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苏氏主力全军覆灭!车裂!(新盟主千飞夏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589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恭喜千飞夏成为本书新盟主,双倍月票给俺!)

    苏对天发誓,他从来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惊吓。

    哪怕是他听到儿子苏林惨死,镇远城沦陷的时候的惊骇也不及此时十分之一。

    在沈浪掀开斗篷的那一刹那,苏近乎魂飞魄散。

    从骨子到灵魂,都在战栗。

    就仿佛有一股子凉气,从脚底抽到了头顶。

    整个人就仿佛瞬间被定身了一般,完不能动弹。

    老天爷!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会这样?

    沈浪这个小畜生为何还没有死啊?

    他不是被羌王几万大军包围了吗?班若和大劫寺的苦难头陀不是已经去追杀他了吗?

    他非但没有死,反而带着几万大军杀回来了。

    羌国大将束布台苏是非常熟的,就算烧成灰也认识,还有他麾下的几个羌国猛将,苏也部都认识,不可能是冒充的。

    为何他们都跟着沈浪厮混在一起了?

    还有阿鲁娜娜?她不应该已经死了吗?

    羌王阿鲁太呢?

    该……该不会是阿鲁太和苦难头陀都败了,羌国的军队已经效忠阿鲁娜娜了吧?

    天神不会开这种玩笑吧?

    事实上,当时苏氏有一个人提前逃跑的,那就是苏袅,而且她的武功不错的。

    但是非常悲剧,因为那一场大雪崩,把山下的道路部堵住了。

    在茫茫雪山之中,很容易就迷失了方向,她就只能跟着大劫寺的那些和尚逃跑。

    苦难头陀武功很高,就算没有路,也可以一路攀爬下去。

    但大部分僧兵还是要老老实实清理道路上的积雪,艰难地往前挪。

    而大傻抓住了苏剑亭后,武烈和鹰扬二人并没有停下,依旧不断追击苏袅,紧紧监视着她。

    等到沈浪率领大军下山的时候,这群僧兵在还清理山道呢。

    阿鲁娜娜直接率领大军冲杀了上去,把那几百个僧兵部杀了,苏袅也成为了沈浪的阶下之囚。

    所以大劫宫之战,羌国没有一个人逃脱,苏氏也没有一个人逃脱。

    只有苦难头陀带着十几个大劫寺高手逃了,但是他整个三观都受到了颠覆,要第一时间返回大劫寺闭关沉思,哪里管得了苏氏家族的死活?上一次镇远城沦陷的时候,苦难头陀就没有及时回禀苏难,这一次就更加不会了。

    所以对于大劫宫上发生的一切,苏氏家族毫无所知。

    沈浪带领一万大军下山的时候,非常顺利也非常艰难。

    顺利是因为他早有准备,用大劫寺上废木头制作了滑雪板。

    积雪堵路,想要靠人力在短时间挖通道路是不可能了,就直接滑雪而下吧。

    但所有人都没有滑过雪,所以因为相撞和跌落还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加上因为雪崩,这些积雪起伏不定,所以下山依旧算是非常艰难了。

    但是四天后,一万大军还是部下山了。

    然后丝毫没有停留,一人双马,长驱直入,狂奔向白夜郡城。

    因为打着羌国的旗号,而且有几位羌国大将,所以一路上非但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反而启明奇妙收到了不少金币和粮草。

    ………………

    足足好一会儿,苏氏联军主帅苏才反应了过来,然后大吼道:“军集结列阵,向后转,迎敌,迎敌!”

    但苏氏联军一万多人,此时正在疯狂攻城,如火如荼呢。

    你让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集结,然后列阵迎敌?

    这怎么可能?

    再说这片区域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防线,就算让你集结列阵又能怎么样?能够挡得住骑兵的冲锋吗?

    简直是痴人说梦。

    “杀,杀,杀……”

    “嗷,嗷,嗷……”

    沈浪和阿鲁娜娜麾下的一万骑兵,进入最疯狂的状态。

    尤其是这些羌国武士。

    这才是他们的最爱啊。

    起码冲刺碾压敌人的步兵。

    一万骑兵铺在地上,几乎无边无际。

    就这么一路碾压了过去。

    甚至都不需要挥刀。

    就这么一直冲,一直冲!

    手中弯刀斜握,就这么如同犁田一般,疯狂地切了过去。

    一边倒的屠杀。

    哪怕苏氏联军非常精锐,此时也是一边倒的屠杀。

    原本苏氏家族也有骑兵的,苏麾下有两千骑兵,三眼邪麾下有几千马贼。

    但是为了震慑郑陀,一半骑兵被调往北边雪良城战场了。

    而留在白夜郡城战场的骑兵仅仅只有一千多骑而已。

    就这一千多骑还分散在几个角落,作为整支军队的机动力量,此时甚至来不及集结,直接在战场上分散作战。

    砰砰砰砰……

    上万骑兵的奔腾,整个地面都在激烈颤抖。

    整个战场,尘土滚滚,仿若沙尘暴一般。

    就这么一直碾压,碾压,碾压!

    苏氏联军死伤,不计其数!

    ………………

    白夜郡主城内的守军,见到这支潮水一般的骑兵大军先是一阵绝望。因为这支骑兵打的是羌国的旗号。

    但紧接着,他们立刻陷入了狂喜,因为这支骑兵竟然疯狂冲杀向了苏氏联军。

    等见到沈浪面孔的时候,这群人欣喜若狂,因为沈浪长得太帅了,所有人看了一眼都能记住。

    这是沈大人!

    “是援军,是援军。”

    “援军来了,我们有救了。”

    “是沈浪,是沈浪大人!”

    “张翀大人万岁!”

    “张翀大人万岁!”

    咦!明明是沈浪率领大军拯救危局,这群人却喊张翀大人万岁。

    这个世界只能大炎帝国称万岁的,你们这样乱喊不行的。

    但不管如何,白夜郡守军士气冲天。

    “杀,杀,将苏氏这群畜生斩尽杀绝!”

    于是,城墙上的守军仿佛瞬间满血复活一般,疯狂地战斗。

    “嗖嗖嗖嗖……”

    手中弓箭狂射。

    当然箭支本来早应该用完了,这些箭支都是苏氏联军射进来的。

    没有弓箭的,就拿起石头狂砸,拿起拆房得来的木头狂砸。

    宁洁长公主拼命按着张翀脖子上的伤口,想尽办法上药止血。

    哪怕她是一个超级性/冷淡,此时也觉得浑身燥热发抖。

    听着外面万马奔腾的声音,听着厮杀的声音。

    真的如同美妙的仙音一般。

    过去的这半个月太艰难了,每一天都在牺牲,每一天都在绝望。

    第一天就仿佛进入了地狱,之后每一天都在不断沉沦,仿佛一直深入十八层地狱。

    给人感觉再也爬不上去了,会直接毁灭!

    然而没有想到,直接从地狱升到了天堂,没有一点点缓冲,就从绝望走向了胜利。

    沈浪这个人渣竟然真的做到了。

    他竟然真的凭借几百人灭掉了羌王的几万大军,竟然真的带着上万大军杀了回来。

    这个人渣还真是厉害啊。

    难怪之前张翀如此信任于他。

    宁洁不由得喜极而泣道:“张公,张公,我们要赢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啊。”

    ………………

    大战有时候很慢,甚至会长年累月。

    但有些时候又会很快。

    比如此时!

    几乎只有一个时辰左右,白夜郡城的战场就已经差不多结束了。

    面对背后袭来的高速骑兵,步兵本就没有什么抵抗之力,更何况是内外夹击。

    苏氏联军首先崩溃的是几千西域雇佣军,疯狂地奔逃。

    然后是大劫寺的僧兵,接着是三眼邪的马贼。

    最后是苏氏家族的私军也彻底崩溃。

    顿时间,整个战场如同一锅粥一般。

    无数敌军四处奔逃。

    当时的苏逮不住四下奔逃的劫掠者暴民,如今沈浪的骑兵自然也逮不住疯狂奔逃的溃军。

    但是根本不需要去抓。

    他只要围住苏就可以了!

    当战局彻底崩坏的时候,两千多名中军已经保护着苏拼命逃跑了。

    但这两千中军大部分是重甲步兵,而不是骑兵。

    苏就只能带着几百名轻骑兵逃窜。

    但他注定是逃不掉的,因为沈浪早已经派了大傻,武烈,鹰扬等一千名骑兵在他逃亡的后路上堵截。

    此时苏,苏剑彦已经被团团包围,身边的苏氏军队不足五百。

    但是苏剑彦手中有人质。

    “沈浪,你们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张翀的儿子和孙子!”苏剑彦大吼道:“放我走,放我走,否则我杀了他们。”

    这位苏难侯爵的义子,此时状若疯狂,刀子疯狂在五岁张匀的脖子上挥舞。

    沈浪大声道:“苏剑彦,你不要激动,我放你走,我放你走。”

    苏剑彦一颤道:“真的?”

    沈浪道:“你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你放掉张翀大人的儿子和孙子。”

    苏剑彦吼道:“不行,不行,万一你们反悔怎么办?你先放我们走。”

    沈浪道:“只能放你一人走,苏不能走,你自己选!”

    苏剑彦把利刃横在张匀的脖子上,厉声吼道:“你们让开一条路,让剑王李千秋离开远远的,至少远离半里,否则我杀了张翀的孙子。”

    沈浪点了点头。

    剑王李千秋飞快离开,足足三四百米之外。

    沈浪道:“你可以拿张翀大人的孙子作为人质,但张洵是大人,你带着只是累赘,你放他。”

    “不可能,不可能。”苏剑彦厉声道:“立刻让开一条路,立刻上开,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小崽子。”

    他的动作疯狂,刀子甚至划开了五岁张匀的皮肤,鲜血都流了出来。

    但此时这个五岁的孩子,一声不吭,只是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已经昏迷的父亲。

    沈浪道:“你若不放掉张洵,我就不让你走,你自己考虑。”

    苏剑彦猛地一咬牙,将面前昏死的张洵扔了过去,人质有一个就够了,张匀才五岁,身体很轻不会拖累战马的速度。

    几名武士上前,将张洵带走保护起来。

    苏剑彦道:“放我走,放我走,他的匕首直接压在张匀的脖子动脉上。”

    沈浪一挥手。

    包围圈让开了一个缝隙。

    苏剑彦挟持着五岁的张匀,飞快冲出了包围圈。

    至于苏,他就管不了这么许多的,反正我能够活下来就够了。

    冲出包围圈的时候,他发现沈浪身边竟然有一个女人,苏袅!

    “剑彦,救我,救我!”

    苏氏的绝色寡妇,也是苏剑彦的相好,比他大了三岁。

    这个女人从十九岁开始,就寡居在苏氏家族,他算是苏剑彦的第一个女人,启蒙者。

    尽管之后苏剑彦娶妻生子,但是他妻子和苏袅比起来简直差的太远了,这个女人始终是她的最爱。

    当苏难把苏袅送去给羌王阿鲁太的时候,苏剑彦的心在滴血,但是又完无法违抗。

    苏剑彦吼道:“沈浪,把苏袅放过来。”

    沈浪一愕。

    苏剑彦厉声道;“把苏袅放过来,不然就砍掉这个小崽子的一支胳膊。”

    沈浪面孔一阵抽搐,手一挥。

    顿时苏氏家族的这个绝色寡妇被解绑了。

    这个绝色寡妇不敢置信地回头看了一眼。

    苏剑彦道:“苏袅姐姐,过来啊,过来啊!”

    苏袅骑在马上,猛地一夹马腹,冲出了包围圈,来到了苏剑彦身边。

    苏剑彦目光狂热地望着苏袅道:“苏袅姐,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了。”

    然后苏剑彦和苏袅两人骑马逃离,朝着镇远侯爵府的方向逃去。

    果然,沈浪没有派任何人追来。

    一直跑到了战马脱力,苏剑彦才渐渐放慢了速度。

    再看身后,没有任何人追来!

    苏剑彦长长松了一口气,冷笑道:“沈浪创造了一个新词傻逼,而他自己就是一个傻逼,他竟然真的放了我,哈哈哈哈,他以为我真的放过张翀的孙子吗?做梦,做梦!只要到了镇远侯爵府,我就把这个小崽子杀了,让沈浪给他收尸,哈哈哈!”

    接着,苏剑彦朝苏袅望来道:“苏袅姐姐,这段日子让你受苦了,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了。”

    苏袅微笑道:“好!”

    然后,她袖子里面的机括一按。

    “唰唰唰……”

    顿时无数毛刺一般的细毒针朝着苏剑彦背后洒了过去。

    暴雨梨花。

    几百根毒针,猛地刺入苏剑彦的后背和脖子。

    “啊!”

    苏剑彦一声惨叫,他几乎完不敢相信,拼命地扭过头来,嘶声道:“为,为什么?”

    这第三个字他几乎没有发出来。

    因为这毒针上都是神经毒素。

    也就是让雪隐宗师浑身冻住的神经毒素。

    沈浪开启了浮屠山蛊毒的研究后,这神经毒素就成为了他的新武器了。

    “为什么?”苏袅道:“因为我想要活下去啊,沈浪在我身上做实验,不知道把多少东西灌入我的体内,离开他身边我必死无疑。”

    苏袅将苏剑彦怀中的孩子抱过来。

    五岁的张匀身上没有中毒针,因为苏袅瞧准机会朝着苏剑彦背后发射的。

    “苏剑彦,我是你第一个女人,我是你的男女之事的启蒙者,但你只是我几个男人中的一个啊。”苏袅冷笑道。

    然后,苏袅牵着苏剑彦的战马,重新返回到沈浪大军之中。

    接着,她又乖乖被捆绑身,成为阶下之囚。

    苏剑彦直接被关进了铁笼子之中。

    此时张洵已经醒来,见到失而复得的孩子,顿时猛地抱住,浑身抽搐。

    五岁的张匀,此时方才放声大哭。

    ………………

    大军包围圈内。

    “沈浪,你是怎么做到的?”苏颤抖道:“阿鲁太呢?苏剑亭呢?”

    沈浪微笑道:“这还重要吗?”

    苏叹息了一声。

    是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苏道:“沈浪,在白夜郡战场你是赢了。但是你依旧灭不了我苏氏家族,你看过我镇远侯爵府的城堡,建在高山之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沈浪当然见过。

    苏氏家族的城堡,甚至比怒潮城的大城堡还要巨大坚固,苏氏用了几百年时间,才把城堡建造到如此巨大的规模。

    苏道:“主公的聪明狡诈并不亚于你,之所以会屡次吃亏,是因为他太贪心,想要得太多了。而现在一旦白夜郡的战场输掉,那他反而只有一个目标,保住苏氏家族。所以你你灭不了苏氏,只要主公还活着,苏氏家族就不会灭,我苏氏家族还人才济济。”

    “我苏氏家族的城堡固若金汤,别说你区区一万大军,就算三万五万,也无法攻破。我苏氏家族城堡不缺淡水,更不缺粮食,坚守几年都没有问题。你攻不破的,你灭不了苏氏家族的。”

    苏难大声吼道。

    沈浪依旧道:“苏,这一切和你还有关系吗?”

    苏哈哈大笑道:“怎么没有关系?如何没有关系?只要我苏氏家族不亡,总有一日可以东山再起,可以将你金氏家族斩尽杀绝。”

    沈浪道:“你要自杀就赶快,不要磨磨唧唧,你再不动手,我就要下令攻打了啊。”

    苏无比的不甘心。

    今天他距离胜利是如此之近,差一点点就要拿下白夜郡城了。

    差一点点他的大军就要横扫整个天西行省南部了。

    可惜功亏一篑,被这个小畜生毁了。

    “啊……啊……啊……“苏一阵阵痛苦大吼。

    然后猛地拔剑横在脖子上。

    犹豫了三四下。

    真是不甘心,真是不舍得死啊。

    “主公,苏难弟弟,为我复仇!”

    “沈浪,我在地狱等你!”

    苏猛地一咬牙,横颈自尽!

    高大的身体,轰然倒地。

    沈浪大声道:“苏氏的私军武士们?你们的主帅已经死了,扔下武器投降吧,放你们一条生路。”

    苏死后,他身边的三百苏氏武士无比惶恐。

    此时听到沈浪的话后,不由得颤抖道:“你说话算数?”

    沈浪道:“你们已经被我团团包围,我还有什么说话不算数的?”

    紧接着,沈浪手猛地举起道:“弯弓搭箭!”

    顿时几千军队整齐弯弓搭箭,对准了包围圈内的三百苏氏私军。

    沈浪冷笑道:“再不放下武器投降,我可要下令射箭了啊。”

    “沈浪,你说话算数啊。”苏氏私军的一名将领道:“所有兄弟放下武器投降!”

    顿时,包围圈内三百苏氏私军扔掉手中的武器。

    “跪下,抱头,等待被我们俘虏。”沈浪下令道。

    三百苏氏私军跪下,双手抱头。

    沈浪微笑道:“唉,有一句话说得好,跪着生,站着死。我只不过想要看着你们跪着死而已,你们还真听话,说跪下就跪下!”

    接着,他脸色猛地一变,大喝:“射杀!”

    一声令下!

    顿时,万箭齐发。

    “唰唰唰……”

    跪在地上的三百苏氏私军,瞬间被射成了刺猬,彻底惨死。

    临死之前,这些苏氏私军心中只有一句话。

    沈浪,我艹你娘!

    至此,苏麾下的近两万大军,除了逃窜的几千人之外,剩余的几乎被斩尽杀绝。

    一个俘虏都没有要。

    ………………

    白夜郡城内!

    沈浪掀开张翀的衣衫,顿时眉头狂皱。

    至少几十道伤口,而且有些伤口已经发炎了。

    尤其是胸前被苏切割的那道深深伤口,已经严重化脓了。

    难怪发烧得这么厉害。

    沈浪拿起手术刀,将他身上化脓的部位部切掉。

    再看张翀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好了。

    “谁缝的?”沈浪问道。

    宁洁长公主道:“我,怎么?”

    沈浪道:“缝合得很不错。”

    宁洁道:“张公如何?”

    之前她喊的是张翀大人,而此时喊了张公。

    沈浪道:“因为他割破自己脖子,放了很多血,倒是让高烧降了一点。用药之后,体温也没有再上升,说明炎症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接着沈浪揉了揉张匀的小脑袋道:“再说有孙子在边上,相信张公很快会苏醒,会好起来的。”

    然后他蹲了下来,仔细检查这孩子脖子上的伤口。

    苏剑彦那个畜生,对这么小的孩子都能下得了手,在孩子脖子上割了几个细小的伤口。

    不过不需要缝合。

    沈浪拿出制作的碘酒,用棉签沾湿道:“小东西,会有点疼,不许哭哦。”

    然后,他小心翼翼将碘酒抹在张匀脖子的伤口上。

    结果这孩子只是咧了咧嘴,抽了两下,硬是没有哭。

    沈浪道:“张洵,你张家的人真是了不起。”

    张洵无比愧疚道:“张洵无能,不但连累了父亲,而且还差点连累战局,真是万死莫辞。”

    沈浪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照看好张大人。”沈浪道。

    “是!”几个随军大夫道。

    沈浪抱起五岁的张匀,朝着外面走去。

    张洵留在房间内照顾父亲张翀,宁洁公主和沈浪漫步在白夜郡城的街道上。

    仅仅才过去了二十几天。

    这座城市已经彻底变了,靠近城墙的房子几乎部成为了废墟。

    城内的房子也被拆掉了三分之一。

    整个城池差不多算是毁掉一半。

    但此时,却难得的安宁。

    而且不时传来啼哭的声音。

    因为这一场守城战死了很多人,张翀至少从城内征召三四千的新兵。

    但城内的气氛却依旧是欢快的,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大胜之后的欣喜。

    而且城内所有人望向沈浪的目光也充满了感激,亲近。

    沈浪道:“张公了不起,半个月之战,使得军民一心。从今往后,整个白夜郡人心在我越国了。”

    宁洁道:“建设,总比摧毁了不起。”

    这话算是在淡淡讽刺沈浪了。

    沈浪祸害白夜郡几城,短短十几天就天翻地覆。

    相较而言,张翀收服整个郡城百姓的心,确实更加了不起。

    宁洁道:“白夜郡城大战结束了,但雪良城可还有苏氏的八千大军,你不抓紧战机,率军北上灭了苏盏吗?”

    苏盏,苏难的弟弟,同样是一员猛将。

    苏氏家族真是人才济济。

    沈浪道:“着什么急?再说我的军队部都是骑兵,怎么用来攻城?郑陀伯爵划水了半个多月,演戏也半个多月,如今也该卖命了。”

    宁洁长公主寒声道:“此人该死。”

    沈浪不屑一笑,也不知道是在讽刺谁。

    不过白夜郡城大获胜之后,压力最大的绝对是郑陀伯爵了。

    他本以为张翀必死无疑,白夜郡城一定会沦陷,接下来整个天西行省南部都会沦陷,整个越国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所以他选择保存实力。

    乱世即将降临,有兵就是草头王。

    他怎么舍得把军队消耗在和苏氏的大战中,等越国剧变降临的时候,他郑陀的两万大军就显得奇货可居了。

    但没有想到,白夜郡城这边竟然赢了。

    这下一来,他就尴尬了。

    或者说,他就危险了。

    张翀和沈浪就带来了三千军队,结果把苏氏家族的主力给灭了。

    而你郑陀空有两万大军,结果连雪良城的八千守军都没有灭掉,真是可耻可笑。

    宁洁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问的是沈浪怎么击败羌王阿鲁太,并且把阿鲁娜娜扶上王位的。

    “呵呵!”沈浪皮笑肉不笑。

    不能睡的陌生女人,就算长得再美,也休想浪爷浪费半点表情。

    既然不能睡,还讨好你做什么?

    ………………

    雪良城!

    白夜郡最北边的一座城,距离白夜关最近的一座城。

    城外大营内!

    平西伯爵郑陀浑身包扎得如同木乃伊一样。

    不这样,怎么显得他伤痕累累,怎么显得他拼命厮杀?

    但现在这些装扮倒是成为了笑话一般。

    过去半个月,他一直都在和苏盏演戏,从来没有真正卖力打过仗。

    国君下旨斥责,他口口声声惶恐,口口声声臣罪该万死,但回过头去依旧在战场上演戏。

    打了整整半个月,真正的伤亡都不超过以前。

    现在,他已经收到了白夜郡战场的急报。

    他把战报看了一遍又一遍。

    恨得咬牙切齿,也惊得一阵阵颤抖。

    竟然赢了!

    沈浪这个小白脸怎么做到的啊?

    竟然真的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战局。

    竟然真的灭了羌王阿鲁太,而且还把羌国的军队变成了盟友。

    如今白夜郡城那边已经大获胜。

    苏率领的主力大军已军覆灭。

    这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沈浪小贼,你可是把我郑陀给害死了,坑死了。

    我郑陀混到今天不容易,你这是毁我啊。

    你沈浪是立下大功,却把我一脚踢进了水里。

    现在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已经别无他法了!

    拼吧!

    顿时,郑陀一声令下!

    “来人,去白夜关大营,让我儿郑隆率军八千南下!我要和苏盏决一死战,不夺回雪良城,我誓不罢休!”

    接着,郑陀猛地扯掉身上的包裹布,大声吼道:“击鼓,击鼓,集结大军,准备作战,准备攻城!”

    再一次出现在众军面前,郑陀朝着东部方向跪下,叩首道:“陛下,您对臣恩重如山,粉身碎骨也无法爆发!臣若拿不下雪良城,提头来见!”

    半个时辰后!

    郑陀伯爵甚至来不及等到儿子郑隆率军南下,就开始疯狂地攻打雪良城!

    而此时雪良城内的守将苏盏,已经得知了白夜郡城战败的消息,知道苏氏主力大军近乎军覆灭,所以他那里有心情大战啊?

    于是派遣使者去了郑陀大营,请求郑陀继续演戏,大战几场后,将苏氏大军放了。

    郑陀大怒,直接将苏氏使者斩杀。

    我郑陀忠肝义胆,怎么会和你苏氏家族苟且?

    苏盏无奈,只能迎战!

    但是他手下军队也知道主力战败的消息,士气低落。

    苏盏知道,接下来雪良城已经岌岌可危了。

    北边,白夜关的大军会立刻增援南下。

    南边,沈浪和张翀的大军随时都可能北上。

    到时候白夜关和沈浪联军好几万,包围一个小小的雪良城,必破无疑。

    再说苏氏主力大军已经输了,占据一个雪良城已经毫无战略意义。

    必须趁着敌人还没有合围雪良城,立刻突围,把军队尽量带回到镇远侯爵府内。

    因为下一场大决战就会爆发在苏氏家族的城堡了。

    沈浪,张翀,郑陀三人联军将会达到三万之巨。

    三万大军围攻苏氏城堡。

    所以,他苏盏手中的每一个士兵都非常珍贵,必须尽量带回到家中。

    于是,苏盏身先士卒,勇不可当,率领八千苏氏家族武士突围出城。

    郑陀伯爵一路追杀。

    苏盏付出三千多伤亡的代价后,率领五千残军,一路奔逃回镇远侯爵府。

    ………………

    苏剑彦醒了过来,而且身体恢复了知觉。

    这种神经毒素,几个时辰后就会自己消退。

    当时神女雪隐之所以始终冻住一般,是因为体内的蛊虫源源不断释放这种毒素。

    睁开眼睛的苏剑彦,忽然发现自己身光溜溜的。

    周围仿佛有好多目光在盯着自己。

    而且四肢大张,被绳子困住,悬在地面三尺之处。

    不,是五肢都被困住了,包括命根子也被铁丝紧紧捆绑。

    沈浪就站在他的面前。

    苏剑彦颤声道:“沈浪,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沈浪道:“苏剑彦,在国都的时候,你率人攻打我的金氏别院,杀我十几名武士,烧我金氏别院。我离开国都的时候就发誓,一定要为他们复仇。”

    苏剑彦厉声道:“沈浪,你给我一个痛快,给我一个痛快!”

    沈浪道:“当然,我一定会给你痛快的,我保证你死得非常痛快!”

    苏剑彦周围一看。

    顿时魂飞魄散,屎尿齐出。

    因为,他知道沈浪对他的惩罚是什么了。

    五马分尸!

    车裂!

    “沈浪,留我一个尸,留我一个尸,求求你!”苏剑彦痛哭流涕哀求。

    沈浪道:“昨夜你对五岁的小张匀下手的时候,你就注定是这个下场了,禽兽不如!”

    “苏剑彦,你仅仅只是开始!”

    “车裂了你之后,我就要率领大军去攻打你苏氏的镇远侯爵府,我一定会将你苏氏每一个人都斩尽杀绝!”

    “苏难老贼,我也会想尽办法,将他五马分尸的!”

    “苏剑彦,你先走一趟,很快整个苏氏家族的人都会去地狱里面陪你了。”

    然后,沈浪猛地一声令下。

    五马狂奔!

    瞬间,在无比凄厉的惨嚎声中。

    苏剑彦惨死!

    车裂而死!

    ………………

    注:今天更新了近一万八,本月还剩明天最后一天,拜求月票,给我支持,泪流满面哭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