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羌王欲喷血!天崩地裂!天下变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1500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雷洲群岛!

    天风城,一艘又一艘的吴国舰船停靠在码头上。

    一队又一队的士兵,进入了天风城,如果这也能算是一座城的话。

    越国没有多少真正的水军,吴国稍稍好一些,有几千水师。

    但也仅仅只有几千,这次南下大部分都是普通军队。

    普通军队跨海攻击最可怕的就是晕船,完吐得七荤八素浑身发软,根本打不了仗,需要提前休整好几天。

    天风城距离怒潮城不足百里了。

    所以,这两三万吴国大军会在天风城休整三天,然后再一次登船南下,攻打怒潮城!

    天风城主仇嚎拿着崭新的官印,还有整整十万金币,喜出望外。

    吴军主帅微笑道:“镇海将军,金氏家族海面战斗力如何?”

    仇嚎不屑道:“都是一群旱鸭子。”

    金氏家族的士兵确实不擅长水战,不过刚刚夺下怒潮城之后,金卓就分拨了三千人作为金氏水师,每天都在海上训练作战。

    而这三千水师的骨干,就是从仇天危那边投降过来的一千多海盗。

    但是金氏家族缺乏一个海军将领,这太难了,并不是随便挑选一个人出来就可以当的,但是又不能把海军主力交给海盗吧。

    幸好整个东部海域的海盗已经差不多绝迹了,所以这三千水师用来维持海面持续还是可以的。

    但至少到现在为止,金氏家族的海面战斗力依旧不强。

    吴军主帅道:“那接下来整个海面就交给仇嚎将军,三日之后我们大军就要南下登陆怒潮城,这段时间内要确保掌握这片区域的制海权,不能有任何敌舰威胁存在,确保登陆顺利进行。”

    仇嚎一拍胸脯道:“包在我的身上,我的舰队一出,保证整个海面上没有半个敌人。”

    “那就有劳镇海将军了。”

    几个时辰后!

    在无数金币的激励下,仇嚎的四千水师登上了舰船离开天风城,扑向整个怒潮城海域。

    也勿怪仇嚎如此嚣张,因为在很久之前,金氏家族的舰队就已经面收缩,几乎不出现在海面上了。

    不仅如此,天道会的商船也早就停航。

    他的海盗大军想要夺取制海权,并没有什么难度。

    ………………

    一艘海船离开了怒江郡阳武城市码头,朝着怒潮城而来。

    这艘海船很小,但是非常快,而且也能够进行远航。

    船上除了天道水的水手之外,还有十几个人。

    天道会的黄同,恭敬地站在舱房中。

    一个人盘坐在舱房之内,她满头白发,一身白衣胜雪。

    此时明明是大夏天,而且东部海域非常炎热,但她身上依旧穿着厚厚的道袍。

    她就是黄凤的老师,雪山老妖林裳。

    就是那个经常找钟楚客打架的顶尖高手。

    没办法,整个越国就六个宗师名额,想要成为宗师就必须击败其中一位然后取而代之。

    所有人都觉得六个宗师中,钟楚客大宗师最弱。

    所以大家纷纷去挑战他。

    这让钟楚客非常不满?

    啥意思啊?柿子挑软的捏吗?

    你们为啥不去挑战李千秋,为啥不去挑战燕难飞吗,为啥不去挑战王宫的那个老祖宗?

    都说我在六大宗师排倒数,我就教出一个天下第一的徒弟,把你们所有人都吓尿。

    当然,倒数第一那也是大宗师啊。

    至少到目前为止,所有挑战钟楚客大宗师的人都输了。

    雪山老妖挑战三次都败了。最近一次,就在几个月前。

    这让她好没有面子,本来是不打算见人的,但是天道会百般哀求,并且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还是把这位雪山老妖请来镇守怒潮城了。

    这位大神真不是一般的难侍候。

    明明不是大宗师,架子却比大宗师还要大。

    但是她确实欠了天道会一个超大的人情。

    为何这么说?

    这位雪山老妖林裳本是楚国魔岩山道宫的弟子。

    此女自视甚高,不愿意屈居任何人之下。

    但是魔岩道宫的掌门继承人给了班若,林裳哪里愿意?就去抢,挑战了班若十几次。

    十几次都失败了,颜面尽失。

    于是一怒之下,她就叛出了魔岩道宫,自己成立了雪山道宫。

    没想到,刚到了大雪山,又遇到神女雪隐在大雪山安家了。

    这怎么可以?

    我是雪山老妖,你是神女雪隐?

    你竟然有一个字和我一样?当我不存在吗?

    这个雪字我用了,别人就不能用。

    于是,这位雪山老妖又冲上门去和雪隐干仗了。

    当年雪隐还没有得到大宗师的名分,林裳还觉得这是一个软柿子呢。

    结果……她又败了!

    打了三次都败了!

    败了败了吧!

    反正雪隐这个贱人也不广收门徒,也不建立门派。

    别人一提起大雪山,就只知道我雪山宫,而不知道雪隐。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雪隐尽管只有一个弟子,但一提起大雪山,所有人想到的都是神女雪隐,而不是雪山老妖。

    这真真是日了狗了。

    所以这位雪山老妖永远都处于愤怒之中。

    她觉得整个天下人都对不起她。

    当然了,她的雪山宫也不得安稳,因为他是魔岩道宫的叛徒。

    班若大宗师屡次率领高手前来攻打她的雪山宫。

    每次雪山宫人一多,班若就过来打,然后这些弟子就都叛逃,归到魔岩道宫去了,反正学习的武功是差不多的。

    这不是欺负人吗?

    雪山老妖暴跳如雷,却又无计可施,因为她真打不过班若,修为差一点点也是一点点。

    这个时候天道会出现了。

    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魔岩道宫停止了对雪山老妖的攻打。

    从那之后,林裳的雪山宫这才稍稍安稳下来。

    不过,林裳的雪山宫完没有收入,没有生产。

    但是吃穿住行都要钱,这林裳性格乖戾,架子又大,别人都不愿意招惹。

    又是天道会出面接济,每年给雪山宫捐献一笔钱。

    这才让她维持了下去。

    所以啊,这世界练功有什么好的?

    林裳距离宗师只有半步之遥了,却连基本的温饱还要靠人施舍。

    还有剑王李千秋,整个剑岛加起来不超过五个人,总资产不超过三百金币。

    还有钟楚客大宗师,他算是活络的,收的弟子都出身豪门贵族,这才有了一座山,并且在山上建了一座小城堡。

    楚国六大宗师中,享受荣华富贵的,唯有燕南飞一人而已。

    “大师,饭菜已经做好了,您要喝什么酒?是葡萄酒,米酒,还是果酒?”黄同恭敬道。

    雪山老妖林裳一瞪眼,寒声道:“怎么?寒碜我是吗?明明知道我不是大宗师,却喊我大师?”

    黄同头皮发麻,赶紧换了称呼道:“林掌门,您要喝什么酒?”

    林裳道:“随便。”

    黄同道:“那我们喝点葡萄酒?”

    林裳道:“不喝,像血,酸不拉几的。”

    黄同道:“那我们喝米酒?”

    林裳道:“不喝,一股子馊味。”

    黄同道:“那我们喝点果酒?”

    林裳道:“那玩意甜丝丝的,一点酒味都没有。”

    黄同要哭了,颤声道:“大师,我们船上就这三种酒,您委屈一下,挑选一种。”

    林裳道:“都说了,随便,你耳朵聋了吗!”

    难怪所有人都讨厌她,真是太难侍候了。

    林裳不由得为玄武侯金卓默哀。

    因为他的苦难很快就要结束了,将这个祖宗送到怒潮城大城堡,他的接待任务就算是结束了。

    接下来,就交给金氏家族招待了。

    这次雪山宫体出动,保护怒潮城,保护玄武侯金卓。

    乌央乌央达十九人之多。

    没办法,整个雪山宫加上做饭的,就十九人了。

    一是因为穷,二是因为雪山老妖脾气实在太差了,教徒弟完没有耐心。

    很多弟子跟她都学不下去了,还不如直接去魔岩道宫呢,那里的师叔师姐长得又美,说话又好听,到那里就跟到家里一样。

    你们问雪山宫体出动保护玄武侯金卓,总共要付出多少代价?

    五千金币,三个月时间,不二价!

    当然这也是因为天道会邀请的原因,换成别人的金币,林裳还不拿。

    但还是那句话。

    练武是没有前途的!

    五千金币,也就够沈浪祸害几天的了。

    所以,还是吃软饭有前途。

    吃饭的时候,林裳抿了一口酒。

    这酒还真是随便。

    就是葡萄酒,果酒,米酒混合在一起的。

    别说还挺好喝。

    雪山老妖林裳道:“天下又要大乱了,我们练武之人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你们算是赶上了。”

    十几个弟子放下筷子,齐声道:“没错!”

    这段对白也好熟,仿佛在哪里听到过。

    黄同走到甲板上,望着茫茫大海,望着东边怒潮城的方向愁眉难展。

    天道会付出了巨大的人情,请来雪山老妖保护玄武侯,从此之后自然是不必担心被刺杀了。

    别看这位雪山老妖这十几年来打架就没有赢过。

    但其实真的很厉害,也就仅次于六大宗师了,有她的保护,就算是来一个宗师也很难刺杀玄武侯了。

    但她也仅仅只是能够保护人而已。

    想要让她打战?不可能的。

    个人武道和战场武道完不一样。

    个人武道就算强到剑王李千秋这个级别,杀一百来人真气也就差不多耗尽了。

    一旦内力耗尽,这个大宗师也就没有什么能耐了。

    而战场上总则几千几万大军。

    所以像仇妖儿这种个人武道逆天,战场武道更逆天的人,真是天下难找。

    论单打独斗,十个大傻都不是李千秋的对手。

    但是到了战场上,李千秋的用途就不见得比得过大傻了。

    这一次吴国和仇嚎联军足足有三万多人。

    而怒潮城内,金氏家族加上天道会的守军不会超过五六千。

    这一战,黄同真是没有什么信心。

    怒潮城万万不能有失。

    金氏家族丢了怒潮城,固然是灭顶之灾。

    天道会又何尝不是呢?

    如今的怒潮城,已经是天道会在整个东部的中心了。

    总部投入的金钱和物资,完是天文数字。

    一旦丢了,对整个天道会都伤筋动骨。

    ……………………

    羌国的大雪山下,阿鲁娜娜部落。

    越来越过的羌国武士翻墙,杀了进来。

    大傻,阿鲁娜娜率领三千人迎战。

    然后!

    沈浪看傻了,剑王李千秋也看傻了。

    大傻和阿鲁娜娜这对公母,真是……太强了。

    大傻的玄铁棍依旧不用,直接抄起一根十几米长的树干狂扫,狂舞。

    阿鲁娜娜用的是两三米长的青龙偃月刀。

    简直就是无人能够近身。

    尤其是大傻!

    因为他习武时间太短了,论单打独斗,可能他连媳妇都打不过。

    但是在战场上,他真是无敌的。

    别的武道高手力气是会用完的,而他的力量仿佛无穷的一般。

    别人靠的是内力和真气,他靠的就是力量。

    “刷,刷,刷……”

    十几米的树干一扫过去,十几个敌人直接就飞了。

    别管你有没有穿铠甲,直接就是五脏六腑部碎裂,摔倒在地上不是成盒,而是直接成泥了。

    而且,他一身重甲,任何箭支射在他身上都没用。

    天生无敌猛将。

    剑王李千秋数过了,刚才不到半刻钟,大傻就消灭了二百多人。

    差不多是两个李千秋的战场战斗力了。

    阿鲁娜娜也是完靠蛮力的,尽管怀孕,但依旧大刀狂舞,斩杀了上百人。

    李千秋站在高处,叹息道:“练武还有什么意思啊?”

    沈浪没有说话,十三不由得朝剑王望来一眼。

    连剑王前辈都这么说?

    剑王李千秋没有动手,因为他真气宝贵,只在关键时刻动手的。

    沈浪听说,三王子宁岐麾下的那个蓝暴也是这样的超级猛将。

    不过他就变态了,战场人来疯,战场撕裂者。

    他一旦上了战场,只钟爱一件事情,把敌人撕裂。

    抓住双手,就从上面撕裂。抓住双腿,就从下面撕裂,抓住脑袋就从脖子撕裂。

    因为他太嗜血了,所以种氏家族让他改姓,之后兰道大师又让他改姓。

    见到勇猛无敌的大傻。

    羌王阿鲁太一阵阵头皮发麻。

    他见过大傻很多次了,尽管听说是绝顶武道天才,不止一个人说此子以后是天下第一高手。

    但是他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就是一个有点蛮力的蠢货。

    而现在,他脑子里面只有一句话。

    这个世界上就不能有这么牛逼的人!

    这样的人,就应该去死!

    班若大宗师眼眸则充满了艳羡,这样的绝顶天才为何不出现在我魔岩宫啊?

    我魔岩宫虽然没有男弟子,但……遇到这种天才也是可以破例的啊,甚至把所有女弟子嫁给他都可以。

    钟楚客这个倒数第一,果然要翻身了。

    大劫寺的苦难头陀想法和羌王阿鲁太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世界就不应该有这么牛逼的人,应该去死!

    苦难头陀道:“班若宗师,这个傻大个,就由你来杀如何?”

    班若大宗师寒声道:“东方昌盛武脉,岂可毁在我手中,我不怕天谴吗?”

    她的目标是李千秋,而且杀沈浪她也无所谓。

    因为隔着很远,她就从沈浪身上闻到了人渣的味道。

    但是大傻,她绝对下不了手。

    此时整个战场处于焦灼状态!

    羌国武士翻墙过去的人数毕竟不多,大傻和阿鲁娜娜率领三千多人,完可以抵挡,甚至战局上风!

    “砰砰砰……”

    羌王阿鲁太麾下的大力士疯狂砸墙。

    整个地面一阵阵颤抖。

    大祭司的两千僧兵,抬着巨大的木头当成攻城锤,拼命锤打石墙。

    终于!

    仅仅一刻钟后!

    这道五里长的石墙承受不住了,一声巨响,直接坍塌。

    顿时,羌王几万大军如同潮水一般涌进山谷。

    战局就要逆转了。

    沈浪大声吼道:“大傻断后,撤退!”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阿鲁娜娜和沈浪的三千多联军,飞快后退。

    大傻,阿鲁娜娜,咸奴等一百名重甲力士断后。

    羌王阿鲁太大吼:“冲,冲,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而就在此时!

    “轰,轰,轰……”

    几十道火焰猛地熊熊燃烧。

    沈浪和阿鲁娜娜联军撤退的时候,把所有的草垛,帐篷部点燃了。

    可惜现在是夏天,所以草还比较青湿,不太容易烧着。

    但是帐篷还是很容易点燃的。

    恰恰是因为草垛比较湿,所以燃烧的时候,冒出无数的浓烟。

    瞬间,整个山谷内浓烟滚滚,火焰冲天。

    这群羌国武士,就算再勇敢也不敢冲入火海。

    而刚才莽撞冲进来的敌人,也被大火烧得鬼哭狼嚎,凄厉无比!

    这片几里火海顿时把两支军队隔绝开来。

    …………

    在这片火海后面!

    沈浪大声下令道:“放弃所有战马,穿上厚衣服,带上足够的口粮,我们上大雪山。”

    现在是夏季,所以大雪山脚下部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从半山腰上才有积雪,越到上面是白雪皑皑。

    这大雪山的雪几乎百年不化,不知道堆积了多久。

    阿鲁娜娜道:“上大雪山?山上可什么都没有,我们会饿死的。”

    沈浪道:“放心,不会的。”

    阿鲁娜娜道:“我们会冻死的。”

    沈浪道:“不会的。”

    阿鲁娜娜道:“大雪山那么大,我们要去哪里?”

    沈浪道:“大劫宫!”

    他拿出了地图,这上面有一个地点非常显著。

    大劫宫!

    建在雪山之上,大劫寺曾经在东部最大的建筑群。

    不但有宫殿,还有广场,能够容纳几万名信徒朝拜。

    不仅如此,当年大劫寺动用了无数人力,沿着雪山开辟出了一条六尺的道路,通往山上的大劫宫。

    二十几年前经过一场大战,大劫宫已经有一半成为了废墟。

    但就算如此。

    此时大劫寺时时刻刻都想要卷土从来,重新修复大劫宫。

    甚至就连羌王阿鲁太也想要修复大劫宫,或者作为他的王宫,或者作为行宫。

    因为当年的大劫宫实在太辉煌了,给无数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大劫寺为了重新返回东方世界,这次支援苏难的僧兵达到七千之巨。

    但盯上大劫宫的可不仅仅阿鲁太和苦难头陀。

    还有沈浪!

    什么是天才?就是在几个月前就想着怎么害你!

    在两三个月前,沈浪决定扶植阿鲁娜娜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把大决战的地方定在大劫宫。

    不!

    不是决战之地!

    而是羌王阿鲁太和几万羌国大军的葬身之处!

    因为没有找到硝矿,所以沈浪的火药产量始终维持在很低的级别,甚至无法用来打一场战斗。

    但是用来四两拨千斤,却绰绰有余了。

    沈浪指着地图上的大劫宫道:“此处我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要羌王大军一到,必定军覆灭,轻而易举!”

    阿鲁娜娜道:“反正你吹过的牛都实现了,听你!”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联军三千多人,沿着六尺道路,朝着大雪山上的大劫宫行军!

    …………

    整整等了一个多时辰。

    山谷的火焰终于完熄灭了。

    羌王阿鲁太,苦难头陀率领大军杀入山谷之内。

    但不管是阿鲁娜娜还是沈浪,都早已经不见踪影。

    “我们死了多少人?”

    羌王阿鲁太怒声问道。

    “三千人!”

    阿鲁太寒声道:“怎么会死这么多?”

    “战死不到一千人,但是被火烧死了两千人。”

    “啊……”羌王阿鲁太爆吼。

    连沈浪和阿鲁娜娜的一根毛都还没有抓到,竟然就损失了三千人。

    这简直要让人吐血了。

    “他们死了多少人?”羌王阿鲁太问道。

    “微乎其微!”

    羌王阿鲁太问道:“叛逆阿鲁娜娜和沈浪军队,去了哪里?为何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他这样问,但是却已经知道答案了,因为他的目光已经朝着大雪山上望去。

    “斥候回报,沈浪和阿鲁娜娜联军应该是朝着大劫宫而去了。”

    因为这条路,只通往大劫宫。

    顿时,苦难头陀眼皮猛地一跳。

    羌王太阳穴一条。

    竟敢去大劫宫?

    这两个人都把大劫宫视为了私有之物。

    “大劫宫现在就剩下一堆废墟了,难道他们还想要靠着大劫宫据守吗?真是白日做梦。”阿鲁太寒声道:“这条道路的尽头就是大劫宫,而且是一条绝路,他们完是自寻死路。”

    苦难头陀大笑道:“这大劫宫上什么都没有,吃的也没有,穿的也没有,他们什么都没有带,山上天寒地冻都是积雪,他们逃到大劫宫也只会活活冻死,饿死!”

    羌王下令道:“准备厚衣服,准备足够的干粮,准备足够的干牛粪。上雪山,上大劫宫,将阿鲁娜娜和沈浪斩尽杀绝。”

    这话一出,苏剑亭和苏莫顿时急了。

    这里距离大劫宫虽然不算远,而且大劫寺之前开辟出来的道路也足够宽,但是山上有积雪,行军会很慢。

    这一拖延又要许多日,苏羌两支大军会师的时间又要延后了。

    但是一旦楚国正式攻打种尧大军,父亲苏难就一定会起兵谋反,完拖延不得了。

    苏剑亭赶紧劝诫道:“大王,沈浪和阿鲁娜娜只有三千多人,就算逃到大劫宫也会被冻死饿死,就这么一支残军,哪里需要大王御驾亲征?那完是杀鸡用牛刀,不如分兵一万去大劫宫消灭沈浪和阿鲁娜娜,大王带着大军进入天西行省和我家会师。”

    羌王阿鲁太寒声道:“整个羌国就只能有一个王,我一定要亲手斩下阿鲁娜娜的头颅!”

    苏莫道:“不如这样如何,大王依旧分兵。您带着两万大军去大劫宫消灭沈浪和阿鲁娜娜,剩下两万大军您派一名大将统领,进入天西行省和苏氏会师。”

    阿鲁太寒声道:“我的军队,只能由我来带!”

    分兵?

    真是可笑,我这军队一旦分出去,万一被你苏氏家族吞并了怎么办?

    作为羌王,阿鲁太一定会死死抓住任何兵权,不会给苏氏任何机会。

    苏剑亭道:“大王,沈浪狡诈无比,臣唯恐大劫宫上有陷阱和埋伏啊?在望崖岛他就是用诡异莫测的手段害死仇天危的三万大军,不可不防啊!”

    “哈哈哈哈!”羌王阿鲁太大笑道:“苏剑亭,你真是被沈浪吓破了胆了,他和阿鲁娜娜只是无路可逃,才会逃到大劫宫的。我的大军紧追不舍,他又能布置什么陷阱?凭着他三千多人,还能在山上埋伏我吗?”

    苏剑亭当然不知道沈浪会用什么毒计,但是心中真是充满了本能的不安。

    羌王阿鲁太忽然笑道:“苦难大师,您不是急着想要回到大劫宫吗?不如您的僧兵在前面如何?”

    这阿鲁太也真是狡诈。

    万一沈浪有什么陷阱,也让大劫寺的僧兵去踩。

    他羌国大军跟在后面,绝对高枕无忧。

    “哈哈哈哈……”苦难头陀大笑道:“都说羌王勇猛无比,没有想到也如此胆小如鼠。”

    “行行行,我带头就带头!”

    大劫宫啊?

    完是苦难头陀梦牵魂绕之地,曾经是大劫寺在东方世界的圣地。

    返回大劫宫,几乎是每一个大劫寺僧人的梦想。

    次日!

    两支军队准备好了一切物资。

    苦难头陀一声令下。

    “上山,前往大劫宫!”

    随着苦难头陀一声令下,两千名僧兵沿着六尺山路,向着大劫宫进军。

    羌王阿鲁太大吼道:“大军出发,前往大劫宫,剿灭叛逆!”

    顿时羌王三万七千大军,浩浩荡荡沿着六尺山道,攀爬大雪山,前往大劫宫。

    苏剑亭紧紧跟随,在场他对沈浪最为了解,就算他有什么阴谋诡计,他也可以第一时间提醒。

    但不知道为何?

    距离山上的大雪越来越近,苏剑亭心中越来越不安。

    但是又完不知道这股不安感觉从何而来!

    ………………

    镇远侯爵府!

    苏难表面镇定,但是却心急如焚。

    他的两三万大军已经部部署完毕,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起兵。

    瞬间,就能够席卷整个天西行省!

    整个天西行省南部,如同一块巨大的肥肉,就在他的眼前,唾手可得。

    但他却要硬生生忍住。

    楚国大军不动手,他绝不动手。

    楚国大军一旦动手,他的大军就会风卷残云一般,雷霆出击。

    楚国,你何时动手?何时动手?

    而就在此时!

    苏庸飞奔而入。

    “主公,主公,天大的好消息,楚国大军动手了,开打了!”

    苏难狂喜,猛地冲上前来道:“是真打,还是演戏?”

    “真打,真打,一开战就无比猛烈,直接将种尧大军打蒙了,楚军已经连夺了十几个城堡营寨。”

    苏难依旧强忍着。

    但是接下来,情报一份接着一份而来,

    一份比一份紧急,一份比一份清晰。

    没错,楚军开战了!

    苏难激动得浑身发抖。

    这一刻终于来了!

    我苏氏家族,终于要凤凰涅槃了!

    都是,苏难用尽身的力量道:“起兵,开战!”

    “从今日起,我苏氏家族,反了!”

    “大军出击,出击!”

    顿时!

    天崩地裂!

    整个越国棋局,几乎瞬间进入了最高潮!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今天受惊了,诸位大人泪求月票和支持,给糕点压压惊,给您拜了!

    谢谢书友161106095403180的几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