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大败!计成!苏难入地狱!(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2395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有些坏消息一定会来的。

    唯一有区别的是坏消息,还是更坏的消息。

    而吴军主帅就迎来了更坏的消息。

    城堡内一阵阵惊天的爆炸后,吴牧想要把最后的军队派进城堡之内。

    但生性保守的他终究放弃了。

    就这样!

    天亮了!

    然后金氏家族的军队再一次出现在城头之上。

    金木兰出现了。

    金士英出现了。

    最后,竟然金卓也出现了。

    玄武侯金卓!

    所有人顿时惊呼。

    金卓侯爵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不仅很久没有出现了,而且很多信号都回馈,金卓侯爵确定已死。

    而此时!

    他竟然出现在城头之上。

    这对城外吴军士气是何等打击。

    吴牧眼前一黑,整个人仿佛都要彻底昏眩过去!

    此时,金士英上前直接将一颗人头扔了下来。

    是吴牧的心腹大将吴炼。

    “砰砰砰砰……”

    然后几千颗人头被扔了下来。

    就仿佛下了一场人头雨一般。

    这是吴军的人头,每一颗都痛苦狰狞,死状极惨,面皮都有烧焦的痕迹。

    金士英寒声道:“吴牧,你派入城内的一万大军,已经军覆灭了。本来是要部杀光的,但是主人仁慈,将剩下的七千人俘虏了。”

    此时,吴幽醒了过来,见到城头上的金士英,整个人几乎再一次昏厥过去。

    “金士英,你骗我,你骗我……”吴幽凄厉喊道,然后几乎要一口鲜血呕出。

    金士英望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吴幽猛地就要冲上去。

    主帅吴牧一把拉住她,大声道:“不要这样,这样显得很弱。”

    深深吸了一口气。

    吴牧道:“玄武侯人人都说你耿直,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啊。”

    金卓道:“吴侯,你弄错了,正直是正直,并不是愚蠢。”

    玄武侯的正直来自于内心和骨子,而不是沽名钓誉,他做事凭借本心,而并非为了名声。

    “吴侯,你还要打下去吗?”

    吴牧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后,还有差不多一万七千大军,但有五千是仇嚎的海盗。

    但是看城头之上!

    金氏家族又多出了两千武士。

    这两千武士之前从未出现过,哪怕战局最焦灼的时候,也始终按兵不动。

    他们并不属于金氏家族,而是天道会武士。

    如今吴军的数量,依旧是金氏家族的四倍。

    但是吴牧知道,眼前这个乌龟壳一样的大城堡,他已经拿不下来了。

    这是一种势。

    吴军已经用尽了力,昨天晚上就是这最后一杀。

    昨夜非但没有拿下来,反而折损了一万主力。

    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带来了三万大军,现在就剩下一万二。

    这个损失简直让人吐血。

    结果,依旧毫无所获。

    金卓侯爵道:“吴侯,还打吗?”

    眼前这个大城堡肯定是打不动了。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继续围困这个大城堡?

    还是退守到怒潮城另外两个城堡中去?

    又或者是彻底退到天风城去?

    而就在此时,金卓侯爵道:“吴侯,我们手中还有你七千俘虏,你要不要?”

    这话一出,吴牧一颤。

    金氏家族竟然没有将那一万人杀光?还俘虏了七千人?

    当然要!

    这可是七千人,几乎完是属于他吴牧的嫡系。

    受伤了还可以治,只要活着就好。

    当然要!

    金卓道:“吴侯,这七千个俘虏现在都被我们关在地牢内,每一个人身上都被炸伤烧伤,需要尽快得到治疗,你若是要这七千个俘虏要抓紧,否则用不了几天就都死完了。”

    吴牧大声道:“玄武侯,你自恃品德高尚,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我七千吴军俘虏死去吗?”

    金卓道:“我从来都没有自恃高尚,别人对我做什么评价我无法决定。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金士英站了出来,道:“吴侯,想要拿回这七千俘虏吗?那我们就做一个交易,用一颗人头就可以换这七千俘虏,非常划算的交易。”

    这话一出。

    军中的一个人顿时魂飞魄散。

    海盗王仇天危的义子,天风城主仇嚎。

    如果换成普通人,肯定高呼吴侯万万不可做出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啊。

    但仇嚎此人海盗头子出身,天生多疑,听到金士英的话后,立刻飞快后退!

    金士英道:“吴牧侯爵,只要你杀了仇嚎,我们就把七千个俘虏交还给你,简直是一本万利!”

    这话一出,仇嚎脸色剧变。

    “走,走,走!”

    “撤退回天风岛!”

    他没有给吴牧任何机会,直接率领他的五千大军飞快撤离。

    吴牧大惊,不由得高呼:“镇海将军留步,镇海将军留步,我吴牧万万不会做出这些自毁江山之事。”

    他这一追上来,身后的军队也一并追了上来。

    仇嚎大惊,猛地拔出战刀吼道:“吴侯,为了不引起误会,你的军队万万不要再上来了,否则就是兵戎相见。”

    吴牧大恨。

    这仇嚎真是属狗的,随时就翻脸。

    关键他真的没有要杀仇嚎的想法,尽管他想要回那七千俘虏,但也绝对不会用仇嚎人头去换。

    他是不喜欢仇嚎,但是也知道不能杀仇嚎。

    否则以后谁还敢投靠他?

    最关键的是一旦仇嚎死了,这片海域的制海权怎么办?

    但仇嚎不这样想啊。

    他是小人之心,觉得吴牧肯定会杀自己换七千俘虏,并且将自己舰队吞并。

    他是绝对不会冒险的。

    见到仇嚎军队拔出刀剑,吴牧赶紧停下,继续向他喊话:“仇嚎将军,你万万不可离开,不如这样,你驻守怒潮城的西城堡,那个城堡原本就是属于你的。而我驻守怒潮城的东城堡,我们两家形成犄角之势,继续牵制包围金氏家族的大城堡。怒潮城之战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我立刻上书给陛下,让他增兵!”

    仇嚎目光闪烁,对吴牧的提议颇为心动。

    而此时安再天忽然哈哈大笑。

    “仇嚎你这个傻子,吴牧肯定是打不下怒潮城了,所以想要让你留在这里牵制我金氏家族,而吴国则退而求其次,夺取你的天风岛,这样也不算一无所获。”

    这话一出,仇嚎脸色剧变。

    他觉得这话非常有道理。

    吴国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总不能白跑一趟吧,所以肯定会夺他的天风岛。

    “走,走,回天风城!”

    “吴侯,属下怕天风岛有变,这就先告退了。”

    然后,他率领五千大军飞快撤退,朝着海边码头狂奔而去。

    吴牧又狂追道:“仇嚎将军,万万不可中计,万万不可中计啊!”

    “仇嚎将军,您的伯爵之位不想要了吗?”

    顿时仇嚎停下了脚步,然后冷笑道:“伯爵之位我当然想要,但也要有命要,这年头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地盘和手头的军队才是真的。”

    然后,仇嚎的大军撤退得干干净净。

    直接登上舰船,头也不回地返回天风岛去了。

    “愚蠢,贪婪,卑劣,下贱……”

    吴牧狂怒,拼命地咒骂仇嚎。

    你这个海盗,难道就不能对我多一点点信任吗?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作为主帅怎么会和你内讧?

    我堂堂吴侯,我是大王的堂弟,身份何等尊贵,我要的是整个雷洲群岛,我要的是怒潮城。

    若拿不到怒潮城,我要一个天风岛又有何意义?

    但对于仇嚎这样的海盗头子,你就算把道理说烂了也没用。

    他生性之多疑狡诈,是无法以常理论之的。

    所以张翀和仇嚎打交道的时候,永远是一副我把生死完托付给你的架势。

    每一次,他都只带着几个人在仇嚎的舰船上。

    就算在天风城,张翀手中的军队也一定会比仇嚎少很多很多,绝对不会让仇嚎感觉到有丝毫的不安。

    但是吴牧年轻,还无法觉察到这一点。

    仇嚎这样多疑狡诈的海盗,张翀能够驾驭,吴牧尚欠缺火候。

    ………………

    吴牧重新回到了怒潮城大城堡面前。

    金卓侯爵道:“吴侯,还打吗?”

    吴牧痛苦不堪。

    他没有想到,局面一旦崩坏,竟然是如此的彻底。

    原本就算一万主力被灭,但他和仇嚎的军队加起来依旧有一万七,依旧是金氏家族的四倍。

    他率领大军进驻仇妖儿的城堡,仇嚎率军进驻怒潮城东城堡。

    这样依旧能够对金氏家族进行包围。

    而海面上继续封锁金氏家族。

    尽管不能直接拿下怒潮城,但依旧能够保持战略主动。

    接着,等吴国再派遣一万援军南下,再一次攻打怒潮城大城堡。

    这次不指望任何人开城堡大门,用人命堆也要把城堡拿下来。

    所以,这一战虽然他输了。

    但是却没有败。

    但仇嚎这一走,把他吴牧的一万两千大军扔在这里。

    当然,这依旧三倍于金氏家族。

    但又有何用?

    制海权失去了啊!

    只要仇嚎退回到天风岛。

    金氏家族的舰队一定会再一次夺回这片区域的制海权。

    到那个时候,被困死在这城内的,反而是他吴牧的一万两千军队了。

    接下来怎么办?

    是走还是留,需要尽快做决定了。

    吴牧绞尽脑汁。

    他不愿意就这么退走。

    绝不甘心!

    他明明还有一万两千大军的。

    他可以派出四千水师去海面上,控制这边海域的制海权。

    剩下八千人,占领怒潮城的东西两座城堡,依旧对怒潮城大城堡进行犄角包夹之势。

    这样兵力是非常不足。

    只要不擅自出击,应该能够支撑。

    但是军粮呢?

    带来的军粮是有限的,是会吃完的。

    一旦军队断粮,后果不堪设想。

    但金氏家族就没有任何缺粮危机,他的大城堡里面不知道存了多少粮食,吃几年都没有问题。

    想要让吴国再一次派遣援军南下攻打怒潮城,起码要一个半月之后了。

    吴牧的粮食能够支撑到那个时候吗?

    不能!

    从吴国运粮过来?

    那也要等很久。

    在怒潮城内直接购买粮食,又或者索性直接劫掠?

    更加不行!

    怒潮城这些商人可都是有武装护卫的,现在吴国和金氏大战,他们紧闭房门,保持中立。

    而一旦吴军抢夺他们的粮食,这群人就会立刻站在金氏一边,群起而攻之。

    到那个时候,吴军就真的陷入商人的汪洋大海了。

    绞尽脑汁,竟然完没有一个万之策。

    这里可是敌境,这里可是金氏家族的主场。

    而且,金氏家族的水师打不过仇嚎舰队,难道还打不过他吴牧的舰队吗?

    大家都是海面菜鸟,半斤八两的。

    一旦失去制海权,他吴牧就算想要逃回吴国也是妄想。

    他三倍的兵力,又有何用?

    留又不能留,退又不想退。

    一时间,吴牧觉得无比痛苦。

    加上几天几夜没有睡觉,顿时觉得头昏目眩,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

    一个多时辰后!

    吴牧幽幽地醒了过来。

    抬头一看,顿时见到了十几双焦灼无比的目光。

    “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事?”

    麾下将领道:“金氏家族把我们的七千个俘虏,部送出来了。”

    吴牧一愕。

    把俘虏还回来,难道不好吗?

    麾下将领道:“这七千个人,每一个人都被烧伤了,伤得很重,而且都在发烧,必须赶紧得到救治,否则部都会死。”

    吴牧明白了。

    这七千个俘虏,其实就是累赘。

    会将他一万两千大军拖累而死的累赘。如果继续留在怒潮城,这七千受伤的俘虏就会部死掉。

    “还有,我们的粮草被烧了七成。”吴幽道。

    “什么?”吴牧惊声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粮草防守如此严密,四面放慢了水桶,随时可以救火,为何还会被焚烧。”

    吴幽道:“金氏家族不知道用一种什么武器,沾上我们的粮草之后,直接起的是绿色鬼火,连水都泼不灭,甚至直接在水面上燃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刚刚苏醒过来的吴牧,顿时觉得胸口一阵绞痛。

    没有喷出血,却呕出一口痰出来,带着血丝。

    现在终于可以下决心了。

    “退兵,退兵……”

    麾下将领道:“退兵,退到哪里去?”

    吴牧泪水留了下来道:“退回吴国。”

    麾下将领道:“不退回天风城吗?我们可以灭掉仇嚎,夺取天风岛。”

    吴牧摇头叹息道:“打不下怒潮城,拿下天风岛又有什么意义?它在仇嚎那个恶棍手里,比在我们手里有用。”

    此刻吴牧在反思。

    他还是太嫩了!

    开战一来,他其实没有犯什么错。

    甚至中了金氏家族的毒计,导致一万精锐葬送,这也是技不如人而已,也谈不上犯错。

    但如果是一个老辣的主帅,在一万精锐覆灭之后,应该就会想到仇嚎这个变数。

    要么立刻安抚他,要么当机立断将他杀之,夺了他的舰队。

    而不是等到金氏家族捅破这一层纸,活生生离间了他和仇嚎。

    “退兵,退兵……”

    吴牧泪流满面下令。

    吴幽忽然道:“大帅,我们有七千受伤的俘虏,撤退起来非常麻烦,甚至会影响整个大军的登船速度,这个时候是我们最脆弱的时候,金氏家族会不会趁机袭杀上来?”

    吴牧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

    经过这一战的历练之后。

    有些事情他起码也看明白了。

    如果没有这七千俘虏的话,那金氏家族还可能趁着他们登船的时候袭击。

    但有了这七千重伤的俘虏,金氏反而不会偷袭。

    因为金卓的品德确实很高。

    几个时辰后!

    吴牧的一万两千大军乘坐几十艘舰船,颓丧北退!

    半个多月前,他率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南下,何等威风凛凛,何等气吞如虎。

    觉得不世之功就在眼前!

    而现在,灰溜溜地逃窜,如同丧家之犬。

    短短半个月,境遇竟然如此天堂地狱。

    吴牧躺在甲板上,痛苦地望着天空,望着西下的斜阳。

    这一战,他接受了很多经验教训,也学习了很多。

    但是……

    他还有机会改正吗?

    经历了如此大败之后,他还有机会翻身吗?

    陛下,臣败了,臣辜负了你的信任。

    臣罪该万死啊!

    他这一败不要紧,甚至他自己的前途也不要紧,关键是陛下会受到何等打击?

    朝中保守的老臣,会何等的反扑?

    这对陛下的威信会是何等伤害?

    想到这里,吴牧再一次心痛如绞。

    陛下,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之前遭遇两次巨大打击的吴牧没有吐血。

    而想到吴王会受到何等打击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直接一口鲜血呕出!

    ……………………

    羌国境内!

    距离苏难举族逃离已经整整过去了七天。

    这里距离镇远侯爵府已经差不多一千八百里。

    这七天时间,苏氏族几乎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地赶路。

    这七天时间,人可以不吃饱,但马儿一定要吃饱吃好。

    人可以不休息,但是马儿却要得到休息。

    第八天!

    此时距离镇远侯爵府已经两千里了。

    此处距离西域,已经不足一千三百里。

    在前后左右四个方向,苏难都派出斥候,侦测方圆二百里内的一举一动。

    尤其是后方,更是侦测得很远。

    一旦有敌人追来,他的斥候会立刻飞奔前来汇报。

    哪怕敌人在身后四五百里处,苏难也会立刻得知。

    “主公,前方没有敌人,左边没有敌人,右边没有敌人。”

    “主公,后方四五百里处,没有敌人!”

    听到这些汇报之后,苏难不由得长长松一口气。

    苏氏族安了!

    不管是郑陀还是沈浪,都已经追不上了。

    羌国的主力骑兵,大部分死在了大劫宫,剩下一部分在沈浪手中,此时还在越国境内。

    再过几天,苏氏族就要进入西域了。

    终于安了!

    幸亏他杀伐果断,主力大败消息传来之后,仅仅只耽误了一夜就立刻率领族出逃。

    否则,此时苏氏家族或许已经被几万大军围困,灭族之祸就在眼前!

    “主公,军队的士气非常低落!”

    “离家越远,士气越低落。”

    “已经很多士兵猜出来了,我们这是要逃走,武士们不愿意离开家乡,私底下纷纷抱怨!”

    这是一定的!

    这几千军队一开始以为只是普通出征,但此时离越国越来越远,一直朝着西边而去。

    就算傻子也能猜到,苏氏家族要逃走。

    而且不是逃向楚国。

    如果逃向楚国的话,应该是北上,不应该一直往西。

    所以这是要逃去西域。

    逃去楚国,苏氏的私军还能接受,毕竟那也是文明国度,主公去了直接就可以封侯。

    但一旦去了西域,那可是蛮夷之地,乱的得了,去了之后说不定又要一场厮杀,又要重新打地盘。

    苏难高瞻远瞩,但是下面军队可不是这样。

    他们想要的是安逸,要的是坚固的城堡。

    西域那个鬼地方,他们才不愿意去,哪里都是外族人。

    苏难淡淡道:“看到了没,这就是人心。不过放心,只要到了西域之后,他们别无选择,就只能围在我的身边,反而会更加效忠我。就算抱怨,也就一千多里地了。”

    苏盏道:“赏一些金子吧,刺激一下士气。”

    任何时候金币都是好用的。

    苏庸道:“我们已经没有多少金币了。”

    苏难道:“有多少?”

    无用道:“仅仅只有四十几万。”

    苏难目光一缩,这么少?

    这其实不少了!

    但为了这一战,苏难付出的金币已经太多了。

    雇佣大劫寺僧兵,雇佣西域雇佣军,贿赂羌王。

    尤其是苏难大军攻打白夜郡主城,每一天花费的金币都是天文数字。

    更何况,打战最重要的是军粮,所以苏难之前就将大量的金币换成了粮食囤积在镇远侯爵府内。

    而这些粮食大部分都带不走。

    苏难手中只有五千人,去了西域之后,无法用武力开路的,一定要用金币开路。

    西域人比东方人更加见钱眼开。

    这四十几金币,太捉襟见肘了。

    如果有大量金币,苏难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在西域打开局面,占领一片地盘。

    而且他和梭国还算是姻亲。

    苏庸忽然道:“主公,羌王宫有无数的黄金。阿鲁冈劫掠了几十年,所有的黄金部浇筑在他的王宫上了,屋顶是金子,地面也是金子,换成金币起码有二百万!”

    这话一出,苏难目光猛地一缩。

    羌王宫内有多少金币,他比苏庸更加清楚。

    阿鲁冈这么疯子,抢来的金币根本不花,部用来建王宫。

    他区区一个蛮王的皇宫,金碧辉煌还要超过越王楚王。

    但偏偏他的审美观点极度粗糙恶劣,根本没有任何艺术美感,直接把黄金融化了往墙上,屋顶上,地面涂!

    所以,他的王宫表面一层都是黄金。

    但是这几天,他故意不去想这笔黄金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缺点,太过于贪婪。

    贪心一旦起来就无法抑制!

    顿时,苏难陷入了艰难的抉择和煎熬。

    不,不能去羌王宫,不能贪心,之前的教训还不够残酷吗?

    可是现在苏氏家族太缺黄金了,有了羌王宫的这笔黄金,去了西域至少可以缩短两三年的奋斗时间。

    两三年啊,何等宝贵?

    我苏难已经六十岁了,我还能有几个两三年。

    世子苏剑亭或许已经死了。

    接下来他最出色的儿子苏剑长,今年才十八岁。

    我需要在几年时间内就打下一片基业,然后再花几年时间把苏剑长培养起来。

    我的时间真是太紧迫了。

    我太需要这笔金币了。

    羌王阿鲁冈几十年的积累,羌国上百年的劫掠积累啊。

    差不多有近二百万金币。

    比越国年的赋税还要多。

    难道就这么放弃吗?

    一时间,苏难竟是难以抉择。

    理智告诉他,应该专注逃往西域,不能为任何食物停留,哪怕是二百万金币。

    但冲动又让他想要得到这笔金币。

    羌王宫距离这里不到二百里,这笔金币完唾手可得。

    就如同一块肥肉在嘴边,难道不吃吗?

    这就相当于一个需求旺盛的男人,当他被流氓追杀的时候,路边就算有不穿衣服的大美女他也不会做任何停留。

    可一旦逃出来,把流氓甩出了好几天的路程,这个时候身边出现一个喝醉酒的绝色大美人,正在不断撩拨他,他还能忍住吗?

    绝对不能!

    “斥候呢?我们后面有敌人吗?”

    “主公,我们后方五百里内,都没有任何敌人!”

    苏盏颤抖道:“兄长,去抢吧!得了这笔黄金,兄弟们也就不会埋怨了,也不会作乱了。”

    苏庸道:“主公,得了这笔金币,我们在西域就能大展拳脚了!短短时间内,便可以打开局面,有了足够的金币,梭国之王甚至可以直接册封主公为行省总督。”

    这是真的。

    在西域诸国,任何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哪怕是官职。

    苏难猛地一咬牙道:“不,不去羌王宫,不要耽误任何时间,当务之急,就是立刻去西域!”

    接着,苏难大声下令道:“休息够了,继续赶路,一路朝西,一路朝西!”

    或许是上一次教训太深刻了,苏难斩钉截铁下令西行,不去羌王宫夺黄金。

    但天知道,他下这道命令的时候,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

    羌王宫那边天文数字的金币,对他的诱惑比任何人都要大。

    苏难已经下令了。

    苏盏和苏庸等人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执行命令。

    …………

    但是!

    苏氏的军队却不愿意走了,不愿意继续西进。

    苏难顿时大怒道:“为何不愿意走,这才几天?这些人就要违抗命令吗?”

    苏庸道:“很多弟兄们也知道了羌王宫有黄金的事情,他们想要拿了黄金再走。”

    苏难走了出去!

    顿时,几千苏氏家族私军整整齐齐跪下。

    “主公,后面几百里都没有追兵,羌王宫距离我们就不到二百里了!”

    “主公,我们知道要转进西域。但兄弟们一无所有心中不安啊,有了黄金,兄弟们在西域也能够有吃有喝。”

    “主公,羌王宫就二百里啊,几百万金币就在眼前,难道我们不拿吗?”

    “主公,得到这笔黄金后,兄弟们只要十分之一,剩下的部上缴主公,让您发展大业。”

    “主公开恩!”

    “主公开恩!”

    四千多私军,整整齐齐跪下,请求苏难开恩。

    在天文数字的黄金面前,谁也抵挡不了诱惑。

    苏难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天平,此时彻底转移了。

    麾下所有军队都要求去拿黄金。

    这下不拿都不行了。

    苏难怒道:“你们,你们啊!”

    接着,他一声令下:“军南下,用最快速度抢夺羌王宫的黄金,然后立刻西进。”

    “是!”

    “是!”

    “主公万岁!”

    “主公万岁!”

    苏氏的几千私军原本士气低落,此时猛然高涨。

    然后,苏难率领五千人快速南下,冲向羌王宫夺黄金。

    很多结果真的是必然的!

    尤其是人性。

    局面果然没有出乎沈浪的预料!

    苏难逃出绝境后,终于再一次进入地狱!

    羌王宫黄金无数!

    但对于苏氏而言,那就是地狱!

    沈浪布下天罗地网的地狱!

    ………………

    注:第二更送上,已经一万六千字,我接着写第三更!拜求月票,急急急,兄弟们拉我!

    谢谢听雨10000的两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