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国君感激!卞妃报答救命之恩!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8744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眼前这个老御医真是没有半分夸张,他是真的觉得神乎其技。

    太神奇了。

    沈浪这手段完称得上是活死人了。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卞妃几乎都已经死了,竟然依旧被沈浪救回来了。

    而且这输血之术,简直太神奇了。

    天下之间,还有谁有这般手段啊?

    不仅如此,这位老御医心中对沈浪也充满了感激。

    宁元宪是何等刻薄寡人之人,如果这次卞妃死了,国君会杀掉多少人?

    可想而知。

    至少参与治疗的这些御医部都活不了。

    有些时候,人命就如同草芥一般的,说杀就杀了。

    当然老御医年纪已经很大了,大到了不怕死的地步。

    但是他的徒子徒孙还很年轻,怎么能够就这么死了?

    现在沈浪不仅仅救了卞妃的性命,也完拯救了在场这些御医的性命。

    宁元宪上前主动去感知卞妃的呼吸,感受到她的脉搏。

    确实强健有力多了,虽然现在还没有醒来,但已经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沈浪通过眼睛X光观察,发现卞妃宫内的伤口终于渐渐彻底止血了。

    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将银针拔出来了。

    沈浪不由得长长松口气。

    凝血障碍非常凶险,但好歹还会自己凝血,终于用不着切除子宫了。

    说真的,一旦切除子宫的话,就算以沈浪的医术卞妃也必死无疑。

    首先出血太多了,靠宁政王子一个人输血根本就不够,而其他人的血又完不吻合。

    其次,卞妃身体太虚弱了,在眼下这个条件,根本支撑不了这样的大手术。

    幸好……

    最坏的状况没有发生。

    宁元宪道:“其他所有人都回去,沈浪,宁洁,宁政,老御医留下。”

    沈浪道:“小黎公公,您带着宁政殿下去沐浴。”

    “好。”小黎公公甚至没有等国君的话,直接带着宁政洗澡换衣衫。

    沈浪道:“陛下,我们就在门外。”

    然后,沈浪退了出来,老御医也跟着一起退了出来。

    ………………

    “云华,拜谢沈公子救命之恩。”老御医朝着沈浪拜下。

    沈浪赶紧将他扶起:“长者,不敢当,不敢当。”

    老御医在旁边坐了下来,叹息道:“沈公子这医术真是让老朽叹为观止,不敢置信啊。我在上古医书中,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手段,真是太了不起了。”

    沈浪笑了笑道:“术业有专攻,在某些方面的本事,沈浪差长者许多。”

    老御医道:“你家的安再世大夫,他和老夫是好友,尽管我比他大了二十几岁,但是论医术他却要超过我。”

    沈浪不由得一愕。

    老御医道:“沈公子有所不知,真正医术好的都在外面。有本事的人都不耐烦在王宫里面的,规矩太多,约束也太多了,一不小心还要掉脑袋,宁可无功,也不能有过,所以就算有十分的本事也最多只能使出三分了。”

    老御医年纪大了,还真什么话都敢说,哪怕和国君就隔着一扇门也照说不误。

    大宦官黎隼也很无奈。

    这位老御医终身不娶,没有家人,自己也不怕死,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

    刚刚又被国君要威胁杀掉所有御医,这位老御医就借口发泄两句。

    此时国君心中惊喜不已,心爱的人失而复得,就算有什么难听话也当作没有听见。

    沈浪道:“可不是嘛,做医生就要纯粹,一旦和权势掺杂在一起,就会变得复杂。”

    老御医云华不由得一愕。

    他已经足够老了,完不怕死,所以发发牢骚没有什么。

    没有想到沈浪竟然会迎合他,没有一点要讨好陛下的意思。

    老御医道:“沈公子拥有这神乎其技的医术,以后打算怎么办?”

    沈浪道:“只救想救之人,我又不是专业的大夫,只要我不愿意,谁也别想我去救谁。”

    “诶,这就对了!”老御医云华道:“沈公子要记住这句话,千万别做大夫,太卑微了。”

    沈浪点头道:“对,我这辈子就打算做金氏家族的赘婿,吃香喝辣,荣华富贵,美滋滋。”

    老御医云华笑道:“沈公子真是一个妙人。”

    沈浪道:“长者年纪大了,不如就躺在这里睡一觉,有事情我叫您?”

    “成!”老御医点头,然后就在外面榻上躺了下来,蜷缩成一团。

    大宦官黎隼挥了挥手。

    顿时一个小太监过来,找了一条毛毯,盖在这老御医身上。

    片刻之后,老御医就睡着过去。

    真是心中无私天地宽,在这种地方,这个时候都能睡着。

    其实这个老御医医术算很高的了,刚才卞妃流畅,他没法亲自动手,而是指挥女医者完成了整个流产和胎盘剥离术,完成度非常高。

    至于大出血,那是因为卞妃体质原因,凝血障碍症,而且出血点在体内。

    老御医已经想办法止血了,用了徒手压宫止血术,但不管用啊。

    他又不像沈浪拥有眼睛X光术。

    沈浪一人慵懒地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打瞌睡。

    忽然,大宦官黎隼过来踢了踢沈浪,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沈浪赶紧跟了上去。

    ………………

    来到角落处。

    大宦官黎隼道:“小子今天晚上算你厉害,但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懂吗?”

    沈浪点头。

    黎隼道:“刚才你施救,一切都在所有人眼球底下进行,根本没有任何舞弊。但还是太巧合了,为何别人的血都不可以,偏偏宁政的血就可以,有人就会想是不是你沈浪动了手脚?明明其他人血也可以,但你为了救宁政王子,你为了给宁政找靠山,所以别人试血的时候你都作弊了,就是想要把拯救卞妃的功劳给宁政殿下。”

    沈浪道:“还不止如此,有人或许还会说,怎么这般巧?宁政王子刚刚被抓入了宗正寺的监狱,卞妃就流产大出血了,是不是有人陷害啊?是不是沈浪陷害啊,他的手段可是如神似鬼。说不定是沈浪为了救宁政,所以先害卞妃陷入死地,然后再出手相救,这样便有莫大的恩德了。”

    大宦官黎隼道:“你小子心中明白就好,你可有什么话要让我转告陛下的吗?”

    沈浪摇了摇头。

    黎隼道:“这段时间咱家都会在陛下身边,有人进谗言的话,我尽力而为,但是挡是挡不住的。”

    “好。”沈浪道:“谢谢黎公公。”

    黎隼叹息道:“人心险恶。”

    然后他就回归到原位,站到房门之外。

    沈浪也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片刻之后也睡着了过去。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

    大宦官黎隼道:“陛下让你进去,再看看卞妃。”

    沈浪走了进去。

    宁洁长公主道:“银针可以拔出来了吗?”

    沈浪点头道:“可以,但是一根一根慢慢拔出,不要一下子部拔出。”

    宁洁长公主根据沈浪的话,一根一根将银针慢慢拔出。

    卞妃宫内的伤口已经彻底止血了。

    接下来沈浪要开的就是消炎药。

    当然还需要排尽宫内积血,这方面老御医云华经验更加老道,就不需要沈浪了。

    “卞妃为何还没有醒来?”宁元宪问道。

    他显得非常疲倦,眼睛通红,眼窝有些凹陷。

    沈浪还睡了几个小时,宁元宪却是片刻都没有合眼。

    沈浪道:“之前脑部缺氧导致昏迷,需要长时间的休息,不过陛下放心,不超过两三天卞妃就会醒来。”

    宁元宪道:“卞妃失血过多,我听你的说话,输入她体内的血液只有失血的一半,是不是有必要再输一些血?”

    沈浪摇头道:“不必了,宁政殿下已经输出了一斤鲜血,如果输出血液再多就会伤身体了。而且这一斤血补入卞妃体内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她的身体会自己生出新的鲜血。”

    宁元宪本来想说宁政身体伤就伤一些好了。

    但沈浪一口拒绝了,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沈浪就威风的很,说出来的话就如同圣旨一般,别人不能反驳。

    准确说在病房之内,沈浪这个救人医生的话如同圣旨。

    宁元宪道:“卞妃确定不需要再进行输血了对吗?”

    沈浪点头道:“对。”

    宁元宪道:“黎隼,派人去将宁政送回到宗正寺监牢内。”

    黎隼躬身:“是!”

    按说这个旨意完是不近人情了。

    宁政刚刚给卞妃输血,刚刚救了她,你现在竟然依旧将他送回监狱?

    但是沈浪半句话也没有说什么。

    宁元宪道:“在附近给沈浪找一个房间,就让他在宫里休息吧。”

    小黎公公点头道:“遵旨。”

    于是,沈浪就在宫内住了下来,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住在宫内了。

    ………………

    今日国君没有罢朝。

    但是上朝的时间很短,仅仅只有不到一个时辰。

    其实朝廷事务很多。

    毕竟越国刚刚从危机四伏中平安度过,而且还大获胜。

    而且楚国使团很快就要来了,应该如何谈判。

    还有南殴国战局,应该如何继续下去?

    还有雷洲群岛的那个叛徒仇嚎,应该怎么办?

    还有天西行省百废待兴,应该派遣什么官员?

    这些事务都需要商议。

    但国君还是很快就结束了朝会,然后返回到后宫之中,陪着卞妃。

    至少要亲眼看着她醒过来。

    这算是一种弥补亏欠,对已经逝去妻子的亏欠,还有对上苍的一种感激。

    上苍终于对他手下留情了,没有将卞妃带走。

    ………………

    大约傍晚时分。

    卞妃幽幽地醒了过来。

    国君宁元宪眼圈一红,然后露出一道笑容。

    卞妃两行泪水滑落,也还之温柔一笑,显得非常苦涩。

    好不容易有了孩子,但终究没有保住,她当然心如刀绞。

    但是她又有些羞赧。

    因为昨天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交代了遗言。

    那些遗言里面,很多话都是平时说不出来的,现在没有死,想起自己说过的那些遗言,显得尤为矫情,所以觉得羞赧。

    然后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

    宁元宪紧握卞妃的手。

    足足好一会儿,卞妃柔声道:“我对不起沈浪。”

    国君用力摇头道:“当时你没有亏欠他,你不愿意后宫干政,所以拒绝也是应当的。”

    卞妃便没有再说话。

    国君道:“沈浪这个人傲得很,一会儿你再见到他,什么感谢的话也别说,人家不稀罕的。”

    卞妃只是微微一笑。

    片刻后,沈浪和老御医云华走了进来。

    沈浪把脉之后,再仔细检查他的身体,再探她的体温。

    “大体无事了,接下来休养便可。”沈浪道:“调理修养身体,云老先生比我更加出色,接下来的事情就用不着我了。”

    宁元宪道:“那行,你回去吧。”

    沈浪躬身道:“陛下,卞妃,臣告辞。”

    卞妃朝着他温柔一笑道:“沈浪,谢谢你。”

    ……………………

    沈浪回到了家中。

    立刻听到了两个小女娃唧唧咋咋的说话声。

    一边说还一边哭,接着还一边笑。

    是余兮兮和余可可两个小丫头,她们从大恩庭里面送回来了。

    姐姐正绘声绘色地讲大恩庭里面有多么可怕,还把手伸出来给冰儿看。

    果然两个小丫头手心,还有身上都有被打过的痕迹。

    大恩庭就是这样的,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让所有的孩子如同奴隶一般乖巧,所以采取的高压管制,稍稍有些不听话就是毒打。

    就如同训练动物一样,甚至将这些孩子训练出条件反射。

    反正就算打死了,也没有任何罪过的。

    余兮兮,余可可刚刚被送去几天,就被打了好几次,真是心有馀悸。

    沈浪刚刚走进去,两个小丫头立刻冲出来,抱住了沈浪的双腿。

    “叔叔,我以后保证听话,我以后一定乖,你不要再把我们送走了。”

    小丫头眼泪汪汪哀求道。

    沈浪抱起她们,亲昵地和她们顶了顶鼻子。

    这几天带来的心理阴影,就只能用时间来冲淡了。

    卓氏和冰儿眼巴巴地望着沈浪。

    他们已经听到消息了,宁政殿下给卞妃输血,拯救了她的性命。

    但为何沈浪回来了,宁政王子却没有回来?

    沈浪笑道:“莫急,莫急!”

    确实是莫急。

    有些风波还没有来了。

    大宦官黎隼说得很对,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

    果然!

    接下来国都内出现了传言。

    说沈浪为了给宁政殿下找靠山,在输血上做了手脚。

    明明别人血液也可以,但沈浪却用了诡计,使得别人的血液和卞妃不能相溶,偏偏只有宁政可以。

    这是要想办法给宁政脱罪。

    很多人大呼不公。

    宁政杀了大理寺官员,难道就这么轻而易举脱罪吗?

    一码归一码,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难道就因为他给卞妃输过血,就可以免了杀人之罪吗?

    这也未免太荒谬了。

    紧接着,一个更可怕的传言出现了。

    说卞妃本来是不会流产,也不会发出血的。

    这一切都是沈浪的阴谋。

    说沈浪为救人,先杀人。

    否则为何卞妃早不流产,晚不流产,偏偏在这个时候流产呢?

    偏偏在沈浪回国都的时候,偏偏在宁政被关起来的时候流产?

    而且这个流言的源头,是一个完意想不到的人。

    卞妃的侄子卞年。

    他丝毫不顾忌,充满了愤愤不平。

    “肯定是沈浪出手害我姑姑流产大出血的,此人无比歹毒的。”

    “你们都不知道,沈浪这个人有多么厉害,羌王阿鲁冈知道吧,就是死在沈浪手中的。”

    “我姑姑之前都好好的,肚子里面的孩子也好好的,结果沈浪一回来,我姑姑就流产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最可笑的事情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我是姑姑的亲侄子啊,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结果我的血竟然和我姑姑不相溶,偏偏宁政可以?这难道不荒谬吗?”

    对于这个流言,仿佛没有任何人理会。

    也根本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止。

    于是这个流言越传越广,谎话传了千万遍,就变成现实了。

    至此,国都之内很多人坚信不疑。

    认为卞妃之所以流产大出血,完是沈浪的阴谋。

    宫内卞妃的身体每天都在恢复。

    但是五王子宁政依旧关在宗正寺的监狱内,而沈浪也依旧呆在五王子的宅邸之内,没有再公开露面过。

    就仿佛他从来没有救过卞妃一般。

    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一天,卞妃的侄子充满怒气冲入了五王子的宅邸之内。

    “沈浪呢?让他出来见我,让他出来见我。”

    片刻后,沈浪出现在他的面前。

    “卞公子,有何见教?”

    卞妃侄子卞年指着沈浪寒声道:“沈浪,你究竟施展了什么阴谋?从实招来?”

    沈浪皱眉。

    卞年厉声道:“沈浪,你不要装糊涂啊,当时输血的时候你究竟动了什么手脚?我明明是我姑姑的亲侄子,我的血怎么可能不与我姑姑的血相溶,这明明就是你动了手脚,你还不从实招来?”

    “另外,你是怎么害得我姑姑流产的?你是怎么害得她大出血的?你也从实招来。”

    “好手段,沈浪你真是好手段啊,先害人再救人。你不就是想要让我卞氏家族欠你一个人情吗?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你以为你的阴谋没有人看出来吗?”

    “不仅我看出来了,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我已经写信给我叔父了,而且我也会把你的阴谋告诉姑姑,告诉姑父陛下,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沈浪你很快就要倒霉了,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表面上看,你好像救了我的姑姑,但是陛下为何没有奖赏你?我姑姑为何没有奖赏你?为何宁政还在监牢里面,为何你相好的宁焱公主还在宗正寺里面圈禁着?就是我姑姑和姑父陛下已经识破你的阴谋了。”

    “沈浪你快要完蛋了,黑水台很快就要来调查你谋害我姑姑的事情了。”

    沈浪望着卞年。

    卞逍独掌艳州,手中有十万大军。

    但是卞氏在京城之中是没有人质的。

    所有出色的卞氏子弟都在军中。

    卞年是卞逍的侄子,他的父母早年死于吴王手中,卞逍出于亏欠心理,就善待这个侄子。

    但这个侄子非常不成器,根本在军中吃不了苦,于是就送到国都来享受荣华富贵。

    虽然仅仅只是卞逍的侄子,但是国君已经册封了他为子爵,而且还安排了一个五品显贵闲职。

    但是卞年心中并不满足,一心想着往上爬。

    这次卞妃流产大出血,需要大量输血,卞年顿时喜出望外。

    他觉得自己立功的时候到了,只要自己的血救了姑姑,那就可以升官发达了。

    尽管他对流血这件事情也有些害怕,但对于飞黄腾达的渴望还是超过了恐惧。

    他心中可不甘了。

    他的姑姑是国君最宠爱的妃子,他的叔叔是越国第一权臣,为何他卞年只是区区子爵,而且还是一个五品闲职?

    这次拯救姑姑卞妃,本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结果被沈浪给破坏了。

    被人怂恿一点破,他更加坚定这是沈浪的阴谋。

    所以就在国都内满世界叫喊。

    他可是威武公卞逍的亲侄子,当然是无所畏惧的了。

    他到处乱喊,谁又敢抓他?谁又敢阻止他?

    他到处乱喊了好几天,发现没有人阻止他。

    而且发现宁政依旧被关着,宁焱也被关着,所以更加喜出望外。

    觉得一切都被自己说中了。

    于是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进一步,直接冲入沈浪家中揭破他。

    沈浪就任由他乱喷,一脸笑意望着他,没有任何反驳。

    “没有反驳,果然被我说中了对吗?哈哈哈……”卞年大喜,指着沈浪道:“你给我等着,我这就进宫,我这就去向陛下告状,向姑姑告状,我这就去揭破你的阴谋。”

    见到沈浪哑口无言,卞年大喜,觉得被自己说中了真相,然后兴致勃勃地进宫了!

    ……………………

    经过近十天的休养,卞妃已经能够勉强坐起来了了。

    此刻,宁元宪正在喂她鸡汤。

    “爱妃因祸得福,这气色看起来好多了,或许以后身体恢复康健也说不定。”宁元宪笑道。

    卞妃道:“陛下,还是我自己来吧,又或者让丫头们来,您有国事要忙碌,怎么可以给我喂食?”

    宁元宪道:“之前亏欠良多,如今最多也只能算是亡羊补牢了。”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阵高呼。

    “陛下,姑姑,我要揭露沈浪的阴谋,我要揭露天大的阴谋。”

    卞年冲到外面跪了下来。

    被挡着进不来,他就在外面高呼。

    “陛下,姑姑,这肯定是沈浪的阴谋。”

    “我是姑姑的亲侄子,我的血怎么可能和姑姑的血不相溶?”

    “为何会这么巧合?沈浪刚刚回来,姑姑就流产大出血?肯定是沈浪害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啊。”

    “我刚才已经去找过沈浪了,我揭露了他的阴谋,他非常心虚,哑口无言。”

    国君和卞妃对视一眼。

    不由得叹息一声。

    这些日子,国君任由流言发酵,愈演愈烈。

    就是想要看看究竟会有谁跳出来?

    因为国君也怀疑,卞妃的流产是被人所害。

    当然,他绝对不是怀疑沈浪,而是怀疑宫内其他人所为。

    所以借着这个流言,他想要看看究竟谁会露出尾巴。

    但没有想到,从头到尾跳出来的,就只有卞年这个大蠢货。

    外面,卞年几乎高呼道:“陛下,您派黑水台去把沈浪捉拿,严刑拷打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了,这肯定是他的阴谋,我姑姑流产大出血肯定是沈浪害的。”

    国君面孔猛烈抽搐了一下。

    你作为卞妃的亲侄子,口口声声流产大出血,说得这么快意?

    可有一点点关心吗?

    宁元宪淡淡道:“黎隼,去叫黑水台的人过来。”

    大宦官黎隼道:“遵旨。”

    片刻之后,黑水台的武士来到门外。

    卞年道:“陛下英明,陛下英明,您这就让黑水台的去抓捕沈浪,严刑拷打,严刑拷打!”

    国君宁元宪寒声道:“黑水台,将卞年捉拿,好好审讯,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怂恿他造谣生事,必要的时候可以动刑。”

    “是!”

    几个黑水台武士直接把卞年拖走了。

    卞年顿时大惊,高呼道:“陛下,您抓错人了,抓错人了!您要抓的是沈浪啊……”

    “我不去黑水台,我不去黑水台。”

    “姑姑救我,姑姑救我。”

    “陛下饶了我吧,陛下饶了我吧……”

    卞年的声音不断远去,很快就彻底听不见了。

    国君道:“这群人都变奸猾了,不会再有人跳出来了。”

    卞妃道:“陛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如何?”

    国君看了卞妃一样道:“爱妃,你确定要牵扯进来吗?”

    卞妃道:“独善其身是很好,但有些时候也未免太自私,太利己了,而且这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吧。我以后不会再有孩子了,而他虽然有母亲,却和没有一样,我身上还流着他的血,这或许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

    国君叹息一声道:“就依爱妃的。”

    ………………

    晚上!

    五王子宁政被从宗正寺监狱里面带了出来。

    “拜见卞母妃!”

    宁政规规矩矩行礼。

    卞妃目光望着宁政从未有过的温柔,她这还是第一次认真看宁政。

    确实长得不漂亮,矮胖矮胖的,而且还特别黑,下巴的胎记也太明显了。

    从生下来开始,他就被视为不祥之人。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过任何母爱和亲情。

    这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足足好一会儿,卞妃柔声道:“政儿,你愿意认我为母吗?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母亲,你愿意过继到我的膝下吗?”

    宁政一愕,不敢置信地望着卞妃。

    ……………………

    注:第一更送上,昨天睡眠很差,我去躺一会儿,然后写第二更。诸位大大,求支援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