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逆天反杀!浪爷千军万马!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5339

人气小说: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灵域兵魂末日轮盘乾龙战天

    沈浪仿佛被这个变故彻底惊呆了。

    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剑尖,还有滴落的鲜血。

    “呃……”

    然后,喉咙底下发出一股奇怪的声音,然后鲜血从嘴里涌出。

    “为……为什么?”

    剑王李千秋道:“因为,我更爱妻子。为了她,我愿意付出一切。”

    “好,说得好!”

    苏难之侄,苏林鼓掌。

    “真是太感人了,剑王前辈对妻子的深情厚谊简直太感人了。”苏林伸手抹去不存在的泪水,凄声道:“我一定要向剑王前辈好好学习,疼爱自己的妻子。”

    然后,他拍了拍手。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这是一个西域女子,大约三十岁。

    或许曾经长得很美,但是现在,她腰围八尺,体重二百五,雄壮无比。

    苏林上前,温柔地将脑袋投入妻子的怀抱。

    “宝贝,我以后会向剑王前辈一样,只爱你一人。”

    苏林的妻子,出身于梭国王族偏支,算是一个郡主了。

    不止苏林,苏氏中的很多成员都和西域诸国联姻。

    只有这样,他们叛乱自立之后,才能在西南立足,才能对越国产生足够的离心力。

    苏林妻子目光望向沈浪,道:“就是他杀光了我梭国的商人,杀了我表兄的吗?”

    苏林道:“对,就是他。”

    苏林妻子道:“割开他的喉咙把他的血放了,我要喝他的血。剥掉他的皮,我要用来做凳子。切掉他的肉,连同骨架一起煮掉,我要吃他的肉羹。”

    苏林道:“遵命,我亲爱的妻子。”

    然后苏林大声道:“诸位,今天我请大家吃饭,但是什么菜都没有准备。接下来就把沈浪这个小畜生给炖了,一人分一碗羹。”

    “好!”

    众人大声喝彩。

    苏林笑道:“可惜啊,沈浪这个小畜生有点瘦,加起来也不过一百三四十斤,在场诸位也就是分一杯羹了。”

    此时剑王李千秋道:“苏林,放了我的妻子。”

    苏林笑道:“放心,一定会放的。而且我们也会托关系,找找人,看浮屠山赐给解药,剑王前辈我们以后或许就是自己人了,我们苏氏家族是非常看中剑王前辈这样的绝世高手的。”

    十几名武士非但没有放下手中的弓弩,反而更加近距离地瞄准了铁笼子里面那个女人。

    “啊……啊……”

    那个蟾蜍一样的女人拼命尖叫嘶吼着。

    苏林拿出一支匕首,望着沈浪淡淡道:“十天前,剑王李千秋伏击叔父,我们苏氏家族当然非常震惊?剑岛只有区区一个瞎子老奴,我们把剑王前辈妻子请来的过程非常简单,完不费吹灰之力,就是因为急着赶路,让剑王夫人受了一些颠簸,真是抱歉了。”

    走到了沈浪的面前。

    苏林发现大傻闭着眼睛,他浑身都在发抖,满脸通红。

    可惜啊!

    这是一个顶级的武道天才,但是叔父说了,要将他切成好几截。

    苏林在沈浪面前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微笑道:“很痛苦吧,我看着都觉得很痛苦。沈浪是什么勇气让你敢去迎娶金木兰的?就凭借你这卑贱的身份,配得上金木兰吗?”

    沈浪用力地喘息,嘴里的血沫子不断冒出。

    苏林拿出了一个金币,叹息道:“你带着镇远城的一万多民贱民去劫掠,把所有西域商人的店铺都给抢了,你以为有用吗?我的人已经挨家挨户去抄家了,很快就可以把所有的金银部夺回来,甚至还能夺回得更多,你信吗?我们苏氏马上就要起事了,任何乱子都要彻底镇压下去。”

    苏林伸手,轻轻拍打沈浪的连,微笑道:“是谁给你的勇气来镇远城的,这里是我的地盘,这里距离镇远侯爵府仅仅只有几十里。你知道我们手中有多少兵马吗?两万多!这还不算,还有羌国那边,不计其数的蛮骑。你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竟敢来镇远城找死?”

    “呵呵……”沈浪发出一阵没有意义的笑。

    苏林叹息一声道:“大日子就快要来了。很快我们的军队就要席卷半个天西行省,很快我们就要和羌国合二为一,属于我们的伟大时代就要来了,我苏氏家族很快就要凤凰涅槃,而你金氏家族则……很快就要毁灭了,很快很快!”

    “可惜啊,沈浪你见不到了。”

    “叔父说了,让我亲手割下你的脑袋,他要把你的颅骨做成一个酒杯。”

    “我动手了啊!”

    苏林微笑道,然后伸手便要去割沈浪的脑袋。

    而这个时候,沈浪忽然朝着他咧嘴一笑。

    “表哥,你真是让人。”

    沈浪说这话的时候中气十足,哪里有半分受伤的样子啊。

    苏林一惊,顿时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接着他动作无比飞快,瞬间就要转身逃离。

    他动作快。

    但是剑王前辈的速度更快。

    他直接伸手捏住了苏林的脖颈,提在半空中。

    而苏林双腿腾空,在空气上狂奔,但是却半寸也不能前进。

    沈浪站起身,嘴里啧啧道:“呀,呀呀呀!这是什么造型啊,挺别致啊,太空舞步?夸父追日啊?”

    所有人顿时震惊了。

    发生了什么事?

    沈浪刚才不是被刺穿了吗?

    剑王那一剑非常凶猛,直接刺穿了胸膛呀。

    沈浪拔下了背后的剑,大声道:“诸位镇远城的朋友,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我要为大家现场表演口吞宝剑。”

    然后,沈浪活生生将这支剑给吞了。

    因为这是一支定制的收缩剑,层层压缩,部可以压倒剑柄里面去,露在外面的只有三寸。

    “现在,我又要为大家表演当众自尽。”

    沈浪把这支收缩剑拉扯恢复,完后对着胸口猛地一刺,顿时剑刃又都缩回去了,足足短了一尺多,看上去仿佛刺入身体。

    接着沈浪解开自己的衣衫,露出了胸前的这个机关。

    这里也有一支弹性很强的软剑,平时挤压在一起,需要的时候一按机括。

    “咻!”这剑尖就直接弹射出来,而且还刺穿了血包。

    这就是沈浪被一剑刺穿的真相。

    沈浪道:“大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沈谦厉不厉害?”

    能不厉害吗?

    昨天晚上,沈浪和剑王前辈,整整演练了几百遍。

    自然天衣无缝了。

    “哈哈哈哈哈……”

    此时大傻终于忍不住了,睁开了眼睛大笑。

    他才是最辛苦的一个人。

    他演技太差,所以进来之后就闭着眼睛,魂飞天外,唯恐露出破绽。

    但就是想笑,所以拼命憋着,憋得浑身通红,不断颤抖,看上去倒仿佛悲愤无比的样子。

    苏林几乎要疯了。

    “李千秋,你连妻子都不要了吗?你连她的死活都不管了吗?”

    沈浪无奈道:“表哥,你觉得我请剑王前辈过来,会把他的妻子留在岛上让你们抓走吗?你们苏氏卑鄙毫无底线,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剑王的夫人早就转移到一个绝对安的地方了。”

    苏林不敢置信,望着铁笼子里面的女人,大声喊道:“她就是剑王的妻子,她头发掉光,浑身佝偻,身皮肤如同蟾蜍一般,她就是剑王的妻子。”

    沈浪冷笑道:“第一,我为了拯救剑王夫人,一直在研究她体内的剧毒。已经提炼出了十几个样本,目前还没有找到解毒的办法,但是想要恢复出一模一样的症状,却是轻而易举的。”

    “第二,你们在山洞深处找到这个女人,她嘴里就始终大吼着李千秋,你这个畜生,快来救我,快来救我。你们就欣喜若狂,百分之百断定她是剑王夫人了?而实际上她脑子已经坏了,她永远都只会吼这一句话的。”

    苏林吼道:“她是谁?她是谁?”

    沈浪道:“她是一个死有余辜的女人,用她来救人,也算是她这辈子唯一的贡献。”

    而此时铁笼子里面的女人又疯狂嘶吼:“把火熄掉,把火熄掉。李千秋你这个畜生,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苏林寒声道:“你早就料到有这一天,所以早就做了准备?”

    沈浪道:“当然了,你知道我每天做得最多的是什么吗?就是用代入法,站在敌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我每天都在想着如果我是苏难,应该怎么弄死沈浪这个小畜生。你们想过的法子我想过了,你们没有想过的法子,我也想过了。”

    确实如此。

    沈浪邀请剑王过来的时候,已经先让他把剑王夫人秘密送到天涯海阁。

    然后,往剑岛山洞里面送了一个一模一样症状的女人,一个死有余辜的女人。

    而且,沈浪说拯救剑王夫人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这也是真的。

    苏林不可思议地望着沈浪。

    之前就听说过沈浪狡诈如鬼,他还无法完相信。

    一个人大权独掌的时间太长了,一定会膨胀,有一种所有人都不如我的感觉。

    所以当听说沈浪要来镇远城的时候,苏林虽然重视,但也心生不屑。

    整个镇远城早就被我经营得密不透风,你沈浪带着区区几百人就想要过来翻天?真是痴人说梦。

    我苏林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你碾死了。

    而现在,仅仅一天时间!

    苏林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还输得如此之惨。

    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沈浪,你好毒,你好毒啊!”苏林大呼道:“但是你以为这样就有用了吗?现在有上百名高手包围了你们,你以为你逃得出去吗?放了我,你还有一线生机!”

    苏林的话还没有说完。

    忽然觉得下面一凉。

    然后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双腿之间在流血。

    地上那一坨东西,非常眼熟。

    沈浪手中的匕首上,还有血迹。

    他,他被阉了?

    啊……啊……啊……

    沈浪,你这个恶魔,你这个魔鬼。

    你要阉割我之前,为何连提醒都没有?

    苏林发出一阵阵惨嚎。

    场所有人见了,也一阵阵头皮发麻。

    沈浪道:“表哥,不好意思啊,你这个匕首太锋利了,我那在手里就忍不住想要切割一些什么东西。”

    苏林凄厉大吼道:“沈浪,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沈浪道:“不过表哥你本钱有点小啊,嫂子体形这么庞大,岂不是牙签搅大缸,我咋感觉你这头顶有点绿了呢?”

    苏林大吼下令道:“动手,动手,将沈浪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顿时大厅内上百名高手,猛地拔剑。

    而苏林那个肥壮的妻子也终于反应过来,低头看了丈夫被阉割的那部分,嘶声大吼道:“冲上去,将这个小白脸扒皮抽筋,剁成肉泥。”

    “射死那个囚笼里的女人。”

    “嗖嗖嗖嗖……”

    十几个武士扣动机括。

    瞬间,十几支弩箭将铁笼里面的那个女人射死。

    然后,上百名高手朝着沈浪三人疯狂冲来。

    这架势,已经完不管苏林性命了。

    李千秋手指轻轻一捏,将苏林的颈椎直接捏断了。

    顿时,苏林觉得自己脖子以下毫无感觉。

    就连双腿之间也不痛了。

    “啊……啊……啊……”

    苏林再一次发出凄厉恐惧的惨叫。

    李千秋从袖子里面拿出一支真剑,朝着大傻道:“大傻,保护二傻,有问题吗?”

    大傻用力摇头,也不知道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

    然后,剑王李千秋一人一剑,闪电一般冲了出去。

    一人,杀向一百多名高手。

    然后!

    熟悉的一幕再一次出现了。

    在剑王面前,普通人,普通高手,牛逼高手都没什么区别的。

    部都是一剑杀一个。

    唰唰唰唰!

    他手中的利剑,快如闪电,没有任何招式。

    一剑一人,一剑一人。

    杀得飞快。

    转眼之间,身边就一堆尸体。

    讲真的,剑王面对副武装的士兵还要麻烦一些。

    因为这些士兵都穿着厚厚的盔甲,每一剑刺穿劈开,都需要耗费真气的。

    而这些武道高手,都不喜欢穿铁甲。

    剑王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最轻的力气,刺穿他们的心脏,切开他们的动脉。

    甚至连骨头都会避开,免得浪费一点点真气和力量。

    …………

    “杀!”

    “杀!”

    苏林的夫人一声大吼。

    “砰砰砰……”

    院子外面的上百名武士冲了过来。

    “射死他们,射死这个小白脸。”

    苏林夫人下令,完不在乎会将自己的丈夫射成刺猬。

    顿时,上百名武士弯弓搭箭。

    对准沈浪狂射。

    然而……

    没有用的。

    大傻的玄铁大棒猛地狂舞。

    这两米长的玄铁棍,直接就制造了一个直径四米的漩涡。

    他的速度太快了。

    这玄铁棒一狂舞,颤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

    加上他这铁棒里面含有天外陨铁,有巨大的磁力。

    所有射来的箭,部被吸了过来。

    沈浪躲在大傻的背后,简直就跟躲在城墙后一样安。

    不要说什么利箭从脸颊划过这样惊险的画面了,敌人射来的箭,没有一支靠近沈浪三尺之内的。

    于是,他蹲在地上和苏林玩游戏。

    “表哥,有感觉不?”

    “表哥,我刺你这,有感觉不?”

    “表哥,我这么狠狠捅你,都没有感觉吗?”

    苏林要绝望了。

    他心中只有一句话。

    沈浪,我日你娘,我日你娘。

    因为沈浪手中的匕首,一刀一刀朝着他的大腿,手臂,肚子刺去。

    刺得他浑身飙血。

    还问他有没有感觉?

    沈浪道:“表哥,我最后再捅一刀啊。”

    噗刺!

    沈浪又捅了一刀。

    不过这一次没有拔出来,因为他的手空了。

    沈浪惊叹道:“表哥,你还没有感觉吗?你太厉害了。”

    苏林大吼道:“沈浪,你把刀子插在哪里了?”

    沈浪道:“屁股中间,表哥你以后拉屎估计不太方便了。”

    顿时苏林眼眶欲裂,大吼道:“沈浪,我日你娘,我日你娘……”

    苏林的妻子,梭国的那个郡主几乎要疯了。

    这个大高个竟然这么厉害吗?

    这么密集的箭雨,竟然没有一支能投射穿他的棍阵?

    “冲上去,杀了这个傻大个,杀了这个傻大个。”

    随着苏林妻子一声令下。

    上百名武士,疯狂冲杀过来。

    “杀,杀,杀!”

    苏林的妻子也夹在其中,挥舞战刀,朝着大傻猛地冲杀过来。

    沈浪道:“大傻,闭上眼睛。”

    “哦!”大傻闭上眼睛。

    苏林妻子一愕,然后一喜。

    这个大傻竟然还闭上眼睛了,这不是找死吗?

    然后……

    她绝望了。

    冲杀过来的一百个武士也完绝望了。

    “砰砰砰砰……”

    大傻泼妇棍又来了。

    没有招术。

    就是乱,就是快。

    这一砸下来,力大无穷。

    没法躲,因为速度太快。

    没法挡,因为力量太大。

    一旦被他的玄铁棍扫中。

    没有惨叫,没有惊呼,什么都没有。

    整个人瞬间就扁了。

    “砰砰砰砰……”

    无比华丽,无比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天空飞人啊!

    凡是被大傻玄铁重棒砸中之人,部如同稻草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

    几个,十几个,几十个人飞了出去。

    这一飞就是十几米,狠狠撞在墙壁上,然后就仿佛一张纸贴在上面,足足好一会儿才滑落下来。

    沈浪看呆了。

    剑王李千秋也看呆了,他甚至都分心了。

    然后,他也好羡慕。

    唉!我们这样的人号称剑王,其实就是投机取巧。

    大傻才是真厉害。

    苏林的妻子,这位梭国的公主也算是力大无穷的哪一种人了,否则体形也不会如此粗壮。

    她挥舞着大刀,猛地朝着大傻斩过来。

    然后,她眼前一黑!

    这是什么?

    接着……

    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二百五十斤的身体,也如同稻草一样,直接飞了出去。

    狠狠撞在墙壁上。

    鲜血泼了一墙。

    她的整个遗体贴在墙壁上很久。

    足足好一会儿,才渐渐滑落。

    不仅仅是身骨头,五脏六腑,部碎裂。

    死得太突然了。

    ………………

    与此同时!

    镇远城的无数子民们,遭遇了凄惨劫难。

    昨天沈浪带着他们劫掠了西域商人的店铺,抢走了十几万金币,无数的银币。

    参加劫掠的每一个人都发大财了。

    而今日!

    每一家平民都遭殃了。

    随着苏林一声令下。

    镇远城所有的官员带着几百名衙役,几百名新来的西域武士,冲入一户又一户贫民家中。

    “有没有参加昨天的劫掠?”

    “没有啊,没有啊,我王老实最老实了。我没有参加,隔壁的王老三参加了。”

    “看你这幅奸猾的样子,怎么可能不参加?给我抄家!”

    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冲进家中,掘地三尺。

    翻遍了每一处地方,不但把昨天劫掠来的金银抢走,还把所有值钱的部拿走。

    “官爷,官爷,那是我自己家的银子啊,我们存了十几年的积蓄,打算给儿子娶媳妇的啊。”

    “官爷,您不能抢走啊。”

    王老实冲了上去。

    顿时,衙役的棍子疯狂砸下,直接将他手脚打断。

    王老实的婆娘冲了上去。

    几个西域武士见之,虽然年纪不小,姿色一般,但身段不错。

    不如就睡了。

    然后,这个王老实的妻子被按在地上。

    这样的惨剧,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上演。

    这些西域商人可都是苏氏的钱袋子,所日整个镇远城至少被劫掠了近二十万金币。

    今天当然要夺回来。

    苏林说得没错。

    他们不但将昨天损失的金银部夺回来,还夺回来更多。

    因为每一家原本的积蓄,也被抢走了。

    苏林也算是谨慎的。

    一直等到沈浪进入了主簿府之后,确定他必死无疑了,这才下令镇远城的官员冲入每家每户,追缴贼赃。

    顿时,整个镇远城内嚎哭冲天。

    家家血泪。

    不管有没有参加昨日的劫掠,家家户户部遭殃。

    家中钱财,值钱的物件被抢走了不说。

    稍稍有抵抗者,部都被残暴镇压,轻则筋骨断折,重则丧命。

    家中若有漂亮女眷的,镇远城的衙役还好,而西域流浪武士则完是禽兽了。

    城百姓。

    血泪冲天!

    无数的冤屈,无数的怒火,在整个镇远城所有子民体内积攒。

    如果没有人引导点燃这股怒火,那么他们就只能活生生憋屈到死。

    但如果有人点燃这股怒火,那瞬间就可以焚毁城。

    苏林也是确定沈浪必死无疑才敢这样做。

    苏氏家族谋反在即,一定要将所有不安定因素部镇压下去。

    要用最铁血的手段震慑所有人。

    竟敢劫掠西域商人的店铺?

    找死!

    ………………

    与此同时!

    镇远城主府外。

    随着一声令下!

    “攻!”

    “将城主府内沈浪的部署,杀得干干净净。”

    “斩尽杀绝!”

    “嗖嗖嗖嗖嗖……”

    十几台投石机疯狂发射。

    所有强弩,疯狂发射。

    “轰轰轰……”

    十几个巨石,凶猛地砸向了城主府的墙壁。

    这毕竟不是城墙,没有那么坚固,也没有那么厚。

    一旦被砸中,轻则裂开缝隙,重则直接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短短时间内!

    整个城主府就被砸得千疮百孔。

    外墙倒塌了一般。

    城主府内的房子,也有一半被砸成了废墟。

    “放!”

    “放!”

    “放!”

    随着苏氏军官的大声令下。

    两千多名苏氏武士弓箭狂射。

    一轮又一轮箭雨,朝着城主府内射去!

    “换火箭!”

    “射!”

    “射!”

    片刻之后!

    整个镇远城主府内,火光冲天!

    与此同时!

    整个镇远城内,家家户户,哭声震天。

    整个城市,仿佛沦入地狱。

    城主府内,万分危急。

    “武烈将军,我们要撑不住了。”

    “不如杀出去,整个城主府都要烧起来了,再困在里面,会军覆灭的。”

    “十三将军,沈公子说什么时候回来?”

    沈十三浑身冒烟,大声道:“快了,快了,主人很快就可以杀回来,然后带着我们席卷城。”

    女将武烈大吼道:“所有人听令,坚守城主府,哪怕战死到最后一人,也不能离开!”

    “是!”

    外面,所有投石机依旧在疯狂投射。

    苏氏武士,依旧在箭雨狂射。

    地面颤抖,火焰冲天。

    苏氏千户淡淡道:“里面的人应该已经死绝了吧!”

    “应该差不多了,就算还活着,也没有剩下多少人。”就算不被烧死,也被呛死了。”

    苏氏家族的千户官,举起手。

    顿时,所有投石机攻击停歇。

    所有弓箭手攻击停歇。

    “军队集结,冲进去,将沈浪部署,斩尽杀绝!”

    “斩尽杀绝!”

    两千名苏氏武士,疯狂地冲杀进入了城主府内!

    ……………………

    苏林的主簿府内!

    剑王李千秋眼中就只有一个对手,那就是大劫寺的苦难头陀。

    但对方一直游离在外,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紧紧盯着,仿佛要寻找一切机会。

    然而……

    李千秋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剑王杀人太快了!

    一百多名高手冲杀而上。

    并没有给李千秋带来多大的麻烦。

    另外一边,一百多名武士也没有给大傻带来任何麻烦。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最多一刻钟。

    几十名西域高手,几十名大劫寺武士,被李千秋杀得干干净净。

    一百多名苏氏武士,被大傻杀得干干净净。

    整个主簿府内!

    尸横遍地,血气冲天。

    苦难头陀隔着百米,和李千秋遥遥对峙。

    李千秋杀了一百名武者了,长长呼出去一口气。

    把剑换到左手,然后甩了甩右手。

    “大和尚,来吗?”

    苦难头陀目光冰冷望着沈浪。

    “剑王李千秋果然厉害,不过你杀了一百多人,真气也消耗很大,现在你杀不了我了。”苦难头陀道:“当然,我也杀不了你。”

    李千秋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苦难头陀道:“莫急,莫急!我这就去大劫寺搬来更多的高手,更多的僧兵!”

    “李千秋,沈浪,你们招惹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从今以后,你们和大劫寺不死不休了。”

    苦难头陀的身影快速离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劫寺的人,果然奸猾如鬼。

    但剑王李千秋也松了一口气。

    他毕竟不是大傻和仇妖儿这样的变态血脉,他的真气是有限的,尽管已经非常节省,但杀了一百多名武者,还是差不多将真气内力耗尽了。

    若这苦难头陀真的杀过来,真是有点麻烦。

    而此时,那个绝色美人何宁宁呆在原地,看着遍地的尸体。

    而此时的沈浪,正在一丝不苟给苏林缝合伤口。

    刚才在他身上刺了那么多刀,而且还把他阉割了,若在不缝合止血,只怕流血都流死了。

    沈浪微笑道:“表哥,没有想到吧,我毫发未损,而你的人却部被杀光了。”

    “表哥,听说你派了几百个衙役,几百个西域武士闯入了镇远城千家万户追赃?那肯定是家家血泪,城悲愤吧!”

    “谢谢你的帮忙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你却帮我泼了这一大瓢油下去。”

    “你帮我激起了城百姓的怒焰,接下来他们就都是我的人了。”

    “我会带着上万愤怒的子民,席卷城,席卷整个白夜郡,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们苏氏的领地搅得天翻地覆,鬼哭狼嚎!”

    接着,沈浪道:“大傻,背上苏林,我们杀回城主府!”

    大傻轻飘飘地背上了苏林。

    沈浪三人用最快速度,冲出了主簿府。

    …………

    出了主簿府之后。

    沈浪高呼道:“镇远城的子民们,老少爷们,我是城主沈浪,苏林已经完了,骑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的人,已经彻底被我杀光了。”

    “我知道你们刚刚遭遇了劫难,恶人冲进你们的家中烧杀抢夺。”

    “他们抢走了你们几十年的积蓄,他们杀了你们的父母,他们玷污了你们的妻子。”

    “如此深仇大恨,应该怎么办?”

    “血债血偿!”

    “大傻,将苏林给我抬起来!”

    大傻猛地折断了十米高的旗杆,然后把镇远城的主宰苏林绑在旗杆上,高高举起。

    “大家看到了吗?这就是苏林,这就是镇远城的主宰苏林。”

    “现在他已经彻底完了,他的人被我杀得干干净净,他如同一头死狗一般落在我手中。”

    看到了!

    整个镇远城的子民都看到了。

    曾经高高再上的苏林,这个镇远城的最高主宰苏林,此时真的如同死狗一般,被挂在旗杆之上。

    他的下面被阉了。

    屁股中间还插着一把刀。

    沈浪大吼道:“镇远城的子民,你们的钱被抢走了,你们的父母被打死了,你们的妻子被玷污了。”

    “这个血海深仇,你们报还是不报?”

    “报还是不报?”

    沈浪每说出一句,大傻就重复一句,声音仿佛雷霆一般。

    “报!”王老实的儿子左手抱着筋骨断折的父亲,右手抱着伤痕累累的母亲。

    “报仇,跟他们拼了。”

    “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今天的镇远城,家家户户遭遇劫难,压抑着无限的仇恨和怒火。

    沈浪大声吼道:“诸位兄弟,戴上你们所有的武器,砍刀也好,镰刀也好,锄头也罢,跟着我杀过去,杀过去!”

    “把整个镇远城的赃官,杀得干干净净。”

    “把整个镇远城的西域武士,杀得干干净净。”

    “把那些禽兽衙役,杀得干干净净。”

    “把苏氏家族在镇远城所有的走狗,杀得干干净净。”

    “杀光镇远城,杀光白夜郡!”

    然后,大傻高举着十米的旗杆,高举着死狗一般的苏林,朝着前面冲过去。

    沈浪,李千秋,大傻三人在空旷上的街道狂奔。

    一个又一个镇远城的百姓冲了出来,跟在他的身后。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一百个,一千个……

    跑出两里地后!

    沈浪身后,黑黑压压,几千上万名镇远城壮丁。

    他们目光带着冲天的仇恨和怒火。

    “杀,杀,杀!”

    沈浪带着上万人,如同黑色潮水一般,朝着城主府外的苏氏军队冲杀过去。

    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杀它一个天翻地覆,杀他一个惊天动地。

    ………………

    注:第一更八千多字送上,我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回来继续拼!月票真的很危急,拜求兄弟们出手相助,一定爽到底!

    谢谢浪哥的迷弟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