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我乃王者!沈浪截杀苏难!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4130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这满地的尸体并不奇怪。

    关键这些尸体的形态诡异。

    每一具都是完整的,但部都变形了。

    要么整个脑袋直接扁了,要么身体直接扁了。

    这种死状真是太惨烈了。

    简直令人发指啊。

    而就在此时!

    忽然一阵空气的爆裂声响起。

    然后,帝国大使云梦泽感觉到无比的危险。

    下一秒钟。

    一个巨大的黑影猛地冲过来。

    这架势简直无法形容。

    你要说快,仿佛也不是很快。

    但就是威猛无比。

    让你看了一眼,就双腿发抖。

    就仿佛动物遇到老虎一般,本能就怯了。

    “打死你们,打死你们,打死你们……”

    然后,就是雷霆一般的爆吼。

    冲出来的是大傻,手中的铁棍朝着云梦泽的头顶凶猛砸来。

    云梦泽头皮发麻,用尽所有的力量飞快后退。

    然后!

    响起了沈十三的声音。

    “大壮住手,自己人,自己人……”

    大傻一愕。

    手中的玄铁重棒猛地朝边上一甩。

    “砰!”

    巨大的假山,瞬间粉碎。

    云梦泽看着此时的大傻,两只眼睛完是通红的,整个人仿佛进入了狂化状态,进入了一种魔怔。

    他平时太善良了。一定要进入魔怔状态,才会变得这么凶猛。

    因为大傻本来只会挨打的,不会打人。

    云梦泽抹去额头上的血迹。

    因为刚才假山炸开的时候,碎石飞溅,他虽然躲过了大部分的碎石,但还是被擦伤了。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拍了拍大傻的脖子道“大壮,结束了,都结束了。”

    片刻后。

    大傻的双目渐渐恢复了清明。

    当他发狂的时候,视野内一片通红,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就只是拿着手中的玄铁重棒狂砸。

    具体砸中了什么?砸中了谁?

    他都不知道的。

    “结束了吗?”

    大傻心有馀悸。

    “坏人呢?坏人呢?”

    云梦泽本能地望着满地的尸体。

    算了,大傻还不知道自己杀了这么多人。

    “跑了,都跑了,坏人都吓跑了。”云梦泽拉着大傻的手道“走,我们去看看胖子,看他吓尿了没有。”

    大傻点头道“好,去看三傻,去看宝宝。”

    地下密室的门被打开,大壮走进了地下密室之内。

    ………………

    整个院子里面就剩下云梦泽和沈十三。

    “十三,咋回事啊?”

    沈十三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道“我不知道啊,苏氏家族的义子苏剑彦要过来杀冰儿夫人,要抓金木聪世子。外面的兄弟都被牵制住了,几十个高手围攻我们两人。我以为一定死定了,只能用命相拼。”

    云梦泽点了点头,苏剑彦他是知道的,武功确实非常强,至少比沈十三强得很多。

    几十名高手围攻他和大傻二人,真的是没有什么生机的。

    云梦泽之所以一个人就冲过来,是因为他是帝国大使,苏难的人就算再疯狂也不敢杀他。

    “然后呢?”

    沈十三道“我已经准备好死在这里了。但苏剑彦说要杀主人的孩子,大傻一听直接大吼不能杀宝宝,然后他双眼瞬间就红了,挥舞着大铁棒就冲了出去。然后……几十个敌人都被砸死了。”

    云梦泽咧嘴。

    再一次看地上的尸体。

    这能叫砸死吗?

    这是砸扁了,真的是砸成肉饼了。

    而且还很臭。

    因为,很多人的屎都直接砸飙出来了。

    云梦泽道“那苏剑彦呢?”

    沈十三道“他见到大傻厉害,速度无比飞快,刺向大傻。他那一剑真心是快,我武功再高也绝对挡不住,甚至主母都挡不住。但是……”

    但是大傻挨打的本事,挡剑的本事超强。

    半年多来,钟楚客大宗师偷袭大傻上百万次,大傻挡剑都要挡疯了。

    挡不住钟楚客的剑,还能挡不住你苏剑彦的。

    沈十三道“总之,苏剑彦刺了大傻几百剑,然后被大傻挡了几百剑。大傻一边挡剑,一边砸人,他当时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手中铁棍一狂舞,那些西域高手根本无法靠近,部被砸死,砸扁,砸出屎来。苏剑彦刺了大傻几百剑,结果自己的剑断裂了,虎口裂开,还吐了一口血,然后他就跑了。”

    “厉害,果然厉害。”云梦泽夸奖的不是大傻,而是苏剑彦。

    这个苏氏的义子果然很强啊,表面上看他刺了大傻几百剑。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也等于他挨了大傻几百剑的反弹力,竟然只吐了一口血。

    确实超强。

    宁焱公主每一次主动去砍大傻,直接就飞出去了。

    云梦泽道“大傻铁棍狂舞的时候,有招式吗?”

    沈十三道“没,就是一阵乱舞,泼妇棍。”

    云梦泽再一次咧嘴。

    沈十三道“云世子,我忽然觉得练武好没有意义啊。”

    云梦泽上去拍了拍十三的肩膀道“不是你一个人这么想。”

    妈蛋。

    我们练武拼命研究秘籍,拼命研究招式。

    一套剑法练习几十万遍,呕心沥血,精益求精,唯恐错了一点点。

    就这样练习个十来年,终于很厉害了。

    而人家大傻。

    啥秘籍?不知道。

    啥招式?不知道。

    闭上眼睛,拿着铁棍就是一顿乱砸。

    砸死了几十名西域高手。

    把苏剑彦这样的顶尖高手砸哭跑了。

    帝国大使云梦泽嫌弃地看着手中的宝剑,直接扔得远远的。

    还练个屁啊。

    老子也不练了。

    练了半辈子,还不如人家闭上眼睛乱耍一通泼妇棍。

    “唉,我真是没用的人,人这一生好没意思。”云梦泽坐在地上感慨。

    沈十三道“云公子你至少名满天下,睡遍天下美人。”

    十三也就是在云梦泽面前话多一些,在沈浪面前几乎是闭口不言的。

    主人心眼太小,还爱装逼。

    不像这帝国大使云梦泽,身份那么高贵,却一点架子都没有。

    云梦泽拍了拍十三的肩膀道“你也不错啊,连黄凤这么……奇特的女孩也能拿下,睡过没有?”

    十三脸红,摇头。

    云梦泽叹息道“你和你主人一样,就是太老实,放不开。”

    这话让十三想哭了。

    云世子,你说我老实,我承认。

    但你说我主人老实,这……这太假了啊。

    云梦泽叹息道“大傻这么厉害,还有一个更更更厉害的,你应该见过吧。”

    沈十三点了点头。

    那个更更更厉害的就是女魔头仇妖儿。

    云梦泽道“多厉害?”

    沈十三道“没法形容,就是她一个人包围一千人,然后那一千人要被吓尿的感觉。”

    云梦泽道“她美吗?”

    沈十三道“超,超,超级,天下独一无二。”

    云梦泽道“还是吾弟厉害,这样的女人都能睡到。”

    沈十三想说其实主人是被睡的那个人,而且他压根就征服不了仇妖儿。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男人可以征服仇妖儿。她是天下无双,天下无匹。

    主人沈浪在她的眼中也如同无物。

    但这话十三哪里敢说。

    云梦泽道“你也见过神女雪隐,也见过仇妖儿,你觉得哪个更美?”

    十三想了一会儿道“仇妖儿。”

    云梦泽道“为啥?”

    十三道“因为神女雪隐的那种美可以修炼出来,仇妖儿是天生!”

    云梦泽道“你也见过两个人动武,那你觉得谁更厉害?”

    十三道“不好讲,论武功修为神女雪隐超级高。但是两人的气势却不一样。我打个比方,神女雪隐的气势就仿佛是神箭手射出的箭,你不管怎么躲都躲不了,必死无疑。而仇妖儿的气势,就仿佛是海啸,仿佛是地震,你压根就不想躲,也不敢躲。”

    云梦泽道“明白了,一个是杀一人,一个是碾压无数。”

    十三道“你们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云梦泽道“再过几年,或许大傻也要成为这样的人了。”

    …………

    大傻回到地下密室后,受到了英雄一般的待遇。

    金木聪惊愕道“这就……结束了?和我想象中的惊心动魄不一样啊,以后我这小说没法写了,这没啊。”

    小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长长松了一口气道“大傻,你真厉害,你太棒了。”

    顿时大傻忸怩,超级不好意思。

    小冰道“大傻快坐下,喝茶,喝茶。”

    然后冰儿给大傻倒了一杯茶。

    大傻更不自然了。

    “冰儿你别这样……我,我很……”

    大傻也形容不出来此时的感觉,就是很别扭。

    冰儿平时对他可凶了,吃饭大声要骂,喝水大声也要骂。

    现在她这么温柔,真是不习惯。

    冰儿明白了,厉害喝道“让你喝茶你就喝,赶紧喝。”

    大傻脖子一缩,赶紧接过茶,一口喝下。

    然后规规矩矩将杯子放在桌子上,腰杆笔直坐着,双手合拢夹在膝盖之间,坐姿像听话的小学生。

    这感觉就对了。

    冰儿这么凶,我就习惯多了。

    ……………………

    天还没有亮。

    国君就已经起身了,还温柔地拍了拍苏妃道“昨晚你累坏了,好好休息。”

    苏妃温柔地点了点头。

    昨夜应该是宁元宪累坏了,做了一回耕牛。

    穿上了王袍。

    宁元宪走出了苏妃的宫房,回到卞妃的房间。

    “爱妃,给我揉揉眼睛,然后滴几滴眼药。”

    宁元宪躺在卞妃的腿上,整个人身心才稍稍安宁下来。

    睁开眼睛,他的眼球通红血肿。

    因为一夜未睡。

    不能这样去见臣子。

    巨大的危机来了!

    苏难用苦头欢的名义,把国都给捅了一个透。

    昨天有多少民房着火,几千间?

    烧死了多少人?

    几千个?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让越国显得无比虚弱。

    区区几百个人就把越国都城搅翻天了。

    丛林之中猛兽之王最害怕的是什么?让人看出自己的虚弱。

    不管是真的虚弱,还是假的虚弱,都极度危险。

    因为这样一来,周围的狮子,老虎,恶狼,鬣狗都会疯狂冲上来撕咬。

    苏难明明可以偷偷溜走,为何要大闹国都?

    就是要揭露越国“虚弱”的真相。

    让吴国,楚国,羌国等等部扑咬上来。

    这种危险的时候,不能发怒,不能再虚荣,不能讲究颜面。

    要冷静,要渡过这次危机。

    这个危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应该是从边境狩猎开始的。

    年轻的吴王战胜了自己,这让人觉得越国有些虚弱了。

    而这一次苏难捅破了国都的天,就彻底撕开了越国的强大外皮。

    接下来要用最快的速度止损。

    要彻底震慑周围的所有敌人。

    不管是狮子也好,老虎也罢,甚至像羌国和沙蛮族这样的鬣狗。

    一定要震慑住他们,一定不能上演群兽围攻越国的惨剧。

    否则就算越国再强大,就算有四爪八手,也打不过来。

    一个君王,只有面临真正危机的时候,才能看得出能力来。

    这次是把危机大事化小。

    还是不断恶化,危机越酝酿越大?

    这就要看君王的意志和魄力了。

    宁元宪,你真正的考验来了。

    虽然谈不上生死存亡,但至关重要的一刻来了。

    渡过这次危机,越国就继续强大下去。

    若渡不过这次危机。

    二十年前的吴国,就是你的下场。

    只不过这一次被割让的就不仅仅是九郡了,可能是大半个天西行省,加上北方四郡。

    “陛下,威武公来了!”黎隼公公道。

    听到这话,国君宁元宪神情不由得一震,直接走到书房去。

    …………

    “臣卞逍,拜见陛下!”

    越方第一人,国君宁元宪真正的擎天玉柱,威武公爵卞逍一丝不苟地叩拜。

    宁元宪没有虚伪地阻止他。

    如果换成苏难的话,他大概会赶紧跑过去,将他扶起。

    等到卞逍行礼完毕后。

    宁元宪拱手弯腰道“兄长辛苦了。”

    卞逍听之,本要起身,便停了下来,继续跪在地上。

    “坐。”宁元宪自己坐了下来。

    卞逍起身,在下首的椅子上坐下。

    吴王三万大军南下,他整顿了军务,加紧备战,然后立刻南下觐见宁元宪。

    “师兄,寡人的江山遇到巨大的危机了,尽管寡人一直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小看了苏难,但还是小看他了。”

    “沈浪那个混球说得对,苏难图谋非常大,阴谋非常大,他早就和吴国,楚国勾结。”

    “边境会猎寡人输了,让天下人觉得越国虚弱了。而这一次苏难堂而皇之杀出国都,而且大火焚城,烧死民众几千人,让我国都大乱,就是告诉吴国,楚国,羌国等等,我越国已经虚弱不堪,没有一战之力了。”

    “接下来局势每一天都会恶化,若不及时止损,很快就会出现天下围攻越国的局面。北边吴国,西边楚国,西南羌国和苏氏,南边的沙蛮族南殴国,会从四面八方攻打我们。”

    “寡人一定不能让这个最可怕的局面出现。”

    听完宁元宪的话后,卞逍道“是!”

    国君宁元宪长长松了一口气,稍稍疲倦地躺回到椅子中道“师兄,你说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姜离帝主三十几岁就灭国无数,四十岁的时候就天下无敌,差点就一统天下。寡人已经五旬的人了,却还如此一事无成。”

    卞逍道“陛下守成不易,再说姜离陛下是独一无二的。”

    “是啊,姜离陛下是独一无二的。”宁元宪道“谁又比得上?”

    然后,他端起浓茶,狠狠地喝了一口。

    他平时一点都不喜欢喝浓茶,因为注重养生,所以他喝的都是淡茶。

    而今天他喝的茶很浓,所以倒仿佛喝烈酒一般。

    而威武公爵卞逍却很喜欢浓茶。

    他更是直接拿着一个茶壶,一口一口往嘴里喂。

    他在宁元宪面前,态度非常随意。

    “兄长,苏难跑了,追不上了。”宁元宪道“他想要四两拨千斤,想要在我越国上演新的艳州之变,想要苏羌合一,想要自立为主。”

    听到艳州之变,卞逍神情也没有变化。

    在很多人看来,艳州之变是卞逍一生的污点。

    毕竟当时卞逍已经是吴国的南军大都督,很快就要位极人臣了。

    结果,他背叛了吴王,率领十万大军和三郡之地南下投靠越国,直接导致了吴国大败。

    不管他在越国地位如何崇高,背叛君王终究是污点。

    但卞逍不在乎这个。

    他背叛吴王,是因为吴王不义在先。

    他的父亲是怎么死的?他的儿子是怎么死的?

    况且他和宁元宪是师兄弟,当时最危急的时候,宁元宪以越国太子之尊进入他卞逍的大营,那一幕卞逍到现在都能记得。

    当时双方可是敌对阵营。

    这位君王平时虽然谈不上英明,但关键时刻,绝对睿智,而且也敢冒险。

    国君宁元宪继续说道。

    “苏难返回封地需要时间,施展阴谋也需要时间,联合纵横吴,楚,羌,南殴国,沙蛮族更需要时间。”

    “而这段时间,是我们的黄金时刻,要打断敌人的节奏。”

    “所以我们需要主动出击。”

    “去打一场人数少,烈度极高的胜仗。”

    “师兄,我需要你率军出击攻打吴国。打一场血腥之极的胜仗,战争规模要小,因为我们的国库承担不起两场大型战争。但是战果要辉煌,要杀人很多,要让吴国鬼哭狼嚎,要让周围诸国彻底震慑,让他们害怕,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强大。”

    有些时候要以退为进,而有些时候要以进为退。

    有些时候,打是为了不打。

    这样的英明决策,我们国家不止做过一次。

    这样的高烈度,小规模战争,我们也打了不止一场。

    效果很好!

    卞逍道“那就需要奇袭,需要冒险。”

    国君道“声东击西!”

    卞逍道“吴王虽然年轻,但是个厉害人物,恐瞒不住他。”

    国君道“寡人亲自出场,为你演戏,帮你牵制大部分的吴国大军。”

    这话一出,卞逍大惊。

    “陛下的意思是,您做出御驾亲征的架势,去天北行省摆出一副要和吴王决战上野城的架势?”

    国君道“对,而且你艳州的军队,我会调走一半,总之要风起云涌,摆出吴越决战的架势。”

    卞逍道“那楚国那边?”

    国君道“兵贵神速,楚国在西北和梁国、新乾国都有摩擦争端,他的反应不会这么快。苏难那边,羌国内乱平息之前,他也绝对不会公开反叛自立。所以我们这一战一定要快,速战速决!”

    “打就是为了不打,一旦我们表现出惊人的战斗力,表现出越国的强大,周围投机诸国又会胆怯,退缩回去。”

    卞逍道“此时非常时期,陛下若离开国都,朝堂恐有动荡。”

    别忘了,苏难可是中立派系的巨头,朝中势力非常庞大。

    国君摇头道“不,攀附苏难的那些官员,都是无根之木。因为不想参与夺嫡这才加入中立派系,表面上看威风八面。可一旦派系巨头倒台,他们也如同鸟兽散,掀不起风浪。有太子和宁岐在,这些人翻不天,最最不用担心的就是他们了,大不了狠狠杀一批便是了,这些文官如同韭菜,割掉一茬很快又长出一茬了。”

    还是太冒险了,太大胆了。

    一旦时间卡不住,局面可能会更加崩坏。

    卞逍眯起眼睛。

    他就是他认识的宁元宪。

    关键时刻,魄力大得惊人,而且极度敢于冒险。

    真不知道这是优点,还是缺点。

    但,一个面临巨大危机,有魄力的君王,总比窝囊被动的君王更强。

    “臣遵旨,一定会竭尽力,不让陛下失望。”

    都到这个份上了。

    国君亲自去做诱饵,吸引吴国主力。

    我卞逍定会肝脑涂地。

    宁元宪起身,拱手道“一切,仰仗兄长了。”

    卞逍跪下叩首。

    …………

    次日朝堂之上。

    国君又再一次上演了君王之怒。

    咆哮整个朝堂。

    但是没有一句提到苏难。

    “大胆吴国,不但出兵南下,逼近我越国上野城。而且还在我国都埋伏无数间谍,勾结大盗四处纵火,致使我越国无辜百姓,死伤几千,民房烧毁千间。”

    “可怜我大越子民,善良勤劳,竟受如此无妄之灾!”

    “寡人身为国君,若不能保境安民,还有有何面目去面对列祖列宗?”

    “吴国间谍在我国都,竟如此丧心病狂,肆意妄为?”

    “黑水台听旨!”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今日终于上朝了,他直接出列,跪在地上。

    “之前沈浪就说过了,朝中有人勾结吴国,去查,给寡人查清楚,究竟是谁勾结吴国!”

    “不管是谁,不管他的身份有多高,部格杀勿论。”

    “还有,黑水台力抓捕大盗苦头欢!”

    阎厄大都督叩首道“遵旨!”

    国君这是要大开杀戒了,接着勾结吴国的名义,把国都之内苏难的嫡系党羽,杀得干干净净。

    “苏难呢?苏难呢?”国君忽然怒吼道“种鄂,苏难到哪里去了?”

    枢密院副使种鄂道“陛下,臣不知。不过昨夜镇北侯爵府先着火,整个侯爵府差不烧了大半,苏难侯爵年迈,大概受了惊吓。”

    “哦!”国君道“黎隼,派御医去镇北侯爵府看看,苏卿劳苦功高,一定不能有失。”

    “是!”大宦官黎隼道。

    然后,他立刻带着几个御医,带着无数名贵药材,朝着已经烧毁一半的镇远侯爵府去了。

    下面的一些大臣完惊呆了。

    国君这……这是演什么戏啊?

    大家部云里雾里。

    此时,整个朝堂,都变成了宁元宪一个人的独角戏。

    发完怒后,宁元宪仿佛稍稍安静了一些。

    揉了揉眼睛。

    旁边小黎公公赶紧递过去一条热毛巾。

    国君接过来,敷上面孔。

    差不多一分钟后,才拿了下来。

    而此时国君宁元宪仿佛已经不发怒了,表情平静,口气也变得平静下来。

    “诸卿,吴王三万大军逼近我天北行省的上野城,该如何应对啊?”宁元宪淡淡道“已经议了好几天了,也该出一个结果了吧。”

    顿时,众臣纷纷出列,强烈谴责。

    但是实质性的意见,一个都没有。

    不敢有啊。

    朝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枢密院副使苏难叛逃。

    面对吴王咄咄逼人的攻势,众多大臣已经心怯了,甚至有一种危机四伏,大厦将倾的感觉。

    “呵呵……”国君宁元宪冷笑一声道“你们议吧,议个三年五年也没有结果。寡人已经定了,要御驾亲征!”

    “吴王乳臭未干,竟敢提兵南下,这是讹诈!”

    “他以为寡人已经老了?那就让他看看,寡人还是何等的英勇无敌。”

    “他想战,便作战!”

    “寡人,御驾亲征!”

    这话一出,群臣震惊。

    不敢置信!

    陛下竟然要御驾亲征?

    尚书台的几位大臣纷纷出列叩首。

    “陛下三思,陛下三思啊!”

    “南殴国战局焦灼,国库已经免为其难,若是北边再开战,国库完无法支撑了啊。”

    几乎大半臣子纷纷出列叩拜,请求国君三思后行。

    “陛下,忘战必危,好战必亡啊!”

    “陛下,民力有限,经不起透支!”

    “陛下,此时我越国当以安稳为上,再也经不起动荡了。”

    宁元宪一声冷笑。

    这群文官就是这样的,口口声声都是圣人的话。

    仿佛那些都是真理。

    没错,那确实是真理。

    但是真理有些时候,也要反着用。

    宁元宪二话不说,直接起身,猛地掀开身上的王袍。

    顿时,所有人清清楚楚地看到,国君身上穿着甲胄。

    然后国君拔出宝剑,猛地对前面的几子斩下。

    “啪!”

    一声巨响,整个几子直接被劈成两半。

    这让所有人都记起来,国君宁元宪也是学过武功的,而且武功还很不错。

    “寡人已经定了,御驾亲征,决战吴王!”

    “再有阻挡者,如同此几!”

    “没钱?不会去借吗?隐元会不是一直拼命要把钱借给我们吗?”

    然后,国君宁元宪一身甲胄,直接离开朝堂。

    留下群臣瑟瑟发抖,惶恐不安,议论纷纷。

    而此时。

    尚书台左丞相祝弘主缓缓抬头道“吵什么吵?陛下已经乾坤独断,诸位臣工,安心办差便是!”

    顿时,群臣安静了下来。

    祝弘主,太子太师。

    国君岳父,祝戎,祝霖之父。

    国君宁元宪的老师,他在越国另外一支擎天玉柱。

    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之前养病在家,几乎没有上朝。

    今日,终于来了,拖着病体上朝。

    张翀不由得朝着这个老人望去一眼,心生仰慕。

    这,就是他张翀一生的目标了。

    ………………

    书房内。

    国君和沈浪下棋。

    “沈浪,你家被烧了,几乎烧光。”

    顿时,沈浪面孔一抖,手也一抖。

    “你家武士被杀了十几个,不过你家人没事。”宁元宪道“那个大傻,厉害!”

    沈浪的手平静了下来。

    国君又道“你这人作孽,大傻未来会问鼎天下武道,代表我越国武道之尊的希望,你这么早让他出来做什么?众矢之的吗?”

    沈浪道“我也不想。”

    然后,两个人继续下棋。

    “你猜对了,苏难野心巨大,他不仅仅要上演新的艳州之变,而且还要自立为王,他要苏羌合一。”国君道“你这混账,琢磨人心倒是厉害。”

    沈浪道“因为臣要报仇,一心想要弄死苏难,所以每天都在琢磨他的心思,了解得自然比旁人清楚。”

    国君道“那你每天琢磨寡人的心思了吗?”

    沈浪道“您又成不了微臣的岳父,琢磨没用。”

    顿时,国君想要把手中的棋子砸在沈浪的脸上。

    国君道“苏难临走之前,大火焚城,堂而皇之杀出朱雀门,而且还几乎灭杀你在国都的家,他这般厉害,你可想到没有?”

    沈浪摇了摇头道“没有,臣以为他会溜走的。”

    国君道“寡人也没有想到,这老贼平时太擅长于演戏了。”

    接着,国君皱了皱眉道“你这棋艺这么差,和你下棋有什么意思?”

    沈浪道“臣这不是还没输麻。”

    国君道“已经死透了,你不是号称走一步看四步的吗?”

    沈浪道“下棋无聊,臣不愿意动脑子。”

    国君顿时想要掀掉棋盘,不过马上就要赢了,懒得掀。

    真是见了鬼,自从这个混蛋睡了寡人的女儿,竟然摆出一副自己人的样子?

    别凑近乎。

    国君淡淡道“沈浪,你之前说想要杀苏难,要灭苏氏族,还算数吗?”

    沈浪手悬在半空,道“还,还算数吧?”

    …………

    琅郡西边一百一百五十里。

    苏难很快就要进入自己的地盘了,整个心神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

    苏氏的领地只有三千多平方公里,但是他用利益已经渗透了半个天西行省。

    只要进入他的势力范围,就如同蛟龙如海。

    而此时一个驿站内,准备了几百匹骏马。

    苏难的几百人只要进入这个驿站,就立刻换马,继续前进,前往家族封地。

    “快,快铡草喂马!”

    “别慢吞吞的。”

    “把所有战马都喂饱了,一会儿有大人物要用。”

    “要是饿了哪一匹,唯你们是问!”

    其中一个老头,如同车夫,如同老农,正在一丝不苟地铡草。

    “唉!”

    “沈浪,老夫欠你的这个人情真是难还啊!”

    “现在让我杀苏难,我真是没底气!我这个人出身卑微,几代都是农民,一见到大人物就心抖的。”

    “你说杀苏难是国君允许的,我这个人读书少,你可千万不要骗我啊!”

    一代宗师,剑王李千秋正满脸苦闷铡草。

    然后,静静等待苏难的到来。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六!诸位恩公,急需支持,继续月票。

    谢谢sliveroonlz,书友20181220213258934的万币打赏。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