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伟大一刻!国君之劫!血崩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23355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拜师九叔都市绝品仙医

    国君听到沈浪的夺嫡宣言后直接就吓飞了。

    而五王子宁政听到沈浪的夺嫡宣言后,整个人直接吓懵了。

    整整好长时间都不能反应过来。

    宁元宪放了狠话,就算是明日越国灭亡也不会把王位交到宁政手中。

    在他看来沈浪要帮助宁政夺嫡绝对比登天还要难。

    而宁政甚至觉得沈浪的话来自九天云外。

    他甚至连做梦都不敢幻想成为太子。

    他唯一想要的仅仅只是有尊严地活着,能够保护身边能够保护的人。

    然而现在,他身陷囹圄,不要说保护家人,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更别谈有尊严地活着。

    整整过了一刻钟,五王子宁政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目光也恢复了清净。

    沈浪内心非常欣慰,因为宁政听说要夺嫡的时候,目光是充满了迷茫和惶恐,而并非眼睛大亮,野心勃勃。

    “殿下,我们都已经被逼到绝路了。”沈浪道:“不管是太子上位还是三王子上位,都不可能会放过我,也不可能放过金氏家族。为了自保,我要么将太子和三王子赶下台,要么就只能准备谋反。”

    宁政点了点头。

    沈浪道:“而五殿下您,又何尝不是被逼到绝路。”

    宁政望了望四周。

    是啊,沈浪还没有到绝路,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可以舒舒服服过几十年。

    父王那么喜欢他,至少父王在位的这些时间内,太子和三王子是不会主动招惹他的。

    但是自己却在这个监牢里面,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不是因为他犯下了什么罪过,而是他本身就是罪过,父王终于找到一个理由把他关在这么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出去了。

    单纯从自己的角度而言,已经身处绝境,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但他是越国的王子,不但要考虑自己,还要考虑整个国家。

    若是自己过瘾了,国家却完了,那他宁愿不要。

    “沈浪,我适合做一个君主吗?”

    宁政表示强烈的怀疑。

    尽管距离太子之位还有十万八千里,但宁政还是有必要先问这个问题。

    沈浪道:“殿下,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了您适合。”

    他说的这话很有道理。

    当一个人要继承王位的时候,他需要的情绪是什么?

    是害怕,而不是兴奋、

    害怕之人,他意识到背负的责任。

    而兴奋之人,他意识到的是自己即将到手的权力。

    而作为一个君王,当然要享用权力,但更加要懂得背负责任。

    沈浪道:“其实作为君王,可以拥有很多缺点,但只要具备以下几点特质,就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王。聪明和意志,如果再有胸怀,那完可以成为一代明君了。”

    接着沈浪道:“殿下,您觉得您的父亲为王如何?”

    这个话题太大胆了。

    沈浪分明听到了外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咳嗽声。

    很显然国君是派人在边上的,负责监听沈浪和宁政的交谈,并且完整记录下来。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黎隼公公的人,所以才会暗暗咳嗽做提醒,免得沈浪和宁政王子说出什么无法挽回的话。

    沈浪心中感激,但依旧决定实话实说。

    宁政想了一会儿道:“父王做得还不错。”

    顿时,在暗处记录沈浪和宁政对话的太监不由得眉头一皱。

    哎!

    他已经奉干爹的命令提醒过了,只不过里面这两个人依旧这么大胆,他又有什么法子。

    只能完完整整记录下来了。

    你们不怕死,我可是怕死的。

    宁政竟然说国君做得还不错,这绝对会触怒国君的,因为这位至高无上的陛下觉得自己做得很不错呢,觉得自己是百年不遇的英主呢。

    现在你竟敢说只是做得不错?

    沈浪道:“对,陛下做得还不错。他拥有聪明和意志这两个特质。”

    话外之音,就是说陛下没有胸怀咯?

    沈浪又道:“陛下是一个爱憎分明之人,喜欢一个人就包容,不喜欢一个人就刻薄。当然我也是这样的性格,我也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自己过得舒服一些。”

    小太监头皮一阵阵发麻,但老老实实记录下来。

    宁政没有说话,因为子不言父过。

    不够他显然是默认这一点的。

    宁元宪这个君王,每当遇到问题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好恶,而不是国家的利益。

    这就证明了他很难成为一个绝对英明的君主。

    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能够压制自己的好恶,从国家利益出发。

    所以,他不是一个昏庸的君主,算是一个精明的君主。

    沈浪继续道:“但是殿下您不一样,因为您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不但拥有坚忍的性格,而且还有宽容的胸怀,这一点您就比陛下更强。”

    在暗处记录的小宦官几乎要哭了。

    这个本子递上去,我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

    沈浪道:“如果太子继位的话,三王子一系的将领会遭到大清洗。如果三王子继位的话,太子一系会遭到清洗。而如果殿下您继位的话,三王子和太子的官员都能保。”

    这话一出,小宦官微微一颤。

    他在边上听着都觉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不过沈浪话风一转道:“当然,薛氏家族还是要灭亡的,因为我要报仇,说要灭他家,就要灭他家。”

    “呃!”

    沈浪笑道:“殿下,所以我就不适合成为君王,因为我只顾自己痛快,我只愿意享受权力而不愿意承担责任,这点我比陛下还不如。如果让我为王,那大概都要被我杀空了。”

    宁政沉默了好一会儿道:“沈浪,我并不聪明。坐王位是需要帝王心术的,父王的手段就非常老辣,我算是一个木讷之人。”

    “谁说的?”沈浪冷笑道:“这都是忽悠,口口声声帝王心术,仿佛非常了不起的样子,仿佛这帝王之术就是天生的一般,天授的一般,完是一派胡言。帝王心术,既然是术那就说明可以学!不信你去问问陛下,他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个权术菜鸟?是不是在斗争中一点点成长起来了。”

    负责记载的小宦官停顿了一下。

    菜鸟这两字,他真的要记录下来吗?

    犹豫了一下,还是记录下来了。

    沈浪又道:“很多时候,有什么样的君王,就有什么样子臣子。当然君王和臣子永远处于博弈之中,但君王本人的风格,决定了朝堂的斗争风格。殿下您从小见过世态炎凉,几乎一眼就可以看透人心,这才是真正的聪明。要不然您想要什么样的聪明?”

    宁政道:“你就很聪明,智近乎妖!从帮助金氏家族摆脱新政危机,再到消灭苏氏家族,步步为营,算无余策!我就远远比不上,和你比起来我就显得特别蠢笨。”

    沈浪叹息一声道:“殿下,什么是天才?我是把吃饭睡觉的时间都用在怎么害人上,当我要害人的时候,提前几百天就开始算计你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才,我只是把所有的天赋都集中在害人一项上,我这样的人若是成为王,那完蛋了!”

    这话一出,负责记录的小宦官手一抖。

    我今天算不算得罪了沈公子啊?

    他这话我听起来瘆得慌。

    沈浪又道:“殿下,我喜欢兵行险招,这其实很不好,陛下也有这个毛病。作为君主还是要行王道,那才是天下正道,而您就非常适合。陛下这样的君王,有一代就行了,再来第二代,越国可能受不了,陛下很有魄力,关键时刻能够冒险,但这毕竟赌性太大了。赌国运这种事情,千万不能经常做,老老实实发展国力,肃清吏治,推行新政才是正道。”

    此时负责记录的小宦官已经感受出来了。

    沈浪这话是对宁政说的,但何尝不是对国君说的。

    当然他不是在劝谏国君,沈浪虽然不是一个奸臣,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大义凛然的直臣。

    他这些话就是在告诉国君。

    为何要立宁政为太子,就是要告诉国君,宁政比你更适合作为君王。

    沈浪道:“殿下您聪明,能够看穿人心,那就能掌握人心。您从小经历磨难,所以心性坚忍,遇到挫折也绝对不会退缩畏惧。您心胸宽广,所以能够容下异己,哪怕是您不喜欢的人,您也能够容得下,只要有才华您也会重用。至于什么帝王心术,那就如同帝王身上的羽毛,而不是骨架。所谓的帝王心术就是不想让人看穿他和其他人一样也是一只凡鸟,所以长着华丽而又锋利的羽毛,才显得与众不同。殿下千万不要舍本求末,而所谓的帝王心术就是末。”

    不得不说,沈浪忽悠的本事太强了。

    至少那个负责记录的小宦官,差不多快要被说服了。

    尽管他还没有见过宁政王子,但是他心中也已经觉得他很适合继承王位。

    而宁政听了沈浪的话后,身体也微微有些发热?

    难道我真的适合为王吗?

    足足好一会儿,宁政道:“我长得真丑,这么矮?”

    沈浪道:“放心,我知道还有比您更丑更矮更黑的君王,他成为了真正千古一帝,统一了东方世界,创下了不朽的历史篇章。”

    当然,这一点沈浪也是忽悠宁政的。

    在《秦始皇本纪》中,司马迁引用了尉缭原话,是这样描述秦始皇嬴政的。

    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

    总结起来,就是眼凸,鸡胸,喉咙经常有异响。

    秦始皇确实和雄姿英发谈不上关系,倒也不是象沈浪说的这样又矮又黑。

    沈浪道:“另外我知道上古历史中,还有一个比您更矮的人,他几乎统一了整个西方世界,他算是整个西方历史中几百年来最伟大的君王。”

    (拿破仑将近一米七,不算真正的矮)

    宁政又道:“但我还是一个结巴,沈浪你可见过世界上有哪个结巴做君王的?”

    “巧了。”沈浪道:“我知道上古历史中,有一个日不落帝国的国王就是一个结巴。”

    宁政一愕道:“真的?”

    沈浪道:“那个日不落帝国无比强大,领土面积足足是我们大炎王朝的两倍半。”

    这话一出,顿时把宁政和暗中复杂记录的小宦官吓了一大跳。

    大炎王朝之大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力。

    甚至绝大多数人对大炎王朝的巨大没有任何概念。

    沈浪估算过,大炎王朝应该是在1300万——1400万平方公里左右。

    确实超级超级大。

    也正是因为太大,所以大炎帝国根本无法统治这么大的疆域,所以才有了分封制,东方世界才有了几十个诸侯国。

    宁政没有想到,这个日不落帝国面积竟然是大炎王朝两倍半,那这是何等之惊人?

    宁政道:“那这个结巴的君主,做得如何?”

    沈浪道:“这位君王不但结巴,而且还自卑,孤僻,有严重的性格障碍。但是在关键时刻,他拯救了整个国家,拯救了半个世界,成为了一代伟大的君主。”

    当然所谓乔治六世拯救了英国,拯救了半个世界都算是夸张之语。

    但是在关键时刻乔治六世确实坚定了英国抵抗**德国的决心。

    尽管他本人对**态度有些暧昧,但是在整个二战史上他是有功勋的。

    沈浪道:“殿下,您的性格,心胸都比这位结巴国王更加出色!而且您的这个结巴,我们可以治好。”

    沈浪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因为治疗好结巴,更重要的是内因,而不是外因。

    乔治六世内向,孤僻,甚至暴躁,压力大的时候还殴打妻子,所以他的结巴一辈子都没有治好。

    但是宁政不一样。

    他要宽容得多,他不太擅长和人交流,但并不是完排斥。

    只不过因为内向,所以别人很难走入他的心中。

    现在他和妻子卓氏就非常恩爱,不仅如此,他此时和金木聪也成为很好的朋友。

    当然他太成熟稳重了,尽管他和金木聪算是同龄人,但两个人相处中,他更像是一个兄长,甚至还有点像是长辈。

    宁政缺乏的是别人的关心和信赖。

    一旦让他自信起来,结巴的毛病一定能够治好。

    宁政闭上了眼睛,盘坐在地上。

    足足几分钟后!

    他睁开眼睛道:“好的,那我们就开始夺嫡吧!”

    这一刻。

    没有雷霆闪电,没有天摇地动。

    甚至只有周围老鼠发出了叽叽的叫声。

    但……正在负责秘密记载的小宦官却觉得这一刻很庄重,很伟大的。

    他负责记录,都觉得一种神圣的感觉。

    他甚至隐隐想要在后面加一句话。

    历史的车轮开启了。

    一代君王的伟大历程,从这阴森的监狱开启了。

    刚刚要落笔的时候。

    他赶紧醒悟了过来。

    这不能写,这不能写,这是我的心声,写出来要死人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他此时想要举手表决。

    我支持五王子殿下!

    不过,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就算他举手也没有人在意啦。

    ………………

    听到宁政说出这句话,沈浪内心还是微微一震颤抖。

    五王子宁政是一个性格非常隐忍坚毅之人。

    他一旦说了,就会去做,而且做到底。

    一往无前,绝不回头。

    沈浪顿时躬身拜下:“臣一定尽心竭力,辅佐殿下!”

    宁政苦笑道:“不过说出要夺嫡这句话,我还是觉得有些荒谬,我现在身陷囹圄,只怕比外面的老百姓还不如。”

    沈浪道:“殿下请放心,臣会想办法救殿下出去,请殿下再在里面坚持几日!”

    他现在还没有救宁政之法,但一定会想出来的,或许需要一些时日。

    宁政道:“好!”

    沈浪道:“那臣告辞了。”

    然后,沈浪退了出去。

    一直等到他离开,那个小宦官依旧没有离开。

    宁政再也坐不住了,然后站起身来到处踱步,但还是不舒服,于是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以至于旁边的老鼠以为他死了,还大胆地爬到他的身上去了。

    ………………

    半个多时辰后!

    王宫之内的宁元宪依旧没有睡觉。

    仔仔细细地看了沈浪和宁政的谈话记录。

    而且不止一份。

    他不止派去了一人,而是整整三个人。

    但是这三人互相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当然有一个天真小太监咳嗽了一声,让人知道了他的存在。

    在这谈话记录中,沈浪的言谈更加大胆。

    甚至比之前和国君的面谈更加大胆

    沈浪说他宁元宪只是一个不错的君主,谈不上都么英明。

    说他太喜欢冒险了,说他不行王道,说他这样赌国运总有一天会出现大问题。

    说他聪明,有意志,但是没有胸怀。

    说什么帝王之术只是看起来漂亮的羽毛,不是根本。

    说什么他宁元宪也曾经是一个政治菜鸟。

    还说宁政比他宁元宪更加适合做君主。

    这些话已经不能用大胆来形容了,简直有些大逆不道。

    可以说,换成别人说这些话,已经被杀族了。

    宁元宪看的时候也浑身颤抖,遍体冰寒,甚至眼前还真真昏眩发黑。

    不仅仅是因为沈浪说话难听。

    而是沈浪的有些话,直接戳中了他内心。

    宁元宪很聪明,很多事情他内心知道,但是却不愿意承认。

    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也清清楚楚,但是改不掉。

    性格天生,改不了的。

    只不过一直以来,宁元宪被身边无数恭维包围了,而且被眼前这些胜利所影响。

    他真觉得自己是一个英明之主。

    但现在沈浪和宁政都直接说,他只是一个不错的君主而已。

    宁元宪当然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杀人,恨不得碎尸万段。

    瞎说啥实话?

    所以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直臣,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比如魏征和李世明,一代明君与诤臣,佳话流传千年。

    但是魏征刚刚死了不久,坟墓就被李世明给挖了,墓碑也被推了。

    臣子说了一堆难听话,并且告诉君王,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不听从就是昏君。

    作为君王,你难道你记恨,还要感激他?这怎么可能,这天下压根就没有圣人,大家都是凡人。

    当然了,魏征这位所谓的直臣也有私心,他和李世民之间的关系也不纯粹。

    魏征作为山东权势集团的头目之一,直臣也只是他的人设,他当然算得上是忠臣,但是他用心也不纯粹,弄权是谈得上的。

    ………………

    但是生气过之后。

    宁元宪反而进入了反思。

    一,沈浪这些难听的话,没有直接面对着他说,而是间接说给他听。

    这证明了什么?沈浪没有胆子吗?

    不,他连更大胆的话都说出来了。

    他之所以没有当面和宁元宪说这些话,只能证明他不忍心伤害宁元宪的情感。

    这一点,宁元宪嘴里不屑,但心中却非常看重。沈浪这等傲慢无比的人,都在乎我宁元宪的感情,这证明了什么?

    他是聪明之人,当然能够看穿。

    二,沈浪这些话是对的。

    当然沈浪对宁政的那些判断,宁元宪依旧不屑一顾。

    但沈浪对他宁元宪的那些判断,扪心自问之后,宁元宪知道这是对的。

    一般而言,宁元宪是听不进真话的。

    但是有两个人的话,他能够听得进去。

    一个是卞妃,一个是岳父祝弘主。

    卞妃爱慕他,关心他,是亲人,是他心目中真正的妻子。

    宰相祝弘主虽然有私心,一心为了祝氏家族。

    但宁元宪是祝相看着长大的,在他眼中宁元宪就仿佛是他的孩子,也是他希望的寄托。

    宁元宪对先王不亲近,却对这位祝相非常亲近,隐隐把他当成了父辈。

    当然,宁元宪登上王位之后。

    祝弘主一般情况下,也就不会直谏越王了。

    因为他知道性格根本改不了了,堵不如疏。

    这就如同家长对孩子,就算闯祸了,家长帮忙善后就是了。

    只要不闯下无法弥补的大祸便可。

    至少到现在为止,宁元宪虽然谈不上非常英明,但也称得上出色了。

    所以,祝相和宁元宪之间,几十年君臣,关系依旧非常亲密无间。

    而现在,宁元宪竟然也听进去了沈浪的话。

    当然还有重要一点。

    沈浪只是阐述,甚至不能算直谏,因为他并没有说国君你必须要改,也没有说陛下您要这样做,您要那样做,这样才是英明之主。

    沈浪话里面的意思就是,陛下您就是这样的人,您就继续这样吧,自己痛快就好。

    他想要对国君的谏言只有一句话:越国下一代君王,不能再像您这样了,宁政殿下确实蛮适合的。

    对后面半句宁元宪依旧嗤之以鼻。

    但对沈浪的前一句话,他也听进去了。

    下一代越王,不能再像他一样任性败家了。

    宁元宪之所以过的这么潇洒,很大程度上是吃了大胜吴国的胜利果实。

    那一场胜利太大了,足够他吃二十年。

    但是如今越国局势确实谈不上好,首先文官贪腐严重,吏治败坏。

    还有就是新政阻滞,国库空虚。

    经过宁元宪二十年的败家之后,国库亏空到何等地步?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

    欠下隐元会天文数字的债务,每一次想起来国君都夜不能寐。

    于是,他索性不去想了,就能睡一个好觉了。

    这性格和沈浪真是一模一样的,沈浪也欠了天道会巨大的债务。

    不过他丝毫没有在意,依旧挥金如土。

    但是国君深深知道,下一代国君绝对不能再这么败家了,一定要学会勤俭持家,一定要励精图治。

    也正是因为如此,国君才再立储一事上稍许犹豫。

    当然他此时心中,依旧是绝对倾向于太子继承王位的。

    太子像他,只不过更加冷酷,他上位之后,能够稳住朝政,能够驾驭群臣。

    但是有一点,太子太过于注重权术了。

    不够直,这意味着他也很难行王道。

    用权术治国,而非用王道治国。

    用王道治国太累了,需要励精图治,兢兢业业发展国力。

    正是因为如此,宁元宪才给了三王子宁岐机会。

    宁岐和太子完不一样。

    他更直,也更狠,强大而又充满自信。

    一点都不喜欢花团锦簇。

    但是宁岐也有一个缺点,太注重武人和黑水台了。

    这样容易成为一个暴君,就算不是暴君,也容易成为了一个冷酷之君。

    天下之间真是没有完美的继承人。

    于是,国君将沈浪的话看了一遍又一遍。

    心中尝试着接受沈浪的忽悠。

    但是他努力了好几遍,还是不行。

    完不信。

    他相信沈浪,但是对宁政没有一点点信任感,没有一点点亲近感。

    一想到这个人,一想到这张面孔,整个人就反感。

    荒谬,荒谬!

    然后他再一次在心中强调:哼,就算是明日越国要灭亡了,今晚我也不会把王位传给宁政。

    此时,黎隼跪了下来。

    “怎么了?”宁元宪问道。

    黎隼道:“奴婢派去这条小狗,记录沈浪和宁政殿下的谈话,但是这条小狗欺君了。”

    宁元宪对比三份记录,完我一模一样啊,没有任何欺君。

    只不过有一份可能是因为心潮澎湃,所以字迹稍稍有了变化。

    大宦官黎隼道:“这条小狗在关键时刻,咳嗽了一声,有提醒沈浪和五殿下说话小心的意思。”

    宁元宪目光一寒道:“带进来。”

    那个小宦官被带了进来。

    他真的不知道去监督沈浪和宁政谈话的有三个人,他真以为就他一个人。

    不过事后,他还是主动向黎隼坦白了。

    国君道:“你叫什么?”

    那个小宦官道:“冯尘。”

    哦?

    这个名字竟然取得不错,不像是粗鄙人家出来的。

    黎隼道:“他出身于大恩庭。”

    大恩庭里面都是罪人之后,很多男孩子稍稍大一些,就会被阉割掉成为太监。

    国君宁元宪道:“你为何要咳嗽提醒沈浪和宁政啊?”

    小宦官冯尘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宁元宪道:“你是该死,但也说完之后再死。”

    小宦官冯尘道:“奴婢听说宁政殿下为了保护沈浪大人的侍妾,主动站出来承担了所有的罪名,心生敬佩,所以本能咳嗽提醒,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事实上!

    这个小太监是想起了他的兄长。

    当年家族覆灭的时候,他冯尘已经十一岁了,要一并斩首的。

    但他的兄长却冲出来大呼,说他只有十岁,不能杀,不能杀。不信去量量身高。

    而冯尘因为身体不太好,从小就长得不高,这也量发现也就是八九岁的身高。

    所以他活了下来,被送去了大恩庭。

    而他的兄长当然也跟着家人一起抄斩了。

    就算临死之前,这个兄长还想着保护他这个庶子。

    真正长兄如父。

    宁政为了保护冰儿,而承担了杀人罪名,被关入了宗正寺的监狱,这让冯尘非常感动,让他想起了那个临死之前保护他的兄长。

    所以才会在关键时刻咳嗽提醒。

    “杖责三十,如果死了就死了,如果侥幸不死,那就扔到浣衣监!”

    大宦官黎隼道:“遵旨,谢陛下洪恩。”

    小宦官冯尘叩首:“谢陛下洪恩。”

    然后,他被拖了出去。

    重重打了三十杖,整个人鲜血淋漓,生死未卜。

    ……………………

    次日!

    国君一直睡到了中午!

    卞妃大着肚子给他做中饭。

    她的身孕也差不多有五个月了。

    宁元宪见之,柔声道:“爱妃怀有身孕,赶紧歇息,为何还要操劳?”

    卞妃柔声道:“躺着也无聊,怀孕的人稍稍动弹一下还是好的,我就做几个小菜,也没什么油烟的。”

    宁元宪望着卞妃的身影。

    尽管王后才是正妻,但王后太傲慢,太过于端庄了。

    只有眼前的卞妃才是贴心的妻子。

    就是那种对你好到恨不得把你身上每一处都宠溺的人。

    宁元宪非常珍惜这一点,这是他心目中仅有的几个亲人之一。

    看着卞妃的身影,宁元宪心中温暖幸福,但是也充满了一丝阴霾。

    因为御医已经几次跟他汇报过了。

    卞妃的身体太弱,根本不适合怀孕,而且一直以来胎儿也不稳。

    有几次都有流产的危险。

    是卞妃强行用药保胎。

    而且,卞妃还不让国君知道。

    但御医不敢隐瞒,把一切都告诉了国君。

    但宁元宪此时反而不敢让卞妃知道他已经知道了。

    就只能在心中祈祷!

    甚至他此时心中只求妻子卞妃平安。

    对于他肚子中的这个孩子,他几乎都不敢奢望了。

    仿佛感受到了国君的目光。

    卞妃稍稍扭过头来温柔一笑。

    然而……

    这个笑容仿佛瞬间定格。

    忽然,她脸色一白,整个身躯一颤。

    然后……

    身下猛地涌出了一滩血红。

    卞妃凄声道:“夫君,夫君……”

    然后,卞妃整个人就要倒下。

    宁元宪顿时毛骨悚然。

    整个人仿佛雷击一般无法动弹。

    足足好一会儿,他才猛地跳起来,上前抱住了卞妃。

    而卞妃直接摊到在他的怀里。

    她双腿之间,鲜血狂涌而出。

    宁元宪凄厉高呼:“来人,来人,救人啊,救人啊……”

    ………………………

    国君整个人都陷入了疯魔之中。

    几十个御医都进去了。

    但是依旧没有好消息传来。

    从来没有祈祷过的宁元宪,此时一个人躲了起来,跪在地上,向满天神佛祈祷。

    “求求上苍,不要带走我的妻子。”

    “上天啊,你已经带走我一个妻子了,求你万万不要带走我第二个妻子。”

    “我宁元宪,真的承受不起了。”

    “上苍,请你开恩,请你开恩。”

    “我宁元宪愿意今后行善积德,我宁元宪愿意折寿十年,只求你不要带走我的妻子。”

    半刻钟后!

    年迈的御医跪下来叩首道:“陛下,臣等已经尽力了,卞妃为了保胎,服下了太多药物,对身体摧残厉害,这次流产,引发血崩,臣……真的无能为力。”

    血崩就是大出血,这些御医根本止不住,所以必死无疑。

    宁元宪沙哑嘶声吼道:“若救不活寡人的卞妃,你们也跟着陪葬,你们也跟着陪葬!”

    那个老御医直接叩首道:“臣已年迈,不惧死亡,陛下就算杀了臣,臣也救不了卞妃了。”

    这句话,几乎直接判定了卞妃的死刑。

    宁元宪踉跄,整个人站立不住,几乎要直接坐倒在地。

    泪水涌出。

    是寡人造了太多的杀戮吗?

    是寡人造孽太多吗?

    如今上天要惩罚寡人吗?

    上苍啊,你为何要挑选卞妃啊?为何要挑选卞妃啊?

    宁元宪满心绝望,这个世界仿佛都灰暗了下来。

    而此时,大宦官黎隼道:“陛下,去让沈浪来,他有神奇医术,当时他治好了张聪的肠痈绝症,或许……或许他能救卞妃!”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兄弟们继续支持我,今天更新一万五以上,助我一臂之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