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浪爷横扫四方!真苦头欢降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2093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谢谢听雨1000的五万币打赏)

    苏难完无法置信。

    难道剑王李千秋痴爱妻子一事是假的吗?

    他和沈浪就算有交情,也远不及夫妻之情吧?

    还有,镇远城足足有三千守军。

    这些守军虽然不是苏氏家族的私军,不是最精锐的,但也十倍于沈浪军队。

    还有各式各样的重武器,怎么都能够赢。

    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输?

    自己这个侄儿苏林是吃屎的吗?

    平时看他也挺出色的。

    这可是镇远城,距离镇远侯爵府仅仅只有几十里。

    沈浪只有区区几百人而已,竟然被他翻了盘。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苏难侯爵闭上了眼睛,而此时他的兄长苏猛地冲了进来,见到盒子里面儿子苏林的人头,眼泪顿时汹涌而出。

    “主公,我去杀了沈浪,我去杀了沈浪!”

    足足好一会儿,苏难侯爵冷静了下来。

    “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苏难问道。

    那个苏氏家族武士道:“我们抓来那个女人根本不是剑王李千秋的妻子,沈浪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将她转移了。”

    苏难目光一眯。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剑王妻子中的是浮屠山的剧毒,根本无法模拟的。

    他当然不知道,沈浪为了救剑王之妻,已经抽取了十几管的毒血,并且将里面的剧毒提取出来。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剑王妻子毒血里面也有很多的蛊虫。

    只不过这种蛊虫不断分泌另外一种奇毒,能够让人失去神智,浑身皮肤如同蟾蜍,身骨架都佝偻起来。

    如果单纯只是把剑王妻子的毒血注入别人体内,是不会引发这种古怪症状。

    需要将血液里面的蛊虫分离出来,然后提取它们分泌的毒液。

    这一点太难了。

    苏难怎么会知道沈浪不但在拯救剑王妻子,而且一直在研究浮屠山的蛊虫。而且他的最终方向,就是改变人体血脉,将一个人的武道血脉瞬间提升到一个可怕的高度。

    “镇远城有三千守军,他们呢?”苏难问道。

    那个苏氏武士道:“死光了。”

    苏庸惊道:“怎么会死光的?沈浪麾下才二百多人,三千守军怎么可能会军覆灭?”

    苏氏武士道:“沈浪进入主簿府之后,苏林大人就下令追缴城。昨天那些贱民劫掠了西域商人的店铺,镇远城的几位大人就率领几百名衙役去每家每户追缴,引发了剧烈的矛盾。没有想到沈浪没有死,苏林大人反而被他活捉并且阉割了,而且高高挂在旗杆上,所以……”

    苏难侯爵竖起手。

    接下来也不用说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苏林引发了城的怒火,当然会被沈浪利用。

    很多人不理解苏难的策略,为何要拔高西域人,压制大多数越国人?

    原因非常简单。

    因为苏难要背叛的是越国,要反出越国。

    所以必须在他的势力范围进行去越国化,建成新权力金字塔。

    苏氏家族在最顶级,羌国第二层,西域第三层,人数最众多的越国平民百姓处在最底层。

    后金曾经是明朝的一部分,他们走向叛乱自立之后,走的也是这个路线。

    建立满清政权之后,也建立起了权力金字塔,满第一,蒙第二,汉最底。

    所以,欺压越国平民苏氏必须采用的政策。

    “沈浪这小子毒啊!”苏难忍不住叹为观止。

    你才来到镇远城第二天,就杀了我几千人。

    够狠,够准,够厉害!

    此时,外面禀报道:“主公,苦难大师来了。”

    苏难一皱眉。

    苦难头陀本可早早就来镇远侯爵府报信,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这是想要让苏氏家族更加难堪吗?

    苏难的面孔只阴冷了一秒钟,然后哈哈大笑迎接了出去。

    “苏难,拜见上师。”

    刚刚出门,苏难侯爵就弯腰拜下。

    苏羌合一,结盟西域,拉拢大劫寺便是苏氏家族的三大政策。

    苦难头陀走了进来。

    “上师请坐!”

    苦难头陀面孔阴冷,在上首的位置坐了下来。

    “恩怨轮回,大劫寺有恩必报。”苦难头陀道:“沈浪施主对我大劫寺不够了解,一而再,再而三触犯佛威,真是让人错愕。”

    苏难侯爵道:“那不行啊,大劫寺神佛至高无上,凛然不可侵犯。”

    苦难头陀道:“为了维护大劫寺法旨威严,我觉得返回大劫寺调兵。将沈浪带回大劫寺接受天刑,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苏难侯爵道:“当然,上师打算调集多少兵马?”

    苦难头陀道:“僧兵五千!”

    苏难侯爵大喜:“佛海无边,大劫寺之无上威严,将在我苏氏领地每一处绽放。”

    苦难头陀道:“等你苏氏夺了天西行省之后,我大劫寺势力要返回天西。”

    苏难侯爵道:“那是自然,我作为大劫寺弟子,已经会竭尽力,修建神庙,供奉大劫法神。”

    苦难头陀道:“在羌国,我们有雪山神庙,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还要修建大劫宫。”

    大劫宫!

    在苏氏和羌国的边境大雪山上。

    曾经是一座非常富丽堂皇的宫殿,面积比羌国的雪山神庙大了两三倍有余。

    最多的时候,里面曾经驻有五千大劫寺僧人,是大劫寺在越国最大的基地。

    不过先经历了姜离帝主的打击,之后又经历了大炎帝国皇帝的打击。

    大劫寺彻底退出了越国,这个大劫宫更是遭遇了一场大战,此时已经成为断壁残垣。

    此时苦难头陀竟然提出想要修建大劫宫?

    这需要多少钱?

    钱还是小事,关键这会引来何等的争议?

    苏羌合一之后,在短时间内肯定得不到大炎帝国皇帝的册封。

    但是经过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治理之后,苏难还是要回归到大炎王朝的怀抱的。

    而那个时候的羌国,早已经被他吞并了。

    届时就没有羌,只有苏。

    如果重新修复大劫宫,大炎帝国皇帝会怎么看?

    不过不要紧,先答应了便是。

    甚至未来可以作为和大炎帝国谈判的筹码。

    “行,我答应了!”苏难道。

    苦难头陀道:“事不宜迟,我立刻去大劫寺调兵,半个月内必到!”

    苏难道:“我等候上师的好消息。”

    ………………

    苦难头陀走了。

    苏道:“我率军五千,夺回镇远城!”

    苏难摇头。

    “苏庸,你现在就带着楚使,前往楚国境内的魔岩山,请楚国大宗师班若下山。”

    越国有六大宗师。

    楚国也有六大宗师。

    这个名额是天阁分配的,吴国势弱,就只有五个名额。

    苏庸道:“是!”

    苏难走进内间,那了一个盒子出来,递给苏庸道:“她若不肯下山对付李千秋,你就把这个盒子给她,她也就答应了。”

    “是!”

    苏难又道:“苏你率军五千,对镇远城围而不打,用不了多久,城内必乱,到时候不需要打,城内的那些人就能活撕了沈浪。”

    接着,苏难叹息道:“但愿沈浪还在,但愿他舍不得镇远城。”

    ………………

    时间回到几个时辰之前。

    沈浪大声道:“诸位乡亲父老,镇远城已经不能呆了,苏难大军很快就要包围整个镇远城。”

    这座城市不产粮食,完依靠贸易,城内储粮不多。

    一旦苏难大军围而不打,城内的人就会没有饭吃。到那个时候几万饥民,会将沈浪生吞活剥了。

    “你们每一家每一户都已经分到了足够的钱,你们带着所有的口粮部连夜回到乡下去,投奔你们的亲戚好友。”

    接着沈浪大笑道:“镇远城我也不呆了,因为我还没有杀够。”

    “壮士们,你们抢够了吗?”

    “我还要去白夜郡的其他城市,去杀光每一个城市里面的西域商人,去把他们店铺里面所有钱部抢光。”

    “这些城市和镇远城可不一样,根本就没有几个守军。”

    “诸位壮士?你们跟着我去吗?跟着我去发财吗?”

    在场的这些民众正杀得热血沸腾,而且刚刚又发了大财。

    之前被苏氏抢走的金银,又被抢回来了,每一家每一户都发了财。

    沈浪这话一出。

    许多壮士顿时狂吼:“去,去,发财去。”

    沈浪大声道:“老弱妇孺不要,只要青壮,只要五千人!”

    老实人纷纷退缩,今天分到的钱已经足够了,但是想要发财的人却无比心切。

    本来还有些人犹豫要不要去。

    结果一听,竟然还要竞争?那不行,那我得去。

    接下来,沈浪麾下用最快的速度,挑选出四五千名青壮。

    几乎没有任何停留。

    沈浪带着这五千青壮,点着火把,朝着最近的白令城杀去。

    “传令下去!”

    “国君有旨,白夜郡内所有西域商人财产,部归越国子民所有。任何人皆可以劫掠西域店铺,不管抢到多少金银财报,部归他们所有!”

    “大劫掠令!”

    “大劫掠令!”

    “去洗劫每一座城市!”

    “去杀光每一个西域商人。”

    沈浪连夜带着五千民壮,浩浩荡荡朝着白令城杀去。

    他刚刚离开不久。

    便有几个暗探,朝着镇远侯爵府飞奔报信。

    ……………………

    几个时辰后!

    镇远侯苏难接连得到了几份密报。

    “沈浪已经走了,他率领五千民壮离开镇远城,朝着白令城去了。”

    “他还说要将白令城里面的西域商人杀光抢光。”

    “他还发布了大劫杀令,任何人都可以劫掠西域商人的店铺,抢到的所有金银,部归自己所有。”

    苏大惊。

    他这才连夜集结军队,准备开赴镇远城,结果沈浪却跑了。

    “主公,我率领两千骑兵,绝对能够追上,将那些贱民斩尽杀绝。”

    苏虽然是苏难的兄长,但却口口声声称主公。

    苏难侯爵走到地图面前,皱着眉头思索。

    忽然,他的声音变得阴冷下来。

    “不,让他们抢,让他们劫掠!”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一愕。

    “主公!这些西域商人可是我们的钱袋子。”

    苏难道:“没错,他们是我们的钱袋子!每年都给我们交税,我们还能抽成。但是抽成再多也就是三四成,如果我想要部呢?”

    苏一惊道:“主公的意思是,让这些贱民把西域商人杀光抢光。然后……我们在从这些贱民手中把所有金银夺回来。那……那没有了这些商人,我们如何进行贸易?”

    苏难道:“以前我们是越国臣子,所以当然需要走私,需要偷偷贸易。而一旦我们叛乱自立,还还叫走私吗?一旦天西行省南部成为我们的领地,那还能抓奴隶卖吗?贸易依旧要做,但是从头开始!”

    这话一出,场人先是一愕,然后一喜。

    主公说得有道理。

    苏难道:“劫掠之人会有什么特点?”

    苏道:“欲壑难填!”

    苏难道:“对,欲壑难填!现在沈浪集结这几千民壮,士气冲天。因为他们还处于劫掠的最初期,一旦他们把整个白夜郡所有的西域商人部抢完了,那会出现什么?”

    苏道:“这群人本是贱民,劫掠发财之后,就如同吃到肉的野兽,再也止不住了。一旦整个白夜郡抢完了,他们要么要去过富贵的日子,要么想要劫掠更多,更严重的是分赃不公,一定会内讧。沈浪人数太少,这群变成贪婪野兽的贱民就会将他生吞活剥。”

    苏难道:“苏,你带着三千军队,三眼邪率领三千骑兵。对沈浪这群贱民驱逐围堵,但是不追杀,让他们劫掠完整个白夜郡后!等到大劫寺的僧兵也来了,楚国的班若大宗师也来了,我们再将这些贱民杀得干干净净。”

    苏庸道:“到时候他们抢来的金银,就都归了我们苏氏!”

    苏道:“主公,这样整个白夜郡都会彻底大乱。”

    苏难淡淡道:“我们是要造反的人,还怕乱吗?越乱越好!只要我们苏氏家族的领地不乱,只要我们的镇远侯爵府不乱。”

    “去办事吧!”

    “是!”

    ………………

    接下来,沈浪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祸害。

    带着几千上万名壮丁如同一群蝗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每天都在杀人。

    所有西域商人的势力,被杀得干干净净。

    所有西域商人的店铺,被劫掠一空。

    沈浪的大劫掠令半步之后。

    半夜郡仿佛陷入了狂欢。

    甚至不等沈浪的劫掠大军到,各个城池里面的流氓地痞已经开始发动起来,聚集成团,主动去劫掠西域商人。

    等待沈浪的民壮大军一到,他们立刻加入进来。

    沈浪身后的队伍越来越庞大。

    从五千人膨胀到一万人,两万人,最后达到三四万之巨。

    将整个白夜郡,搅得天翻地覆。

    将整个白夜郡,劫掠一空。

    而镇远侯爵府的大军,从四面八方开始围堵,渐渐构成一个包围圈。

    但却始终不攻打。

    苏大军来了,三眼邪的马贼大军来了,大劫寺的僧兵来了,楚国的班若大宗师也来了。

    包围沈浪的大军越来越多,最终达到了一万三千人。

    苏氏家族近一半的大军,都来围堵他。

    整个局势,变得越来越变幻莫测,诡异惊人。

    就这样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十几天时间过去了。

    ……………………

    张翀太守率领着三千军队,走得要慢一些。

    沈浪到达镇远城后十天时间,他才带着军队到达白夜郡城。

    按照他的想象,他这一番入城肯定要受到排挤,刁难。

    甚至,他的军队连白夜郡城都进不去。

    因为苏氏家族对白夜郡城的渗透非常厉害,整个郡城的官员,如同被苏氏圈养的猪狗一般。

    整个白夜郡城虽然只有区区一两千守军。

    但他们若坚持不认张翀这个太守,坚决不开城门,那也是有点麻烦的。

    但是……

    等到张翀率领三千军队来到白夜城下的时候。

    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惊呆了。

    城门大开,白夜郡所有的官员都在外面迎接。

    甚至所有的商人都在列队迎接。

    “明公啊,您终于来了。”

    “大人啊,您怎么才来啊?下官这几日心惊胆战,每一日对大人都翘首以待。”

    “我们望大人,如同婴儿望之父母。”

    “大人来了,白夜郡就算是安了。”

    你们不是应该排挤我,刁难我,甚至不让我入城的吗?

    很快张翀知道了缘由。

    然后,叹为观止!

    沈公子,知道你厉害,但是你这也……厉害过头了。

    这才几天啊,你就把整个白夜郡彻底祸害了一遍。

    “沈公子身后现在集结了几万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沈公子带着几万人,洗劫了白夜郡所有的城市,就剩下白夜郡城没动。”

    “现在不止是西域商人,就算普通的商人和富户,部都逃到白夜郡城来了。”

    “城内的官员和商人虽然排挤大人,但是他们更怕沈浪公子,害怕他几万人冲进白夜郡内劫掠。”

    张翀笑道:“两相害,取其轻吗?”

    接着张翀道:“苏难的大军呢?”

    “苏难的一万多大军,对沈公子的劫掠队伍渐渐构成包围圈,保持距离,渐渐逼近,但却始终没有动手!”

    张翀目光一缩,冷笑道:“苏难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苏难,够狠。西域商人跌倒,苏氏吃饱!”

    心腹道:“苏氏家族就不怕白夜郡大乱吗?”

    张翀道:“他是准备造反的人,害怕大乱?只要他家族领地不乱就可以了,大乱如同潮水,彻底清洗之后,反而好统治了。只不过没有大魄力之人,也做不了这样的决策。沈公子狠毒,苏难同样狠毒,就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是谁更毒了。”

    心腹道:“现在沈公子的局面非常危险,他只有区区二百多人,却带领着几万民壮。这群人就如同吃了肉的野兽,眼睛都是红的,我怕这群人反而会吞噬了沈公子啊!”

    张翀道:“你多虑了,沈公子之心冷狠毒,是你无法想象的。”

    张翀望着西边的方向。

    此时沈浪距离他仅仅只有不到一百里。

    “沈公子,你给我开创了一个不敢置信的局面,接下来白夜郡就交给我了。”

    然后张翀下令道:“进城!”

    他从国都带来的三千精锐,缓缓进驻白夜郡城之内。

    ………………

    距离白夜郡城一百多里的雪领城。

    沈浪正式得到了消息,张翀大军已经进驻白夜郡城。

    顿时,他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

    张翀终于顺利入局了。

    苏氏家族果然贪婪成性,完被沈浪这边天文数字的金币给吸引住了,目光重心部凝聚在沈浪这边。

    现在沈浪这边劫掠了多少金币?

    不知道!

    连沈浪自己都不知道了。

    但绝对是天文数字。

    西域和越国,楚国和越国之间的走私,大部分都在白夜郡内完成。

    整个郡有几百个西域商人。

    现在彻底被劫掠一空,所有商人也被杀光了。

    究竟抢了多少钱?

    没有人知道了。

    但是有一点,沈浪麾下的二百人,没有抢夺半个金币。

    沈浪身边已经集结了两三万人。

    他的劫掠队伍,换了一茬又一茬。

    所有老实人都跑了,拿着抢来的金币逃到乡下,准备去过安稳日子。

    此时跟在沈浪后面的民壮性质已经完变了。

    他们不再是为了报仇,不再是为了推翻西域商人的其他,就是为了发大财。

    每个人身上都装满了金银。

    每个人都如同吃了人肉的野兽。

    再也停不下来了。

    现在他们还对沈浪言听计从,那是因为还剩下最后一个目标。

    白夜郡城。

    他们之前劫掠的五个城是小城,而白夜郡城是主城,当然有更多的钱。

    他们迫切地想要让沈浪带着他们去白夜郡大肆劫掠一番。

    而且这支劫掠队伍已经混进来了苏氏家族无数探子。

    用一句最直接的话说。

    跟随沈浪这支劫掠队伍,已经彻底变质。

    几乎部都是坏人了。

    老实人要么走了,要么变坏了。

    想要靠劫掠成就大业,壮大一支军队,永远都不可能。

    李自成,张献忠部都失败了。

    劫掠是魔鬼,一旦放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

    …………

    女将武烈正式向沈浪汇报。

    “大人,苏氏家族的一万三千大军,正在收缩包围圈,很快要对我们动手了。”

    “苏大军距离我们三十里,大劫寺僧兵距离我们三十五里,三眼邪的马贼队伍距离我们三十里。”

    “他们从西,南,北三个方向包围我们,就剩下一个东边没有敌军。”

    “而且此时城内的气氛非常诡异,这些民壮望向我们的目光,已经渐渐充满了敌意。”

    沈浪冷笑道:“因为我没有带着他们去劫掠白夜郡城,阻挡他们发财了,他们当然不满意!”

    就在此时!

    沈十三道:“大人,几个民军首领求见。”

    沈浪道:“进来!”

    这十几天时间,沈浪率领无数民壮劫掠了整个白夜郡。

    身后的劫掠队伍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成员也越来越复杂。

    许多被通缉的大盗,武功厉害的强人,也纷纷加入进来,并且瞬间拉拢起一波人马。

    两万民壮中,推举出了五个大首领。推举五大首领过程中,沈浪完没有干预。

    此时,来了三个大首领。

    五个首领不敢来,害怕被沈浪一网打尽。

    另外两个大首领在外面接应。

    三个民军大首领道:“拜见城主大人。”

    沈浪热情上前道:“三位将军,有何事啊?”

    “城主大人,我们在这雪岭城已经呆了好几天了,兄弟们都不耐烦了,迫不及待想要杀入白夜郡城发财呢?”

    “是啊,幸亏我们压住了,否则有些性子烈的兄弟都忍不住要来逼宫了。”

    “城主大人,您当时答应过的,要带着我们去发财,现在可不能不算数啊,白夜郡城就在眼前,里面流着金山银海,您就是不让我们去抢,不厚道啊!”

    这还不是逼宫吗?

    而此时,外面密密麻麻占满了几千民壮。

    每一个人身上都穿着乱七八糟的铠甲,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但是毫无例外,每一个人都背着沉甸甸的钱袋子,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金银。

    每个人都发大财了。

    这几千个民壮大声高呼道:“城主大人,什么时候去劫掠白夜郡城?”

    “城主大人,您给大家一个准话啊。”

    “您若不开口,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啊。”

    “城主大人,您该不会是看着兄弟们发财眼红了吧!是您的军队自己不抢钱,我们可没拦着啊。”

    不仅仅是三个首领来逼宫,几千个贪婪之徒也来逼宫了。

    已经有人在队伍中不断散步传言,说白夜郡城里面的金银才叫多,真正的金山银海。

    去白夜郡城抢一趟,比之前劫掠五个小城还要多。

    今天晚上沈浪若不答应率领他们去劫掠白夜郡城,这群人只怕是要造反了。

    而苏氏大军正在不断收缩包围圈!

    局势看上去仿佛无比之险恶!

    此时的沈浪,就仿佛坐在一堆火药之上,随时可能会爆炸。

    ………………

    怒潮城码头!

    停泊着一艘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船只。

    “轰隆隆……”

    此时正值夏日,天上电闪雷鸣,乌云压顶。

    暴雨仿佛随时可能倾盆而下。

    船内,坐着一个绝美无伦的女人。

    太子外室昭颜。

    她的面前,站着一个男人。

    他大概是整个大越王朝最牛逼的人了。

    就在不久之前,他完成了好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绑架黑水台家人作为人质,勒索了一亿金币。

    带领几十人,将金氏别院烧成废墟。

    带领几百人,在越国之都杀了一个七进七出。

    就在几天之前,他还率领着一群女壮士屠空了镇远城。

    他就是分身无数,无所不在的传奇大盗苦头欢。

    本来三眼邪还是和他齐名的,现在不知道被他甩到哪里去了。

    如今,他已经是越国第一大盗,第一传奇。

    “哥,有一件事要你做。”昭颜道。

    苦头欢嘶声道:“要是像上次一样杀无辜女人,我做不到。”

    昭颜柔声道:“不,这次是让你杀一个厉害人物,一个大贵族。”

    苦头欢道:“谁?”

    昭颜道:“玄武侯金卓。”

    苦头欢目光一变道:“不,玄武伯并无恶迹。”

    昭颜寒声道:“哥,别忘记了,当时我们卓氏家族灭亡的时候,金卓伯爵可有帮我们一丝一毫吗?父亲,母亲,几个哥哥妹妹被杀得干干净净的时候,金卓伯爵可有为我们说一句话吗?”

    苦头欢目光痛苦抽搐。

    昭颜温柔道:“哥,你十八岁就是越国的武状元,你十九岁成为左辞阁主的弟子。你虽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但却是我卓氏家族的骄傲。如今要为家族复仇,我不依靠你我还能依靠谁?”

    苦头欢嘴唇颤抖道:“那……那你何时离开太子?”

    昭颜柔声道:“快了,等我查出陷害我们卓氏家族的主谋,我就离开他,我就和你远走高飞。”

    然后,昭颜手臂勾着苦头欢的脖子,掀开他的面具,

    苦头欢的面孔被火焚烧过,已经完扭曲变形,丑陋不堪。

    昭颜温柔地吻了上去。

    苦头欢眼眸迷离,如同女神一样抱着昭颜。

    这个女人不仅是他的义妹,还是他一生所爱。

    他是一个武痴,从小就爱慕这个绝美的义妹。

    “哥,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昭颜柔声道:“现在国君正在通缉你,杀完金卓之后,你再也不用去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了,你找一个岛屿隐居下来,等我查清陷害我们卓氏家族的主谋后,我立刻去找你,为家族复仇之后我们就双宿双飞,过着神仙的日子,好吗?”

    苦头欢依旧站立不动。

    昭颜哭泣道:“哥哥,金卓一点都不无辜,我和金木兰情同姐妹。但是当年我卓氏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我哀求金氏家族庇护我,但是他们残忍地拒绝了。这样我才会落入隐元会的手中,我才会被隐元会的禽兽玷污。”

    这就是胡说八道了,卓氏家族灭亡之后。

    昭颜直接离开了钟楚客大宗师,从未向金氏家族求救过。

    但这是苦头欢心中最痛。

    他最爱的女人,被人玷污了。

    昭颜厉声吼道:“哥哥,若非金卓残忍拒绝庇护,我又怎么会被几个禽兽轮爆。当时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又在哪里?”

    苦头欢嘶吼道:“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然后,他猛地一跃,冲上了码头,消失在怒潮城内。

    接着夜色。

    他轻而易举攀爬入了怒潮城的大城堡。

    “杀了金卓后,我就和昭颜双宿双飞!”

    “昭颜妹妹,你等着我!”

    “我很快,一个时辰内就能杀掉金卓!”

    “金卓,我看到你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谢谢風扈几万币打赏,谢谢牛回头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