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赔夫人又折兵!苏氏滴血!(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7711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雷洲群岛总共一万平方公里左右。

    其中怒潮城所在的雷洲岛就占了一半左右,此时已经被金氏家族占据。天道会连同金氏家族这半年来移民了好几万人来到了雷洲本岛上。

    而雷州群岛的另外一半,当时落在了张翀手中。

    张翀离开怒江郡之后,剩下一半的雷洲群岛一分为二,一半由仇嚎统治,一半交给怒江郡官府驻军。

    国君册封金士英为怒潮城主,册封仇嚎为天风城主。

    仇嚎作为海盗王仇天危的义子,在那一场大战中不但幸存了下来,而且还坐上了城主之位,依靠的完是张翀。

    他本打定主意跟着张翀混,让他成为自己在官场上的靠山。

    但没有想到张翀那么快就倒了,直接被国君关入了监狱之中。

    仇嚎就失去靠山了。

    不过没有关系,很快三王子和太子的人找上门来了。

    仇嚎毕竟是海盗出身,他为张翀跟大人默哀了三分钟后,果断换了阵营,投靠了太子。

    大树底下果然好乘凉。

    投靠太子之后,好处果断源源不断而来。

    仇嚎借势不断扩张。

    原本他麾下海盗只剩下三千人了,这下子立刻有扩张到五千多人。

    没钱造船?

    隐元会立刻借贷,一条又一条新船被造了出来。

    只不过造船的周期太长了,大概还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他的舰队才能再一次纵横海面。

    他目前为止的任务只有一个。

    盯住金氏家族,盯住怒潮城。

    牵制,并且压制!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差不多一个多月前,仇嚎的银根被断,没钱了。

    他在天风城可收不到什么赋税,而且所以的贸易都在怒潮城。

    整个天风岛除了一个大造船场之外,就没有任何油水了。

    关键是造船厂是一个吞金巨兽,只吃钱,不吐钱。

    之前有钱的时候仇嚎不断扩张,不断扩军。

    而一旦断了银根就麻烦了,连军饷都快要发不出来。

    他麾下可都是海盗啊,不能劫掠,又不发军饷,这怎么成?

    不给钱,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就算海盗王仇天危也镇不住,更别说仇嚎。

    眼看着底下的兄弟就要造反了。

    天风城主仇嚎心急如焚,拼命去联系卓昭颜,拼命去联系隐元会要钱。

    然而此时,太子和隐元会就仿佛彻底消失了一般,完不理会他。

    他心一横,直接就去找了三王子。

    本以为三王子派系会高高兴兴地接纳他。

    但没有想到,三王子派系也非常冷淡。

    这该怎么办?

    总不能去投靠金氏家族吧?

    还真别说!

    若是真把仇嚎逼急了,他还真的会去投靠了玄武侯爵府。

    他是海盗头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救世主出现了,带着几箱子的金币。

    吴国的使者!

    这要换成是金卓,肯定半个金币都不收。

    但是仇嚎怕什么啊,当场就收下来了。

    但是对吴国使者的要求,却又顾左右而言他。

    我仇嚎只收钱,不办事。

    想要我叛出越国,这是基本上不可能的。

    但是最近的风声彻底变了!

    首先吴越两国的边境会猎,越王输了。

    紧接着苏难谋反,带着几百人在国都杀了一个七进七出。

    然后,楚国大军逼近,吴王大军南下,西边苏羌合一,南边战局失利。

    这越国眼看危机四伏。

    这一关是过不去了,就算勉强能够过去,也就剩下半口气了。

    越国这条大腿已经不粗了,我是不是该换一条大腿了?

    …………

    此时,吴国的使者再一次出现在仇嚎的面前。

    钱呢?

    怎么不带金币过来?又要发军饷了,没钱我怎么发饷?不发饷兄弟们可要造反了啊?

    “仇嚎城主,您考虑好了吗?”

    仇嚎哪里肯松口,笑着说道:“事关重大,我需要再考虑考虑。”

    吴国使者道:“仇嚎城主,您在天风岛上对外面的世界不知道,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

    仇嚎道:“什么意思?”

    吴国使者道:“第一,苏难立刻就要谋反,羌国大军马上就要杀入越国。第二,吴王和越王的大决战马上就要爆发了。你觉得结果会如何?”

    仇嚎虽然谈不上什么军事大家,但是也知道苏羌联军会有七八万,越国的天西行省肯定挡不住的。

    一旦天西行省南部沦陷,那局面就惊人了。

    苏羌两军北上可以和楚国夹击种尧大军,西进可以进攻脆弱的国都。

    不管哪一种情况,越王都顾头不顾腚,那他和吴王的决战肯定会输。

    越国至少会失去四分之一,甚至更多的疆土。

    吴国使者冷笑道:“仇嚎城主你现在投靠我吴国,分量还重一些。若是等到越王大败再投靠,那分量就轻了。”

    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这么贸然投靠吴国?

    还是不行。

    吴国使者道:“还有最最关键的一个消息,金卓死了。”

    这话一出,仇嚎不由得一颤道:“真……真的死了?”

    金卓已死的风声,他当然也收到了。

    心中又是相信,又是不敢相信。

    吴国使者道:“苦头欢杀的。”

    仇嚎道:“不对啊,苦头欢只杀罪大恶极之人,金卓侯爵虽然是我的敌人,但是他的人品是有目共睹的,我仇嚎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苦头欢怎么可能会杀他?”

    吴国使者冷笑道:“因为苦头欢是越国某个大人物养的一支刀。”

    这话一出,仇嚎猛地吓了一大跳。

    然后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吴国使者道:“仇嚎城主,您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何越国太子忽然之间就不理你了?隐元会也不理了?难道他们不怕你投靠金卓吗?”

    是啊?这一点仇嚎也完百思不得其解。

    我仇嚎明明是有大用处,为何隐元会等忽然就抛弃我了?

    吴国使者道:“夺取怒潮城,我们吴国非常迫切,但是隐元会更加迫切。”

    这一点仇嚎是知道的。

    之前义父海盗王仇天危镇守怒潮城的时候,整个贸易权都交给隐元会打理。

    怒潮城沦陷,损失最大的就是隐元会。

    吴国使者道:“不怕老实告诉你,我们之前给你送的军费,根本不是吴国给的,而是隐元会通过我们的手给的。”

    仇嚎大惊。

    吴国使者又道:“隐元会为了这一战,预支了我们一笔天文数字的军费!其中有一笔钱就是给仇嚎城主您的,非常非常大的一笔钱。只要你答应加入我们,这笔钱立刻就归你了。”

    仇嚎颤抖道:“多少钱?”

    吴国使者道:“三十五万金币!”

    顿时仇嚎肝颤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这么多钱,最够他发好几年军费了。

    吴国使者道:“为了夺取整个雷洲群岛,我们大王正陪着宁元宪那个疯子演戏,甚至马上就要爆发两个大王之间的大决战了。为了夺取怒潮城,隐元会预支了一百多万金币的军费,而且还借贷给宁元宪那个疯子天文数字的金币。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不管是吴国还是隐元会,都对怒潮城志在必得,仇嚎城主您觉得您挡得住这个大势吗?”

    吴国使者言语间,已经不复尊敬,而且带着威胁。

    而仇嚎确实被吓住了。

    他并不是仇天危那种枭雄,没有目空一切。

    隐元会和吴国都是超级庞然大物,这两个巨头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夺取怒潮城。

    仇嚎能够抵挡吗?

    不行!

    这两个巨轮碾压过来,他仇嚎挡不住。

    况且越国内还有人隐隐配合吴国,直接将他仇嚎抛弃了。

    况且,越国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

    我仇嚎已经别无选择了。

    甚至,他连军饷都发不出来了。

    仇嚎道:“我投降吴国,能够成为怒潮城主吗?”

    吴国使者摇头道:“不可能,大王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拿下怒潮城,怎么可能给你?一定会派遣亲信坐镇怒潮城。”

    仇嚎道:“那我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

    吴国使者道:“天风岛依旧给你。”

    仇嚎颤抖道:“这天风岛本就是我的。”

    吴国使者道:“望崖岛也一起给你,金氏家族灭亡之后,金山岛和望崖岛也留不住了。”

    仇嚎道:“可是,金山岛和望崖岛可是越国的土地,距离越国大陆太近了。”

    吴国使者冷笑道:“越国大败之后,你以为宁元宪还顾得上望崖岛和金山岛吗?况且到时候我们吴国大军就在怒潮城,宁元宪难道还敢派海军来打你吗?”

    仇嚎道:“还有吗?”

    吴国使者道:“仇嚎城主,做人不要太贪婪。”

    仇嚎舔了舔舌头道:“能给一个爵位吗?”

    吴国使者一愕,你一个海盗头子对爵位这么垂涎?

    确实垂涎啊。

    上次张春华来游说他,就是一个怒潮侯让他上钩的。

    当然最终怒潮城丢了,所谓的怒潮侯也不了了之。

    可是像仇嚎这样的草莽之辈,就越发渴望成为贵族。

    吴国使者矜持一笑道:“倒是有一个爵位为您准备了。”

    仇嚎道:“什么爵位?”

    吴国使者道:“这一次夺取怒潮城之战,金氏家族所有海面上的势力,都要交给仇嚎城主了。若是能够立下大公,我家大王愿意册封你为天风伯爵。”

    仇嚎闭上眼睛。

    浑身开始热血沸腾。

    我已经别无选择了不是吗?

    我绝对挡不住吴国和隐元会两个庞然大物的巨轮。

    猛地一咬牙,仇嚎拜下道:“臣愿意效忠吴王陛下。”

    吴国使者站起道:“仇嚎接旨!”

    仇嚎跪下。

    “册封仇嚎为吴国天风城主,镇海将军,钦此!”

    仇嚎叩首:“多谢陛下隆恩,臣粉身碎骨报答之!”

    吴国使者大喜。

    金卓已死,仇嚎已经效忠。

    灭金氏夺怒潮城大业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如今是万事俱备,东风也来。

    大功告成,指日可待!

    我吴国的江山又要多出一个郡了,而且如同一个钉子一样,狠狠钉在越国的肚子附近。

    吴国使者道:“镇海将军早做准备,不日我吴国大军即将南下,会在你天风城集结休整,然后几万大军浩浩荡荡,灭掉金氏,夺取怒潮城,夺取雷洲群岛!”

    仇嚎大声道:“臣将准备好一切,迎接王师南下!”

    ………………………………

    白夜郡主城。

    苏真的是要疯了!

    他率领大军冲到白夜郡主城下的时候。

    看到城墙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张旗帜。

    再看城头上那个人,不就是沈浪和张翀吗?

    再看城墙之上,密密麻麻都是张翀的军队。

    望着眼前的局面,他眼眶欲裂。

    张翀这老贼?

    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好好活着,而且还拿下了白夜郡主城?

    他是会飞吗?

    昨天晚上刚刚入城,一夜之间就拿下整个城市了?

    肖无常他们是吃屎吗?

    整个白夜郡官府和驻军,都是苏氏圈养的走狗啊。

    张翀只有一个人,这还让他翻盘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

    更要命的是,他苏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他的一万多大军一直围堵沈浪的那两万多暴民,始终不灭之?

    这是为什么?

    这是赶羊战略。

    这群暴民实在太多了,如果贸然出击,只怕会四下逃散。

    所以需要将他赶到羊圈里面,这样一只羊都逃不出去。

    而且要执行主公的一箭三雕计划。

    不但杀光这些暴民夺回所有的金币,还要借机名正言顺拿下白夜郡主城。

    当然苏难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想法,那就是让这群暴民冲入白夜郡主城再大肆劫掠一番。

    那么就真正是商人跌倒,苏难吃饱了。

    而且苏难大军将这些暴民斩杀,白夜郡的民众还要对他感恩戴德,如同迎接救星一般请苏难大军入城。

    但是天知道为何会变成这个局面?

    根据苏逯的回报张翀已经死了啊。

    昨天晚上张翀赴宴身边只带着一个随从,而雪山楼里面埋伏着苏氏家族的几十名高手。

    他应该必死无疑的啊,为何还活着?

    眼下局面,已经一片大乱,几乎崩溃。

    近两万爆民并没有进入羊圈。

    将这群爆民放进白夜郡之后,城内有肖无常和三个千户驻军,外面有他的一万多大军,两支军队里应外合,轻而易举可以瓮中捉鳖。

    沈浪小畜生和两万多爆民都插翅难飞。

    现在好了,这两万多爆民如同受惊的兽群一般,疯狂四处奔逃。

    这大晚上可怎么抓?

    最关键的是张翀的军队就在城墙上。

    他的大军如果距离城墙太近的话,张翀军队可是会射箭的。

    不过这两万劫掠者也真是没头苍蝇一般,真的如同受惊的羊群,四处逃窜。

    有些人经常直接朝着苏大军迎头撞了上去。

    片刻功夫,就被苏大军杀了许多。

    沈浪在城墙上大吼道:“你们这群傻子,贴着城墙逃跑啊!”

    沈浪力气太小了。

    大傻就仿佛他的扩音器一样,大吼道:“你们这群沙子,贴着城墙跑啊。”

    这一万多劫掠者顿时惊醒了。

    然后纷纷沿着城墙脚下,朝着两边奔逃。

    苏的心真的在滴血。

    这两万多暴民劫掠了多少金币?天文数字。

    本来苏氏还想要借机大发一笔横财,接下来造反最需要的就是钱了。

    现在大头被沈浪和张翀夺走了,剩下的一部分还在狂逃。

    在苏眼中,逃走的这些暴民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坨又一坨的金币。

    他苏氏家族的钱啊,就这么长腿跑了。

    苏顿时大吼道:“堵住他们,堵住他们,杀,杀,杀!”

    顿时,三眼邪的马贼狂奔而出。

    分兵两路,去堵截这些劫掠者。

    “射箭,杀,杀!”

    随着苏一声令下。

    他身后的大军箭如雨下。

    但不是射杀城墙上,而是射杀疯狂逃窜的劫掠者。

    顿时,无数人纷纷倒地惨死。

    夜幕之下,血气冲天。

    这就是沈浪所说的,命运是公平的。

    你们这群人抢到了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那么就用命来换吧。

    如果逃出去了,那就吃香喝辣,舒舒服服过十几年,直接娶妻生子都够了。

    但如果逃不出,死在这里。

    那么也别怨天尤人。

    当然,你们若是要诅咒沈浪?

    请随便!

    我沈浪本就是狠毒之人,我来天西行省是报仇来的,是要灭苏氏来的。

    我又不是要称王,根本不需要收买人心。

    苏疯狂地杀戮这群劫掠者。

    他的目光朝着城墙上的沈浪望去。

    此子之狠毒,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明明是手无缚鸡之力,杀起人来比我还要狠。

    从此之后,整个白夜郡提到沈浪,口碑绝对两极分化。

    有一部分会感恩戴德,因为沈浪改变了他们的命运,相当部分的老实人抢到了足够的钱后,就开始心生不安退出劫掠队伍,逃到乡下躲起来准备过安稳日子了。

    而有一部分人,对沈浪会恨之入骨,日夜诅咒。

    因为这群人就是死在沈浪的毒计之下。

    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你沈浪还没有功成,枯朽的尸骨就已经不止一万具了。

    但是你沈浪别得意!

    你的死期已经到了!

    你或许还不知道,楚国大宗师班若下山了。

    苦难头陀也带来了十几名高手,再加上我苏已经有三个顶级强者。

    苏道:“班若大师,苦海大师,接下来我们动用绝顶武力,将沈浪和张翀杀之,务必一击必杀!”

    楚国大宗师班若道:“我不是刺客,我只知道我的敌人是李千秋。”

    苏道:“好,李千秋交给班若大师。张翀交给苦难大师,沈浪和他身边的那个大傻交给我。”

    “没问题!”

    “务必一击必杀!”

    然后,苏,苦海头陀,班若宗师三个绝顶高手凝聚身所有真气。

    “杀!”

    三个人如同闪电一般,猛地沿着城墙攀登。

    他们身后,整整几十名高手也沿着墙壁攀爬而上。

    “沈浪小贼,死吧!”

    “张翀老贼,死吧!”

    苏,苦难头陀,班若宗师三个人的利剑,猛地朝着各自的目标刺去。

    速度快到了极致!

    顶尖高手,务必一击必杀。

    错失机会,便没有第二次机会!

    班若宗师对战剑王李千秋。

    一剑定胜负!

    班若宗师输了半招,踉跄后退。

    这本在苏的计划之内。

    班若大宗师的作用不是为了击败剑王李千秋,而是牵制住他,不让他出手救张翀。

    这样苦难头陀杀张翀,轻而易举。

    他苏杀沈浪,轻而易举。那个大傻是很逆天,但是速度还不够快,他挡得住苏剑彦,却挡不住他苏。

    苏武功和苏难比起来,大概也就是相差一点点而已。

    然而!

    接下来,局面完超过了他的想象之外。

    苦难头陀本来是要击杀张翀的,但是冲上来迎战的竟然是一个完陌生的中年丑男。

    他,他是谁啊?

    武功竟然高到这个地步,和宗师也只有一线距离了吧。

    然而苦难头陀,也是这个水准啊。

    这个中年丑男,当然就是左辞的师妹,宁洁长公主。

    “叮!”

    苦难头陀和宁洁长公主两剑交错。

    空中一道火花迸出。

    宁洁长公主后退了半步,苦难头陀也是踉跄半步

    这两人的武功果然是不相上下。

    苏的目标是沈浪。

    但是想要杀沈浪,他必须先突破大傻的防御。

    而大傻最擅长的就是挡剑!

    除了钟楚客和李千秋的剑之外,目前还没有人能够突破大傻的防御!

    “沈浪小贼,死吧,死吧!”苏心中大吼。

    手中的利剑快到了极致,猛地朝着沈浪刺去!

    大傻冲上前,手中玄铁棍狂舞。

    “我挡,我挡,我挡!”

    然而!

    大傻只挡了一剑。

    苏太厉害了,他的剑太快了。

    第二剑大傻挡不住!

    “终于要杀死这个小贼了!”苏大喜。

    手中的利剑如同毒蛇一般,朝着沈浪脖子刺去。

    这一刺中,沈浪必死无疑。

    然而下一个瞬间!

    一个身影猛地冲上前来,挡在沈浪的面前。

    张翀出剑了!

    苏大惊,张翀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被苦难头陀杀死吗?

    “叮!”

    张翀和苏的两剑交错。

    苏的剑荡开了张翀的剑,猛地划入了他的胸口。

    鲜血飙射。

    而此时,大傻的铁棍猛地砸了过来!

    “砰!”

    苏赶紧举剑格挡。

    然后整个人飞了出去,从城头坠落下去。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两万一!兄弟们拜求你们的月票和支持啊,超级需要的!呜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