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国君吓飞!五王子夺嫡开始!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073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沈浪这话一出,国君脸色瞬间剧变。

    是真正的剧变,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仅仅只是装样子而已,甚至目光都猛地一缩。

    因为沈浪已经干涉到他的家事了。

    他确实是非常喜欢沈浪。

    但也要有一个界限。

    超过这个禁忌,谁碰都不行。

    卞逍没有干涉他的私事,宰相祝弘主也不能,黑水台大都督阎厄也不行。

    他们可以支持某一个王子,但是绝对不能干涉宁元宪私事。

    沈浪这话的意思几乎是在指责国君不公。

    国君气量很小,容不得任何人指责自己。

    此刻听到这话,怎么能不生气?你沈浪竟然要把功劳转让给宁政,当成儿戏吗?耻笑寡人吗?

    片刻后,国君淡淡道:“沈浪,你这是要插手寡人的家事吗?”

    这个宁元宪性格特点已经非常鲜明了,当他暴怒的时候,未必是真的生气。

    但是当他语气冷淡的时候,那就是真的生气了。

    口气越平淡,心中的怒气就越惊人。

    沈浪也收起了笑脸,摇头道:“陛下,臣可以说真话吗?”

    国君道:“请!”

    沈浪道:“我亏欠五殿下良多,当年玄武伯爵府遭遇危难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是五殿下竭尽力。”

    “这一次明明是臣的侍妾杀了大理寺的官员,但是五王子为了保护我的家人,主动承担了杀人的罪名。”

    这话一出,国君稍稍动容。

    对于宁政,他真是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也没有真正了解过。

    他不喜欢一个人,就直接彻底无视的,最好永远都不要在我视野内出现。

    沈浪道:“陛下,这个情我要不要还?”

    国君道:“你要还人情,用你自己的东西去还,不要拿寡人的东西。”

    这话非常明显。

    你沈浪立了不世之功,寡人要奖赏你。

    但是你想要把这个功劳奖赏转让给宁政?不可能!

    而且这是对我极大的藐视,你仗着寡人宠爱你可以为所欲为,但是绝对不能藐视寡人,否则你会知道什么是后果。

    沈浪点头道:“那臣明白了,那这样一来,臣真的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了。”

    这个世界也真是可笑了。

    其他人做梦都想要得到宁元宪的奖赏,但沈浪完没有兴趣。

    宁元宪还有话没有说出来,他准备先把宁焱公主嫁给沈浪,接着册封沈浪为伯爵。

    当然是新式伯爵,没有任何封地和私军的。

    你沈浪不愿意当官,那就不当。

    但以后若有事的话,你还是要出来做事。

    这样一来,就用一种亲情牵绊住了他,又不阻碍他的潇洒生活。

    双方都两其美。

    以后沈浪和宁焱生出来的孩子,自然就大有出息,用不了几十年一个新的家族就崛起了。

    国君确实算为沈浪考虑得非常周了。

    然而……

    沈浪毫无兴趣。

    所以国君这个媚眼真是抛给瞎子看了,这才是最让人生气的。

    国君道:“你想不到想要的东西,那就先欠着,你立了功劳,我不能不赏,寡人不是这么刻薄寡恩之人。”

    你是!

    只不过是你对有些人比较特殊而已。

    沈浪又道:“陛下,接下来我的话会非常非常大胆,您可能会气得想要砍掉我的脑袋。”

    这话一出,国君心脏猛地一跳。

    沈浪既然这么说,那就真的会将他气得暴跳如雷想要杀人。

    “茶!”

    国君一声令下。

    大宦官黎隼上前给国君泡了一壶茶。

    国君先喝一口压压惊,做好心理建设,免得有些措手不及。

    大宦官黎隼一挥手,店内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然后黎隼自己也退了出去,整个宫殿内就剩下沈浪和国君二人。

    国君道:“你自己自己想要找死,那我也不拦着,你说吧!你自己都说了,我可能会气得想要杀人,若真的将你杀了,你也不要喊冤。”

    然后,他端着手里的茶杯又喝了一口。

    本来想要端着把玩,但是又放下了。

    因为万一一会儿太过于震惊,失手砸碎了就不好了。

    沈浪道:“陛下口口声声说臣立下了不世之功,但臣自己却觉得没有什么功劳,因为我是报仇去的,我说过要将苏氏家族斩尽杀绝的。”

    “唔!”

    沈浪道:“臣很多时候完鬼话连篇,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的。但是臣和岳父金卓,则完没有半个字谎言。”

    “唔!”

    沈浪:“所以接下来臣和陛下也没有半个字谎言。”

    “唔!”国君眼睛稍稍眯了起来,这话听着让人舒心。不过我为什么要感到舒心?你以为我会在乎吗?难道我和金卓是一个等级吗?

    沈浪道:“我本来在玄武城过得逍遥快活,压根就不想要来国都。但是没有办法,为了给岳父大人讨一个玄武侯,为了让金氏家族得到怒潮城,我必须来了。为了复仇,我也必须来。苏难是我的仇人,现在他死了。而我下一个想要灭掉的目标,就是薛氏家族!”

    你还真他妈直接。

    你可知道薛氏家族是寡人的绝对心腹吗?

    武安伯薛彻为寡人办了多少秘事吗?

    你可知道,整个越国内外绝大部分的情报力量,秘密产业等等,部都是交给薛彻完成的吗?

    你知道薛氏家族是何等的强大吗?

    苏氏家族强大在表面。

    而薛氏家族的强大完隐藏在水下,表面上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薛氏的强大,远超你沈浪的想象之外。

    沈浪道:“陛下对我很好,您很会养生,或许还能再当二十年国君。”

    这话一出。

    宁元宪眼球几乎猛地鼓出。

    小孽障,寡人弄死你信不信?

    我现在才五十来岁,你竟然说我还能当二十年国君?

    你什么意思?

    你这是在诅咒我吗?

    我宁元宪那么会养生,不说长命百岁,难道八九十岁不正常吗?

    我忍,我忍!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沈浪道:“可陛下终究比我大了几十岁,一旦陛下百年之后,太子继位会放过我吗?三王子继位会放过我吗?当然了,我可以远走高飞,但是他们会放过金氏家族吗?难道陛下需要我金氏家族暗中发展,厉兵秣马,然后玩什么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的把戏吗?这是逼着金氏家族造反吗?但臣早就说过了,造反太累,臣不想玩,臣的岳父更加不想玩。”

    国君目光再一次眯起。

    沈浪这句话已经非常诛心了。

    当然国君完可以说,我可以下旨让太子和三王子都善待你,善待金氏家族。

    但这怎么可能?

    鬼都不会相信的。

    人死如灯灭。

    一旦新君继位,哪里会管先王的旨意。

    就以宁元宪为例,他对先王是有感情的,但是他继位之后,几乎把先王的许多政令推翻得干干净净。

    先王说哪些人不能杀,结果被他杀了大半。

    所以不管是太子继位,还是三王子继位,都不可能放过沈浪,也不可能放过金氏家族。

    太子就不用说了,对金木兰志在必得。

    三王子自己是和沈浪无冤无仇,但是薛氏家族和金氏家族已经是不死不休。

    当然,国君心中清楚地知道,薛氏家族对不起金氏家族。

    在这场仇恨中,薛氏家族要负所有的责任。

    而且一百多年前,金氏家族对薛氏家族有天高地厚之恩。

    若不是金宙伯爵,薛氏家族造已经彻底灭亡了。

    但是国君才不在乎这一点,他哪里会去管什么对错?

    沈浪道:“陛下,我想要自保,金氏家族想要自保?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当然是把太子和三王子赶下台。

    沈浪道:“所以,我需要将三王子和太子都赶下台。”

    国君身体顿时一抖。

    你,你还真是敢说啊。

    沈浪道:“并且,我需要把五王子宁政扶上太子之位。”

    这话一出。

    宁元宪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爆了。

    整个人都毛骨悚然起来。

    他就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最荒谬的一句话。

    宁政做太子,继承王位?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天下还有比这更加可笑之事吗?

    天下还有比这更荒谬之事吗?

    宁元宪甚至想要说出一句话。

    我越国就算是明天就要灭亡了,今天晚上也绝对不可能交到宁政的手上。

    但他心中真是这么想的。

    宁政这个儿子,他实在是太讨厌,太无视了。

    就算太子和三王子都完蛋了,他也不愿意把王位交给宁政。

    但这毫无疑问不是一个笑话。

    沈浪能够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就无比的认真。

    今天晚上,沈浪每一句话都是诛心的。

    但宁元宪发现自己确实没有那么生气。

    因为沈浪对他没有半个字隐瞒,这是最最重要的。

    关键他真是没有一点点野心。

    他为了自保,又有什么错?

    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种状态宁元宪当然也非常想要,甚至梦寐以求。

    但是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百个臣子里面能有一个这么想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宁元宪一直不啻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的,总是觉得每一个人都心怀叵测。

    所以他才会尤其的刻薄寡恩。

    又喝了一杯茶。

    国君宁元宪道:“沈浪,你和寡人说了真话,那寡人也和你说真话。”

    “是,陛下。”

    宁元宪道:“我现在已经知道,苦头欢去刺杀你的岳父金卓,而苦头欢就是卓一尘,是卓昭颜的义兄,算是太子的鹰犬。”

    沈浪没有言语。

    宁元宪道:“但是让苦头欢去刺杀金卓,主导者不是太子,而是隐元会。”

    沈浪道:“臣知道,所以这件事情压根就没有想要向陛下告状。”

    宁元宪道:“太子就算再疯狂,也不会为了报私仇而损害越国的利益,毕竟越国未来可是要交给他的。卓昭颜表面上是太子的外室,但两个人没有男女关系。”

    沈浪沉默。

    宁元宪道:“但是这一次在玄武城门陷害你,加上大理寺几个官员死在宁政家中,虽然是卓昭颜的阴谋,但确实太子默认的,我知道太子在害你。”

    沈浪继续沉默。

    宁元宪道:“我明明知道太子在害你,我可以保护你,但却不能惩罚太子,你明白吗?”

    沈浪道:“臣再明白不过了。”

    太子是少君,是国本。

    哪怕是国君,也不能轻易动摇太子的威严。

    一个失去了威严的太子,位置是不稳的,就算以后继承了王位也坐不稳。

    王位不稳,这个国家自然也就不稳了。

    用更现实一些的话说。

    国君喜欢沈浪,难道他就不喜欢太子吗?

    当然喜欢!

    他再喜欢沈浪,也只是当做某种知己,又或者是女婿。

    但是比得过他最疼爱的儿子吗?

    不能!

    宁元宪最喜欢的两个儿子,一个就是太子,一个就是三王子宁岐。

    太子很像他。

    宁岐性格一点都不像他,但他身上却拥有国君所没有的性格,所以国君也非常欣赏他。

    手心手背都是肉。

    甚至沈浪和太子,还不是手心手背的关系。

    话说得再露骨一些。

    难道太子陷害沈浪不应该吗?

    当然应该!

    之前太子已经派卓昭颜去和沈浪讲和,但沈浪拒绝了。

    既然不能和平,那就只能斗争了。

    既然开始斗争,你难道会怪对方手段太卑劣吗?

    不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高高在上的国君,可以保护沈浪这个人,但是他却不能阻止太子,更不能去惩罚太子。

    换一句话说。

    如果沈浪拒绝了求和,太子依旧放过沈浪而不报复,那国君反而要对他失望了。

    这么软弱无能,还怎么配作太子。

    所以当知道卓昭颜出手陷害沈浪的时候,国君首先是震怒。

    寡人还没有死呢,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你们明明知道沈浪是寡人要保的人,却依旧出手相害?

    什么意思,不把寡人放在眼里吗?

    但事后冷静想起的时候,国君反而有些欣慰。

    太子明明知道可能会触怒他这个父王,但依旧做了,可见还是有魄力的。

    这种情绪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但也很真实。

    国君再一次强调:“沈浪,我再重申一遍,是你自己拒绝了太子和宁岐的求和。当然,他们也不是真正的求和,而仅仅只是我在位期间对你暂且不动手而已。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因为你而去惩罚太子和宁岐。”

    沈浪道:“臣明白!”

    国君又道:“太子和宁岐都是寡人最喜欢的儿子,寡人绝对不可能偏心于你的。”

    沈浪躬身道:“臣不敢,臣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依靠陛下而赶太子和三王子下台。陛下是高高在上的仲裁者,是不可能亲自下场的,否则对整个越国都是灭顶之灾。”

    “你知道就好。”国君冷笑:“你不能依靠寡人对付太子和宁岐,你依靠谁?难道宁政吗?”

    沈浪道:“对,臣之前就说得清清楚楚,臣和苏难打擂台,陛下站在这一方。但是臣和太子、三王子打擂台的时候,陛下就不可能站在臣的一方。甚至我的身份,也根本无法和太子、三王子打擂,但是宁政王子可以。所以,臣要辅佐五王子殿下,让他成为越国的太子。”

    国君宁元宪不屑笑道:“那我也告诉你,就算越国要灭亡了,寡人也不可能把王位交给宁政。”

    沈浪道:“陛下之前对臣不也是痛恨入骨吗?对金氏家族不也恨不得灭之吗?可见人说过的话,往往也是不会算数的。”

    这话一出。

    宁元宪立刻有一个冲动,叫人进来把沈浪弄死。

    沈浪你这个小孽畜还打脸上瘾了是吗?

    你这是说寡人善变吗?

    行啊,那寡人就不变了,寡人杀了你就算是从一而终了对吗?

    不过宁元宪深深吸一口气。

    我忍,我忍,我再忍。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宁元宪真是觉得这辈子的忍耐都用完了。

    小王八蛋你给我悠着点,小心我耐心真的耗尽了,把你这颗精致脑袋砍了。

    沈浪道:“臣的意思是陛下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五王子,如何知道他不适合做太子,如何不适合登上王位?而臣要做的就是辅佐宁政王子,让他比太子和三王子更加优秀,更加适合做越国之王。”

    国君嗤之以鼻。

    沈浪道:“陛下,臣想要尝试着证明给陛下看,这总没有错吧。”

    国君冷笑道:“那你证明吧,但是你给我记住几点。”

    “第一,你若是寡人的人,那太子和宁岐若是对付你,我虽然不会惩罚他们,但是却会保护你。而你一旦辅佐宁政,那就是参与夺嫡,那不管发生什么斗争都是正常的,届时太子和宁政对付你,就算你死到临头,寡人也不能保你了。”

    这点沈浪非常明白。

    沈浪一旦辅佐宁政参与夺嫡。

    国君作为高高在上的仲裁者,就绝对不能下场了,否则将会带来大祸。

    国君你出手保护沈浪,那在外界看来,是不是表示你支持宁政啊?这会给天下错误的信号。

    所以到那个时候,你死我活完凭借本事了。

    “第二,你沈公子太厉害了,竟然在寡人面前大言不惭要辅佐宁政,要让他夺嫡。我虽然觉得无比荒谬,但那是你自己的游戏,我不参与,你想要玩你就玩吧,休想从寡人这里得到一丁点帮助。”

    沈浪道:“臣明白!”

    国君道:“大理寺的五个官员是你侍妾杀的,但是宁政认了这个罪名,那这个罪名就归他了。现在他被关在宗正寺监狱里面,寡人是不会放他出来的。沈公子你神通广大,是想要辅佐宁政夺嫡的人,那你就在监狱里面帮助宁政夺嫡吧。”

    国君这话已经充满了讽刺了,这个世界上哪有在监牢里面的少君啊?

    他本就不喜欢宁政。

    若沈浪没有这一出,那沈浪求情的话,宁政象征性地关个一年半载或许就放出来了。

    但现在沈浪竟然大言不惭地要帮助宁政夺嫡。

    那宁政你就给我再大理寺监狱呆到死吧。

    沈浪道:“臣明白!就在刚才臣表态的那一刹那,夺嫡之战就已经开始了,陛下就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仲裁者了,不能再亲自下场了。今后我会竭尽力辅佐五王子殿下,让您刮目相看,让您认识到他才是最合适继承您江山的人。”

    国君已经连冷笑都不屑了。

    沈浪的这个夺嫡宣言,就仿佛是非洲某个国家号称要和中国开战,要派出几百名大军打败中国。

    连笑话都谈不上了,只能算是某个神经病的狂言。

    “沈公子,那寡人就不耽误你大事了,你回去吧。”

    国君下了逐客令。

    沈浪躬身道:“臣告退!”

    沈浪走出大门口的时候,国君道:“沈浪,寡人刚才说过欠你也人情,依旧算数的,你随时可以来兑现,但你给我记住,仅仅只有一次机会。”

    沈浪道:“臣明白。”

    “滚蛋吧!”

    沈浪出宫。

    ………………

    沈浪走了之后,夜已经深了。

    国君丝毫没有睡意,甚至脸上的讥讽也不见了。

    黎隼把茶撤走了,而换上了安神的蜂蜜水。

    其实比较晚的时候,他从来不会给国君上茶的,因为容易睡不着。

    喝了一口蜂蜜水,并不是很甜,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苦味。

    有些蜂蜜就是这样的,宁元宪非常喜欢。

    “黎隼,你说天才是不是往往都是疯子?”

    大宦官黎隼道:“是吧!”

    宁元宪问道:“那你说,寡人是不是天才?”

    顿时,黎隼汗水滚落,泪水也几乎要流下来了。

    陛下,别这样好不好?

    不要老是出一些送命题行吗?

    我若回答不是,那就是藐视君王。

    但我如果是,那就是欺君。

    当然,他也可以说陛下是专门使唤天才的人,所以您是天才的主人。

    当时这话卞妃可以说,黎隼却不可以说。

    “老狗……”黎隼不忿地骂了一句,大概也知道黎隼心中的答案了。

    他这个人非常刻薄寡恩,但有一点,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确实算是非常宽容了。

    对于不喜欢的人,那真是……

    就比如宁政,明明是亲生儿子,就打算直接关押在宗正寺监狱一辈子。

    黎隼问道:“老狗,你知道夸父追日吗?”

    大宦官黎隼点头道:“臣知道,上古神话中有一个人叫夸父,他不断追逐太阳,最后死了。”

    呃!

    国君无语。

    明明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故事,结果被你讲成了一坨屎。

    黎隼道:“这也证明,太阳是不能追逐的,也是不能靠近的,凡人膜拜即可。若是真的追到了太阳,真的靠近了太阳,那也几乎成为神祇了。”

    这一讲解,就牛逼了。

    国君道:“夸父追日,是形容人追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就算累死,就算灰飞烟灭也不可能成功,而现在有人就要去做这个夸父了。”

    黎隼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

    沈浪想要辅佐宁政夺嫡,这在宁元宪看来无异于夸父追日了。

    宁元宪又道:“这夸父追日的意思又讲,君王如同太阳,臣子膜拜即可,千万不要想着追逐,更不需要想着靠近,在一个合适的距离会非常温暖,可一旦过于靠近的话,可能会灰飞烟灭。”

    黎隼的冷汗再一次冒出。

    又要来一道送命题了。

    宁元宪道:“黎隼,你说寡人像是太阳吗?若寡人像太阳的话,那为何还是有人和寡人靠得很近,却没有灰飞烟灭,比如……某个小孽畜。但寡人若不是太阳,那岂不是意味着寡人不是真正的君王?”

    顿时间,黎隼眼泪下来了。

    陛下,要不您干脆一点把奴婢杀了吧。

    这些题,奴婢实在是回答不出来啊。

    ………………

    沈浪来到了宗正寺监狱。

    见到了蹲在那里的金木聪。

    肥宅不那么肥了,竟然瘦了整整一圈。

    见到沈浪,金木聪狂喜,声音几乎颤抖。

    “姐夫。”

    对于金木聪而言,姐夫沈浪是无所不能的。

    只要他回来了。

    那么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了。

    沈浪道:“回去吧,好好睡觉,你辛苦了。”

    金木聪顿时觉得无比惭愧,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废物,啥事都干不了,啥事都帮不了。

    但是对于沈浪来说,有心更重要。

    他不太在乎猪队友,只要是真心的就好。

    脑子里面再一次浮现出大尻公主艳丽夺目的面孔:你说猪队友呢?你给我说清楚。

    沈浪见到了大宗正宁裕王叔。

    “拜见王叔。”

    宁裕脸色不好看,他一点都不喜欢沈浪。

    上一次他抓住沈浪和宁焱公主在一个被窝,却还要装着瞎子一般,口口声声说没有奸情。

    说句真话,他一见到沈浪,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何事?”大宗正寒声问道。

    沈浪道:“奉国君的意思,前来探望五王子宁政。”

    如果国君知道的话,一定会想要捏死沈浪的。

    你刚出宫,就敢大言不惭,寡人什么时候说过了?

    宁裕道:“果真?”

    沈浪道:“不信大宗正去问。”

    问个屁,又不是放人。

    只是去探望而已,难道我还为了这点小事去问陛下,这么晚了,陛下或许都睡下了。

    “去吧,去吧!”大宗正挥手。

    ………………

    宗正寺的监狱,比想象中的还要差。

    甚至比大理寺监狱还要差。

    因为这里十几年没有真正关押过人了,整个监狱都是都是潮湿发霉的味道。

    地上一块一块都是老鼠粪便。

    这是真正的监狱,可不是什么舒适单间。

    更不是那个可以组成某个班子的监狱。

    这就是阴森昏暗的监狱。

    宁政坐在监牢里面,脸上的表情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

    哀,莫大于心死!

    所谓他宁政杀人一事真相,父王绝对不可能不知道真相,他一定知道这是太子的阴谋。

    但父王却没有丝毫要主持正义的意思。

    就是想要让宁政关在这监狱内一辈子,省得出去给他丢人现眼。

    有些时候宁政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就这么死了好?

    反正父母都不喜欢他,甚至无比厌恶他。

    但是很快他就抛弃了这个念头。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乎你,那就不应该死。

    在乎他宁政的人虽然少,但也绝对不止一个人。

    这段时间来,连宗正寺监狱的小卒子对他都没有任何好脸色。

    国君之子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真是绝无仅有了。

    就在此时。

    宁政忽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是沈浪。

    “沈浪,你回来了?”宁政笑着问道。

    沈浪道:“是啊,我回来了!”

    宁政道:“你来我就放心了,你帮忙照顾家里,我大概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沈浪道:“殿下放心,我想办法救您出去。不过有件事情正式告诉您,请您做好思想准备。”

    宁政道:“又有什么坏消息吗?不过你放心,我能扛得住。”

    沈浪道:“殿下,夺嫡之战正式开始了,从此刻开始,我要辅佐您把太子和三王子灭掉,让您坐上太子之位!”

    ……………………

    注:今天两更一万四千多,兄弟们拜求支持,拜求月票,顶我啊!

    谢谢剑心无妄的几万币打赏。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