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沈浪绝招反杀!赢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8896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这话一出,黑水台千户燕尾衣脸色剧变。

    “绝不可能,何贵人绝不可能是他杀。”

    大宦官黎隼道:“为何不可能?”

    燕尾衣道:“黎公公有所不知,我们派去保护何妧妧的人足足有二十几个,有男有女,任何时候都有人寸步不离。”

    沈浪道:“当时在琅郡官驿,何妧妧就是单独一人前来见我。”

    燕尾衣道:“那是因为你的武士将所有人都拦截外面,只允许何贵人一人进去。”

    黎隼道:“你继续说。”

    燕尾衣道:“三天之前,何贵人晚饭没有吃,就只是喝了一点米酒,然后进入房间之内写一封信。因为他每隔三天都要给陛下写一封信,我们只是负责送信,绝不能看一字一句。写完信后她就躺下睡觉,我们的人就守在门外。”

    黎隼道:“无死角守卫吗?”

    燕尾衣道:“对,完无死角守卫。门外,窗户外,房顶上都有人,别说一个人,就算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黎隼道:“那她具体是怎么自杀?”

    燕尾衣道:“服毒,红矾。”

    红矾就是砒霜,剧毒无比,致死量0克。

    黎隼道:“来人,去宫里请女医过来检查尸体。”

    “是!”一个宦官匆忙而去。

    因为何妧妧曾经是国君的女人,只能让女人来检查尸体。

    这个世界没有专门的法医,也没有验尸官。低贱尸体就由仵作来检查,而身份身份高的人就有大夫验尸。

    黎隼也没有问张翀为何判断何妧妧是他杀,一切等验尸完毕后再说。

    “继续三司会审。”黎隼道。

    大理寺少卿道:“那剥夺沈浪功名一事,动刑一事?”

    黎隼道:“这个不急,若何妧妧是他杀,那这两就不是一个案子,先审沈浪是否欺君一案。”

    ………………

    三司会审继续。

    依旧是大理寺主审,黑水台辅审,御史台监督。

    黎隼公公坐在边上,代表宫内监督。

    不过公堂之外也多了两个人,三公主宁焱和帝国大使云梦泽,这二人之所以冲进来,就是为了阻止有人给沈浪动刑,剩下的他们也改变不了结果。

    大理寺少卿寒声道:“沈浪,你已经招供《明月几时有》这首词是你写的对吗?”

    沈浪道:“是。”

    大理寺少卿:“那你为何要将这首词卖给何贵人?”

    沈浪道:“装逼,泡妞,报复李文正。”

    大理寺少卿听到前面两个字不由得一愕?

    什么是装逼?

    这两个字分开来他都认识,但是组合在一起,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但听到沈浪说的后两个原因,他顿时狂喜。

    好啊,你沈浪终于招供了。

    大理寺少卿猛地一拍惊堂木厉声道:“沈浪,你终于招供了,你为了报复李文正。”

    沈浪道:“对啊,我是为了报复李文正。”

    大理寺道:“那你是如何陷害何妧妧贵人,如何把诅咒太子的小人埋在李文正床下的?说!”

    沈浪道:“我说的泡妞,是因为何妧妧大家长得极美,我当然会喜爱。而报复李文正,是因为我知道李文正无比仰慕何妧妧,所以我把《明月几时有》这首词给何妧妧,就是希望打动他的芳心,夺得美人归,让李文正吐血,就是要抢夺他的心爱女人。”

    这话一出,所有人一愕。

    沈浪道:“这样不可以的吗?当时何妧妧又没有认识国君,我隔空追求一下都不行吗?”

    呃!

    这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我隔空讨好追求一下何妧妧,打算报复李文正。

    就算国君知道了又怎么样?

    我沈浪不是没有追上何妧妧嘛。

    我没有追上的女人,你宁元宪睡过了,你还不够牛逼吗?

    这就相当于女朋友有好多男人爱慕,但是她只爱我一人,对别的男人看都不看一眼,作为男人只会觉得暗爽吧。

    大理寺少卿厉声道:“沈浪,你还试图抵赖?明明是你为了要杀死李文正,所以才利用何妧妧贵人,并且在李文正床下埋了诅咒太子的小人。”

    沈浪道:“这话毫无道理,我为什么要杀李文正?”

    大理寺少卿道:“因为在张晋的订婚宴上,李文正指责你谋反,在你的书中写了藏头诗,诗中有天诛矜君四个字,他想要置你于死地,所以你才要报复。”

    沈浪道:“这话是没错,但我当场就已经报复了啊。矜君谋反,李文正勾结矜君,他当场就吓得抽抽了,我还以为他必死无疑,毕竟他当众承认勾结南殴国主矜君,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这话也好有理由啊。

    当时许多人都觉得李文正必死无疑了。

    毕竟在那天晚上宴会上,李文正公开承认自己和矜君交往甚密。

    但谁又想到国君当时为了对付金氏家族,对李文正就只是罚俸而已。

    这案子顿时进入了死胡同。

    沈浪说的每一句话都非常有道理。

    我把诗词卖给何妧妧,就是为了装逼,就是为了泡妞,为了夺李文正所爱,这有错吗?

    我沈浪的好色大家还没看出来吗?

    仇妖儿那个无敌女魔头肚子是怎么大起来的?

    大宗师雪隐都传说和我有一腿。

    还有三寡妇宁焱公主,就在外面坐着呢,为了我都直接攻打大理寺了。

    当然这三个女人中,所有人最服的就是沈浪搞大了仇妖儿的肚子。

    仇妖儿太牛逼了。

    雪隐是越国的六大宗师之一。

    而仇妖儿几年之后,可是整个东方世界的绝顶强者。

    那可是战场上的无敌统帅,超级女魔头。

    “等着验尸吧!”黎隼公公道。

    案子审到这个地步,接下来的验尸,才是重中之重。

    如果何妧妧确实是自杀,那么她的遗书就是证据,一个宁愿以死证明清白的人是不会撒谎的。

    那么沈浪再怎么狡辩也洗脱不了罪名。

    毕竟何妧妧的遗书里面口口声声说一切都是沈浪所害。

    最最严重的一条罪名就是沈浪派人毁掉她的清白,使得她被国君宠幸的时候没有落红。

    公堂上从来没有审问过这一句,因为不能提出口。

    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就是不能说出口。

    所以只要何妧妧是自杀,那沈浪就罪责难逃,说到天上去也没用,跳进大海也洗不清。

    而若何妧妧是他杀,这个案子还有一线生机。

    ………………

    镇远侯爵府内。

    大理寺那边的审讯进度,苏难尽在掌握。

    有专门的人,将整个审讯记录用文字写下,源源不断送入镇远侯爵府。

    看完了整整几十页的审讯记录。

    “张翀找麻烦,要不要动他儿子?动他孙子?”苏剑亭道。

    他说这话的语气非常平淡,一个御史台右大夫完没有放在他的眼里。

    这大概就是顶级权贵的视野吧,几乎将大多数人视为草芥。

    苏难摇头道:“暂时不必。”

    苏剑亭道:“金氏别院里面,沈浪的妾侍有身孕了,要不要动她?”

    苏难摇头,道:“何妧妧确定是自杀?”

    苏剑亭道:“绝对是,我没有动她半根手指头,那份遗书是她当着我的面写下,每一个字都是她亲自写的,混有砒霜的茶也是她自己喝下去的。”

    何妧妧怎么会喝下有砒霜的茶?

    因为她不知道这里面是砒霜,她以为是浮屠山的消魂散。

    这也是一种毒药,喝下去之后整个人就会睡着过去,没有痛苦地死去。

    如果是一滴的量,若及时救治,还能够活过来。

    何妧妧的自杀,仅仅只是一次冒险而已。

    她一来是为了报复沈浪,二来是想要用自杀来博取国君的信任和同情,而且洗清自己的清白,这样或许能够回到国君的身边,享受荣华富贵。

    苏剑亭当着她的面把一滴浮屠山的消魂散滴入茶水之中,并且信誓旦旦,一定会将她及时救活。

    苏妃也会帮助她返回国都,之后两人联手在后宫中制衡卞妃。

    何妧妧也算是拼了,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而且也是利令智昏。

    竟然和苏氏合作,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在茶杯的边缘,苏剑亭早就抹上了一层砒霜,一点点就致死的。

    自愿喝下茶水之后,何妧妧非但没有回到国君的身边,反而莫名其妙死去。

    所以苏剑亭确定万无一失。

    “父亲,这次沈浪必死无疑,何妧妧不管怎么查都是自杀。”

    “沈浪这个蠢货,当时为了杀李文正废这么大的周折,给我们留下了如此巨大的破绽,真是自寻死路。”

    “这次他死定了,宁元宪此人自私而又刻薄,他之前对沈浪如此喜爱,最容不得背叛,一定会将他凌迟处死。”

    旁边心腹苏庸道:“怒潮城孤悬海外,若国君处死沈浪,金氏家族会不会谋反?国君会不会因此而投鼠忌器,不杀沈浪呢?”

    苏难道:“金氏家族顾不上谋反了,有好些人想要金氏灭族呢,他家马上有麻烦了。”

    心腹苏庸道:“金氏家族什么破烂货色?竟然也想要和我们苏氏家族平起平坐?真是做梦!”

    苏难道:“派两拨人,一拨去吴国,一拨去羌国。以防万一。”

    “是!”

    苏难道:“就算沈浪定罪,因为顾及金氏家族,宁元宪可能依旧不会杀沈浪,应该会判处腐刑,但沈浪必须死,提前运作一下,就算是腐刑,也让他就这么死了吧。”

    腐刑就是阉割。

    苏庸道:“是,阉割牛马猪羊都可能会死,更何况是人呢?小人一定让沈浪整个下半身都烂透掉,然后悲惨死去。”

    ……………………

    王宫内来了四个女医官,宁洁长公主也终于来了。

    当然,她并不是为了救沈浪而来。

    沈浪死活她完不在乎。

    是国君下旨,宁洁才来监督验尸的。

    那接下来的关键就是判断何妧妧是否为自杀。

    如果是他杀,那沈浪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是自杀那沈浪罪责就无法洗清了。

    何妧妧的尸体被剥得干干净净。

    四个女医官皱眉,检查她的每一寸尸体。

    宁洁长公主在边上监督着一切。

    外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结果。

    验尸结果,将直接决定许多人的命运。

    宁焱紧张得手心一直冒汗。

    沈浪却显得非常平静。

    大宦官黎隼闭着眼睛,不断盘着手中的串子。

    这个手串,也就是出宫的时候他敢拿出来玩玩,在宫内他是完放起来,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精力透支得厉害。

    而大理寺少卿和黑水台千户燕尾衣,则目光灼灼等待结果。

    一旦判断何妧妧是自杀。

    那沈浪就完了。

    再狡辩也没用。

    将死之人,其言亦善。

    何妧妧宁愿自杀,也要揭露沈浪,就凭借这一点便足够。

    这个案子所谓证据并不是最重要的,国君的心意才是最重要。

    燕尾衣心中一直冷笑。

    何妧妧的尸体,黑水台已经检查过很多遍了,结论都是自杀。

    想要扭转成他杀,简直是做梦!

    ………………

    足足两刻钟后。

    四个女医官检查了何妧妧尸体的每一处地方。

    然后走出了公堂。

    “几位大人,何妧妧确定是自杀无疑!”

    这话一处,有人惊喜。

    有人惊骇。

    宁焱几乎猛地要冲进来,怎么可能是自杀?

    何妧妧要是自杀的,沈浪就完了啊。

    黎隼大公公道:“这件案子关系重大,一定要检查清楚。”

    四个女医官道:“确定无疑是自杀,死者口内有金属异味,食道被腐蚀严重,水样粪便带有血迹,肛内有明显充血,一切都是砒霜中毒症状。不仅如此,死者其他身没有被动伤痕,没有任何挣扎痕迹。”

    黑水台千户燕尾衣道:“我们已经检查过多变,何贵人从写遗书到喝下毒茶,一切都是主动的,没有任何被迫迹象。而且喝完毒茶后,她还静静躺在床上等死,身上穿的就是第一次见陛下的裙衫,自杀之意已经非常明显。”

    黎隼公公道:“长公主殿下,您看呢?”

    宁洁长公主道:“我监督了整个验尸的过程,结果真实有效。”

    她这一句话,几乎算是判定沈浪死刑。

    宁焱顿时面色这一变。

    这就是她的姑姑吗?这就是她最敬爱的师傅吗?

    竟然一点点要帮助沈浪的意思都没有,而且一口咬定何妧妧是自杀,这就是间接要沈浪死。

    大理寺少卿冷笑道:“沈浪,你现在还有何话要说?何贵人是自杀,遗书上揭露了你的阴谋,她愿意用一死证明清白,她无父无母,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胁迫她,所以她的遗书上每一句都是真心话,她的遗书就是铁证。”

    紧接着,他目光望向张翀,寒声道:“张大人,这何贵人明明是自杀,你硬要说是他杀,难不成你和沈浪有什么勾结吗?三殿下,黎公公,本官觉得御史台右大夫张翀,已经没有资格监督本案会审了,而且他有勾结犯人的嫌疑,我觉得他有必要再回大理寺监牢了。”

    “黎公公,现在可以剥夺沈浪的功名,可以对他动刑,让他招供出一切了吧。”

    黎隼目光一颤,道:“张翀,你又不是大夫,你为什么一口咬定何妧妧是他杀,而不是自杀?”

    黑水台燕尾衣道:“张翀大人想要为沈浪脱罪,两人早有勾结,他是同犯,黎公公上奏陛下,将他也直接拿下吧。”

    张翀起身道:“诸位,服下砒霜之后会如何?”

    燕尾衣道:“当然会死。”

    张翀道:“会痛苦不堪,整个胃部,食道都会被灼烧,不但会失禁便血,还会呕吐。简直如同受到巨大酷刑,整个人都会扭曲。诸位请看,何妧妧死得非常平静,仿佛一点都感受不到痛苦,若非失禁便血,就仿佛睡死过去一般,这是为何?”

    这话一出,所有人一愕。

    四个女医官也点了点头。

    服用砒霜之后是痛苦无比的,常人根本无法承受,更何况是何妧妧这样的柔弱女子?

    是无法死得这么安宁的。

    张翀道:“除非是茶水里面还有其他毒,服下之后会瞬间失去所有知觉的毒,请问有这样的毒吗?”

    宁洁长公主道:“有,浮屠山的消魂散。”

    大理寺少卿道:“何贵人是爱美之人,想要死得安宁一些,所以放入这消魂散保持临死仪态,这不是很正常吗?”

    沈浪道:“当然不正常,想要自杀的话,消魂散一样就可以了,怕死不了用两滴就必死了。为何还要服下砒霜多此一举?”

    张翀道:“消魂散这种毒稀有吗?”

    宁洁点了点头道:“很稀有。”

    张翀道:“何贵人被囚禁,怎么可能得到浮屠山的稀有剧毒?”

    大理寺少卿道:“所谓浮屠山的消魂散,完就是你们的臆测,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

    黑水台千户燕尾衣道:“何贵人的杯子我们也检验过了,里面只有残留的砒霜,压根没有什么浮屠山的消魂散。”

    这就是浮屠山的厉害之处了。

    消魂散是一种极度容易挥发的液体,平常一定要时刻封好,一旦暴露在空气中,一两个小时内就几乎挥发得干干净净,再无任何痕迹。

    张翀道:“我能看一眼何贵人的遗书吗?”

    大宦官黎隼犹豫了良久。

    这份遗书里面有一些不雅的内容,是不适合让外臣看的。

    但他还是决定拿出来,交给了张翀。

    沈浪你这个小兔崽子,咱家本应该抽死你的,结果一而再地帮你。

    张翀拿过遗书后仔细地看。

    “如若可以,陛下可以剖开臣妾之腹,看臣妾的心脏是黑的还是白的。”

    张翀念出这一句。

    “何贵人这一句是不是意有所指啊?”张翀道。

    黎隼道:“倒也不是,何贵人每一次写给陛下的信都有这一句的。”

    张翀道:“但是遗书上这一句仿佛被指甲刮过,还有一道红痕,仿佛是在提醒我们什么。”

    黎隼一愕。

    此时,三王子宁岐和宁洁长公主都走了过来。

    在阳光之下,几个人仔细查看这封遗书。

    还真是!

    剖开臣妾之腹这几个字上,有指甲刮过的痕迹,还有一点点红色,这是女子的指甲朱红。

    而且还是何妧妧专用的指甲朱红。

    所有人不由得望向何妧妧的肚子里面。

    这份遗书的意思,难道是何妧妧让人剖开她的肚子?

    难道她的肚子里面有什么东西?

    黎隼摇头道:“万一只是一个偶然,剖腹这种事情我做不了主,要禀报陛下。”

    然后,他直接起身道:“诸位大人稍候,咱家这就去禀报陛下,是否剖腹,请他定夺。”

    说罢,大宦官黎隼飞奔而出,骑上战马,朝着北边飞驰额入侵。

    沈浪心中一热。

    这个大宦官真是面冷心热,从头到尾都在帮沈浪。

    当然,他或许并不是对沈浪有什么好感。

    而是他忠诚于国君,他看得非常清晰,不愿意让苏难得逞。

    ………………

    狂奔几十里后!

    大宦官黎隼遇上了国君的仪仗,下马之后,他飞快冲入国君大车驾之内。

    此时,国君已经熬不住了,正躺在榻上睡觉。

    “陛下……”黎隼低声喊道。

    国君宁元宪一颤,猛地醒来。

    “老狗,案子审得如何了?沈浪招供了吗?”

    黎隼跪在地上,把一切完完整整告知。

    然后,他把何妧妧遗书递上去道:“何贵人遗书的剖开臣妾之腹上,确实有指甲印,而且有何贵人经常涂抹的朱红。但老奴觉得这可能只是偶然,剖腹之事太大,不敢擅专,请陛下定夺。”

    国君对着太阳一照。

    果然。

    之前何妧妧每一封信上都有这么一句,他也没有特别在意。

    而且那天晚上光线不足,也没有发现这个痕迹。

    这几个字上面确实有指甲刮过的痕迹。

    这是提醒?还是偶然?

    如果是提醒,这就代表着这份遗书她是被迫写出来的,所以偷偷用指甲刮了这几个字。

    国君道:“沈浪为何把《明月几时有》这首词卖给何妧妧?你再说一遍。”

    黎隼道:“他说为了装逼,泡妞,报复李文正,夺他所爱。”

    国君道:“你怎么想?”

    黎隼道:“他……确实是这样轻浮之人,毫无廉耻。”

    一般人死之后,都讲究落地为安,不好毁坏尸体的。

    但是宁元宪刻薄,这个案子他最在意的就是沈浪欺君,而且诅咒太子试图引起党争,更生气的是他可能提前毁了何妧妧的贞洁。

    但若说他对何妧妧有多深的感情?那倒是未必。

    “那就剖腹吧,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国君道。

    “是!”黎隼马上又要转身离去,前往国都大理寺。

    国君忽然道:“老狗,你这么殷勤帮助沈浪,又是为何啊?”

    大宦官黎隼道:“老奴不是为了帮助沈浪,而是……不愿意某些人得逞。沈浪只是一个轻浮的小狗儿……”

    国君道:“老狗,你话中有话啊。”

    黎隼跪伏在地上。

    “去吧,剖开何妧妧的肚子,看里面究竟有什么。”国君道。

    黎隼翻身上马,飞快南下。

    ………………

    两个时辰后!

    大宦官黎隼艰难地下马。

    差一点直接摔下来,他已经四天三夜都没有睡觉了。

    整个人已经要垮了一般。

    宁焱公主上前,猛地一把将他抱下来。

    “三公主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不仅男女有别,而且老奴是卑贱之人。”黎隼慌忙道。

    怒老虎宁焱道:“你一太监算什么男人?”

    这话一出,旁边的帝国大使云梦泽痛苦掩面。

    蠢女人,你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

    明明是好话,明明是关心人,从你嘴里说出来,只会让人恨死。

    不过好在黎隼年纪大了,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只是呵呵一笑。

    他走进大堂,朗声道:“陛下有旨,剖开何妧妧之腹,检查彻底。”

    四个女医官跪下道:“是!”

    然后,在宁洁长公主和黎隼大宦官的监视下,四个女医官剖开了何妧妧的肚子,翻开他的胃部。

    真是惨不忍睹。

    服下砒霜剧毒的胃部,当然可怕了。

    先用大量的清水清洗。

    足足清洗了几分钟。

    何妧妧的胃部才清洗干净。

    “里面有东西,有东西……”一个女医官道。

    黎隼大宦官猛地站起道:“快取出来,千万不要破坏了。”

    那个女医官小心翼翼用架子把那东西夹出来,放在一个银盆里面。

    这是一颗蜡丸,大约有拇指粗细。

    黎隼亲自端过蜡丸。

    “何妧妧肚子里面果然有东西,这就是从她肚子里面取出的蜡丸,她在喝毒茶之前服下的。”

    众人惊呼!

    尤其是大理寺少卿,还有黑水台千户燕尾衣,两人脸色剧变。

    何妧妧肚子里面竟然有蜡丸?

    这?这是怎么回事?

    黎隼大宦官道:“接下来,我当着几位大人的面打开这个蜡丸。”

    然后,黎隼戴上手套,一点一点剥开这个蜡丸。、

    里面有一张薄薄的羊皮纸,上面写着一行字。

    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但依旧能够辨别。

    “陛下,苏剑亭害我,污我,逼我污蔑沈浪!”

    落款只有一个字:妧!

    几个女医官一愕,这何贵人没有被侮辱过的痕迹啊?

    紧接着一个女医官飞快冲回静室内检查。

    她发现了。

    何妧妧后面谷道确实有被撕伤,只不过当时她们以为这是被砒霜灼烧所伤没有在意。

    现在仔细辨别,就算砒霜灼烧也不会有撕伤。

    看来她生前确实有被污辱过。

    女官返回大堂禀报道:“诸位大人,何贵人生前确实可能被污过,只不过刚才确实无法检查出来,我们以为是砒霜灼烧。”

    所有人震惊。

    苏剑亭疯了吗?杀人还不算,还要做出这种事情?要什么女人没有啊?

    国君宠过的女人,就那么有味道吗?丧心病狂!

    而沈浪也在心中惊呼:“雪隐姑姑啊,你果然不是圣女,你果然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

    注:第一更送上,整整七千多字。月票要掉到4名了,拜求大家出手相救,感恩涕零!

    谢谢陶哥224,书友5052223053,醋笨笨的几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