了。

    无数的蚕茧也已经入库了。

    接下来就是纺织成丝绸,然后再卖出去。

    徐家的作坊被沈浪那个天杀的烧了,但是林默的作坊还在,而林家的人已经死绝了。

    所以林家作坊直接归公。

    在玄武侯爵府的帮助下,徐芊芊用公道的价格买下了林家的作坊。

    如今她欠下了一大笔债务。

    但好歹算是东山再起了。

    只要丝绸织出来,就不愁销售,也不需要她自己去卖丝绸,有多少天道会都能卖多少。

    有了玻璃镜之后,天道会在东西方贸易上不断反击,夺回了一条又一条的贸易线。

    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累死了,累死了!

    徐芊芊躺在浴桶里几乎要睡着了。

    猛地一哆嗦,她醒了过来。

    因为刚才做了一个梦,也不知道是香梦,还是噩梦。

    在梦中沈浪又一次对她进行了非礼。

    当然……这并不算什么。

    关键是非礼之后,还一副嫌弃的口气。

    徐芊芊,你那怎么一股鱼腥味啊。

    混蛋!

    恶棍!

    徐芊芊就那么一次,因为逃生的原因来不及沐浴,就被沈浪说成死鱼味。

    到现在这句话一直都盘旋在她脑子之内,都要成梦魇了。

    所以,她每天一有时间就沐浴。

    尽管压根就没有人嫌弃她了。

    沐浴完毕后,她给自己上了香喷喷的玫瑰香精,然后换上舒服的丝绸睡衣。

    躺进柔软的被窝内。

    忙碌的日子好充实,但是又好空虚。

    她不会去想沈浪的,甚至每次脑子里面一有关于他的念头,就立刻转移。

    她想念的是仇妖儿。

    如果我当时没有回家重振家业,而是跟着仇妖儿去海外,那究竟会是何等生活啊?

    去探索未知的神秘世界,应该也很美吧。

    不知道仇妖儿怎么样了。

    不知道她肚子里面的宝宝怎么样了。

    我徐芊芊什么时候才能有宝宝呢?

    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了吧。

    就这样,徐芊芊迷迷糊糊睡着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忽然又一阵哆嗦,然后猛地睁开眼睛。

    这次不是因为梦到了沈浪。

    而是她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

    此时房间内多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瘦削的男人,脸上带着面具。

    这张面具是扭曲的,看上去非常怪异。

    徐芊芊没有见过他,但绝对听过他的名字。

    大盗苦头欢。

    越国有两个超级大盗,西边的三眼邪,东边的苦头欢。

    吴越两国不知道派了多少高手去剿苦头欢,都有去无回。

    苦头欢武功太高了。

    他手下虽然不多,但是非常精锐厉害。

    而且来无影去无踪。

    三眼邪坏事做绝,劫掠无数百姓商队,麾下几千马贼。

    而苦头欢麾下只有几百人,但是死在他手中的豪绅,武将,官员却足足几十人之多。

    所以论名声,这两人也差不多。

    上一次唐氏和苏氏派出了两百多名高手洗劫金氏家族封地,金木兰被几十名西域高手围攻。

    就是这个苦头欢出现,区区几个人杀退了几百名高手。

    他一人就击退了几十名西域高手。击杀了唐氏两个儿子和十几名西域高手。

    此人是真厉害!

    “我苦头欢一直以来只杀贪官恶霸,但是今日破戒,因为别无选择!”

    这个顶级大盗声音很沙哑,就好像被烧过一般。

    “我要拿你的人头去换一件东西,抱歉!我很快,你不会感到痛苦的。”

    大盗苦头欢拔出利刃放在徐芊芊的脖子上,就要一刀切下去。

    徐芊芊没有求饶,就这么瞪大美眸望着苦头欢。

    “苦头欢你要什么东西?”

    “或许你不必斩下我的脑袋,你可以拿我的人跟我男人换。别人能给你的东西,我男人也能给你。”

    ……………………

    国都!

    这一夜,沈浪就睡在张洵家中。

    万一张翀有什么状况,他也好第一时间施救。

    而张洵一夜未睡。

    他就这么跪在床边上,向列祖列宗祈祷,向满天神佛祈祷。

    清晨,一缕阳光斜射了进来,照在张翀枯瘦的脸上。

    他仿佛做了一个很黑很深的噩梦,怎么都醒不过来。

    仿佛用尽比毕生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意志。

    他战胜了黑暗的梦魇。

    仿佛用了千斤之力,睁开了眼睛。

    张洵感觉到父亲手一颤,不由得抬头望去。

    然后,狂喜万分!

    “父亲,您醒了!”

    ………………

    注:第二更送上,因为昨夜失眠加上构思接下来剧情,所以只更了一万三千多。但却竭尽力了,最近两天心情有点低落,拜求兄弟们出手相助,拜求了。

    谢谢風扈的四万币打赏,让你破费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