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羌王暴毙!惊骇欲绝!悲剧了(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255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宁元宪的虚荣还稍稍有点格调,还比较装逼。

    羌王阿鲁冈的虚荣就非常直接粗暴了,简直比沈浪还要庸俗。

    为了招待各国的使臣,他的整个大殿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

    直接把藏宝库搬来了。

    尤其是沈浪给的那面三米镜子,还有一米的翡翠夜光雕像,更是他显摆的重点。

    当然显摆归显摆,想要让他因此感激沈浪是不可能的。

    你给我东西,是你的荣幸。我抢你的东西,也是你的荣幸。

    这就是羌王阿鲁冈的人生格言。

    羌国条件恶劣,苦寒之地。

    但羌王绝对豪富,王宫比越王的还要巨大气派,屋顶还要镶黄金。

    而羌国万民却穷困无比。

    但阿鲁冈却觉得这样很正常,诡异的是无数羌民也觉得这是正常的。

    几百年前来,羌民一直都穷困,都已经觉得理所应当了。

    但这种情形已经有所改变。

    掌握了种痘术之后,羌王果然开始收钱种痘。

    想要永远免疫天花死神的猎杀吗?

    用一头牛来换,或者三只羊也可以。

    一时拿不出也不要紧,可以欠着,但是要付利息。

    这个价格高到天上去了。

    但沈浪已经走了,圣庙已经空了。

    一头成年牛当然宝贵,但比起一条人命来说,仿佛又还能承受。

    一旦感染了天花,普通羌民几乎是必死无疑。

    所以,就算天价,无数羌民也纷纷来种牛痘。因为沈浪的牛痘术,羌国王族大发其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播开来。

    在大雪山下阿鲁娜娜公主建立了一个部落,那里有新的圣庙,可以免费为所有人种植天花疫苗。

    是所有人。不仅仅是羌国人,沙蛮族,西域人都可以。

    顿时间,无数人朝着大雪山脚下蜂拥而去。

    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阿鲁娜娜公主的部落直接膨胀到近十万人。

    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

    许多西域人,沙蛮族人也纷纷前往。

    “大王,如今是您的生辰大会,鲁鲁公主竟然还没来。”苏难之妹,王妃苏莫道。

    这话一出,羌王脸色一寒,目光暴怒。

    这个女儿太让他失望了,之前站在小白脸沈浪一边也就算了。如今竟跟他唱对台戏。我给羌民种痘防天花,一次收一头牛,你竟然免费。

    现在无数人纷纷都逃到你的部落去了。

    当然就算阿鲁娜娜的的部落,也依旧属于羌国。

    但没有经过羌王的统一,阿鲁娜娜这般行径如同谋反。

    未来羌国是要交给太子阿鲁太的,你阿鲁娜娜一个女人,争夺什么?

    阿鲁太道:“阿鲁娜娜曾经说过,自从她得了天花之后,没有人关心他,没有人敢进入她的隔离房间一步。所以她再也不会认您这个父亲,也不会认我这个兄长,只有大傻和雪隐是她的亲人。”

    王后苏莫道:“大王,她就只会不断拆台,不断收买人心。虽然她是您的亲生女儿,但是却在您的身上割了一个伤口,让您源源不断地流血,而她则不断吸您的血而变得强壮。等到她强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或许就会来反噬您这个父亲了。”

    “她敢?”羌王阿鲁冈寒声道:“现在她的部落有多少人?”

    羌国太子阿鲁太道:“十万人。”

    羌王太阳穴猛地一跳。

    竟然有十万人了?他的整个羌国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万人而已。

    羌王道:“她有多少武士?”

    太子道:“三千。”

    阿鲁娜娜麾下确实只有三千武士。

    因为投奔她的人,很大部分都是老弱。

    而雄壮的武士都被羌王笼络了,年轻武士种牛痘防天花不要钱。

    而且羌国武士喜欢追随强者,而在他们心目中阿鲁娜娜虽然强大,但毕竟是女人,而且远没有羌王强大。

    羌王拿起大琉璃杯,倒满了葡萄酒,整整半斤多一饮而尽。

    接着他直接走到王宫之外,找到一头雄壮无比的牦牛,轻而易举折断了牛角。

    这牦牛一阵惨叫,鲜血淋漓。

    “大王威武。”

    “大王无敌。”

    羌王将沾血的牛角递给第五子道:“阿鲁龊,你率领三千人去大雪山下见阿鲁娜娜,带着这只沾血的牛角去。你告诉她,十天之内来到我的王宫面前,跪在我的脚下。若赶不到,我就用这根牛角捅死她,她的命是我给的,我也自然能够杀她。”

    羌王第五子跪下,接过这支沾血的牛角。

    “是,父王。”

    然后,他兴致勃勃冲出了王宫,带上三千个人朝着朝着大雪山脚下狂奔而去。

    挥去这些不快,羌王继续饮酒作乐。

    “楚臣,这次我亲自率兵杀入越国,你们准备出多少钱?”羌王道。

    他就是这样的,不管什么事都要谈钱。

    “二十万金币。”楚国使臣道。

    羌王大怒道:“你们太小气了,苏难多大方。”

    楚国使臣道:“羌王,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出的不仅仅是钱,而且还有大军。越国在边境上足足陈列了十几万大军,若您的大军冲入越国西境劫掠,镇西侯种尧大军前来截杀,您又该怎么办?”

    羌王不屑道:“种尧,我又有何惧?”

    楚国使臣道:“您威武无敌,自是不惧种尧。但是您冲入越国西境是为了劫掠,是为了过瘾,是烧杀抢夺,不想打仗吧。只要我们楚国大军一动,越国的镇西边军就不敢离开。届时在苏氏家族的配合下,整个西境都是您的猎场,您能够劫掠多少钱,多少美女,多少奴隶?”

    羌王道:“三十万金币,一个都不能少,否则我不出兵。”

    楚国使臣无奈道:“就依大王的。”

    眼前这个蛮王的贪婪,真是让人发指。

    关键他得到金币之后,根本不是来发展国力,而是用来铺地面,盖王宫。

    吴楚两国王宫地面的金砖都是假的,唯独你羌国王宫黄金地面是真的。

    羌王又喝了半斤多酒。

    拉过了苏氏家族的另外一个小王妃苏凝。

    大手钻进她的身体把玩。

    “听说沈浪的妻子很美,对吗?”

    苏剑亭道:“对,金木兰的容貌不下于神女雪隐。”

    想起雪隐,羌王不由得怒剑冲天。

    羌王道:“人最痛快的事情,就是斩下敌人的头颅,强爆他们的妻子,沈浪勉强有这个资格了。”

    苏剑亭道:“可惜金木兰不在国都,而是在遥远的东部海边。”

    而且,金木兰也轮不到你羌王。

    苏剑亭继续道:“不过沈浪在国都有一个妾侍,娇小玲珑,丰满动人,而且已经有身孕了。”

    羌王道:“那也不错,我要了。”

    羌王阿鲁冈这辈子没有向任何人低头过,唯一例外的就是沈浪。

    当时为了让沈浪救他性命,他被迫写了认罪书,而且还让沈浪在羌国的土地上盖了圣庙。

    奇耻大辱。

    作为英雄豪杰,就是要将敌人扒皮抽筋,然后斩下脑袋放在一边。

    然后,当着敌人首级蹂躏他们的女人。

    哈哈哈哈!

    这样才痛快。

    幻想着他马上就要率领大军杀入越国西境,疯狂地烧杀抢夺。

    届时,他将能劫掠多少黄金?能够抢夺多少美人?掠夺多少奴隶。

    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越国人沦为猪羊。

    让那些越国所谓的文明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妻子被蹂躏。

    何等快意?

    喝到豪迈之处。

    羌王猛地抄起边上的大刀。

    这支大刀比阿鲁娜娜的那一支更加巨大,足足有三米长,两百多斤重。

    然后,他就在大殿内疯狂舞刀。

    瞬间。

    整个大殿仿佛飓风刮过。

    剧烈的刀风将桌子上的银盘银碟部掀飞出去。

    这大刀的呼啸声,如同鬼哭狼嚎。

    在场所有宾客,飞快躲避,推到大殿的最角落。

    每一个人都脸色发青,心惊胆战。

    嘴里却大声叫好。

    “大王威武。”

    “大王无敌。”

    这羌王真是天生神力,武功真是超强。

    四十九岁的他,几乎处于最巅峰的状态。(上一章说四十五岁寿辰错了,已经改过来)

    他狂舞大刀时候,就算隔着十几米,被刀风刮过的时候都能觉得痛。

    整个大殿的人,完睁不开眼睛。

    “哈哈哈哈哈……”

    “沙蛮族的使者,你号称是沙蛮强者不是吗?过来和本王试一试啊?”

    “沙蛮族的人,都是窝囊废吗?”

    这话一出,沙蛮族的使者忍不了。

    顿时,五个沙蛮族的高手拔出战刀,直接冲了上去。

    楚国使臣不忍直视。

    蛮族就是蛮族。

    作为一个王,竟然和他国使臣动手。

    “战!”

    “沙!”

    五个沙蛮族高手一声爆吼吗,猛地朝羌王围杀。

    然而……

    下一秒钟。

    五个沙蛮族高手如同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秒杀!

    在空中鲜血狂喷,落地之后,五个沙蛮族高手身筋骨断折,五脏六腑碎裂,彻底死去。而他们手中的武器,也部碎裂。

    五个高手直接被羌王一招秒杀。

    这羌王的神力和真气,真是逆天。

    所有人见之,震惊无比。

    都听说羌王无敌。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这位羌王比传说中的更加厉害。

    苏剑亭看了也不由得色变。

    这羌王真是无敌战神一般。

    不知道是他厉害,还是仇妖儿那个女魔头厉害?

    听说那仇妖儿,经常是一个人冲向一千人,然后大开杀戒。

    这种天生神力的无敌战神,真是千万中无一。

    然后苏剑亭开始在心中推断,单纯武功是父亲苏难更厉害一些,还是羌王更厉害。

    很快苏剑亭做出判断。

    父亲苏难的武功极高,单打独斗鲜有对手。

    但是在战场上,还是羌王逆天。

    羌王的状态极好。

    手中的青龙大刀挥舞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凶猛。

    有人被这惊人的刀罡吓住了,尖叫着逃了出去。

    此时大殿内不仅仅所有的碗筷被掀翻了,就算满地的宝物也纷纷碎裂。

    “砰!”

    沈浪送的那一面三米镜子终于承受不住,哪怕隔着这么远,也猛地炸碎。

    王后苏莫心痛。

    而羌王却哈哈大笑。

    一面镜子又算得了什么?

    这次进入越国西境劫掠,什么东西没有,什么宝贝没有啊。

    这个疯子就是这样的。

    这些宝物他看起来仿佛很珍惜,还专门放在藏宝库内。

    但他内心又完不在乎的,显摆过之后,毁起来毫不心痛。

    目光落在沈浪送的那一米高的翡翠夜光雕像上。

    羌王一阵狞笑。

    “本王要大杀四方。”

    “本王率领大军杀入越国,烧光,杀光,抢光。”

    “本王要让越国闻风丧胆,要让越王吓得魂飞魄散。”

    “唰!”

    羌王隔着好几米,猛地一刀。

    凌空斩下。

    “砰!”

    顿时,沈浪送给他的那个三尺翡翠夜光雕像,猛地炸碎。

    “本王要斩下沈浪的头颅,然后让他眼睁睁看着我蹂躏他的女人,但愿他那个娇小的女人能够承受本王之威武雄壮,哈哈哈哈!”

    然后!

    羌王的动作瞬间定格。

    就好像放电影忽然卡住了一般。

    他所有表情,所有动作,瞬间凝固。

    依旧威武无比,霸气冲天。

    可惜没有照相机。

    要不然这个pss摆得极好。

    旁边所有人见之一愕。

    羌王的无敌表演结束了吗?

    顿时,所有人拼命鼓掌喝彩。

    “大王威武。”

    “大王无敌。”

    “大王威震天下。”

    然而!

    羌王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威风凛凛站在那里,手中的超级大刀保持劈下的姿态。

    众人不由得一愕。

    莫非大王觉得我们鼓掌还不够热烈?

    于是,所有人更加疯狂地鼓掌,扯着嗓子大吼道:“大王威武,大王无敌。”

    然而!

    羌王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可是,我们真的尽力了啊。

    我们嗓子都要喊破了。

    这位蛮王也太难侍候了。

    而就在此时!

    几道黑血从羌王的鼻孔,耳朵,眼睛,嘴角流出。

    真正的七孔流血。

    苏剑亭惊呆了,王后苏莫惊呆了。

    阿鲁太太子惊呆了。

    一个羌国宦官飞快地冲了上去,伸手去探羌王鼻子的气息。

    完没气了。

    在探心跳,也没了。

    顿时,这个宦官惊呼道:“大王崩了。”

    场惊骇欲绝。

    羌王能不崩吗?

    他体内的四个小毒球已经几乎绣穿了,脆弱得不堪一击。

    他这么疯狂地演武。

    尤其是最后霸气一斩,直接将几颗小毒球部挤裂了,里面的氰化物进入血液之后。

    瞬间,毙命!

    这位无敌战神,没有死在战场上。

    而是死在自己的生辰宴上。

    “大王……”王后苏莫嚎哭,所有女人嚎哭。

    “砰!”

    羌王高大无比的身躯,直接倒下。

    ………………

    沈浪被关在王宫地窖之下。

    这里面可是藏冰的,温度非常低,哪怕是夏天进入也瑟瑟发抖。

    像沈浪这样的身子骨进去,保证不到半个时辰就直接被冻得半死。

    而且他被抓进去的时候,穿得如此单薄。

    所以此时的浪爷!

    热火朝天!

    没错,太热了。

    他一把将身上的狐裘扔掉。

    “大尻,你给我喝的是什么啊?这么热?”

    宁焱公主道:“酒啊!”

    沈浪道:“什么酒?怎么还红色的啊?”

    宁焱道:“鹿血酒啊,我不是怕你冻死嘛,作为兄弟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呢?”

    沈浪一愕。

    鹿血酒?

    我……我还喝了那么多?

    难怪浑身火烧火燎啊。

    然后望向母老虎。

    这女人长得还真是艳丽了,如同火焰一般。

    这个大冰窖里面,沈浪穿着狐裘,而这个怒老虎依旧穿着薄薄的骑士马装。

    这大腿的曲线,这腰臀的曲线,真是太爆裂了。

    这女人真是又野又美。

    宁焱被沈浪目光看得有些害怕。

    “人渣,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之前说过了啊,那天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们清清白白做兄弟。”

    “你绝对不能对我再有任何非分之想了啊。”

    沈浪道:“瞧你说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沈浪是洁身自好的男儿,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娘子的事情。”

    宁焱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沈浪道:“来,喝酒,好兄弟。”

    宁焱道:“来,喝,好兄弟!”

    两人一杯又一杯灌着。

    然后莫名其妙地,两个人又滚到一起去了。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真正发生什么。

    因为沈浪酒量实在太差,直接喝倒了。

    反而宁焱虽然喝醉了,但还有力气,把自己衣衫扒光了大半,把沈浪也扒光了大半。

    然后酒劲发作。

    完成到一半,也直接醉倒睡着过去。

    第二天宁焱醒来的时候。

    她又一阵惊呼?

    怎么……又睡在一起了啊?

    而且身上还盖着被子?

    这谁给我们盖的啊?

    还能是谁,黎隼大公公让宫女进来盖的,宁焱这声音那么大,他不想听到都难。

    一掀被子,宁焱发现自己身几乎光溜溜,沈浪也几乎光溜溜,两个人还纠缠着一起。

    沈浪脸上还都是吻痕,还有牙印。

    虽然这一次没有真正发生什么,但是这画面也非常过火。

    而就此时!

    地窖的门被打开。

    大宗正宁裕走了进来。

    国君下旨了,要审讯沈浪和宁焱,询问二人到底有没有私情。

    当然结论肯定是没有。

    所谓的审讯,也就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王族的丑闻怎么可能坐实?

    “沈浪,起来,大宗正有话要问你。”旁边的一个宦官道。

    被窝中,沈浪迷迷糊糊道:“问吧。”

    大宗正道:“大王让我问你,你与宁焱公主可有不正当关系?”

    “没有,我们是兄弟,清清白白。”沈浪半梦半醒道:“我是一个洁身自好的男人,怎么可能背着娘子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这一切都是谣言。”

    “谁能证明?”大宗正宁裕道。

    顿时,沈浪被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能证明。”

    三公主宁焱钻出被窝道:“我和沈浪是清白的,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这话一出,大宗正宁裕眼珠子一跳。

    “点蜡烛。”

    蜡烛点燃。

    几个人看得清清楚楚,宁焱和沈浪睡在一个被窝里面,宁焱还压在沈浪身上。

    虽然盖着被子,但隐隐看得见她身上没穿衣服。

    沈浪脸上到处都是吻痕咬痕。

    我日,你们这还是清白的?

    太过分了。

    在王宫里面,还敢滚到一个被窝去?

    两个人这幅模样纠缠在一起,还跟我说是清白的?

    欺人太甚!

    大宗正宁裕暴怒。

    然后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已经冷静了。

    “宁焱,你确实能够证明你和沈浪是清白的吗?”

    宁焱道:“对啊,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清清白白,就是好兄弟,完没有男女私情。”

    大宗正宁裕道:“那行,我的调查就结束了。”

    又长长呼了一口气,大宗正道:“记录下来,沈浪和宁焱公主关系清清白白,所谓男女私情,完子虚乌有。”

    呃!

    旁边那个宦官咬紧牙关,记录了下来。

    这个世界太黑暗了,像我这么纯洁的人,都要同流合污。

    这不是逼着我们所有人都睁眼瞎,张嘴瞎吗?

    不过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

    一个时辰后!

    宁焱公主被带去大宗正寺,闭门思过。

    软禁一个月。

    就呆在一个不到十平米的院子里面,不得出门一步。

    而沈浪!

    继续拘在地下冰窖里面。

    他觉得自己好冤枉。

    明明是宁焱主动来找我的,并且把我灌醉。

    我什么都没做啊。

    我明明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啊。

    为何要受这无妄之灾?

    国君真是忍得极度辛苦,真的想要将沈浪给骟了。

    太放肆了。

    寡人昨天晚上刚发火,刚刚警告过你们,不到两个时辰,你就和宁焱睡到一个被窝去了?

    你这是没有把寡人放在眼里吗?

    你这是把寡人的话当作耳边风吗?

    黎隼大公公说是宁焱公主主动去找的沈浪,而且两人喝醉酒了,其实没发生什么。

    然后,国君更生气了。

    我的女儿就这么贱,还送上门去?沈浪有这么高的魅力吗?

    寡人看不出来啊?

    本来就吴王率领三万大军南下一事,想要咨询沈浪。

    现在也不用咨询了,继续关着。

    不过国君此时更加确定。

    在何妧妧一案上,沈浪是清白的。

    否则,他不会这样作死。

    沈浪这是在发泄不满,他觉得白白被大理寺关押了几天,自己被冤枉了。

    真相大白,洗清罪名之后,他就开始骄纵起来了。

    太放肆了,太狂妄了。

    “不要给他送吃的,给我好好饿着,饿他到半死。”

    “派人送去一份口谕斥责玄武侯,就问这个女婿他是怎么教的?”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

    国君所有的精力,要部用来应付眼前的危机。

    吴王究竟想要做什么?

    三万大军南下,是想要讹诈?还是想要开战?

    还有苏难?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宁元宪已经本能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比起这些大事,沈浪这个混蛋和宁焱睡在一起,也不算什么了。

    第一次都睡了,那第二次,第三次又有什么区别?

    ………………

    苏难的野心很大!

    比国君想象中还要大。

    他这一次布局,想要实现的目标也很大。

    原本他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没有想到何妧妧一案,竟然让国君和他直接撕破了脸皮。

    那么没有办法,只能提前了。

    虽然会让苏氏比较被动,未来获得的筹码也更小。

    但是……

    苏氏依旧是最大的得利者。

    这一场剧变之后,我苏氏家族注定凤凰涅槃。

    而金氏家族!

    则要轰然倒下。

    沈浪这个小畜生,也幸亏在王宫地窖里面。

    否则……

    那个不怕死的殿中御史林秉忠,已经死了!

    他污蔑沈浪和宁焱的奸/情之后三天,就被弹劾贪墨之罪,总共一百八十金币。

    然后被抓进大理寺,黑水台的人亲自审问。

    整整一天一夜。

    然后传来林秉忠自杀的消息。

    然而苏难毫不在意。

    他在等待着。

    等待羌王率领两万羌兵杀入越国西境的那一刻。

    他在等待楚国大军逼近的那一刻。

    这一次,一定烽烟四起。

    国君宁元宪一定魂飞魄散。

    如今整个天西行省都烂透了,有苏氏和三眼邪的里应外合,谁能挡得住羌王?

    这一次或许会死十万人,或许更多。

    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百姓被杀,被蹂躏,被抢去做奴隶。

    不知道会有多少城郡被烧成白地。

    但……那又怎样?

    一个家族的崛起,注定要有无数尸骨铺垫。

    等羌王肆虐天西行省的时候。

    等楚国大军逼近西境。

    等吴王兵锋南下的时候。

    就是我对宁元宪予取予求的时刻。

    而杀沈浪,大概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件了。

    唉!

    太可惜了!

    如果能够再给他半年,局面会更好的。

    沈浪小贼,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若不能将你碎尸万段,扒皮抽筋,还真难解我心头之恨!

    而就在此时!

    心腹苏庸快步而入。

    他的整个脸苍白无色,整个人都在颤抖。

    “主子,这……这是世子的密信,最快速度来的,跑死了十几匹骏马。”

    苏难心中一跳。

    顿时有强烈不详的预感。

    抽出密信一看。

    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几个字。

    不过,部是密语,别人看不懂。

    但苏难一下子就看出,甚至不用解译。

    “羌王暴毙!”

    瞬间!

    苏难如同雷击一般!

    整个人呆立原地,无法动弹。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今天一定要破两万字,兄弟们给我支持,给我动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