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王者!苏氏兵败如山倒!(新盟主浪哥的迷弟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671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恭喜浪哥的迷弟成为本书新盟主,拜求双倍月票呀)

    吴越两国边境,吴王大营内!

    压抑的寂静。

    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年轻的吴王手中拿着一份沾血的战报,看了一遍又一遍。

    还是不敢相信上面的内容。

    卞逍率领不足两万大军杀出艳州防线,绕过西线重兵防守的几个大城,长驱直入,直接杀进了吴国核心地带。

    吴国守军纷纷截击,围追堵截。

    然而……卞逍大军如同泥鳅一般,在吴国境内钻来钻去。

    如入无人之境。

    当然是这个结果。

    卞逍曾经是吴国大将,对吴国的地理只怕比吴王甚至比许多吴将还要熟悉。

    哪一处有山谷,哪一处有道路,哪一处有河流,他完了如指掌。

    哪一处可能有埋伏,哪一处可以埋伏。

    单纯战报上,完看不出此时吴国境内有多惨,看不出卞逍有多么厉害。

    一句话可以形容。

    吴国境内已经出动近十万大军,围堵卞逍。

    但是这些军队,已经要被拖垮了,完一团乱麻。

    当某一支军队疲倦不堪的时候,卞逍就会如同毒蛇一般出击,杀得人头滚滚。

    而且卞逍几乎不带草料,不带粮食。

    直接在吴国境内征讨。

    当然这是委婉的说法,更加直白的说就是劫掠。

    一路杀,一路抢。

    整个吴国境内大乱。

    一天送来几十份战报,一会儿卞逍这里,一会儿卞逍在那里。

    甚至到现在为止,连吴王都不知道卞逍究竟在哪里。

    但是……

    至少三个空虚的城池被劫掠一空,并且付之一炬。

    至少有两三万军队被卞逍偷袭,伤亡惨重。

    年轻的吴王被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就在不久之前边境会猎上,他不但在围棋上赢了宁元宪,而且在两军比武也大获胜。

    吴国的声势高涨,吴王名望更是如日中天。

    几乎所有人都说宁元宪已经日薄西山了,吴王启如同朝阳冉冉升起。

    也正是因为如此,年轻的吴王压制了朝堂保守派系,尽力施展。

    眼看着真正辉煌就要降临了。

    现实却如同一个晴天霹雳。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宁元宪的真正算盘了。

    太疯狂了!

    宁元宪就是一个疯子。

    为了给卞逍制造突袭吴国的机会,竟然上演这么一场大戏。

    又是借贷几百万金币的军费,又是御驾亲征,在边境上集结十一万大军。

    不仅如此,还不惜用自己作为诱饵,把身边大军调走三万南下回守国都。

    要不是这样,吴启也不会从西线再调走三万大军东进。

    因为正面决战击败宁元宪的诱惑太大了。

    如此才导致西线空虚,让卞逍区区不到两万骑兵长驱直入,在吴国境内杀得血流成河。

    换成其他将领,可能还会些许仁慈。

    但卞逍何等心狠手辣?对吴国何等痛恨。

    这一战他究竟杀了多少人,烧了多少城镇村庄?

    天知道!

    吴王捂住额头,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并且闭上了眼睛。

    因为这个噩耗太猛烈了,让他不由得一阵阵昏眩。

    他的心在滴血。

    卞逍虽然没有占领一座城池,但是对吴国经济的摧毁确实致命的。

    毁坏比占领要容易得多了。

    宁元宪你真是疯了!

    疯了!

    然后吴王发现在某种程度上,他和宁元宪是一样的,都那么爱冒险,都那么偏执于一处。

    吴启率领大军南下,做出一副要袭击越国上野郡的架势,完是为了夺取怒潮城的战略行动做掩护。

    结果宁元宪没有发现。

    而宁元宪装出一副御驾亲征的架势是为了卞逍的突袭,他吴启也没有发现。

    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派遣更多的大军回去围堵卞逍?

    两王大决战的戏,就这么散场?

    而且是吴王先退?

    那样一来颜面何存?

    之前气势冲冲率军南下,一副要攻打越国的是你,现在灰溜溜退兵的也是你。

    大都督吴直道:“陛下,三万西军还没有到达我们大营,下旨让他们回去,参与围堵卞逍吧。”

    吴王一声不发。

    吴直道:“陛下,卞逍大军在我国腹心祸害一日,我吴国的国力就衰弱一日。”

    暴怒的吴王渐渐冷静了下来。

    他拿起棋子,开始在棋盘上落子。

    自己和自己对弈。

    这样脑子就能够很快地冷静下来。

    江山是寡人的,不管任何后果,都只有寡人一人承担。

    越是危急的时候,越要冷静。

    自己做的每一个决定,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作为一个王者,最忌讳的就是进退失据,就是被敌人吓得阵脚大乱。

    任何危机,既是危险,也是机遇。

    既然坏事已经发生了,如何在这场灾难中寻找机会?

    转危为安,甚至大获胜?

    “陛下,陛下,立刻派出大军回守西线围堵卞逍吧,若是晚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陛下,下旨吧!”

    “陛下,大军回撤吧!”

    “大王,赶紧去和越王谈判吧。”

    “大王,赶紧谈判吧,让卞逍退兵。”

    在场的几个重臣纷纷跪下磕头,痛哭流涕,一副国之将亡的样子。

    年轻的吴王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在想着宁元宪那边的遭遇是不是也这样?

    国家一旦遇到什么危机,就有一群人扑上来嚎啕大哭,仿佛明日就要亡了一样。

    最最诛心的是,这群人心中甚至是有些痛快的,幸灾乐祸的。

    表面上痛心疾首,实际上却在暗笑。

    瞧瞧,瞧瞧,大王你不听老人言,现在吃亏了吧,现在知道错了吧。

    你啊就是太年轻,太幼稚!

    治国哪里是这么容易的?

    当日苏难杀出国都,在越王脸上狠狠扇一个耳光的时候,相信越国重臣心中也是差不多感受。

    君主和臣子,既然是合作者,又是永远的敌人。

    难怪宁元宪一旦抓住机会,杀臣子如同杀鸡一样。

    足足好一会儿,吴王道:“卞逍仅仅一万多军队,而且都是轻骑兵,能够攻下坚城吗?”

    那应该是不能的。

    吴王又道:“卞逍军队速度那么快,而且对吴国地理如此熟悉,一旦让他钻入我吴国腹心之内,需要多少军队才能堵得住他?”

    当年常校长动用了近百万大军也没能堵住几万红/军。

    吴王站起,来到地图面前道:“几个村庄镇子被烧了,也就烧了。粮食被抢了,也就抢了。人……”

    这话吴启没有说出来。

    人被杀了,也就被杀了。

    这话虽然是真心话,但是太诛心了,他作为一个君主不能说出口。

    吴王大声道:“解决卞逍危机的关键不在吴国,而在越国!”

    年轻吴王的手指落在雷洲群岛上道:“怒潮城之战已经爆发了,拿下整个雷洲群岛指日可待,这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足以弥补卞逍给我国内带来的损失,甚至远远过之,这是战略上的胜利。”

    众多臣子对海洋也不太关注。

    但是吴王一而再地讲,他们也有了基本概念。

    夺下雷洲群岛后,每年多出的赋税就有几十万金币,这就是巨大的利益。

    吴王又道:“宁元宪是一个疯狂的赌徒,寡人承认被他欺诈了,完没有想到他会让卞逍奇袭我吴国。但……那又如何?那以为这样就会获得战略主动了吗?他这样的豪赌,最终只会一无所有。”

    “没错,卞逍突袭我吴国,让我颜面尽失。而且卞逍屡战屡胜,杀我吴国几万人,十几万人,确实足够震惊天下。”

    “但是宁元宪解决了眼前的危机了吗?没有!”

    “越国的危机依旧在天西行省,依旧在苏难的谋反!”

    “张翀很厉害,但是他已经尽力了,白夜郡城马上就要沦陷了。届时苏难大军就会横扫整个天西行省南部,一旦苏羌合一,那就是近十万大军。东进可以围攻越国之都,北上可以和楚国夹击种氏大军,南下可以和矜君夹击祝霖主力。”

    “卞逍大军突袭我国内,确实很痛心,很可怕!但整个局势的暴风眼,不在我吴国,在天西行省,在白夜郡城!”

    “宁元宪看错了一个人,越国平西伯郑陀,他吝啬兵力,根本就没有尽力,这才让张翀遭遇灭顶之灾,让越国遭遇灭顶之灾。”

    “一旦白夜郡城沦陷,一旦天西行省南部沦陷,一旦苏羌大军合一,那会发生什么事?”

    “越国即将遭遇肢解之祸,灭顶之灾!”

    “宁元宪让卞逍大军突袭我吴国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攻城掠地,是为了震慑我吴国和楚国。就是要让我吓破胆,主动和他谈判,主动退兵,这样他的大军就能专注去天西行省平息苏难叛乱。”

    “他的打就是为了不打。”

    “宁元宪在平息苏难叛乱之前,需要虚张声势,如同猛虎咆哮。”

    “他以为这样就吓住寡人了吗?做梦!”

    吴王整个人陷入了狂热。

    “他以为卞逍在我国内大开杀戒,就能让寡人屈服吗?做梦!”

    吴王猛地拔剑,大吼道:“我们不但没有输,反而处于大获胜的前夕!宁元宪越疯狂,就代表着他越心虚。命令国内所有城池关闭,坚守不出,不要给卞逍任何可乘之机,大军继续围堵卞逍,但不要出击,在将他合围之前,不要擅自出战,卞逍太厉害,国内没有将领是他对手。”

    “三万西军不得停下脚步,更不得返回西线,依旧进驻我大营。”

    “我的大营要维持十五万大军,对宁元宪造成强大震慑。”

    “我绝不主动和宁元宪谈判。”

    “等白夜郡城沦陷,等天西行省沦陷之时,越国便遭遇灭顶之灾,那就是宁元宪主动找我谈判之日。”

    “到那个时候,卞逍不但要退兵,还要付出战争赔款,还要承认我吴国对雷洲群岛的统治权,至少还要割让给我两个郡!”

    “我吴国非但不会输,反而会得到前所未有之胜利!”

    “宁元宪想要冒险,想要战略讹诈我?做梦!”

    吴王猛地拔剑,本来想要将整个桌子劈成两半,但是中间自己喜爱的棋盘,于是将桌角猛地斩下。

    “今后有谁胆敢让我主动去和越王谈判服软的,就别怪寡人的剑太过于锋利!”

    顿时,群臣噤若寒蝉。

    ……………………

    宁元宪大营内!

    这位国君陷入了狂喜和焦灼之中!

    左手一份战报,让他振奋。

    右手这份战报,让他震怒。

    卞逍突袭吴国,战果斐然,烧掉吴国城镇无数,烧掉还未收割的农田无数。

    越国十万大军根本堵不住卞逍,反而让他偷袭消灭了两三万之巨。

    寡人的师兄虽然几年没有打仗了,但一出手就是无敌。

    这一场突袭。

    卞逍杀掉的人,至少几万之巨。

    人头不知道堆成了多少京观,绝对可以让吴国朝堂闻风散胆,魂飞魄散。

    但右手这份战报,简直就是一坨屎。

    平西伯郑陀!

    寡人对你可谓是恩重如山。

    你就是这样回报寡人的?

    你手中明明有两万大军,一旦拼尽力,打败苏难是不可能的,但是和张翀联手牵制苏难完可以,将苏难叛军堵在白夜郡一两个月,完可以做到。

    到那个时候,吴国境内被杀得胆寒,吴王只能选择妥协谈判。

    寡人再专注一力,剿灭苏难。

    结果呢?

    张翀的表现远远超过国君的想象,发挥了百分之一百五的战斗力。

    宁元宪看得都心惊胆战。

    他都无法想象,张翀是如何支撑下来的。

    真的是国之干臣,果然是猛将之后,明明是文臣,却把武将的事情也做到的极致。

    但是郑陀!

    只发挥了百分之三十的力量。

    还什么身先士卒,还什么亲冒矢石,伤痕累累。

    你当寡人是傻子吗?

    你两万大军呢?为何只派出八千?

    还说什么白夜关重要,万万不能有失,所以另外一半军队留守白夜关。

    苏难脑子进水了,才会去攻打白夜关,才会去招惹种尧大军。

    你郑陀这是连同苏氏在演戏,当我看不出来吗?

    居心叵测,居心叵测。

    你郑陀这是在坐视张翀灭亡,坐视白夜郡城沦陷,天西行省沦陷。

    届时整个越国遭遇肢解之祸,你郑陀大军就奇货可居了是吗?

    别忘记了,你麾下的军队是寡人的,不是你郑陀的。

    此人该死!

    该死啊!

    暴怒之下的宁元宪,头脑一阵阵昏眩。

    局面比想象中更加复杂险恶。

    大宦官黎隼拧了一条毛巾,垫在国君的额头上。

    “吴启那边呢?”

    大宦官黎隼道:“北边探子刚刚汇报,吴国西线的三万大军本已经停在原地,并且准备返回西线围堵卞逍公爵。但现在非但没有回去,反而继续东进,要进驻吴王大营。”

    宁元宪猛地坐起来。

    然后来到大地图面前。

    此刻吴越两位大王,陈兵二十几万在边境防线上。

    吴王麾下十五万,越王麾下八万。

    局面有些险恶!

    “小看他了,小看他了。”宁元宪道:“这头乳虎虽然也爱冒险,也很莽撞,而且国内还有众多保守老臣牵制,但关键时刻很有魄力。卞逍突袭越国,竟然没有吓住他,非但没有让西线大军返回,反而还要继续南下,震慑寡人!”

    “厉害,厉害,寡人算是遇到对手了!”

    宁元宪觉得燥热,就直接拧毛巾,把凉水浇在自己的头顶上。

    “一旦白夜郡城沦陷,天西行省南部沦陷,苏羌合一。寡人就要主动和吴启谈判,到时候他就要狮子大张口,不但要雷洲群岛的统治权,甚至还要让寡人割让几郡了。”

    “真是一头凶猛的乳虎。”

    宁元宪目光盯着地图,目光落在羌国的位置上。

    “沈浪那个混球呢?”

    大宦官黎隼道:“最后的情报,他率领二百人进入羌国,进入女王阿鲁娜娜部落之内。羌王阿鲁太四万大军攻打阿鲁娜娜部落,仅仅半日就大获胜,阿鲁娜娜部落已经不复存在。”

    宁元宪道:“那沈浪肯定跑了,而且带着阿鲁娜娜的军队逃跑了。那个所谓的女王有多少军队?”

    “三千。”黎隼道。

    “才三千?”宁元宪道。

    三千人肯定打不过阿鲁太四万大军。

    宁元宪道:“沈浪带着阿鲁娜娜的军队逃去了哪里?”

    黎隼道:“应该是大劫宫。”

    “他疯了?那里是绝路,死路一条。”宁元宪道。

    紧接着,他目光一阵闪烁。

    “沈浪这个恶棍没那么简单,没那么简单,他肯定有诡计。”

    宁元宪道:“宁洁的密奏中是不是说过,沈浪根本不想牵制苏难,而是要彻底消灭苏氏家族,要将苏难军斩草除根?”

    大宦官黎隼道:“他确实这么说过。”

    宁元宪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当时他觉得这句话无比荒谬。

    你沈浪区区几百个人,想要消灭羌王四万大军,白日做梦。

    寡人之让你牵制苏难叛军一两个月,你竟然口口声声要消灭苏难。

    把天下人当成三岁小儿吗?

    而现在!

    宁元宪却心脏狂跳,竟然对沈浪充满了莫名的期待。

    不,不,不!

    沈浪疯了,寡人可没有疯。

    怎么可能?

    沈浪一个人,就能灭苏氏?

    这怎么可能?

    寡人万万不可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但是……

    沈浪就算有天大的能耐,能够从羌王阿鲁太那里逃出来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想要靠他挽救白夜郡城和天西行省局面?

    不可能!

    绝不可能,千万不能有此幻想!

    国君道:“下旨三王子宁岐,让他率领三万大军进驻琅郡,务必要将苏难叛军堵在琅郡以西。”

    “是!”

    大宦官黎隼开始拟旨。

    此时在国君心中,天西行省南部大部分区域沦陷几乎已成定局,所以他把战略底线定在了琅郡。

    郑陀,一切罪过都是因为郑陀!

    国君又道:“再拟定一封旨意,追封张翀为金紫光禄大夫,追封张洵为御史台中丞。”

    因为黑水台已经奏报,苏氏高手付出了巨大代价,劫走了张翀儿子和孙子。

    此时国君心中,觉得张翀一家三代应该就要不活了。

    满门忠烈,一家三人都死于国事。

    宁元宪心中叹息:“寡人有愧于张氏一族。”

    是郑陀害死张翀的。

    国之干臣啊!

    可惜,天下无人能救张翀了。

    ………………

    白夜郡城,天蒙蒙亮。

    仅仅睡了不到一个半时辰的张翀就起来了。

    浑身发烧得滚烫。

    他胸前的伤口本已经结痂了,

    但是因为这十几天的激战,使得他身上添加了许多旧伤,而且胸前伤口再一次迸裂。

    经常几天几夜没有睡觉,最长的一次睡觉不超过两个时辰,身体的免疫力下降到极致,所以伤口再一次感染发言。

    胸前的伤口,已经再一次化脓。

    高烧再一次超过四十度,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个概念。

    这个世界的人,武功高强的人确实不容易生病。

    但是有些病症还是挡不住的,比武肠痈,比如发炎。

    能够抵挡生病的是血脉。

    比如仇妖儿,重金属中毒几年了,浓度高到惊人的地步,换成其他人早就死一百次了。

    结果她一点事都没有,就是血压超超级高,五脏六腑依旧健康。

    又比如大傻,当他的血脉力量被钟楚客大宗师激发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生过病了,而且普通的血液剧毒对他几乎没什么用处。

    此时张翀就算用尽所有的精神,整个脑子依旧是混沌的。

    整个人昏昏沉沉,轻轻飘飘,头重脚轻。

    走在路上,脚步是虚浮的,仿佛踩在棉花上一般,随时都可能摘倒。

    老奴哭求道:“老爷,您就喝药,多睡一会儿吧,战局交给宁洁公主吧?”

    张翀摇头道:“不行,士兵们看不到我,士气就会低落,城池就会沦陷。死后有的是时间睡觉,也不在这一时半会了。”

    然后,他艰难地走上城墙的台阶。

    这第一级,竟然有些爬不上去。

    猛地一抬脚,整个人仿佛瞬间要昏厥过去。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想要稳一稳。

    此时,边上一只手扶住了他。

    是宁洁长公主。

    “张公,要不然您去休息,把战场交给我?”

    张翀摇了摇头。

    然后,在宁洁长公主的搀扶下,再一次登上了城墙。

    所过之处。

    所有的守城将士都用无比仰慕崇拜的目光望着枯瘦的张翀。

    这些士兵也都已经伤痕累累,精疲力尽。

    但是每一次一想到自己战斗之后,每天还能休息五个时辰。

    而张翀大人不但要登上墙头亲自作战,还要组织物资,招募新兵等等等等。

    所有人都可以休息,而他却不能。

    这已经不是铁人了,而是把自己熬油然后插上灯芯点烧。

    张翀大人可是三品大员。

    这么大的人物都呕心沥血,我们普通士兵还有什么资格偷懒?

    正是因为张翀以身作则,事无巨细,这才让麾下士兵团结一心,众志成城。

    如此!

    他才能凭借着三四千军队,抵御近十倍的敌人。

    足足坚持了半个月。

    但是现在,他真的要油尽灯枯了。

    而一旦他倒下。

    或许就是白夜郡城沦陷的时刻了。

    不,我不能倒下,我一定不能倒下!

    我一定要等到沈公子到来的那一刻。

    他不是郑陀。

    他说会来,就一定会来。

    走到了城墙之上。

    张翀沙哑道:“众军各自归位,准备战斗!”

    然而!

    此时苏氏联军并没有立刻攻城。

    而是搭建了一个高台!

    距离城墙仅仅只有二三百米。

    这不是帅台!

    而像是刑台。

    因为上面还有两个砍头用的凹槽。

    顿时,张翀内心猛地一颤,充满了不详的预感。

    紧接着!

    两个人被捆绑推上了刑台!

    一个是他张翀的儿子张洵,一个是孙子张匀。

    刹那间!

    张翀仿佛遭遇雷击一般!

    整个人猛地一阵颤抖,眼前一阵发黑,彻底昏厥过去。

    “张公,张公!”

    宁洁长公主上前,努力按张翀的人中,然后将沈浪准备的药膏涂抹在张翀额头和鼻孔上。

    片刻后,张翀苏醒了过来,已经老泪纵横。

    祸不及家人呀。

    苏难你这个禽兽畜生。

    我的孙儿还不满五岁啊。

    白夜郡城内守军原本已经疲倦之极,感觉到完没有力气。

    而此时见到这一幕,也眼眶欲裂,怒血沸腾。

    苏氏太卑鄙,太无耻了!

    竟然对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下手!

    苏心中大概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光彩的事情,所以他此时没有露面。

    苏氏的另外一名将领走了上来,他就是苏难的义子苏剑彦,也就是带人冲入金氏别院要抓金木聪杀小冰的那个人。

    两个刽子手上前,抄起鬼头大刀。

    张洵和五岁的儿子张匀,被按着跪倒在地。

    苏剑彦道:“张翀,你的第三个儿子张晋死了。你的大儿子在南殴国战场,未来或许也活不了。现在你的二儿子张洵,你的孙子张匀就在这里。如果将这二人杀掉,你张氏家族或许就断了根了,断子绝孙啊!”

    张翀站在城头上,老泪纵横。

    宁洁长公主心想,苏难此举卑鄙无比,但因此就想要让张翀投降?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苏剑彦道:“张翀,我们不是要你投降。说实在话,你这样的人就算投降了,我苏氏也不用。”

    他手猛地一抬。

    顿时两个刽子手的猛地喝一口酒,喷在鬼头刀上。

    然后,两把刀子朝着张洵和张匀的脖子上虚砍一下,算是找找感觉。

    找准感觉后。

    鬼头刀高高举起。

    只要一落下,两颗人头落地。

    苏剑亭的手高高举起道:“张翀,只要我手一落下,你的儿子,你的孙子就人头落地。你难道眼睁睁看着你儿孙在眼前吗?你的孙子还不满五岁,长得真是聪明伶俐啊。”

    “张翀,你不想要你的儿孙死,很简单啊!你当众自尽,就可以了!”

    这话一出。

    城墙上的守军一惊。

    宁洁长公主一颤。

    苏氏好恶毒啊。

    竟然是逼迫张翀自杀。

    难道苏氏不要名声了吗?

    但是望向苏氏联军。

    大部分士兵竟然觉得没有什么不对,也毫无愧疚之心。

    明白了!

    苏氏家族靠近西域和羌国,这里的人本就没有什么礼义廉耻。

    苏难此举在东方国度自然是千夫所指,但是在西域确实稀松平常。

    苏羌合一,苏难是要把自己当成西域之国了。

    “张翀,你难道眼睁睁看着儿孙死吗?我倒数五个数,如果你还不当众自杀的话,你的儿子孙子,可都要人头落地了。”

    “五!四!三!……”

    张翀猛地拔剑横于颈部。

    宁洁长公主大吼道:“张公不要,就算你自杀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您的儿子和孙子的。”

    张翀当然知道。

    但眼睁睁看着儿孙死在眼前而什么都不作为?

    把完违背了他士大夫的准则。

    况且他觉得他若死了还能激发守军士气,让他们拼死一战,或许还能守得更久一些。

    这样或许就能支撑到沈浪大军到来,若因此白夜郡城不沦陷,那我张翀也死得其所。

    刑台上的张洵大呼:“父亲不要!”

    然后,他整个人猛地朝着鬼头刀撞去自杀。

    五岁的张匀大哭:“爷爷不要!”

    宁洁公主几乎用尽了所有的修为,朝着张翀冲去。

    “当!”

    她手中暗器飞出。

    击飞张翀手中的利剑。

    但利剑还是划过张翀的脖子。

    鲜血飙射。

    张翀枯瘦身体倒下。

    “不!”

    “不!”

    “不!”

    所有守军高呼,泪如涌泉。

    宁洁长公主飞快冲上前去,将张翀扶起。

    猛地按住他脖子上的伤口,拼命压住涌出的鲜血。

    幸好,幸好!

    因为她的暗器激发得及时。

    而且张翀病得太厉害了,甚至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一剑没有割破大动脉。

    而外面刑台之上的苏剑彦也猛地一颤,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切。

    他倒数五个数还没有结束呢。

    张翀就这么自杀了?

    而此时张洵自杀不成,一口鲜血呕出,一头栽到在地。

    剩下五岁张洵嚎啕大哭。

    “爷爷,爷爷……”

    苏难有名,张洵和张匀还是要杀。

    但是,不能公开杀,要暗中杀之。

    苏剑彦望着城墙上的守军,一个个眼睛通红,震怒到了极致,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

    张翀自杀,反而让他们士气疯狂高涨。

    这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但苏不屑一阵冷笑。

    这种士气又能撑得住多少?

    宁洁长公主武功是很高,但是统兵作战是不行的。

    张翀一死,城内守军群龙无首,必败无疑了!

    顿时,苏出现在主帅台上,大吼道:“张翀已死,大军攻城!”

    惊天的战鼓响起!

    “杀!”

    “杀!”

    “杀!”

    苏氏一万多联军,疯狂地朝着白夜郡城冲杀过去!

    最疯狂的攻城战,又一次开始!

    而城内守军虽然不足两千,但因为张翀的自杀,一个个几乎愤怒发狂,士气狂涨。

    “为张公复仇,为张公复仇!”

    “杀,杀,杀!”

    “和这群畜生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激烈的战斗,再一次爆发。

    杀声震天!

    血气冲天!

    主帅苏站在高台之上,长长呼了一口气。

    别看现在战况这么激烈。

    守军已经要撑不住了,等这股气一泄掉,白夜郡城就要沦陷了。

    从今之后,天西行省再也没有人能够挡住苏氏大军的脚步。

    我苏氏家族凤凰涅槃,就在今日!

    而就在此时!

    西南方向,忽然涌起惊天的尘土。

    仿佛乌云滚滚而来。

    苏一阵冷笑,羌国先锋骑兵终于来了。

    从昨天开始,他就陆续收到急报了。

    羌王阿鲁太继续围困阿鲁娜娜和沈浪联军。

    羌国大将束布台率领一万大军进入天西行省,先和苏氏大军会师。

    已经不止一个使者验证过,这就是羌国的骑兵。

    不仅仅束布台大将来了,羌国另外的几员猛将也来了,都是苏氏家族的熟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

    苏才决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攻破白夜郡城。

    否则,羌国大军会来抢胜利果实的,还会耻笑苏氏家族无用,区区一个白夜郡城都打不下来,还要我们羌国大军帮忙!

    苏大声吼道:“军压上,拿下白夜郡城,拿下白夜郡城!”

    “不能让羌国友军看遍了我们。”

    “拿下白夜郡城!”

    随着苏一声令下。

    苏氏联军几乎军压上,疯狂地攻城。

    整个白夜郡城,摇摇欲坠,厮杀震天。

    “砰砰砰……”

    羌国的一万骑兵已经依稀可见了。

    他们开始冲锋了。

    苏不由得冷笑,之前慢吞吞地不来,现在又着急什么?

    急着来抢胜利果实吗?

    冲得那么快,那么猛做什么?

    很快,羌国的一万骑兵冲入了战场。

    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冲势更加凶猛。

    苏不由得一愕,然后他见到了老熟人,羌国大将束布台!

    “大将军,来得何其晚矣!”苏哈哈大笑道。

    而就在此时!

    沈浪猛地掀开了斗篷。

    羌国女王阿鲁娜娜猛地掀掉了斗篷。

    “我乃沈浪!”

    “我乃羌国女王阿鲁娜娜。”

    “拯救白夜郡城!”

    “将苏氏叛军,斩尽杀绝!”

    随着一阵阵高呼。

    一万多羌国骑兵,带着惊人的冲势,从苏氏联军的背后,猛地杀了过去。

    淹了过去!

    顿时间!

    苏氏联军,兵败如山倒!

    一边倒的屠杀!

    ………………

    注:第一更送上,写得热血沸腾,张公壮哉!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谢谢qtt,上官名剑,醋笨笨,书友2070708233207754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