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浪爷凯旋!威震国都!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938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大汉龙骑娇宠农门小医妃龙尊剑帝画魂捡个校花做老婆

    卓昭颜很美。

    而且是那种妖艳又带着贵气傲慢的美丽。

    沈浪是个渣男,又整整憋了一个多月。

    所以当她吻上来的时候,沈浪飞快地避开了。

    沈浪是一个渣男,到现在为止睡过了四个女人。

    这四个毫无例外都是冰清玉洁的。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碰卓昭颜这种女人。

    “怎么?沈公子难道嫌弃我不够美丽吗?”卓昭颜娇声道。

    沈浪叹息道:“卓小姐,你曾经是我妻子的师姐,这个身份对我很有吸引力,但是我怕你在里面下毒啊。”

    这话一出。

    卓昭颜脸色瞬间就变了。

    这句话真是恶毒之极了,卓昭颜甚至无法想象沈浪竟然会说出这般恶毒之话。

    打人不打脸,而沈浪直接就撕脸皮了。

    自从背靠了隐元会之后,卓昭颜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

    沈浪之嘴,简直超过一般泼妇骂街。

    而沈浪现在差不多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女人只是太子名义上的外室而已。

    太子宁翼是一个占有欲非常强之人。

    怎么会容忍自己的女人在外面给他戴绿帽子?

    半点都不可能。

    他可以给别人戴绿帽,而且还特别喜欢。

    但别人绝对不可以给他戴绿帽。

    沈浪和太子几乎没有任何接触,但也大概有了解,他是国君几个儿子中性格最像的一个。

    和国君一样的自恋,一样的自私,一样的狠毒。

    但是,他又仿佛没有国君宁元宪的那种浪漫情怀,反而还带着一丝暴虐的情绪。

    对于卓昭颜,沈浪也有一定的了解,甚至还算比较深。

    首先,她是隐元会的人。

    甚至不仅仅是隐元会的人,身上还背负着某种秘密使命。

    长长地呼吸几口气之后,卓昭颜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

    紧接着立刻又换上了妩媚的笑容,娇滴道:“沈公子,人家那里有没有毒,你尝尝看不就知道了吗?”

    沈浪道:“卓师姐,不行啊,太多人尝过了,不知道有多少口水,甚至小便都有可能,太不卫生了。”

    这话就更恶毒了。

    这下子连卓昭颜都承受不住了,妩媚的脸蛋顿时冷了下来。

    然后蹲下身来,捡起裙子穿上,缓缓道:“沈公子,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虚无缥缈的是什么吗?”

    沈浪道:“风!因为一会儿往这边刮,一会儿往那边刮。”

    两个人说的风,也就是国君的欢心。

    卓昭颜道:“人的喜欢也是这样的,今天喜欢一个人,明天可能就不喜欢了。有些人很长情,而有些人则善变。今天看着这只小狗可爱宝贝了几天,但很快就会腻的。”

    这意思是国君喜怒无常,你沈浪今日受宠,明日就未必了。

    沈浪耸了耸肩膀。

    卓昭颜咯咯娇笑道:“看来沈公子果然是飘了呢,希望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能够让您认清自己。”

    “告辞了沈公子,祝您做一个好梦哦。”

    然后,卓昭颜袅袅离去。

    沈浪道:“卓昭颜,你让苦头欢刺杀我岳父之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一定会给陛下进谗言……哦不是,我一定会向陛下告状的。”

    卓昭颜嫣然一笑道:“随便呀,沈公子最快赶紧回国都,经过琅郡的时候也不要停留了,说不定在国都还有惊喜等着您呢。”

    这是一个警告,严重的警告。

    ………………

    两日之后!

    沈浪经过了琅郡,他没有去拜访三王子宁岐。

    但是……

    对方来拜访他了,直接来到沈浪所住的官驿。

    他不是第一次见宁岐,但却是第一次真正接触。

    三王子宁岐,长相气质都和国君不一样。

    宁元宪是精致的美男子,虽然有武功,但是鄙夷武功,算是一个文王。

    而宁岐则严肃不苟言笑,文中有武,武中有文。

    他曾经跟过几个师傅习武。

    第一个师傅是大宗师燕难飞,第二个师傅是种尧,第三个师傅是天涯海阁之主左辞。

    看看这几个师傅名单,就知道此人有多么厉害。

    否则,又怎么会成为太子劲敌?

    甚至宁元宪自己都无法决定,到底是让太子继位,还是让三王子继位。

    正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朝内有夺嫡之争,而且势均力敌。

    此人是真正的文武才。

    沈浪刚刚靠近他,就能感觉到肃杀之气。

    那种拥有强大武力和权力而产生的压迫性,但是又用一种文明高贵的气质包裹了起来,和羌王阿鲁冈这种靠着暴力而震慑敌人有本质区别。

    这不是一个自恋之人,而是一个强大自信之人。

    “沈浪,孤能给你什么?”宁岐道。

    他不是太子,不好称孤道寡的,但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国君也没有说什么。

    沈浪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宁岐道:“那你想要什么?”

    沈浪想了一会儿:“报仇。”

    尽管知道是这个答案,但宁岐的内心还是错愕了一下。

    什么仇什么怨啊?

    苏氏家族偷袭你玄武伯爵府城堡,结果被你灭族了。

    现在你想要找谁报仇?

    宁岐道:“你想要找谁报仇?”

    沈浪道:“谁害过我家,我就找谁报仇。”

    这天真是聊不下去了。

    沈浪这种人真是完没有收买的办法。

    他什么都有,什么都不要。

    金钱和权势在他眼中如同狗屎。

    他爱美人。

    但是人家自己能勾搭,不需要你送。

    “你和薛氏家族的仇恨,真的没有办法消吗?”宁岐问道。

    沈浪耸了耸肩膀。

    宁岐道:“那你报仇总有一个先后吧。”

    这意思很明白,你先向太子报仇,我们两人联手掀翻了太子。

    至于你和薛氏家族的仇,以后再说?

    沈浪道:“三殿下,你很厉害,能够引起我的敬畏之心。我这个人的队友可以是猪,但一定不能同床异梦。”

    说出这话的时候,沈浪脑子里面顿时浮现出大尻公主的面孔,她艳丽绝伦的面孔猛地也瞪:你说谁呢?说谁猪队友呢?小心我弄死你啊,把你弄哭。

    这个傻妞坑沈浪不是一次两次了。

    但……她确实一心一意想要对沈浪好。

    宁岐道:“薛氏是我的人,你要对薛氏下手,那就是和我为敌,要想好了。我问你最后一遍,确定要和我为敌吗?”

    沈浪一声叹息道:“三殿下,人生不得意,十有!”

    宁岐道:“那行,我知道了。过了今晚便是敌人,但今天晚上我们却可以喝酒聊天。”

    沈浪端起酒杯道:“三殿下,您这酒该不会有毒吧?”

    宁岐面孔一变,恨不得把桌子掀了。

    沈浪赶紧道:“开玩笑,开玩笑的,我这个人就喜欢说笑。”

    然后,他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宁岐也端起一杯,也不相敬,就这么直接饮下。

    接下来,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这么一直喝酒。

    这两人就属于那种互相都敬佩对方,但谁也不喜欢谁。

    喝完晚上时分。

    三王子宁岐离去。

    甚至连好自为之都没有说。

    但那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了,从今以后便是敌人。

    日后屠刀落下的时候,不要喊冤。

    ………………

    三王子宁岐走了之后,沈浪陷入了思考。

    原本宁岐也没有奢望能够将沈浪收于麾下,但却希望可以联手对付太子。

    但沈浪拒绝了。

    那么接下来的局面就会变得非常微妙。

    听着三王子离开的脚步声,沈浪甚至仿佛听到了战鼓响起。

    所谓的战斗从来都不会等你准备好了再打响的。

    或许已经打响,或许在几天之前就已经打响了。

    太子和三王子双方前来笼络沈浪,就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互相妥协的空间。

    结果完没有。

    那么就直接开打。

    按照常理来说,太子和三王子斗得如火如荼,沈浪插进来一手不是刚好能够把水搅浑吗?

    然而在太子和三王子眼中,沈浪还不够这个资格。

    苦头欢刺杀金卓侯爵,这件事更加激发了太子和沈浪之间的矛盾。

    那太子会任由沈浪把这事当成武器去攻击他吗?

    不会的。

    太子也系肯定会先下手为强,把沈浪拉入他的战场,从而无暇他顾。

    国都肯定出事了。

    对方已经出手了。

    那么会出什么事呢?

    ………………

    次日一早。

    沈浪率队返回国都。

    因为金氏别院已经被烧了,金木聪和小冰都住在五王子宁政的府里。

    帝国大使云梦泽也不在国都,为了宁焱公主的和离之事返回炎京!

    上一次沈浪出使羌国归来,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凯旋之时,那真是人山人海,旗帜飘扬,万人相迎。

    国君专门举行了一场宏伟的仪式。

    那一次,沈浪成为了整个国都的大英雄。

    而这一次沈浪立的功劳更大了,灭掉了苏氏,灭掉了郑陀,简直就是力挽狂澜,不世之功。

    甚至可以称之为救国英雄。

    然而,他返回国都的时候,完静寂无声。

    没有任何夹道相迎,官方也没有组织任何仪式入城。

    而且此时国君依旧在北方行宫,还没有返回国都。

    甚至进入玄武城的时候,沈浪还需要和其他人一样排队,被检查了身份文牒。

    城门守将甚至上上下下看了沈浪好一会儿道:“从白夜郡过来的?”

    沈浪点头。

    城门守将立刻后退几步,大声道:“所有人等立刻退后,来人,把这支队伍包围起来。”

    顿时涌出来上千名武士,将沈浪这二百人团团包围。

    那个城门守将道:“对不起了沈大人,如今白夜郡大闹天花,任何人等进入国都都需要接受身体检查,然后隔离五日,确保没有感染天花方能离开。”

    沈浪一笑道:“请问这是谁下的命令?”

    城门守将道:“尚书台,枢密院,国都中都督府联合下的命令,本官也是照章办事,请沈大人勿怪。”

    接着,他大声下令道:“将沈大人队伍送去隔离大院夹道,绝对不允许他们离开隔绝区域半步。”

    沈浪身后一行人无比愤怒。

    我们在白夜郡拼死拼活,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几乎挽救了整个越国的危局。

    返回国都的时候,非但没有收到英雄的待遇,反而还要被关起来?

    真是要让人气炸了。

    沈浪道:“请问阁下是?”

    那个将领道:“天越提督府,游击将军王栋!”

    天越城,就是国都!

    甚至几个行省的名字也是以国都为中心命名的,天南行省,天北行省,天西行省。

    国都尽管只是一座城池,但是地位和行省等同。

    不但有一个天越中都督府,还有一个天越提督府。

    天越中都督府负责国都所有军政大事,而提督府则负责城防。

    游击将军,在提督府的位置已经不低。

    按说守卫玄武门的将领,一个千户已经足以。

    对方竟然派来了一个游击将军,对方好大的手笔啊。

    沈浪道:“我们一行人已经提前种过牛痘,完禁绝了被感染的风险。而且我可以带领她们进入三公主的府上自我隔离,中都督府派医生过来检查,确定无事之后再离开。”

    “不可以!”游击将军王栋道:“沈浪城主,这是尚书台,枢密院,中都督府联合下达的公文,请您过目!”

    沈浪看了一眼。

    上面确实清清楚楚写着,从天西行省进入国都的任何人,不敢官职有多大,都必须接受隔离。

    而从白夜郡赶回的人,更是不得私自和任何人接触,一定要将天花疫情扼杀于萌芽之中。

    任何人等,只要违抗此令,立刻逮捕。

    若敢进行武装抵抗,格杀勿论。

    这道政令写得杀气腾腾,上面鲜红地盖着四个大印。

    尚书台,枢密院,天越中都督府,天越提督府。

    当然了,因为天越提督府不可以和上面三个部分相提并论,所以游击将军一直说着是三方联合下令。

    这道政令,仅次于国君旨意了。

    看上去完合情合理。

    但沈浪却知道,这道政令完就是针对他的。

    你沈浪不是牛逼吗?

    刚刚灭了苏难,又灭了郑陀,立下了不世之功。

    现在就狠狠杀一下你的威风。

    甚至在你脸上打一个耳光。

    然而,我们打得名正言顺,合情合理。

    有四个顶级衙门背书,就连国君亲自来了,也不会否决,更何况国君此时还在北边的行宫,还没有还都。

    难道防疫天花疫情不重要吗?

    难道国都的百万子民性命安危不重要吗?

    你沈浪别说只是区区一个镇远城主,就算是天西行省中都督,也要接受隔离检查。

    你立下了大功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不顾国都百万子民的安危吗?

    而沈浪一旦答应被隔离。

    那么就等于是束手就擒,活生生被关在一个废弃的大院子内,软禁几天几夜。

    这就等于把脸凑上去,让对方狠狠打一个耳光。

    这样一来,沈浪灭苏难而带来的威风就瞬间被灭得干干净净。

    所有人都会看到,沈浪在国都之内,也只是一条小虫子而已。

    对方果然好手段啊。

    政治阴刀子,杀人不见血。

    沈浪缓缓道:“王栋将军,若是我们不愿意被隔离,不愿意被软禁,那又会怎样呢?”

    游击将军王栋道:“沈大人,我这也是执行军令,您不要让我为难。”

    沈浪道:“我就想问你,如果我抗命,那又会怎么样?”

    王栋手握在刀柄上,寒声道:“本将说得清清楚楚,公文上也写得清清楚楚。从白夜郡来的任何人等,若是不接受隔离,甚至有武装反抗的行为,为了国都百万子民的安危,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上百人大喊,顿时周围的百姓纷纷退开。

    但是退后几百米后,他们又开始拥挤围观起来。

    “诸位国都的父老乡亲,这位就是沈浪大人!”游击将军王栋大声道。

    顿时,无数民众的目光朝着沈浪望来,充满了畏惧,又充满了隐约的敌意。

    因为之前那个谣言已经引爆了整个国都。

    沈浪率领羌国骑兵入境,在白夜郡烧杀抢夺,屠杀过万,十室九空,家家办丧。

    当时沈浪完被千夫所指,成为越国万众之敌。

    而且郑陀和梁永年成为了消灭苏难叛军,在越国危难之局力挽狂澜的大英雄。

    紧接着沈浪公然斩杀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公然率领羌国骑兵屠杀越国官军,更是引爆了整个越国。

    当然!

    事后很快官方出面辟谣。

    宣布梁永年为苏氏叛逆,平西将军郑陀违抗圣旨形同谋反。

    不仅如此,国君下旨诛杀梁永年族。

    抓捕郑陀族。

    并且,国君诏书中说得清清楚楚,沈浪和张翀才是消灭苏氏叛军的最大功臣。

    但是辟谣没用的。

    民众发泄完内心的愤怒后,就不在乎真相了。

    后世的舆论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管它什么真相啊?愤怒就完了,狂喷就行了。

    而且先入为主,坏人就是坏人,所以因为辟谣就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岂不是显得我很蠢?

    游击将军王栋又大声吼道:“众所周知,白夜郡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天花疫情,尸横遍野,如同人间地狱。为了保护国都的百万子民,尚书台,枢密院和中都督府这才下达了这道政令,凡是从白夜郡来的人都需要进行隔离检查。”

    “诸位国都的子民,请问这样做有没有错?”

    “没有!”所有的民众都异口同声。

    而且他们本能离开沈浪一行人更远了。

    天花啊,何等可怕?

    万一传染了怎么办?那可是会死人的啊。

    “将军,赶紧将他们抓起来,关起来啊。”

    “将军,赶快动手,千万不要把天花传到国都来啊。”

    无数民众纷纷高呼。

    还真是可笑。

    沈浪在白夜郡拯救了无数天花病人的性命,甚至他的方案拯救了整个白夜郡,彻底将天花隔绝封堵在白夜郡之内,没有向外界有任何蔓延。

    他动用了几千军队,封锁整个白夜郡,不知道被都多少人咒骂。

    说白了,国都现在还没有任何人感染天花,几乎完是沈浪的功劳。

    眼前这些民众没有笼罩在天花的死神阴影中,也完是沈浪的功劳。

    而现在,他们却要将沈浪等人隔离软禁。

    游击将军王栋道:“沈浪城主,您也看到了,这不仅仅是尚书台的政令,也是国都万民的心声。”

    然后,他猛地拜下,大声道:“沈大人,为了国都万民的安危,请您接受隔离,请您接受检查,请您的军队放下武器,前往隔离夹道。”

    沈浪心中冷笑。

    若是担心天花,你王栋又怎么敢距离我这么近?

    你心中比谁都清楚,我们一行人造已经彻底免疫天花,没有任何风险。

    而且就算隔离,也不需要缴械,我们自己去三公主府邸,关闭大门自我隔离,你们进行监督也就是了。

    为何还要缴械?为何还要去废弃的隔离夹道软禁?

    当我们是乞丐吗?

    这不是打脸又是什么?

    这不是陷害又是什么?

    见到沈浪无动于衷,国都的这位游击将军王栋直接跪下,悲凄道:“沈浪城主,我知道您立下了大功,论官职我比您高了两三级,但是为了国都万民,我给您跪下了,我给您跪下了。”

    顿时间,周围旁观的民众纷纷感动。

    “这位将军真是好官啊。”

    “这位将军叫王栋,我记住了,真是好官,为了我们老百姓,竟然给沈浪跪下了。”

    “沈浪真是太跋扈了,难道有功劳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不顾我们百姓的死活吗?”

    “是啊,太跋扈无理了。之前他们说得没错,此人迟早成为祸害。”

    游击将军王栋道:“沈浪大人,请您接受缴械,请您接受隔离检查吧,为了国都万民,为了黎民百姓,请您缴械,请您隔离。”

    又是为了黎民百姓。

    道德高地怎么时时刻刻都有人占领呢?

    沈浪喊声道:“王栋将军,如果我不接受呢。”

    游击将军王栋高呼道:“沈浪城主,您竟然置国都万民的安危于不顾吗?您就完不管天下黎民的死活吗?”

    这话一出,远处的围观的无数百姓纷纷高呼。

    “缴械,缴械!”

    “隔离,隔离!”

    “沈浪缴械,沈浪隔离。”

    顿时间,沈浪背后的武烈和咸奴都要气炸了。

    剑王李千秋也发出一声叹息。

    都说天下万民无辜。

    但天下压根就没有无辜之人,就如同大劫宫的那一场雪崩,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沈浪缓缓道:“王栋将军,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我不缴械,不隔离,你打算怎么办啊?”

    王栋目光飞快闪过一丝得意,然后无比悲愤道:“沈浪城主,那对不住了,为了国都万民的安危,我只能执行军令,希望您不要见怪!”

    然后,王栋将军起身,高呼道:“诸位国都的子民,你们要给我见证,我对沈浪城主已经仁至义尽,若接下来有什么无理之处,完是迫不得已。”

    无数百姓纷纷挥拳道:“我们见证,我们见证!”

    游击将军王栋大吼道:“所有军队,预备!”

    “砰砰砰砰……”。

    顿时,他麾下的一千军队将沈浪的二百人团团包围!

    游击将军王栋道:“沈浪城主,请您缴械,请您跟着我们前往隔离大院。”

    “缴械,隔离!“

    “缴械,隔离!”

    万众呼喊。

    沈浪一挥手。

    顿时,身后两百武士进入了战斗状态!

    游击将军王栋的声音充满了严厉,大吼道:“沈浪城主,您这是要进行武装对抗吗?您这是要违抗尚书台政令吗?”

    “我倒数五个数,如果您还不缴械的话,我们就视为武装反抗,根据政令,格杀勿论!”

    “五!”

    “四!”

    “三!”

    “预备!”

    随着游击将军王栋一声令下。

    国都的一千精锐整齐拔刀,战意冲天。

    游击将军王栋继续倒数:“三,二,一!”

    “时间到!”

    “沈浪将军,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冥顽不灵,休怪我军法无情!”

    “这满城的百姓都可为我作证,我是为了黎民百姓,是为了国都安危!”

    “动手!”

    顿时,国都提督府的两千精锐,举着战刀,步步逼近。

    在人群的遮挡中,游击将军王栋微微狞笑道:“沈浪城主,这可是您自找的。”

    “我们有一千人,你只有二百人。”

    “你若敢动手,那就是谋反。”

    “沈浪城主,你敢动手,就是谋反……”

    这里是国都,不是你玄武城,也不是白夜郡,就算是一条龙你也给我盘着。

    沈浪望了王栋一眼,淡淡道:“傻逼!”

    “大傻,闭眼,杀!”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大傻闭着眼睛,举起手中的玄铁重棒狠狠砸下。

    游击将军王栋一惊,大呼道:“沈浪你敢?你这是要谋反吗?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砰!”

    大傻的玄铁棒猛地砸下瞬间。

    王栋赶紧举刀格挡,顿时他的战刀碎裂。

    然后,玄铁棒猛地击中他的脑袋和身体!

    “砰!”

    游击将军王栋,脑袋爆开,身体爆开。

    彻底惨死!

    惨不忍睹!

    沈浪嘴角不屑,淡淡说了一句:“傻逼!”

    场震绝!

    ……………………

    注:第一更送上,马上去东方卫视现场,第二更真的要用手机码字了,呜呜呜!诸位哥哥姐姐,给我支持,给我月票,太迫切需要了!

    谢谢牧星尘,微笑的迪妮莎sey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