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羌王阿鲁太全军覆灭!惊天动地!(新盟主啊米1216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21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盛华降落远古

    (恭喜啊米1216成为本书新盟主,顺便拜求月票,感恩涕零)

    怒潮城内!

    “真是城头变幻大王旗啊!”

    一个掌柜叹息道,然后将店铺的大门关闭。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确定,金卓侯爵已经被刺身亡。

    因为他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如今大城堡内主事的是侯府小姐金木兰。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玄武城公主是最不会演戏的。

    每一次见人的时候,她尽管已经非常用力掩饰了,但还是难掩悲愤之色。

    绝美无伦的大眼睛几乎时时刻刻都是通红的。

    她这么悲伤愤怒,若不是金卓侯爵死了,难道还是因为丈夫出轨吗?

    不仅如此,金氏家族所有海面上的战船都已经进港停航。

    金氏家族的军队部都收缩进入三个城堡之内。

    如今金氏家族连制海权都丢了,已经投降吴国的天风城主仇嚎横行于这片海面之上。

    现在不仅仅是天道会的商船,而是任何人的商船都停航。

    就连阳武城到怒潮城之间的载人海船都停航,因为仇嚎说了,大战结束之前,片舢不得下海。

    除了吴国的舰船之外,其余任何船只一旦出现在这片海域上,都将毫不犹豫地击沉。

    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吴国大军就在北边不远的天风岛上做最后的休整,很快就会浩浩荡荡南下,登陆怒潮城。

    到那个时候,又是一场惊天大战。

    这才过去多久啊?

    金氏家族夺取怒潮城才不到半年而已,如今又要换主人吗?

    不过倒也无所谓,反正就是停业半个月左右,大战结束之后,大家还是生意照做,钱照赚。

    只不过是换一个人交税而已。

    早知道之前就不给沈浪那个小白脸送那么多礼物了。

    那个混蛋,光收礼不办事的,那些礼物就当作是喂了狗了。

    等吴国夺了怒潮城之后,大家又要出一次血了。

    很多人已经打听了,这次吴军的主帅名叫吴牧,是吴王的堂弟,等拿下怒潮城之后他就会成为怒潮城的新主人,甚至连官职都打听到了,雷洲太守兼水师提督。

    瞧瞧人家吴国就是不一样。

    在越国的时候,雷洲群岛就仅仅只是怒江郡的两个城而已。到了吴国,直接升级成为了郡。

    许多大商人都已经开始打探这位吴牧大人的喜好,想着应该送什么礼物讨好。

    因为在所有商人心目中在,金氏家族已经完了,这一场大战金氏必输无疑。

    关上店铺的大门,把所有值钱的货物部锁在地窖里面,躲过兵灾便是了。

    不过应该不会有事的,上一次金氏家族夺取怒潮城后也没有大肆劫掠,想必吴国也不会的。

    就在掌柜关闭最后一个门板的时候,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然而掌柜就仿佛完没有见到一般,直接扣上了最后一道门板。

    …………

    那个高大的身影走进了地下密室内,直接坐了下来道:“时间很紧,说!”

    烛火点燃。

    “不,别点烛火。”这个高大的声音道,他直接一挥手就将刚刚点燃的蜡烛火焰熄灭了。

    “哈哈哈哈!”对方笑道:“金士英将军,您就那么怕见人吗?每一次见面,都在黑暗中说话?甚至办事也抹黑?”

    这是一个女人,声音非常动听。

    而这个高大的身影就是金士英,金卓侯爵的义子,怒潮城主。

    他竟然来到这个秘密的地下室和人见面。

    然后,这个女人坚持点燃了烛火。

    金士英本能地避开了面孔。

    但他还是见到了对面的这个女人,长得非常美丽,关键身材非常健美诱人。

    腰身如蛇,双腿修长笔直,曲线火爆。

    她身上穿的也是蛇皮装。

    她端着烛台,款款走到金士英的面前,直接在他的腿上坐了下来。

    惊人的弹性。

    金士英扭过脸去,显得有些不自然。

    “郎君,都已经睡过好几次了,为何还要如此羞涩?”女人道。

    一边说,她伸出舌尖,亲吻着金士英的耳洞。

    金士英沙哑道:“那也是你的诡计,我本以为你只是一个落难的女子,所以才会出手救你,才会被你下药,稀里糊涂睡在一起。”

    女人娇声道:“那是第一次呀,难道第二次我也给你下药了吗?明明是你自己上瘾了,使劲地搞我呀。”

    金士英面孔一颤。

    女人道:“郎君,以前你最喜欢看着我,甚至办事的时候还盯着我的面孔,为何现在却又不想见我了,每一次都要摸黑说话,摸黑办事呢?”

    金士英道:“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个撒谎者。”

    “哟,哟,哟。”女人娇声道:“我的郎君生气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女人吻上了金士英的嘴唇,然后剥下他的衣衫。

    “我没有心情。”金士英拒绝道。

    女人娇声道:“都这样了,还没有心情,你的兄弟比你诚实多了。”

    然后,女人将金士英扒光,两个人又睡在了一起。

    中途金士英几次吹灭了蜡烛,女人又点燃了,而且还把烛泪浇在自己的胸前。

    真是一个疯狂的女人,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

    整整半个时辰后。

    美丽女人慵懒地躺在金士英的怀中。

    “郎君,明日我吴国大军就要南下,你已经没有时间了,是时候该做选择了。”女人柔声道。

    金士英没有说话。

    女人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不为我考虑,也应该为我们的孩子考虑。”

    顿时金士英不由得一颤。

    女人抓住金士英的手,摸向自己的小腹,柔声道:“我们睡了七八次,肚子里面的宝宝已经两个多月了。”

    金士英呼吸几乎都停止了。

    “怎么?害怕了,不想承担责任了?”女人柔声道。

    足足好一会儿,金士英道:“你究竟是谁?你叫什么?”

    女人道:“吴幽!”

    金士英愕道:“吴?”

    女人道:“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公主,也不是什么郡主,或许几百年前我和大王是一家吧。如今的我,大概算是吴牧将军的堂妹吧。”

    金士英道:“吴牧大人还真是看得起我。”

    女人道:“他当然看得起你了,因为郎君你太出色了啊。”

    金士英道:“你们还真是处心积虑,两个多月前就用美人计拖我下水。”

    女人吴幽道:“郎君,你曾经是非常重要,我们把重心完放在你身上,甚至把我这个大美人也送给你。但现在说出来不怕你不高兴,你的分量已经没有那么重了,因为金卓已经死了,整个怒潮城群龙无首,而且越国完无力支援怒潮城,金氏家族最厉害的一个沈浪又困在白夜郡生死不知。夺取怒潮城变得轻而易举,所以你的用处就没那么大了。”

    金士英没有说话。

    吴幽亲吻金士英的胸口道:“但你是我的男人,我已经喜欢上你了,我打算想要和你长相厮守,我希望看到你有前途,有出息。”

    金士英道:“什么是有前途,有出息?”

    吴幽道:“郎君,按你的武功和才华,在就应该考中武进士,未来最少能够做上四品武将吧。结果你被金氏家族的恩情困住了,名义上是将军,其实是个家奴,什么兵权都没有。”

    金士英道:“侯爵大人对我恩重如山,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金氏家族给的。”

    吴幽道:“郎君,难道你要给金氏家族陪葬吗?这一战你们已经毫无希望了。”

    金士英道:“我们还有五六千军队,我们还有坚不可摧的大城堡。”

    吴幽道:“对,仇天危的这个城堡是非常坚固,我们一万人攻打不下来,那两万人,三万人呢?最关键的是金卓已经死了,你还能效忠谁?”

    金士英不语。

    吴幽道:“越王宁元宪册封你为怒潮城主,结果你有半分权力吗?为了辩白自己,你不惜自残,甚至向沈浪这么一个赘婿跪下。你是义子,他是赘婿,他的身份地位明明不如你的。你竟然要向一个赘婿跪拜效忠,这难道不是奇耻大辱吗?”

    女人抓住金士英的手,感受着上面的伤疤。

    吴幽道:“郎君,我还是那句话,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不为我考虑,不为我们的孩子考虑吗?”

    金士英依旧不语。

    吴幽道:“夺下怒潮城后,吴牧会成为雷洲太守兼水师提督。而我的夫君你,会成为真正的怒潮城主,兼吴国的四品将军。”

    金士英一颤。

    吴幽道:“在未来,怒潮城的地位会很高,应该等同于国都平安县和万年县,城主是从五品!”

    金士英呼吸稍稍停滞了一下。

    吴幽道:“郎君,你难道甘心成为一辈子的家奴吗?难道你愿意你孩子一生下来,也成为家奴吗?吴牧将军是大王吴启的堂弟,他缺乏真正的心腹,而你毫无根基,是最好的人选。你一旦效忠吴牧,一定会被他当成心腹的。”

    金士英没有说话,但是心跳已经加速。

    吴幽道:“郎君,连仇嚎那种垃圾都可以成为天风城主,四品镇海将军,你甘心吗?你明明比他出色得太多了。怒潮城主兼任四品怒浪将军,这个位高权重的官职你难道不想要吗?”

    金士英道:“代价就是我背叛金氏家族是吗?”

    吴幽道:“金氏家族本来就要灭亡了,和你背叛又有什么关系?不管你怎么做,都挽救不了金氏家族了,是你自己需要这个立大功的机会,需要给吴牧侯爷一个投名状。”

    金士英闭上眼睛,久久不言。

    吴幽娇柔道:“郎君啊?奴家跟着你可是清白无瑕的,这是一个美人计,但也是一个肉包子打狗的美人计,有去无回的。我是肉包子,你是狗,你总不能吃下去就不管吧。”

    足足好一会儿,金士英道:“未来你们会如何处置金氏家族?”

    吴幽娇声道:“你说的是金木兰吧?”

    金士英不语。

    吴幽道:“人家吃醋了,金木兰都已经嫁人了,你还对他痴心妄想。”

    金士英道:“我对小姐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吴幽道:“金卓已死,金氏家族失去怒潮城已经成为定局,望崖岛和金山岛也保不住,金氏家族就剩下本土封地了,肯定是养不住这些私军的,大概会沦为二三流贵族吧。至于金木兰,我们不会杀她。你也知道贵国太子宁翼对她志在必得的,隐元会会完整无缺地把她送到太子的床榻之上。”

    金士英猛地一咬牙,太阳穴一跳。

    吴幽娇声道:“郎君,你不是救世主,你救不了那么多人的。再说金木兰跟着越国太子又有什么不好,就算这次越国元气大伤,宁翼也依旧是太子,成为太子的姬妾总比嫁给沈浪那种贱民要好得多吧。”

    金士英道:“沈浪姑爷很了不起。”

    吴幽道:“他确实很了不起,但是目光太狭隘了,一心只想着复仇,只想要去灭苏氏,而将怒潮城置之不理,真是可笑,毕竟出身于贱民,没有什么大出息的。郎君你可不要和他学,你要有远大的目标,奴家还等着你封侯拜将,妻凭夫贵呢。”

    金士英颤抖道:“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吴幽道:“金卓死了之后,金木兰执掌整个怒潮城的最高权力,你就是二把手吧。”

    金士英在黑暗中点了点头。

    吴幽道:“你肯定有许多心腹兄弟吧。”

    金士英道:“如果效忠金氏家族,当然有很多。但如果要背叛金氏家族,那我的心腹兄弟就不多了,几十上百个而已。”

    吴幽道:“足够了,你现在是金氏家族最强的武将,所以让你镇守城堡大门,应该是理所应当的吧。”

    金士英点头道:“嗯。”

    吴幽道:“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直接打开城堡大门,让我们大军顺利冲入城堡之内,你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接下来的战斗交给我们。”

    金士英道:“你们攻打怒潮城大城堡,最难的就是破门吧。”

    确实如此。

    仇天危这个变态,实在把怒潮城的大城堡建得太大,太坚固了,城墙又高又厚,城堡大门更是坚不可摧。

    正常情形下,吴国三万大军想要拿下攻破这个大门,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价,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伤亡,几千人是起码的了。

    而一旦破门。

    接下来反而变得轻而易举。

    吴幽道:“郎君,这是一个性价比最高的功劳了。对你来说完不费吹灰之力,只要从里面打开大门就是了,到时候拿下怒潮城,你就是首功。”

    金士英的声音都颤抖了,大口呼吸道:“我,我有一个条件。”

    吴幽的声音也颤抖了,终于要成功了。

    对于这个男人的游说,她已经进行了不知道多少次,真的什么话都说过了,什么手段都用过了。

    金士英道:“事成之后,放过金氏家族的人,不要乱杀无辜。”

    吴幽娇声道:“哟,我的郎君还真是情深意重啊?你的情义能不能分给妾身一些啊?”

    金士英寒声道:“我不开玩笑。”

    女人再一次骑上了金士英的身体,娇声道:“依你,依你,都依你,有情有义的烦人精!”

    ………………

    大雪山!

    哪怕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羌王麾下的三四万大军还是冻得得瑟瑟发抖。

    大劫宫下有两个广场,此时羌王阿鲁太和大劫寺的联军正在第一个广场上。

    这里距离大劫宫直线距离还有好大百米的高度,仰头依稀能够看到宏伟的大劫宫。但是走路却还要很久,将近有十里左右。

    这第一个广场,也就是守卫大劫宫的第一道防线,原本是有一个城堡的,现在都被拆掉了,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苦难头陀抚摸着这些废墟,眼圈微微发红。

    大劫宫之战,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但他仿佛依旧历历在目。

    而毁灭大劫宫的,就是姜离麾下大将。

    在姜离号召下,乾国,越国,楚国,吴国组建六万联军攻打大劫宫,将两万僧兵几乎斩尽杀绝,把这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变成了废墟。

    大劫寺在东方世界曾经是何等辉煌?

    甚至许多国君都是大劫寺的弟子,朝中的国师都是大劫寺上师。

    大劫寺画一个圈,这座山就属于大劫寺了,山下的良田和民众也都属于大劫寺。

    眼前这个大劫宫,已经几百年历史了。修建这个大劫宫的时候,东方世界有五个国家,几十个贵族出钱出人出力。

    都怪姜离畜生!

    活生生以一己之力几乎把大劫寺势力从东方世界连根拔起,赶到了西域去。

    姜离败亡之后,大劫寺以为可以卷土重来。

    没有想到大炎帝国皇帝直接又是当头一棒,下旨抓捕大劫寺余孽。

    苦难头陀在废墟中不断地翻找。

    足足找了一刻钟,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石头,上面刻着两个字,苦难!

    这个他刻的,当时他还只是一个小僧兵而已。

    抚摸这个石头上的字迹,苦难头陀泣不成声。

    “师兄,师弟,魂归来兮!”

    “师尊啊,僧王陛下,弟子终于重回大劫宫了。”

    “我发誓,一定重现大劫宫的荣光!”

    见到这悲壮一幕,苦难头陀麾下的两千僧兵肃穆,口中默念。

    “重回大劫宫!”

    “重现大劫寺荣光!”

    而班若大宗师,却只是好奇地探索这片废墟。

    她对大劫宫毫无情感,甚至对于它的覆灭拍手称快。

    因为她也崇拜姜离陛下。

    凡是姜离陛下反对,我班若心里也反对。

    不过她倒是想到师姐林裳叛出魔岩道宫的时候,还曾经要把雪山宫建在这大劫宫上。

    不过仅仅一个月林裳就放弃了,因为实在太远了,生活实在太不方便,买一次草纸都要跑几百里。

    别看班若几次率人去剿灭雪山宫,但是她对师姐林裳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敌意,反而还有些同情。

    雪山老妖厉害无比,打架从来却都没有赢过。

    这句话,依旧传遍了整个东方的武道世界了。

    屡战屡败林老妖。

    ………………

    而羌王阿鲁太,则完是另外一种情绪了。

    豪迈,雄壮!

    他已经决定了,他一定要重建大劫宫。

    这个地方作为王宫不可能,但却可以作为行宫。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阿鲁太当然不知道这首诗,但心境却是差不多的。

    住在这大雪山顶上的宫殿,才是人生的巅峰。

    比起父亲阿鲁冈那座丑陋的宫殿,这个大劫宫才是人间的奇迹。

    等我拿下了天西行省,整个大雪山都属于我阿鲁太。

    大劫宫,就仿佛是我王冠的宝石。

    等我灭了阿鲁娜娜这个伪王,我就是羌国唯一的王。

    苏氏家族要匍匐在我的脚下,整个天西行省都会成为我的猎场。

    不,不,不!

    我要的不仅仅是天西行省,我还要大半个越国,我要成为东方世界的霸主。

    我来大劫宫,一定是天意!

    这里才是距离天神最近的地方。

    我在大劫宫将阿鲁娜娜伪王斩杀,这也是天意!

    就让我的王图霸业,从斩杀阿鲁娜娜开始!

    至于沈浪?

    他只是一个小丑而已,不值一提。

    尽管很狡诈,但依旧是一个小丑。

    “大军准备战斗,斩杀伪王阿鲁娜娜!”

    “斩杀沈浪!”

    随着阿鲁太一声怒吼。

    一阵狂风卷过,然后天上洋洋洒洒下起了大雪。

    阿鲁太大笑道:“本王威风至此,一声大吼,竟然刺破苍穹,致使天降大雪。”

    而此时,苏剑亭心中的不敢已经到达了极致。

    “大王,大王,臣心中极度惶恐不安,这沈浪定有诡计!”苏剑亭道:“大王万万不可再上去了,就由臣率军上去消灭阿鲁娜娜和沈浪如何?”

    阿鲁太心中豪迈,大斥道:“凭你也配?伪王阿鲁娜娜的头颅,只有本王才有资格斩下!这大劫宫是人间奇迹,将我引导到这里斩杀阿鲁娜娜,完是天神的旨意,我的王图霸业就从这里开启,越国内乱,天赐良机,我要的不仅仅是天西行省南部,我要成为东方世界的霸主之一!天神见证,大劫宫见证!”

    苏莫,苏凝,苏袅三个绝色女子跪了下来,哀求道:“大王,大王,沈浪奸猾,不可不防啊,他一定设下诡计了。”

    羌王大笑道:“那你们说他设下了什么诡计?在哪里设下诡计了啊?”

    苏莫道:“臣妾不知,但他奸猾如鬼,肯定在大劫宫内设下了圈套,大王万万不可上当。”

    羌王阿鲁太眼神转动道:“苦难上师,就由你的僧兵作为先锋,攻打大劫宫如何?”

    这意思很明白,让大劫寺僧兵去探路。

    如果有圈套,有陷阱的话,也让苦难头陀的僧兵去踩了。

    苦难头陀哈哈大笑道:“羌王,真是胆小如鼠啊。不用你说,本头陀也当仁不让,也要第一个杀上大劫宫。”

    “大劫宫,我来了!”

    “班若大师,您随着我上吗?“

    班若大宗师依依不舍地扔掉手中的一块石头,这雕琢真是精美,这浮雕图案是两个人进行交合。关键是这两个人都不男不女,既有男性特征,也有女性特征。

    班若宗师道:“上,我魔岩道宫和剑岛之仇不共戴天!”

    苦难头陀一声大吼:“所有大劫寺僧兵,随着我杀上去,将窃居大劫宫的猪狗斩尽杀绝!”

    顿时,两千僧兵无比狂热,疯狂地杀了上去!

    大雪纷飞!

    这里是大劫宫,这里是大劫寺的圣地。

    所以两千僧兵有如神助一般,飞快狂奔,仿佛有这用不完的力气。

    竟然一鼓作气,直接冲到了山顶的大劫宫。

    ………………

    沈浪不由得一声叹息!

    本以为在大劫宫上不需要打仗的。

    没有想到羌王阿鲁太狡诈,大军竟然先不上来,而是先让大劫寺僧兵前来弹雷。

    没办法,那就只有打了!

    阿鲁娜娜和沈浪的三千多联军,副武装,站在大劫宫废墟墙壁内据守。

    大劫寺的两千僧兵越来越近。

    沈浪完可以看到他们无比狂热的表情。

    真是毫不畏死。

    在山下,这群僧兵远远没有那么勇敢的。

    而现在,每一个人仿佛神功护体一般。

    “杀,杀,杀……”

    两千僧兵,状似疯狂。

    苦难头陀嘶吼道:“大劫宫,我来了。师尊,僧王陛下,我梦回大劫宫了!”

    “杀,杀,杀!”

    “放,放,放!”

    随着阿鲁娜娜一声令下,沈浪和她的联军箭如雨下。

    大劫寺僧兵不断倒下。

    但依旧毫无畏惧,疯狂冲锋。

    紧紧三四波箭雨后。

    大劫寺僧兵直接杀到了面前。

    短兵相接。

    两支军队疯狂地厮杀在了一起。

    鲜血飙射,断肢横飞!

    大雪茫茫,大劫宫上杀声震天!

    沈浪和阿鲁娜娜的联军瞬间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群僧兵尽管数量不多,但是太狂热了,战斗力太强了。

    毫不畏死,就仿佛进入了疯魔状态一般!

    联军很快就出现了伤亡。

    “杀,杀,杀,将这些窃居大劫宫的下贱猪狗部杀光!”

    苦难头陀也仿佛疯了一般。

    两支军队在大雪山颠,厮杀如火如荼。

    而沈浪则心急如焚。

    羌王阿鲁太的大军怎么还不上来?

    因为他的天罗地网,势能在一处施展。

    没有办法,火药是有限的,只能在大山的一面制造大雪崩。

    之前阿鲁太行军分散,几万大军蔓延十几二十里,而这座大雪山实在是太大太大了,一场雪崩或许很难让他军覆灭。

    一定要在敌军最密集的时候,才能达到最大的杀伤力。

    而就在此时!

    下面忽然响起了震天的厮杀声。

    阿鲁太的大军冲来了!

    来了,终于来了!

    ………………

    羌王阿鲁太也心急如焚。

    因为他担心苦难头陀太过于勇猛,直接把阿鲁娜娜给杀了。

    这个伪王阿鲁娜娜,阿鲁太一定要亲手杀掉,否则他就没有资格成为羌国之王。

    听着山顶上的厮杀声,他心急如焚。

    而此时,苏氏三个女人依旧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双腿哭泣哀求,请他不要冲动。

    就在此时,一个斥候武士飞快冲来。

    羌王阿鲁太大吼道:“如何,山上战局如何?”

    斥候道:“大劫寺的僧兵已经和伪王阿鲁娜娜的军队杀在一起了。”

    羌王阿鲁太道:“可有陷阱?可有圈套?”

    斥候道:“没有,山顶的大劫宫都是废墟和断壁残垣。大劫寺僧兵勇猛,阿鲁娜娜的军队甚至不敌。”

    羌王阿鲁太更心急如焚。

    阿鲁娜娜一定不能让苦难头陀杀死。

    顿时,他一声怒吼道:“大军冲锋,斩杀伪王!”

    这话一出。

    三个苏氏女人拼命抱着阿鲁太的两只大腿道:“大王不要冲动,不要冲动,让苦难头陀和阿鲁娜娜杀得两败俱伤,您再上去收拾残局不好吗?”

    “大王,沈浪狡诈无比,小心他有圈套啊!”

    三个女人泣不成声。

    羌王阿鲁太左右两脚踢出,将三个苏氏家族的绝色美人都踢飞了出去。

    “哈哈,你们苏氏家族的人一贯来胆小如鼠,害得本王也被大劫寺的光头耻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苏氏就想要让伪王阿鲁娜娜死在大劫寺的苦难头陀手中,这样我这个羌国之王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冥冥之中,天神在指引着我,我的王图霸业将在大劫宫崛起!”

    “杀,杀,杀!”

    随着羌王阿鲁太一声令下。

    他麾下的大军,疯狂地朝着山顶的大劫宫冲锋。

    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因为这里距离山顶大劫宫不太远了,所以道路也宽阔了许多,足足有三四米宽,但是也陡峭了许多。

    “冲,冲,冲!”

    “天神在看着我们!”

    羌王阿鲁太的大军,密密麻麻麻,黑黑压压,如同一条长龙一般,朝着山顶冲锋。

    依旧蔓延了好几里。

    但是,足够密集了。

    羌王冲锋在最前面。

    距离山顶大劫宫依旧很远,但是他已经能够感觉到那股王霸之气。

    天神在看着我们。

    王图霸业,就此开启!

    斩杀阿鲁娜娜。

    斩杀沈浪!

    我阿鲁太的大军即将席卷整个越国。

    我要让整个越国,都成为我的猎场。

    杀死他们的男人,蹂躏他们的女人。

    让无数的婴儿啼哭。

    让无数的孩子成为孤儿。

    我要让整个越国听到我阿鲁太的名字,都瑟瑟发抖,跪伏在地!

    天神我来了!

    而就在此时!

    “轰轰轰轰……”

    一阵阵闷响!

    是闷响,不是巨响!

    就好像天上的闷雷一般。

    距离山顶还有一百米之处。

    十几处火药,猛地引爆!

    顿时,积累了几百上千年的积雪,猛地被炸开!

    甚至积雪深处的巨石,也被炸了出来。

    巨石连同无数积雪,疯狂地滚落下来。

    席卷而下!

    这里距离山顶,还有足足几百米高。

    这一场雪崩,已经足够力量了。

    上千年的积雪,疯狂地迸裂。

    疯狂地滚滚而下。

    越来越多,越来越广。

    越来越惊人!

    一开始,还仿佛是怒潮。

    到后面,就仿佛是滔天的海啸一般。

    带着惊天的势能,疯狂席卷而下!

    真正的天崩地裂!

    真正的惊天动地!

    一开始仅仅几百米宽,后来几千米宽。

    到后来,雪山的这一整面都开始崩塌。

    “轰轰轰轰……”

    整个大雪山,都在激烈地颤抖。

    羌王阿鲁太彻底惊呆了!

    他麾下的两三万大军也惊呆了。

    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

    无数的雪浪,仿佛惊天巨兽一般,仿佛要吞噬整个天地。

    沈浪之前真是多虑了,他害怕雪崩不够大,还要让羌王大军集中起来。

    然而这一场雪崩,远比他想象中要大得多得多。

    “轰隆隆隆……”

    在惊天动力的能量之前。

    任何挣扎,任何逃亡,都是徒劳的。

    羌王麾下无数士兵。

    有的跪地哭泣。

    有的疯狂奔逃。

    “天神发怒了,天神发怒了!”

    “逃啊!”

    “跪下来,乞求天神的原谅!”

    羌王阿鲁太几万大军彻底崩溃。

    然而……

    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

    惊天的雪崩,几秒钟后就席卷而过!

    如同惊涛骇浪。

    真的如同天神发怒!

    然后……

    一切都没有了!

    羌王阿鲁太的几万大军,军覆灭!

    ………………

    注:今天两更一万七!兄弟们,狂求月票,狂求支持,糕点每天都在爆啊,哀求了!

    谢谢颜宝丶,铁砂掌岩,第一地平线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