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吴军覆灭!沈浪苏难最后对决!(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407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绿茵风暴

    (双倍月票太可怕,大家投票拉我一把啊)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忠诚。

    当忠诚的代价远远超过于背叛时候,那就几乎没有人能够维持住忠诚。

    所谓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高。

    这里所谓的筹码,并不单纯指金钱权力,还有生命和情感。

    所以金士英也不例外。

    他确实对金氏家族非常忠诚,而且压根也没有想过背叛。

    那么他愿意为金氏家族去死吗?

    或许是的。

    因为这是从小长大的家,这是他的心理依靠。

    但如果他有了另外一个家,有了一个很爱他的女人,有一个远大的前程,甚至会有一个孩子。

    那么他还会愿意为金氏家族去死吗?

    那就未必了。

    所以吴牧对他设计的计谋是绝对诛心的,也绝对是有效的。

    如果没有提前预防的话。

    沈浪最擅长的就是站在敌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

    所以他经常就会想,如果我是太子的话,应该怎么想办法灭掉金氏。

    如果我是吴国的话,应该怎么灭掉金氏,夺取怒潮城。

    如果我是三王子的话,应该怎么灭掉金氏夺取怒潮城。

    最后几乎所有的答案都指向了一个人。

    名义上的怒潮城主金士英。

    沈浪走了之后,此人就是玄武侯爵府的二号人物,怒潮城的二把手。

    但是他的身份和权位完不匹配。

    他虽然是整个玄武侯爵私军的最高将领,但没有真正的朝廷官位。

    从某种程度而言,他就是金氏家族的家奴。

    偏偏宁元宪又册封他为怒潮城主,但这个官职有名无实,任何人都会有心理落差。

    不管任何敌人,想要灭金氏家族,想要夺取怒潮城的话,就一定会盯着金士英,会把他当成最大的破绽,攻破金氏家族的最大突破口。

    那么对金士英这样的人,用什么计策最好?

    金钱?

    不行,他从小被金卓侯爵养大,三观很正,对金钱看得比较淡薄。

    官位和权势?

    这种东西没有到手谁都感受不到,能够给予的仅仅只是一个许诺而已,这玩意也没有杀伤力,至少无法让金士英背叛金氏家族。

    那么就是女人,感情,和家!

    金士英三十岁了,因为一直暗恋金木兰,所以从未有过女人,至今单身为娶。

    木兰嫁给沈浪之后,他就失恋了。

    这么治疗失恋?

    当然是开启一道新恋情了。

    这个岁数却还没有谈过恋爱的男人,一旦动情是非常致命,甚至会愿意为此付出一切大家。

    所以,如果沈浪来突破金士英这个人,他就会用美人计,而且会用真感情的美人计。

    那么如果敌人足够聪明的话,也会用美人计。

    并不是沈浪和敌人的脑子有多么一致,而是这种办法最为有效。

    那怎么办呢?

    先给金士英打预防针。

    让他警惕,不要不知不觉掉入敌人的感情陷阱,不要中了敌人的美人计。

    这还不够!

    还需要预演!

    所以在吴幽之前,金士英已经遇到过两次美人计了。

    先后两个完不同类型的美人,想尽各种办法靠近他,用感情俘虏他。

    这两个美人计很诱人,但是没有太高明,最终都被揭露了。

    而且揭露的时候,很冰冷,丑陋,露骨。

    沈浪不敢确定敌人会不会用美人计对付金士英。

    与其死防硬守,不如主动出击。

    感冒这东西是治不好的,甚至每天都要在外面行走,也是防不住的。

    那么就让你先得两场感冒,等第三次感冒病毒来临的时候,你或许已经有抗体了。

    所以经历了两场美人计的勾引和摧残后!

    金士英的心就硬了,充满了防备,对身边出现的任何女人都充满了质疑。

    而这两个美人计,都是沈浪派人施展的。

    天道会这种美人,多的是!

    最妙的是,这两个美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演戏,而是真的以为天道会派他们勾金士英下水。

    但勾引的剧本确实沈浪设计的!所以当揭露的时候显得尤其丑陋,让人寒心!

    短短时间两次美人计,金士英的内心瞬间变得无比冰冷,铁石心肠。

    而这个时候,吴国终于动手了。

    派遣了吴幽前来勾引金士英。

    这个美人计真是厉害,甚至有点无解的意思。

    如果换成之前,金士英或许真的沦陷了。

    但此时的金士英就仿佛感冒刚刚痊愈的人,体内充满了绝对的抗体。

    吴幽勾引到最后,她自己动了真感情。

    但是在金士英眼中,一切都是演戏,一切都是虚假的欺骗。

    加上他知道金卓侯爵根本就没有死,加上对沈浪神乎其技的阴谋诡计。

    所以根本就没有背叛之心。

    所以,吴国这一场美人计,付之流水。

    不得不说,沈浪琢磨人心的本事是惊人的,当他决定对付一个人的时候,基本上无法逃脱!

    那么这对金士英公平吗?

    不太公平。

    对金士英残忍吗?

    不,一点都不残忍!

    真正的残忍是担心你背叛所以提前杀掉你。

    或者是如同鸵鸟一般把脑袋埋在土里,等到他真正叛变的时候再惊呼人心不古。

    将这种背叛在萌芽还没有长出来的时候就彻底消灭掉,才是真正的仁慈。

    至于对金士英不公平,那隐瞒他一辈子好了。

    ………………

    吴牧作为主帅,他自己也很想亲自率军杀入大城堡内,但是他知道这样不行,主帅必须呆在最安的地方。

    这几天接受了煎熬的吴幽,也很想进入城堡之内,想要跟着金士英在一起。

    但是也不行!

    她已经怀孕了,要保护好肚子里面的孩子。

    六千吴军精锐的动作很快。

    短短片刻间,就已经部进入了大城堡之内,消失在视野之中。

    金士英站在门口望着外面的吴牧和吴幽一眼。

    尽管此时天黑指,但吴幽还是感觉到了金士英的目光,她撅起嘴唇凌空吻了他一下。

    金士英面色复杂笑了一下,然后也消失在城堡大门内。

    吴幽忽然道:“大帅,会不会太顺利了?”

    吴牧道:“你想要说什么?”

    吴幽道:“虽然天色很黑,虽然为了无声无息,我们的六千精锐都没有穿甲,而且都穿着草鞋,但是进入城堡的时候,竟然没有引发任何惊动,这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吴牧道:“你看城头上!”

    吴幽朝着大城堡的上面望去。

    金氏家族的军队,依旧在正常巡逻。

    而且城头上的士兵,依旧警惕地望着地面。

    甚至还把海上灯塔上的反射探照灯放在了城堡顶端,是不是就扫过地面,观察敌人是不是进行攻击。

    一切都是正常的。

    吴牧道:“因为开城门的是金士英,金木兰去休息了,他此时是城堡内的最高守将,知道什么时候是开门的最好时机。我们的士兵是沿着壕沟来到城门口的,壕沟上面有铺着木板,他们如何会发现。”

    吴幽笑道:“说得有理,是我太过于多疑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城堡内忽然响起了一阵剧烈的锣声。

    “敌人偷袭,敌人偷袭。”

    “敌人进入城堡了,敌人进入城堡了!”

    声音无比精锐。

    然后整个城堡仿佛瞬间沸腾了起来。

    紧接着,城头上无数的灯火亮起。

    “准备迎战,准备迎战!”

    整个大城堡内一片大乱,

    紧接着,里面就传来一阵阵厮杀声。

    主帅吴牧长长送了一口气。

    “大功告成了,我们六千精锐都已经进入了城堡之内,金氏家族已经没有机会了。”

    吴幽道:“他们确实完了,整个城堡之内留下的军队不足两三千,而且疲倦之极。要不是这座城堡太过于坚固,他们早就输了。现在城堡之门被打开,他们已经没有就会,我们夺取怒潮城已经成为定局。大帅,这次金士英夺了首功。”

    吴牧大笑道:“放心,少不了他的功劳!”

    城堡里面的厮杀声越来越激烈。

    紧接着,城堡大门又缓缓关起。

    “大帅,他们要关城门。”

    吴牧眼皮一跳,接下来他面临一个决定。

    是放心把里面的战局交给吴炼的六千精锐,还是继续增兵进去?

    增兵的话,那可都是激战了几天几夜的疲惫之军。

    稍稍犹豫片刻后,吴牧觉得还是保守起见,继续增兵。

    “连战,谭雄,你们二人率领四千大军,进入城堡内支援吴炼。半个时辰内,一定要拿下整个城堡,将金氏家族军队斩尽杀绝。”

    “是!”

    顿时,吴牧麾下两员大将又率领集结好的四千精锐朝着城堡内杀去。

    此刻,这个大城堡之内,足足有一万吴军。而金氏家族最多只有两三千残军。

    此战十拿十稳了。

    吴牧尽管心中紧张,但是却拿起一壶茶,慢慢饮起。

    大局已定。

    金氏家族的覆灭,怒潮城易主已成定局。

    吴牧长长松一口气。

    这一战大功告成,接下来拿下望崖岛,金山岛也易如反掌。

    是该考虑如何治理雷洲群岛之事了。

    大王,臣果然没有让您失望。

    ……………………

    大城堡之内!

    一万吴军,果然所向披靡,根本遇不到任何像样的抵抗。

    一开始还厮杀震天。

    因为大股的金氏家族武士都在城头上,城堡之内压根就没有多少军队。

    片刻后。

    城堡之内响起了金木兰的声音。

    “有叛徒开门,少量军队留在城墙上,剩下所有军队集结,进入主堡大厅防御!”

    随着金木兰一声令下。

    整个城堡的大军,部退守到城堡中央大厅。

    金士英带路,身后有一万吴军浩浩荡荡,潮水一般涌向主堡大厅。

    “吴炼将军,穿过前面这个练兵场,就是中央主堡,金木兰此时率领所有残军在里面做最后的顽抗。”

    “只要拿下了主堡,只要抓住了今年木兰,金氏家族剩下的军队就一定会投降,怒潮城之战也就结束了。”

    仇天危的这个大城堡,真是建得没有任何美感。

    城堡之内,几乎没有任何花园池塘,都是冰冷的岩石。

    中间主堡大厅,就是他平时议事的地方。

    主堡的前面,就是一个巨大的练兵场,足足有几万平方米,能够陈列一万多大军。

    仇天危经常喜欢在主堡的高高阳台上,观看他的军队在下面演武。

    此时,一万吴军冲入了主堡大厅前的演武场。

    这个演武场尽管非常大,但是涌进来一万大军后,还是显得拥挤。

    “集结,列队,列队!”

    吴怜大吼道!

    顿时,一万吴军在城堡内的演武场列队,将前面的主堡大厅包围得水泄不通。

    金木兰率领两三千残军,拥挤在大厅里面。

    大将军吴炼道:“金木兰小姐,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在里面已经完无险可守,覆灭已经成为定局,不如早早投降。”

    主堡大厅内传来金木兰的声音:“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大将军吴炼一阵冷笑。

    现在他和金木兰的残军,仅仅只隔着一面墙壁,一扇门而已。

    这可不是城墙,也不是城门。

    攻破轻而易举。

    现在金木兰竟然还大言不谗。

    你们想要死?

    那就成你们!

    大将吴炼吼道:“大军预备,准备攻入主堡大厅之内,斩尽杀绝!”

    “杀!”

    “杀!”

    “杀!”

    一万大军,杀气冲天,振奋不已。

    建功立业就在眼前了,让他们如何不兴奋。

    这座城市很快就要归于吴国了。

    而且主帅吴牧已经答应,只要拿下怒潮城,金氏城堡之内所有的金币,都归他们所有。

    既然金氏家族负隅顽抗,那就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慢!”

    金士英道:“我进去劝降,我一个人进去!”

    吴炼一愕道:“金士英,你进去的话,可能会被碎尸万段的。”

    金士英道:“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金氏最后的这点兵马部被杀,我进去劝降。”

    吴炼心中冷笑。

    金士英,你真是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啊。

    明明已经背叛了,却还一副忠诚旧主的样子,不忍心旧主死光。

    不过,这倒是符合大帅吴牧对金士英的判断。

    既想要荣华富贵,还要守住品德底线,优柔寡断,真是可笑至极。

    但是,吴炼巴不得金士英去送死。

    因为金士英一旦投靠了吴牧,就会威胁到他吴炼的地位了。

    “既然想好了,那你就去吧。”吴炼道:“万一死在里面,可不要怪我!”

    金士英高举双手道:“木兰小姐,是我金士英,我一个人进来谈判。”

    “木兰小姐,这一战我们已经毫无希望,投降吧!”

    “为金氏家族保留最后一丝元气,您带着这支军队返回封地。”

    听到这些话,大将吴炼心中冷笑。

    做梦呢?

    金木兰会被俘获,并且废掉武功筋脉,然后送给越国太子宁翼。

    金氏家族这最后的军队,要么俘虏,要么杀光,绝对不可能放回去的。

    金木兰在里面寒声道:“金士英你这叛徒,你可想好了,你走进来可能就会被碎尸万段。”

    金士英道:“我就一个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我句句话都发自肺腑,我们金氏家族已经毫无机会了,投降吧!”

    金士英走到主堡大厅的台阶尽头,开启了一道小门,金士英高举双手走了进去。

    里面传来金木兰的声音。

    “拿下!”

    刚刚进入的金士英立刻被抓了。

    “砰!”

    然后,房门再一次关闭。

    “哈哈哈……”大将军吴炼道:“金木兰真是可笑,死到临头犹自不知。想要凭借这薄薄的一扇门挡住我一万大军,真是做梦!”

    “金木兰,我倒数五个数!”

    “你若还不开门投降,我就冲进去,将你们斩尽杀绝。”

    “五!四!三!二!一!”

    倒数结束!

    大将吴炼吼道:“军出击!”

    而在这个时候。

    “砰砰砰砰……”

    头顶之上,忽然有人砸下来了无数的东西。

    “砰砰砰!”

    紧接着,演武场庭院周围的所有大门,部紧闭。

    大将军吴炼大惊!

    抬头一看。

    发现演武场的上空大部分区域,竟然都被木板封闭了。

    这是疯了吗?

    这露天的演武场半封闭起来做什么?

    而且金氏家族这往下洒什么?

    洒毒药吗?

    这个世界哪有这么多毒药?

    哪有一下子毒死一万人的毒药?

    “好像是小麦的粉,是小麦……”

    一名吴军舔了舔嘴唇道。

    吴炼伸手捞了一把,放在手心一闻,果然是小麦的味道。

    而且还是新鲜干透,小麦不是用来酿酒做麦饭的吗?怎么还用来磨粉?

    哈哈哈!

    这金氏家族疯了吗?

    竟然漫天洒小麦粉?

    这是担心我们没饭吃,还是想要用障眼法,人工制造白雾,让我们看不见啊?

    这漫天的小麦粉,就算阻碍我们的视野,也丝毫无法阻挡我们攻破眼前的大厅,无法阻拦我们将金氏家族残军斩尽杀绝。

    “砰砰砰砰……”

    金氏家族几十上百个小型投石机,疯狂地投掷。

    几百个武士,疯狂地投掷。

    刹那间,整个半封闭的巨大演武场内,漫天都是小麦粉。

    超过几千袋,几十万斤的小麦粉,疯狂飞溅在这片区域之内。

    整个演武场内。

    都是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呸,呸,呸!”

    “别吃了,别吃了,冲锋,攻破大厅,将金氏残军斩尽杀绝!”

    随着一声令下。

    一万吴军,疯狂地冲锋。

    然而,金氏家族此时停止了一切小麦粉投掷。

    只听到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飞快地退散离开。

    然后……

    “嗖嗖嗖嗖……”

    几十支火箭,猛地射来!

    大将军吴炼愕道:“射箭做什么?”

    几十支火箭的火焰,刚刚进入这漫天的小麦粉中。

    然后……

    火焰猛地点燃了空气中所有的面粉。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

    瞬间,冒起了冲天的火光!

    刹那间!

    整个夜空,都被彻底照亮。

    这个爆炸的威力,甚至超过沈浪的黑火药。

    几万平方米内的空间,瞬间被火焰吞噬!

    惊天的爆炸!

    “轰轰轰轰……”

    紧接着,又发生一连窜小型爆炸。

    一团又一团火光,猛地冲上天空。

    刹那间!

    无数的吴军,少部分猛地被炸飞上天,大部分如同整整齐齐的麦子封地被横扫,瞬间倒地!

    “砰砰砰……”

    周围的大门,承受不了这么大爆炸压力,直接飞了出去!

    地球上曾经发生过多次的面粉爆炸时间,不管是我们国家还是外国,数不胜数。

    其中几次超大型爆炸事故,直接炸毁几十万平方米的超级大粮库,面积比书中这个演武场还要大十倍。

    不过面粉厂爆炸有一个特点。

    火焰惊人,范围惊人。

    但是致死不高,而且无法像真正的炸弹一样将整个建筑夷为平地。

    所以大城堡内的这一场面粉大爆炸也不例外。

    几万平方米内,甚至周围范围之内,都发生猛烈爆炸,冒起惊天火焰。

    但是,却对墙壁没有什么太大损害。

    毕竟这只是一个半封闭空间,爆炸的能量可以从空中散发出去。

    而且这个城堡的墙壁实在太厚,太坚固了,靠着面粉的爆炸,还无法形成致命损伤。

    ………………

    “啊……啊……”

    主城堡大厅的演武场内,上万吴国大军鲜血淋漓,躺在地上,哀嚎。

    这个画面惨不忍睹。

    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被烧焦的味道。

    整整炸死的人并不多,区区一百多人而已。

    但绝大部分人都被严重烧伤。

    还有因为大爆炸,引发的脑震荡,耳膜穿孔才是最致命的。

    他们什么都听不见了,浑身烧焦,痛苦不堪。

    在地上拼命地翻滚,惨叫。

    大将军吴炼,痛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太惨了!

    这个画面太惨烈了。

    再看主城堡大厅,几扇门都被炸飞了出去。

    然而整个大厅内,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很显然,这个大厅内有一个巨大的地下防御,大爆炸发生的时候,金木兰率领着残军部进入地下了,所以爆炸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影响。

    阴谋!

    一切都是阴谋。

    金士英的背叛是假的。

    完是为了将吴国主力引入城堡之内,然后一网打尽。

    大将吴炼大吼道:“兄弟们,起来,起来决一死战啊!”

    但是,他们已经站不起来了。

    身上被大火烧伤,还能够承受。

    但是因为爆炸产生的脑震荡,前庭功能混乱,根本就无法站起来了。

    哪怕躺在地上,也头昏目眩,几乎要上吐下泻。

    “啊……啊……啊……”

    上万人惨叫翻滚。

    这个画面,就仿佛搁浅的鱼群一般,实在太惨了。

    而这个时候!

    金木兰率领两千多金氏家族武士,猛地从地下防御工事内从了出来。

    冲出了大厅,来到外面的演武场上。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这些躺在地上哀嚎的吴军,轻而易举被杀死!

    整整杀死了三千后!

    “停!”

    金木兰举起手道:“他们已经失去战斗力了,将他们缴械,捆绑,俘虏!”

    金士英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有说话。

    原本应该斩尽杀绝的,但小姐说不杀,那就不杀!

    片刻后!

    剩下的几千名吴队,部被缴械俘虏。

    ……………………

    大爆炸发生之前!

    吴军主帅吴牧听到城堡里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小。

    他知道,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

    而此时,天已经蒙蒙亮起。

    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接下来,他只要等待着吴炼的好消息便是了。

    然后,他又摆开了棋盘和吴幽下棋。

    八天八夜的怒潮城之战,终于要结束了。

    “你和金士英的婚礼,是打算在怒潮城办,还是在吴国办。”吴牧笑道。

    吴幽落子道:“还是在怒潮城办吧,这里更像是他的家。”

    吴牧道:“我现在倒是有些期待和金木兰的见面,不知道这个奇女子沦落为我俘虏的时候,究竟会说什么?还有那位沈浪,自以为妙计安天下,结果妻子却落入我的手中,还真是可笑可叹!”

    人在最得意的时候,最容易飘。

    平常吴牧是绝对说不出这种话来的。

    但是现在,马上要大功告成,马上就要建立不朽功勋,他也忍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轰轰轰……”

    眼前大城堡之内,忽然发生一阵猛烈的爆炸。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吴牧眼前棋盘上的棋子,更是猛地跳起!

    然后竟然的火焰猛地从城堡中央冒上天空,刹那间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

    吴牧猛地跳起!

    惊声道:“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快,进入城堡,进入城堡!”

    命令刚刚下达之后,吴牧又改变了命令:“不,不能进入城堡,军待命,准备作战,准备作战!”

    此时他用来包围怒潮城大城堡的军队,还有足足一万多人。

    顿时,一万多军队部从睡梦中惊醒,进入战备状态!

    “轰轰轰……”

    城堡里面,又传来了一阵阵爆炸。

    又冒起一团团火焰。

    吴牧脸色苍白,浑身颤抖,遍体冰寒。

    一个可怕的念头涌起。

    中计了,中计了!

    金士英的叛变是假的,目的是为了将吴军主力引入城堡之内一网打尽。

    但是……

    这场大爆炸是什么引发的啊?

    什么东西啊?

    金氏家族有这样的武器?为何之前大战不用出来啊?

    他当然不知道,面粉爆炸需要独特的环境内,不能说封闭,至少大部分封闭。

    而此时吴幽脸色苍白。

    “他,他骗了我,骗了我……”

    然后,眼前一黑。

    这个女人昏厥倒地。

    …………………

    沈浪率领一万骑兵,疯狂地追击!

    一日之后,他得到了情报!

    苏难带领族在三日之前就已经逃离越国了。

    整整比沈浪早了四十八个小时,而且也部都是骑兵。

    他已经跑掉四十八小时了。

    沈浪头脑一阵阵昏眩。

    四十八小时,起码已经跑出了四百里了。

    已经追不上了,绝对追不上了。

    三四天后,苏难族就会进入西域了。

    到那个时候,就如同蛟龙入海,再也抓不住,再也灭不了他了。

    沈浪咬牙切齿。

    都怪自己飘了,都怪自己太贪心,想要让郑陀和苏难自相残杀。

    这才让苏难提前四十八小时逃走。

    难道就任由苏难逃之夭夭,几年之后再卷土重来吗?

    不,不,绝对不行!

    绝对要将苏难族斩尽杀绝。

    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沈浪闭上眼睛,脑子进入彻底冷静。

    “不,还有机会!还有机会!”

    接着,沈浪大声道:“所有大军往南追,不要往西追!”

    这话一出,武烈不由得一愕道:“沈公子,苏难正在往西逃跑,我们往南追只会越追越远。”

    沈浪道:“往西直追,反而追不上。我们往南追,然后绕到前面去堵他。”

    武烈道:“这就更不可能了,我们直接追都追不上,绕一大圈就更追不上了。”

    沈浪道:“不,我们如果在后面紧追不舍,苏难会始终处于紧绷的状态,会拼命奔逃。但如果我们往南追,他派遣的斥候发现没有人追他们,他反而会放松下来。一旦放松下来,他就会心生贪婪。路过羌王宫的时候,那里有天文数字的黄金,是历代羌王劫掠来,然后浇筑在王宫上的,苏难去西域需要大笔的钱,他此时处于最缺黄金的时候。而羌王宫此时几乎无人守护,他夺取这批黄金轻而易举,他绝对舍不得放弃这块肥肉。”

    “若我们穷追不舍,他会放弃这批黄金,直接逃入西域,那我们就再也追不上了。”

    “若我们不追在他后面,而是绕路南边,到前面去堵他,他以为没有人追,反而放心去羌王宫抢黄金。”

    “此人在最危急的时候,非常厉害果断。但是一旦局面松懈下来,他的贪婪之心就会禁不住。”

    沈浪此时脑子处于绝对睿智的状态。

    “立刻分兵两千,装着要去攻打镇远侯爵府的样子。”

    “另外八千骑兵,接着夜色进入羌国,无声无息绕路到南边去,务必不要让苏难的斥候发现。”

    “我若所料不差,四日之后我们就能在羌王宫和苏难大战!”

    “并且将苏难族,斩尽杀绝!”

    这是沈浪和苏难,最后的巅峰对决!

    做一个彻底了断!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我会三更,不管写得多晚!月票榜已经疯了,糕点求救求救求救!

    谢谢厄运逆袭,书友2080889304705,瓶子里的阳光,老眼昏花闹书荒,龘?希?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