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阉割苏剑亭!苏氏末日降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5702

人气小说: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灵域兵魂末日轮盘乾龙战天

    (双倍月票给我啊,呜呜呜!)

    苏剑亭此时肠子都要后悔断了。

    他本应该想到沈浪狡诈无比,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会让阿鲁太和阿鲁娜娜决斗?

    但是他不甘心啊,刚才明明能跑的,结果还是跟着阿鲁太上来了。

    结果!

    阿鲁太被阿鲁娜娜两招就杀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鬼了吗?

    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疯狂逃命吧。

    他猛地拔剑,闪电一般后撤。

    但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几千个人朝着苏剑亭扑了过去。

    最积极的竟然是羌国的那些大将,几千个人疯狂追击。

    而不大会武功的苏莫,直接被丢在了原地。

    苏剑亭的武功就是高,轻功就是高,转眼之间就飘出去几十上百米了。

    阿鲁娜娜一怒,直接抄起大刀就要追上。

    沈浪道:“嫂子,你别去追啊,你好歹是羌王!”

    剑王李千秋也没有追上去。

    武烈,鹰扬,大傻三个人飞快地追了上去。

    “够了,其他人都留下!”沈浪道。

    如果换成其他地方,还可能跑得掉。

    但在这个鬼地方,苏剑亭能够跑掉就有有鬼了。

    拢共就一条路,距离地面有差不多有二百多里,而且下面因为雪崩,道路还可能被埋了许多。

    苏剑亭现在速度飞快,内力真气一旦耗尽,直接就成为菜鸡。

    ………………

    在大劫宫废墟内,沈浪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一把像样的椅子。

    他搬不动,腰围八尺女壮士咸奴轻而易举地搬起来,放在大劫宫的广场台阶上。

    阿鲁娜娜坐在这个威猛的石椅上。

    沈浪取过了阿鲁太头顶的王冠,戴在了阿鲁娜娜的头顶上。

    “拜见大王!”

    “拜见大王!”

    “拜见大王!”

    不仅仅之前追随阿鲁娜娜的武士单膝跪下,所有羌国武士也整整齐齐跪下叩首。

    包括羌国的四大金刚,八大猛将。

    没有一点点违心,就好像一切都理所应当。

    羌国只追随强者!

    之前老羌王阿鲁冈那么牛逼的人,死了之后立刻就没人理了,到现在死因都不清楚。

    现在阿鲁太也同样如此。

    被直接一刀两断之后,尸体直接冻僵了,鲜血也凝固成冰。

    没有一个人理会他的尸体,也没有人好奇他为何武功大降,竟然打不过阿鲁娜娜了。

    这就是冰冷的效忠。

    然而,原本就追随阿鲁娜娜的那两千多武士却无比狂热。

    他们的女王果然受到上天的庇护,关键时刻竟然天神发怒,将阿鲁太的几万大军消灭得干干净净。

    “上天保佑我女王!”

    “上天保佑我女王!”

    两千多名武士狂呼。

    原本忠诚于阿鲁太的那些武士也莫名受到感染。

    刚才天神发怒的那一幕,终身难忘。

    原本以为天神是假的,没有想到真的有。

    而且天神竟然站在女王一边。

    现在好了,我们也站在女王一边了,我们也受到天神的庇护了。

    “上天保佑我女王!”

    “上天保佑我女王!”

    场近万人大声高呼,五体投地,疯狂跪拜。

    从今以后,女王阿鲁娜娜就会被蒙上一道金光。

    天神庇护的传说,会瞬间传遍整个羌国,所有人都会信奉不疑。

    不仅如此。

    接下来,羌国各个部落的首领都会纷纷前来跪拜效忠。

    阿鲁娜娜会会成为整个羌国唯一的女王。

    至高无上。

    这毕竟是一个充满迷信的国度!

    她毕竟是第一个被天神庇护的王。

    ………………

    绝美的羌国王后苏莫,浑身瑟瑟发抖。

    她蹲在阿鲁太的尸体面前,百思不得其解。

    阿鲁太的武功很猛的啊,仅次于阿鲁冈而已,应该超过阿鲁娜娜。

    为何会输得如此之惨?

    平常他也非常勇猛,他的武功为何下降得如此之快。

    这个答案,估计阿鲁太自己也想知道。临死之前,他眼睛睁大到极致,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沈浪走了过来,蹲在苏莫的对面。

    “为什么?”苏莫问道。

    沈浪道:“没为什么。”

    苏莫道:“你给他的卷烟里面有问题,让他不知不觉武功变弱了。”

    这是必然了。

    铁打的身子骨,也扛不住沈浪特殊加料的卷烟。

    更何况羌王阿鲁太已经吸了几个月了。

    他平时没有发觉是因为源源不断地抽,还来不及发瘾就又续上了。

    “你好毒,真的很毒。”苏莫道:“几个月前,你就布置好了这一切。阿鲁冈之死,是你下的手。阿鲁太变弱也是你下的手,刚才的雪崩也是你的阴谋。”

    沈浪没有说话。

    苏莫道:“你是我见过最狠毒的人,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沈浪道:“你兄长苏难,狠毒不下于我,也聪明绝顶。”

    苏莫道:“但是他太贪心了对吗?你没有私欲,他想要得太多。”

    沈浪道:“而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将你苏氏家族斩尽杀绝。”

    苏莫泪水滑落,伸出手渐渐合上了阿鲁太的眼睛,目光之中竟然带着些许迷恋。

    沈浪道:“你这种人,不可能对他产生真感情吧?”

    苏莫道:“阿鲁太是一个混蛋,但阿鲁冈是一个恶魔。当你跟着一个恶魔时间太久了,又跟一个混蛋的时候,你会感觉置身于天堂,从地狱到天堂。”

    说得好有道理。

    苏莫道:“你不会留我活着对吗?”

    沈浪点头道:“对。”

    苏莫道:“能够让我自己了断吗?”

    沈浪道:“可以!”

    苏莫猛地朝着广场外一冲,纵身跃下。

    片刻之后,传来一阵闷响。

    这是她身体坠地的身体。

    羌国王后苏莫,香消玉损。

    沈浪没有看去看尸体,反而旁边的人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咧了咧嘴。

    ………………

    旅游观光者班若宗师,走在大劫宫的废墟之中。

    她的袋子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石雕,大概有一百多斤重。

    但是她提在手中,仿佛轻如无物一般。

    沈浪也在观察大劫宫的石头浮雕。

    从某种意义上,这也绝对是艺术瑰宝。

    真是活灵活现,完不亚于印/度的那些神庙的石雕。

    大劫宫的这些石雕更加充满神秘感,甚至充满了历史的感觉。

    沈浪发现这些石雕竟然都是在讲涅灭之前上古世界的故事。

    他不由得错愕。

    这浮雕上所说的上古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大劫寺和尚的胡乱猜测?

    太匪夷所思了啊。

    上古世界,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文明啊?

    神秘强大,甚至远超沈浪的想象。

    一开始他只是随便看看,他才不会承认是被浮雕上雌雄共体人类之间的圈圈叉叉所吸引。

    但越看越心惊。

    于是,于是他赶紧用智脑部拍下来。

    之前他不止一次听过,天涯海阁之主左辞带着弟子宁寒去海外挖掘上古遗迹。

    沈浪当时还耻笑人家装逼,所谓上古遗迹不就是几个秘籍吗。

    现在他发现或许真的很牛逼,这完是在挖掘上古文明痕迹。

    真正深入之后,应该会彻底沉迷,对周围的一切都毫无兴趣吧。

    毕竟只是刚刚发现了只鳞片爪,便感觉到了上古文明的强大神秘之处。

    沈浪不断探索,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

    班若宗师。

    然后,他眼睛不由自主朝着对方的腰下望去。

    班若宗师臀/型真美啊。

    “人渣!”

    班若宗师冷道,然后继续蹲下来研究这些浮雕。

    难怪觉得身边的空气都变了,原来是人渣在边上。

    沈浪讪讪然,退走了。

    总不能不让人说真话吧。

    临走之前,沈浪又回头看了一眼。

    班若宗师是杨柳一般的身段,站着的时候窈窕修长,但这一蹲下来,腰下曲线倒是也夸张的。

    蜜桃型?

    “人渣!”

    果然是宗师,背后也仿佛长了眼睛。

    ………………

    苏剑亭的肠子要悔断了!

    早知道这样,他绝对不跑。

    这个大雪山就一条道,能跑到天上去?

    这仿佛是一场马拉松。

    一开始苏剑亭凭借内力轻功,跑得飞快。

    他毕竟是贵族世子,学的是最好的内功秘籍。

    武烈和鹰扬其实武功都不亚于他,但是在斗奴场历练出来的,真气和轻功不如他。

    大傻不会轻功,就只会迈开腿狂奔。

    一开始苏剑亭远远跑在前面。

    但是随着真气的消耗,他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而大傻的速度,永远都是这么快。

    足足跑出几十里,他被大傻追上了。

    然后,他猛地一剑,朝着大傻刺去。

    苏剑亭武功真的很强,剑也超级快。

    但现在真气真的耗得差不多了。

    而且,我大傻挡不住大宗师的剑,甚至连苏的剑也挡不住。

    但是我难道挡不住你苏剑亭的剑?

    “我挡!”

    “我挡!”

    “我挡!”

    苏剑亭整整刺了一百多剑,直接把自己刺得虎口迸裂,口吐鲜血。

    因为大傻每挡一剑,力量都无比惊人,直接把人五脏六腑都震伤了。

    一百多剑后!

    苏剑亭已经感觉到自己双手筋脉仿佛要寸寸断裂。

    这辈子,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真气耗得干干净净。

    然后,被大傻一把捏着脖子,如同小猫一样提上山。

    这个时候,他更绝望。

    因为大傻上山的速度和下山一样快。

    刚才跑了几十里,又挡了一百多剑,对他来说就仿佛撒泡尿一样轻松,也就是哆嗦一下。

    真是太耻辱了。

    他的武功明明比大傻更强的,结果被虐成了这样。

    练武,还有什么意义啊?

    还练个屁!

    ………………

    “啪!”

    苏剑亭直接被扔到了沈浪面前。

    沈浪蹲了下来道:“苏兄,当时你去玄武伯爵府和木兰比剑装逼的时候,可有想到今日啊?”

    真心没有!

    当时苏剑亭眼中根本就没有沈浪的存在,就如同一粒尘埃。

    沈浪又道:“金山岛之争的时候,你把高手借给唐氏家族,在军斗上屠杀我金氏家族武士的时候,可有想到今天啊?”

    当然也没有。

    沈浪又道:“当日我和岳父不在家,你率领西域高手冲入我玄武伯爵府大开杀戒,杀死上百名无辜,而且在我岳母背后切了一剑,可想到有今天啊?”

    苏剑亭抬起头朝着沈浪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决定为敌,当然要斩尽杀绝,斩草除根!”

    “说得好,说得好!”沈浪拍手道:“说到斩草除根,我就想到《西游记》里面那株人参果树被孙悟空连根拔起,砸了一个稀巴烂,结果被观音大士救活了,下半年……”

    苏剑亭一愕,你说的什么啊?

    然后,他忽然觉得下面一凉!

    接着低头一看,苏剑亭惊骇地发现自己大腿中间鲜血飙射,地上有一坨东西。

    他的命根子没了!

    “啊……啊……啊……”

    苏剑亭再也忍不住了,凄厉大叫。

    沈浪竟然阉了他。

    他可是堂堂镇远侯世子,虽然不及祝红雪这样的天之骄子,但也是名满天下的青年俊杰。

    沈浪竟然如同骟猪一样,把他阉了。

    “沈浪,你杀了我,杀了我!”

    苏剑亭大呼。

    沈浪点燃了三根烟,然后放在苏剑亭嘴里道:“别喊别喊,抽烟就不痛了,抽根烟就不痛了。”

    苏剑亭本能地吸了几口。

    然后发现,果然真的不痛了。

    ………………

    大劫宫广场!

    近万武士,整整齐齐集结列队。

    阿鲁娜娜一声令下:“下山!”

    在漫天大雪中。

    近万武士,浩浩荡荡朝着山下进发。

    沈浪望着北边的方向。

    视野内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

    隐约确定了白夜郡城的方向,沈浪道:“张公你撑住啊,我马上率领大军来救你了。”

    然后,沈浪一众人走得干干净净。

    整个山顶的大劫宫安静了下来。

    研究大劫宫遗迹浮雕的班若宗师一阵错愕,怎么忽然那么安静?

    回头一看,整个大劫宫广场一个人都没有了。

    再看旁边,多了一个睡袋,一个铁锅,还有一些粮食,肉类。

    不过这些玩意是什么?

    那是香皂和洗发水来着,不过已经冻成一团了。

    旁边还有一行字:班若宗师,欢迎来玄武城我家做客。

    “人渣!”

    班若宗师继续沉迷于这些浮雕之中。

    剑王李千秋走了,她就只能装着不知道。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她又打不过。

    师傅我已经尽力了。

    苏难侯爵,你送过来的那个上古秘籍,大不了到时候还给你。

    收钱不办事,绝对不是我魔岩道宫的风格。

    不过班若宗师决定过半个月再下山。

    反正这些浮雕那么有意思,研究半个月很正常。

    说不定到时候再下山,那个上古秘籍不用还了也说不定。

    …………

    怒潮城东边海滩。

    吴国近三万大军在这里抢滩登陆。

    当然怒潮城是有深水码头的,但吴牧是不会在码头登陆。

    尽管仇嚎舰队已经横扫这片海域,但是在码头登陆太危险,而且也太逼仄,

    吴牧本以为会登陆会有一场遭遇战。

    因为这是最好的截击机会。

    但是大军没有遇到任何障碍,而且仇嚎的两千海盗已经率先登陆,并且建立了滩头阵地。

    用了一个多时辰左右!

    吴国近三万大军,完成了登陆!

    但此时已经夕阳西下。

    吴牧下令:“大军集结,进驻怒潮城东边白色城堡,休整一夜,明日一早开战!”

    吴国大军浩浩荡荡,进入怒潮城。

    进驻仇妖儿曾经呆的白色城堡,也就是张晋曾经坠楼而死的那座城堡。

    吴国大军实在太多了,这个白色城堡不够大,装不下那么多大军。

    大军围绕着白色城堡,建立一道道防线,安营扎寨。

    整个过程中,金氏家族仿佛没有任何反应,所有大军完龟缩在大城堡内,厚厚的大门紧闭。

    金氏家族和当时仇妖儿选择是一模一样的。

    放弃守怒潮城,直接守大城堡。

    ………………

    次日一早!

    主帅吴牧一声令下,近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开赴怒潮城中心。

    “包围城堡!”

    三万大军把整个城堡包围得水泄不通。

    吴牧真正见到这座城堡的时候,不由得一阵阵头皮发麻。

    就算知道这座城堡很大很坚固。

    但真正见到了,还是感觉到震撼。

    不过就算再大再坚固又如何?

    金氏家族已经群龙无首,加上还有金士英这个内应,此战他必胜无疑!

    大将吴牧掀起面甲,缓缓走上高台。

    顿时,几百名武士拥在他的身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保护。

    “金木兰小姐可在?”吴牧大声道。

    片刻后!

    城头上出现了一个女将!

    便是绝美无双的金木兰。

    果然很美!

    吴牧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大概也觉得此女应该是自己见过最美女子。

    他是吴王堂弟,见过不知道多少名扬天下的绝顶美人,但很多都是光环加身,真正论容颜的话,几乎没有超过金木兰的。

    难怪越国太子会对她如此垂涎,并且志在必得。

    高大的金士英,就站在金木兰的身边。

    吴牧心想,金士英只要一剑斩下金木兰首级,那这一战就算是结束了。

    “金木兰将军,此战你已经毫无希望,投降如何?”吴牧道:“我可以放你离去,给你一条船,让你返回玄武侯爵府与母亲夫君团聚。”

    金木兰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吴牧点了点头!

    猛地猛地一挥手。

    “攻城!”

    顿时!

    几十架大型投石机,猛地发生。

    “嗖嗖嗖嗖……”

    几十个巨石,猛地朝大城堡飞去。

    狠狠砸在大城堡的墙壁上。

    一阵阵巨响。

    空气在颤抖,地面在颤抖,整个大城堡都在颤抖。

    怒潮城之战,正式爆发!

    ……………………

    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第十四天!

    白夜郡城之战,已经持续了十四天了。

    整个城市仿佛变成了修罗地狱。

    白夜郡城不算大,城墙也不高不厚。

    这十几天内,这座城池至少挨了上万巨石的轰击。

    每天都有几十具大型投石机疯狂地轰击。

    整个城墙伤痕累累,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裂开了。

    城墙上到处都是发黑的血迹。

    靠近城墙所有的房屋,都已经成为了废墟。

    整个城内有三分之一的房屋都被拆掉了。

    因为守军的滚木用完了,石头也用完了。

    张翀手下的大力士甚至要将投石机砸进来巨石砸开,然后作为守城之用。

    城内所有的油,部用完。

    不管是鱼油,猪油,还是桐油,部被张翀征用了。

    这几天的大战中,至少泼下了十万斤的滚油。

    几十万斤的金汁(就是屎尿啦)

    砸下了几千万根滚木。

    为了征用这些物资,张翀把沈浪留下来的几十万金币几乎都花光了。

    这十几天时间,城内守军阵亡超过四千。

    一开始,死多少人,还能临时征召多少人。

    到后来,征召的人数已经远远赶不上死的人数了。

    跟着张翀一起来的十个武进士,如今只剩下四个,剩下部死了。

    跟着张翀来的三千精锐,如今不足一千,剩下也部死光了。

    这一战的惨烈,已经远远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整个城墙之下,尸体堆积如山。

    而且到处都是粪便的味道,臭气冲天,血腥冲天。

    城内守军伤亡四千多。

    那苏氏联军伤亡多少?

    超过一万多!

    主帅苏完打得头皮发麻。

    他本以为可以轻而易举拿下的,白夜郡城毕竟和东边城市不一样,远远谈不上坚固高深。

    他定下了三日之期。

    结果过了三天又三天,过了三天又三天!

    整整十四天时间过去了,依旧没有拿下来。

    期间,苏难曾经两次增兵。

    整个白夜城战场最高人数曾经超过三万三。

    苏氏家族的底蕴,真是深得吓人!

    金氏家族最疯狂的时候,爆兵数量也没有超过六七千。

    而苏氏家族投放在整个战场上的军队,竟然高达四万之巨。

    当然,其中有一万多是雇佣军和大劫寺僧兵。

    但从中可见,苏氏家族为了谋反自立,准备不是一年半载,而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白夜郡城战场最最危急的时候是第十天!

    当时苏难第二次增兵,大军攻城气势如虹。

    城池眼看就要破了。

    尽管最终还是守了下来。

    因为所谓的援军来了!

    郑陀伯爵的一支斥候骑兵,穿过了苏氏大军层层防线,冲到白夜郡城之下高呼。

    “郑陀伯爵已经南下!”

    “郑陀伯爵已经南下!”

    然后,这支斥候骑兵很快就被消灭了。

    但还是给城内守军打了一阵强心剂一般。

    用尽最后力量,把城墙上的苏氏联军赶了下去。

    那么郑陀伯爵的大军真的南下了吗?

    确实南下了。

    接到国君的旨意后,他亲自率领八千大军南下白夜关,杀向战场!

    然而,就如同张翀所料。

    他的大军很快就被拦在了雪良城下。

    此时镇守雪良城的,便是苏难之弟苏盏,手中八千大军。

    郑陀手头也只有八千军队。

    激战了三天三夜。

    郑陀大军无法寸进半步,牢牢被困在雪良城下!

    那么郑陀伯爵尽力了吗?

    没有!

    他麾下有两万大军。

    但这次南下只率领八千,但是你又不能说他没有尽力。

    他总不能把所有军队都带来,白夜关也不守了吧。

    苏难这只老虎可还没有出动呢!

    万一白夜关失守,苏氏和楚国大军南北夹击种氏,那就是灭顶之灾。

    而且郑陀大军杀得多么卖力?

    每一次都亲自上阵,杀得伤痕累累。

    ………………

    苏难看了一眼战报,顿时发出冷笑!

    这平西伯郑陀在演戏!

    弟弟苏盏也非常聪明,陪着他演戏。

    每一天都厮杀震天。

    但真正的伤亡却没有多少。

    国君对郑陀也算得上恩重如山了,让他在天西行省独掌一军,北边监视种氏家族,南边牵制苏氏家族。

    宁元宪的算盘确实打得很好。

    郑陀确实如同钉子一般,牢牢扎在天西行省。

    但是西军的军阀氛围太浓烈了。

    就算没有野心的人,在这种气氛下也变得有野心了。

    更何况郑陀并非没有野心。

    久而久之,他也成为了一个小军阀,把越国的军队当成了自己的军队。

    不过苏难倒是觉得郑陀想法没错。

    郑陀手头才多少军队啊,如果真的忠心耿耿率领一万多大军南下支援张翀的话。

    那结果又怎样?

    郑陀加上张翀,也不过两万大军。

    而苏氏联军,却足足有近四万。

    更何况羌国主力还没有来呢,一旦苏羌会师,那可是足足有八万大军。

    到时候,郑陀自己的军队也要葬送进去不知道多少。

    如今越国即将遭遇灭顶之灾,忠君就先放在一边吧,保住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聪明人好啊,我就喜欢聪明人。”苏难笑道:“本以为张翀是个聪明人,没想到竟是个傻子,忠君的都是傻子,宁元宪那种刻薄寡恩的君主值得你效忠?”

    不过张翀确实厉害!

    手头军队只有区区三千多人而已。

    而苏氏两次增兵后,近十倍之。

    结果,竟然还守了十四天。

    手头的军队几乎都死完一茬了。

    现在张翀手中军队应该不超过两三千了,而且大部分都是刚刚征召的新兵。

    城内民众之所以支持张翀。

    一是因为他给金币太大方了。

    而最重要的是苏喊的那句话。

    “城破之后,任由尔等逍遥!”

    这话太可怕了。

    这意味着一旦苏氏一旦攻破白夜城,完不禁杀戮和劫掠。

    这下一来,城内民众和张翀同仇敌忾。

    而且张翀几乎每一天都在宣扬,苏氏一旦攻破城池,定会屠城!

    屠城是不可能的。

    但是劫掠是一定的。

    因为张翀把几十万金币都给了城内的百姓。

    苏难雇佣了很多西域武士,还有大劫寺的僧兵,这都是要钱的。

    苏氏家族刚刚损失了天文数字的金币,当然要从这些贱民身上弥补回来。

    或许有人会说,苏氏家族都要谋反了,肯定要收买人心。

    这话就教条主义了。

    完可以一边劫掠,一边收买人心嘛。

    张翀,你真是厉害啊,明明是一个文臣,却把一个武将该做的事情做到极致,厉害厉害!

    但是你再厉害也没有用了!明日白夜郡城必破,张翀必败了!

    “带进来!”

    随着苏庸一声令下。

    两个人被推了进来,一个是张翀的二儿子张洵,另外一个是张翀的孙子,仅仅才五岁。

    这是苏氏家族的高手刚刚从国都内绑来的,付出了十几条人命代价,因为国君已经下令黑水台武士保护张洵家。

    苏难伸手捏了捏张翀孙子的脸蛋道:“孩子,几岁了?”

    “呸!”张翀孙子吐来一口口水。

    张洵悲愤颤声道:“苏难,你不觉得这样做毫无底线吗?”

    苏难微笑道:“我本就是没有底线之人,你第一天知道吗?”

    接着,苏难道:“连夜送去白夜郡城下,务必让张翀明日开战的时候,亲眼见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几个月不见,他应该非常思念吧。”

    “是!”

    张洵和五岁的儿子,直接被钻进一个铁笼子,搬到马车上,朝着白夜郡城驰骋而去。

    苏庸道:“主人,我们用这两个人逼张翀投降吗?”

    “投降?”苏难道:“不,张翀不可能投降的,就算他投降了,我也不敢用。”

    苏庸道:“那应该怎么做?”

    苏难道:“把刀架在他儿子和孙子的脖子上,逼着张翀当众自杀。你张翀是厉害,但不能毫无人性吧,不能眼睁睁看着五岁的孙子被杀吧。”

    苏庸道:“是!那张翀自杀后,又应该怎么办?”

    苏难道:“当然是斩草除根,难不成让这五岁的小子长大成人来报仇吗?他刚才就知道朝我吐口水了,杀了吧!”

    “是!”苏庸道。

    …………

    白夜郡城激战第十五天!

    新的一天地狱,又要来临了。

    张翀手头的守军,比苏难估计的还要少,仅仅不足两千,而且六成是新兵。

    张翀再一次皮包骨头,眼窝深陷了下去,如同骷髅一般。

    而且,他又发烧了。

    身上的伤口感染发炎,整个人都是头昏的,脚走在地上的时候,就仿佛在飘,仿佛随时都要栽到在地。

    拼命甩了甩脑袋,仿佛这样会稍稍好受一些。

    郑陀该死!

    郑陀在演戏!

    尽管在预料之中,但张翀心中还是愤怒。

    新的一天又来了。

    苏氏近两万大军,再一次集结。

    疯狂的攻城战又要开始了。

    张翀望着西南的方向,自言自语道:“沈公子你还没来吗?老朽可真的要撑不住了!”

    ………………

    此时距离白夜郡几十里处!

    一支上万人的骑兵,一人双马,正在疯狂驰骋。

    打着的是羌王阿鲁太的旗号!

    “我乃羌王阿鲁太麾下大军,任何人等不得阻拦。”

    “我乃羌王阿鲁太麾下大军,任何人等不得阻拦!”

    沈浪和阿鲁娜娜等人就隐藏在这支骑兵之中。

    “张公,千万撑住啊!”

    “我的大军马上就来了,我们内外夹击,将苏氏大军斩尽杀绝!”

    “苏世家族,你们的末日到了!”

    ………………

    注:今天两更近一万八,诸位老大,月票啊,支持啊,糕点泪水求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